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四章

    小凶兽说出就出,招呼都不打一声。

    院子里顿时就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愣愣地站住了,逃跑的不跑了,跳脚的不跳了,骂娘的不骂了,群殴的不殴了,连那个哎呦哎呦的可怜哥们儿都一下子闭了嘴,傻眼地瞪着扶着大树狂喘气的乔青:“什什什……”

    乔青呲牙:“什么毛病,老子要生了!”

    “生生生……”

    “妈的老子要生了——!”

    来自某个孕妇的一声咆哮,可算让他们反应了过来。可反应过来之后呢,那必须是麻爪啊!一群大老爷们兴奋归兴奋,期待归期待,可什么时候亲自参与过女子的生产?只见一片面面相觑之后,无数条腿都在哆哆嗦嗦往院子外面移,竟是有了个想作鸟兽散的架势?!

    乔青这个时候,疼的脸都白了。

    眼见着这群不着调的竟然想溜,她直接被气笑了:“行啊,让老子看看,今天谁敢迈出这院子一步。”

    这话慢悠悠轻飘飘,在嘶嘶吸着气的苍白脸色上,还挂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一点儿威胁力都无。甚至那红衣人半弓着身子,整个身体的力量都支撑在树干上,真正是摇摇欲坠弱柳扶风。

    可在场之人全部虎躯一震,咻一下收回了腿:“怎么办?怎么办?要生了,生了……”

    他们抖着手抖着脚抖着嘴皮子,完全陷入了焦虑状态。这种时候,还是身为女子的陈吟最麻利,一嗓子吼住了颤巍巍的众人:“淡定!淡定!前些日子找的稳婆呢,小童去接过来!热水帕子剪刀等等,周师叔负责!把凤公子小心抬进房间,老祖你来!其他人原地待命,一会儿需要什么就去拿什么!”啪啪啪,陈吟一拍手:“动起来动起来,速度去办!”

    哗——

    顿时,有了主心骨的众人齐刷刷分散了开。

    柳飞一把扛起乔青,倒栽葱一样挂在肩膀上就往屋里冲,完全无视了孕妇在他肩膀上呲牙咧嘴的三字经:“你他娘的这是要颠死谁,老子快把孩子给吐出来了!”

    那货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那你快吐啊!”

    乔青:“!¥,&*……”

    飞快往外蹿的周师叔和小童一个趔趄,差点被那俩货强大的对话给惊到树上去。两人一边儿跑,一边都听见了后头进了房之后的孕妇嚎叫,那一声声嗷嗷的跟杀猪一样,听的他们腿脚发软:“凤公子诶,您雷劈都试过了,生个孩子叫成这样是闹哪样啊?嗯?不对,重点是——什么时候,第三峰上个新入门的小弟子也能发号施令了?”

    陈吟一缩脖子:“啊,我去照顾凤公子。”

    她也急的够呛,飞快往房间里冲,和跑出来的柳飞撞了个头砰头,哎呦一声俩人都仰倒。

    陈吟啥都顾不上就跑进了屋。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柳飞爬起来捂上了耳朵,乔青那魔音穿耳的,叫的他肠子都在疼:“他妈的,又不是老子的孩子,这是害怕个什么劲!”

    然而说归说,心里砰砰砰砰跳的不像话,这个牵动着他们整个第三峰的孩子,终于要出来了么?唔,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人还是凶兽……呸呸呸,肯定是人!刚才那女人说什么来着,这是老子的干儿子吧?柳飞一会儿咧嘴,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抚掌,看的一边儿回过神来的弟子们捂着嘴直笑:“看老祖,还劝凤公子打掉孩子呢,真到了这个时候,比谁都急。”

    柳飞完全没功夫搭理这群玩意儿的以下犯上了;“你他妈能不叫了不?”

    房间里乔青咬牙切齿吼:“你他妈倒是生一个试试!”

    他倒是想试试,他有这功能不?柳飞在院子里转来转去,鬼打墙一样。他还记着当时玄灵泉的水下,那种洗髓伐骨的痛楚,这货都能不动声色浅笑盈盈,恐怕这孩子真是把她折腾的够呛:“小童和小周呢?”

    弟子面面相觑:“还没回来。”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这都去了好些时候了,爬也该爬回来,怎么搞的?”

    “咱们去看看。”

    “不用了,我去!”房间里头,乔青还在嚎,跟狼似的。柳飞皱着眉毛说完这一句,只觉得肠子又开始疼:“关键时刻掉链子,看老子不打断他们的狗腿!”

    咻——

    一句话落,已然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众人在后头仰望自家老祖超常发挥的极致速度,纷纷对视一眼:“好像身后有狗追啊……”

    而柳飞,一路凌空飞渡,心里却暗叫起不好来。知道乔青老底儿的只有当日迷幻之域那百人,院子里头的也正是那百人。可第三峰,算起来大概有一千多的弟子,这会儿正用完了早膳去早课的路上。

    乔青那么一叫,整个山峰上都是她的回声。

    柳飞甚至怀疑,恐怕整个珍药谷都听见了!

    这会儿不少弟子聚拢在一起,悄悄说着什么,狐疑地望向了乔青院子的方向。而这一路,他却没看见小童和周师叔。因为乔青算过了预产期,他们一早就把稳婆偷偷接来了第三峰候命。至于周师叔就更简单了,不过是去找一些工具而已。两人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神阶的修为都喂狗了?

    除非……

    “小童,你莫要砌词狡辩,里面到底发生了何事?!”

    第三峰的山腰上,周师叔手里抱着的热水盆完全凉了,和一手抓着个老妇的小童,焦急地堵着第一第二峰闻声而来的大部队。甘方两个老祖冷眼看着他们,连声诘问着:“还有此人是谁,你第三峰连番带外人入谷,可还把珍药谷的规矩放在眼里?”

    小童和周师叔心下大骂。刚才他二人正要返回,却是不约而同听见了这里的声音。若非及时赶来阻止,这会儿甘方两人恐怕已经冲进去了!这两个老东西,因为上一次的事儿元气大伤,真正老老实实夹起了一阵子尾巴。如今正等着机会东山再起呢:“两位老祖,一会儿我师傅出来,自会解释清楚。”

    “不必。”方老祖笑道:“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方老祖!”

    小童飞快拦住他:“我第三峰的地方,你们带人硬闯,似乎也不合规矩?”

    “非常时刻自要用非常手段。”

    “什么非常时刻?”小童心下着急,面上依旧是笑嘻嘻的:“老祖这么说可奇怪了,咱们第三峰有个人生孩子而已,多大点儿事儿,至于惊动两位么?”到了这个时候,明眼人都看的出是什么回事儿,倒不如真亦假来假亦真:“实不相瞒,我那不着调的师傅,在外头惹了一身风流债,这不——”他朝峰顶努努嘴,叹气:“只能把那女子接回来了。”

    “哦?”

    方老祖冷笑连连:“那倒算是珍药谷的大喜事儿了,走,去给柳老祖贺喜去!”

    这两个油盐不进的!小童和周师叔自知这两人不是那么好唬弄的,除了老祖和凤公子之外,谁又能忽悠了这种几千年的老妖精?他们正急着,却听远处一阵慢悠悠的脚步声走了过来,熟悉的不着四六的音调:“多谢两位,不过内子如今生产在即,却是不方便见人了。”

    “师傅!”

    “老祖!”

    小童和周师叔,差点儿没激动到哭出来。

    柳飞暗暗撇嘴,这见鬼的徒弟百年来头一次喊他句师傅。他走上前,看一眼对方人多势众的架势,第三峰的半山腰上,几乎要被另外两峰的弟子给站满了。后头更有不少好奇的弟子,纷纷往上跑来。柳飞再看那甘方两人,此刻他们的脸上是半信半疑,明显也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觉得此事蹊跷再加上小童的阻挠,更坚定了他们要一探究竟的决心!

    这个时候——

    他们倒是还没想到,里头生孩子的正是凤九。

    可是一旦再纠缠下去,说不得乔青的身份就会暴露!女子身份的暴露,接下来便会联想到一系列的问题:“说来惭愧,在外千年别的没什么建树,倒是一个意外,妻子双全了。”柳飞哈哈一笑,拱起手来:“没想到竟让两位误会了,哈哈,误会,纯属误会。”

    方老祖紧盯柳飞神色。

    看了半天,对方依旧是那副模样,看不出丝毫端倪。开始只是小童,他们尚可应付。可如今来了柳飞,又口口声声是他在外搞出的人命。这样的说辞之下,他们两人却不能硬闯了,否则名声何在?两人对视一眼,只得不甘地道:“如此,倒是我二人的不是了。恭喜柳老祖喜得麟儿,待到日后,可得请咱们……”

    “自然,满月酒时,恭候两位大驾!”话音落下,柳飞松一口气,却听峰顶一声尖叫!

    “啊——”

    是乔青!

    这叫声,和之前的中气十足比起来,显得嘶哑而虚弱。

    柳飞心下一紧,以乔青的修为,耽误了生产自然不会致命,休息一阵子便会恢复如初。可那孩子却不然!东洲大陆上出生的孩子,因为玄气的浓郁,大多是在彩虹等级的紫玄上。可这一切的前提,是孩子的安全降生!这会儿已过了不少时候,如果再耽搁下去,那孩子恐怕……

    “小童,先去照顾你师母!”

    “是!”

    小童和周师叔飞快向后退去,却见那跟在方老祖身后的阮丹彤,微微皱了皱眉。柳飞心道不好,这种事女子总是更为敏锐!更何况,这阮丹彤一直喊着非君不嫁,却从那之后再也没见过乔青!果不其然,她原地一晃,闪过丝不可置信之色:“老祖,好像是……”

    柳飞扭头大喝:“快去!”

    小童周师叔腾空而去!

    甘方两人眸子一闪,立刻动起手来!

    柳飞拦住他们;“两位老祖这是作何,柳某的内子生产,也值得你们大动干戈?”

    方老祖不闻不问,只一边动着手,一边扭头问阮丹彤:“你刚才说什么?”

    阮丹彤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会引得三个老祖火拼起来。她这会儿有点儿懵了,再想想刚才那一声嘶哑的嚎叫,又不确定了起来。俏丽的脸色一白,支支吾吾半天没说话。她是如此,更不用说其他的弟子了,怎么都没想到,平静了七个月的珍药谷,竟然在这么一个宁静的早晨,毫无预兆地出了这样的变故?!

    甘方两人此刻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既然已经这样,不管那女人是谁,先上去看看再说!

    神力的交锋之中——

    柳飞以一敌二,很快落了下风,他却是丝毫不让!那两人撕破了脸,却总要给自己留下退路,倒是也没赶尽杀绝!他们对视一眼,方老祖一个虚晃引动柳飞来阻,甘老祖见缝插针,顿时冲出了他的阻拦!柳飞睚眦欲裂,回身欲拦,方老祖眸子一闪,一掌直奔他后方空门而去!却没想到,柳飞根本不管不顾,一咬牙,硬是拼了受这一掌之伤,也要拦住前面那姓甘的老东西!

    噗——

    柳飞一口血喷出来,落掌并不算重,可到底是伤了根本。

    四下里一片弟子的惊呼之声,阮丹彤脸色惨白:“柳老祖?”

    柳飞冷冷看她一眼,阮丹彤顿时一晃,浮现了一丝惧色。柳飞自不会跟一个女人计较,他腾空而起,追上已然冲去峰顶的甘方两人,就这起身的一刹那,身上的修为暴涨!

    轰——

    甘方两人惊惧回头:“强行提升!”

    柳飞这一举,和当日那三圣门主异曲同工,只不过不是燃烧寿元那么极端,副作用也没那么强罢了。三圣门主的强行提升,在效力过后失去的是性命!而柳飞,恐怕要极度虚弱上一年半载,不可再动用神力。而他的这强行提升,更是坚定了甘方两人心底的想法,那顶峰之人,有蹊跷!眼见着柳飞速度更快,修为在一眨眼间,比起之前的巅峰状态更隐隐有了更上一层的架势……

    甘方同时一点头:“拼了!”

    ——同样的强行提升!

    三个老祖,同时强行提升了修为,这下子,真正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不死不休之势!众弟子惊呼连连,纷纷后退。整个第三峰上,真正是毫无预兆地乱成一团!而那峰顶,某个女子痛楚的尖叫声,却是不知何时——

    渐渐停息了……

    今天回家啦!

    明天万更,解决掉谷里的内斗,还有娃也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