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

    这四个字的效果,不亚于一个国际玩笑。

    四下里方方愣怔了片刻,紧跟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大笑声,比一开始听见了那一承诺还觉得不可思议:“哎呦,这姑娘简直是个人才。”

    “谁说不是呢,百年时间,打了鸡血都没可能!”

    “我说乔姑娘,咱吹牛也得有个限度吧。”

    是的,吹牛,这几乎是所有人此刻的感觉了。就连眠无忌三人都呆愣了好半天,心下渐渐生起了气恼。若非是实在欣赏这个丫头,又怎会连放水的想法都生出来了,可她吹下这种惊世狂牛,让他们又怎么收场?

    “我说你这小丫头,空口白牙的张嘴就来。成了,咱们活了这一把年纪了,也不会对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当真。”朱通天脸色难看地干笑两声:“哈哈,诸位就一笑便罢吧……”

    “是不是笑话,一试便知!”

    这一声吼,从后方第九梯中传来,在朱通天一言之后收住了奚落笑声的静谧中,显得格外刺耳尖锐!乔青扭头看去,那被轰塌了的大门后,十几个年轻人朝着这边腾空而来,眨眼的功夫,已经落在了大门前。

    原本那被揍的落花流水的三千弟子,纷纷缩在那边,一见这一行人,齐齐换上了恭敬的神色:“见过师兄。”

    “咦?”

    “是龙天那小子!”

    “还有谢御火,那边儿那个姑娘是眠千遥吧,哈哈,三大门派的首席弟子都到了,这下子可有热闹瞧了。”

    这些声音传到乔青的耳朵里,大概明白了过来。那十几人中领头的三个人,两男一女,想必就是他们口中的三个首席弟子了。而这会儿,那三人正齐齐盯着狗洞一样的九梯大门,面色含怒,一把捏紧了拳头。

    “师傅,我第九梯被人当众打了脸,您还替那个女人说话?”说话的是站在当中的一个壮硕男子,满面倨傲。

    朱通天脸色一变:“龙天,谁让你来的。”虽是训斥,语气是无奈的很。

    龙天却不回答了,用鼻孔对着乔青,脸色极端的冷:“一个小小神王,也敢口出狂言?”

    “龙天啊,你没听方才朱伯伯说么,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呢。”他旁边儿站着的眠千遥又矮又小,一手缠着辫子绕来绕去,嘻嘻哈哈地笑着:“诶,谢御火,你也听见了吧,咱们三个门派的掌门这会儿都胳膊肘往外拐呢。”

    “谁说不是呢。”谢御火没骨头一样,瘦竹竿的身子扭的歪歪斜斜,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我看咱们要是再晚一步来,第九梯就该有第四个门派了。”

    龙天嗤之以鼻:“就凭他们?!”

    这三人一唱一和,直说的眠无忌三人老脸挂不住了,张了张嘴想说点儿什么,三人一眼瞪了过去,那边三个老东西又集体闭上了嘴,明显也是怕徒弟的。这边乔青却是笑了起来:“凭不凭我们,一试便知。”

    这话落下,那壮硕的龙天便是一愣。

    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正是他来时候的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三人这才第一次正视向了她。要说这三个人,一开始还真没将什么珍药谷放在眼里,那三千弟子也正是他们派来羞辱的。可直到消息传回来,九梯大门竟然被轰了个稀巴烂,顿时便怒冲向了此地。开始还想着,有三个掌门在这,完全不用担心。哪知道才飞到附近,便听见乔青那句惊天狂言,紧跟着还来不及生气,他们师傅竟然帮着对方解围来了!

    直到现在这一看——

    三人的眼中齐齐染上一抹惊艳,好一个妖异的女子!

    对面那女人一身红衣,红的如火,红的耀眼,那面目却是雌雄难辨的,要说是女子,便是万千妖娆,要说是男子,也是风流无双。满头黑发就这么随风垂着,连摇摆的头发丝儿都透着一股子妖气!

    他们完全看呆了,直到一触到那漆黑的眼睛,上挑的眼尾带着一种冰凉到了极致的笑意,直让他们齐齐一个激灵,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就这一步,反应过来的龙天顿时羞恼万分:“你就是那乔青?”

    乔青看一眼那边仰头望天的三个老家伙,就知道这会儿是指望不上了。她对这三个首席弟子一丁点儿的消息都没得到过,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第九梯所处的高度,决定了他们想让下头知道的,下梯才有知道的机会。目光重新投向了龙天:“没错,爷就是乔青,你有话可以汇报了。”

    噗——

    珍药谷弟子齐齐喷笑。

    他们刚才还因这三人敌意而面色凝重,听着前头乔青这语气,顿时把什么羞恼什么气愤全丢去脑后了。

    龙天面色大怒,张了两下嘴,却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是个莽夫,没有什么急才,只憋了一会儿一捅身边谢御火:“你说。”

    谢御火凉丝丝地笑了起来:“乔姑娘,牙尖嘴利在第九梯可没用。你能哄的我三人师傅言听计从,却哄不了天下人的眼睛——你后头那些到底是些什么货色,但凡长眼的都看的见,你当天下高手都是傻的不成?”

    “什么货色?”

    “最高修为,也不过神王而已。”

    “那你呢?”

    他一皱眉,眯成了线的眼睛更是狭长了起来:“不错,在下也只是一介神王,可却是神王大圆满,铸造大师的名号也不是掺假的;龙天乃是兽族后裔,血脉纯正,神皇高手;眠千遥更是眠掌门的亲生女,且出生至今尚不过百。不说你姬氏千金的身份到底搀不搀假,一介小小神王,拿什么和我们比?”

    “不错!”

    “说的好,什么姬氏千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真的又怎么样,姬氏明霜乃是神帝高手,同为一辈,这乔青可不够看的。”

    四下里原本看热闹的人里,除了散修就还有来自氏族的公子千金们。一开始见乔青见面礼的大手笔,便默默收了声没多言语。等到这会儿,这三个人一提她姬氏千金的身份,那些人顿时跳出来了,一言一语地嗤笑了起来。

    一片嗤笑声中。

    乔青却是扑哧笑出了声:“我说,你这人倒有意思,你哪只耳朵听见老子要跟你们比?”

    三人面色一冷,她斜着眼睨过去,和脸上悠然自得的笑意完全相反的,是眼中迸射出的灼灼冷光。竟让他们三个修为高于她的天之骄子都产生了一种难以匹敌之感。不等她红艳艳的双唇上下一碰:“你们……”

    “也配?!”后头一声脆生生的小声音,已经心有灵犀地先一步响起。

    某人就这么被抢了台词。

    凤小十从身后钻出来,仰着小脑袋求表扬:“老爹,帅不?”

    乔青:“……”

    帅,太帅了,简直帅爆了,帅的让老子耍了半天的帅全白费了。

    完全没发现自己抢了风头的小朋友笑眯眯看向了那三个脸色难看的,小手指一指,对准了谢御火:“刚才是你说尚不过百的对不?啧啧……”小胖手背在身后溜溜达达,摇头晃脑地叹着气:“不到一百岁就在这拽起来了,真是让小爷难办啊……”

    扑哧——

    “哈哈哈,这小孩儿哪里来的,也太逗乐了。”

    “不对,这个小孩儿是……”

    “是神阶!神……神阶!”

    “怎么可能?!”

    有人这么一说,四下里一片人跳着脚惊呼了起来。一道道神识落到凤小十的身上,得出的结论却都是相同——初入神阶!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想起来关于这乔青的另一个传闻。没办法,自从这乔青的名字传开来后,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实在是太多了,是以此人有个儿子三岁成神这么惊悚的传闻,只让所有没亲眼看见的,都摇摇头当成了风言风语……

    可是这会儿,感知之后得到的结果,简直让他们吓掉了半条命!

    就连那三个见多识广的掌门,都不由瞪着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那背着小手溜溜达达的小朋友,简直就如见了鬼!更不用说谢御火三人了,完全傻成了三只木鸡:“三……三……”

    凤小十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指,不满地摇了摇:“小爷快要四岁了。”

    众:“……”

    这样真的有好一点么?

    然而这个惊悚的消息还没被他们消化完,就听这小怪物摇头晃脑地撇了撇嘴,一脸“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的表情,奶声奶气地得意道:“没办法,命好会投胎,千万不要嫉妒小爷。”

    话音一落,四下里的声音忽然就静了下来。

    这些人精一样的人物,顿时就从他话中得到了某一种信息——武者的天赋也许不能全归类为遗传,有人父母全是庸才生了个天才儿子的不是没有,可那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情况下,都延续了龙生龙凤生凤这句老话。

    “快,看看那些人的年纪!”

    “百年之后,百年之后,原来她是这么个意思!”

    “赶紧的,谁有测试骨龄的铸造品,对了,雷火三千殿……”

    七嘴八舌的叫喊声越来越响亮,不住从人群里传出来。被这句话提醒的,无数人顿时扭头看向了雷惊艳,雷火三千殿正是一个铸造大派。却不想,竟见她呆呆望着某一个方向,整个人宛若被雷劈了一般,连眼珠都不会动了。

    众人循着她目光看过去。

    就见到了永生难忘的一个画面——

    雷惊艳的目光所在,正是珍药谷众人所在,那里正有一束光笼罩着整个珍药谷十几万弟子。最前方的那一排的天空上,赫然出现了七个巨大的数字,分别对应着凤无绝、沈天衣、囚狼、无紫、非杏、项七、洛四。

    这七人上方的数字之耀眼,竟让人产生了一种晕眩的冲动,纷纷眼前一黑,脑中空白一片!他们双眼瞪大,原本哄乱的场面霎时天地无声,还在说话的人张着大嘴一个字都吐不出,如遭雷击一动也不动,只怔怔望着那一束光带出的七个数字,像是完全魔怔了……

    嘎嘣——

    众人似乎听见了自己的脑子里,有一根弦干脆利索地断了。

    他们如此,且不用说这一束光的另外一头,那举着的一个圆盘形铸造品的谢御火,双手颤抖脸色便秘,从出现开始就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瞪的比牛还大。半晌,他才吞了一口唾沫,嘶哑着嗓子问了一句:“我……我没看错吧?”

    有了这一声打破沉寂,整个第九梯外顿时轰一声爆炸了:“搞什么,二十多,三十多,是老子疯了么?!”

    “你疯了,我们还能全疯了不成?”

    “我的天,我也看见了,他们……他们……格老子的,这一群变态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还一蹦就是七个!”

    “吓死爹了!”

    这劲爆年龄的场面,实在是太过意外了!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以至于一下子竟然看见了这么一群怪物,他们差点儿没一口气提上来,当场吓死在原地。众人呆呆转动目光,看着下头的那七个人,无紫非杏二十八岁,洛四项七三十一岁,好吧,他们还好说,最起码修为没那么高,只有神师大圆满。

    再看旁边,囚狼,沈天衣,凤无绝,三个三十岁出头的神王高手,在万众瞩目之下,神色坦然,气度过人,竟是一分得色都没有。再对比对比刚才那心高气傲就差没飞上天的谢御火三个,高下立判,妥妥的。

    怪不得那乔青会说,百年之后。

    一切还用怀疑么?

    哪怕是那东洲第一天才,哪怕是背后拥有穆氏这种庞大底蕴的穆兰亭,也不过是十八岁才晋升了神阶。可是这些人呢,一个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竟全是可比拟穆兰亭的高手,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百年之后,珍药谷若是没有七个顶级高手坐镇,他们把脑袋拧下来当凳子坐!

    看见这些人表情的珍药谷众人对视一眼,纷纷幸灾乐祸地扬起了头,活该吓死你们,再让你们牛逼,看吧,瞪眼了吧,抓瞎了吧,半条命都吓掉了吧?要是让你们知道,他们这群变态还全是玄气匮乏的可怜的遗州来的,你们的小命就该吓干净了。

    穆兰亭?

    嘿,再见吧您哪。

    终于,这喧闹过了良久良久,众人才渐渐平复下了情绪。再看向珍药谷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拥有七个未来的顶级高手,且是一个炼药大派,这样的一支势力,谁也不愿意轻易得罪!更何况,还有一个三岁成神的小怪物,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孩子将拥有更大的潜力,更让人惊悚的未来!

    一片复杂的目光中,乔青摸摸鼻子回头瞪了众人一眼,那叫个郁闷。

    非杏四人齐齐大笑,公子的风头又被抢光了。

    抢被抢,乔青也得瑟的不得了,这就是她的男人,她的儿子,她的朋友,她的手下,她的亲人!她笑眯眯斜一眼那边儿面色青红交加的谢御火三人:“在下倒是不介意再跟你们比比了,来来来,比什么,你们说。”

    满堂轰然大笑。

    这乔青,真正是个记仇的。

    三人那张脸,难看的跟苦瓜一样了,眠千遥嘻嘻哈哈的笑声没了,龙天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仿佛这一辈子的丢脸,全都被今天提前预支了。众多的目光投射在他们身上,让龙天满心满肺的羞辱狠狠攥起了拳头:“好,就跟你们比比!”

    “嘶——”

    “这龙天是气傻了不成,竟要跟他们比……”

    “不对,看他的意思,是准备比擂台了!”

    “靠,这不是以大欺小么。”

    不错,以大欺小。龙天和谢御火,年纪都在百岁开外,就那小丫头眠千遥也八九十岁了。这样的年纪,在这些千岁万岁的高手眼里,就跟三根儿小豆芽菜一样。不过对面呢,那乔青一伙子人,可是标标准准的小豆苗!

    “龙天!”朱通天恨铁不成钢地大吼一声。

    这三个徒弟是他们的心头肉,可一直以来也心高气傲让他们没办法,虽说没什么坏心眼儿,可这么下去难免在修炼上有所桎梏。本以为这一次刺激,能让他们认清自己,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不成气候!

    朱通天气的一身肥肉都在抖。

    龙天却好像是铁了心,只通红着一双眼死死盯着乔青:“怎么,不是你说比的么,你不敢?”

    “龙天……”一旁眠千遥犹豫了起来,人家年纪小,修为也比他们低,这种比试岂是公平?她低声唤了一声,龙天却没反应,浑身都充斥着一种赤裸裸的杀气:“天赋高又怎么样,如今你面对我还不是不敢……”

    “呵。”

    乔青轻笑一声:“激将法就算了,爷要是不愿意搭理你,就是不搭理你。不过么……”素白的中间摸着下巴,她环视一周,既然要扬威,那么就今天一次性扬个够!让珍药谷趁此一次,真真正正站稳了脚跟,再也听不见任何质疑!乔青嘴角一勾,黑眸笃定:“爷就跟你们比!”

    “乔青,你疯了。”后头柳飞急忙道:“你没听开始谢御火说么,这龙天是兽族的,可召龙凤作战!”

    乔青心下一动:“兽族,在饕餮的……”

    “不,你忘了第八梯的险地上那一只旁系血凤了?”柳飞摇摇头,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凝重。

    他们来的路上,几乎可说一路畅通,却有一个意外。就是在第八梯的时候,碰见了一只极为强悍血凤,那凤凰拥有凤族的微末血脉,对于饕餮的血统威压有少许的抵抗力,然而修为却是极高,不知怎么的竟然忽然狂暴了起来!这十几万的人几乎同时出手,又有饕餮在一旁协助,才算是击杀了那只血凤……

    想到这,乔青也郑重了起来。

    饕餮这万年都在沉睡,本来就没修炼,又加上当日兽丹受损实力大降,若是碰见了实力强悍的旁系血脉,还真不一定能制住。而对方三人的修为,又普遍高过她……

    肩头一只手落下来,带着让人心安的力量。

    一扭头,正对上凤无绝深沉如海的眼波,他剑眉一挑:“怎么的,乔爷这是怕了?”

    “呵,还有咱乔爷怕的东西?”沈天衣也跟着取笑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眼中是炙热的战意,同时书写着同样的意思,三人联手,有何可惧?乔青一愣,随即低低笑了起来,这四年的经历,让她下意识的以自己一人和对方三人去衡量了,竟然忘了,她早已经不是一个人!和高手过招是武者天性,身边又有凤无绝和沈天衣……

    是啊,有何可惧?!

    胸中是前所未有的畅快,乔青仰头长笑一声:“还等什么,三位,请!”

    龙天霍然抬头,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答应。脸色变来变去,过了一会儿,他咬着牙道了一句:“你,是条汉子!”

    话音一落,仿佛后头有狗追一样,飞快腾空而上,顿在了半空中再也不低头往下看一眼了。被表扬的“汉子”还傻在原地,眨巴眨巴眼,一旁哗啦啦笑倒了一大片,全趴地上了。汉子摸摸鼻子,抬头看了那龙天一眼,心道这人就是性子冲动、烈性,实则心眼儿倒也不坏。

    脚尖踢了踢地上趴着睡大觉的土狗:“五哥,上工了。”

    饕餮吸着哈喇子抬起狗头:“嗯嗯嗯?有东西吃?”

    乔青脸很臭:“有架打。”

    这货枉为一代凶兽,一听没东西吃,狗头黏儿了吧唧地又趴下了。

    乔青望天,一边儿凤无绝剑眉一挑:“唔,打完架倒是可以做一顿犒劳犒劳……”话音没落,凶兽仰天一嗓子,抖起一身小卷毛站了起来,昂头挺胸那叫一个士气高涨:“走走走,揍人去!”

    乔青:“……”

    凤无绝:“……”

    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龙天三人齐齐腾空等候,饕餮就这么运起四条细溜溜的腿儿蹬了上去,眼高于顶地蹲在他们对面。这模样果真印证了旁人对一代凶兽的看法——高傲啊!实则,只有乔青知道,这货正望着空中圆滚滚的月亮想:真像个醋溜蛋饼啊。

    凶兽的高傲气质还没挺上三秒钟,只听一旁升上来的乔青站到了它后头:“五哥,我一个柔弱女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心里可害怕了,需要你保护。”

    这句话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四下里一片绝倒之声,哎呦哎呦再爬起来的众人,就见饕餮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摔下去。它用一种十分糟心的表情看一眼脸不红心不跳满目小无辜的乔青,乔青也用一种十分幽怨的小表情和它的狗脸对视。半晌,饕餮率先阵亡,举爪:“汉子,你赢了。”

    乔青哈哈大笑。

    “乔青。”一边龙天忽然出声:“只要这一场你们三个赢了我们,第九梯就接纳珍药谷!这是我龙天说的!”他环视下方:“有谁不服,就到异域盟来找我!”

    这一句,算是保下珍药谷了。众人都明白,这龙天说是去找他,实则不服的找的可是那庞然大物异域盟。乔青再一次高看了这龙天一眼,敢作敢为,不错。龙天冷哼一声:“不用谢我,若非……”看你是条汉子。后头的话乔青直接不给他机会:“行了,赶紧开打,揍完了你们正好赶上吃晚饭!”

    龙天那一腔热血就这么被兜头浇灭了。

    今晚的月色极好,月挂中空,在地面洒下一片银辉。云层浅浅地浮动着,越发显得下方遥遥对立的六人威势惊人!

    一方,是龙天,谢御火,眠千遥。

    一方,是乔青,凤无绝,沈天衣。

    这三对三的阵型一站定,四下里的各种窃窃私语声便消失了,所有的人都仰望着上空,等待着一场精彩对决!说来也巧,同样是天之骄子,同样是两男一女,同样谢御火和乔青皆拥有异火,同样两方都有一只玄兽助阵;而也是同样的,一边乔青三人底牌甚多,一边龙天三人修为稍高。

    这一场战斗,势均力敌,注定精彩!

    终于——

    平静下心情的六人看向对方,龙天率先运起了神力。随着他身上的威压越来越重,一束炫目的白光冲天而去!那光芒刺眼,冲上九霄后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所过之处尽都让人感觉到一股浓郁的血脉之力!

    “嘶,他在召唤!”

    “这龙天的血脉果真强悍!”

    “可不是么,如今还存在在东洲的兽族,恐怕就剩下他一个了。想当初,兽族一出,谁与争锋,随时随地召唤一只强大的玄兽作战,甚至听说上古时期的兽族,能召唤到真正的神龙神凤!啧啧啧,可惜啊……”

    “也没那么夸张,他们召唤一次,会损失掉一半的神力。不知道他能召唤出什么,第八梯上有一只旁系血凤,可秒杀神皇高手,啧,若是召出那个来,那战斗可就没悬念了,秒杀!”

    “有了有了!”

    “快看——”

    随着四下里的情绪高涨起来,果然龙天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能从中感受到空间之力的漩涡,一丝丝扭曲成形足有半面天空那么大!犹如一只巨兽的兽口,极为浓郁的威压从中透出,让乔青三人的脸色尽都凝重了起来。

    漩涡渐渐成形。

    无数的眼睛紧盯不放,连呼吸都放轻了下来,终于一道黑白相间的庞大虚影映入视野,轰的一声,从中沉落地面!

    紧跟着——

    便听——

    “哎呦卧槽,黑妞,快扶着你猫哥。”

    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