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章

    乔青的猜测不错。

    无缘无故消失在白头镇外,就好像凭空不见了的庄菲儿,此刻正在三圣门人的手里。

    三圣门主的命令是掘地三尺抓住沈天衣,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吩咐的七圣使也是这么交代了手底下的人,将门中十六个护法一同派出,执行命令。十六护法,十六个玄尊初级,分别分属八大圣使的左膀右臂。这可说是近千年来同出圣门的最高配备了,几乎从来没有的事儿!

    在他们想来,不管沈天衣是死是活,围攻或者寻尸,不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然而护法们出了圣门,抵达翼州,却发现他们想的似乎太简单。

    沈天衣不见了!

    恐怕门主也晓得,虚身毁灭时那种巨大的杀伤力,必让沈天衣重伤,是以才有了“掘地三尺”一说。

    十六护法默默认栽:“找吧。”

    以他们的速度三天就能把翼州囫囵寻遍,然而要寻找一个刻意隐匿起来的同阶高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以防万一,他们分为四组在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内细细搜寻。

    数日之后,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便不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白头镇!也许由始至终,沈天衣的失踪只是白头镇为了迷惑他们而放出的烟幕弹?小小一个镇子,听说只有三个玄尊初级,还听说似乎要发兵三圣门?

    十六护法笑了:“走,去找沈天衣,顺便把他们一举歼灭!”

    带着这个念头,他们集合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白头镇进发而去!

    要不说,世事就是这么巧,他们碰见了凤无绝,感应到乔青的危机而一路狂奔的凤无绝!感知中那个玄尊初级在他们身后极远极远,正好死不死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十六护法对视一眼,又笑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当即十六人顿住步子,大摇大摆站在了路中央,等着把这自投罗网的单个玄尊杀个措手不及。

    可是接下来,他们笑不出来了……

    “这速度……”

    “老天,这是玄尊初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难道他身上有什么宝贝?或者研习了可以隐藏修为的特殊功法?那咱们……”

    十六护法再一次对视,几乎在第一时间确定了凤无绝决计不只玄尊初级,这样的速度,中级都未必赶得上!更猜测着莫非这根本就是人家下的一个套,以一个表现出来的假象修为引诱他们企图一网成擒?种种想法还没讨论出个所以然,只见那感知中遥遥千里远的人,已经以光的速度飞快逼近了他们!

    一眨眼的功夫,视野的尽头处已出现了一道黑色人影,速若疾风,势若奔雷!

    这架势,这煞气……

    “点子扎手!”

    “风紧,扯呼——”

    齐刷刷一声大叫,十六道身影分十六个方向霍然投入林中,飞奔逃逸,顿作鸟兽散。然而预料之中的追迫并未出现,感知中那人已经远远地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就好像心中记挂着根本无暇理会周遭的一切只压榨出极致的速度,狂奔,狂奔,再狂奔!

    重新集合在一起的他们,看见了路上被带起的一片风卷残云万千狼藉之后——

    “妈的,被骗了。”

    “追!”

    于是乎,在凤无绝心无旁骛向着白头镇赶回的时候,全不知晓,曾有十六个同阶高手跟在他的后面施展出吃奶的力气死死追着。直到跑断腿,满脸泪,有的扶墙,有的趴地,默默目送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然而悲剧还没结束。

    先前的追击几乎让他们玄气耗尽,待到麻木的双腿恢复知觉,体内的玄气重新丰盈之后——他们真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因为乔青晋阶了。玄尊中级的威压在她晋升的一刻不由自主蔓延出来,让带着满腔怒火向白头镇进发的护法们脚下一窒,满目惊悚。

    感受着白头镇内的玄尊中级。

    再看看已近在眼前的白头镇。

    ——进与不进,这是个问题。

    于是就在他们险些要吐血的时候正巧碰见了白头镇里出来的庄菲儿,我们只能说,天无绝人之路。

    这个时候,外出寻找大白的众人早已经回去了镇子里,是以还留在外面的,只有因为受伤颇重而一路趔趔趄趄走了两三日的庄菲儿。因为无紫的那一巴掌,这个女人灰头土脸嘴角溢血显得极为狼狈。彼时,她一心想的都是自己的天赋,只要忍上个几年,好好修炼,还怕以后找不回这个场子?横生的怨气扭曲在脸上,让俏丽的模样也变的狰狞丑陋了起来!

    忽然腾空而起,被十六人抓在手里离着白头镇越来越远。

    庄菲儿惊恐大叫:“你们是什么人?!”

    十六护法在三圣门中掌管着大大小小的一切事务,玄尊初级的修为也让他们毫无疑问地坐在三圣门第四把手的交椅上足有百年。又哪里是好相与的?从圣门出发到如今,只能说他们时运不济,此刻这一个彩虹等级上的小人物,竟也敢对他们张牙舞爪怠慢不敬?

    砰——

    庄菲儿被重重摔下半空。

    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本就残破的身体伤上加伤,一口血喷了出来:“你们到底——”话音没落,已经被一只骤然捏紧了她脖子的手卡住,犹如一只下蛋的母鸡发出嘶哑的“咯咯”声。细脖子上的手不断用力,庄菲儿呼吸困难,脸色涨紫,这才感觉到了害怕:“唔唔唔……”

    护法冷哼一声:“沈天衣可在白头镇?”

    手中的女人半天没声音,护法一皱眉,松开了手,庄菲儿向后仰倒,浑身抽搐着竟是失去了意识。

    “没用的东西!”

    “弄醒。”

    憋屈了满肚子的鸟气无处发泄的护法,自不会对她客气。一人扯起了地上昏迷的庄菲儿,蕴含了玄尊初级的无上修为的玄气,骤然侵袭到她的经脉中!想想看吧,这一丝绝无可能承受的玄气在她脆弱的经脉中四冲着,一路摧枯拉朽,几乎让她经脉尽断,千疮百孔!这是什么样的痛楚?庄菲儿惨叫声声,一瞬间便被汗水给浸湿了……

    十六护法把她丢到地上:“说,沈天衣可在白头镇?还有那个玄尊中级的高手是什么人?里面如今是什么情况?”

    一系列的问题,劈头盖脸地砸到她头上。

    庄菲儿脸色惨白,巨大的痛楚和成为废人的认知,让她的脑子里空空如也。

    恨!

    大恨!

    意识回流后的女人,第一个反应不是她小命休矣,而是没有了报仇的机会!是的,成为了废人的她,还怎么修炼怎么追赶那乔青怎么去把她们踩在脚底?!还有庄家,还有那个无情的爷爷,她怎么衣锦还乡狠狠地讥诮他们,让他们匍匐在她的脚下颤抖痛哭悔不当初?!恶毒之色染上了眼眸,庄菲儿死死瞪着他们,不断想要爬起来:“我……我杀了你们……”

    十六护法集体皱眉:“晦气。”

    可不是晦气么,好不容易找了个白头镇里出来的大活人,竟然是个傻逼?

    莫不是在装疯卖傻?

    冷笑着正要继续拷问的十六护法,脸上的弧度倏然一僵!几乎是同一时刻,十六人皆感受到了另一个玄尊中级的威压,从某个方向蔓延而来!这里离着白头镇已经极远了,几乎到达了死海的边儿上,凤无绝晋升中的威压,自然不比开始乔青对他们造成的近距离压迫。

    十六人面面相觑,眉峰皱成了一个疙瘩:“又是白头镇?!”

    几日之内,连续两个玄尊中级,不由让他们心下凝重了起来。这还只是两个,会不会过几天出现第三个?第四个?如果真是这样,在门主重伤,四大供奉已死,门中只留下了七个圣使的情况下,那些人口中的发兵三圣门,似乎也不是那么可笑了。

    少许的沉吟之后——

    “还找不找?”

    “找个屁!管那沈天衣是死是活,先回去汇报了这个情况,让圣使早做防范才是!”

    “可这是门主的命令……”

    “特殊情况,无可厚非。”

    几句讨论,达成一致。十六护法朝着白头镇的方向遥遥看了一眼,一脚将还在地上尖叫发疯却死活爬不起来的庄菲儿踢下身边断崖。不错,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当日凤无绝回返的断崖。下面便是万象岛的边缘,林立了无数高深阵法。哪怕是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单独进入,都不敢保证能完好无伤的出来。

    耳边萦绕着庄菲儿惊恐的尖叫,视野之中,她扭曲着惨白着脸色不断下落,张牙舞爪着一点点在瞳孔中变小……

    终于,跌落一片迷雾之中,无声无息,气息殆尽。

    “死了?”

    “不像,下面可能有阻绝气息的阵法。”

    “死不死的去——走吧,立刻赶回圣门!”

    从三圣门出来已经有接近二十日,实则比乔青更早开始寻找沈天衣的十六护法,一路回返,离着断崖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一行为,间接导致了原本也许段时间内寻不到沈天衣的乔青,竟会在数日之后,和他重逢。

    不错,沈天衣在下面。

    当日三圣门主的虚身消亡,那股力量让身为玄尊的他都险些承受不住,受了极重的内伤。为防三圣门主的本体杀个回马枪,也为防有其他人诸如十六护法先一步找到他,沈天衣第一时间带伤撤离。

    目的地,正是这一处可以阻绝气息的阵法之地。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万象岛。

    这里面,阵法林立奇门遍布,一花一石一草一木皆真假难辨暗藏玄机。若是从前,他尚未受伤之时,或许可以硬闯出入,可此刻伤重自然不敢多加冒险。沈天衣小心翼翼地试探了几处,脸上的神色愈加凝重:“三步一天地,五步一乾坤。”

    数次不成之后,他干脆在原地盘膝调息了起来。

    这一调息,便是小半月的时日。

    待到他伤势恢复了大半,才再次迈入诸多阵法之中……

    有的谨慎行之,勉强可过;有的触动机关,强行硬闯。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么跌跌撞撞也在这一片阵法带中行了有三分之二了。头顶上是丛丛迷雾,前方遥遥可见万象岛的雏形,沈天衣看着眼前几乎毫无危险的一条康庄大道,眉峰一点一点地皱了起来:“不对!”

    还是直觉。

    直觉提醒他,此处危险!

    脚尖一动,一枚石子凌空而去,原本毫无问题的一条大路,竟是在片刻之中杀机四伏!

    随着那石子落下的轨迹,周遭无数由玄气组成的风刃乍然而起!那一道道淡淡金色的风刃,在迷雾中破云而出,锋芒凛然,每一道都足有玄尊修为的全力一击!无声无息的,那枚石子化为一小团粉末,飘飘扬扬散落了下来。同一时间,风刃消失,再次恢复为静谧安然的一条平坦大路。

    果然——

    这是整个阵法带中最后一个大阵,也是终极杀阵!

    沈天衣静静站了一会儿,重新盘膝坐了下来:“如果修为恢复,闯过这里应有九成把握。”

    可是修为恢复,哪里有那么容易?他已经施展过一次预言术,付出了极重的代价,这具身子早就千疮百孔了。更何况伤上加伤?沈天衣可以感觉到,他恢复的速度比起正常的玄尊来说要慢上两倍不止:“恐怕赶不及在百年一次的时候,赶去三圣门了,但愿乔青懂我的意思……”

    沈天衣苦笑一声,默默闭上了眼。

    他的玄气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恢复着,算算日子,离着一月时间,只剩七日了。

    这个时候的乔青,已经从白头镇出发。可这一片迷雾之中,心急如焚的沈天衣依旧只能盘膝而坐。心中的担忧不断加剧,表现在外还是那副犹如谪仙一般的飘渺无痕。雪白的发丝拖曳在他的身后,这里几乎无风。

    忽然——

    一直沉定如古井的双目,霍然睁开!

    沈天衣瞳孔一缩,看向了尽头处那一片万象岛的雏形。这里本就是万象岛的边缘地带,这些阵法也可以算作是万象岛的护岛之阵。传闻中那一座半环海的岛屿还有一个护岛大阵,只是数千年来从未开启过,没有人知道真伪。可是这个时候,那一个半岛屿的上方,正有什么渐渐成形……

    护岛大阵!

    他站起身,一动不动定定望着那一处。

    护岛大阵成型的速度极慢,可以窥见的是,那个阵法所覆盖的面积却广,足足蔓延到了死海之上:“只是个半成品,就有让玄尊心惊肉跳的压力。若是成型之后——恐怕乔青就要被拦在死海之外了!”

    话音一落,沈天衣霍然扭头:“谁?!”

    一声惊吓的轻呼,来自于打不死的脑残,庄菲儿。

    不得不说,她的运气真正是好。身为紫玄巅峰的庄菲儿,落下断崖自然还死不了,哪怕她玄气都几乎要废了,可到底底子还在。断崖之下的这一片地界,真正的杀机全在阵法中,一直在庄家当着大小姐的她,却是根本就不知道的。大难不死,让醒过来的她又重拾了信心,望着这一片迷雾重重的地方,不由期待地眸子连闪:“难道有什么奇遇?”

    无知者无畏。

    庄菲儿就这么一路爬着,沿着沈天衣一路破坏掉的阵法,畅通无阻地到达了这里。

    于是便听见了这一声,清冷又耳熟的:“谁?!”

    骤然的惊吓让她惊呼一声,看见的,就是出现在眼前的一双脚。庄菲儿瑟缩了一下,抬起头来,背光中的沈天衣让她看不清面容和神色,只有垂下的雪白发丝荡在眼前。她的心中不断闪烁着各种念头,双目一亮,泫然欲泣道:“是沈公子么?”

    沈天衣没说话。

    庄菲儿眼泪扑簌:“沈公子,你在这里就太好了!乔公子可担心死你了,这些日子一直派我们到处寻你!菲儿和爷爷在路上碰见了三圣门中人,菲儿不甚被打下了断崖……太好了,太好了,原来沈公子在这里!”

    庄菲儿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机智,恐怕就在此刻了。

    经历了这么多,又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她自然学乖了不少。几句话把她出现在这里的来龙去脉编造了个清楚,顺带着表明了自己是和他同一方阵营的。

    庄菲儿想的好,沈天衣这么久没出现,肯定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这些话她越是反思越觉得毫无漏洞,就不信一个一无所知的人,会发现端倪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庄菲儿垂下眼帘,梨花带雨地哭着,眸子里一丝狠意狠狠划过,只要让她出去,她一定有办法重新好起来!那乔青一开始不也是个废物么,她都可以,凭什么自己不行!

    其实不管换了谁,在迷雾中呆了二十余日,乍然见到一个己方阵营中人,又是心底那个人派来的,估计都会被她这一番表演所迷惑。

    可惜,她碰上的是沈天衣。

    是大陆上唯一一个预言师,把身为神阶的三圣门主都算计到重伤,在六岁的时候就心思缜密城府深沉到让乔青都咋舌的沈天衣。

    沈天衣微微一笑,眸子里是一片清润之色,在一片背光之中不甚清晰的容貌更显优雅如谪仙,简直让庄菲儿看呆了!她满目窃喜,然后,便见仙人一般的白发男子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那一条似乎没什么的大路,又回过头来玩味地看了她一眼……

    沉浸在呆滞中的庄菲儿,全然没看出这一眼中蕴藏了什么,只傻傻望着他:“沈、沈公子?”

    沈天衣言笑晏晏,像是极为开心:“如此甚好。”

    “什、什么?”

    他却不再回答,袖袍一动,庄菲儿便感觉自己整个人腾空而起,被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送往那一条道路上!庄菲儿心底骤冷,一种手脚麻木浑身冰凉的预感侵袭着她,似乎听见了死亡的丧钟!

    同一时间,耳边响起那谪仙男子温软如春风的笑语:“庄姑娘,多谢你帮沈某一个大忙。”

    ……

    这一切,乔青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的她,距离从白头镇出发,已经过了接近五日的时间。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路上,邪中天曾问她:“丫头,不必这么急,一月到不了也无妨,三圣门又跑不了。”

    乔青却摇摇头:“三圣门不会跑,时机会跑!”

    “什么意思?”

    “我只是觉得,一个月内如果能到,恐怕会简单很多。”

    桃花眼一挑,邪中天耸耸肩走人,心说这丫头怎么跟那老神棍似的。目光瞥到一边的竖掌念经的玄苦大师,邪中天恨不得一脚踹上去,教训教训这个把他宝贝徒弟传染魔怔了的老东西。他自然不知道,乔青会这么想,完全是因为五年前沈天衣的那一句话!

    当日他把玉佩交给自己,说了一句“五年后见”。而她在白头镇那一次胜利之后,蓦地浮现出了这一句话,算上一算,离着五年时间,正正好还差一月!乔青不确定天衣那话中是否有玄机,却总觉得似乎没那么简单。

    她把这件事问过凤无绝。

    连他都眉梢一挑,跟着道:“唔,那个人说话做事,是该想深一层。”

    要是这句话让沈天衣听见,估计也得笑着叹上一句,果真只有情敌最了解情敌。于是这一路上众人毫不隐晦,直接迈着轰隆轰隆的步子飞快朝着这边逼近,杀气前所未有的浓重,步调前所未有的一致。速度再快,更快,所过之处,风卷残云,一片狼藉!几乎如一股暴风席卷在去往三圣门的路上……

    然而这一往无前,一直到了万象岛之外。

    他们停下了。

    此时此刻,身后是同行的数万人,乔青和凤无绝并肩站在死海的边缘,遥望着那一片漆黑的海面。

    而海面的上方,正被万象岛的护岛大阵,完全笼罩!

    为了前面乔青和凤无绝的情节连贯,和三圣门有关的就全部放在这里写了,看着更清晰一些。

    嗯哼,今天稍稍坑爹,明天争取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