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三章

    时间在平静悠然中悄然流逝,一步步迈入了秋末初冬……

    乔青的预产期也就这几日了。

    清寒的风拂过第三峰,带起枯黄的枝叶沙沙作响。晨曦迷蒙,淡淡照拂在寂静的一方小院里。乔青就这么横躺在院中软榻上,一手轻抚着高高隆起成个球形的腹部,听着远处弟子们晨起的声音,眸子微闭,嘴角微漾。

    柳飞走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她。

    他站在院子门口怔了好一会儿,一个伸懒腰的动作完全僵住。直到过了良久良久,乔青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或者根本没睡,戏谑地扫来一眼:“啧啧啧,盯着老子挪不开眼,你这是看上爷了?”

    靠,魔怔了!

    柳飞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嘴欠地狠戳孕妇痛处:“屋里没镜子是吧,多少天没照过了?”说着晃晃悠悠走了进来,还想着刚才那一刹,这女人还是睡着了比较可爱:“怎么样,你这神医到底行不行,不是说就这两天么。”

    乔青懒洋洋觑他一眼,笑的贼贱:“你什么时候快挂了,老子必定妙手回春。”

    “……刚才果然是错觉。”

    “什么?”

    “没什么!”柳飞飞快摇头,摆摆手将脑中那一瞬的孕妇小憩图给挥掉:“我说,小师妹,有个事儿我得给你提个醒。”他拉过把院子里乱糟糟摆着的马扎坐她对面,神色郑重了下来:“你在翼州的事儿,大概也都跟我说了,你男人这会儿估计不知道在东洲哪一梯上。”

    他说到这里顿住。

    乔青眉梢一挑,大概猜到了这人要说什么。

    “你别怪老子多事,也别怪我心狠!东洲不比翼州,这地方太大了,你要是想把整个大陆都走完,没个三五七年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你现在——”他下颔一点,指着她的肚子:“这么个情况,小凶兽生了以后总得带孩子吧?这么往后推一推,说不得等你找到他,都过了十年了!”

    “继续。”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的确如此,若是闭关修炼,可能只是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可若是求一个生存,却太长太长了,长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儿。柳飞看她一眼,又看一眼:“尤其现在这种平静,可以说是你偷来的!你偷得了半年,偷得了一年,偷得了五年十年么!”

    “你是想说,让我弄掉这个孩子?”这个世界的打胎,因为有了玄气或者神力,变的再容易不过了。对于身体也没有什么伤害。

    柳飞深吸一口气,在她漆黑漆黑的眸子直视中,有些局促地移开了视线。片刻之后,一咬牙,又瞪了回去:“是!这事儿老子想了很久了,到了现在,不能不说。我一早就说过,你他妈别怪我心狠,这里边儿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比我清楚!”

    这句话落——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却没想——

    乔青笑了:“唔。”

    “嗯?”这个反应,他倒是没想到:“什……什么意思?”

    乔青望着自家便宜师兄,柳飞说的不错,没在东洲呆过,就永远不知道四大氏族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也永远不知道一个如意令的诱饵之下,那些各个阶梯上的势力,可以疯狂到什么程度!这还只是在漩涡的最边缘,第二梯而已。她现在的安宁,真的是偷来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

    “那你……”

    他看着乔青,却见她的确是一切都明白,满目的了然之色。也见她这了然之下,蕴藏的是深深的执着和狠意,顿时就明白了她的决定。柳飞眨眨眼,换上一种“你这是在找死”的表情,叹气道:“我真是不知道,是该佩服你,还是鄙视你了。”

    乔青哈哈大笑:“你就罩着我行了。”

    她从软榻上爬了起来,高高隆起的肚子让她这动作变的很笨。柳飞鄙夷地撇撇嘴,帮了一把手。乔青就着他的力道总算是蹦下了软榻,扶着后腰在院子里踱着步,斜眼瞧他:“小飞子,哀家饿了。”

    柳飞气的甩头就走。

    后面又传来乔青的大笑声。

    待见他气哼哼地拐向了厨房的方向,乔青这才收起了笑容,慢慢在院中走着。

    她倒是没生柳飞的气,那人的想法可以理解。对于东洲之人,寿命太长,生死无常,反倒没有了对于新生命的敬畏——环境决定性格,这几乎是所有东洲人骨子里的一种态度——而对于柳飞来说,能坐在她对面,在深知她有多么期待这个小凶兽的情况下,掏着心窝子劝她这一席话。足以证明:“这便宜师兄,是真把老子当自己人了!”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大陆——

    能在孑然一身的时候,收获这么一个师兄,不得不说,是多幸运的事儿。

    柳飞得知的一切都只是由她简单说来,自然不了解这一路上她走的有多么艰难,也不了解她和凤无绝之间的感情,和老太太之间的亲情。更不会了解,这个孩子,虽然来的意外,却在这意外之中让她有多么的惊喜。当知道了有这小凶兽存在的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这娃,她也在不知不觉中,盼了很久,很久……

    乔青抚着肚子,似乎已经看见了那男人目瞪口呆的傻样。

    不过……

    柳飞所说的那些,也的确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凤九的身份什么时候会揭穿,她说不定就得面临着大逃亡和生死斗,那么这小凶兽要怎么顾个周全?还有这珍药谷,一旦孩子出生,她是女人的身份要怎么隐瞒?那因为上次一事沉寂了下来的甘方两人,背地里也不会就这么老老实实……

    她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戳了戳自己的肚子:“啧啧,你真是老子的一个大麻烦!”

    肚子里那货,用软软的小脚丫,果断给了她一脚。

    乔青哈哈大笑:“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就是这一脚,小小的一脚,将她方才的郁闷全部踹了个精光!那么多的困难都挨过来了,那么多的路都走过来了,她能把翼州给玩儿个翻转,什么乔家,唐门,侍龙窟,万象岛,三圣门,那些在当时的她眼里,不也是庞然大物么?

    漆黑的眸中,金芒乍现!

    “老子就不信这狗日的四大氏族,还能挡了爷的路,挡了爷的凤小十!”

    砰——

    正走到门口的柳飞小童周师叔陈吟和一堆弟子们,齐刷刷一个趔趄:“凤凤凤……凤啥?”

    “忘了谁给起的了,你们聊天,我经过。”乔青笑眯眯摸下巴:“唔,这名不错,老子小九,他小十。”

    肚子里又是一脚,明明白白的抗议。

    乔青戳戳肚子:“有本事出来揍爷啊?”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众人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深深为孩儿和孩儿他爹鞠了一把辛酸泪。碰上这么不靠谱的娘和媳妇,这是要逆天啊!啊,不对!众人面面相觑,小童率先冷笑了一声,阴森森地:“谁取的?坦白从宽。”

    人群中某个弟子默默后退。

    顿时——

    “是他!”

    “妈的,揍他!”

    “兄弟们,上啊,取什么不好,凤如花也比凤小十好!揍这坑爹的玩意儿!”

    众人一哄而上,逮着那个扭头就跑的弟子脚腕,从地上拖回来就是一顿狠狠胖揍。哎呦哎呦的声音中,某个罪魁祸首无耻地吹了声口哨,没良心的意思意思劝了两声架:“那啥,差不多揍揍就行了啊,好歹也给老子的小凶兽贡献了一个名。”顿时,那边哎呦哎呦的惨叫声更响亮了:“凤公子,求您免开尊口,饶了小的吧……哎呦,哎呦,轻点儿啊……”

    乔青缩了缩脖子,果断还是不说话了。

    直奔因为举着一碗粥而没法动手的柳飞:“端了什么,这么香。”

    她接过热腾腾的粥,呼噜呼噜喝了两口:“对了,有个事儿。”

    “啥?”正要加入揍人行列的柳飞,又退了回来。

    “你刚才说,孩子生了得带啊。”

    “那肯定,不带还让他自生自灭不成?”

    “唔。”乔青喝完最后一口,笑眯眯看着他,顿时看的柳飞撒腿儿就想跑。乔青眼疾手快揪住这货的衣领子:“啧啧,师兄妹一场,跑什么,回来。”

    柳飞欲哭无泪:“我说姑奶奶,你有话好好说,这写着‘你倒霉了’的奸笑是个什么意思,老子尿都要吓出来!”

    乔青整理整理被揪皱了的衣领:“嗯,那我就直说了,这娃以后你带。”

    “凭什么!”柳飞一蹦三丈高。

    “什么也不凭,老子说的。”一扬下颔,威胁的意味十足。想了想,这是在求人,顿时一改阴森颜色,笑眯眯拍肩膀:“大不了给你个舅舅当当。”

    “靠!”

    柳飞直跳脚,脑中顿时被一副诡异的画面所占据——超级奶爸;时间全无;招猫逗狗,吃喝嫖赌,那是别想;上有小童,下有凶兽,一个瞪眼,嗷嗷直骂,一个张嘴,嗷嗷待哺……柳飞这次是真的吓尿了:“我我我……我说小师妹,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嗯嗯?”

    乔青继续笑,拍肩膀:“干爹行不?”

    “我……”

    不待他张口结舌腿脚发抖,乔青忽然一皱眉,整张脸扭曲了起来。柳飞还以为这货商量不成,准备来强的了,扭头就想跑。却听她嘶嘶吸了口气,扶上了一旁的大树:“他干爹?”

    柳飞心里咯噔一下:“啊啊啊?”

    乔青深吸一口气,一脸凶残:“你干儿子,要出来揍老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