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七章

    出了玉石大门,外面的人的确全都醒了,正有序地盘膝在原地调息着。

    这第一门中虽然并无机关,可那两侧石壁上的画卷实在是太过繁复,三人边看边分析边讨论,实则也用了足有一日的时间。老祖等人就候在门外,见他们出来了不由齐齐松出一口大气:“你们可算是出来了,怎么样,里面可有危险?”

    凤太后更是直接冲过来,拉着乔青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见她非但毫发无损,反而眼眸清亮,状态极佳。这才放下心来,嗔怪道:“你这孩子,哪怕咱们帮不上忙,人多也总归是力量大。自己闯进去一呆这么长时日,可让老太婆担心死了。”

    自己闯进去……

    被完全无视了的太子爷咳嗽一声:“奶奶,有我陪着呢。”

    “你还说!臭小子孙媳妇这是没事儿,要是掉了一根头发老太婆让你好看!”说着,举起拐杖就作诗要打,跟刚才对待乔青完全是天上地下。

    虽然修为上已比凤太后高了太多,可奶奶动手,有没有理都得扛着。凤无绝硬扛了一拐杖,哭笑“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得地嘀咕着:“她掉一根头发,我比您还心疼呢。”

    老太太噗嗤笑出声:“这还差不多。”

    众人纷纷捂着嘴笑,还是乔青出马勾上老太太的手臂,细声软语撒了几句娇,凤太后顿时眉眼弯弯笑的一朵大菊花一样。众人暗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暴脾气的拧巴老太太,还真是只有这货能搞定!

    笑笑闹闹了一小会儿,乔青将里面的画壁简单两句说了,隐去了和自己有关的那一段。

    他们不由沉默了下来。

    良久,良久,才消化了这一段三圣门的故事,半天吐出一口气:“呼,原来是这样!”

    那一些谜团,不止萦绕在乔青的心头,对于他们这些老牌强者来说,同样是一代一代疑惑了很久。为何如今的翼州与万年前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不是乔青亲口告诉他们,这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让他们如何能相信,一向被整个大陆奉如圭臬的三圣门,竟然就是罪魁祸首?!

    老祖和柳天华对视一眼:“真是想不到啊,柳宗供奉着的那位前辈,竟然是三圣门中人。”

    “也不算。”乔青摇摇头:“他最多算是三大圣宗之人,也已经被扣上了叛徒的名号。想来对那位前辈来说,已经变了味儿的三圣门,覆灭才是最好的结果吧……”这么说来,覆灭三圣门,她又多了一个理由:完成“便宜师傅”的心愿,为他报仇!

    两人知道乔青是在安慰他们,不由笑了起来。

    到这会儿为止,总算和好友们叙旧完毕。

    乔青看向这偌大广场上盘膝打坐的数万人,一运气,声音传出去极远极远:“诸位——”

    众人纷纷中调息状态中退出来,七嘴八舌地叫道:“尊主出来了?”

    乔青眨眨眼:“尊主?”

    这辈子被人叫过的称呼海了去了,什么废物,修罗鬼医,太子妃,乔公子,乔爷,可说是她这八年走来的见证。可这“尊主”又是个怎么回事儿?见乔青一脸迷茫,邪中天摇着扇子解释道:“哦,刚才忘了说——你进去里面的时候,大家陆陆续续醒过来,也不知道谁先提议的,反正最后这帽子就扣你脑门儿上了。”

    乔青就知道,指望这不着调的解释清楚,那就是个梦。

    她坚决无视了自家师傅,转向了玄苦,不对,这个更没谱,继续转,落到了一旁姑苏让的身上:“解释解释呗?”

    姑苏让温润一笑:“你还不知道呢,大家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尽都喜出望外。原本都是必死无疑,若非你想出了那样的办法,也不会被乱流狂潮卷到这里来,齐齐保住了一条命。再说在场的都是拜你所赐,才修为提升。于是就这么说着说着,定下了你尊主的名号。”

    “没错,称一声尊主,实乃众望所归。”万俟风笑着接上。

    “何止众望所归,简直是实至名归!”万俟流云走了出来:“这可是咱们集体讨论出的结果。这里一共四大宗门,其他的散修朋友也决定离开之后,加入到宗门之中,咱们宗门的壮大,可都是因为你啊!”

    这一顶一顶的高帽子稀里哗啦扣下来,脸皮厚如乔青,都不由摸了摸鼻子。

    她一时没说话,顿时又是一片七嘴八舌:“乖徒弟,别推辞了。”邪中天把脸埋在扇子里,眨巴着桃花眼跟着起哄。他可了解这臭丫头,最怕麻烦了,什么劳什子尊主的麻烦一准儿不愿意往身上揽。

    “除了你之外,谁还有这资格?”一向沉默寡言的忘尘插了一言,双目中满满的恋妹情节,别说一个四宗尊主,就是翼州之主,自家妹子也是当之无愧!

    “哎呀,看着大家的一腔热忱,就揽下来玩玩儿嘛!大不了你以后不愿意了,就当个虚名呗。”宫琳琅凑过来,小声跟她咬耳朵。

    “尊主,您可一定要答应啊!”

    “没错,反正换了别人老子不认,就认你乔爷一人!”

    “嘿嘿,那边儿有个三圣门主,咱们就来个四宗尊主,看看谁更牛逼,谁玩儿死谁!”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由都急眼了。这一双双眼睛那么亮,那么亮,希冀地汇聚在乔青的身上,小心翼翼地,似乎生怕她说一句拒绝的话。却见乔青的嘴角忽然一勾,邪气地笑了起来:“谁说我不答应了?”

    “嗯?”乱糟糟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老半天,才有人弱弱问出了声:“乔爷,你的意思是……”

    乔青哈哈大笑:“好!这四宗尊主,爷当了!”

    哗——

    整个广场上一片暴动,欢呼声几乎要掀翻了屋顶。

    邪中天一脸疑惑:“乖徒弟,你怎么就答应了?”这不科学!

    乔青看向面前一片惊喜的人群,经历了这么多,这一群人即便仍有不少她连名字都叫不出,可跟着她龙潭虎穴一同闯的交情是不作伪的。想想看吧,曾经的三圣门在翼州人的心里,那几乎是一个膜拜的地位。可是他们,却是二话不说加入到她的征伐之中——一路追随,同生共死!“如果这样,我再不应,未免太不是人了。”

    了解她的人齐刷刷扭过头去,口中小声嘀咕着:“你以为呢,你早就不在‘人’的范畴里了。”

    “那在哪里?”

    众人:“凶兽啊!”

    乔青:“……”

    这一群忘恩负义的孽畜!

    看着乔青吃瘪,前方一片俯仰大笑。忽然,这笑声一寂,一声齐刷刷的单膝跪地,轰隆隆如闷雷炸响,震耳欲聋:“参见尊主!”

    这是大陆上对待至尊高手所执的单膝礼,只有下属对待主子,或者是武者对待最为敬重之人,才会如此执礼。回音于四壁之内久久不散,而那一抹红衣身影,就这么负手站在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数万人之前,在无数崇敬目光的焦距之下,在金瓦琉璃的璀璨光芒之下,耀眼的逼人!

    ……

    待到一切平息,众人终于站了起来。

    乔青这才接着之前的话题道:“诸位,方才我去了第一门中,想必大家都知道。里面记录了三圣门的一些历史,这个就暂且不提了“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而根据那个历史,我们得出了一个推论——也许这座地宫,是一个宝藏!”

    “宝藏?”

    “不错,宝藏!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推论,若是属实,想必这宝藏并非只有大家以为的金银财富,还会有更多对修为有益的东西,具体是什么,还要在开启了另外六扇门之后,方才知晓。”

    乔青说完这句,便感觉到众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若只是普通的财富,还不至于让这些高手们心动,可修为的提升却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一双双炙热的眼睛望着她,却见她满面的笑容倏然冷静,嗓音极厉:“大家既然称我一声尊主,那么所有的好东西,我乔青不会一人独吞!只要我有,你们便有,一切都在你们的眼睛下公平分配,有多少,分多少——这是我乔青的承诺!——可是丑话说在前头,不论进入其内看见的是什么,谁若是胆敢哄抢……”

    她眸子冷厉,迸射出凛然的寒光:“别怪我杀鸡儆猴,对他不客气!”

    静。

    她话语中带着玄尊中级的威压,不自觉地压在众人的心上,让他们一个激灵,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

    乔青一皱眉:“我的意思,想必大家都明白。”

    这一些,早在她之前就想到了。

    面对宝藏,谁也不能保证有人不心生贪念,有人不被利益蒙蔽了眼睛,或者有人认为分配不公而起了争端。如果这样,这宝藏非但不会成为他们的助力,反而是一大祸患。乔青从来是个将危机扼杀在萌芽的人,这些话,在她成为尊主之后说出来,或许有翻脸无情的嫌疑,可是此刻,必须说!

    众人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开始不过是被提升修为给蒙蔽了神智,此刻清醒下来不由面红耳赤,出了一身的冷汗:“尊主放心,别说这宝藏就是您一人拿去,我们也不会有异议,谁若是胆敢忘恩负义,老子第一个不饶他!”

    “您怎么分,我们就怎么拿,本来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东西,决不敢有一句怨言。”

    “不错,咱们都听尊主的!”

    乔青扫去一眼,见他们的确不复方才的激动,全部清醒了过来。不由点点头道:“大家跟着我走到这里,我就绝不会亏待你们,想必这么长时间,我是什么人你们也清楚——若说大义凛然,自然算不上,可对待跟随着我的人,说的出做的到,言出必行!等一会儿,不论得到的东西是什么,好的,或者糙的,所有的东西全部平分。”

    面对宝藏,她又是这数万人的领头人,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独吞了谁又能怎么样呢?这样的承诺,不由让他们眼眶发热,这的确是一个并不君子之人,对待敌人,她有一千个卑鄙一万个诡诈,可一直走到今天,对待他们,她却毫无一丁点可被指责的不妥。甚至于,在乱流狂潮来临的时候,以她的修为独自逃离,必保性命无碍。

    可她,留下来了,和他们一同抵御……

    此刻所有人的心里,想到的都是同一句话:不管里面有没有宝藏,只她有这个心,便值得他们一生追随了!

    “这孩子啊,是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了。”邪中天,凤太后,玄苦,三人对视了一眼,不由赞赏地点点头。

    “难怪能在二十四岁的年纪,就走到了这样的高度,哎,理所应当啊。”柳天华和万俟流云这两个宗主,亦是心生敬佩。更不用说凤无绝和忘尘了,一个妻奴,一个妹奴,双目含笑,满面的与有荣焉。

    “如此,别的也不多说了,大家一起进去吧。”话音落,乔青转向沈天衣:“先走哪一扇?”

    沈天衣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哭笑不得:“你还真当我百试百灵什么都知道啊。”

    “难道不是?”乔青摸摸鼻子,好吧,这预言师的直觉强大,已经在她心里根深蒂固了。见沈天衣耸耸肩,一副“真心没有那么逆天”的模样,乔青便环视了一周,在第二扇玉石大门上随手一指:“那就随便吧,挨着来,第二门。”

    顿时——

    炙热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了第二门上,险些没把这玉石大门给戳穿了一个洞。

    乔青走上去,方要推开,凤无绝先一步拦在了她的前面:“我来。”

    即便猜测中不会有危险,却碍不住事有万一。他的举动,让乔青眉眼一弯,笑眯眯道了一声:“好。”

    随着第二门的轰隆隆开启,浓郁的玄气逼面而来!

    乔青选了一扇好门,这里面,并非是什么珍稀之物,而是全部由玄石打造构成的一方广阔天地!和第一门的狭长甬道不同,第二门呈四方形,大的一眼几乎望不见尽头,初初估计足有外面的广场一半之多!从天花板到四面墙壁再到脚下踩着的地面,晶莹剔透仿佛有流光浮动其上,全部都是玄石!

    “老天!”

    “这浓度,太可怕了……”

    “比起外面的试炼场多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试炼场,几乎每一个大宗门大势力里都有,就如当初的玄云宗,一方试炼场的参观,让不少低阶高手秒晋了一阶!可是这里,哪里是普通的试炼场呢,这些玄石中所蕴含着的恐怖玄气就连乔青都要咋舌!只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玄气,仿佛被激发了一般沸腾了起来,一丝一丝以极其缓慢却实实在在的速度,上升着……

    更不用说旁人了,几乎立刻就有人虎躯一震,有了晋阶的迹象!

    可即便如此,依旧没人动作,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乔青下令。她笑了笑,屈指在身边的玄石墙壁上一弹:“诸位,还等什么呢?”

    哗——

    没有欢呼,没有尖叫,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疯狂地冲入其内,不费一丝功夫盘膝打坐了起来。包括凤太后等老牌强者,也不愿浪费这等机会,二话不说,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中。

    乔青和凤无绝沈天衣老祖,却没动。

    即便是他们的玄气也有所增长,可到了玄尊,早已经不是简单的几日修炼便能突破的。先不说这四日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们体内所需要的庞大玄气到达最高值,就说晋升吧,必要有外物的刺激或者心境的升华,这样的契机,换言之——可遇而不可求。

    离着去往三圣门,算算时间只有四日了,有这功夫在这里追求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提升,倒不如去另外的几门先看看再说,也许有别的收获呢?想到这一茬,乔青扭头问道:“天衣,为何一定要在一月之内赶到?”

    沈天衣耸耸肩:“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呢?”

    “嗯?”

    “其实是这样,当日我施展预言术,看见的一共有两个画面。第一个画面,我跟你说过了,是白头原上你被抹杀的一幕;而第二个——”

    “就在四日后?”

    “不错!”沈天衣的面色凝重了下来:“第二个我看不清,就像那风玉泽的预言,那是模糊的。我只能感觉到,若是不在四日后到达三圣门,你将有一个巨大的危机,甚至是陨落的可能……而四日后的那一天,就是你的转机!”

    若是从前,这些玩意儿乔青是肯定不相信的。可这话由沈天衣说出来,她却知道必然为真!真是不爽啊,哪怕到了玄尊中级,还是有那么多能威胁到她的玩意儿。似乎从到了这个世界,就有无数的人无数的阴谋诡计要置她于死地!

    乔家,玄云宗,唐门,侍龙窟,万象岛,三圣门……

    乔延荣,韩太后,玄天,唐枭,龙使老头,孙重华,三圣门主,还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炮灰使着绊子,甚至于,直到现在,她的血脉都是一个隐患!那此时的她几乎无可战胜的柳生破天,那全然未知的沈天衣口中的陨落的可能……

    这一路走来,她简直可比西天取经了,九九八十一难都不止!

    想到这些,乔青只觉满心憋屈,满腔鸟气郁结不散。心中好像突然着了火,炽烈地燃烧!漆黑的眸子里,一抹凌厉金芒倏然一闪——强大!只有强大,不断地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再威胁到她,威胁到她身边的每一个人!眼中的金芒犹如烈火熊熊燃烧着,巨大的压力不受控制地扩散了出去,让第二门中打坐的人都惊醒了过来,一瞬满身冷汗。

    乔青冷冷抿着唇,总有一天,她会站在那世界的顶峰!

    不是翼州,而是东大陆的顶峰!

    ——一言一行代指天意!

    ——仇者灭亡,亲者鼎盛!

    ——受万人膜拜,再无掣肘!

    咔嚓,一声细微的破裂声,炸响在脑海中。让乔青霍然清醒,双目逼人,似乎整个人都产生了一种不同的气质,莹润发光,愈发夺目!

    她的心境,再一次迈过了一个门槛儿大关,升华了!

    也就是说,只要她的玄气不断修炼到顶峰,将在短时间内不会遭遇到任何的瓶颈。初步估计,一路撑着她到达神阶应该勉强够用。可神阶再往上,估计就要再一次的提升了。这样的惊喜,让乔青心情极好,只望在其他几门中能找到飞快提升玄气的丹药,她便能顺理成章地晋升到玄尊高级!

    “恭喜你,乔青,你再一次让我惊喜了。”沈天衣一直观察着她。他生怕乔青知道这些,会影响她的心境,却见她非但没沮丧担忧,反倒借此突破了心境上的一道大关,整个人散发出不可逼视的气质!

    乔青扬扬眉:“跟着爷,惊喜的还在后头。”

    这得瑟的小模样,让众人集体翻起了白眼儿,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聊着聊着天儿也能心境升华,还让不让别人活了!不过好在,不管这心境怎么变,自恋无耻不要脸的本性始终难移啊……

    第二门中的众人总算从她的压迫中舒坦了过来,不由纷纷出声道喜,这片刻功夫,一片一片各色的光柱腾空而起,数万人中,已有十分之一都得到了晋阶。而剩下的那一些,也正往晋阶的途中飞快进行着。

    乔青羡慕嫉妒恨地咋了咂嘴,果真是史上第一人风玉泽啊,这种几乎可算是顶级的玄石堆砌的试炼场,啧啧:“诸位,大家在这里修炼着,我们去剩下几门中看看。”

    “尊主放心,咱们相信你的能力,不要大意地去吧!”兴奋说完,又迫不及待地再一次进入到了修炼状态之中。

    乔青眨眨眼,这话怎么听着,好像里头那些死物只要她去了,糟的都能变成好的?她当然不知道,经过了这么久,她已经在众人的心里留下了怎样逆天的形象。

    环视一周,看到凤太后和忘尘似乎都隐隐有了晋升玄尊的迹象,不由眉开眼笑了起来。即便自己没有,可大家整体实力的提升,离着三圣门的距离越来越小,相信四天过后,这一群人必将改头换面不同往日!

    乔青吐出一口气:“走,咱们去第三门,边走边说。”

    三人和老祖一同出了第二门,往第三门走去。广场太大,只相连的两个门之间,就相距了足有数十丈。他们步子并不算快,沈天衣接着之前地道:“说回正题,其实我在三圣门那么久,也算是对那里极为了解。门主此刻重伤,修为大抵会跌落到玄尊高级,若说能造成你陨落的威胁,那是不可能的。除非……”

    凤无绝一皱眉,接上:“东大陆之人?”

    沈天衣凝重地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一种可能,通往东大陆的通道,百年一开。这通道,实则是一个阵法,这阵法里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我没经历过,并不知道。”

    “而四日后,正是那阵法的开启之日?”

    “对!”

    老祖插了一句:“对了,你们方才说那个风玉泽,那么去往东大陆的阵法,可是他制造出的?”

    这个问题几乎无解,是不是也没人说的清。可既然能被三圣门抓在手中,想必大差不差了。既然是未知的阵法,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算了,不说这些,反正你也说了,第四日会是我的转机。只要能赶在那一天到,我小心些,想必不会有问题。”

    闲聊中,第三门已经近在眼前。

    乔青搓着手,吸着流出的哈喇子:“你们说,这里会有什么?”

    “你想要什么?”

    “丹药呗,各种高品丹药,最好能让爷一举晋升玄尊高级,唔,神阶的话我也不介意了。”

    凤无绝翻个白眼儿:“神阶要经历天劫,你时间够么?”

    好吧,她也知道自己贪心了。乔青回翻给他个更大的白眼儿:“真是不解风情,顺着我说能怎么的,赶紧跟天衣学学!”

    这几日来,几人之间时常开些类似的玩笑,乔青能感觉出,沈天衣已经放下了。他是个聪明人,也是一个极会克制之人。这样的人,最易控制自己的感情——现在,他们是朋友,是知己,是亲人。甚至两人常常拿着这种话逗那男人吃醋,可重点是,明明那人也看的出来他们是故意的,偏偏百试不爽,逗一次,酸一次。

    就如此刻吧,可怜的太子爷,泡在醋坛子里差点儿把自己淹死!

    他瞪着笑眯眯的乔青恶狠狠地磨了磨牙,还不待发作,那货已经吹一声轻快的口哨,一把推开了第三门。

    顿时,四人全部被映入眼帘的一切所吸引。四人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乔青就是个骄奢淫逸的主儿,连个地毯都差点儿拔光了北塔尔冰湖里雪鸳的毛。凤无绝就更不用说了,鸣凤太子爷,打小锦衣玉食。老祖呢,活了几百年什么没见过?至于沈天衣,三圣门的底蕴还用再强调么?

    可是此时此刻,四双,八只眼睛,齐刷刷瞪了个滚圆。

    乔青陡然倒抽一口冷气,半天才憋出了一句:“我我我我……靠!刚才说的话,能收回不?”

    凤无绝呆滞问:“什什什……么话?”

    乔青一脸苦逼,仰颈咆哮:“平分啊!老子想独吞——!”

    推荐一篇NP好文:《谁敢抢朕的皇妃》作者:一土雨

    文案:

    【宠文+恶搞+阴谋+小江湖+情义+一众无良美男+一只无厘头女主】

    ——

    这是一篇一枚不走寻常路的个性小女子,一穿越就身披惊世之谜,脚踏军事机密,携带艰巨任务,不得不在被强嫁他国后,装傻路过打酱油,其实却拥有撼动帝王宝座,让天下为之大乱的实力,期间并与皇帝爱与被爱,上与被上,与众国身份显赫的男人之间纠缠不休,意乱情迷的故事。

    ——

    某帝王冰冷的说:“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入宫的目的!”

    某女:“我来打酱油的,你也知道?”

    某帝王:“你要是乖乖呆在宫里,不兴风作浪,朕勉强答应宠幸你。”

    某女:“我酱油还没打呢,没空啊!”

    某帝王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