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这件事,还要从两年多前说起。

    两年多前,正是乔青离开珍药谷之际。

    当日她特意嘱咐了柳飞,将那看上去极有问题的白飞鹤给软禁起来。可柳飞千年在外,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对于门派中的尔虞我诈极其厌恶。当下,又拍拍屁股把这事儿交代给了周师叔:“你看着办吧,注意着那小子的动静,有问题就灭了丫的!”

    “灭灭灭……灭了?”

    “那小子天赋奇高,看着也像是个有来头的,竟然没让别的门派挑了去,哪有这么巧的事儿!”说着打了个哈欠,想着自家刚刚离开的可爱无敌干儿子,十分忧郁地走了人。

    后头周师叔望着老祖心情不爽的背影,深深地怀疑了:“难道是凤公子和小十公子走了,老祖阴暗面发作,想拿人开刀?”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巧事儿还不是多了去了,连凤公子那样的大凶兽都让咱们碰上了,一个白飞鹤才到哪儿?

    也怪柳飞心情不佳,没想到多提一嘴“关于白飞鹤,你们凤公子也怀疑着呢”,以至于这件事儿在周师叔眼里,重视程度就可想而知了。趁着柳飞没影之前,他喊了一句:“那要是没问题呢?”

    “哪那么多废话,你看着办!”

    于是周师叔再也不敢废话。

    他随便寻了白飞鹤一个错处,以惩罚为名禁足了他一年的时间,发现此人毫无问题之后,便按照柳飞吩咐,直接做主将他放了出来。上报当日,正碰见凤小十生辰,某干爹捧着一碗荷粉圆子睹物思儿,嘴里嚼得嘎吱嘎吱响……

    周师叔还没进门,便被那等恐怖气氛给吓跑了。

    不过他也不是傻的,关乎珍药谷,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儿,暗暗观察起了白飞鹤的举动。待到发现此人心高气傲,别说是珍药谷之外的人了,除了那第二峰同样天赋卓绝的阮丹彤之外,几乎和其他弟子少有交流。一来,每日勤奋刻苦,专心炼药,极其上进;二来,曾经也作为珍药谷的弟子立过誓言,天道规则之下,可说万无一失。

    是以,幽禁一年,观察一年,周师叔彻底放了心。

    也就在这个时候。

    ——白飞鹤跑了!

    以有心算无心,白飞鹤勾结了阮丹彤,这深受甘方两位老祖喜爱的弟子,一同叛离了珍药谷。

    事情一出,甘方两人又惊又怒,一路亲自追击而去。直到追击至百里世家之外,遭到了对方伏击,身受重伤!那两个曾经发过誓的弟子,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将“凤九便是乔青”的惊天消息说了出来,当下便死于了天道规则之下,哈哈大笑着化为了两具尸体!

    性烈的甘老祖当场吐血:“你……你这个叛徒!”

    百里世家人人大笑:“阁下还不知道吧,白飞鹤,原名百里飞鹤。”

    事情到了这里,一切都清楚了。

    这第二梯上看似平和,实则也是风云暗涌的,哪个门派里没藏着几个对方的探子?只不过大多派出的探子、奸细,都是门派中的弃子,修为不高,也只能在对方的门派中当一个外门弟子。却没想到,百里家族竟是直接将直系子弟给派了出去;更没想到,百里飞鹤嫉恨乔青天赋,新晋弟子测试上多番受辱,阮丹彤爱慕不成,变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两人竟是拼了被天道制裁,也要让珍药谷和乔青跟着陪葬!

    几乎是立刻地,百里世家,人人目露凶光!

    凤九……

    乔青……

    珍药谷……

    如意令……

    “老夫和你们拼了!”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大到甘方两人眼见着百里世家脸上的扭曲和贪婪,已经能看到了毫无准备的珍药谷的下场!甘老祖一声咬牙大喝,整个人鼓胀了起来,以自己这一代高手的自爆为代价,为方老祖赢得了负伤遁走的机会。

    千里追杀,待到方老祖回到了珍药谷,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

    谁也没有想到——

    一个小小的疏忽,竟然招致了珍药谷三座巨头的一死一伤!

    周师叔跪在将消息传回之后便昏迷不醒的方老祖、和被他好不容易抢到的一只甘老祖千疮百孔破碎不堪的断臂之前,嚎啕大哭,几欲自绝!直到方老祖死死撑着睁开了眼:“快……快……护谷大阵……”

    四个字,气若游丝。

    他看了一眼手里被抓的紧紧的甘老祖的手臂。这和他暗暗斗了几千年,既是盟友,又是敌人的老家伙,在珍药谷的覆灭危机之下,做出了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抉择。

    方老祖满面颓然,重新昏迷。

    周师叔这才猛然惊醒,咬着牙飞奔进了柳飞的洞府……

    而另一边——

    方方得知了惊天之闻的百里世家,紧随而来的,便收到了三四两梯因为那“凤九”一人而造成了巨大伤亡的消息。那凤九一夜之间,成为了几梯之间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真正是刚觉得困了就有人送枕头啊,以百里世家只有一个神王坐镇的实力,如何能跟珍药谷抗衡?姓甘的死了,姓方的伤了,可到底那边还有一个柳飞。而退一万步讲,如果贸贸然出手,岂不是等同于告诉了其他门派“珍药谷里有大便宜可赚”么?

    此时此刻,机会来了!

    一方“誓杀凤九、为民除害”的旗帜,在百里世家的召集撺掇之下,被诸多大门派高高举起,一同杀上了珍药谷。

    百里家主想的好啊,既然有人牵了头,那些门派又怎么会放过瓜分珍药谷的机会?最不济进去搜罗搜罗,抢到一部分高品丹药那也是好的。而珍药谷覆灭在即,那凤九会不来么?到时候,你们瓜分珍药谷,我暗暗活捉了那凤九。神不知鬼不觉,且皆大欢喜!

    然而他却没想到。

    待到珍药谷外,聚集了十万弟子准备围攻之际,看见的,却是那如同乌龟壳一样的护谷大阵!

    他更没想到的是——

    这护谷大阵竟然精妙如斯!

    这很好理解,一个门派的大阵,只在最危关头才会启动,是这个门派的最后一道防线!百里世家,也拥有着祖上传下的这么一个阵法,可比起实力更强的珍药谷来说,真正小巫见大巫了。是以,当他一道神力击中护谷大阵,却被对方完全吃掉,岿然不动,显然没可能被强攻破掉的时候,百里家主急眼了。

    更可恨的是,原本这结盟就不牢靠,神剑门掌门那老狐狸,竟是哈哈一笑,想撤手离去?他一撤,其他那些以他马首是瞻的门派,还会留下么?

    百里家主急的跳脚。

    百般权衡,千般思量,终于在鸡飞蛋打和平分如意令之中,无奈选择了后者:“诸位,且慢!”

    神剑门掌门豪迈大笑着转过身:“来来来,百里老兄,此地人多嘴杂,隔墙有耳,咱们有事儿上一侧谈去。”这么个架势,百里家主如何看不明白,只能心下暗骂这一群奸诈的老狐狸,恐怕一早就嗅到了什么味儿了!

    十数大佬围坐一团。

    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顿时,原本还胸有成竹满面奸猾之色的大佬们,集体脸色一变,霍然起身!他们缓缓扭转过了头,透过远方那一座巨大的乌龟壳,仿佛看见了里面珍药谷这一块儿肥肉,看见了这一块儿肥肉引来的那更大的利益!

    神剑门掌门厉声大笑了起来:“很好,珍药谷,乔青……”

    *

    春日的风拂过这一方山谷之外,却丝毫带不起任何的暖意。一种恶意的气息笼罩四方,竟是显得比三九严寒还让人心底发冷!护谷大阵之外,乌压压的十万弟子密密麻麻延伸出去,个个表情不耐,眉目狠辣。

    更不用说那些大佬们了。

    三日等待,让他们心底那丝贪婪,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张牙舞爪的参天大树。只等着那孙耀山一到,破开大阵,大开杀戒!

    “掌门,阵法大师来了!”随着一个七环玉峰的清丽弟子小跑着过了来。几个大佬尽都伸长了脖子,朝山谷外探了过去:“咦?人呢?”

    “回掌门,那大师说……”

    “说什么?”

    “说是连日赶路,需要先休息片刻。破阵不像咱们想的那么容易,尤其是这一门的最后防线,更是没个三五七日不能成功,中间亦是不可断开。他现在极是疲累,要破阵,也得等到……等到明天恢复了全盛状态……再……再说……”女弟子声音越来越小,看着这些大佬尽都冷下的脸色,蚊子哼哼一样。

    半晌——

    “混账!”

    “好一个孙耀山,叫他一声大师前辈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物不成?!”

    “哼,听说那人为人阴险且仇家极多,仗着自己修为尚可,和一手尚且看的过眼的阵法本事,才算是活到了今日!那孙耀山,果真如传闻中一样,恃才傲物,倚老卖老!”

    几个大佬顿时破口大骂,脸色尽都难看了起来。七环玉峰的掌门玉姬一眼看见自家弟子面色有异,不由冷下了脸:“怎么,出了何事?你可是有所隐瞒?”

    “不敢蒙骗掌门,只是方才大师在路上碰见了‘公子’,公子便把大师带去休息了。”

    玉姬厉色顿消,化为了一片如春水的温软眉目:“无妨,他做事一向是有分寸的。也多亏了是他,若是我等听见这样的蛮横之言,说不得当下便和那孙耀山起了冲突。”她完全没注意女弟子在这句之后挣扎的神色,只心情不错地笑了起来:“既然有他在,咱们也不必过去了。省的和那人一言不合,发生争端。我等都不懂破阵,兴许那孙耀山说的不错,大阵破开之前,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和他计较。”

    神剑门掌门眸子一闪,心说当年便听闻七环玉峰收了个男弟子,恐怕这里头,远远不只师徒这么简单呢。他暧昧地大笑起来:“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有了他的首肯,其他人也纷纷冷着脸应了:“哼,最好那大师求神拜佛,自己不会搞砸了!”

    几个大佬重新聊起了当下的形势,那女弟子见危机解除,悄悄松了一口气。幸亏自己多了个心眼儿,把方才的事儿说的委婉了些。看掌门这个样子,哪怕她说是“公子”直接把大师给截住了,三言两语引了去休息,掌门也不会相信的。女弟子吐了吐舌头,脸上带出一分疑惑:“就是不知道,为何公子从帐篷里出来,让我转述的话,会是……”

    这么一个插曲,就在这女弟子的隐瞒之中,被所有人都忽略了过去。

    以至于翌日清早——

    孙耀山神清气爽地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看见的,就是这第二梯上诸多掌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他先是一愣,本就狭长阴郁的五官更显阴沉了下来,难不成这些人怕他猜到那凤九就是乔青,起了灭口的心思了?孙耀山心下冷笑,他在东洲数千栽,早就练就了万事不露痕迹的本事,当下揣着满腹警惕抱拳走了上去:“诸位,闻名不如见面啊……”

    那些大佬更是嗤笑了起来,传闻果然不假,此人翻脸之快可比翻书:“孙前辈,久仰大名!”

    这一个照面的功夫,双方已经莫名其妙地存下了嫌隙。

    这种暗地里的隔阂,别说他们了,连远远散落在山谷四周的十万弟子都看的清清楚楚。眼见着大佬们和孙耀山含笑寒暄,这些以掌门马首是瞻的弟子们,眼中也不由带上了几分敌意。这下子,孙耀山更是心下笃定:“好一个第二梯,原是一群卸磨杀驴之辈!要非那乔青可能会来,老夫岂会跟你们这群不入流的东西为伍?!”

    “诸位,咱们也不耽搁时间了,老夫先去看看那大阵。”说着,已经朝着大阵走了上去。

    后头诸位掌门对视一眼,打着哈哈跟了上去。

    这大阵,看上去,和当日那万象岛的护岛大阵没什么区别——一方透明无色的罩子遮天蔽日地覆盖了半边天空,将珍药谷完全笼罩在了里面。其内云雾重重,好像盖上了一层不透明的薄纱,看不清晰。

    “好!这大阵精妙,也不枉老夫走上一遭!”孙耀山啧啧称奇了半晌,也不等其他人发问,二话不说盘膝坐了下来。几个半张开了嘴的掌门压住火气闭了上,见他神识在其中感知了一会儿,手中飞快结着什么,也不再多说,纷纷散了去。

    一日,两日。

    时间就在孙耀山重复的动作之中,过去了足足七日之久。

    一开始这些大佬还等在周围,渐渐地反倒不再靠近这边,只有每日早中午例行公事一样地出来看看。可不论什么时候,孙耀山依旧是那等盘膝结印的模样,那大阵,也没有一丁点儿被破的迹象。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孙前辈,不是号称三五七日破阵么,这都七日过去了,不管破不破得了,也该给咱们一个说法吧。”

    骤然被打断,孙耀山冷冷睁开了眼:“百里家主,我何时说过三五七日了?”

    见他非但不承认,反倒一脸问罪的表情,百里家主顿时被气笑了!好好好!真正是性格反复,朝令夕改:“此事我们暂且不提,老夫只问阁下一句,这大阵破除,到底还需几日?”

    “至少半月。”

    “什么?!半月?!”闻声而来的其他人,都跟着惊呼了起来。

    孙耀山手上不停,冷冷觑了他们一眼:“这一听,你们就是门外汉。阵法组合不同,方向亦不相同——通常大阵,皆是多向阵。也就是幻象、攻击、防御、辅助,等等由一系列百个乃至千个小阵堆叠相加在一起,方向繁多,样样有且样样不精。——而此阵,却是单向阵!”

    “何为单向阵?”

    “组成整个大阵的小阵,全部乃是一个方向——或攻击,或防御,或辅助。”解释完毕,重新看向眼前大阵,面色凝重了起来:“此阵,乃是一个纯粹的防御大阵,且是由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防御小阵,堆叠相加组成!你们倒是说说,如此一个阵法,岂是易破?”

    百里家主顿时语塞,半晌才不甘反驳:“若皆是防御小阵,不是更容易上手么。”

    孙耀山冷笑森森:“但凡阵法,皆是千重万变,看着相似,里面的玄机可大了去了。若是不懂,就莫要在这多加打扰,省的妨碍了老夫前功尽弃,到时候,可就不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了……”说完,又重新闭上了眼,一副不愿多纠缠的模样了。

    几人面面相觑。

    还是神剑门掌门朗笑了几声:“走吧,咱们在这反倒是打扰了前辈了,不过半月而已,等着便是!”虽笑着,可那眉目也是极难看的。

    待到这些人又不甘着重新散去,心里想着如此一个倚老卖老之人,待到阵法破开必不让他走出第二梯!那一直闭目凝神专心致志的孙耀山,也忽然睁开了眼睛,方才的凝重完全散去,换上了一脸不屑:“可怜老夫几句话便唬的你们毫无办法。得知了你们的险恶用心,老夫又岂会不给自己留下退路?”

    这大阵,他没说错,乃是一个单向阵。但是就如百里家主所说,既是单向阵,反倒该比多向更为简单才是。百里老头也没说错!真要让他破上这么一个阵法,以他的造诣也就是七日时间。那这整整七日,和后面的半月时间,他在干什么呢?

    ——孙耀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退路。

    ——他就着这防御大阵,又在里面加入了无数简易的攻击小阵!

    孙耀山重新闭上眼,手中攥了多日的一张纸条,被他一把捏碎!那是当日的小子在引他休息的时候,悄悄塞给他的。上面两个行云流水的清润字迹,已经被他攥的氤了开:“速离!”他当时并不相信那人忠告,毕竟萍水相逢,谁会冒着这等危险来警示他?尤其以他多疑的性子,更是绝不可能对一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产生信任!

    不过那又如何呢。

    不论那人到底是何目的,到底这忠告是真是假,他已有了完全之策。为报那乔青之仇,这护谷大阵他必破开,让那乔青师门毁灭,就如同当日的万象岛一般。而他在阵法之外又多加上的攻击小阵,亦能保他在这群人的围攻之下全身而退。非但全身而退,还会在他们全无防备之下,给他们一个深深的教训!

    由始至终,他耽误的,也不过是时间罢了。

    ……

    孙耀山又怎么会想到——

    由始至终,乔青差的,也不过是时间罢了。

    是以当她得知了这边的消息之后,和饕餮一路紧赶慢赶还以为来这里看见的会是一方完全被毁灭的珍药谷的时候,看着眼前仍然在破阵的景象,松了一口气之后就是完全的懵了:“搞什么,那个所谓大师这么不中用?”

    饕餮累到吐着舌头直接翻肚:“早知道他是个绣花枕头,咱们也不用二十多天马不停蹄了。”

    “不对劲啊。”乔青拨开茂密的树枝,从丛丛叶片中朝下望去。那孙耀山依旧在破阵,似乎正破到了最后关头了,她曾见过的神剑门掌门等人齐齐围在那人的身边,既是紧张又是贪婪,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他不断变幻的手。而四下里,那些弟子却被这七日加半月的时间,给磨到了神情萎靡——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到了这会儿,虽然亦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所有的心绪都被吸引着,可那种她想象中的杀气腾腾完全消失殆尽,毫无士气可言。白玉指尖摸了摸下巴:“怎么这么巧,好像是发生过什么事儿一样,给生生耽搁到了现在。啧,难道有人在帮我?”

    饕餮翻眼睛:“看你长的美啊?”

    乔青一脸臭屁:“那也说不准,可能看见如意令之后,就立马爱上老子了呢?”

    饕餮给她的回答,只有一声干呕。乔青立刻捂住这货的狗嘴:“小声点儿!现在惊动了下头,咱俩就得论盘儿了——嗯,我人肉,你狗肉。”

    它瞪着眼睛呜呜个没完——奶奶个熊的,那你把“乔青现身”的消息,半个月之前就散布到大陆上去了?就你跟我这小身板儿,够整个大陆的人吃么?别说下头这十万人了,估摸着这会儿附近几个阶梯上的人,全他妈一哄而来了……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

    “啧啧,你不懂,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说着这话,嘴角微微勾起来,在洗去了易容的绝美面容上,书写着说不尽的风流和神秘。尤其那双微微上挑的眸子里,一抹金色寒光如流星乍现,美的惊心动魄!

    饕餮完全看呆了,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眼前的红衣人已经无声无息地跃了下去,手起刀落,干净利索地把正紧紧盯着孙耀山破阵的最外头两个警戒的弟子,给一刀割喉!那两个弟子软面条一样滑下去,到死脸上都是那等略带萎靡的专注表情。这一方动静,完全没惊动任何人,而那红衣人影只一闪,已然出现在了另一头的警戒弟子身后,一道寒光,又是两条性命!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脸上那笑容甚至都没收了去,懒洋洋,慢悠悠,给兽个说不出的美感。偏偏那动作是快若鬼魅,迅如赤电,就犹如一个赤红色的耀眼杀神,所过之处,无数弟子变成了软塌塌的尸体,眨眼功夫,躺了一地。

    饕餮差点儿没从树上掉下去!

    这这这……

    她这是趁着人家不注意,在后头一排一排敲起了闷棍啊!

    看看吧,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只一数过去,几百个弟子就这么没了!人杀的那叫个痛快,切瓜砍菜一样,偏偏前头那些弟子一个发现的都没有,完全不知道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了他们!更加之那些掌门长老的,一个个凑在孙耀山的身边,打死也想不到,在他们大佬扎堆儿,足足十万弟子齐聚一堂的时候,会有人!且是一个女人!且正是他们目标的那个女人!竟敢如此胆大包天的,在这里干起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杀人勾当!

    且不用说,那女人皱了皱鼻子,貌似闻见了点儿血腥味,开始了更爽快更惊险的杀法!

    她用起火了!

    她的天级火,简直就是对低等级弟子群攻灭口的最佳手段!吞噬过了冷火后的天级火,不再拥有灼人的明显高温,就那么温清水一样的从后头一排数十个弟子的脚下升起,还不待他们瞪大了眼睛,噗噗噗——细微的声响几乎可忽略不计,变成了数十堆小黑灰……

    乔青很满意,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嘎嘣——

    饕餮的下巴,就这么阵亡了。

    它抖了抖自己本也不算小但是和乔青一比顿时弱爆了的胆子,嘿嘿一笑,跟着细腿儿一迈轻轻跳了下去。什么是凶兽中的凶兽?就是眼见着有人作恶,非但不拦反倒心中叫好满目崇拜。

    饕餮眨巴着直冒小星星的四只眼,果断加入了乔青的敲闷棍队伍中。一边儿杀的畅快无比在心里嗷嗷喊着爽,一边儿对遥遥远方那群大佬送去了最崇高的敬意和慰问:“招惹上这种狗胆包天的女人,你们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

    *

    “什……什么味道?”

    “你也闻见了?好像是有血腥气?”

    “我感觉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不对,好奇怪的声音。”

    弟子之间开始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他们扭头看去,可奈何十万大军听上去这是个数字,实实在在排列出去,真正是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一副景象。山谷之外整个被人群给包围了,站在前头根本也瞧不见后头的景象,能看见的只有一个个同伴跟着扭头的后脑勺。后方那边,似乎发生了一片哗然,有人尖叫,有人大哭,好像还有女弟子被吓晕了过去,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

    搞什么?

    这也是前头大佬们的疑惑。

    孙耀山手中不停,一边结印,一边不悦地皱起了眉毛。此刻正是他承诺十五日的最后一天,所以才会引得这么多人围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在身边。方才他也跟这些人说了,再有片刻大阵就能打开,他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破阵上!正是紧要关头!却因为后方突然的哗乱,让他险些出现了一个疏漏,脸色顿时变的惨白了起来:“该死的,让他们安静下来!这会儿要是出了岔子,你们又得等上半个月!”

    神剑门门主压下心头杀意:“孙前辈若是怕被打扰,不若将五感封闭起来。”

    孙耀山原本并不愿意,可一想到自己设置的攻击阵法,心下也是一阵安定。这些人即便动手,也是在破阵之后。——主导权始终掌握在他的手里!——可这会儿若是再被打扰,自己这个虚弱的状态,极有可能走火入魔!权衡片刻,确定只要自己控制住大阵破开的一瞬开启五感,便是万无一失。

    神剑门主的脸色也好看了一点儿,朝后大喝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喧哗?”

    “掌门……”

    “掌门,救命,救命啊——”

    几个大佬先是不耐,待听清了那边弟子的喊叫之后,整个人脸色大变!神剑门掌门、七环玉峰玉姬、百里世家家主,以及其他诸如飘渺阁、拳宗,等一系列的大佬几乎在同一时间,齐齐升上了半空,朝着那边飞掠而去!

    他们看见了,腾空的一瞬已经看见了后头那犹如地狱一般的景象……

    满地鲜血,满地黑灰,无端端少掉的弟子。

    那一片空地,乍一看去,最少是一万弟子曾经站立的地方,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全都不见了!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些大佬睚眦欲裂,打死都想不到竟然有人敢在这个地方闹事!竟然有人敢正面捋他们的虎须!而就这一腾空的同时,只见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种白中泛金的火焰,那火焰并非是对着他们,而是诡异地仿佛凭空出现一样一缕缕从最后方数千弟子的脚下升起……

    然后——

    没有然后了。

    那些弟子,全部都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堆如同方才所见的黑灰。

    还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弟子惨死,更让他们疯狂羞恼?!大片大片的尖叫声中,无数弟子轰隆隆向后逃窜,想要离着他们的掌门近一些更近一些,这一副场景从上往下俯瞰,便犹如一波一波的潮水轰隆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蔓延过去……眨眼功夫,这些弟子飞快逃离了那边,而那十数掌门也飞掠到了弟子群的前方:“何方高人,竟然对着一群无辜弟子出手,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么?”

    乔青会被耻笑么?

    他们无辜么?

    若真是无辜之人,她可能还下不去这个手,毕竟一次性如此大面积地屠杀,任是谁都做不到心不跳眼不眨。杀了这么多人。可这些人,真的无辜么?只要一想到方才他们脸上的那种表情,那种眼见珍药谷即将覆灭而出现的一种麻木和贪婪,她只恨自己没多杀几个!更不用说,但凡她少杀一个,就有可能让珍药谷的弟子惨死一个!

    亲疏远近,她乔青从来分的清!

    半空之中,回答他们的,就是一声不知从何处响起的轻笑。

    这轻笑,带着浓浓的鄙夷意味,包括神剑门掌门在内的一些人,都觉得有那么一点儿熟悉。脑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却又齐齐一摇头。这一声笑,比心中所想的那人更狂,更邪!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们对乔青的认识了,在他们眼中,那女人不过是个初入神师的修为,短短四年不见,她能翻起什么浪来?更不用说一次性大面积杀掉了他们万余多的弟子!

    一想到这个数字,他们又惊又怒:“阁下,敢作敢为的就现身出来,藏头露尾只敢对低阶弟子动手,算什么高手风范?!”

    一片寂静。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回话。

    而他们的神识焦急地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过去,也没发现任何的端倪。

    “在那边——”七环玉峰是这次伤亡最少的门派,一群大老爷们中一个女弟子的门派,自然是受人照顾被人追捧的。七环玉峰的女弟子们,全部都站在了最为中间的位置。是以,在这一刻突发惨状让所有大佬都疯狂了心智的时候,玉姬也是此刻最为镇定的一个,当先以神识感应到了乔青的方位。

    随着她玉手一指,其他人纷纷扭头看去,这一看清了那个位置,齐齐大惊失色!

    ——那是护山大阵的所在!

    ——也是孙耀山破阵之地!

    仿佛是印证了他们心头那个不好的猜测,伴随着孙耀山一声激动且虚弱地:“破了!马上就要破开了!这是最后一个小……”话音戛然而止,化为了一声尖利的:“是你——?!”

    同一时间,那边出现在半空之中的一只巨大黑影,遮天蔽日一般地将万丈日光全部化为了黑暗!是饕餮!那巨大的饕餮在半空一顿,猛然俯冲而下!四只眼睛在半空中冷冷放射着光芒,闪烁着一代凶兽的森然和无情!而饕餮的背上,那一点赤红,便如夜色中冉冉升起的一道旭阳,红衣翻飞,嘴角噙笑,一双漆黑的眸半眯不睁地觑着下头满面惊恐的孙耀山。

    那一道人影,只让在场所有的人来不及惊心,先呆滞住了。

    “老天……”

    “她她……她是乔青!那个如意令上的乔青!”

    “她是站在了饕餮的背上么,我的个娘啊,那可是凶兽啊!”

    一片讷讷地呢喃中,所有人都是呆呆望着那道身影,满面的惊艳满面的不可置信!这真正是万众瞩目!在场百分之九十的弟子,对于此次的目的,只当是来瓜分珍药谷的。他们见过凤九,也见过如意令上的画像,可当这女子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在这么危机的关头之下,在四方敌手围攻之下——这般强势,那般耀眼,真正是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下先折!

    然而还有一些声音——

    是知情人的惊悚尖叫:“她是神王!”

    神王?

    这是个什么概念,跳了有两个境界?!不对!她曾经在第一梯的杀域之中,还仅仅是一个初入神阶的小菜鸟!所有的大佬都是生吞了一口口水,这代表了什么?

    她整整四年,连跳三阶!

    天下红雨了么?这个时候,大佬们还有心情先抬头研究了一下天气问题,然而一抬头,看见的就是那巨大的饕餮!几乎遮天蔽日的饕餮!心头一紧,他们顿时朝着那孙耀山的所在冲去!孙耀山不能死!大阵没破!他不能死!

    这一切,所是迟那时快。

    ——只发生在眨眼间。

    也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弟子们依旧处于震惊之中,呆愣望着乔青竟有一种臣服跪拜的冲动!大佬疯了一样冲上前,红着眼睛企图去击杀阻住她!而站在饕餮背上的乔青,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只俯瞰着孙耀山微微一笑。便如一个屹立空中的神祗,红唇轻吐,遥遥一指,以一种慢吞吞又轻飘飘的语气,发出了让人肝胆俱裂的五个惊天大字:

    “五哥,吞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