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八章

    一句话落,三双六只眼睛齐刷刷看了过来。

    那里面满满的嫌弃和逼视,让乔青立马望天:“哈哈,哈哈,爷开玩笑的。”

    ——靠!说漏嘴了。

    漆黑的眸子一闪一闪地瞄着眼前的一切,乔青那个郁闷啊,爷是凡人,凡人!面对着这么庞大的一座兵器山,谁会不想独吞?你们三个才是有问题的好么。

    不错,这第三门,正是一座兵器山!

    犹如一个小型的异空间,并非金碧琉璃的耀眼四壁,而是一眼望不见尽头的一座巨大山峰。山顶处一座石碑,其上三个大字——藏兵山!四人正站在山脚下,从石碑上移开目光,看向周围的崖壁。

    其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各种各样的武器!

    只遥遥一看,几十万把都不止!

    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甚至有一“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些乔青都未见过的玩意儿,奇形怪状的吸引着眼球。而其中,尤以剑为最多,大抵占了百分之九十的数量——邪中天的骨扇,凤太后的拐杖,甚至那枯骨老人的一截骨头,都证明了玄气修炼者的兵器五花八门。然而真正占到主流的,还是剑!数不尽的剑琳琅满目地戳在崖壁和地面上,有的只露出了剑柄,有的垃圾一样横躺着,甚至有一些生了锈断了半截,总之是横七竖八眼花缭乱!

    可是相同的,这一些兵器,全部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力量!

    “长剑、短剑、软剑、重剑、阔剑、刺剑……”乔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青数着走上前去,经过了方才乍然的惊吓,四个人都已经回过了神来。她随手握住了一侧崖壁上深深插入其中的长剑,一拔,没拔动:“咦?”

    乔青不信邪地挑高了一边眉毛,手中灌注了玄尊中级的力量,又是一拔!

    可结果是——

    那半截露出的剑柄,纹丝不动地屹立在她眼前,剑穗儿哗啦啦无风自动,像是嘲笑着她的不自量力……

    “搞什么?灵异么。”乔青瞪着眼睛匪夷所思:“个破剑,嘲笑老子?”

    “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菜鸟!”老祖让她的表情给逗乐了:“这些哪里是普通的剑?恐怕尽都是铸造品!”

    “唔?”菜鸟扭过头,一脸好奇。

    “这么多的铸造品啊,啧啧,真正是大手笔!”三圣门内有三堂,武堂,炼堂,药堂。这也是当初红药出到大陆上,名为药使的原因。是以沈天衣对于铸造,也是略有涉猎的:“既有炼药师,那自然也有铸造师,只不过铸造品的品阶比起炼药来没那么明确罢了。”

    乔青虚心点头。

    “下、中、上、神,四品——神品就别说了,东大陆上都未必能找到几件。至于上品,翼州近千年几乎不出世。倒是万俟流云,应是个中品铸造师,三圣门中,最高的铸造师,也只得中品而已。”他仰头大眼一看,从来云淡风轻的眼中也染上了几分垂涎欲滴:“这一些,大多都在中品,甚至连上品都有两成以上!”

    话音一落——

    整个藏兵山上彩光大盛,无数兵刃齐齐颤动了起来,光晕环绕,嗡鸣冲天!

    那其中透出的一股股傲然之气,真正让乔青四人心神激荡,振聋发聩!尤其是乔青身前的这一柄,甩着剑穗儿啪一下抽上她的脸,哗啦啦地响动里,明明白白的逼视。

    这一下,说实在的,不算疼。不过那其中蕴含着的意思,却是让乔青笑了:“这辈子所有瞧不起爷的,都上阎王那儿扯大旗……”

    这牛掰哄哄的宣言还没说完,啪,又是一下。

    漆黑的眼睛顿时瞪了个滚圆:“妈的,你可别逼老子!”

    眼见着这货竟被一把剑给欺负了,三人纷纷低头忍笑:“这一把,应是上品!中品开始,它们便有了灵性,会自动择主。而到了上品,更是产生了脾性,正义的,邪恶的,暴烈的,温顺的,不一而足。”

    乔青撇撇嘴,这一把,肯定是傲娇的。

    不过只看自己接连在这上品剑上吃瘪,很明显,这玩意儿不选她择主:“算了,老子不跟它计较,一把破剑还拿起乔来了。走走走,咱们选兵器去!”

    说选就选,四人立刻兴致高昂地走上了山峰。

    这山峰之上,并非越往高处品阶越高,而是中品上品毫无规律地混搭在一起。看样子,是要讲究个机缘之说了。以他们的速度,将整个山峰都逛上一圈儿,也用不了一个时辰。半刻钟后,老祖忽然一顿,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地走向了一侧山壁。

    凤无绝诧异问:“拂尘?”

    老祖从山壁上轻轻一拉,一柄拂尘便被他扯了出来,几乎不费功夫。细长的密密流苏在手中珍宝般摩挲着,老祖笑开了花:“虽然跟老夫不怎么相称,不过铸造上品,哪里是那么好得的?既然和这拂尘有缘,那么就是他了!”

    拂尘的流苏轻轻摇晃,似乎回应着他。

    见老祖欢喜,旁人自然也不会再插言,恭喜了一句便继续朝前走着。

    接下来,沈天衣和凤无绝分别得到了一柄软剑和一柄重剑,这倒是适合两人的兵器。软剑呈雪白之色,周身绽放着莹莹白光,缠如蛇,立如峰!被沈天衣一卷收在了腰上,便如一条白玉腰带般精致内敛,衬着他白发白衣,相得益彰。而凤无绝的重剑,则是通体乌黑,充满了凶煞凛冽之气,剑柄至剑尖处一条长龙垂亘着,遥遥便感觉到一股卓然冷意,逼面而来!

    这两柄剑,虽然同为上品,却是比老祖那拂尘更佳一等,距离神品,似乎也只差那么隐隐一线了。

    “啧,你们俩的运气也太好了些,这两柄,恐怕是整个藏兵山里,最为顶级的了吧!”老祖舔着嘴唇一脸艳羡,不过也明白,越是好的铸造品,就越是拥有骄傲的脾性,若非惊才绝艳者,通常都不会入它们的眼:“对了,听说铸造上品,是有一些附加功能的,我怎么没察觉到这拂尘还有别的功用呢?”

    老祖自从得到这拂尘,就低着头研究了一路。

    沈天衣想了想:“应该是默契还不够,这些恐怕要在战斗中发觉,待到达到了人兵想通的地步,才能将隐藏的妙处明白个透彻。”

    老祖点点头:“是老夫心急了啊。”

    啪——

    一声巨响,从山巅处传来。

    三人仰头看去,只见那山顶之地的石碑旁,正有一红衣人影恼羞成怒,一把挽住了一根悬挂的鞭子:“他妈的,有完没完了!”

    老祖这一路研究着拂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凤无绝和沈天衣却是一直关注着某人的。比起他们的顺风顺水,乔青简直是倒霉到爆棚!这些铸造品不认主也就算了,还一个个说好了一样欺负起她来。但凡拔不出的剑,那都是剑穗儿一顿抽!还有一次,乔青试图去捡一杆儿地上躺着的长枪,却见那挺尸的长枪原地一弹,半空中三百六十度飞快旋转着,朝她脑门儿上一戳,撒着欢儿地就飞走了……

    这样的苦逼事儿数不胜数,让乔青抓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就如此刻——

    这被她挽在手里的一根软鞭,本来软趴趴地悬挂在山壁上,却在她走过去之后,对准了她的屁股就是一下!若非她反应及时,小菊开花是没跑了……

    乔青咬牙切齿地瞪着这根鞭子:“他妈的,老子忍你们半天了!”

    真正是忍!若论起忍字,乔青认了第二,这天下恐怕没人能当第一!从她六岁起,就将这个字给锻炼到无比娴熟,尤其这藏兵山上,她一直觉得,不过是一些死物,没必要跟这些玩意儿较真。可被欺负成这样了,要是再忍:“靠,真当老子是忍者神龟呢!”

    噗——

    一抹炫目的火星自指尖倏然腾起。

    炙热的温度,恐怖的力量,让手腕处的软鞭都感觉到了危机!

    几乎是咻的一下子,这软鞭飞快从她腕间逃逸,鞭尾沾染上了一丝火星,在石壁上啪啪拍打着,发出惧怕的嗡鸣。

    乔青却没感觉到痛快,心头一抹异样的情绪升起来。飞身而下,落到了三人的身边:“你们感觉到古怪没?”

    与此同时——

    只听噗噗噗噗——

    接连不断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是兵器的声音,从石壁上穿透而出,从泥土中霍然腾起,从地面上一跃而上……

    身边的兵器震动着,全部汇聚到了半空中!

    “不会吧?难道是你那火,引起所有兵器的注意了?这么厉害?”老祖喃喃自语:“得到了所有兵器的认可么,啧啧啧,不愧是乔爷啊,这下可是真正的一锅端了,这几十万把……”

    话音没落,下一刻,身子猛地僵住,整个人脸色大变!

    变的不止是他,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样如此。

    屁的引起了兵器的注意认可,明明是乔青太嚣张,引起了“兵崩”好么?就好像在雪山上咆哮引起的雪崩一样,那铺天盖地的杀意,从无数兵器之中透露出来,清晰地传达到了二人的脑海中!甚至让他们手中和腰间的两把上品剑,竟是在同一时间震动了起来,微微颤抖着。

    立刻地,老祖大喝出声:“跑!”

    不跑行么?

    那些破土而出的兵器,已带着惊天的气势,从四面八方朝着四人,轰杀而来!他们动了,兵器也跟着动了,那紧追不舍的滚滚杀意,简直让人头皮发麻!乔青一边儿跑,一边儿哈哈大笑:“老子被追杀的次数多了,还没试过这么个追杀法,痛快!”

    这笑声太过猖狂,引得一把流星锤发出锐利耀眼的光芒,直接朝她轰了过来,将她的玄气屏障都撞出了裂纹:“够他娘的刺激!”

    凤无绝:“……”

    沈天衣:“……”

    老祖:“……”

    天知道他们有多想把这货给一巴掌拍死,丢出去喂了后面那些兵器算了。密密麻麻地追击中,他们是朝着山下逃离,但凡经过的地方,所有的兵器都被唤醒,纷纷从远处挣脱,加入了追杀的大军!其中不乏有一些上品的兵器,虽比不上凤无绝和沈天衣的,却比老祖的拂尘要强了不少。

    那凛冽的锋刃,不要命地撞击着玄气屏障。

    不到片刻,四个人人带伤……

    其中一柄阴气十足的骨刺从崖缝中飞出,威势惊人,直接撞破屏障!那尖利的刺尖对准了乔青的肩胛骨就去了!凤无绝的感知受损,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天衣已攻了过去,软剑如蛇霍然抽出,在半空崩了个笔直!吭——剑尖和刺尖一对,骨刺落地,他也被毫无准备的余波给震地一退,撞上了一侧的崖壁。

    “天衣!”

    这一耽搁的功夫,乔青三人已飞出了百米之多。正要回去救人,却听沈天衣靠着崖壁松下一口气,扯着嗓子喊道:“这些兵器只找你,不找我。”

    一腔热情的乔青一个趔趄,差点儿从天上掉下去。

    就听他嗓音含笑,慢悠悠补了一枪:“如今你修为最高,老祖和凤兄难免拖累你,不若先行离去,他们二人自然也没了危机。”

    沈天衣当然不担心她,乔青的心境突破,让她离着玄尊高级也只差玄气的提升了。在四人中的确是修为最高,若是只有她一个人,这无耻的又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要忽悠这一群兵器,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唔,有理。”凤无绝摸着下巴,身形一晃,从容脱身。

    “乔爷,放心地去吧,我就不拖累你了。”老祖落下地,远望被数十万兵器追击着的红衣身影,再看着四周干干净净的崖壁,顿生一种强烈的崇拜之感!啧啧,除了乔爷,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儿,谁干的出来?

    天知道,被这不讲义气的三个丢下的乔青,只想仰天骂娘:“你们好样的!——凤无绝,你三年之内别想上老子的床!沈天衣,老子咒你孤家寡人三十年!”

    太子爷一挑眉,不上床,大不了换战场么。

    沈天衣微微笑,修炼者,三十年一晃而过。

    二人齐齐挥手:“唔,小意思。”

    她这是做了什么孽!乔青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这是遇人不淑,误交损友啊……

    自然了,喷血归喷血,速度是不敢慢的,后面追着的兵器犹如狂雷道道,逼的更紧了!她速度再快,恨不得生出百八十条腿,千里一瞬也不为过!眼见着离出口也不过百丈,只要再有十吸时间,她必能脱身!

    然而就在这时——

    后方众兵倏然顿住,犹如遇见了天敌一般的,颤抖着停在了这百丈之外,一动不敢动。

    好吧,连续五天的稳定更新,终于被破了。

    少三千,明儿补上。

    于是明天万更,一次性写完这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