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六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六章

    追溯回万年之前。

    彼时,翼州大陆还不似现在这般人才凋零,说是“玄尊高手多如狗”虽不至于,但大大小小的势力如雨后春笋,屹立于大陆之上,倒也算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就有那么一个氏族——预言师。

    没错,此族似乎受天道眷顾,每一个族人都是上天的宠儿。可想而知的,这样的家族备受翼州追捧,时而久之,也愈发的不知进退了起来,只要有钱,只要拿得出高昂的银子,他们便会以族人的生命为代价,给予祈求者预言未来!渐渐地,本该命绝之人躲过了生死危机,本该落末的势力重新恢复生机……

    预言一族享受着掌控未来改变人生的能力,在接连打破了大陆上的平衡之后,甚至开始以“天道代言人”自居。

    ——这不叫找死叫什么?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天道不怒乔青都跟它姓!

    于是,天道怒了。

    天道一怒,天罚降世!

    天罚,顾名思义,天道的惩罚,堪比九品丹劫的紫霄神雷,一道也如小山那般粗壮,就这么九九八十一道同时降临了尚在受人追捧中沾沾自喜的预言一族!这几乎可说是一个灾难!天罚之后,整个预言一族如高楼倾塌,毁于一旦!

    唯有那么一个方方出生的婴孩儿,活了下来。

    而他,就是后来的三圣门开山祖师爷,风玉泽。

    这个婴孩儿几乎是天生天养的,预言一族的遗迹成为了一片荒芜之地,空间乱流遍布,几乎杳无人迹。他饿了,便以枯草果腹,渴了,便以泉水为饮。要不说,预言师乃是上天的宠儿,最为贴近天地,最易感悟天地——修炼一道,只要他想,他就可以!

    风玉泽十六岁的时候,成为玄尊高级,离开了这片荒芜之地。

    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天生天养的生存环境,形成了他无拘无束潇洒不羁的性子。他在大陆上游荡着,成为了一个散修,不加入任何的宗门势力,可朋友却是遍布天下,交游广阔——他结交了当时一个铸造大师,学会了铸造的皮毛;结交了一个炼药高手,学会了炼药的基础;也在寻常百姓家结识了一名女子,娶妻生子,平静百年。

    作为大陆上最后一个预言师,风玉泽自出生脑海中就印刻下了族人灭亡的一切,深知预言一术不可再用,也深知天道恩泽也许就是覆灭的根源。再加上那随遇而安的性子,待到修为不高的妻子过世之时,他并未强求,而是选择了任其自然生死。

    待到子嗣长成,他孤身离去……

    没有人知道风玉泽去了哪里,只晓得又是一个百年,他再次出世,已成为了一名神阶高手!同时,还是九品铸造师,九品炼药师!彼时,风玉泽三百余岁,引得翼州哗然,竞相膜拜——古往今来,翼州数万年的历史上,此人,可称史上第一人!

    而他,却准备走了。

    翼州的玄气浓度,已不足以让他更进一步。

    风玉泽临走之前,用了十年时间,在翼州搜寻了三个根骨奇佳的孩子,作为玄气、铸造、和炼药的接班人。又用了两百年,将一生所学传于这三个孩子,助他们在大陆上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一为武圣宗,一为炼圣宗,一为药圣宗。

    ——也就是凤无绝口中三圣门的前身,三大圣宗!

    当三大圣宗稳固于大陆,且愈加有了成为翼州顶级势力的趋势之后,风玉泽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准备动身前往东大陆。

    然而就在这时!

    心中一抹不好的预感,倏然降临!

    这是预言师的直觉,风玉泽明白。

    而相比于和他相处百年且诞下一子的妻子,实则这三个他倾囊相授的徒弟,在心中的分量要更重上一些——不妥协,只不过妥协的背后没有足够的分量罢了——百般思虑,千般挣扎,风玉泽终于做出了选择,拾起了他一生未动的预言术!

    这一次预言,让他付出了极重的代价。

    可预言的结果,却不尽人意。

    他甚至没看到一个确切的结果——只有血,铺天盖地的血弥漫在眼前,惨叫,呼号,痛哭,不甘,各种各样的情绪犹如亲临其境,让他一口血狂喷而出!而那个几乎看不清面容的人影,模糊中透出了一种让他心悸的力量!——那是血脉中游走的力量,既有让他看不懂的,也有让他心生臣服的。

    傲然于世的风玉泽,五百多年头一次有了伏跪的冲动……

    他惊疑不定,霍然起身,当即唤来了远在三大圣宗中的弟子。

    这三个弟子,以玄气为大,铸造为二,炼药为三。待到他们躬身立于堂前,惊觉这面貌上只有二十余岁的师尊竟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面色不由凝重了下来。

    风玉泽负手立于窗前,良久未言。

    半天,才一声叹息:“为师昨夜施展了预言之术……”将预言的内容细细说了,感受到身后三人大惊失色,摇摇头无奈道:“时运高低,兴衰起落,本是常事。可为师到底执念了,不愿我亲手养大的三个孩子就此陨落。为师开辟了一处异空间,就在死亡之海上,你们三宗合一,以后也有个照应——还有那人出现的预兆,乃是大陆平衡打破,为师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师尊!”

    三人立刻跪地,也明白这师尊,是要离开了。

    风玉泽最烦这离愁别绪,当即跃出窗子,飘然而去,唯有一段郑重叮嘱远远传来:“你等当知天道难违,却也永存一线生机——不论那人何时出现,未来的时日里,当以行善为本,万万不可再执着于权力欲望,更不可动辄伤人性命!尤其大陆平衡被破之时,你等当要谨记,或者积福万世,天道有感,可于无形中化解那倾覆之危……”

    ……

    这一切,就是甬道中的左边墙壁上绘制的全部。

    看到这里,乔青嗤笑一声:“还真有这样的傻鸟?那风玉泽未免也太过天真!人性卑劣,若是没达到过顶点还好,已经成为了三大圣宗的宗主,却让他们躲在那异空间里行善积德?啧啧啧,甘心的是傻子。”

    尤其是,风玉泽这番话,也不过是个猜测罢了。

    说不得他们真的依了,可后来依旧逃不过那倾覆的命运,白白行善了千万年,算谁的?

    “若是真的听从了,恐怕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些事儿了。”沈天衣淡淡一笑,乔青这话是糙,却真真是说出了世间规律。他的目光长久地逗留在第一幅画卷上——那上面,风玉泽方出荒芜之地,十六岁的年纪,发丝飘然,麻衣木屐,怎么看怎么潇洒翩翩。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头白发!

    几乎三人的心中都存了一个猜测:这风玉泽生下一子,历经万年子女更替,会不会最终的血脉,就是沈天衣?同是预言师,同是白发,这可能性并不算小。

    这猜测一成形,乔青勾上沈天衣的脖子:“喂,我说,其实这些画卷上说的人,是老子吧?”

    沈天衣点点头:“早在见你第一面,我便知道。”

    “唔,”预言师的直觉,真心没的说,太逆天了!乔青一眼一眼斜着他:“要是你不愿那人的一番心血就此倾覆,我只杀了三圣门主和八大圣使为残魂报仇,那些虾兵蟹将留下,也算是给他们个名存实亡的结果……”

    不待乔青说完,沈天衣先笑了。

    他笑的极为开心,看着乔青的眼睛极亮极亮!

    这人,从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也从来是个不留后患的性子。她说的勉强,说的肉疼,说的心不甘情不愿,可眼中的认真他看见了!愿意为他做到如此,得友如此,他还有什么好失落的呢?沈天衣摇摇头:“乔青,你可能不知道,我当初为何要伪装七情六欲被封印,便是因为,我预言到了一个结果……”

    乔青眨眨眼,这她真不知道。

    沈天衣的面色冷厉了下来,似乎想起他当日预言的一幕,如今还有着少许后怕:“就是白头原上那一幕。我看见的,是三圣门主的神力,将你抹杀!”

    他为这一幕,一次性预言了足有千百次,直到身体千疮百孔,几乎要血流而亡,终于找到了一个翻盘的可能!是以他伪装了五年,先以红药为饵,不经意地让她以为,那传承之地中有让他康复的办法。待乔青去往传承之地,历尽磨难,修为大增;他潜伏于门主之侧,窥伺时机,一举将他虚身毁灭!

    “你是说,那传承之地里,根本就没有能救你的东西?”原来如此,她一直以为得到的那一枚珠子,就是可救他的玩意儿。却没想到,再见时已是白头原上,而沈天衣也根本没有被封印!

    “我是预言师,既然知道会有后来的一切,自然会想尽办法躲过那封印。”

    沈天衣说的云淡风轻,乔青却觉得,欠他太多,太多了……

    沈天衣就着她勾住脖颈的手,拍了拍:“其实我也有私心,三圣门选少主的规矩,留香应该跟你说了吧,沈家便是其中的牺牲者!”

    甬道内的三人,全部沉默了。

    要不说世事无常,风玉泽恐怕死也想不到,他的血脉流传万年之后,那沈氏家族,却是被他的徒子徒孙亲手灭门!

    “成!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顾忌了,灭了三圣门,给爹娘报仇,给残魂报仇,也给你沈家报仇!他妈的,三圣门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孽……”乔青挥挥手,和沈天衣对视一眼,相视而笑。既然是朋友,就不说那些欠不欠的了,这些情义她记在心里,用一辈子的友谊来还!

    这幅相亲相爱的小画面,差点儿没把太子爷给刺瞎了。

    某人的小醋意腾腾往上升,不着痕迹地走过去,把乔青勾着沈天衣的胳膊撸下来:“右边还有一面,唔,这些比起左边的色泽新了不少,想来不是一个时期绘制的。”

    乔青和沈天衣一同扭头。

    看见的,就是一脸心虚还指着右面墙壁死死绷着的太子爷。

    两人哈哈大笑,也不拆穿这醋坛子,顺着他笑眯眯往下说:“恩,是新了不少,按理说那风玉泽离开了,后面的这些他应该不知道才是……”

    后面的,几乎全部都是风玉泽离开后所发生的事了,就从他留下了那一段叮嘱飘然远去开始——

    三个徒弟,一开始倒的确是听话,根据师尊的叮嘱将三大圣宗集体搬去了异空间里,就那么在死亡之海里呆了数年之久。可时日一久,三个徒弟却各有心思了。性格不同,所走出的人生亦不相同。

    就如那以玄气为主的大弟子,算是三人中最为争强好胜者,也最为聪颖精明之人。以铸造为业的二弟子,则是个憨直沉稳的汉子,没有那更多的名利之心。至于钻研炼药的三弟子,那面孔却是让乔青瞳孔一缩,摇头失笑了起来。

    不错,三弟子,正是墓穴之中的那位前辈高人!

    也可以算是她的炼药师傅了。

    三弟子,乃是一个极为祥和温润之人,心有大义,性比海宽。他是最为遵守风玉泽吩咐的人,时常从异空间里出去,在大陆上行善积德,祈望化解掉三大圣宗的危机。数年甚至十数年一回异空间,一切的一切也和他以为中的一样,另外两个师兄都如他一般,享受着这种归隐的生活。

    可是渐渐地,三弟子发现了端倪!

    翼州大陆上,开始有人莫名死去,开始有人消失无踪。

    而无一例外的,这些人尽是方出大陆天赋绝佳的未来高手!

    这一些,他初初只认为是意外的巧合,或者说并不愿意相信心中的那个推断。直到一次意外,他亲眼看见了那名为侍龙窟的组织猎杀一名天才,跟踪着侍龙窟中人去了那剑峰之下,看见的,便是他一同长大一同生活了数百年熟悉到了骨子里的一张面容——大师兄!

    “大师兄,你疯了!”三弟子当即冲了出去。

    大师兄回转头来,先是一愣,一挥手,让侍龙窟人散了。待到那剑锋之内,只剩下了这两兄弟,他微微一笑:“三师弟,你怎么在这?”

    “我都看见了,我都听见了!大师兄,你忘了师尊的……”

    “别跟我提师尊!既然知道咱们的危机,师尊却拍拍屁股只留下那一段似是而非的话就走了,他枉为师尊!”大师兄大怒出声,开始的那些年,他是相信的,只要行善积德,隐在异空间里,就有解决的办法。可是随着日积月累,那般日子已经让他几欲疯狂!对待风玉泽的感恩孺慕之情,也被数百年的岁月消磨殆尽。

    三弟子倒退一步,脸色惨白:“大师兄,你变了。”

    “师弟,回去吧,师尊不管咱们,你我三人却是从小一起长大,数百年相依为命。师兄必不会不管你们。这些事儿,交给师兄来做,你和老二就安心铸造炼药,不管那人藏在天涯海角……”大弟子笑容可掬,可那笑中藏着深深的戾气:“百年,千年,师兄总会把他找出来!”

    还能说什么呢?

    看着这样的大师兄,三弟子沉默离开了。

    他开始过上了一种醉生梦死的生活,不听,不看,不去理会,便犹如没看见大师兄的改变,也没看见侍龙窟的杀戮。久而久之,他百年未回三大圣宗,只在翼州大陆上游荡着……

    然而不听,不看,就真的听不见么,就真的看不见么。

    大弟子变本加厉,人才一个一个的凋零,高手一个一个的陨落,势力一个一个的消失,整个翼州在他的杀戮之下,陷入了一片犹如地狱的绝望之中!

    三弟子霍然觉醒,重归三大圣宗!

    他开始和大师兄作对了起来,既然武圣宗要杀,药圣宗就救!如此争斗了足有近千年,可想而知的,大师兄对他出手了!三弟子负伤逃离,背上了一个三大圣宗的叛徒名号。又是接近千年的追杀,他终于抵挡不得,在一处地下洞穴里养伤数载,含恨而死。

    ——这便是后来的柳宗由来了。

    而三大圣宗,在死了三弟子之后,一心埋头铸造的憨直汉子终于也发现了端倪。待到这愚蠢的二师弟修为被废,关在天牢里了却残生之后,整个三大圣宗便落入了大弟子的手中。

    好景不长——

    天道终于降下了天罚!

    三大圣宗,并未步上预言一族灭族的后尘,可依旧损失巨大——天罚的降临,让三大圣宗十不存一,甚至从此之后,只有百年才可出那异空间一次。

    从此,三大圣宗整合为一,合称三圣门。

    从此,侍龙窟成为了三圣门的爪牙,代为掌管控制一切大陆事宜。

    从此,没有了三圣门明目张胆的猎杀的翼州大陆,七个势力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成为七大宗门。

    ……

    乔青看完了这一些,只觉缠绕在心头的那些谜团,终于解开了。

    怪不得,那七国比武大会的夺魁者,全部被侍龙窟秘密斩杀。

    怪不得,侍龙窟要维系七国平衡,生怕大陆的平衡被打破。

    怪不得,当日那墓穴之内的第三个问题如此古怪。恐怕那三弟子的愿望,便是能误打误撞碰上三圣门的终结者吧?那已经变了味儿腐坏掉的势力,在他的心里还不如完全覆灭!根据风玉泽所说的预言内容,那血脉中共有两种力量,让他看不清的那一种,就是她来自异世的原因了。

    而风玉泽也想到了这一点,三个弟子亦然。

    对于三弟子来说,他并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应是什么模样。于是那第三个问题,其实不论回答出什么,只要是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所没有的名字,便会获得他的传承吧?最起码,能过得前面两关之人,本就已经是这大陆上惊才绝艳之人了……

    唔,这么说,沈天衣一早已经知道,她的身世了?

    乔青悄悄瞄了白发男一眼:“嗯嗯?”

    沈天衣看她这模样,再看看凤无觉莫名其妙的反应,点点头:“嗯嗯。”

    又眨眨眼——你不告诉他?

    乔青眨回来——以后再找机会说,唔,其实说不说也无所谓。

    沈天衣一愣,明白过来,笑了。是啊,那只是一个过去,而她和凤无绝所需要的是将来。乔青是哪里人,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她是一抹异世之魂,就不是她了么?世间女子尽是希望,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能将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通通对另一半知无不言,真正能如她这般豁达的,太少。

    他竖起拇指:“这是咱俩的秘密。”

    靠!自家媳妇和自己的情敌之间,当着他的面儿打哑谜!还口口声声小秘密?太子爷一口老血涌上喉头,差点儿没把自己憋死!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事儿么?未免自己把乔青一巴掌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更未免他忍不住一把捏死沈天衣,太子爷立刻命令自己转移话题:“那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两人的思绪被扯回来。

    不错,问题又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还有,为何发生在风玉泽离开之后的事,他也知道了?

    甚至是,那风玉泽,才是最大的隐患!经过了万年之久,他到底是死是活,如果他正在东大陆,以那样一个天赋卓绝之人,恐怕那修为早已不可抵挡!她修炼,他也修炼,她晋阶,他也晋阶,若是那风玉泽对她心存怨恨……

    乔青眸子一闪:“老子貌似无形之中,给自己找了一个可怕的敌人!”

    凤无绝和沈天衣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也未必,若那风玉泽还是从前的性格,想必不会将此事赖在别人的头上。归根到底,还是三圣门咎由自取!”

    乔青耸耸肩:“但愿吧。”

    反正到了东大陆,那个“神阶高手遍地走,玄尊多如狗”的地方,她还是先夹起尾巴为妙。两个人,一个孙耀山,一个风玉泽,她见之绕道。

    看着凤无绝和沈天衣有些担心的模样,她哈哈一笑:“成了,不用为我担心,蹦跶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从小虾米过来的。”

    乔青不是个一味狂傲的人,早在很久以前众人就知道了,她这样的性子,最易收敛,也不怕收敛,但凡敛下一时光芒,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和利益,她绝不是个为了面子横冲直撞的找死之人!一切的一切,屈辱也好,憋闷也好,她记在心里——待到将来,鹿死谁手,一一还去!

    想通了这些,又见她真的没什么愁绪,凤无绝和沈天衣对视一眼,纷纷摇头笑了起来。

    ——这货,还真用不着他们担心。

    “走吧,估计这么长时间,外面的人也好醒过来了。”这甬道极长,三人一边寻思着之前看到的那些,一边往外慢悠悠地走着:“不知道另外六扇门里,会有什么。”

    乔青步子一顿:“我有一个猜测。”

    两人跟着停了下来:“什么?”

    “你们说,这地方最有可能是谁建的?”

    “风玉泽。”两人异口同声。

    “那你们想,那两面墙上的颜色不同,说明了绘制的年份一早一晚。会不会是风玉泽不放心翼州的一切,去了东大陆数年或者数百年数千年之后,又回来过一次。也可以说,这地宫建立很早,是在他离开之前。”

    “对。”

    “那么……这偌大一个地宫,为的是什么?”

    凤无绝眸子一闪,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说,风玉泽在对三个弟子说完那番话之后,并没有立即启程去往东大陆,反倒先建立了这座地宫,并将之前的历史绘制在了左面的墙壁上?他必不会只为了留下一段历史,能为了三个弟子破例施展了预言术,恐怕还有给他们留下的后路……”

    沈天衣立即跟上:“不错,他开始认为,三个弟子能以行善积德化解危难,若是先将后路说了,则怕他们不按他的嘱咐行事。可他没想到,后来回来之后,一切会往那样一个方向拐去!”

    乔青打个响指:“于是这后路,他更不会再告知三圣门了!”

    三人对视一眼,几乎在同一时间想到了什么。

    如此说来,这是一个三圣门全然不知道的地方;这地方也极有可能,是为了让三圣门中在覆灭后侥幸活下来的人,能东山再起的资本!

    也就是说……

    乔青嘴角一勾:“咱们也许捡了一个大便宜!”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这地宫里,可依照他们的分析,能让一个宗门东山再起的资本,恐怕不是小数目。能让风玉泽那样的强人留下的,恐怕也不是凡品!想想看吧,一个万年前的神阶高手,一个九品铸造师,一个九品炼药师,他所留下的,将会是一笔怎么样的财富?!

    这想法,真正是越想越靠谱!

    几乎是立刻的,马上的,瞬间的,乔青加快了步子兴冲冲地朝着玉石门走去。那速度,利箭一样咻地就到了门口。自然了,乔爷也是有格调的人,总不能让外面那数万个脑残粉儿看低了她。压下自己迫不及待的步子,活生生摆出了一副淡定姿态。

    她扭过头,半倚着玉石大门,看着对面的两人,笑的眉眼弯弯如月牙:“啊,这世上最爽的是什么?”

    凤无绝:“用敌人的东西……”

    沈天衣:“玩儿死敌人!”

    三人哈哈大笑:“走,好东西一锅儿端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