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一章

    这三声尖叫,要怎么说呢。

    眠无忌打了个哈欠:“啧,小声音叫的……”

    雷惊艳咂了咂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朱通天大耳朵一抖,一言以蔽之:“销魂!”

    可不是销魂么,杀猪一般的三道破音首尾相继,犹如尖叫三重奏一音高过一音。那里头的惊悚、愤怒、崩溃、不可置信,简直让人听出了声泪涕下的味道。那叫个凄厉,那叫个悲愤,那叫个惨绝人寰……

    随着这尖叫越来越远,化为三道流星争先恐后的消失在天际头,三大掌门评头论足的表情,终于呆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等、等等……刚才那是——”

    “龙天!”

    “御火!”

    “千遥!”

    哗——

    “怎么搞的,他们怎么飞了?”

    “刚才那龙天还说着话呢,一个字都没吐囫囵,就这么飞了?!”

    “那……那乔青三人……”

    不用再往下说了,所有人都看见了。天幕上睚眦和饕餮落回了半空中,庞大到遮天蔽日的身躯飞速缩小着。那跟醋溜蛋饼似的月亮,重新露出了色香味俱全的影子,泻下一地透亮的清辉。

    而清辉之下——

    一红,一黑,一白,三个本该被龙凤围攻逼到手忙脚乱的人影,正悠然自得地环胸而立,发丝飘扬,衣衫光鲜,表情悠闲,那副模样简直优哉游哉的令人发指!

    而另外两个呢?

    本该和饕餮战个你死我活的神龙睚眦,和本该躲在背后放乔青冷箭的黑暗凤凰,重新变回了一猫一鸟的模样。正眨巴着两双四只贼兮兮的眼睛,含泪凝望着它们的“敌人”。

    这……

    这搞什么飞机?

    那眼泪满眶咣当的小模样,还是刚才威风凛凛的神龙神凤?好吧就算你们是,对着“敌人”眼泪汪汪又算个什么事儿?一片匪夷所思的迷茫目光下,乔青嘴角一挑,凤无绝剑眉一勾,那边儿的两尊大神就像是蒙主召唤的小狗,屁颠儿屁颠儿地就冲上去了!

    “主人!”

    “小青梅!”

    小黑鸟扑棱着翅膀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围着鹰眸含笑的凤无绝连着飞了好几圈儿,才停在他肩膀上傲娇地拱来拱去,稚嫩的小声音里是说不出的依恋:“哼哼,哼哼,大黑回来啦!”

    大肥猫跃至半空,凶残无比地来了一个猛猫扑食,一头扎到了乔青脚下!四爪伏地,猫脸仰起,嘴巴连连颤抖了两下,末了,才软软地、撒娇似的冲她叫了一声:“喵呜~”

    乔青似笑非笑地低头看它。

    没得到应有待遇的肥猫眨巴眨巴眼,直接就着这个趴地的动作无耻的打了个滚……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只见乔青火红的袍脚处,一只雪白的绒毛大团子滚过来,滚过去,滚过来,滚过去——间隙处那根毛茸茸的尾巴尖儿还一下一下地扫着她的脚尖,偶尔发出两声软绵绵的“喵喵”,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打滚卖萌求抱抱……

    一个个高手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秒钟变萌猫的神兽,宛若一个雷当空劈下,好死不死就这么劈在他们天灵盖上!这还是刚才身躯庞大到遮天蔽日,几乎将整个天空都覆盖掉的睚眦?嗯,一定是这样,看错了,绝对看错了。

    最令人发指的还是那乔青,四下里城门口多少女弟子捧着心口满目小星星,唯这个女人从无视到望天到嘴角抽搐再到现在忍无可忍一脸嫌弃……

    噢,你嫌弃了让我们抱抱好么?

    ——这是所有女弟子的心声。

    乔青翻个大大的白眼儿。

    说不生气是假的,她和大白之间有一种若有似无的联系,她感应不到,身为敏锐的神兽大白却是可以。可这贱猫干了什么,整整五年杳无音讯,哪怕知道这货好吃懒做油奸耍滑,也不可能完全不担心。

    脚尖一挑,肥猫软绵绵的肚子就被她挑到了半空:“呦,猫爷舍得回来了?”

    乌溜溜的猫眼锃亮锃亮的,连连闪烁了两下,顿时变成了猥琐的小光芒。这货顺着杆子就扑进怀里来了,然后……无比熟练的蹭胸口。

    秀逸的眉梢跳了两下。

    怀里的贱猫秉承着狗改不了吃屎的一贯找死行径,一如既往地在找死的路途上愈挫愈勇一往直前!

    “很好,罪加一等。”乔青嘴角一勾,一手闪电般出!

    “喵喵~”委屈的一声交换,成功的让脖子上的手一顿。

    这贱猫,跟她装可怜:“吨位又升了,看来伙食不错。”

    “思念成疾抑郁成狂暴饮暴食症。”仰起猫脸,十分应景的,一闪一闪的猫眼里吧嗒一下,落下了一滴眼泪。

    乔青让这货给气笑了,懒的跟这演悲情戏码的计较,改捏为摸,给它顺着毛。

    猫爷舒服的尾巴都卷起来了。

    这副贱样儿顿时让曾经的相依相伴走马灯一样浮现在眼前,手下的绒毛柔软的不可思议,像是有什么在轻轻挠着她的心尖儿,红艳艳的唇角微微漾了起来,就听这货一个高蹦起来,颐指气使地猫爪一指:“喵了个咪的,怎么还这么扁?”

    什么叫得意忘形?

    什么叫作死的节奏?

    反应过来它那贱爪子指的是哪里的乔青,一巴掌把它拍扁了!

    吧唧——

    找死的肥猫成功化为了半死不活的猫片儿一张,果断趴地。

    众:“……”

    无数人终于从被雷劈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看着躺在地上摇晃着扁尾巴的猫片儿一时接受不能,集体闭上眼睛默默嘀咕:“这货不是睚眦,这货不是睚眦……”

    “喂、喂……这不是重点好么。”

    “重点是什么?”

    “刚……刚才那句主人,你们都没听见么。”

    哗——

    短暂的寂静之后,这一句话造成的效果就如同一个深水炸弹,落入周遭终于反应了过来的散修耳朵里激起层层巨浪!

    他们怎么会没听见,正是因为那一句主人,让所有人的脑子都当机歇菜停止运作了。那两个字里蕴藏着的庞大信息量,简直是太过精彩了!只不过后来这睚眦对着乔青,和开始的威风八面相距甚远,才让他们在这一系列的冲击之下,竟然忘了这一茬!

    “格老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有两个玄兽!”

    “见鬼,见鬼!”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妈的,菩提玄心,紫炼天钢,饕餮,睚眦,黑暗凤凰,这乔青怎么有这么多的好东西!东洲大陆的神兽都成大白菜了么,还一筐一筐的?”

    他们没说完的,还有她身边的那些人,这东洲不只神兽成大白菜了,天才也成大白菜了!不论是天材地宝还是高等神兽或者天才人物,一个个全聚在她周围,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众人瞪着眼睛悲愤不已,半天无力地对视一眼,充分表达了他们的羡慕嫉妒恨:“哎,怪不得那龙天的镇压之力对睚眦完全没用了,人家是有主的玄兽啊!啧啧啧,不知道龙天他们怎么样了,也是倒霉催的,好好的三个天之骄子,碰上了这么一群变态!”“咦?”

    “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远处一阵破风声响,乔青也跟着扭头看去。那腾空而来的三道身影,可不正是被大黑一翅膀拍飞了的龙天三人?大黑刚才那一下子可不轻,对方一点儿警惕就化作流星飞走了,这会儿原路返回耗了不少时间。

    方一临近,看清了这三人模样的便是揉着眼睛一阵目瞪口呆:“我的天,怎么成这样了?”

    乔青也无语的摸摸鼻子,眼前这三个叫花子一样狼狈的人,发髻已经完全散了,乱七八糟地挂在头顶,衣服都是还健在,就是在拍飞的过程中不知道撞到了什么,沾了一身的树枝叶子,呃,好像还有点儿鸟屎。

    她憋着笑一抱拳:“咳,龙天兄弟。”

    谁是你兄弟!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三个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越是这样,越是悲愤欲绝满心满肺的憋屈。龙天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脸上赤橙黄绿青蓝紫,调色盘一样的好看。

    乔青好笑地看他一眼,一拱手,那叫个诚心诚意:“还没多谢兄弟呢,我这只猫啊,分开快五年,今日多亏了兄弟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啧,不然东洲这么大,要找还真是个麻烦。”

    龙天舌头都打结了:“你……”

    乔青竖起大拇指:“好人啊!”

    扑哧——

    扑哧——

    喷笑的声音此起彼伏。

    可不是好人么?

    召唤一次费那牛鼻子老劲,结果把人对手失散的玄兽给召来了,简直就是再世活雷锋!

    四面山脉上一个个散修的脑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片茫茫前路上,一猫一鸟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奔,眼见着重点尚远一筹莫展,忽然一片白光绵延万里漫漫而来……“哎呦喂,有个傻蛋在召唤!”这下好了,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也不用抽筋了。

    不得不说,众人完全真相了。

    无数人笑到东倒西歪,再看龙天的目光就像是一个惊天大杯具。

    下方珍药谷的弟子们更是憋笑憋到腮帮子都抽了,终于哗啦啦滚倒一大片,捶着地面,眼泪狂飙。最狠的还是他们公子啊!咱偷着摸着自己乐就得了,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一说出来,简直就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看看吧——

    可怜的龙天,一口血没忍住一仰脖子就喷出来了,指着乔青的手指跟帕金森似的,表情又惊又怒又悲愤,活像是看见了老流氓的黄花大闺女。啧,都给逼成什么样了。

    大闺女嘴皮子抖了老半天,终于憋出一句:“你你你……你不要脸!”

    噗——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龙天急到笨嘴拙舌,这一句说完,更是脸色通红,只恨不得一闭眼一歪头晕过去算了。他一低头,正好看见了地上那张猫片儿,肥猫一咧嘴,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奉送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贱笑:“喵呜~”

    龙天果断梦想成真了。

    “龙天!”眠千遥赶忙接住他,那嘻嘻哈哈的笑比哭还难看。

    她倒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真真切切和沈天衣过了招,也知道再比下去也不可能会赢。她输的心服口服,一边儿谢御火却不一样,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里迸射出羞恼腾腾:“乔青,你好生卑鄙!背后偷袭,算什么男人?”

    她斜眼瞧过去,慢吞吞道:“你看爷哪里像男人了?”

    “你还抵赖!你……”谢御火一愣,这乔青一直以来的行事,不论言谈举止,魄力风采,都比之男人还不遑多让,再加上一身男装,倒是让他忘了这个真相:“我还是那句话,伶牙俐齿也没用,你辩赢了我却辩不赢天下人的眼睛!明明是……”

    “明明是你们十招之内,输了个底儿掉!”

    乔青一句话截断了他,见这个人咄咄逼人一脸不服,不由冷笑了起来:“天下人的眼睛看的清清楚楚,哪怕没有玄兽助阵,前面九招你们节节败退,再比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你比我清楚。”

    “那只是暂时的,明明胜局未分……”

    “少跟老子鬼扯淡。”乔青嗤笑一声:“你们召唤出玄兽以五敌四就是正大光明,换了别人就是胜之不武卑鄙无耻?呵,这就是雷火三千殿的首席弟子?既然输不起,干脆就别玩儿,也省的在这娘们唧唧的丢人现眼。”

    谢御火脸色难看。

    一边眠千遥拉住他,脸红的不像话:“你别说了,输了就是输了,再说下去,丢的是雷火三千殿的脸。”

    “谁说我输了?”谢御火挥手睁开她,他底牌众多,火焰亦是从无敌手,却因为碰上了乔青这个克星,以至于一身实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你身边那两个人,我也许打不过,可你分明是依靠火焰上的等级压制!”

    “什么?”

    “等级压制!”

    “开什么玩笑,他的铸造火不是天级么?怎么可能被压制?”

    “老天,难道是神火!”

    无数的目光骤然向着乔青看过来,其内的情绪已经完全变了。若说随着这一天一夜过去,他们对乔青的态度已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扭转,几乎在当做一个未来的高手在对待的话,那么此刻,这目光中已是盛上了忌惮之色。

    雷惊艳更是直接跳了脚:“小丫……乔姑娘,你的火焰……”

    乔青摇摇头,笑道:“诸位误会了,我的火焰并非神火,那也不是什么等级压制,完全是姬氏的血脉之力罢了。”

    “这……”不可能。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被她猛然憋了回去。雷惊艳皱了皱眉,将心底的激动压了下来,再一次恢复到之前的冷艳模样。只那上下起伏的胸口说明了她隐隐的不平静。谢御火这个徒弟,在铸造上极有天赋,自一出生就和火打交道的人,不可能感觉错。而且方才战斗的时候,她也有特意关注过那火焰,总觉得有几分古怪的感觉,这会儿才算是明白了,那种让她心底沸腾的感觉,正是来自于神火!眼见乔青朝她炸了眨眼,雷惊艳笑了起来,接上:“这才对么,我说怎么方才没察觉到端倪,这次可是御火看走眼了。”

    听她这么说,众人纷纷放下心来。

    乔青几乎能听见四面山脉上,大片松了一口气的声音,这雷惊艳在火焰上这么有权威么?那倒是要找个机会问问她,关于自己的火了:“雷掌门,我珍药谷可是能进入第九梯了?”

    “你……”

    “御火!”雷惊艳一言呵斥住谢御火,失望道:“你下去吧。”

    “师傅?”猛然抬头。

    她不再说话,冰冷的视线透出了坚决的意思。谢御火摇晃了两下,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向疼爱他的师傅,竟会……他不甘地咬了咬牙,也不再看向乔青,直接退下去了。

    雷惊艳叹了口气,这个徒弟比龙天的性烈,要精明;比起眠千遥的迷糊,也看的透彻。方才说出那神火,分明是心有不甘,想把矛头指向乔青。神火啊,这个消息一旦爆出来,必定会有其他三个氏族的人扼杀她在摇篮里,谁会愿意看着这样一个人,渐渐成长呢?

    眠无忌拍拍这老朋友的肩:“让御火自己想想,那个孩子心眼儿不坏。”

    也只能这样了。

    这么想着,她不由匪夷所思地看了一眼乔青。

    一天以前,谁会想的到,这么个小丫头竟会拥有让前辈高手,乃至一个氏族都忌惮的实力和潜力?!一天以前,那三千弟子挡在城门之前的时候,又有谁能想的到,她竟真的能带着那下梯弟子大摇大摆地踏进九梯?

    她不再多想,和朱通天眠无忌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三人一齐对乔青一拱手。

    这样的态度,表明了他们已接纳珍药谷,将她当做第四大门派的掌门看待。这一抱拳之后,四下里完全静了下来,听眠无忌将声音逼到极极远:“诸位,相信不用我多说了,珍药谷炼药上的潜力,和这几位小友的实力,这一日一夜已经证明了一切!方才那一场比斗,龙天也有言在先,我三大门派向来共同进退,接纳珍药谷入驻第九梯,诸位可有异议?”

    鸦雀无声。

    “那好,今日就由我眠无忌做主,各位作为见证人。乔姑娘,请——”

    “进了?”

    “进去了?我们珍药谷进入第九梯了?”

    所有珍药谷的弟子,都处于一片呆滞之中,面面相觑愣愣疑问着,想让对方给自己一个确定的回答。然而没有,每个人都是云里雾里好似做梦一样,眼中又是激动又是泪花。小童都难得地没有叽叽喳喳,只盯着远方那狗洞样的大门,恍如隔世般的傻笑了起来。柳飞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灼人的神采,方老祖和周师叔几乎激动到颤抖!

    所有人都在看着乔青。

    看着从半空中落下的那一道红衣身影。

    她是灵魂,是领袖,是珍药谷的招牌和脊梁!

    她就站在他们的前面——

    红衣翻飞,黑发浮动,那纤细的背脊挺的笔直,明明是个懒懒散散的站相,却让人觉得内有风骨,慑人心魄!这一道背影,此刻那么清晰而深刻的印在了无数弟子的眼中,脑中,心中。直到很久很久,久到每个人大限将至的那一日,都不曾模糊,鲜亮如昨。

    看着她的,不只珍药谷弟子。

    四下里的散修,也不由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所有人都知道,从今天开始,乔青这个名字,将会以一个飞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大陆。和从前不同的,这不再是一个符号,一个如意令上的三个苍白字眼;这也不再是一个身份,一个代表了姬氏千金的高贵身份。

    乔青,就是乔青,就只是乔青!

    就只是今日在第九梯外,拥有让所有人瞩目资本的这个女子!

    一阵清风由西向东,自最西边的死亡之海,路过杀域,第二梯,一直越过诸多阶梯到达这里,拂过她的衣角,再向东而去。不少人眯起了眼睛,顺着气流的方向遥望东方,一种说不清的预感萦上心头:“啧,这个乔青的出现,不知道会给四大氏族,带去什么啊……”

    “哈哈,那就不关咱们的事儿咯!等着看乐子就是。”

    “说不定这乔青摇身一变,下次直接成了姬氏的主人咧?”

    “嘘,这种话你也敢说!”

    这说话的散修看向下头,乔青已经带着珍药谷的众人,大步开进了第九梯的大门。那犹如长龙的队伍,一个个昂首挺胸在地面形成了如雷鸣样的轰隆声响,声势惊人!而她的脚边,正有一猫一狗,摇头摆尾地跟在左右。

    散修笑呵呵地摇摇头:“怕什么,也没人听见。反正这乔青已经吓掉了我半条命,多吓吓就习惯了,别说两只玄兽,就算她再多来一只我也不觉得奇怪。”

    “你……你说什么?”

    “我说哪怕她再多来一只……那——那是——是植物系玄兽!”

    “见鬼,见鬼!它朝着那乔青去了!”

    “噢,快扶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