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三章

    乔青的确完成了吞噬雷劫。

    血色雷光被她一丝不漏的全部吸收,天幕之上阴云散去,冲天的金色火苗霍然回流!

    那画面,怎么形容呢——上有夜幕降临,下有死海无波,中间一抹耀眼的红色身影屹立着,不断有熊熊火焰一丝丝倒卷于她的脚下!就似是一朵硕大的金色妖莲片片合拢了盛放吐芳的花瓣,于那人的无双风华下,悄然内敛。

    这是……

    已经成神了吧?

    这个问题没人敢问,二十四岁的神阶高手,实在太过夸张了!夸张到耸人惊闻!他们怔怔望着,犹自沉浸在方才的一幕壮丽画面中回不过神,也犹自沉浸在对乔青的震撼中不能自已。那一片漆黑的天海正中,一道红影便犹如天地间的唯一一抹亮色!夜色中烈火般耀眼,逼人,不敢直视!

    乔青轻轻吐出一口气,周身的感觉从未有过的好!

    第三次血脉觉醒,将她破败受损的经脉全部修复,毁掉的容颜也恢复完好。而最重要的,步入神阶,体内的玄气已在雷劫一破的瞬间转化为了神力,充盈地流淌在身体中:“神力……”指尖一抹无色透明的光晕萦绕着,虽不如玄气的颜色耀眼,却更加圆融内敛,力量暗藏!

    这神力一出现,无疑证实了她神阶的修为!

    大片大片的倒抽冷气声中,凤太后等人面色一喜,正要冲上来为乔青欢喜。却听天幕中一声清冷女音先了他们一步:“年纪轻轻,便步入神阶,妹妹果真不凡!”

    这一声,终于让众人想了起来,天上还有那么两个不速之客!从他们出现伊始所说的话,和周身那种鼻孔朝天的傲气,众人早就猜测到了这两人的身份——东大陆之人!开始也对那两人心存了警惕,可这么长时间,他们只是冷眼旁观并未做出任何举动,渐渐注意力便被乔青吸引了去,将他们完全忘了。这会儿听明霜一言,不由纷纷仰头看去。

    这一看,顿时瞳孔一缩,不可置信了起来!

    “她……”

    “她她她……她的模样……”

    她的模样,竟是和乔青有七分相似!之前便觉这个女人看着眼熟,可那时候乔青正处于毁容之中,两人性别气质天差地别,自然不会让人往一处想。可这个时候,明霜正带着宋老从天上飞下,直奔乔青所在的方向。如此一来,那一红一白的两人自是对比分明,顿时让众人惊诧了起来:“我靠,难道这东大陆女人,和乔爷有什么亲戚关系?”

    “这也说不定啊,乔爷的天赋那么妖孽到逆天,若是有东大陆的血脉,倒也说的通了。”

    “啧,听说那边的人出生便有紫玄的实力,玄气浓度高的让他们在老母肚子里就不断晋升,根本连修炼都不用!紫玄啊,咱们这边要死要活修炼个几十年,没到紫玄的都是大把抓,那边儿……靠,真他妈的不公平!”

    “等、等等——你们是不是会错了重点?”

    嗯?重点是什么?

    有人的一句话似乎提醒了众人,重点貌似是那白衣女人的某个称呼。顿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巴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西瓜!这一片被雷劈焦了的数十万人群中,有人弱弱吐出了一句让他们差点儿喷血的事实:“那那那、那女人叫叫叫、叫乔爷妹妹妹……妹妹。”

    几乎是立刻地——

    唰——

    无数道视线汇聚到了乔青的身上。

    此刻,明霜已然带着宋老到达了乔青的对面,凌空立着,嘴角含着淡淡的浅笑,并不热络地近距离打量着她。而乔青,也在看着明霜。对于明霜的出现,她并不意外。早在他们撕裂空间出现在上空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了。可知道归知道,那时候的危机让她根本顾不得那些。至于后来,雷劫破开之后,她吸收着那些细细的雷光,更是察觉到了这两人的视线一刻不离自己!

    甚至于,血脉之中的天级火,都在放下了重任之后浅浅骚动了起来,似乎对那两人有所感应……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

    ——同样的血脉!

    该来的,始终要来。乔青对这族人的出现不意外,却着实意外了一番她的长相。还不待说话,体内的天级火骤然沸腾了起来,翻涌着似乎想传递给她一种预警!乔青以感知进入内视,面上不露痕迹,耸肩笑道:“阁下,你叫的可是乔某?”

    “呵,”对这个姓氏,明霜发出了一声不屑轻笑:“你确定你姓乔?”

    内视之中,天级火里独属于忘尘的那一丝火种,沸腾的尤为明显,一种名为怨恨和恐惧的情绪几乎要破体而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乔青眸子一闪,飞快看向了忘尘!他是那玄火的原主人,自然也有所感应。捕捉到忘尘面具上露出的眸子里,一丝冰冷的寒光,乔青几乎确定了某个猜测:“我姓什么暂且不说,不过阁下倒是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极为相似。”

    “哦?”明霜笑容一顿:“这倒是巧了。”

    “是巧,跟你长的像,气质也像!”

    “这可算缘分了,要是有机会,你口中那人,我倒想见上一见。”

    乔青定定看着她,一字一字吐出:“自是有机会,小倌儿馆里一个千人枕万人尝的兔子而已,阁下若是想见,随时去捧场就好。”

    轰——

    落后明霜一步的宋老,原本还在疑惑着这乔青的气度不凡,沉得住气。若是换了旁人,听明霜小姐口中的意思,还不得迫不及待的先把那身世关系给搞个清楚。可她却怪,直接站在此处闲聊了起来。满心满腹的疑惑之中,乍然听见乔青这一句,立刻杀气暴涨,横眉怒目:“你说什么?!”

    一边说着和明霜小姐气质像,一边又道那人的身份如此下贱不堪,这其中的意思还用解释么?

    “放肆!”明霜这一句,却并非对乔青,而是对她身边宋老。

    “小姐?!”

    “族中规矩你忘了?退下。”

    宋老不甘心地退了下去,重新站回她一步之后。明霜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只刹那便压了下来,清冷道:“妹妹一直流落在外,不了解族中规矩倒也可以谅解。可今天,姐姐便跟你提上一句,我族自上古时期传承至今,长幼尊卑极为严明,今日这种话若是回到族里再说,被大长老听见的话……可莫要怪姐姐没提醒过你。”

    乔青看着明霜,轻轻笑了起来。

    方才那一句之后,她明显感觉这女人轻松的情绪大于愤怒,这无疑,已经证实了她的推测!心底杀气翻涌,面上笑容更盛:“照这么说,你身后那个对我态度不敬,应是需要回族问罪的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明霜眼神骤冷:“原来妹妹早就知道了。”

    “不算早,有几年了。”

    “哦?”

    “血脉觉醒,加之你的样貌。”

    乔青说的简单,明霜却明白了她的意思。血脉一觉醒,自然知道和乔家人有所不同,心中存了怀疑,待到她一出现,这相似的样貌便让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么方才是在试探于我了?妹妹未免太过小心。”

    “小心是肯定的,谁知道老子那家族到底是个什么样,总得试探试探你的态度,不然两眼一抹黑地跟着走了,想回来可不容易。”乔青摆着手随口解释了一句,这完全符合逻辑,明霜并未怀疑。便见她嘴角斜斜一勾:“不过……刚才我那话,可是真心的!”

    刚才那话?

    和一个千人枕万人尝的下贱小倌儿气质相同!

    明霜的眼中,杀气几乎不可控制地升腾了起来。毫无反应的,一道红色的身影霍然冲了上来,混不吝的勾上了她的肩头,哈哈笑道:“呦,这么开不起玩笑。”她整个人僵住,杀气更盛,控制不住地将触碰到自己的乔青猛地弹了开:“你放肆!”

    乔青趔趄两步,嘴角一丝血线溢了出来,散落下的发丝遮住了她眸子里的精光闪烁。这女人明显不容人如此触碰,刚才那一回击是下意识的,必然没有留手!虽然力度不重,她却完全没有动过一招半式,只凭着本能便让自己毫无招架之力——她的修为,对如今的自己来说,深不可测!她抬起头,看着明霜和忘尘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呸的一声,吐出了流到嘴角的血。

    放肆?

    她就是不够放肆!

    夺了忘尘火焰的人,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她非但不能将这贱人一击必杀,还得一步一步暗自试探,一言一行演戏作伪!一股子杀意生生梗在心口,让她血气翻涌几欲爆体而亡!然而身体里已经沸腾到了如此的程度,她面上丝毫不显,不就是忍么,忍了这么多年,还差这一次不成!

    气氛一时冷凝了下来。

    夜幕之下,一时无声。

    忘尘远远地望着她,眼中的冰冷已全部化为了心疼和暖意。没有人比他更想现在就冲出去,可不行,他才是火焰的原主,比起乔青来对那火焰更为敏感。一旦靠近,只怕那女人体内的火也会受到牵引——忘尘死死将自己定在原地,他不能动,不能辜负了乔青的一片心意。

    肩头霍然落下一只手臂,兄弟式地拍了两下,凤无绝脚下一动,飞到了气氛僵冷的乔青身边:“怎么回事?”

    “谁他妈知道怎么回事?”

    乔青呸一声:“知道老子是她妹妹,还这么个德行,以为自己什么东西,老虎屁股摸不得啊?”她扭头看一眼明霜,十足的流氓地痞样:“姐们儿,女人都不能碰,男人肯定更碰不得了——你可别说,自己还是个雏啊?”

    明霜的脸色,这次是真的难看,从出生至今,从没有人敢这么对她!她也从来没想过,这乔青竟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可是另一方面,越是如此,她越是放心。明霜对于乔青的一切,皆是从三圣门主那里收到的回信中得知,除去身世之外,也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撕裂空间到达这里的一瞬,她倒是听见了一句仰天骂娘的话,此刻两相一对比,倒是暂且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这样一个人,反倒更容易控制。”

    心下转过这个念头,明霜忍住不耐,皱眉道:“我念你流落在外,此次暂不与你计较。待到回去族里,自有父亲教导于你。我想你还不知道,四娘离开的这些年,父亲日思夜想,娘亲得知你的消息后,立刻派我前来寻你。想必你若回去,父亲定会欣慰难当。”

    打出亲情牌了么:“他是什么人?”

    明霜却不多说了,高昂着下颔,傲然道:“去了,你自不会失望!”

    这话落下,她便见对面的乔青眉毛一动,眼中的算计和觊觎一览无余。明霜心下笃定,在这个下等地方,没有人会不对东大陆动心,也没有人会不对那边的权势动心!果然,乔青犹豫了片刻:“怎么去?”

    “你要去东大陆?”凤无绝一皱眉,脸色不悦。

    “不是我去,是咱们一块儿去。”乔青拉着他的手,朝明霜一扬下颔:“没问题吧?”

    明霜这才看向凤无绝。

    当日浮岛之上那虚幻的一抹人影,此刻实实在在站在了她的眼前,却让她失望了。她犹自记得那时候不过看了片刻,便觉那男子黑衣冷厉,眉宇不凡,尤以那通身的气度,竟是比起穆兰亭也不遑多让。可这会儿,只一眼她就看出了他的感知大损,明霜心下惋惜,再见凤无绝听完乔青的话后,那眯起的眼睛中亮光一闪而逝,脸色也好看了起来,更是不喜:“喜怒为一女子牵绊,此等男人,何成大事?”

    不对!

    他根本不是为了这乔青,而是为了去东大陆的机会!

    ——果然男人都如父亲!明霜厌恶更甚,感知大损还妄图去往东大陆,这样的人,即便成了神阶,也不过是个三流货色!她忽然就没了再纠缠下去的兴致,淡淡道:“你能在今天来这里,恐怕也是为了去东大陆……”这么长时间,神识并未感应到三圣门的存在,恐怕已经毁了。三圣门主的回信中,那话中意思也是求救,她倒不算意外。一群奴才的灭亡,也入不到她心里去,只仰头看了看天色:“阵法随时可启动,再有半个时辰,就会关闭了。若想再去,除非你有了如我一般的修为,或是再等百年!”

    乔青顿时跳了起来:“百年?我可等不了!”

    明霜自然也等不了,百年之后,这乔青都一百多岁了。一百多岁的神阶在东大陆虽也不算差,可到底一抓一大把,哪里还有让穆家挫败的可能:“甚好。”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衣袖一挥,让人心悸的神力在夜幕下一晃,下方死亡之海便轰隆震动了起来。海面颤动着,似乎有什么自地下冉冉升起,直到过了良久良久,轰隆声越来越响,已经近在耳际,脚下的海水骤然向着四下分离开来,露出一方缓缓上升的圆盘。

    圆盘还在继续升着……

    直到高出海面有半人高度后,平稳停止了下来,海底的震动也跟着静止。

    乔青看着这巨大的圆盘,玄石所制,虽没有一方放置玉珠的石柱,也没有风玉泽那龙飞凤舞的字迹,不过只从形态看来,应是出自风玉泽的手笔没错:“这是什么?”

    这东西是由玄玉催动,三圣门中一直存有那物,她却没想到三圣门已毁,只好以神力勉强催之。这催动的功夫,已让她的脸色泛了白,闻言并不回答,只不耐道:“走吧。”

    “等等,还有一刻钟的时间,你急什么!我多带几个人,还得跟这边的朋友叙叙旧。”

    话音一落,不待明霜阻止,乔青已不见了人影。宋老在身后同样将神力灌注进去,为她分担了一丝消耗:“小姐,还有柳生和朱泰的死……”

    明霜眸子一闪,倒是忘了问这一茬——那两人修为虽不及她,但也不是这里的人可以解决的!这件事若是不能解释明白,这乔青未免可疑。目光落到远处,在一群人中不断寒暄着的红衣人影,明霜感受到自己因为催动阵法而渐渐流失的神力,皱眉道:“依你看,此人可有问题?”

    宋老倒是不担心:“明霜小姐多虑了,区区初入神阶,玩点儿花样也不足为虑。”

    明霜淡淡点头,实力的差距,哪怕是她神力枯竭,也不是这乔青能动手脚的:“嗯,你倒是提醒了我,柳生一事,还是弄个清楚为好。”

    她原本想着,一旦乔青回来,就先将这件事问明白。可千等万等,一直等到离着阵法关闭只差半柱香的时间,那红衣人影才带着十多人慢悠悠走了过来,有说有笑不见丝毫紧迫。明霜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冷冷地盯着她,目中的杀意氤氲着,若非她心性够沉,早已动手将这孽种一把捏死!

    “久等了久等了,爷人缘儿好,多聊了两句。”乔青打着哈哈带着众人走过来。

    后方好几个都脸色古怪的很,今天他们是做梦了吧?是的吧?嗯,肯定是!——要不怎么听见了那什么妹妹?让他们相信乔青是女人?倒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柳天华干笑两声,胳膊肘一捅玄苦:“真是老了,刚才竟然听见……”

    大师怜悯地看他一眼。

    柳天华眨眨眼:“哈哈,哈哈,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当年在柳宗那一年,玄苦骗了不少丹药跑路,恢复他侍龙窟龙脉中损失的修为。是以这两人一个坑蒙拐骗,一个千年狐狸,又皆是两大宗门的宗主,倒是培养出了那么点儿阶级感情来。一看这神棍的表情,柳天华连舌头都不利索了:“不不不……不可能吧……哈哈,怎、怎么可能?”

    一边老祖等几个还不知道的,也一脸见鬼地望了过来,那意思:出家人不打诳语啊大师!

    看着这一张张苦逼的脸,这得道高僧的心里就是一阵幸灾乐祸,看吧,看吧,当年老子知道的时候,可没少被吓一跳:“没事儿,你们也不是最丢脸的,那边儿还有一群木桩子这会儿都傻戳着呢。”

    ——这无疑就是变相的肯定了。

    “见鬼!见鬼!”柳天华差点儿蹦起来,踩了尾巴的耗子似的。

    他迫不及待的跟老祖对视一眼,只觉满眼都是泪啊,乔爷是女人?他们祖师叔竟然是个女人?天要塌了么?红雨要下了么?人类要返祖了么?这种人神共愤惊世骇俗伤天害理的事儿怎么可能出现?!怎么可能!两人脑中唯一的一句话,只剩下了:“母猪果然上树了……”

    不过玄苦说的没错。

    好歹这两人接受能力还是强的,高手,宗主,老祖,自然不比普通人!

    看看外头那数十万的人吧,自从乔青和明霜的对话开始以来,那个性别问题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一个个全部一秒钟变石雕,连眼珠子都没个动的。到了这会儿,都还在整个死海上戳着一片呢!一眼看过去,啧,那叫个壮观。

    而造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却是顾不得外头那数十万个哥们儿了。她计算着传送阵最后关闭的时间,带着笑眯眯走到了明霜的面前:“站上去就成了?”

    明霜冷冷点头。

    乔青一步迈出,直接走上了传送阵。

    几乎是立刻的,前方出现了一丝丝波纹的扭曲,片刻露出一个洞口大小的入口。这入口内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似乎那头也没有路,只要一迈进去,就能直接到达了那传说中的东大陆。

    乔青眯着眼睛望向这入口,成为了神阶之后,神识极为敏锐——她可以感觉到,这入口乃是由极沉厚的神力所催动,一旦明霜收手,入口便会瞬间消失!除非,有人正迈在那入口处,或许可以拖延个分秒时间……

    眼见着乔青未动,明霜心下一闪,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升了起来。即便不愿意承认,她此刻也不由得有一分狐疑一分担忧,她不动声色地走到凤无绝的身侧,感知力大损,也相当于容易近身容易下手!开始,不过是做个预警,可这么一动,倏然体内那独属于忘尘的火焰霍然骚动了起来,竟隐隐有了破体而出的迹象!这火焰跟着她十几年,许是怨气太深,虽为她所用却始终并不顺手。

    但是——

    从未有一刻,竟会如此!

    明霜霍然扭头,目光在十几人上一扫,瞳孔一缩定在了戴着面具的忘尘身上!

    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划过,明霜自然不笨,非但不笨,还是极为睿智之人。她对乔青根本全无了解,可这刹那时间,之前乔青的所作所为全部走马灯一般串成了一条线!她一早知道!一早知道了忘尘的火焰在她身上!也一早知道了当日加害忘尘的就是她!

    如果说之前,明霜打的主意是利用乔青,那么这一刻,知道了这一切秘密的乔青,就绝对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这想法一出现——

    同一时间——

    方才还有说有笑的十几人,同时出手!

    整个死亡之海上杀气升腾!各色玄气朝着明霜轰然而去!这来势太快,也太突然,几乎是她心中警惕的一刹那,她此刻神力稍有枯竭,这近距离的玄气轰炸也不敢硬接!她翻身一避,同时素手一挥,神力设置出一个屏障将玄气抵挡在外:“不自量力!”

    话音一落,她眼神骤冷:“想走?!”

    正往那入口处飞快迈了一步的乔青动作倏然一顿,她察觉到了!体内的天级火似遇见了一股极大的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吸力,正以飞快的速度从经脉中向外流失。便如同那日修罗斩的所为,只不过,修罗斩是借助这火焰之力暂且一用,而这次来自于后方明霜的吸力,却有将这天级火连根拔起的势头!

    怪不得忘尘的火焰会在她那里。

    这么说来——

    明霜,亦可吞噬火焰?

    乔青不知道这到底是明霜一人的特例,还是她们整个家族都是如此。最起码,柳天华的玄火,可没这能耐!她倏然回头,看着明霜精致的面容上那一抹傲然冷笑,就似看见了她这相似的假面之下,隐藏着的那一条毒蛇,吐着猩红的信子以那双阴毒的眼睛,垂涎欲滴地盯着她。天级火竭力抵抗着,可这吸力太强,她的周身火焰从经脉中渗透而出,一丝丝火苗朝着明霜疯狂而去!

    这情形,不止让乔青皱起了眉,连宋老都是大惊失色。

    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打上了这样的主意?!

    原来,她体内那从来不显山不露水的火焰,还瞒着所有人瞒着族长拥有一种如此逆天的属性?!

    乔青嘴角一勾,非但不极力阻止,反倒加大了输出,让天级火毫无阻碍地全部被吸出!一瞬间,明霜只觉那火焰飞快窜入了她的经脉!她冰冷的双眸中涌动着惊喜之色,还不待持续,倏然面色大变!体内的火,和乔青的火焰撞击在一起,竟然落了下风?!她当然见过乔青抵抗雷劫的那火,可在她看来,那火虽强,比起她的也不过是旗鼓相当,再加之她修为之高,压住这火完全不成问题!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怎么会这样?

    明霜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见的,就是乔青似笑非笑的表情:“姐姐,见面礼。”

    从她出现到现在,第一声姐姐,竟是叫的如此讽刺!一口细牙几乎咬碎,明霜飞快镇定了下来,她是作为未来的氏族继承者被培养,若连遇事不惊的心性都没有,又如何可谈“舍我其谁”?明霜不再纠缠,果断将体内乔青那火焰逼出经脉!哪怕是乔青都不由为她叫了声好,换了旁人,已经进入到体内,哪怕明知危险也定会拼上一拼,可这女人,够决断!

    即便如此,已然晚了。

    明霜倒退一步,脸色惨白,乔青感觉到天级火回归体内,不但将在明霜体内本就不稳定的忘尘的火焰勾引了回来,甚至带回了那么一丝丝独属于明霜的本命火!乔青不急着吞噬这火,让天级火将这一丝火线包围起来,封住去路。同时,指挥着众人飞快撤离:“走!”

    这一切——

    说来话长,实则不过刹那功夫。

    从众人出手,明霜反击,乔青将计就计,到明霜果决断腕,再到邪中天和玄苦两人冲进了入口,统共也不过五息时间!待到第三人囚狼要入,已然被反应过来的宋老拦住!凤太后、老祖、忘尘,沈天衣四个玄尊顿时和宋老对上,这一阻拦的功夫,囚狼被乔青一把扯了进去,后面无紫非杏再入,明霜已然攻了过来!

    她苍白的手指犹如一只利爪,这辈子唯一一次吃亏竟是吃在这孽种的手里!眼见着乔青也要进入入口,明霜眸子一厉陡然转身,霍然抓住了感知受损的凤无绝:“乔青!”

    一声厉吼,让乔青步子一顿。她回过头大惊失色,天级火瞬间飞冲而出!明霜便知道,她赌对了!眼见着乔青的火焰包裹着神力汹汹而来,明霜不屑冷笑:“不自量力!”然而这不屑这从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她笑容骤僵!

    明霜一扭头,看见的便是凤无绝冰冷且深沉的眸子,这目光,这气度,和她第一次从那虚影中看到的重合了起来!到了现在,她又怎会看不出就连乔青进入入口,这男人被她抓住,都是两人之间的一场戏!只是眨眼,凤无绝原本一片虚无的眉心一抹图腾骤然出现,化为一片漆黑的魔气重重而来!同一时间,乔青的火焰到了!魔气和火焰在一瞬间融合在了一起,黑红两色交织着,竟迸发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毁灭之力!

    明霜并不知道这力量从何而来,然而她片刻都不敢怠慢!

    一个神力屏障只方方出现,便被这黑红两色给侵蚀了个片片碎裂,轰——这股来历不明的力量扑面而来,让明霜脸色惨白,一口血狂喷而出!她受了重伤!她竟被两个眼中的蝼蚁伤至重伤!这还只是这力量的余波!明霜果断后退,宋老大惊失色:“小姐!”

    轰——

    修罗斩爆发出铸造神品的全部力量,一击,正中分心的宋老!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这么点儿时间,项七洛四也冲进了入口!随着宫琳琅和万俟风的进入,那入口抖动着,没了神力的支撑,已然有了要闭合的迹象:“不好!快走!”

    老祖忘尘沈天衣接连冲入入口,凤太后退后一步:“丫头,无绝,快走!”

    两人霍然扭头,看见的就是奶奶眼中的坚决,只一眼,乔青便想到了当日老太太坐在摇椅上,对她讲述着凤无绝爷爷的情景。她要留下,留下守着鸣凤!这样的感情,不需劝,也无法劝。眼见着入口开始闭合,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飞快冲了进去:“奶奶,保重!”

    最后关头——

    洞口只剩一半大小——

    某只被遗忘了的黑色小鸟,驮着一只让它摇摇欲坠的肉团子,和肉团子上面盆栽一样的小西红柿,哼哼尖叫着冲了进去。

    洞口无声闭合,半空中飘下几根漆黑的鸟毛,一切回归平静。

    姑苏让,柳天华,柳依依,万俟流云,万俟灵,兰萧……一部分决定留在大陆上的人,默默望着那一处,良久,良久,直到凤太后蹒跚走来,欣慰着笑了笑,几人才扭过了头,看向远处被那黑红两色的神秘力量击中的明霜,和另一边直接被打成了重伤的宋老:“这两个,怎么办?”

    凤太后笑眯眯摇摇头:“担心什么,天道规则之下,我们如果站着不动不反抗,他们这两个神阶若要动手,等着被天劫劈死吧。”

    几人哈哈大笑,绕过跌落到死亡之海中,脸色难看死死瞪着消失入口处的明霜,飘然远去。

    他们说的没错,天道规则之下,修为越强,受到的约束就越多。就连玄尊高手随意出手插手大陆争端造成生灵涂炭都会得到雷劫的惩罚,更何况如明霜和宋老呢?明霜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做这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尤其她伤重至此,火焰有损,雷劫之下,她非死也伤!这也是乔青敢笃定离开的原因。

    明霜从海中腾起,落到了宋老的身边。

    他先是神力枯竭,又受到神品一击伤势颇重:“小姐。”

    明霜俯视着他。

    宋老心下一跳,陡然瞪大了眼睛,他的脖颈处,正有一道神力造成的致命之伤。鲜血沿着脖子成串流淌,在黑色的海面上形成了一滩赤红,明霜就这么静静看着他,直到他瞳孔涣散,死不瞑目,连一句为什么都没说出来。

    明霜冷静且淡漠地道:“怪只怪,你知道了我的秘密。”

    尸体沉下海面,带起一阵咕嘟咕嘟之声,唯一证明过这忠心的手下曾经存在的痕迹,只有那一线一线飘荡着的血水……

    做完了这一切的明霜,几乎只剩下了离开的力气。她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那双清冷的眼睛里,深藏的毒蛇几乎要破目而出!看了一眼这翼州大陆,再一次望向洞口消失的方向,她阴狠地笑了起来,嘴角的鲜血看上去诡异且骇人:“妹妹,这见面礼,姐姐就收下了——至于回礼,东大陆咱们再慢慢清算!”

    一挥袖,空间出现一道细小的撕裂,明霜消失不见。

    ……

    乔青离开了。

    可这死亡之海上,一片木桩子们还杵着。他们愣愣地见证了“乔爷”从男人变女人的一幕,也见证了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跑了的一幕。当他们回过神来,一脸见鬼地飘离回了大陆上,将这个匪夷所思堪称恐怖的特大消息传达给每一个人的时候,得到的便是整个翼州的质疑声:“切……”

    自然了——

    三人亦能成虎,更何况是数十万个人呢?

    渐渐有人相信,有人半信半疑,也有人坚定不疑,甚至有人去寻找一切和乔青有过亲密关系的朋友询问。彼时,姑苏让已成为了姑苏宗门的宗主,柳依依也继承了柳宗的炼药大业,兰萧小白兔终于顶着兰老将军的火爆脾气硬气了一把,入赘了万俟家和万俟灵一起接管了万俟宗门。大燕跑了皇帝,好在还有凤太后主持大局,老太太再一次成为了这翼州大陆的第一高手,兼顾着大燕鸣凤和老神棍丢下的小和尚宗门朝凤寺。

    一天到晚,可把这老太太忙的是团团转,一会儿气那臭丫头拐跑了自家孙子还没留下个曾孙子,一会儿又笑眯眯回想着有那臭丫头陪伴的日子。夏日时光,日头正好,老太太倚着拐杖忙里偷闲,抱着凤无双的姑娘笑的合不拢嘴:“好在还有个曾外孙女啊,念青,小念青……”脸色一臭:“赶紧再努力去,生个小念绝出来,杵着干什么?!”

    卫十六点头哈腰,回府默默努力。

    ——翼州因为某个人的出现,似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也似乎,还是那个翼州。

    然而不约而同的,这些人对于乔青的性别一律三缄其口,谁问都是一个神秘的微笑:“佛曰,不可说。”

    于是乎,关于乔爷的性别问题,终于在翼州大陆上成为了一个永恒的谜团。

    有人说,那乔爷乃是个风流倜傥的翩翩美男。

    有人说,那乔爷可是个绝美妖娆的楚楚女子。

    也有人说,那乔爷天赋异禀,生异于人,可男可女,可攻可受……

    这话题的争执在翼州持续了足有千百年,成为了一个永恒的主题——或者,这谜团也会延续到东大陆也说不定——反正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行走在翼州的土地上,总能听到类似的对话:“乔爷,听说……是个女人?”

    路人甲:“放屁!”

    路人乙:“修罗鬼医,半夏谷主,神阶高手,四宗尊主,翼州臣服,万人朝拜……”

    路人丙:“你他妈见过这样的女人么?绝对是个纯爷们儿!”

    路人丁:“乔爷之后,天下无爷!”

    明天请假一天,想一下东大陆,22号恢复更新。

    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