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四章

    凌空而下,飘然落地,寒光倒回,夹于指尖。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鞭子断了,人救下了,艾莉倒了,都只是眨眼之间发生。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一点斩断了长鞭的寒光,竟是一柄极不起眼的飞刀!

    看见这一幕的,全都心下暗惊。别看那艾莉性子冲动,修为可不低,常年混迹于险地对战经验也丰富,刚才那一下子到底有多快有多突然,只看连抓着那两个人的囚狼都没反应过来,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乔青……

    想到此,一众冒险队汉子们顿感与有荣焉:“夫人好样的!”

    这一句夫人,只叫艾莉完全愣住了。刚才瞳孔中看见了那人风姿,只当是个翩翩公子,即便她坏了自己的事儿也忍不住被她妖异邪魅的风姿震撼住了。可是现在,她听见了什么,夫人?!艾莉目眦欲裂,摸上脸上那一抹猩红:“你就是那个女人?!”

    乔青看也不看她,只望向了那边儿戳着的高大身影,抱起手臂,眨眨眼。

    “哥们儿都多少年没见你了,还是一样的变态!”那边小山一样的囚狼顿时拎着手里那两人奔了过来,朝凤无绝脚下一扔,一把捶上她的肩:“不对,哈哈哈,是更变态了!”

    乔青也是笑盈盈回了他一下:“你丫的,上哪去了。”

    “四年不见,老子还不得备上点儿见面礼?”他一脚踹上地上那俩人的屁股。这两个人想必在他手里受了不少折腾,刚才就低垂着脸半死不活的,这会儿更是被艾莉那一下子吓尿了裤子,瘫在地上抱着头半天没起来。

    “见面礼?”

    “那必须啊,哥们儿是那等两手空空就来混吃混喝的人么?”

    远处正闻声而来的沈天衣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两只手,颇有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悲催感。白发美男低头一笑,背着手含笑走了上去:“囚狼兄,好久不见。”两人当年的接触不算多,可共患难的交情却是真的,别后重逢,自是欣喜。

    正寒暄着,却听一边一声稚嫩的小声音:“有点儿眼熟啊。”

    乔青扭头看去:“儿子,认识?”

    凤小十松开凤无绝的手,眨巴着眼睛蹲到地上那两人跟前儿,撇嘴:“小爷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你们两个。”

    囚狼哈哈大笑:“真不愧是你的种,说话都是一个调子的。”

    乔青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囚狼追着凤无绝来这里,却在半路上没影儿了,而那个时候,又正好是凤小十在璇光老人手里的时候。那么之前呢:“第三梯门口绑走你的人?”

    “呸,什么绑走,你这儿子可厉害着呢。”囚狼一脸感慨,他可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小鬼:“我碰见他们的时候,这小家伙正把俩傻蛋忽悠的找不着了北,傻乎乎朝珍药谷这边自投罗网呢。后来这小鬼主动被那璇光发现,易了主,这两个见对方人多势众,趁乱逃了。”

    凤小十张大嘴:“囚狼叔,你也在啊。”

    “当时我就在树上,”这一声叔,叫的他是通体舒畅,忍不住揉揉凤小十的小脑袋:“见你这小鬼头眼珠子骨碌骨碌滚,就知道那璇光是自找麻烦,乔爷的儿子能让外人讨了便宜,老子把头割下来当凳子坐!”

    乔青翻个白眼儿,众人深以为然:“然后呢?”

    “然后便去追这两个货色了!”说着,眉眼浮起煞气,又是一脚,把两人踢了个前滚翻。那两人狼狈不堪,这一翻,露出了披头散发之下惨不忍睹的鼻青脸肿。

    “瘦猴?!蝎子?!”难为野狗等人还能认出来:“操他妈的,竟然是你们这两个玩意儿!”

    “老子杀了他们!”

    “别冲动,这事儿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单干!”

    野狗拦住要动手的汉子,这话让乔青侧目看了他一眼,这野狗别看是一清秀少年,脑子转的倒是快。这话刚说完,艾文的身后蹿出另一个大汉,迅雷不及掩耳地就要一脚踢上那两人下巴,嘴里骂骂咧咧喊的飞快:“说,谁指使你们干的?!是不是收了‘烈焰’那帮龟孙子的好处?!两个吃里扒外的东……”

    话没说完——

    脚腕被乔青一把捏住!

    这一脚距离那两人下巴只差毫厘,用力之大,一旦踢上这两人必死无疑!即便如此,那瘦猴和蝎子也被脚风带到向后仰倒,双双喷出一口血,嘴里的牙,全碎了。那大汉见两人没死,额上顿时渗出了大汗:“夫……夫人……”

    艾文眸子一闪,厉声大喝:“谁让你动的手!”

    那大汉一脚还在乔青两指间,轻飘飘地捏着,竟是一分也动弹不得!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只要这个女人稍一用力……他不敢再往下想,赶忙结巴道:“夫人赎……赎罪,属下冲动了。”

    “冲动了?”

    “是,是,属下见这两人被‘烈焰’收买,实在是气不过。”

    乔青低低一笑,转向了那艾文:“阁下身后果真藏龙卧虎,个顶个的能耐。”

    他垂着头:“夫人这是何意,艾文不明。”

    “你不明?”乔青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妹妹未卜先知,没见这二人面相先知他们身份和罪责;这个手下也厉害,审都未审就知是被‘烈焰’收买。”素白的指尖一丝一丝收紧,那大汉顿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骨头碎裂的声音让所有人头皮发麻,倒抽冷气!乔青却依旧是笑着,好像这一把捏碎了人的腿根本就不是她干的:“我还以为阁下也有这能耐,原来也有你不明白的呢。”

    艾文脸色发白:“夫人说笑了。”

    砰——

    她手一松,那大汉砸落到地上,刚才行凶的一条腿已经完全废了,碎成了渣子的骨头软面条一样挂在皮肉里,诡异非常。他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乔青一声轻笑,无紫顿时递上一条帕子。

    她接过来细细擦了擦纤细的指尖,这才笑着拍了拍艾文陡然僵硬的肩头:“多处些日子就知道了,你家夫人从不说笑。”

    “……是。”

    “对了,你们队伍里有规矩没?”

    “回夫人,自‘啸天’跟着老大之后,冒险队重新确立了规矩,老大赏罚分明,无一不服。”

    “很好,以下犯上应该怎么罚?”

    乔青像是随口问着,面上的神色懒懒散散。艾文却一时没有回答,像是在权衡。闪烁的眸子看了一眼眼前似笑非笑的乔青,又看了一眼环胸而立脸上写着“一切媳妇做主”的凤无绝,再看了看地上已经疼晕了的大汉,最后,将视线停在了被鞭子的惯性摔到站不起来的艾莉身上。

    他看了片刻功夫,回过头来,抱拳道:“以下犯上,当处死罪!”

    乔青笑了:“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她说完,直接丢了帕子,抱起来眨巴着眼睛一脸崇拜的凤小十,然后一胳膊勾上自家男人含笑的手臂,那一家三口就这么转身朝着山上走去。沈天衣和囚狼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后头野狗眼珠一转,拎起那两个瘫软却还没死的人,三两步跟在了后头。只剩下冒险队的汉子们面面相觑,没搞明白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哥,你愣着干什么,那个贱人走了!不是说来帮我出气的么,你怎么放她——”

    话音戛然而止!

    艾莉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仰倒在了地上。

    那原本一脸的嫉恨,还这么生生挂在脸上,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愣愣低头,看一眼心脏上插着的长剑,那血一滴一滴从胸口蔓延了整个衣衫,最终汇聚在地上一滩小小的血泊,染红了她一向纵容任她胡作非为从不呵斥半句的艾文脚尖……

    她忽然想起来,曾经似乎见过艾文一闪而逝的各种目光,不耐,厌烦、算计、嫌弃、鄙夷,然而那些只眨眼功夫就变成了纵容的笑容。他纵容自己百般勾引老大,纵容自己到处打探关于老大的一切,纵容自己不惜和冒险队里的男人厮混……

    是了,每次勾引被拒之后,总有些不明就里的新晋成员窃窃私语老大背信弃义;每次打探之后,他总会不着痕迹地听着自己探出的结果;每次厮混之后,那个被她丢弃的男人好像都进了他的阵营……

    艾莉的脑子渐渐空白。

    四下里静悄悄的,一丝儿的声音都没有。

    她听着艾文以和方才上山时那句“莉儿年纪轻,没什么坏心思,我带她上去见见夫人,问个好”相同的惯常语气,说着她这短暂又可笑的一生的结束语:“对夫人不敬,当处死罪。”

    ——再无声息。

    艾文丢下手里的剑,对身边的人道:“好好安葬小姐。”

    那些人全部低着头:“是。”

    他将目光朝着上方那几个人望了上去。那一家三口悠然地走在一起,身边朋友相随,说说笑笑。谁会想的到,那被围拢在正中的红衣女人,就是刚才一个动作几句话警告威胁逼迫到他要弑妹的人!艾文冷冷一笑,地上艾莉的尸体正被手下抬走,那个碎了腿骨的大汉也被拖了下山,身边有一个心腹小心翼翼地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

    “主子,为……为什么?”

    今天哥哥结婚,早晨四点多就去帮忙鸟,一天抽空写的,刚回来。

    明天万更。

    还有那个野狗,这里订正一下——第一次写无绝和囚狼的那一场,里头送信的是野狗来着,后头脑子一迷糊,连着好几章都记错成野狼。回头会把前头改过来,这里跟姑娘们说一说。

    and这一章有看的不太明白的么,后头情节连贯起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