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五章

    为什么?

    那心腹问完,先颤抖了一下。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怎么就忍不住问了这一句呢。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赶忙垂下头:“属下逾矩。”

    艾文冷冷看了他一眼:“都退下。”

    “是。”心腹如蒙大赦,带着一群手下抬起艾莉的尸体和那受伤大汉离开了。待到他们浩浩荡荡地走了,珍药谷弟子也散了开,这个半山腰上,只剩下了艾文一个人。他遥望着上头已经走到了峰顶的那些身影,忽然道:“你可以出来了。”

    “知道我没骗你了?”这女音带着冷笑,就那么突如其然地响在了身后。

    “你在幸灾乐祸?”艾文不回头,也冷笑了一声:“那个女人可不好对付,再加上凤无绝,你想要一雪前耻估计是难了。经营了四年,什么也没得到,你比我可怜。”

    “这不用你说!”女音陡然尖利起来:“你还不是一样,‘啸天’冒险队的未来当家人,如今只能当个有名无实的三把手,丧家犬一样给人当手下,被那凤无绝和囚狼压的死死的!”

    “你说什么!”

    “哈哈,我说你那死鬼老爹打错了算盘,本以为一个誓言能让啸天壮大势力,没想到,反而被他们一口吞掉!”女人非但不停,反倒越说越开心,随着她神经质一样在后面踱着步子,语气也轻快了起来:“啧啧,那凤无绝也是个厉害角色,当年数支冒险队同接的任务,一个一个全都损失惨重,只有那‘凶兽’保存下来了实力,还逼的你那死鬼老爹只能选择跟他们合作——让两个冒险队合二为一?哈哈哈,亏得他想的出来!”

    艾文的手猛然握紧:“够了。”

    “可怜那老东西一代枭雄,不止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还高估了自己的一双儿女!你那妹妹死也就死了,不成气候。我倒是奇了怪了,以你这阴沉无情的性子,怎的也叫那凤无绝给逼到了这份儿上?”

    “我说够了!”

    “一个凤无绝你都摆不平,如今还有那乔青在侧,我倒是看看,你怎么拿回冒险队的大权……”

    “闭嘴!”艾文霍然回头!

    原本的怒气,在看到女人神经质一样的脸,忽然又笑了。这一笑,让这一段幸灾乐祸的女音戛然而止,听他收敛了怒容意味深长地道:“好歹,我是为了自己的祖业,‘啸天’再名存实亡,也是我爹一手一脚打下来的。当日我爹错估了那凤无绝,我承认,谁也不会想到,他竟然隐藏了实力,故意对我等示弱。这一遭,我艾文认了!可你呢?”

    “你什么意思?”

    “你这么聪明,会不明白么——等到凤无绝和囚狼一死,冒险队重回我的手上,只会比从前的‘啸天’更强大!”艾文讽刺一笑:“你又是为了什么,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呵,自讨苦吃。”

    “你找死!”女人陡然狰狞了起来。

    艾文一把捏住她袭来的手腕:“被我戳中痛处了?”

    “你凭什么说他不爱我,他在我身边呆了四年!”

    “可笑你这四年,不择手段,威逼利诱,以命相挟,你能做的全做齐了,又有什么用?那乔青一出现……噢,不对,不管那乔青在不在,那个男人都没多看你一眼。啧,真以为她死了,他就会回你身边?”

    “当然会!”像是在说服艾文,也在说服自己,她不断重复:“他会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贱人!只要那个贱人消失了……”

    “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一丁点儿当初高高在上的冷傲模样?一派掌门,此刻当如一个泼妇,让人生厌!”艾文厌烦地别过眼,女人猛然愣住,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抚着自己扭曲的五官:“泼妇……生厌……他会对我生厌……”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诡异地笑了起来:“没关系,对,没关系,哪怕他不爱我,他也得回来,我的手里有掌控他性命的东西……”

    “最毒妇人心。”

    “你不懂,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他被那贱人给迷惑了,竟是连性命都不要。只要那乔青一死,天衣就会回来。他想要活着,就只能回来。”她这么说着,像是又重新拾回自信,纤长的身形挺的笔直,清冷孤傲地笑了起来。

    赫然,就是七环玉峰的掌门,玉姬!

    艾文重新看向她:“这样还像个样子——那些被软禁了起来的掌门都被放出来了,那柳飞给了他们大好处,听说是要合并入珍药谷了。你当时若是假意投降,此刻我们里应外合,岂不是更好?可惜,一个沈天衣而已,就把你弄到方寸大乱。”

    “对那个贱人投降,我做不到!”当日战败之后,她便趁乱隐遁入山谷外围的人群里,连一手创立的七环玉峰都不要了。偌大一个第二梯,十数万人的珍药谷内外,生面孔占了百分之八十,她一直就在人群里躲了这十数天:“我若是投降了,前几日便是被软禁在这里,又岂能出去给你报信?”

    艾文的脸色平缓下来:“亏得你报信,不然今天就麻烦了。”

    “若是换了别人,不够心狠,我报了信又有什么用?把亲妹妹推出去送死,把手下的家眷捏在手里,这样的事儿也只有你干的出了。”

    “你在讽刺我?”

    玉姬笑了起来:“无毒不丈夫。”

    他刚刚才评价过最毒妇人心,此刻这女人就告诉他无毒不丈夫。很好,他们两个,一个把那乔青当成了眼中钉,一个把凤无绝看做肉中刺,这样的合作,才令人放心。只不过……艾文皱起眉头,催促道:“你我也不用互相拆台互相追捧了,刚才那个女人没动我,想必是猜到了那两个饭桶被我所制。没有证据,杀了我,只会让冒险队里人心不稳,互相猜忌。”

    “所以你把艾莉杀了,给她一个示好和示弱?”

    “那种情况下,原本准备推给‘烈焰’冒险队的办法,被她先一步截住,我只能把艾莉推出去顶罪。明面上这件事算是解决了,可……”

    “无所谓,有没有这件事,他们都会防着你。你且听我说——”玉姬自信地笑了起来,眼底寒芒乍现。她站定原地,双唇轻轻蠕动着并未发声。那边艾文皱起的眉头却一点点舒缓了开来……

    良久,良久。

    两人相视一笑,将一对阴冷的目光,毒蛇一样对上了第一峰的山顶。

    *

    “阿嚏!”

    乔青仰天打了个天女散花的大喷嚏,差点儿把怀里的凤小十给打出去。一边儿囚狼顶着被喷到脸上的可疑粘稠体,一脸的嫌弃。乔青干笑两声,上去给他一把抹了去,将可以粘稠体面膜一样糊匀和了,气的他连声大骂:“你这恶心的女人!”

    乔青哈哈大笑:“少污蔑老子,你分明嫉妒爷比你帅。”

    囚狼瞪了半天的眼,转头看凤无绝:“你也不管管?”

    太子爷顿时严肃下了面孔,眉头紧的都能夹死苍蝇了。囚狼心说果然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四年出生入死可不是掺假的。就见凤无绝黑着脸一把把乔青搂过来,紧了紧她的衣领子:“是不是伤寒了?”

    囚狼泪流满面,他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一妻奴的身上……

    乔青笑眯眯:“爷是神医!”

    刚说到这,她扭过头瞧了瞧沈天衣:“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四年前,沈天衣的身体就千疮百孔了,可这会儿见了非但没往更坏的方向走,反倒像是好了不少。面色和气息,都像是服用过天材地宝。沈天衣笑了笑:“亏你还记着,我在七环玉峰呆了四年,就是为了把身体调理好。”

    乔青拉过他的手,把脉:“吃过什么东西?”

    “九转血芝。”

    “什么?”众人异口同声。

    九转血芝,可以算的上和乔青修罗斩中玉山附近的药材一个级别的了,都是凤毛麟角那一类的。对于武者来说,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甚至那璇光老人的八千岁大限,若是能得到一株九转血芝,多加个几百年寿命都不成问题!几人瞪了瞪眼,羡慕嫉妒恨道:“这种逆天的玩意儿都让你碰见了,果然是上天的宠儿啊。”

    沈天衣耸耸肩,借着将凤小十抱过来的功夫,避过了乔青的进一步探脉:“当初就那么巧,我正被传送到七环玉峰的辖区外。也这么巧,七环玉峰名不见经传,第二梯上一个小小门派,竟然藏着这样的东西。”

    众人都笑着想踹他:“这丫的,绝对是在炫耀!”

    沈天衣亲口所说,乔青不疑有他。心情因为这个消息明媚的不得了:“那就好,这几年,我总想着你和无绝的事儿。无绝的神识有的救了,你需要的东西却一直没遇见。这样就好了,老子总算卸下一块儿心头大石啊。”

    说着,从修罗斩中把伴生石取出来,塞进凤无绝的手里:“咱们过两天再走,走之前,你先吸收了这玩意儿,把状态调整到最好。”

    凤无绝一勾唇,收入了怀中。

    他不问是哪里来的,也不问是怎么寻的,东洲大陆上,修复神识的东西太过稀有了,更不用说这两粒小小的晶体一握在手中,顿时便似有一股暖流顺着筋脉游走一周,那损伤到几乎不能用的神识,只片刻功夫,都感觉到了滋养。这样的东西,甚至不是九转血芝可比,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他将伴生石贴近胸口的位置,只觉得整个心房都是一阵满足。眉目自然而然变得温软了下来,只看的一旁囚狼大摇其头:“这世上,也就你这头凶兽,能降的服这个男人了。”一边沈天衣含笑望着这一切,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这和谐到不行的一幕,正好被走过来的柳飞看了个正着。

    那边儿乔青走在最前,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欢欣痛快。从前她也笑,或者说,她不论是喜是怒,总是挂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在想什么。哪怕开心的时候,也像是肩上挂着担子,可是这会儿,乔青这一笑,真正是灿若夏花,让这第一峰的盛夏山顶黯然失色。

    再旁边,三个男人各有千秋,一个傲岸霸气,一个清润高华,这凤无绝和沈天衣就不提了,帅的程度能让所有珍药谷女弟子尖叫昏厥。那边而新来的男人又是干嘛的,脸上横亘着一条疤痕,整个人极其高大凶煞,却丝毫不显狰狞。

    “啧啧,”小童在身后摇头晃脑:“我说师傅,你这珍药谷的美男排名,果断被踢出三甲之外了啊。”

    柳飞气的想掐他。

    前边儿乔青听见,顿时扭头问:“珍药谷美男,什么玩意儿?”

    小童溜溜达达地过来,先跟非杏来了一轮儿互瞪,才解释道:“就是陈吟那些女弟子排的呗,姑爷和沈公子并列第一,”因为乔青的化名,众人都习惯了叫她凤公子,于是凤无绝这真正的凤公子,果断就变成了姑爷。小童说到这,又指指柳飞:“那货,排第三。啧啧,明天一早,丫的肯定被踢出前三啊……”

    他说完,众人失笑。

    却见乔青半天没言语,眉头皱在一起,脸上表情很臭。

    小童和走过来的柳飞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后头凤无绝抬头望天,囚狼低头碾蚂蚁,无紫非杏看风景,沈天衣和凤小十深情对视。果不其然,就听乔青以一种十分不爽的语气气哼哼道:“这什么排名,也太不权威了,爷呢?爷呢?爷不帅么——非杏,无紫!”

    被点到名的两个丫头一脸苦逼,齐刷刷回:“公子艳绝天下,帅瞎狗眼!”

    乔青这才满意了,摸下巴:“乖……”

    一脸目瞪口呆的小童顿时就治愈了,心说非杏这丫头日子也不好过啊。他怜悯地瞥一眼非杏,决定今天一整天不找这臭丫头麻烦。身边柳飞又呆了好半晌,忽略掉耳边那人神共愤的八个字,直接说正事儿:“好几天没见着你,神剑门钟掌门他们,已经都同意了,八个门派合入珍药谷,虽说下了不少功夫,他们心里头也有些疙瘩,不过就像你说的,只要利益给到了,天底下也没有永远的仇人。”

    “可以相信了?”

    “嗯,发下了天道誓言,这事儿可以放心。再就是,那玉姬直到现在也没找到……”

    “如今外面那么乱,只要有心想躲,就不可能找到。”乔青摆摆手,那玉姬是个潜在的炸弹,她对沈天衣能将师门至宝九转血芝拿出来,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罢手。若是她想通了,不整幺蛾子,那看在九转血芝的份儿上,也无所谓赶尽杀绝。若是相反的话……

    乔青眉眼一厉:“不用找了,她要是想干什么,总有蹦跶出来的时候。倒是那个艾文,刚才说到哪里了,什么誓言。”

    话题又回到之前路上关于冒险队的内容。

    “当时那个任务,应该是四大氏族发布出来的,具体是哪一族就没人知道了。能一次性召集那么多冒险队的,必定是其中之一。”凤无绝回忆着,当日那一次任务,可说囊括了整个东洲所有出名的队伍,比如排名第二的老牌队伍烈焰;比如排名第三的啸天;那个时候,他所带领的‘凶兽’,还只是方露头角,只能跟在那些冒险队的后头喝汤:“四大氏族的任务,奖励都是极丰厚的,也是这个原因,那些人即便损失惨重,也都想着法子拿下最后的东西……”

    “东西?”众人都好奇。

    “呃,”说起这个,囚狼就一脸便秘:“所以说,发布任务的那人,估计脑子让驴给踢了。那个集合了整个大陆的冒险队,去拼的任务,只是从一个险地里找一样东西。”

    他还记得,那东西是在一只凶兽的巢穴里面。和当初的万厄山守护大黑那只鸟蛋的金足鸟可不是一个级别的。那一只凶兽,足有秒杀神帝高手的实力!只容身的巢穴,足有半个城池那么大,里面七拐八弯犹如迷宫。那些老牌冒险队开始错估了对方实力,一拥而进,几乎被那巢穴里的凶兽给蚕食了个干净!最后剩下的,只有一开始就被凤无绝交代了隐藏实力,跟在后头的他了:“你们不知道,当时那些冒险队,一个两个死了将近一半的人,等到从那巢穴里冲出来,个个带着伤,那狼狈的模样,一看见还站在后头没进去的我们,那表情叫个精彩好看!”

    囚狼说着,想起当时的情况,笑的眼泪都快出来。

    众人也能想到那画面,不正是乔青这卑鄙无耻的常做的扮猪吃老虎么。只是没想到,凤无绝这看上去冰山冷酷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腹黑的一面。凤无绝耸耸肩:“他们损失惨重,同样的,里面的凶兽也被磨的差不多了。只要能组织起一支惯常队伍,拿下那个任务问题不大。”

    小童忍不住问:“那姑爷,你们直接进去不就好了,怎的还要和那啸天合作?”

    “笨蛋就是笨蛋。”非杏撇嘴道:“那样的情况,若是不找一家合作,被一个新晋冒险队得了头筹,剩下的人岂会甘心?不说当时会不会一拥而上,等到出了那险地,老牌冒险队重整旗鼓,也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不错。”凤无绝点点头。

    小童嗷一嗓子又蹦起来跟非杏掐在了一起,众人望着那俩一天不打就不痛快的,习以为常地催促:“快快,正讲到精彩地方呢,别管那俩打情骂俏的。”

    “后来的事儿,就是誓言了。”数支冒险队,纷纷拉拢起一个新晋队伍。不少人拿出了价码,玄石,丹药,铸造品,天材地宝,应有尽有。唯有那啸天重伤垂死的老东西,也就是艾文的爹,开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筹码:“他说,两个冒险队合二为一!”

    “那人是想,吞并你们。”乔青一听,便想到了那老东西打的主意。

    “可不是,他快死了,啸天又损失巨大,他便想着一次性吞了咱们。待到任务完成出去了险地,四大氏族给的奖赏拿到,缺失的人数也补充了起来,只要他那对子女够争气,说不定还能一举越过‘烈焰’,成为第二大冒险队呢!”

    “第一是什么?”

    “逐风冒险队,那个队伍很神秘,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没去。”

    “嗯,那老东西的算盘打的不错,却没想到无绝和你们隐藏了实力,最后那艾文不止没压住你们,反被你们把整个啸天给吞了下去!”乔青把后头的一切简略推测了出来,随后又问:“我说,说了这半天,到底那任务是个什么东西,你们还没说呢。”

    众人一齐看向凤无绝,一圈儿好奇宝宝。

    凤无绝和囚狼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石头。”

    “什么?”掏耳朵。

    囚狼一脸的果然如此,按照记忆比划了比划:“大概也就是一个人高吧,那石头质地奇特,不知道是什么来的,触手的手感也有些古怪,说不上是温热还是清凉。白的,亮晶晶的。那巢穴里的凶兽,乃是一只冰川四爪龙……”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了过来。

    冰川四爪龙,实则并非是四爪,而是四脚,拥有上古神龙的支系血脉,背生双翼,关于爬行,更相似于笨重的西方龙。连习性都和那种龙极其相似,好金银珠宝等一切亮晶晶的东西,那石头,恐怕就是被它不知从哪搜罗去的收藏品了。乔青摸着下巴,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你说的石头,质地和这个像不?”

    囚狼一扭头,就见她掌心放着一块儿玉佩。

    这玉佩自是当初沈天衣赠予的那块儿,大家都见过,却除了乔青和沈天衣之外谁也没仔细研究过。囚狼接过来,只一触手,顿时瞪大了眼睛:“就是这个!一样的质地!”

    “果然如此!”乔青笑了笑,将玉佩收起来。见众人都好奇,她便将魔刹原下的一切说了说。众人全都听说了她将魔刹原搞到天翻地覆之事,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吃货吞了一块儿石头搞出来的这么大乌龙。再听说那玉山附近的宝贝,全都瞪圆了眼睛大骂她是凶兽:“还说沈天衣是天道的宠儿呢,你这变态才是运气好到爆啊!”

    一片羡慕嫉妒恨中,凤无绝和沈天衣却是眉目严肃。

    过了一会儿,沈天衣皱眉道:“也就是说,这种东西,你的手里已经有四个了。”

    这句话落,大家都沉默了。

    不错,先不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一个半人高的石头,已经引得四大氏族放出任务,整个东洲的冒险队竞相参与。那么若是被人得知,乔青的手里已经有了四个,且其中一个竟有一座山那么大,将会引来怎样的麻烦?!

    “不用这个表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唔,爷的运气一向不错。”乔青心念一动,玉佩重新被收回修罗斩中:“好在这些东西,没被别人见到过,当初那玉山实在太大了,除了那一知半解的璇光老人和不知生死的宋远帆外,别人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也一时半会儿不会想到这上面来。那事已经过去很久了,相信短时间内不会惹出麻烦——诶,到了。”

    这说说聊聊,正好走到了沈天衣居住的院子外头。

    乔青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天衣,还是再详细给你走一遍经脉吧。”到了如今这个修为,很多隐藏的问题,只靠着探脉是查不出的,需要将神识在对方的经脉中走一圈儿。

    沈天衣放下怀里的凤小十:“什么时候,乔爷也这么罗里吧嗦了?”

    乔青气的瞪眼:“老子关心你。”

    “成了,放心。我自己的身体,还能没数么。那九转血芝不是白吃的,这四年在七环玉峰也不是白呆的,你看我修为不退反进,就知道没问题了。倒是你,这东西万不可再拿出来,以免引火烧身。”又嘱咐了一句,才拍拍她肩头,捏了捏凤小十的小脸儿。刚要走,被乔青一把逮住。他扭头看去,果然见这货一脸的坚持,清清楚楚地写着“不让老子走经脉爷把你扒光了来强的信不信”,沈天衣无语叹了口气,摸下巴:“当初不知道是谁,咒我孤家寡人三十年啊……”

    乔青眨巴眨巴眼,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前脚刚说完孤家寡人三十年,后脚人落进女人堆儿里,环肥燕瘦环绕着好吃好喝好伺候。同样要喷老血的,还有凤无绝。他被同一时间诅咒三年不上床,这个倒是应验了,四年啊,独守空房妥妥的!

    乔青绿着脸。

    凤无绝黑着脸。

    这两个从来欺负别人的变态夫妻,这会儿一脸吃屎的表情。众人集体扭头,别提多爽了:“沈公子,一箭双雕,好样的!”

    沈天衣哈哈大笑着就走了。

    待到院子的门扉慢悠悠合拢,笑着的沈天衣猛然靠在了上头,半弓着身子脸色惨白了下来。一方干净的帕子捂住嘴,连声咳嗽着。一门之隔,外头是欢声笑语,里头是压抑的低咳,待到插科打诨的声音渐渐远了,脚步声消失,他也渐渐平缓了下来。

    手中的帕子上,是一抹猩红的血。

    一运力,帕子顿时消散在风中,那浅浅的血腥味也随之弥散,仿似从来没出现过。

    他又靠了一会儿,才勉强支撑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的极慢,仿佛方才还谈笑风生的这个男人,下一秒就会随时倒下。可同他佝偻趔趄的步伐,完全相反的,是随风飘扬的那一缕缕白发,和嘴角的一抹欣然笑容。

    那笑——

    坦然,豁达,自如,轻松。

    *

    接下来的七日时间。

    凤无绝开启了他的喂媳妇计划,每天变着花样的给乔青做美食,这四年亡客生涯下来,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会一道“香酥小团子”的太子爷了,焖煮炸烤蒸,样样都精通!

    乔青吃的短短时间胖了一圈儿,饕餮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儿也跟着脱离了“非洲难狗”的惨状,小吃货凤小十跟着改善了生活,顿顿都有肉,连呼有娘的孩子是个宝。

    自然了。

    小朋友呼一声,太子爷的脸就黑一层。

    咳,乔爷的小蛮腰也跟着疼一宿……

    难为乔爷每天颤巍巍着腿肚子,还记着将鬼域发生的事儿通知了众人一番,也嘱咐了他们莫要心急修炼。

    算下来,不论是她,凤无绝,沈天衣,哪怕囚狼,都发现自从到了东洲,修炼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简直快的诡异!若是不提,还完全没有古怪的感觉,毕竟曾经这一个个的天赋都不算低,放眼整个东洲,都是可以排上号的。因为乔青的嘱咐,众人心下都提了个醒,决定剩下的时间先将之前的修为一层层巩固下来,以免在云里雾里之中,落到和那些鬼脸一样的结局。

    而凤无绝,便利用这七日中的空闲,把那两块儿伴生石的晶体,给吸收了干净。

    晶体吸收过后,药力还残存在经脉中,并未完全发挥作用。他大损的神识恢复了大半,剩下那小部分会随着一日日的药力扩散,而渐渐完整起来。这个消息,自然又引得众人一片欢呼。尤其是冒险队的汉子们,得知他们心目中神一样强悍的男人,竟然连神识都是不完整的,一个个呆若木鸡吓掉了半条命。

    整整七天,珍药谷内外一片平静。

    不论是消失不见的玉姬,还是野心勃勃的艾文,都似乎平息了下来,没有整任何的幺蛾子。

    大家就在这平静之中,每日聊着这四年中的点点滴滴,凤无绝和囚狼的冒险队,沈天衣的众女环绕,非杏四人的雌雄双煞,一切都精彩万分。乔青笑眯眯地听着,想起还没有团聚的邪中天、玄苦、柳宗老祖、宫琳琅、华留香、大白、大黑、小西红柿,想必在没有她的世界里,也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而乔青也没闲着。

    欢乐之余,将第九梯的情况了解了个清楚,包括地形、势力分布、高手信息、门派情况,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第九梯处于整个东洲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四大氏族下头便是它们了,是以各项资料,也不是珍药谷能收集齐全的。乔青了解了个大概,又在最后一日单独见了那答应投降的八个掌门,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便传令下去:“让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出发。”

    翌日。

    这正值盛夏的清早,便是一个大大的晴天。

    灿金的色彩洒在下方足足十多万的武者上,犹如一汪铺天盖地向外蔓延的金色洪流,这些人中,有当日就在的,也有后来赶来的,听说了乔青和他们的协议之后,便留下加入了护送队伍。

    众人等在外头,本以为要护送的是“姬氏千金乔姑娘”一人,待见到珍药谷大门开启,里面浩浩荡荡走出来的足有五六万弟子的一刻,一个个,全斗鸡眼了……

    “这、这搞什么?”

    “不、不了个是吧,怎么这么多人?”

    “这是欢送大会,还是集体搬家啊?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望着浩浩荡荡走出来的人群,一排排,一列列,背上尽都背着行囊。还有再后头的,马车一辆一辆,粗粗算过去足有百辆之多,貌似把整个珍药谷的吃穿用度万年收藏都给装下了!这还没完,就听谷外又是一阵吱呀吱呀声,车轮子在地面压出深深的痕迹,蜿蜒出去犹如一条长龙一眼望不见尽头……

    站在所有人最前的乔青,远望了那边一眼:“这是神剑门等门派的收藏?”

    一句话,顿时让外头倒了一大片:“乔姑娘喂,你这是带着整个第二梯,去四大氏族的抢地盘儿么?”

    乔青摇头。

    呼,不是就好,吓死爹了。众人齐刷刷吐出一口大气,听见她下一句微微笑,顿时又瞪着眼睛集体吸了回去。她笑:“自不是四大氏族,我们只去第九梯。”

    静。

    全场寂静。

    十多万的木鸡戳在地上,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乔姑娘,你的意思是……”

    谁都没有想到,这乔青竟会如此的胆大包天!不是四大氏族,可第九梯就是好惹的么?她竟然要带着整个第二梯,去第九梯上分一杯羹?!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不是八到九的晋梯,而是二到九的七级跳!

    然而惊悚之后,便是一阵阵的呼吸急促,这样的大手笔,自东洲划分了阶梯之后,便是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他们不知道,可这乔青今日一举,绝对会引动天下哗然!

    而他们,便是见证这一壮举之人!

    众人用了良久良久,才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再看向乔青的目光已然完全不同了。

    若说之前,还只当她是氏族千金,有一种身份上的惯常敬畏;那么此刻,便是对于她这个人的魄力,产生了真真正正的敬意!所有人都肃穆下了神色,望着那一道风中孑立的红衣身影,眼中是震撼到了极致的色彩。

    他们等着看,等着看这胆大包天的女人,能否创下东洲历史上第一个先例!

    乔青身后众人,亦是一眨不眨望着她。

    他们都知道——

    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沉默蔓延在山谷内外,只有呼吸声汇聚成的一股嗡嗡风暴。

    过了足有半晌时间,柳飞侧耳轻轻道了句:“大家都紧张着呢。”

    她回过头,果不其然,一个个人全都肌肉紧缩着站的笔直,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激动还是害怕。即便早就知道今天要干什么,要去哪里,可那到底是在上头狠狠压着他们的第九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第九梯,是连想都不敢去想的第九梯……

    望着这足足五万多跟随着她的弟子,乔青的嘴角斜斜勾了起来:“紧张什么?”

    柳飞闻弦知雅意,附和道:“这不是前路不明呢么。”

    “前路不明?”

    她衣袖一拂,邪肆的笑声清越犹如一股子夏日凉风,那么舒缓却那么清晰地响在每一个人耳际,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似乎听着这等轻松惬意到极致的笑声,心里那么点儿担忧尽都烟消云散了。他们听着她,以一种轻飘飘的语气,慢悠悠道:“这吓尿的表情,不如等扫荡四大氏族的时候,再摆?”

    噗——

    人群中有人扑哧笑出了声。

    他们只觉乔青是在开玩笑,这玩笑却让他们顿时想起了她的身份,也明白了这话中意思。如今只是第九梯,上头还有个四大氏族。若是只这样就让他们紧张担忧成这样,哪怕去了,也会让人看笑话。

    乔青扭头看着肃穆了神色,振奋起精神的众人:“很好,你们明白了,那就出发,看看第九梯的人是有三头六臂,还是第九梯的天上有两个太阳……”

    “是,公子!”

    “珍药谷必胜!”

    “必胜!进军第九梯!”

    万人呐喊的风暴之中,一排排一列列轰隆隆向着东方行进,那汇聚在一起的脚步声,犹如排山倒海惊雷阵阵,让天地都为之颤抖!乔青走在最前方,远目遥遥东方的方向,唯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那双漆黑的眼眸中,绽放着一种逼人心魄的凌厉色彩!

    不论凤无绝还是沈天衣,他们都知道,这个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女子,总有一日,也会站在四大氏族的巅峰。

    而这一刻——

    这去往第九梯的一刻——

    便是她迈向东洲之巅的第一步!

    这一章的信息量蛮大啊~

    and,明天第九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