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章

    时值正午。

    炙烈的阳光,穿透过厚厚的迷雾和水汽,自缝隙中如一柄柄金色的利剑插入玄灵泉中。

    就似是此刻的气氛,两方人马,剑拔弩张!

    神剑门长老一句话落,别说是他,换了旁人亦是眼眸狠辣,精光闪烁。既然有这么个高手在此,那么那乔青的消息基本上可以确认了!唾手可得的如意令近在眼前,现在让他们离开,怎生甘心?!四下里一时无声,只有风声吹动着水面上缠绕的大片水草,带起杀气氤氲,无边扩散……

    就在这时!

    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喝一声:“谁?!”

    众人尚且来不及分辨说话之人的身份,顿时便被远方一股神力波动给吸引了视线。同一时间,乔青心念一动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附着在植物上的神识便暴露出了那火焰中的血脉力量!一丝,一丝,沿着她来时之路的相反方向依次暴露……

    ——就如有一个人,正在向着那边飞快逃窜!

    ——几乎是立刻地,头顶上方十余道身影追击而去!

    乔青有心算了一算,追去的明霜之人大概有十六个,她不相信这就是他们全部的力量,留守在这里的定然还有!迷幻之域内迷雾重重,那边根本看不清有人的身影,可只靠着这血脉之力,那氏族中人便确定了那边“人”的身份——乔青!十六道身影只眨眼功夫,跃入迷雾不见踪影。

    这一切来的太快!

    也太过突然!

    几乎是乔青一个“谁”字落地,这边已然发生了剧变!

    千多门派中人还愣在原地回不过神,一来惊恐于那高手的数量,二来他们也想到了那可能就是乔青。如意令和体内丹药的作用,让他们一瞬面色激动,连带着对那些高手的忌惮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完全被欲望烧灼了神智!

    乔青一句大吼:“是那乔青,还不快追!”

    顿时——

    “追啊!”

    “快,快,别让那乔青跑了!”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紧随其后,飞掠而去!

    这幅画面太过壮观。从乔青的方向看去,千多人就似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个接着一个摩肩继踵地扑入了迷雾里。如同扑火的飞蛾,哗啦啦不见了人影。周师叔强行留下了所有珍药谷的弟子,站在后面喊了一声:“珍药谷留下殿后!”那边已经完全被“乔青”牵动了所有的神智,根本无暇去寻思他这举动的用意。只有衣袂摩擦,脚踏泥沼的声音,穿透过迷雾万马奔腾般呼啸着远离……

    才不过片刻功夫——

    整个玄灵泉畔只剩下了寥寥百人。

    这些人中,一个乔青,一个珍药谷,一个明霜那不知数量的留守人马,隐藏在一片暗影之中,不见端倪。还有一个倒是让乔青意外的很,是那神剑门的外门弟子,九指!这九指原本跟在队伍的最后方,不知为何步子一顿,又原地退了回来。

    乔青眸子一闪:“到底是这个人定力太足,那丹中药性根本不足以对他造成影响。还是……他一早就看出了问题,并未吞服那丹药!”

    刚才众人吞服丹药的时候,她倒是真没注意这九指。她的目光在九指的身上细细寻梭,对方却只是低垂着头,专注着他眼前那一亩三分地儿,没有丝毫的回应。周师叔却并不在意这九指,在他看来,不过一个修为不高的外门弟子,算不得什么。

    他对乔青打了个眼色。

    乔青会意,抱拳对着半空朗声说道:“诸位前辈,可是来自姬氏?”

    这话一落,天空之中乔青便感觉到了四道气息,陡然凌厉了起来!同样的,周师叔也是大惊失色,整个人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四大氏族——姬氏,穆氏,裘氏,纳兰氏。——这几乎是整个东洲如雷贯耳的四个姓氏,乔青自然一早就打探到。而她所在的氏族,如无意外,正是姬氏!也就是说,那明霜的全名,该是姬明霜。

    而乔青这一句话,无疑是点出了对方的身份,竟然就是如意令的发起氏族!

    周师叔只觉天旋地转。

    之前这凤九从未跟他说过,姬氏之人也在玄灵泉,否则,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这凤九合作。而现在,明显她对于这个结果毫不意外,且说不定一早就知道了这姬氏的存在!这凤九……她到底要干什么?!

    而同时,头顶留下的那四个姬氏高手,也杀气腾腾地锁定住了乔青:“你是何人?”

    乔青没理会那周师叔,只以飞快的语速道:“前辈且慢动手,晚辈和诸位乃是同一阵线!时间不多了,晚辈长话短说——在下乃是第二梯珍药谷长老……”

    乔青后面又说了什么,周师叔一概没听见,他拼命压抑住自己冲上去大喊“她说谎”的冲动,只死死盯着乔青那一张一合的红唇。这个时候,周师叔反倒镇定了下来,他不能去,也不能反驳,其他人全部离开了,只留下了他们在这里。就算他说这凤九说谎,且不说姬氏之人会不会相信,哪怕是信了,一个不好,也会给珍药谷带来灭顶之灾!

    如今真正应了那句话——

    珍药谷和她,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生死存亡,全在这凤九一念间!

    而在周师叔思绪混乱脸色发白的时候,乔青已经对着这四个高手编造了另一个完美的故事——珍药谷老祖偶遇乔青,却没想到此人虽然修为不高,却是个炼药上的大家,六品炼药师!且手中拥有铸造神品,一击得手,趁机逃窜!老祖负伤追击,只给珍药谷留下了一句话:“小心!”到底小心的是什么,她尚未明白。而一路过来,她却发现这千多人似乎都中了一种稀奇之毒。

    乔青说到这里——

    半空中良久回复了一道声音:“什么毒?”

    “回前辈,晚辈并不知道。”她摇摇头,似乎也陷入了一种困境:“只不过……前辈不觉得奇怪么,我们这一行人修为并不高,又是身处第二梯,本该有自知之明。可方才根本轮不到晚辈说话,那神剑门的长老,已经不自量力到要挑衅诸位……”

    那人似乎并不全信:“那你们呢?”

    乔青叹了口气:“这也是晚辈疑惑的,为何他们都中了毒,我等却无事。”

    她并不说出原因,半空中那四人却是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那乔青知道珍药谷皆是炼药师,那毒下在他们身上,万一被发现可就得不偿失了——这留守的四个人,乃是大夫人的亲信,自然也知道明霜小姐负伤而回的事。要说那乔青拥有铸造神品,能伤了珍药谷的老祖,也并非不可能。这也是他们,没有第一时间诛杀下面这百人的原因:“你刚才说,时间不多了?”

    “这都是晚辈的猜测,如果刚才那人真的是乔青,那自然说明我谷老祖并未追击上她,或者已然遭了……”从上面往下看,只见那说话的红衣人,渐渐垂下了头,肩膀微颤,好不容易才吐出了后面两个字:“毒手!”

    “继续。”姬氏四人并不在乎那什么老祖,只催促道。

    “是,若是没有了我谷老祖的威胁,那么乔青又对这千多人下了这么一个毒,她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

    “她就在你们之中?!”

    那四人异口同声,声音从四个方向惊呼而下。却似乎提醒了周师叔什么,让他霍然抬头,惊望向了乔青。然而这想法一出现,周师叔立刻又低下了头,脸色惨白地苦笑起来,不敢让那四人发现一点儿的端倪。

    乔青知道,周师叔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

    可既然他刚才没有出声反驳,这会儿就必然不会再揭发她。

    忽然,漆黑的眸子飞快一闪,立刻看向了那九指!她怎么忘了,还有一个明显对她存有敌意的九指,只要这人一句话,她之前所说的所做的所布置的一切,都将会成为泡影!很巧的是,九指也正看着她,这个一直专注着眼前三寸距离的男人,第二次露出了他的面貌,直直注视着她……

    这一刻,乔青的心跳如鼓!

    她和九指对视着,心中杀意已起:“说不得,拼着可能暴露的危机,也要先把这九指杀了!”

    然而,九指却并未说什么,她看见那五官深邃的男人嘴角一动,似乎挑起了一点笑意,重新低下了头。乔青皱着眉,难道这九指和自己有渊源?认识是不可能的,她还不相信,有人能在她这易容的祖宗眼前,用一张假脸骗过自己!这个想法只在心里浮现了一瞬,乔青便挥去暂不理会,既然那九指不说,她的计划就可以继续:“前辈明鉴!”

    上空出现了一瞬的沉吟。

    乔青眼见时机成熟,嘴角一勾:“是以,晚辈才说,时间不多了。如果那卑鄙小人真的一直混在我们的队伍中,那么她刚才暴露了身份,引着大家往那边去,极有可能,另有图谋!”

    几乎是——

    她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

    远处一片沙沙声向着这边飞快聚集着……

    这声音诡异,犹如无数的软体动物滚动在泥沼里,带着杀气,带着戾气,带着血腥之气,带着死亡的气息,成群结队匍匐而来!就像是印证了她的猜测,众人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看见了最前方从迷雾中探出头来的先锋军——那是一种个头极大的蚂蝗,周身泛着血红的光芒,在地面上无处不存的沼泽中一点点蠕动着,让人头皮发麻。

    “老,老天……”

    “九凶毒蝗!是九凶毒蝗!”

    “一只,两只,……我的妈啊,哪来的这么多?!”

    不错,哪来的这么多?

    那九凶毒蝗的数量已经不能用个体来计算了,只这一眨眼的功夫,映入眼帘的已经是一排,两排,三排,而后面,还有数之不尽的数量正密密麻麻从迷雾中蠕动出来!一眼看去,满目的赤红,将整个迷雾都染成了一片血一样的颜色!

    众人脸色发白,连头皮都在一瞬间麻了起来。

    上空那四个人终于落了下来,凝重地死死盯着正朝他们蠕动过来的万千凶兽!

    轰——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四道无色的神力,同时爆开在那毒蝗的队伍之中。

    漫天的尸体炸成一段儿一段儿,落到地上蠕动了两下,便萎缩成了普通蚂蝗的大小,死在了渗出的一大滩血泊中。这四人的同时一击,力量不可谓不惊人,地面上很快便是一股一股的蚂蝗尸体,而它们渗出的血,几乎蔓延成了一条河流,红艳艳地瘆人!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它们体内的这些血,恐怕就是刚才追出去的那十六个绝顶高手,和千多门派弟子了!几个珍药谷的弟子打了个激灵:“奇怪,杀起来这么容易?”

    那四个高手,明显也觉得古怪。

    又是一道神力合击,哗啦啦炸起一大片的尸体。

    他们四人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不错,杀起来是容易。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别说是他们,就连刚才那几个门派负责人,应该合力也能把这群东西给逼退。可怎么会,还让它们吸了这么多的血?只看地上这一片汩汩流淌的血泊,绝对能把一千个人吸成人干!

    难不成,还是以前就吸了的血?

    尚未想出个原因,只听旁边有人一声颤巍巍的惊呼:“那是,那是——”

    所有人都循着这弟子的目光看去——

    只见视野所及,地面上的沼泽中不约而同地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泥包,似乎有什么正破土而出。眨眼的功夫,那东西已经蔓延进了众人骤缩的瞳孔中:“九凶毒蝗!又是九凶毒蝗!”

    一只接着一只,首尾相继地从沼泽中拱了出来,四面八方,几乎到处都是这种数之不尽的玩意儿!

    一瞬间,众人已经被九凶毒蝗给包围了!

    “啊——”

    一声尖利的惨叫,就响彻在耳边。

    只见一个弟子正踩在一片沼泽的边缘,拱出的九凶毒蝗只接触了他的脚尖一下,隔着厚厚的靴底,那弟子的周身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了下来,顷刻功夫,便被吸成了一具人干!砰的一声,人干摔落进沼泽中,溅起大片的泥星点子。而同样的,那个头不算大的九凶毒蝗飞快鼓胀了起来,周身泛起了血色红光,凶戾瘆人!

    “跑!快跑啊!”

    “天啊,这些血能吸引更多的毒蝗!”

    “怎么办,怎么办,跑到哪去,到处都是!他妈的难道整个迷幻之域的九凶毒蝗都朝这里来了!”

    最后这句话,虽然夸张了一些,但是也并非不可能。看看眼前吧,九凶毒蝗的数目已经要以亿来计算!那沙沙沙沙的声音,从遥遥远方直到耳际咫尺,无处不充斥着惊悚着众人的耳膜!

    现在如果告诉他们——

    那一千多人和十六个高手,已经完全被这密密麻麻的玩意儿给吞噬一空,也不会有人持上一个否定。

    他们甚至能想到这些东西出现的原因。

    刚才那群人几乎是疯狂地冲入了迷雾之中,因为那“乔青”的出现,让他们完全丧失了理智,完全没有来时的小心翼翼。也许一开始,还只是少数一支毒蝗队伍被不小心惊动。然而大量的杀戮之下,鲜血很快引来了附近的毒蝗,然后又是杀戮,又是鲜血,又是毒蝗!鲜血越来越多,毒蝗也越来越多……

    如此周而复始,便形成了如今这一恐怖的画面!

    那四个高手已然睚眦欲裂!

    这些人,尽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若是死于战场死于同是高手或者高等凶兽的手下,也算是死得其所。可是这每一只毒蝗对他们来说,都不过挥手碾死的东西,如今汇聚在一起,却成为了一股如此可怕的风暴!几千年同生共死的兄弟死在了这么一群小玩意儿上,如何不让他们疯狂?!

    说时迟,那时快!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密密麻麻的毒蝗已然潮水一般涌到了身边。

    只听人群中乔青大喝了一声:“跟它们拼了!”

    杀是死,不杀也是死,这四个顿生一种“壮士末路”悲哀之感的高手,立刻大喝一声冲入了毒蝗之中。爆开的神力带起大片的血花和毒蝗的尸体,犹如一片赤红的血雨冲天而起,又从天而降……

    同样的——

    混合着一声不甘的嘶吼,四个高手,顷刻已余三人。

    后面一脸绝望之色要跟着冲进去的周师叔等人,却被乔青飞快拉住。周师叔不解回头,脸上的青白在看见了乔青的行为后,一瞬间凝固了下来。只见这红衣人竟是选择了相反的方向,一跃而起,腾空避过少数毒蝗,竟是要沉入玄灵泉!

    而那些被她的动作吸引的毒蝗,反身追击而去,却在临近水面的一刻齐刷刷停了下来,不断蠕动着却硬是不敢碰这泉水分毫。

    “这东西怕水?”周师叔大惊之下就是大喜,一个结论脱口而出。

    乔青只想一巴掌扇上这周师叔的嘴:“这傻逼!”

    果不其然——

    那边三个高手被这声音惊动,齐齐一扭头,便看见了向泉水下沉入的乔青。

    一瞬间,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炸裂开来,醍醐灌顶!这一愣神的功夫,又是砰的一声,一个高手被吸成了人干,轰然砸入泥沼。另有一高手也是面色骤变,赶在被吸光之前轰然斩杀了脚下的毒蝗,伤重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这仅余的两人怒发冲冠:“乔青!纳命来——”

    乔青黑眸一厉,当机立断!

    修罗斩脱腕而出,于半空化为飞刀片片轰然而去!

    神品中的神品,当初能给那宋老不经意间致命一击,此刻也能让这已然疯狂的两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轰——那薄薄的一片飞刀正冲两人眉心而去,犹如切瓜砍菜一般,把那方才受伤之人一劈两半!另一完好之人瞳孔一缩飞快闪避开来,其他飞刀也跟着到了,在他身上留下无数深可见骨的血痕!

    咻咻咻——

    飞刀回流,重新化为一柄匕首,落入乔青指尖。

    同一时间——

    那高手的攻击已然到了!

    乔青陡然发出一声暴喝:“愣着干什么!今天他要是不死,谁也别想活!”

    被这秒杀的画面给震惊到呆滞的周师叔,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的确如此,一旦这人活了下来,那么不只这乔青,还有珍药谷,都会成为她一人的牺牲品!对乔青,周师叔自是又惊又惧又恨,可此刻,关系到珍药谷的成败兴亡,再不愿意再不爽也只能吞下一口鸟气助她一臂之力!

    周师叔正要动作,却见一道身影先他一步!

    ——是九指!

    那高手的一道无上神力,就这么被修为差不了多少的乔青和九指一同接下!

    即便有了修罗斩的自动护主,可双方差距实在太大,乔青和九指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沉入玄灵泉中。一线一线的血水氤氲着从水底飘入水面,下面两人到底是何情况,还未可知。可上面的那唯一一个高手,还活着!

    周师叔立刻招呼弟子们围攻而上。

    实则他心中已然有了绝望的情绪,哀兵必胜,人家二十个高手中的高手还是姬氏中人,竟然让那一个小小乔青借刀杀人搞死了十九个!这唯一剩下的一个,得有多大的怨气?那乔青倒是好,直接沉底儿了。留下他们这不到一百个珍药谷的三流货色,对抗这几乎顶了天的怒气,这不死都奇了怪了。

    周师叔越想就越是悲愤,仰天发出了一声崩溃的嘶吼:“乔青,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诶?”

    “你也听见了?小周那厚道人怎么可能被逼成这德行?”

    “听错了吧,你他妈别转移话题,赶紧下来,跟着我走!要是再迷路了打死我都不去找你!啊,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师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啧啧啧,我说小童,年轻轻的别老说这种丧气话,跟着师傅深呼吸,世界多美……”

    “美好你个头!我只闻到了血腥味!不对,怎么这么浓的血腥气?”

    这两道声音飘飘忽忽地从远处传来,却让周师叔一脸的悲愤猛然一僵!他大喜过望,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几百岁,瞪大了眼睛就朝天上吼:“老祖,老祖,是小周啊,老祖救命……”

    电光石火——

    眼见着一道神力轰然爆开在他的周围,天际上一片透明无色的玄气屏障,飞快在他和弟子们的头顶聚积起来!那神力爆开的一瞬,击打在屏障上,屏障片片碎裂,里面的人只白着脸色倒退了几步,命是保住了。

    同时,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落下地面:“我的个祖宗,这满地爬的小家伙是要逆天啊!”

    ……

    几乎是毫无悬念的——

    那在数之不尽的毒蝗包围下,和修罗斩之前的重创下,早已经如强弩之末的姬氏高手。在这漂亮男人到来之后,一番激斗,便不甘地化为了一具人干,永久地沉入了这迷幻之域的沼泽之下。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

    周师叔的一句提醒之后,漂亮男人一挥袖,卷起死里逃生的众人就落入了玄灵泉的水面上。那些毒蝗果然如之前乔青所料,齐齐聚集到了泉畔周围,以一个包围之势焦躁着停顿了下来。这样的对峙,足足持续了大半日的时间,他们才不甘地蠕动着退了开来,再次似潮水一般哗啦啦退入了大片大片的泥沼之内,蛰伏不见。

    而这大半日的时间,也足够周师叔将一切说个清清楚楚。

    “老祖赎罪,那乔青实在太过阴险……”周师叔说到这里,也不再推卸责任,只叹息一声:“好在她已经死了。”

    “死了?”男人眨眨漂亮的眼睛,玩味地吹了声口哨:“我看未必!”

    “老祖?您的意思是,那乔青还……还……还活着?”

    眼见着周师叔连带着后面的弟子全部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匪夷所思外加精神紧绷满目骇然,男人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啧啧,那小家伙到底把老子的人给欺负成什么样了?瞧瞧这一个个吓的,这小脸儿白的,可怜见的喂……

    “别紧张,听完你们的叙述,我倒是觉得,那乔青开始并非想要珍药谷陪葬。”不得不说,这男人其他方面不着四六,在智慧上,却的确是符合一个活了几千甚至上万年老妖怪的底蕴:“若她有心将珍药谷算计进去,完全不必单独和你再立一个协议。想想看,那人不是六品炼药师么,到时候拿出丹药,说是四大氏族里的好东西,不是能得到同样的效果?”

    周师叔等人一愣。

    “再者,后来忽悠那姬氏之人的时候,若是没有你们这些有可能揭发她的人,岂不是更加稳妥?”

    “最后,这九凶毒蝗估计也是她引去的,不知道在开始那些人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她在杀域里呆了一月时间,恐怕这一整个月都在研究怎么来泡这玄灵泉,将里面所有可能出现的凶兽都研究透了,不然也不会知道这九凶毒蝗怕水。如果那时候,她不拉你那一下,让你们上去送死,她则悄悄隐入泉底,估计也不会有后来这些事儿了,你们一个两个都得喂了那些小爬虫。”

    的确如此!

    这一路上,虽说跟着她吃了不少亏,可若是直接把珍药谷排除在外,她明显更好行动。而珍药谷的下场,估计就和那些门派的千多人没什么两样了……

    想到此,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可是……”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可是最后,她沉入泉底,你们险些为她陪葬。”男人摇摇头:“这个估计是连她都没想到的,那姬氏,竟然会出动了二十个这样的高手,堵在这玄灵泉外!”想起刚才那个人,如果不是本身已经力竭,恐怕就是他在这里,也未必能敌得过全胜时候的那人。更不用说,一次就是二十个!男人看向泉水清澈却不见底的下方:“那乔青,到底是个什么人,竟然能引动姬氏如此大的阵仗!”

    这些,没有人能回答。

    片刻之后——

    周师叔散了点儿怨气,不由又担心起来:“老祖,你说那乔青没死?”

    男人奇怪地看他一眼,周师叔尴尬地咳嗽一声,既然知道了那乔青不是存着加害珍药谷的心——尤其她这一举,让其他几个门派皆受到了不小的重创,就如神剑门,那死的可是个长老啊。啧啧,想到此,他又觉得那乔青也不是太过可恨——最起码,一个初入神阶的小菜鸟,竟然能凭借着一己之力,做到这样的结果,实在是个可怕又可敬的人!

    男人倒也没嘲笑他。

    飞回岸边,托着下巴往水底瞧:“我猜的,这么个死法,也太坑爹了。”

    众人:“……”

    老祖,你真的不觉得自己这解释比较坑爹么?

    男人哈哈一笑,就似乎是印证了他的推断,水面上咕嘟一阵气泡声,一个人影蹿了出来。是九指!九指脸色微有苍白,一见外面这些人没死,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松了口气,一蹬水,腾空落到地面。他也不说话,直接盘膝调息了起来。终于众人等啊等,全沉不住气了,抻着脖子往水下瞧:“那个呢?”

    九指眸子不抬:“她是遗州人。”

    这倒是他们都知道的,这么一提醒,纷纷想了起来。

    ——那乔青,做了这么多的目的,不正是为了这玄灵泉么?

    九指的话,另一方面,也证实了她还活着的事实。男人托腮想了一会儿,转头和小童叽咕叽咕了半天,小童一百个不乐意地翻了一阵子白眼,倒也没拒绝。男人嘿嘿乐着,指挥众人该干嘛干嘛去,调息的调息,警戒的警戒,竟是有了长期作战的架势了。众人大惊:“老祖,那乔青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得知她没死,咱们不把她绑了送去姬氏领赏已经仁至义尽了,怎的还留下护法开了呢?”

    就连九指,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男人摆摆手:“你们年纪小,不懂,这玄灵泉的浸泡时间,能直观地看出这人的潜力。第一次进入泉中,可吸收这泉水中的玄气,转化为神力,可是大补之物。可个人的体质和天赋,也决定了到底是大补,还是虚不受补。一旦到达了天赋的临界点,便会被这泉水自动送出来,若是硬撑着,反倒会爆体而亡!”

    “您的意思是,浸泡时间越久,则越是等同于前途无量?”

    “对头!”

    还有他没说的,大抵从翼州来此的人,浸泡时间为三到五日。倒是有一些天赋好的,至多七日。还有历史上唯一一个奇葩,便是几千年前那名震天下的风玉泽,据说泡了有半月之久。男人打一个响指,眼中闪过一抹捉摸不定的凌厉光芒:“老子倒是要看看,这乔青……”

    ——能在泉底,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