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

    这是……死了么?

    想起那粉雕玉琢样的孩子,方才还是眉眼灵动犹如仙童,这会儿便可能被扭断了脖子躺在血泊里,不少女弟子都是心下一阵惋惜。她们叹了一口气,缓缓扭回了头来。

    这一看——

    顿时呆若木鸡,风中石化。

    之前他们都下意识地断定了凤小十必死无疑,是以真正认真看着那一幕的人,反倒没几个。只似乎是一声轻微的“噗”响之后,前方有黑红的颜色倏然一闪,再见时,已是眼前的一方景象——只见那前方地面上躺着一具乌黑的尸体,像是被火焰烧灼,也像是中了剧毒,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不甘地睁着,正是那之前的神宗级别的弟子!而本应该必死无疑的那个小屁孩儿,却是笑眯眯地站在那里,赤红的小袍子迎风飞扬,肉包子样的小小俊脸儿,笑的那叫个眉眼弯弯人畜无害。

    人畜无害?

    去他妈的人畜无害!

    ——这是所有人此刻的心声!

    他们尽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呆呆站在原地,看着凤小十的目光就犹如看见了一头会爬树的母猪!原本正要对空中饕餮动手的璇光老人,也下意识地先将目标放到了凤小十的身上,正为自己处境担忧的宋远帆,亦是满心紧张化为了惊愣!

    一道道神识朝着那个孩子,放了过去。

    顿时——

    “玄……玄……”

    “玄尊!是玄尊!格老子的,这个小屁孩竟是玄尊巅峰!”

    “有没有搞错?你们也感知到了?玄尊巅峰?真的是玄尊巅峰?!这么说来,就不是我弄错了?!这他妈的怎么可能!”

    一声声的跳脚惊呼,就如被踩了尾巴的耗子,尖利刺耳。没有人相信感知到的结果。想想看吧,整个东洲千万年的历史上,最早晋入神阶的便是如今的第一天才,穆氏家族的穆兰亭了!而他,也是在十八岁的成人礼上,才一举晋升闻名天下的!在方一出生的时候,恐怕也不过是个紫玄巅峰而已。

    可是这会儿——

    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竟然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玄尊巅峰,离着神阶都只差一线?!

    当那穆兰亭是死的么?

    ……

    ——不得不说,他们一不小心,真相了!凤小十还真没把那蓝亭子放在过他黑葡萄样的小眼睛里过!先不说有那么个人称“披皮凶兽”的老爹,别忘了他还有个在老爹口中都无比强大的“娘亲”,凤小十天赋上的妖孽程度,已是顺理成章了。这还是他们一家三口都未在东洲成名的原因,否则那第一天才穆兰亭,岂会够看?而

    他三年时间都蹦蹦哒哒地蹲在玄尊巅峰上,只因两个字拖了后腿,心境!

    这是其一。

    其二么,就要归功于他可怜的干爹柳飞了。

    整整一千年的老底儿全贡献了出来,这小朋友若是再不嗷嗷的牛起来,像话么?回想当日,得知了凤小十一出生修为的一刻,乔青,柳飞,小童,周师叔,陈吟……数不清的人围着不足一月的小不点儿,齐齐傻眼变石雕,好半天才齐刷刷憋出了一句:“这这这……这真的不是头小凶兽么?!”

    时过三年,如今这句话同样适用。

    众人望着眼前这小小凶兽,一惊之后只剩下了无尽的杀意!他们不知道他为何会有如此妖孽的天赋,更不知道一个玄尊巅峰是怎么越过了神阶高手的防御将一个高他三级的神宗弟子一举秒杀!可是很明显,一旦给了他成长起来的空间,他们这群曾经围攻出手的人岂有命在?!璇光老人远远立于众弟子之后:“这个孩子,不能留!”

    一声令下,杀气森森!

    还没来得及动手!

    “吼……”一声吼叫从上方传来,只眨眼功夫巨大的压力犹如天塌地陷般逼迫了下来!璇光老人心下一惊,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阵腥风扑鼻已经到了!这腥风之迅猛,让他产生了八千年来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八千年的战斗经验到底也不是白来的,他整个人使出了全力,连思考的时间都无已经穿过了那封印裂缝,眨眼跃出数十丈出现在了封印之外!

    落地一瞬——

    璇光老人一个趔趄,向后倒仰而去。

    看见的,就是方才那处饕餮突袭而来的巨大兽口!那张兽口巨大到犹如一方黑洞,里面一片黝黑森然自成一方空间,毫无疑问,一旦被它吞下,再无脱身可能!璇光老人脱身了,那边却是陷入了一片地狱之中!无数弟子反应不及就那么被饕餮一口吞掉,惨叫连连之中,它巨大的舌头几乎是一口百人!

    “救命……”

    “救命啊,掌门救我……”

    百名弟子被吞下喉咙,其中一个就挂在它巨大的森白牙齿上,牙缝里犹如一块儿没剃干净的肉糜,张牙舞爪地哭叫着。璇光老人脸色更冷,紧紧盯着饕餮转移的巨口。几乎是立刻的,那边惊慌逃窜混乱无比,又有百名弟子被一口吞下!被吞的弟子尽都修为不高,倒是还有几个长老反应不及也遭遇了兽口。

    其他大佬全部飞奔而出,此刻都和璇光老人站在封印之外,统一战线了。他们本不欲去救里面不成气候的弟子,这样的弟子,死他百八十个,对整个第四梯十几门派来说,真正算不得什么。

    却听璇光老人忽然大叫一声:“糟糕!”

    “前辈……”

    “快拦住它,那饕餮不是在攻击!它正用吞噬恢复伤势!”

    不错,饕餮的攻击手段,吞噬,也正是它的修炼手段!方才只吞了弟子还没被发现端倪,那几个长老的入口,让它周身的威势一下子暴涨了起来!伤势立刻就恢复了那么一分。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

    从凤小十秒杀神宗,到众人惊疑不定,再到璇光老人下令杀人,饕餮忽然暴动发难——直至如今,眨眼间三四百个弟子已经入了兽口,璇光老人一句话落,几十个掌门长老全部心下大惊,将一道道神力一同朝着恢复伤势的饕餮射了过去——也不过是一环接着一环的顷刻功夫!

    剧变来的实在太快了!

    饕餮被发现的也实在太快了!

    神力击中,他吃痛发出了一声吼叫,巨大的尾巴在地面狂扫了起来:“啊,老子还没吃饱!”

    轰隆隆——

    又是犹如排山倒海一样的地震。

    没吃饱的饕餮大怒,让它不顾一切甩起了尾巴,那长满了倒刺的尾巴每一根刺都犹如擎天巨柱狠狠地插入了地面!一道一道的岩浆狂飙而起,每一道都似是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淹没尽十几个逃跑不迭的弟子。这里,真正变成了第四梯的火海地狱!然而还没完,这地狱还不是终结!火海一波一波犹如浪涛,眼见着魔刹原上眨眼已是一尺多高,无数弟子在火海中挣扎着,将要被完全的淹没……

    璇光老人当机立断:“快!加固封印!”

    “前辈!那饕餮呢?”

    “蠢货!这个时候还管什么饕餮!”

    天知道,璇光老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说出这句话!饕餮对他的意义实在太重大了,重大到即便这里的人全部陪葬,如果他能得到那些东西保住性命,必定眉头都不皱一下!可很明显的,那饕餮,他得到的可能性已然不高了。他看了一眼封印内的魔刹原,地面的火海在饕餮的大怒之下,远远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这么耽搁下去,地下岩浆全部倒卷,整个第四梯都将陷入倾覆的境地!

    而第四梯若不存,他这掌门人当的,还有什么意思呢?

    璇光老人不断地安慰自己,还有百年,必定还有办法!

    他这边正心如刀绞,那边一个掌门忽然道:“前辈万万不可,里面……”还有弟子没出来啊!那掌门没说完的话,就在璇光老人充满了杀意的森冷视线中,全部咽了回去。不错,刚才那几百弟子,或者他们不心疼,可如今里面的弟子足足数千人啊!这掌门却不敢在说,只在心下大惊那璇光老人的狠辣程度:“谨遵前辈吩咐!”

    “不要啊……”

    “师傅,救命啊……”

    “掌门,不要放弃我们,掌门等等——”

    各种凄惨的哭叫,杀猪一样汇聚在了一起。封印外的弟子齐齐别过眼去,封印内的弟子却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不是死在饕餮的兽口中,却是死在了掌门的无情下!饕餮自古便是大凶的代名词,此刻它做的一切他们愤,却不恨。而封印外狠心无情的璇光老人,却是让他们恨到了极致!这一股子恨意让他们死死咬着牙,连岩浆内炙热的高温都忽视了,只眼睛赤红地盯住那在诸位大佬合力下,一点点修复了裂缝,再一次加固的封印……

    就在这时:“去抓那个孩子!”

    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喜的提议。这提议一出,他们绝望中尽都眼睛一亮,这边一片火海之中,唯有凤小十所在之地,似乎被饕餮有意识地避过了!如果那凶兽能做到如此,那么……

    “抓那个孩子,拿他来威胁饕餮!”

    “啊,我们有救了!”

    火海中一道道人影朝着凤小十冲了过去,这一次不同于之前那神宗弟子的轻视一抓,而是真真正正关系到了他们生死存亡的一举!他们看着凤小十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亦像是看见了一块儿肥肉!已知道凤小十的天赋异禀,即便没有人明白当时他怎么能越阶秒杀了一个神宗,但是如此已经够了,他们不会放松警惕!

    唯有一个人,宋远帆并未加入其内。

    不错,此刻宋远帆也在封印里,面对着必死的结局,他扭头看一眼那边一脸匪气的凤小十,再看看另一边忽然望了过来的璇光老人。他从掌门的眼中看见了满意!杀人灭口!宋远帆腿脚发软,他做了这一切,不光什么都没得到,反倒落到了这样的境地!他忽然想起来当日掌门拍着他肩膀下达命令的时候,那语气极其温和……

    好一个璇光老人!

    宋远帆腿脚发软,这一刻,他唯一想到的人,竟然是郑佩!

    “既然宋大哥想要,佩儿便为你取来!”郑佩的话又回荡在了耳边,宋远帆摇头苦笑了起来,四下里已经没有了郑佩的影子,他知道,她已经被岩浆吞没了。而这个一直以来被他利用的女人,在出了地心被震荡到昏迷之后,他并未管过一丝一毫。郑佩死了,宋远帆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眼见着那边对付凤小十的呐喊声更是疯狂:“抓住这个小杂种!抓住他,咱们就有救了!”

    宋远帆却忽然没了求生之心,鬼使神差地倒退了两步,成为了唯一一个不动之人。

    可他不动,也不过杯水车薪而已。

    这一次,是数不尽的人同时出手!

    这一次,没有人会让关系到他们姓名的凤小十有机会逃跑!

    这一次,即便头顶上饕餮再一次张开了大口欲要以吞噬阻拦他们,也不能阻挡这些人火中取栗的求生!

    这一次,凤小十都没有了办法,只看着四面八方冲了过来的武者觉得头皮发麻,脑中唯一剩下的一句便是:“啊,爷的小命休矣!”

    电光石火——

    轰——

    一股极为冰冷的寒气,从孤立无援的凤小十身后,倏然就向着四下里蔓延了开来!

    冰?

    这寒气呈现出莹白的颜色,似乎是一种干冰,落到这些离着凤小十只有毫厘的人身上,只让他们满身的炙烈灼痛缓了下来!就如同打了一剂麻醉,他们一惊之后,满身都是舒坦……

    然而这舒坦还来不及继续享受!

    “啊——”

    “这是什么,这不是冰……”

    “救命啊,这是什么妖法,这东西燃烧起来了!”

    如果宋远帆如今不是心灰意冷,他或许会告诉这群不知情的弟子,这正是他之前垂涎欲滴的那异火!可是现在,剩下的那三十人包括郑佩全部死在了饕餮之口和火海里,唯一一个了解的人也只剩下了魂不守舍的他了。

    于是——

    在所有人的眼中,那些弟子的身体被一种纯白的雾气诡异烧灼着,明明感知到的温度是极低极低的,可那冉冉白雾就似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鬼火,附着在那些心怀不轨的弟子身上,比地下的岩浆还要猛烈,让他们惨叫中化为了一片白骨……

    这还没完!

    白骨落到岩浆里,那白雾竟然不熄!

    遥遥看去,一片赤红之中,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嗤啦嗤啦地烧灼着,转瞬,距离凤小十最近的近百人,已经全部消失!

    死寂。

    真正的死寂。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惊呼,当那些惨叫消失在了白雾之中,整个魔刹原上已然陷入了绝对的死寂!巨大的震撼和未知的不解,让声音都不再能从发干的喉咙里吐出。一片寂静之中,唯有凤小十咕咚一声吞了口唾沫,老泪都差点儿飚出来:“老爹,你可算是醒了!”

    众人这才看见——

    凤小十身后始终盘膝闭目,早已让他们忽略了的红衣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极为奇异的眸子,奇异到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极黑,极亮,极邪,极诡,那盈盈眼波带着说不尽的森凉,在四下里淡淡转了一周。被这双奇异的眼睛看见的人,尽都心下一颤,升起股说不出的惧怕!就好像……就好像他们也会如那百多弟子,莫名其妙地死在这种可怕的手段之中!

    对于未知,人永远是惧怕的。

    此刻的乔青,便是未知!

    寂静之中,乔青轻轻一笑,先是抬头看向了庞大的饕餮:“五哥,谢了。”这一声五哥,她唤的真心实意,谢谢这人人口中的凶兽,在她无法醒来的时候,保护了她的儿子!

    饕餮有点儿不好意思。

    他想用尾巴扫一扫自己的脑袋,却忘了自己正是本体状态……

    于是可想而知的,乔青目瞪口呆地看见了上古凶兽把自己扫成一只插满了倒刺的仙人掌的一幕:“啧,有创意!”饕餮嗷嗷直叫,回音轰隆炸耳。乔青掏了掏耳朵,这才拍了拍一脸委屈在她怀里蹭来蹭去求关注的凤小包子。

    凤小十眨眨眼:“老爹,我差点儿被欺负死。”

    乔青敏感地看见了四下里的一片瞪大的眼睛,里面明明白白地写着:“我靠这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卑鄙无耻不要脸的一句话这小杂种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乔青眉眼一厉,凤小十是自己的种,她当然知道自己生了个什么小怪胎小凶兽小恶魔出来。只看看到了这会儿功夫,四下里尽都是狼狈万分,就连那明显是个头头身份的仙风道骨的老人都似乎吃了大亏,而自家喊着被欺负了凤小十真正叫个光鲜亮丽小脸儿白净,她就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儿了。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

    她儿子,不欺负人,还要被人欺负不成?

    乔青的护短属性顿时爆棚,明知道这小家伙装可怜的成分比较大,也不能阻止她心疼的肠子都打蝴蝶结了。摸摸凤小十可怜巴巴的小脑袋:“直接说,想让他们怎么死?”

    哗——

    这小子疯了不成?

    如果之前是因为那白雾而害怕,因为未知而感到恐惧,那么在神识扫过乔青发现她的修为——吞噬了那冷火的乔青,终于成为了神宗大圆满,只差一点儿心境上的闭关领悟,便能晋升神王了——她的修为竟然只有神宗大圆满之后,众人已然松下了一口气,虽然那对父子邪门儿了点儿,但是实力上和人数上的差距,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

    顿时——

    杀意森森,看向了大言不惭的乔青。

    凤小十却是一点儿都没觉得她牛皮吹的有点儿大,直接忽视了什么修为差距,开始思索起了这些让他差点儿丢了小命再也吃不上肉的混蛋的下场!小朋友的心目中,他老爹是万能的!嗯,虽然懒了点儿,蔫儿坏了点儿,常常奴役童工没良心了点儿。小朋友眉眼弯弯:“老爹做拿主意!”说完,又点了点小脑袋,重申道:“我真的被欺负的很惨很惨哦。”

    饕餮捂着大脑袋落下斗大一滴汗。

    乔青之前一睁眼,便已经环视过了四周。

    现在的情况是,封印已被加固到了一种坚不可摧的程度,想必就是那璇光老人想要进来,都要再费一番周折了。里面这些弟子,在她的手中不足为惧,剩下的,只有貌似还离不开这里的饕餮了:“五哥,接下来准备去哪?”

    “还能去哪!”饕餮没好气儿:“你这是埋汰老子么。”

    她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地道:“我的意思是说,体内玉山取出来之后,准备去哪。”

    “啊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离不开……”说到一半,它愣住了!它之前出来的时候示敌以弱,便是因为还离不开这个魔刹原,如果修为能够恢复到全盛时期,兽丹也完好无损的话,他说不得还能拼上一拼。是以它毫不吝啬地告诉那些人,自己重伤了,连地下都出不来,将那些人给诱骗进了封印之内,为的就是吞噬了他们换取伤势的恢复!嘿,真当它一代凶兽饕餮是傻的么?饕餮看一眼凤小十,咧着大嘴嘿嘿笑了起来,换回小朋友一个欲哭无泪的大白眼儿,好好好,你们都精明,活了一把年纪,只有三岁的小爷是傻鸟一只。饕餮不再逗他,重新望向了乔青,反反复复将她方才那句话给寻思了几遍,这才弱弱确认道:“你刚才说——”

    乔青笃定回答:“体内玉山。”

    饕餮的四只眼睛一起瞪大:“你能取出来?”

    乔青被这四只足有百个灯笼大的眼睛,给吓了一跳,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地上去。她移开目光,不去看这货那可怕的四只眼,且敏感地发现,饕餮话音一落,外面那仙风道骨的老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乔青一点儿都不担心,封印在呢,既是封锁,也是对她的一个变相保护:“试试呗……”

    “嘿,你是耍我的是不……”是?

    饕餮话音没落,完全呆住了!

    它感觉到了——

    它的神识空间里,那吐不出也拉不出看似并不巨大实则却几乎要将它压垮的玉山,正在乔青的一句话落后,产生了微微的颤动!那玉山似乎受到了什么的召唤,忽然散发出莹莹玉光,霍然就拔地而起!哦“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其实是从它的兽丹内壁上剥离了起来,疼的他一个激灵,差点儿没趴地下!可饕餮此刻极为兴奋,它的四只大灯笼眼里渗出了泪花,仿佛已经看到了离开的希望和人世间万年没尝过的各种美味!

    噢,酸甜苦辣咸……

    噢,糖葫芦唐炸糕糖炒栗子……

    饕餮哗啦哗啦流着口水,随着口水一同流出的,是那一座跟它一只牙齿差不多大的白玉小山……

    璇光老人猛的向前一步,却被封印给阻住了步子。乔青的余光并未离开他,眼见他满目经光灼灼,她笑的极其无耻,很好,欺负老子儿子的惩罚,就是让你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东西,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进入别人的口袋,且无能为力无力回天!玉山一路向着乔青飞去,这画面极为诡异,也极为瑰丽!莹莹的白玉光芒一闪一闪,愈加莹润和光亮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

    乔青的修罗斩里,正有一颗珠子和一方玉佩,正和那玉山一同发亮。

    也没有人注意到,那手腕上的一环古朴的镯子上,也正有一个菱形的玉石,在袖子的掩盖下,和前面三者照相辉映。

    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看见的只是那玉山原地一闪,忽然就不见了影子!璇光老人呆呆望着消失不见的玉山,半空中那里空空如也!她的眸子霍然狠戾了起来,猛的瞪向了乔青:“是你!是你——”

    乔青只是笑:“若不是阁下费了多年功夫打下的那地道,在下也不会阴差阳错得到这东西呢。”

    这无疑就是默认了。

    璇光老人猛的向前冲去,睚眦欲裂,几乎是不管不顾!

    轰——

    他装上加固之后的封印,喷出一口鲜血!

    乔青朝他悠悠然抱了抱拳:“多谢馈赠。”

    噗——

    又是一口血,这次才是真真正正被气出来的心头之血!不少人大呼“前辈”“掌门”,纷纷上前扶他,璇光老人却是不为所动,只狠狠地盯着乔青,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吞吃入腹!没有人能明白他的感觉,希望,失望,希望,失望,自从宋远帆等人从地下出来,他经历了这么多的希望和失望,这乔青最后的一举,让他生生看着那玉山消失不见!更是犹如生生看见了他剩下的百年寿命,和唾手可得的神帝修为,化为泡影……

    他整个人呆立了一瞬,忽然——

    轰——

    轰轰轰——

    一道道神力犹如疯了一样,在封印上不断地攻击着!

    然而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这连续的施展了全力的数下,却只让数十人合力加固的封印,裂开了那么一点点细细的纹路。没有人知道,那玉山到底是什么,更没人知道,为何这红衣人和饕餮间这简单的一个举动,竟会引起璇光老人这样的疯狂!那些前去搀扶他的众掌门,全部退后了两步,没有人上前帮手,他们都知道,一旦这封印打开,将面临的会是第四梯怎样的惨状!

    众人齐齐叹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时,目光变成了冷的:“恐怕璇光老人,剩下的百年寿命,也没个几日了……”

    这就是东洲大陆的武者。

    乔青一早便料到了这个结局,不过:“你们不动,却不代表老子也不动!”她嘴角斜斜勾着,和面上森冷的笑容完全相反的,是抚摸着凤小十脑袋瓜的温柔动作:“五哥,不如跟着老子混?”

    饕餮正沉浸在幻想中抹眼泪呢,闻言一抬头:“包吃不?”

    乔青暗暗算了算口袋里的银子,垂死挣扎:“包住行不?”

    饕餮很执着:“那不行,你得包吃。”

    乔青接着挣扎:“一天三顿?”

    饕餮大摇其头,带起一阵巨大的旋风差点儿把乔青给吹飞了:“看在你帮我取出了那狗日的玉山……噢,狗肉好香的!那我就勉为其难被你包养算了。给你打个折,一天十顿,不能再少了!”眼见着乔青含泪点头,饕餮立马咧开大嘴:“小十儿,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乔青还没来得及大骂,凤小十已经眼睛亮闪闪:“有肉不?”

    “有有有,你付钱!”

    “好好好,没问题!”

    “你有钱么?”

    “爹爹有啊!”

    乔青:“……”

    到底是谁说那货呆萌的来着?谁说的,谁说的!那货根本就精明到死好么,忽悠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儿子,你丫还有没有节操!饕餮仰起大脑袋,望天流口水,反正你十顿,剩下的你儿子付……某个女人恨铁不成钢地瞪一眼犹自满脑子肉的凤小十:“走了!”“诶?”饕餮和凤小十一齐看向她:“走,走哪去?!”

    不怪他们疑惑,乔青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淡定了。可再仔细想想这会儿的情况,貌似完全可以淡定了啊!玉山取出来了,那边封印一时半会儿打不开,或者说,那些掌门巴不得她们离开必定不会让璇光老人打开封印,把情况给陷入更糟糕的境地!而封印之内呢,弟子们都在瑟瑟发抖,没了凤小十作为要挟,乔青的诡异手段和饕餮的大嘴,都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饕餮晃了晃一身弯曲的金箍棒一样的大卷毛,带起一股龙卷风:“人肉酸死了,老子最讨厌这个。”

    乔青想伸手弹它一下,比较了比较自己还没它一个毛孔大的小体格,果断放弃。她和饕餮四只巨大的眼睛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个只有一人一兽才看的懂的信息——两个一个是活了数万年不止的凶兽,看似傻乎乎,实则只要不跟吃挂上边儿就睿智的很!一个是只有二十多岁的乔青,然而那心思,却比千年老狐狸都要深!此刻一个是本性凶戾,一个是被拂了逆鳞,倏然双双在眼眸中掠过了狠辣的光——

    乔青腾空而起:“五哥,干活了!”

    轰——

    随着她四个字落,还没待其他人反应过来,不,或者是说,他们即便是反应,又能如何呢?一团团白色的雾气,从乔青的指尖飞出,绕过了方才唯一一个没对凤小十动心思的人宋远帆,缠绕上了这封印内的每一个弟子!当对上实力差距并不算大的这些弟子的时候,她体内的火焰,正正是群体攻击的最佳利器!

    这几乎是一面倒的杀戮!

    同属于天级火的这冷火,带起一片惨叫连连。

    眼见着乔青眉头都不皱一下,已然将封印内的弟子一锅端了,封印之外即便是那些大佬们,都不由得头皮发麻了起来。然而这并不是结束!伴随着一声上古凶兽的怒吼,饕餮在魔刹原的地表上不断造成了一片片的震动,岩浆犹如火墙,冲天而起!他们大概猜到了饕餮是要干什么,不由觉得好笑:“这岩浆再汹涌,只要封印不破,又岂会对咱们造成伤害?”

    想想看吧,连璇光老人都没法将封印破开。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这可是他们几十个掌门,一同出手凝聚而成的封印啊!

    然而这自信满满,还没来得及支撑着他们嘴角的笑容,就见地面上的红衣人一把抱起了她儿子,腾空而起坐到了饕餮的背上。这画面实在太他妈拉风了!不少人吞着口水,又对那饕餮升起了两分觊觎,这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那是……那是……”

    红衣人的手上,出现了一方兵器。

    那兵器中的威势,她并未隐藏,将独属于铸造神品的气势,毫不掩饰地放了出去!

    “神品,铸造神品!”

    “不对,是神品中的神品!那个红衣服到底是什么人!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老天,你们不要想这个了,她要干什么?!”

    她要干什么?谁还有不知道的。这一句肯定的疑问一说出来,便是让人心惊肉跳险些魂飞魄散!伴随着乔青嘴角的斜斜一勾,伴随着修罗斩的高高扬起,伴随着她怀里凤小十脆生生的小声音:“你们看,小爷老早就说过吧,我爹爹好牛的,好牛好牛的,可没骗你们哇……”

    轰——

    修罗斩出,谁与争锋?

    璇光老人手里犹如经钢铁骨的封印,在修罗斩的一击之下,便似脆弱的镜面哗啦啦碎了个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饕餮制造出的滚滚巨浪,便如拥有了发泄的源头,轰隆一下子顺着封印的碎裂涌入了那群大佬和弟子之间!滚滚岩浆犹如万马奔腾,轰隆作响:“啊,那个混蛋!”

    “我要杀了她,我要把她碎尸万段!”

    “救命,掌门救命——”

    一片充满了或者悔恨或者杀气的尖叫声中,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赤红的世界!可以预想的,数日之后,整个第四梯,都会陷入巨大的灾难之中……

    乔青将这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她抱着凤小十,坐在饕餮巨大到望不见边际的背上,忍受着它满背倒刺险些把她爆菊的郁闷,看似拉风无比实则屁股长针地一指西方:“五哥,走,咱们的被通缉生涯,就要开始了——”

    推荐完结文,好基友冷夏的故事:《狂妃·狠彪悍》,作者其他作品里有,不一样的女主,一样的爽文!

    简介:

    她是代号KING的杀手之王,黑暗霸主,令人闻风丧胆!

    她是人称废物的和亲公主,胆小怯懦,无才无德,让人嗤之以鼻。

    一朝穿越,灵魂转换,弱女重生,王者降临!

    她是他连拜堂都不屑参与的妻,他是她连眼皮都懒得一抬的夫

    她狂妄强悍,他铁血霸道,

    她不需要爱,他不知道什么是爱

    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

    女强VS男强!强强联手!

    爽文、宠文、无虐,一对一,还有可爱小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