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一章

    “我靠!我靠!灭世血雷?!”

    一片寂静之中,唯有大白认出了那雷电的来历。

    它是上古神龙的血脉,生而拥有其他玄兽所望尘莫及的智慧和传承。这全然陌生的四个字引起在场之人一片茫然,尤其是大白此刻的状态,哪怕是当初乍然见到乔青迎天接雷的惊悚一幕,都没有让它表现出如此刻的惊惶骇然!

    大白却来不及解释了,全身的毛一根不剩的炸了起来,猫眼中的凝重汇聚在缩成一线的竖瞳里,眼见着那道如山粗重的红色雷电闪烁着毁灭的力量已然降临了乔青的头顶……

    它肉团一样的身躯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化为一道白色的闪电决然冲了上去!

    轰——

    恐怖的血雷,击上它不断膨胀起来的身躯!

    并未如预料之中的引起任何毁天灭地的余波,而是尽数被大白给接了下来!

    它的鳞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焦卷曲,片片剥落,一声来自于神兽睚眦的痛苦嘶吼,从不断翻滚着的庞大身躯中虚弱的发出。这声音凄厉,一声一声尖锐地灌入了被它完好无损地护在身下的乔青耳中,让她眼眶猩红,泛起了泪光。

    莫大的心疼,几乎要将心口戳出个窟窿:“大白?”

    大白却没回答她,或者说,它已经没有了力气回答她。那几乎有千百个乔青那么高的尾巴尖儿,竖满了焦卷的倒刺,小心翼翼地在她身上蹭了蹭,一副撒娇求安慰的模样。若是平常,乔青必定狠狠蹂躏它一番,跟着嘴欠地嘲笑个够。可是这会儿,这威胁十足的尾巴被她的手轻轻抚上……

    滚烫的温度,让她的指尖烫伤遍布。

    大白咻一下抽回了尾巴。

    已经变成了这样,它的身躯依旧在不断扩大着,几乎每扩一分,乔青都能听见那伤痕撕裂的声音。从前,大白也曾化为本体过,可那时候所用的时间,几乎是这次本体成形的百倍还多。它像是在争分夺秒,只眨眼的功夫,已经遮天蔽日现出了那属于睚眦的本体原形!

    紧跟着——

    嗤啦——

    利爪在半空一抓,一道空间裂缝便撕裂在了眼前。

    做完这一切,大白根本已经力竭到什么力气都没了,犹如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缩至肥猫大小,从空中跌落下来。乔青忍着周身的伤痛,一跃而起接住了它。落手的团子,再一次回复了五年前的状态,几乎生息全无!即便早有了一次经验,也不由让她心口狂跳,锥心泣血!

    她不知道,此刻的大白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可她知道,决不能让大白的代价白白流失!

    眼中一抹狠戾划过,乔青二话不说,转向下方:“所有人听令,跟我走!”

    话音一落,当先一步迈出,消失在三圣门中。下面的众人早已被接二连三的状况给震懵了,此刻听她一句不容置疑的号令,连为什么都不问,立刻跟上那抹消失的红色身影,冲出了那道空间裂缝……

    这一切,顷刻之间完成。

    待到三圣门的残余反应过来,整个异空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这可以说是死里逃生的一刻,让他们喜出望外,纷纷冲上半空去查看已然奄奄一息的门主。

    “门主,你怎么样?”

    “哈哈,哈哈,我们得救了!”

    “门主放心,那乔青不知道为什么竟走了,只待咱们重振三圣门的声威——该死的乔青,总有一日,今日的一切屈辱,都会一丝不差地全部加诸在她的身上!让她为今天的所为付出代价,永世不得超生!”

    望着四下里犹如末日的一片狼藉,那欢喜还未持续下去,便集体转变为了深深的恨意!百余人面面相觑,尽是眉眼狠辣,杀气大盛!然而,奄奄一息的门主却并未有任何的反应,他皱纹横生的脸怔怔仰望着天空:“没了,什么都没了……”

    “门主?”跟着仰头看去。

    顿时,瞳孔连缩,满目惊骇:“那……那是……”伴随着他们齐齐的绝望嘶吼:“不——”

    轰——

    第二道灭世血雷,轰然劈落!

    别说他们开始没发现,就连乔青等人都没发现。

    大白的身躯实在太庞大了,犹如一片幕布遮蔽着天空,也遮蔽了那第二道血雷的氤氲成形。而到了后来,一切又来的太快,争分夺秒,是以直到乔青等人出到空间裂缝之外,停驻在死亡之海的上空之时,一股莫大的毁灭波动从眼前一片无垠海面上传来。

    三圣门所在的异空间内,发生了什么他们自然看不见。

    可是只从这股波动,乔青也明白:“三圣门,已经毁了。”

    四下里无人说话,神色都有些愣怔。虽说一开始的目的便是毁灭三圣门,然而真的到了这时候,那屹立大陆万年不倒的顶尖势力,就这么毁灭了,依旧让人唏嘘感叹。

    何止是他们呢?

    四海上除了这乔青的数万追随者,更有无数的人闻声而来。

    这些人,乃是翼州大陆上的各个势力各个闲散武者。乔青发兵的动静实在太大,那白头原上一役之后,此事已然传遍大陆,更兼之后来一路上的大张旗鼓、万象岛的护宗大阵、还有死亡之海上那堪称恐怖的乱流狂潮,这一系列都牵引着翼州武者的心,让他们蠢蠢欲动,只盼来观一观这四宗联合跟三圣门的交手!

    翼州各地的武者,纷纷汇聚到了死亡之海外。

    原本,他们尚不敢轻易入海。可乔青不知道的是,在经过了那乱流狂潮前所未有的一次汇聚融合之后,这数十万年都亘古不变的死亡之海,竟是发生了某种异变。深海处再也没见到有空间乱流的出现,唯一剩下的危险,也只得那滚滚翻涌的黑涛澎湃了。是以,发现了这一改变的武者们,纷纷大着胆子来到此处。

    看见的,便是这数万人从空间裂缝出来的一幕。

    听见的,便是乔青口中那一句无波无澜的宣判。

    毁……毁了?

    这自发而来的武者停驻在海面上空的各个位置,被偌大的海面对比的稀稀拉拉,可只要细细一数,便会发现,数量竟是庞大到了几十万不止!低的,只有紫玄巅峰;高的,少数可达玄宗。他们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耳中听见的!

    直到再朝那极远处的红衣人影看去——

    这一看,可不得了!

    并非是因为乔青满身伤痕的狼狈,也非是因为后面追随者的血污遍布,而是——

    “老天!那是鸣凤周家的家主吧?”

    “还有那个啊,是不是柳宗那边的庄家老爷子?”

    “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我一年前还和他一块儿喝茶来着,这才多点儿的时间,怎么变得这么强悍?他只看了我一眼,我兵器都差点儿拿不住!”

    各种各样的惊呼声中,一双双眼睛骇然地盯着乔青身后的每一个人。这里不乏有他们的老相识,皆被那边坐火箭一样的修为晋升,给吓掉了半条命!曾经的冤家对手们面如死灰,有点儿交情的只恨从前怎么没好好巴结,知交好友们则是满面荣光与有荣焉。

    所有人都知道,当一切平息,这数万人再回归大陆之后,原本那底层势力之中的格局将会被完全打破!

    而这一切——

    皆因为他们在几月前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追随了那个红衣青年!

    此起彼伏的羡慕嫉妒恨中,不少人反应过来飞快地横渡过去,拱手对着乔青抱起拳头,老远就堆起了谄媚的笑容。各个方向的人流争先恐后,生怕落后一步没让乔青记住他们的脸。

    然而飞到一半,他们又齐刷刷停住。

    ——只因他们看见了乔青骤然冷下的神色。

    乔青面色冷戾,霍然抬头望向天空!

    此刻乃是正午,原本日头大盛,浮云朵朵,可说是冬末时分极好的天气。可忽然之间,那朵朵雪白的云中一丝丝染上了浓墨,一片敞亮的天色就这么黯淡了下来。阴云遮天蔽日地浮动着,一朵朵凝结在一起,很快将日头遮蔽,形成了沉重如夜的一片天幕……

    “这是……”

    从异空间里出来的人,尽都猜到了即将到来的是什么:“灭世血雷!”

    不错,那很快翻涌出的一个漏斗中,正有着赤红的光芒隐隐闪烁着。乔青冷冷勾起了嘴角,已知大白方才的用意。它知道这灭世血雷一旦形成,恐怕是接连的数道,只要有一道落下,便会将那异空间里的人全部活埋!是以,才撕裂了空间将他们转移到这死亡之海上:“灭世血雷,到底是什么……”

    这呢喃一落,沉寂了良久的修罗斩,便于她手腕上一动。

    与此同时——

    一段画面传入了她的脑海——

    是风玉泽!他正在一方山洞中打造着自己最为满意的兵器,只看这时候他的面相,已经三十余岁,想必是施展了预言术且离开了翼州大陆之后,且初入东大陆尚未扬名,衣着不免有些寒酸。砰砰砰砰声不断,风玉泽不断锤炼着铸造炉中一柄尚未完成的长剑。

    随着炉中烈火的煅烧之下,这长剑的光泽越来越亮,隐隐竟有流光萦绕其上:“神品!”

    剑尖光芒一闪,似乎在回应着他的欣喜。

    他久久凝视着这一柄即将出炉的宝剑,忽然双目一动,取出了怀里的一方菱形白玉:“老家伙,你跟着风某已经几千年了。自从风某接二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连三地得到了你们,至今都不知你们究竟为何。如今,你另外两个朋友皆有了用武之地,不妨今日也给你寻个住处……”

    风玉泽懒懒一笑,手中一抛,玉石投入了炉中剑柄上。

    熊熊火焰将它镶嵌其内,莹润的光泽闪耀着,那神品宝剑竟是光芒大盛,再攀一等!

    “神品中的神品!”风玉泽豁然起身,仰面大笑:“好!好!好!老朋友,风某就知道,你们三枚玉石虽于不同地点被我偶然遇到,却是同出一脉,极为不凡!”

    然而——

    就在这时——

    一道赤红雷电破天而下,破开山洞,破开炉壁,直奔神品宝剑而去!

    几乎是立刻的,山洞坍塌,宝剑拦柄斩断!喀嚓一声,那神品一分为二,剑锋片片碎裂淹没在坍塌的巨大石块儿中,剑柄吧嗒落地,晦暗不堪,只那正中一抹菱形玉石,一下一下闪烁着极弱的荧光,似在为这神品的陨落饮泣。

    雷电的余波,让毫无准备的风玉泽一瞬重伤!

    这还没完,又是一道狂雷劈下,正正击中那菱形玉石,唯一的一点光芒也立刻散去,甚至侧面出现了一丝极浅极浅的裂纹。风玉泽睚眦欲裂,从埋在身上的土砾中破石而出,在第三道雷降下的一瞬,飞扑过去挡住了剑柄“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噗——

    神力屏障被击了个粉碎,风玉泽一口血喷涌而出,目如死灰。

    画面只停在了这里。

    乔青在感知中看见的最后一幕,便是这个在翼州前无古人的绝顶天才,在雷电一击之后竟只能堪堪蹒跚起身。他身下护着的神品以他去了半条命的代价,保住了半截剑柄。四野之外遥遥无际完全成为了一片废墟!唯一庆幸的,是他悲哀的目色之中,天空再次放晴……

    “这么说,灭世血雷,只有三道?”

    “不,是随机!”邪中天和玄苦一同否定。

    头顶阴霾更甚,红光刺眼,时间不多他们长话短说:“灭世血雷只在东大陆有过记载,翼州这数十万年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它乃是天劫的终极形态,比之九品丹的紫霄神雷更为霸道。多则九,少则一,应劫之人越强,血雷则越恐怖。”

    说完,他们看向乔青手腕上的修罗斩。

    即便不知道方才的画面,可灭世血雷是它引来的,这毋庸置疑。

    在东大陆都难得一见的灭世血雷,几乎只有出现逆天之人之物时,才会降临。可这修罗斩,一引就是三道——这丫头手握这样一个神兵利器,到底是祸是福,实未可知啊……

    他们担忧的时候,乔青也在飞快思索着。

    恐怕是那地宫之中,天劫无法降临,是以才在一出地宫之后,便将这灭世血雷引来了!能让大白、风玉泽、神品中的神品接连重创,这血雷的毁灭程度已然不必怀疑!若是九道叠加,灭世二字,绝无虚言!

    她能理解方才修罗斩的沉寂,历经万年沉埋地下,方一出世,再一次要面临着毁灭的下场——这思绪一出现,修罗斩便不断震动了起来,传达出一股悲愤的情绪,引得在场所有人的兵器都跟着嗡嗡悲鸣。这股异状,让不了解内情的那几十万武者们,纷纷大惊出声。

    乔青却顾不得其他。

    此刻上方的阴云已然成形,离着血雷降临不远了……

    漆黑的眸子仰望天空,紧盯着那即将落下的耀眼红光,陡然一厉:“你们退开!”

    不用她说,那些准备上来寒暄的人早早就在天空中那恐怖的异象威压之下退了老远,唯恐避之不及。剩下的追随者们也知自己留下无用,纷纷道了几句“尊主小心”,便跟着一散而开。只剩下了凤无绝沈天衣忘尘等人,还满目担忧地站在此地。:“乔青……”

    “我想到了办法,只剩一道,应该可以应付。”

    “收起你想吸收这雷电的念头!”

    这血雷,她绝对无法吞噬吸收,他们敢打包票,她若是敢动上一丝儿去吸收的念头,这粗壮如山的恐怖玩意儿,绝对会将她一击爆头,渣子都不剩!他们都知道,吸收过数次丹劫的乔青又怎会不明白:“老子就那么要修为不要命?”

    众人虽然没说话,可那表情的意思很统一:你还真是!

    乔青瞪了瞪眼睛:“好吧,我保证,绝不吸收。你们放心退开,血雷马上就要下来了,我一定活着回来!”

    沉默片刻——

    凤无绝深深看着她:“活着!”

    是的,活着,没有别的,就是活着!一旦力不能及,哪怕弃掉这神品,也一定保全自己!凤无绝了解她,一旦做出决定,一千头牛也拉不回来。多说无益,还不如多给她时间做好对抗的准备。众人见他竟应了,不由纷纷愣住,还想再劝,凤无绝已经先一步退了开:“走吧,相信她。”

    只这么三个字,让大家纷纷沉默了。

    邪中天从乔青怀里抢过沉睡的大白:“死丫头,你要是敢掉一根头发,老子就拔光你救命恩人的毛!”躺着也中枪的大白,默默抖了一抖……

    众人纷纷散去,离开前亦是只有一句:“活着。”

    乔青嘴角一勾:“谁死也轮不上老子!”

    随着一道道人影的撤离,整个死亡之海为她空出了一方足有方圆万丈的空间。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正中那一抹红色身影上。乔青腾立于半空,服下了一颗风玉泽的七品丹药,体内早已贫瘠的玄气瞬间充盈了起来。她一手抚着腕上的修罗斩,仰面凝目和头顶让人心惊肉跳的灭世血雷对峙着……

    轰隆隆——

    第三道血雷,终于劈下!

    那血色红芒,便犹如大盛的血光,昭示着一切在它降临之下的毁灭!

    乔青不敢怠慢,心念一动,无数上品中品神兵便犹如不要钱一样冲天而起,和血雷轰然撞击在了一起!心头的肉疼一波一波袭来,看着那些一把也能卖到天价的神兵在血雷的下劈中成片地爆开化为粉末,就好像看见了无数金银长出腿儿来挥着小手哗啦啦跑走……

    刹那功夫,神兵已去三分之一!

    那可是十几万把铸造品啊!乔青脸都疼绿了,却一点儿也不敢怠慢。此一刻,真正是生死一刻!但凡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她必死无疑!

    这三分之一,也的确如她所料,将血雷的恐怖威势抵消了少许。可还不够!待到剩下的所有也终于化为了齑粉,那道以数十万神兵对抗抵消了一半威势的血雷,终于无遮无拦地落了下来!乔青和修罗斩同时发力,一瞬金色的玄气和神品兵器的金芒汇聚在一起,直冲而上!

    她并未设置玄气屏障。

    玄气屏障只有抵御的功用,最多如方才一样抵消大部分的威势,可剩余的依旧会落下来。而攻击,在这一刻,就是最好的防守!

    轰——

    红金两色轰然对撞!

    在金芒的消散之中,那血雷也跟着划开了一道道雷丝,朝着四面八方飞散而去。细密的雷光击在死亡之海上,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啸叫!黑色的浪花冲天澎湃,乔青便在这黑浪包围之中,对准剩下的一道血红细雷,又出一击!

    这两道攻击,几乎耗尽了她方才以七品丹药回复的玄气。

    做完这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些,乔青黑眸笃定,看也不看上空的情况,直接闭目调息了起来。只听上方一声轰响,周遭余波激荡,她便知道——成功了!腕间修罗斩发出一声嗡嗡清鸣,那直冲天际的铮铮之音,将历时万年的悲愤一股脑地全部发泄了出来!

    经过了这一次——

    乔青和修罗斩的共同御敌,一人一兵之间的默契,已从貌合神离,渐渐向着融洽迈进……

    眼见着她危机解除,所有人都齐齐松下了一口大气。凤无绝等人正要上前,步子倏然一顿,他们瞪着乔青发出一声惊骇欲绝的怒吼:“小心!”

    嘶吼未落——

    乔青骤感一种心惊肉跳!

    她霍然睁眼,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下意识将方方恢复了那一丝丝的玄气抵御出一个屏障来!咔嚓一声,头顶屏障瞬间被破,百会穴上一股恐怖的力量倒灌而入,瞬间充斥在她的经脉之中,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是的,她的经脉已被这股力量,冲撞到伤痕累累,破败不堪……

    然而还没结束。

    经脉之后,再是四肢百骸。

    她周身滚烫几欲烧灼,皮肉骨头全部在身体中发出噼噼啪啪的烧焦声,鲜血如同煮沸了的开水,咕嘟咕嘟沸腾了起来!这一切,只在眨眼之间,当她听见众人的“小”字便已然清醒,待到整个人面目全非骨肉分崩,那“心”字才方方落地。

    “乔青——”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第四道雷?!”

    不错,第四道雷,且是根本没有任何端倪和预兆仿佛凭空而降的第四道,灭世血雷!一道道身影朝着一个倒仰跌下死亡之海的乔青飞冲而去……

    完全跌落到海中的乔青,周身沉重如被灌了铅,在一片漆黑之中包围着。她的眼耳口鼻尽被淹没,仿佛耳边那咕嘟咕嘟的海水声,便是最为慵懒悦耳的催眠曲。

    睡么……

    ——不!

    乔青豁然睁开了眼,这一个动作,只动一动眼皮的动作,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然而凤无绝的嘶吼是那么的清晰,穿透重重空气重重海水灌入她的耳朵,不能睡,也不能死!

    她说过,会活着!

    此刻,她的脑中尚来不及思索,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一个“活着”的信念,支撑着她于水中阻力抬起了烧焦的手臂,将风玉泽的第二颗恢复丹药,也是最后一颗七品丹吞入了口中。

    玄气一瞬充盈,让破损的经脉发出了不堪承受的抗议。那几乎要将她撕裂的疼痛终于让麻木的思绪回归了脑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乔青青白着几乎毁了容的脸色,只一双眼睛于一片漆黑深海中乍然狠戾了起来:“是天道!”

    “天道降下三重血雷,为了毁掉这竟敢再一次出世的修罗斩!而她,便是修罗斩逆天的帮凶!”乔青脚下一点,霍然腾出了水面。这一道红衣身影破水而出,和从前的无双绝色简直判若两人!不,这还能称之为人么?

    所有看见她的人都是瞳孔一缩,惊骇地倒退了三步。

    那烧焦的皮肤一滴滴淌着水,黑色的海水,她体内渗出的血水,融在一起几乎辨不出了颜色。这就如一个焦尸样的人,一身几乎要腐烂的红衣,怎一个可怖了得?

    凤太后的眼中一瞬盈上了泪花,忘尘满目心疼浑身都在颤抖,邪中天桃花眼乍眯一瞬杀气腾腾,沈天衣一脸悲色连雪白的发丝都透着一股哀绪,无紫非杏脸色惨白泪如雨下……

    唯有凤无绝!

    他就似没看见乔青的不同,双目如常,步子稳健。再快,更快,他飞冲而上一把抱住了这个可称厉鬼的身躯,那么紧,那么紧,紧的乔青周身都在疼。

    疼在身,暖在心。

    她就这被抱着,眼中的冷渐渐回暖,犹如寒冬腊月布满了坚冰的长河,冰融渐消,春红柳绿……

    听凤无绝轻轻松开了她,一手抚上这皮肉腐烂的脸,小心翼翼的温柔:“活着就好。”

    还有什么比她活着更好?天知道方才那一幕,几乎要捏碎了他的心!让他连神魂都在颤抖!天知道看着乔青跌落下去,他有多恨自己之前的纵容,他恨不得这个雷劫下千疮百孔的人是自己!恨不得代乔青受这一切的苦痛!这一刻,在看见了那红衣冲破水面,在抱住了这一具看似陌生实则早已熟悉到骨血中的身躯时,凤无绝终于知道,原来他对乔青的一切希冀,都不过是活着而已。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

    乔青朝他咧嘴一笑,嗯,真丑,可看在太子爷的眼中却是再美不过了。就在他以为这人会送上香吻一个的时候,只见乔青霍然伸手,瞪大了眼一把将他推了出去!这一下,带上了她玄尊高级离着神阶只差应劫的修为,感知大损尚未反应过来的凤无绝,被飞快推离她身边。

    倒卷的视线中——

    第五道赤红的血雷正正落下!

    早就预感到天道不会轻易结束的乔青,心中一直存有准备。待到这雷落下的一刻,她重复着上一次的做法,和修罗斩一同迎了上去!因为没了那数十万兵器,金红两色接连两次的对撞之后,那血雷的威势还剩下一半,乔青再一次力竭了。可她知道,最后的这半截雷,要不了她的命!

    她面色狠戾,锃黑锃黑的眼中金芒大盛:“来!老子等着你!老子今天就告诉你,既然修罗斩到了爷手里,就万万没有毁去的可能!你想毁掉修罗斩,一次不成,来两次,两次不成,又借神阶应劫偷天换日!你当天下人是傻子么?!这就是天道,这就是你他妈号称公平公正的天道!”

    ——偷天换日!

    这就是乔青方才想到的结果。

    天道要灭修罗斩,也要灭掉她这个胆敢逆天的帮凶。可是天道无私,以万物为刍狗,又岂可做的太过明显?是以它借着乔青晋升神阶的契机,一次性接连降下血雷,打着理所当然的名号执行着卑鄙无耻的职能!

    神阶的天劫,并非全然相同,而是晋升之人越牛逼,这雷劫的力量就越强大。但是即便如此,普天之下哪怕东大陆,也没有以灭世血雷为劫的初入神阶,更没有哪次雷劫是招呼不打全然不给应劫之人准备的机会,就这么疯狂且迫不及待的降下。

    乔青冷冷盯着轰上自己身体的灭世血雷。

    这样的雷,力竭的她反抗亦是无用。

    噗的一声,又是鲜血喷涌,全身再一次经受了方才的痛苦,可乔青再不萎靡,她的脸色更冷,眼中金芒更盛!挣扎着爬起来,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下跌跌撞撞,直到站的笔直——用尽力气伸出了中指,直指向天,朗声笑骂:“老子倒要看看,你能不要脸到什么程度!”

    这样的画面,不止让无数人惊骇欲绝,眼中布满了不可思议和莫大的狂热;更是似乎激怒了天道。

    又是一声轰隆一声巨响。

    这一次,依照乔青的估计,乃是最后一道灭世血雷——天道可以在一些小漏洞上投机取巧,却绝不敢毁掉自己“公正无私”的名号。接连三道血雷,已经是匪夷所思之事,若是再来第四道——一个初入神阶的武者竟然比铸造神品中的神品更牛逼?——这不是搞笑么。

    是以——

    这第三道,不仅仅代表了一个数字,更是天道动手的最后机会!

    那血红的光芒一出现,就在四下里激起一片接二连三的抽气声。这样的一道雷劫,太可怕了!那几乎可比之前五道雷劫结合体的粗壮光柱,几乎让刺目的红光占据了半个天地!不少人都被刺的闭起了眼来,只这威压就让他们脸色惨白浑身颤抖。

    唯有乔青!

    盯着那道,哦不,那不是一道,可称一面。这一面雷并非是劈下,而是压,一点一点一丝一丝压的极慢。几乎是每压下一层,那气势就更盛一曾,让上方天幕中层云呼啸颤抖,下方却似是发生了凝滞,空间都被挤压的扭曲了起来!乔青的嘴角斜斜一勾,真是瞧得起老子:“啧,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爷还真没想到。”

    她话音含笑,却是冷笑。

    那轻飘飘的每一字,都似是含着莫大的不屈,莫大的狂傲!

    渐渐地——

    噗——

    金色的火焰从她的双眸中爆射而出,熊熊火苗由挺得笔直的周身澎湃迸溅,猎猎燃烧!乔青整个人被一股耀眼金芒所萦绕着,就犹如火中戾凤,涅槃而生!这刺目的金焰,竟是逼的那压下的赤芒微微一滞,也映地每一个闭着眼的人好奇睁开。

    众人纷纷惊呼出声,不能自已。

    血液里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让他们怔忪且崇敬地望着,望着那金焰升腾之中发丝狂乱的一道红影,便犹如遥望一个屹立于天的神祗!有一种力量让他们的血液沸腾着,几乎要忍不住膜拜……

    就在这时!

    天空之上,一声诧异之极的女音,突兀地响起:“咦,这是……”

    这女音清冷孤傲,一声略带迟疑的呢喃而已,却似一缕寒冰乍然侵入众人心中。

    他们一个激灵仰头看去,那里,天幕上一丝丝波纹扭曲着,现出了两道身影。一道白衣女子清美之极,那面貌几乎可说是精致无暇,尤以一身气质为甚,好像高崖之上一抹素白雪尖儿,让人望而生畏。众人仰望着她,皆觉得这人的面貌有些熟悉,可气质的差异让他们一时没想起来。

    女子的身边略后一步,是个姿态恭敬的佝偻老人:“明霜小姐,这应是灭世血雷……不过……”老人话音一顿,不屑地喷了口气:“恐怕是老朽记错了,这贫瘠之地如何会有那等雷劫?”

    ——这女子,正是那东大陆浮岛之上的明霜!

    明霜淡淡一笑:“蝼蚁而已,宋老,正事要紧。”

    “是,明霜小姐。”

    明明已经看到了死亡之海上数十万的武者,这两人却全然不放在眼里。一句贫瘠之地,一句蝼蚁而已,充斥着对这里的不屑和鄙夷。众人的心中升起一抹屈辱的情绪:“你们是什么人?!”

    天生的孤傲,让明霜连眼角都吝于分给下方。

    两人正要离开,那宋老却倏然一顿,发出了一声下意识的破音惊呼。明爽皱起眉峰,跟着宋老颤抖的目光看了过去。只一眼,便让她风轻云淡的表情一僵,缩紧了瞳孔陡然不可置信起来:

    “三次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