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章

    方一进入第一峰。

    乔青便发现,似乎情况远没有柳飞所说这么简单。

    诺大一方大殿上,人头攒动,乌压压的一片,少说也汇聚起来了万八千的人。珍药谷的择徒极为苛刻,“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炼药为先,修炼次之,是以哪怕加上外门弟子,统共也不过五千来人。乔青转头看柳飞,见他也是眉头紧皱,明显被这阵仗给弄懵了。

    两人对视一眼,静观其变。

    “哈哈,柳老祖来了?我等不请自来,老祖可莫怪咱们礼数不周啊!”随着这道粗犷的声音哈哈大笑着传了过来,乔青便感觉到一股股的神识扫了过来。要不说神识这个东西,几乎关系到了神阶高手的日常生活,似乎打个照面先以神识探测一周,已成为了东洲武者的习惯。更不用说,不论炼药还是铸造,前提便是神识的强大!

    循着这一道道神识——

    乔青便看见了站在峰顶大殿上的数人。

    站满了弟子的大殿上方,青玉台阶象征着他们不同寻常的身份。当中那老者,白发白须隐含阴鸷,想必就是柳飞口中的甘老祖了。他的左侧,一个面容端方的中年男人,看着极是圆滑,应是那第二峰的方老祖。再向左右分散开来,又有七个高手,并未以黑色缎带束发,说话的男人一身黑色铠甲,身后背着把宽阔的大剑:“神剑门?”

    走在前头的柳飞,回头朝她点了点头。

    抱拳迎了上去:“这是什么风,竟把诸位都给吹来了。”

    那神剑门的掌门嗓门奇大:“听说柳老祖回了珍药谷,咱们当然得来串个门子!千年不见,这一来就赶上了贵谷的新晋弟子测试,怎么也得来凑个热闹。”

    “新晋弟子测试?”

    “柳老祖莫不是忘了,每届的测试,不正是在这个时候呢。”

    其实新晋弟子测试,是珍药谷的老传统了,说白了,就是在进入内门的弟子里再行拣选。珍药谷的收徒地点,可不仅仅在杀域,第二梯上亦是设有两个分院,是以除了这次从杀域带回来的陈吟两人,也有其他两峰所收的弟子。这些人放在一起,比上一比,不达要求的便打去外门,过了关的,才算是真正的内门弟子!

    听那甘老祖说完,柳飞的眉目顿时冷了下来:“要是我没记错,距离测试,还有个半月时间。”

    甘老祖也是冷下了脸:“提前一二,又有何妨?”

    “什么时候祖宗传下的规矩,也能随意更改了?”

    “规矩是人定的,柳老祖可不似不会变通之人。”

    这两人,一上来就是唇枪舌剑,这股子架势顿时让四下里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的明白,一个晚辈却在修为上追上了师伯,和他们共同尊大,必会引起那甘方两人的忌惮。原本么,这柳飞不回来也就罢了,眼不见为净,只挂个老祖的名头,又空出一峰可让他们沾点儿好处。可他突然这么一回,行事作风又毫不收敛,那两位怎会爽快?

    只不过——

    相比于那方老祖的圆滑,喜欢倚老卖老的甘老祖,先当了出头鸟罢了。

    方老祖眼睛一转,打着哈哈走了出来:“这是干什么,不过一桩小事儿,等会儿再说也罢。对了,柳老祖可是夸下了海口,第三峰收了个极品弟子呢,还不带出来给咱们瞧瞧?”

    这话一落。

    乔青便敏感地发现,几乎青玉台阶上那几个大佬的视线,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这些人来者不善,恐怕是为了那迷幻之域的事儿,也定是一早去杀域查过了。”心下转过这念头,乔青从柳飞身后一步迈出,抱拳道:“在下凤九,见过诸位。”

    “凤九?”

    “你就是凤九?”

    果不其然,她名讳报出,那几个其他门派的大佬,顿时惊呼出声。甘方两个老祖还没明白,便听神剑门掌门皱起了眉头,小心翼翼问了句:“阁下,可是四大氏族中人?”

    哗——

    几乎是立刻的,整个大殿上响起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甘方两人更是瞳孔骤缩,心下大惊,四大氏族中人,那柳飞怎么勾搭上的这样的关系?!而且,这样的人又岂会加入珍药谷?他们的脑中一万个想不明白,只紧紧盯着乔青,不放过她一丝神色的变化。

    乔青任他们看着,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大殿上渐渐静下来:“这是何意?”

    乔青叹息一声,苦笑道:“在下只能说,曾经是四大氏族中人。”

    四大氏族的名目太大了,若是再用下去,保不准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乔青一脸的失魂落魄,似乎不愿再提起之前的身份,这个模样,谁还有不明白的?

    ——一个四大氏族的公子却混到了杀域那个地方,除了获罪被放逐,还有别的可能么?这种事儿在东洲并不少见,杀域中也有极大一部分人,都是被各个门派家族给驱逐出来,无处可去的。得知了原是如此,众人纷纷松下一口气,先前那略带恭敬的神色,全部转化为了漠视:“原来如此!”

    “怪不得又加入珍药谷了呢。”

    “获罪放逐者,从古至今,可没听说过能回族的!”

    “嘿,还以为是个多牛逼的人物,原来珍药谷竟是收了个四大氏族不要的垃圾。”

    这些笑嘻嘻的话,几乎全部是其他门派带来的弟子所言。声音不算大,可那些大佬们又岂会听不见?甘方两人顿感下不来台:“柳老祖,这么个被放逐之人,你第三峰也收?珍药谷规矩严明,可不是什么偷鸡摸狗之辈都能混进来的。”

    这话可说极为难听了,根本就是在质疑被放逐之人的人品。事关四大氏族,其中内情他们不敢多问,可罪名如此之大,恐怕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儿。乔青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她从也没把自己当做姬氏中人。更何况,这种不屑比起当年的“废物”,不过小菜一碟。

    可柳飞却不爽了:“之前是何身份,咱们暂且不提,我第三峰看的,可是弟子的资质!”

    甘老祖冷笑:“哦?”

    “不信?”眼见那两个老东西都沉着脸,柳飞微微一笑:“刚才不是正说到测试么,这新晋弟子之中,第一非她莫属!”

    “你说第一就第一?”

    “有谁不服,大可来比!”

    柳飞眉眼精致,男子中极是漂亮。此刻说到句尾,环视一周,凌厉顿显,仿佛在说:谁敢不服,老子揍谁!被他目光扫过弟子,纷纷低下头去,尤其一开始唧唧歪歪的那些,全部如芒在背脸色发白。柳飞这才满意了,抬手拂了两下衣襟,修长白皙的漂亮手指,青山带水样的洁净衣袍,哪里会沾上半点儿灰尘?可那动作那姿态,好像他要拂的不是灰尘,而是敢反抗他的一切人!

    见此——

    那几个大佬不由纷纷多看了乔青一眼:“能让这柳飞如此护着,应是有点儿本事的。”

    乔青也意外的很,心说这男人,不会真看上老子了吧?

    柳飞原本得意洋洋朝她看去,一见这惊悚又嫌弃的表情,顿时绿了脸——想什么美事儿呢!老子大好一美男,会给你肚子里那个当便宜爹?

    乔青顿时轻松——得,你这便宜师兄,爷今天认了!

    柳飞此刻,还没明白便宜师兄的意思,全副心神都放在了乔青那松出的一口大气上,几乎要气跳脚。原本还没把之前的玩笑上心,只觉有点儿伤自尊,这会儿反倒心里一堵,气哼哼地扭过了头去:“靠,也不看看她现在的尊容,还敢嫌弃老子!”

    这两人眉来眼去的,只把一众人给看的莫名其妙。甘老祖正等着柳飞点头答应测试呢,当下不耐道:“既然如此,那测试就今天比来,也让老夫看看,你这第三峰的新晋弟子,到底是个多逆天的资质!”

    “哈哈,这下倒好,让咱们都开开眼界。”方老祖眸子一闪,又出来当搅屎棍了:“正巧了,如今几个门派的朋友都在,不如就玩儿的热闹点儿,先前不是两位正打着赌呢么,就以这凤九能不能获得第一,来评断输赢!如何?”

    乔青看一眼这姓方的。

    此人倒是奸猾的很,他不出头,反倒牵出了柳飞和甘老祖。不论两人谁输谁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这死结可算是结下了!他那实力不上不下的第二峰,正好稳稳地坐收渔人之利!明显柳飞也看了出来,眸子在方老祖的老好人做派中,越来越冷。

    他还没说话——

    就听一边儿乔青一拍板儿,应下了:“凤九定当尽力!”

    柳飞一皱眉,心说这乔青可不是个傻的,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既然她应下了,想必是信心十足,他也不会再拆自己这一峰的台。在某些方面上,真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柳飞的护短,和乔青是有一拼的。

    见他没反对,方老祖更是心下大喜,立刻打蛇随棍上,说了几句安排的话。今日耽搁了也不少的时间,是以新晋弟子的测试,就安排在了翌日一早。甘方两人引着七个门派的大佬去了客房休息,弟子纷纷散去。

    不多时——

    整个广场上,就不复方才的热闹了。

    乔青望着他们的背影,从头到尾,那其余六人都没怎么说话,看样子是以神剑门掌门马首是瞻:“你们这第二梯,也有小团体啊。”

    柳飞翻个白眼:“你以为呢,东洲大陆的水啊,深着呢。”

    这句话里似乎隐藏着别的什么意思,乔青没问,眼见着那些人终于走远了,一直憋着的小童终于凑了过来:“那些人看样子来者不善啊,会不会是……”

    周师叔面色一变:“找上门儿来了?”

    这个绝对有可能,当日所有的门派一同出发,经过了一个迷幻之域却只剩下了珍药谷的人完好无损。那些人呢?难道都人间蒸发了?其他门派的也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自然得来要个说法:“也不知那九指去了哪里,会不会回神剑门?”

    事发紧急,众人一路飞奔,自然谁也没顾上那九指。这个时候,那人的说法便棘手了。乔青还想着九指前后对她态度的不同,先是仇恨,再来相帮,这里面恐怕也有一个故事:“他应该不会回去,所有人都不见了,唯有他一个外门弟子毫发无伤,这可说不过去。再说那神剑门的弟子后面,也没见着九指的影子。至于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乔青冷冷一勾唇:“明天不就知道了。”

    话落,腿一抬,下峰走人。

    她是潇洒了,周师叔急的直拍大腿:“那也得先对个台词啊?”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是什么台词?”

    周师叔扭头看柳飞,柳飞拍拍这实诚弟子的肩,跟了下去。再看小童,小童抬头望天,紧随其后。周师叔也只得跟上,一路眉头紧锁,还担心着这事儿呢。走在最后的陈吟指了指悠闲下山的红色身影,笑着劝道:“您啊还是莫急,小女儿时常听娘说,天塌下来自有高个子的顶着!凤公子和老祖都这般淡定,想是智珠在握,早有办法了呢。”

    “话不是这么说,总要有个万全之策!”

    “您不相信老祖,还不相信凤公子么?”

    竖着耳朵的柳飞,漂亮的面孔顿时黑了下来,这叫个什么话,那女人能比老子顶用?!却听后面“啪”的一声,周师叔醍醐灌顶,抚掌点头:“对对对,老祖不行,还有凤公子在呢!瞧我,净瞎操心。”

    柳飞:“……”

    这群吃里扒外的小兔崽子!

    *

    翌日一早。

    第一峰的殿外广场上,便聚集了满满的人。

    测试大典不比昨日,乃是一个正式的由祖宗传下来的规矩,阵仗自不一般。三峰弟子,外门弟子,有序地在广场上排列开来,尽都穿着珍药谷的弟子服,以头上发带的颜色区分所站的区域,规矩分明。上首台阶之上,三个座位分别属于三个老祖。另设立了一侧观礼席位,由神剑门掌门为首,其他几个门派掌门一字排开。

    此刻大典尚未开始。

    弟子们跃跃欲试地讨论着一些这两日发生的新鲜事儿。可大抵讨论的焦点,全部都汇聚在了两位老祖的打赌上,和关于那第三峰扬言是第一的凤九:“哼,什么东西,四大氏族的流放子弟,那是比起咱们都不如的,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大少爷么?”

    “可能人家艺高人胆大呢?”

    “哈哈,你们这么说,那是没看见我们第一峰新收的弟子,啧啧,老祖可是对他们赞不绝口呢!”

    “嘿,真的假的?你们藏的也太深了吧?”

    “这叫个什么话,我们可没藏,这是低调,不像那凤九生怕人不知道似的。——诶,那凤九,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朝着那边广场的入口处看了过去。那以柳飞和一名红衣身影带头而来的队伍,可不正是第三峰么?旭日东升,那红衣人落后柳飞一步位置,懒洋洋打着哈欠一副睡不醒的模样,全然没有其他人的紧张和重视,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柳飞翻个白眼儿:“这么多人瞧着呢,你好歹也装个胜券在握啥的,拿出气势震震他们。”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乔青哈欠连连:“老子是孕妇。”

    柳飞顿时语塞,好吧,关于这人的性别问题,还是这么容易被忽略啊:“我说小师妹,你有把握不?”

    昨天晚上,乔青便将翼州的不少事儿跟柳飞通了气儿。得知这恐怖的女人竟然是他小师妹,柳飞差点儿没一头撞上小童的脑门,抱着徒弟集体自裁算了!可再想一想,他又嘿嘿乐了起来——有了这层关系,最起码不用怕这女人那一肚子阴谋诡计了不是?

    是以——

    今天一早这一路上——

    柳飞都在以各种形式唤出“小师妹”这三个让乔青虎躯一震的词,企图唤醒乔青的兄妹爱:“怎么样,小师妹,师兄这点儿家当可就全靠你了!”

    乔青忍住一脚把他飞走的冲动,心里盘算着刚才听见的那些窃窃私语。她神识强大,那些弟子的话自然都落入了耳中。怪不得那甘老祖敢和柳飞打赌了,恐怕正巧收了好些个得力弟子,志在必得呢。对于东洲,乔青自然不会小看:“两个问题,第一,既然珍药谷在别的地方也设有收徒的点,那么飘渺阁想来也有。你去打听打听,这一届的新晋弟子,飘渺阁那边大抵是个什么情况。”

    柳飞点点头:“这好办,我也好奇的很,能跟你扎一堆儿的都是些什么怪胎。”

    “嗯,第二。”

    “说吧,别说第二第三第四,师妹有要求,师兄义不容辞!”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乔青深吸一口气,引颈咆哮,喷他一脸口水:“你他妈唧唧歪歪一个早晨,到底是赌了个什么玩意儿?!”

    柳飞哈哈一笑,眸子里凌厉乍显:“第三峰,百年开采权!”

    “怪不得了,这么大手笔!”第三峰上草药遍地,自然也不是谁想摘就能摘的。而其他两峰若是需要何物,通常是要报上明细,缴纳玄石。而这百年开采权,相当于断了第三峰的收入:“那对方呢?”

    “第一峰,千年,天地灵物。”

    乔青眉毛一皱:“这不划算。”

    柳飞又岂会不明白,天地灵物这东西,大都靠个运气。有时候灵物在百年内接二连三出土,有时候万年也不蹦跶出来个什么。他这一赌约,是拿着第三峰的根本,去赌第一峰的运气!赢了,锦上添花,输了,一无所有。柳飞笑容苦涩,这是乔青认识他这点儿时间里,极少见的一种表情:“没办法,我逍遥了千年,总要付出点儿代价。”

    ——难得他想回来管事儿了,珍药谷却变成了这么个形势。

    ——形势不由人,他身不由己。

    乔青沉默不语。

    柳飞立刻凑上来,又是哈哈一笑:“我说小师妹,你这是在担心老子?”

    乔青这次没忍住,真的一脚把他给飞了开:“老子是担心,要是你倒台了,我还得重新找个靠山去——什么声音?”

    轰隆隆——

    原来她们聊天的这点儿功夫,广场上已经准备完毕。几大门派的掌门和甘方两个老祖都已到位。甘老祖一挥袖,便见原本空旷的广场正中,忽然轰隆震动了起来,地面一方青砖上升起了一块儿巨大的石头。这石呈锥形,如一块儿透明的金字塔一般冉冉上升着:“测识塔?”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乔青琢磨着耳边弟子的轻呼声,见柳飞已经独自上了台阶,去到了特意为他设立的席位上,便问身后的小童:“专门测试神识的?”

    “对头。”

    “准不?”

    “这个……”小童想了一会儿:“那要看怎么算了,神识强大的,若是收敛着,它也测不出。可这种东西,大多是用在比试上,谁也不会有所留手。要是明明神识弱的,却想作弊求个一鸣惊人,那就绝对不可能了。”

    乔青点点头。

    这神识强度不比修为,可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再加上炼药之中,几乎所有的步骤都需要神识来操控。是以神识的强大,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此人的炼药术等级:“其实直接炼药,不是更为直观?”

    小童白她一眼:“这里是东洲啊!”

    乔青顿时明白过来,东洲不似翼州那般炼药已经落末,这里的炼药师品阶,也比那边儿强了不少。越是高品阶,所需要的时间越长,这种测试,正是避免了直接支起炉子忙活上十天半月,那种费事儿又费力的比试:“好吧,快给我这菜鸟讲讲怎么比。”

    小童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收回白眼儿:“不敢当不敢当,你看,那塔上纹路……”

    乔青随着看了过去,只见阳光之下,那塔上的确有着淡淡的纹路。也不知这玩意儿是怎么形成的,极为玄妙。听着小童的解释,乔青大概明白了过来,一旦有神识注入其中,测识塔内便会光芒大亮,一路向上攀升。而那纹路便如刻度一般,每三格,代表了一个等级:“啧,还真是高端!”

    这么一会儿功夫,那测识塔的上升终于平稳了下来。

    乔青便感觉到一股子威压,骤然将她笼罩了起来!不,应该说将所有的新晋弟子全部笼在了威压之下!所有参加测试的新晋弟子,全都上到了广场的正中心,以每一峰为单位并列而立。粗粗一算,大概有四十余人,分为三列。第一峰和第二峰皆是二十左右,整齐有序。唯有第三峰这边还乱糟糟的,新晋弟子和老弟子混在一堆儿。

    甘老祖瞪一眼小童,他撇撇嘴带着周师叔等人退了下去。

    这么一来。

    第三峰的新晋弟子,就只剩下了乔青,陈吟,和另一个男弟子袁朝晖。

    甘老祖冷冷看了三人一眼,严肃着面孔,白发白须极为肃穆:“一,未能过关者,逐出内门!二,若发现使用短时间提升神识的丹药者,逐出内门!三,缺席测试大典者,逐出内门……”他声音洪亮,一二三四条列举下来,每一句都伴随着威压,让人觉得轰隆之声就响在耳侧,如有重锤敲击,陡然警醒!

    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在这股威压之下低垂着头。

    乔青自然不受影响,只向着身侧两峰之人一扫,便明白了那甘老祖自信在哪里。陈吟和袁朝晖都是神师修为,再加上自己这个神阶大圆满,和第一峰那边的神宗们比比,的确是弱爆了:“看来,第三峰的弱势,比想的还要麻烦不少。”

    乔青几乎可以想象到,如果柳飞再有个几百年懈怠,说不得待他再回,这珍药谷中就只余两峰了!他妈的,这真是给自己找了个麻烦!赶紧解决了这珍药谷中的烂事儿,她还准备安心待产呢!视线在上首处甘方两位老祖的身上一顿,又转向了侧面的观礼席位上七个掌门。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事儿都没老子生孩子事儿大,既然你们不让爷安心,那么……

    殷红的嘴角,以一种凌厉的弧度,斜斜一勾。

    这副表情,别人没注意。

    一直关注着她的第三峰众人又岂会没发现?

    旭日之下,她站在诸多弟子之中,那面目本是毫不出彩的。可这一笑,平白让她那普普通通的易容染上了三分颜色,七分邪气!黑眸红唇,凌厉森森,顿时看见的人都齐刷刷打了个激灵:“这无耻的女人,要阴人了……”

    小童还不知道乔青的目标是谁,已经和身后的周师叔一起对视了一眼,齐刷刷在心底为那可怜的哥们儿鞠了把同情泪:“兄弟,你走好,黄泉路上大把的人陪着你!”这么想着,不由万分期待地看了眼甘老祖,只觉他口中一二三四个枯燥乏味的规矩都变得美妙了起来:“小爷似乎预感到了他悲惨的结局。”

    “什么结局?”

    “输的他亲妈都不认识他!”

    正念到了最后一条规矩的甘老祖,忽觉周身一凉,心惊肉跳。他环视一周,没发现有任何的端倪,便接着把最后一条规矩念完:“还有谁不明白的?”

    场内鸦雀无声。

    终于——

    伴随着测识塔上光芒大盛,他暴喝出声:“新晋弟子测试,开始!”

    咳咳,前天不是发布时间错了么,闹了个乌龙断更。

    于是坑爹的我,很哈皮的把那章当了昨天的更新,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那啥,弱弱说一句,还以为姑娘们都了解了我的坑爹属性,所以就没发公告。嗯,今天才知道,还有等更的姑娘~

    群么么一个,抱歉,虎摸~

    明天万更,弥补姑娘们昨天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