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九章

    修炼,其实说白了,便是一个筛选的过程。

    ——顺天而为,逆天而行,优胜劣汰!

    这也是为何到达神阶的时候,会降下天劫以示考验和惩罚的原因。是以修为越高,和天道的感应越强,所要付出的代价和承担的风险就愈加严苛。想想看吧,到了乔青这一阶段,“万中存一”不足以形容其艰。这玄尊的晋升中哪怕出现一丁点的岔子,都将面临着走火入魔、爆体而亡的下场!

    更何况是方才那犹如魔音穿耳一般大张旗鼓的喧哗?!

    站在门外的众人,在看见乔青的一瞬便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砰,砰,接连两声巨响,无紫和非杏脚下一软,重重瘫倒在地:“是我们……是我们害了公子……”

    “不关你们的事儿,这是个意外,没有人想的到的。”乔文武的声音同样颤抖着,他心疼地扶起无紫,她却什么都听不得了。两个姑娘满心满肺只剩下了无尽的自责和悔恨,狠狠捏起的拳头一下一下砸着地面,一瞬已经鲜血横流!

    处在老祖以玄气布下的淡金色屏障内,声音不会穿透出去。众人齐齐别开了眼,不忍再看这两个姑娘几乎自残式地懊悔。炼药室内乔青的状态极其诡异,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她体内四溢的玄气更加汹涌了起来!让他们面色凝重,忧心如焚!

    “这可怎么办?她能挺过去?”视线集体看向老祖。

    他紧紧盯着乔青,吐出一字:“难!”

    的确是难,玄尊高手的走火入魔,哪里是好相与的?这一个字,顿时让众人脸色惨白了起来。即便是早有预料,可真当得知这种结果的时候,谁也不愿坐以待毙!凤太后微微一晃,被邪中天一把拉住,他的脸色也不好看,桃花眼里泛上了血丝:“我们能做什么?”

    这一句话,就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字字带着血。

    老祖沉默片刻:“等。”

    别说是他“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们了,就连同样身为玄尊的老祖,也是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只是等!“好在这走火入魔并不是一时半刻之间的事儿,你们看她,应该还有意志!只希望她能自己撑过去……”

    没有人再说话。

    死寂蔓延在玄气屏障内,众人站在外面就似扎了根一般,一动不动。

    这一站,便站了有整整一夜,房内的玄气已经四溢到对外面的人产生了威胁。宫琳琅姑苏让几个朝后退了退,无紫和非杏却是打死不挪半步,两个姑娘就这么跪在房外,四溢的玄气犹如金色的利刃,刀子一般割在她们的身上,让周身出现一道道猩红的口子。她们却好像失去了知觉,只那么跪着,麻木着。

    忘尘抱着琴,紧紧地,双目凝视着房内的乔青,变成了一具雕像。

    凤太后的银发,似乎黯淡了光芒。

    邪中天的脸上,再也没了嬉笑的神色。

    就这么着,夜幕渐渐过去,日头悄悄升起,一整夜的时间乔青的情况却是丝毫不见好,反倒越来越严重。肉眼可见的,她的青黑之色更加重了,整个人不断颤抖着,扭曲着……

    “大白!”老祖霍然喝道:“大白呢?大白去了哪?”

    老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对是不对,但他苦苦思索了一夜,能想到的,唯有大白!走火入魔,说到底是玄气走岔,让体内产生了魔气,以至渐渐被魔气侵扰失去理智,没有意识,犹如魔鬼,直到最后爆体而亡!甚至可以说,魔修走的便是这么一种偏差的路子,只是走火入魔乃是正道修炼者的一时踏错罢了。只要大白将乔青体内的魔气净化干净,再有高手引导她矫正玄气……

    老祖越是想,越觉得这办法可行!

    乔青炼药的时候,大白被放出去撒了欢儿,和大黑扭打着不知去了哪里,几日才回来一次。闻言邪中天立刻道:“大白能救乔青?我去找,我去找……”话音没落,已迫不及待没了身影。

    后头凤太后、囚狼、姑苏让、万俟风,众人全部冲出了院子,分数个方向去寻找大白。白头镇内,不少人发现了这一端倪,虽然不知怎么回事,只看他们面色凝重,纷纷加入到找人的行列中……

    老祖和忘尘留了下来,守着状态越来越差的乔青。

    而就在乔青陷入了生死一线的时候,远在外面带人寻找沈天衣的凤无绝,却是愈加的心神不宁!

    “凤太子,怎么了?”

    “可是感知到了什么?”

    他们在外面找了已有半月时间,始终一无所获,不少人心下都认定了那沈公子或者已经凶多吉少,只是看着凤无绝始终坚持,不便多说罢了。这会儿,望着忽然停下了步子脸色不定的太子爷,众人纷纷惊喜地问道。

    凤无绝摇摇头,只是一种直觉,不好的预感,让他心惊肉跳!

    “前面是哪里?”他问。

    身边人失望叹气,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噢,凤太子可能不知道,前面几乎没有路了。那里是一片断崖,断崖的另一侧就是阵法重重的万象岛,一个不好,就会陷在阵中性命堪忧,是以从来没人经过,再往后走,就更不会有人了,是死海。”

    凤无绝点点头:“走,去看看。”

    “太子爷不可!”众人齐齐大叫:“万象岛虽然不足为虑,可断崖下的那些阵法,危险啊!”

    凤无绝想了想,也知道万象岛的阵法,并非徒有虚名。可已经寻了半个月,那个男人始终踪迹全无,他不愿意放过一点点可能。他正要走,忽然又是一阵心惊肉跳猛的侵袭上心头!

    凤无绝抚上心口,剑一般的眉毛倏然就皱了起来,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不待身边众人询问,他霍然转身,朝着白头镇的方向飞奔而去!

    是的,白头镇!

    凤无绝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理智告诉他,万象岛已不成气候,三圣门门主必定重伤,即便有圣门中玄尊高手突袭,那边也有老祖和一干人等协助,乔青在白头镇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是那种融入到了骨血里的惊骇,那种四肢百骸甚至每一寸细胞每一根发丝都在颤抖的预警,让他不能不担心!不能不回去!

    他承认自己这想法足够神经质。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乔青,让他不敢冒一丁点的险!

    耳边风声呼啸,凤无绝施展出最快的速度,犹如一束黑色的光穿梭在半空中。越是靠近白头镇,这种危机感就越是强烈,他几乎可以肯定,乔青出事了!这个想法让他面色沉厉,手脚冰冷,寒风刮在脸颊上生疼生疼,他却毫不在意,只调动起全身的玄气,让速度再快,更快!

    凤无绝回来了。

    从万象岛到白头镇,哪怕玄尊也要一天时间。

    他只用了半日多便出现在了这一方院子外,高强度的施展玄气几乎让他力竭,落地的一瞬,连脚都是麻木的!视野之中,忘尘抱琴而立,无紫非杏双膝跪地,老祖面色凝重,这些他全部顾不得了,只一双鹰眸死死定住在前方门扉之内,那一团几乎认不出了的红色身影上。

    听见脚步声,老祖,忘尘,无紫,非杏,四人一齐转头看向他。

    凤无绝目不斜视,一步一步走到了门口。

    四溢的玄气对他还造不成威胁,可是他觉得那么疼,那么的疼,一道道犹如刀子一般割在身上,深入心头磨砺出一阵钝钝地疼痛。凤无绝不言不语,慢慢走进了房间,走到了乔青的面前。

    这个红衣人啊,此刻哪里还有平日里风流倜傥的半点风姿?

    他伸出手,离着乔青一公分的距离,隔着空气以一个抚摸的姿态,慢慢移动着。

    “有什么办法?”这一句,语气平静,以感知传音的方式出现在老祖的脑海中。老祖一怔,回道:“照我的想法,或者可以通过大白净化体内的魔气,再由我以玄气入体,引导着她导回正位。他们已经出去找了,还没回来。”

    话音一落——

    老祖就发现,凤无绝走到了乔青的身后,竖掌抵上她的后背:“不可!凤太子不可!”

    凤无绝没说话,静静闭上了眼睛。

    老祖急的面色大变,急切地给他传音:“凤无绝!你别冲动!再等等!再等等——这么干,一个不好就可能是你们同归于尽!”

    他当然知道凤无绝要干什么,他要代替大白做这一切!他是魔修,驱散乔青体内的魔气,同样可以!可是问题就在于,乔青此刻正处于玄气四冲的时候,想想看吧,连四溢出身体的玄气余波,都对无紫和非杏造成了影响,更何况是中心地带?他的感知进入乔青的经脉中,第一时间,不是驱散,而是重伤!

    ——感知重伤!

    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能够稳稳当当的驱散魔气?

    这样的情况下,但凡有一点差错,就是他和乔青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最终成功了,乔青走火入魔的危机解除,而他的感知力,也会永久性大损!

    “凤无绝!你疯了么!赶紧停下,停下!你以后不想晋升神阶了?!以你的天赋,进入神阶只是早晚的事儿!可一旦感知力受损,今后神识不全,你怎么在神阶立足?!”对老祖来说,凤无绝此举,太冒险,也太冲动了,简直是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老祖不断解释着这些,急到几乎要冲进去阻止他!

    一直仿佛没听见的凤无绝忽然睁开了眼。

    这一眼——

    之坚决,之肯定,之一往无前,让老祖的步子生生顿住:“你……”

    “晚一分,她就多一分危险。”凤无绝终于传音了回来。很明显,老祖说的这些,他都知道。可等么?大白和大黑这两个死对头,掐起来那是没日没夜的。它去了哪,几时回来,能不能找到——谁也不敢保证。而同样的,这走火入魔,乔青什么时候会坚持不住,被魔气整个儿的侵蚀了意识,也没有人知道!若是一直等下去,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又怎么办?

    他绝不会把乔青的性命,寄托在一个未知的可能性上!

    想起老祖刚才的话,他嘴角一勾,笑回:“不过是神阶。”

    鹰眸重新闭了上,完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聚精会神将感知力依附在玄气上,透过掌心深入到乔青一片狼藉的经脉中……

    他却不知道,自己五个字给老祖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不过是神阶……

    对于玄气修炼者来说,一生都在寻求修为的更上一层楼——这是本能,也是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砝码!一个拥有冲击神阶境界的天赋之人,是上天的眷顾,更是天下人艳羡嫉妒的焦点。可是这一些,在这个明明绝不允许自己弱于旁人的骄傲男人的口中,却成为了一句“不过如此”。

    老祖无法理解他的选择,却为这选择震撼着,久久不能回神。

    忘尘不晓得这其中的关系,只从两人的表情,和老祖的表现上,大概也明白凤无绝这一举之危险。从乔青走火入魔开始,就始终冰冷到一言不发不动不动的他,面具下的嘴角忽然就弯了起来。清冷的眼睛看着凤无绝,看他忽然全身剧震,在明显受到了什么阻碍的情况下,神色却更加坚毅,不由染上了暖意,头一次,对这个男人抱以了深深的感激。

    感激他,在他这个兄长不在的日子里,出现在了乔青的生命。

    感激他,由始至终,爱她胜过自己……

    忘尘紧紧抱着的断琴,轻轻松开了几分,无端端的他就是相信,只要有这个男人在,乔青绝不会有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凤太后等人陆续回来,没找到大白,他们也担忧乔青的境况。却没想到,会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乔青面上的青黑之色,已经消退到所剩无几,只能看出淡淡的苍白和虚弱。玄气不再四溢,周身不再扭曲,神色不再痛苦,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一个好转的方向进行着。

    这走火入魔的危机,完全解除了!

    可是在她身后的凤无绝,却是嘴角溢血,浑身颤抖!

    而那一只手掌,依旧稳稳地停留在乔青的背脊上,不动如山!

    “无绝……”凤太后不由自主呢喃出声。她修为不够,可眼力却有。只看着这画面,已经猜到了始末,同时还有邪中天和玄苦,惋惜地叹息了一声。一边传来一声淡淡的“好”字,两人扭过头,便见凤太后紧紧攥着龙首拐杖,盯着自家孙儿渐渐湿了眼眶。

    许久不曾落过泪的老太太,拭着眼角笑了起来:“好,好,好!”

    “好?”

    “这才是凤家的男人!”

    邪中天和玄苦对视一眼,苦笑着没说话。经过了这几十年,两人对凤太后自已经没了当初的那种情义,可意难平是难免的。那凤家的老小子短命鬼,凭什么抢走了他们的女人?!这样的想法,在今天凤无绝这举动,和凤太后明明心疼到落泪依旧满目骄傲的一刻,全部消散了去……

    ——凤家的男人,他们的确比不上。

    这想法一升起,便听一旁宫琳琅惊喜地叫道:“好了!好了!”

    众人飞快扭头看去,果真是好了,凤无绝一撤手,乔青惯性向后仰去,被他紧紧抱在了怀里。他将乔青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起身的时候一个趔趄,让他险些摔倒:“小心!”

    凤无绝笑笑:“没事儿,这货好像胖了点儿。”

    那嘴角的温柔神色,再一次让众人心里发酸,连乔青无碍的惊喜都被一丝丝冲淡。凤无绝却丝毫不觉,公主抱着自家媳妇,大步走出了炼药室,直到回去了住的房间,轻轻放平在榻上。

    一切做好——

    这个男人才似松了紧绷的神经,倏然向后倒去!

    ……

    五日之后。

    当猫咬着鸟、鸟抓着猫,大白和大黑掉着毛一身伤一路死掐着回来,却莫名其妙被一众人摁在院子里狠狠胖揍了一顿,四脚朝天倒地不起并且一头问号的时候。经历了无数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乔青,也终于醒了。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便能感觉到体内的玄气充盈,耳聪目明更胜从前。

    ——已经晋升了玄尊中级!

    经过了之前的走火入魔,又睡了太久,身上有些酸软无力。

    乔青撑着床榻坐了起来,看见的就是一个接一个走进了房间的众人:“怎么都在这?”

    哪怕知道她没事儿了,担心也是必然的。众人一直等在她的院子里,方才揍完了大白听见房内的声音,就齐齐进了来。见她神清气爽,凤太后冲过来摸摸她的头:“没事儿就好了,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儿不?”

    “大概记得一点,模模糊糊的。”乔青摇摇头:“无绝呢?”

    抚着她头发的手一顿,立刻接上,笑道:“那小子因祸得福,吸收了你体内的魔气,也正晋阶呢。”

    “唔。”乔青爬下床,笑的没心没肺:“我去看他。”

    她踢踢踏踏走出了房间,把跪在门外七天七夜不吃不喝的无紫和非杏扯起来:“成了,老子都醒了,还跪什么。有这力气,以后陪着爷欺负人去,见着脑残女咱就狠狠揍,揍的出智商的爷收房,揍不出来的你们就杀了!”不等无紫非杏泪眼婆娑,乔青摆摆手,已经出了院子。

    两个姑娘望着那红衣背影,对视一眼,眸中一抹坚定划过。

    她们什么也没说,去了膳房静静用膳,就连乔青也不知道,她那不着调的玩笑话,却被她们记在了心上,奉为圭臬。

    一路笑眯眯走到了凤无绝闭关的房间外的乔青,脸上的笑容倏然收了起来——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走火入魔的时候,她的意识还存留了一分。也正因如此,才能一直调动着玄气和魔气对抗着,支撑了那么久。

    感知蔓延进紧闭的房门,感觉到凤无绝已经晋升完毕。乔青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脸上的笑容……

    砰——

    一脚踹开,扑了进去——

    可怜的太子爷,刚准备站起来,就被这货给狠狠扑倒。咣当一声巨响,后脑勺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疼的他呲牙咧嘴:“搞什么!”

    无视掉凤无绝的狠狠瞪,乔青搂着他脖子在地上滚,哈哈大笑道:“老子这不是想你了么。”

    貌似后脑勺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也不怎么疼了,凤无绝“唔”了一声,拍拍这货的屁股:“起来。”

    乔青眨眨眼:“你凶老子?”

    太子爷顿时软的一塌糊涂:“怎么可能?!”直接搂着她细细的腰,往上一举,抱着站了起来:“你才刚醒,地上凉。”

    乔青就着他的力道,两条腿无尾熊一样缠上去,下巴抵着他硬邦邦的肩头。凤无绝看不见的地方,她的笑容苦了起来,连她到了门口都没发现么?感知力被伤到这种程度,以后和同阶对战的时候,怎么办?就着颈侧的脖子磨蹭了磨蹭,细细软软地道:“抱着吧,腿软,不下去了。”

    这这这……

    这是在撒娇?

    太子爷虎躯一震:“伤着头了?”

    这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顿时把乔大爷给气笑了,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留下两排整齐的齿印。这才满意地高抬素手,往膳堂一指:“GO!GO!GO!”

    万事儿媳妇大的妻奴立马就GO了:“想吃什么?”

    乔青勾着他脖子连体婴一样点着菜,手指头扒拉扒拉地数,一路数到了膳堂。太子爷很自觉地把她放凳子上,摸下巴:“有点儿难度。”

    乔青仰头斜他:“呦,搞不定啊?”

    “等着!”

    雄赳赳气昂昂的太子爷,自然是去了卫十六那里,把正和他姐姐温存的亲姐夫给提溜了起来,好一番压榨。卫十六一边开门,一边气哼哼地骂了句“看你是个半残疾人不跟你计较”,话音一落,他猛的顿住,看向凤无绝的神色。却见他根本无所谓的模样,似笑非笑道:“你倒不如看在我半残疾的份儿上,天天不计较?”

    卫十六笑骂一句:“做你的春秋大梦!”

    两人并肩朝厨房走,他问:“真的不介意?”

    他和卫十六算是从小一起长大,鸣凤的皇宫里交集颇多。后来又成了自己姐夫,更是亲上加亲,是以感情向来好的很,也没必要掖着藏着。知道他的意思,凤无绝耸耸肩,真心道:“你们这些天都小心翼翼的,包括那货,刚才也一副刻意讨好的德行,当我看不出来呢。”想起乔青,凤无绝弯着嘴角:“其实有什么可介意,只要她没事儿。”

    “她知道了?”

    “应该是吧……”不然一睡醒投怀送抱的,哪里是那货会干的事儿?

    卫十六望着他,英俊的眉眼间一派轻松笑意,不由跟着摇摇头:“你们两个人,我还能说什么——她知道了你感知力大损,装不知道。你知道了她晓得这件事,也装不知道。默契成这样,是要嫉妒死谁?”

    凤无绝一挑眉:“没的说,就给我媳妇做饭去!”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一路向着厨房进发。

    待到凤无绝把自家姐夫给压榨完了,端着盘子就走人了,谢谢都没一句。只留下卫十六在后头吹胡子瞪眼,对他一路施展着注目礼。太子爷伸高了手臂,在头顶摆一摆,淡定走人。

    他回去的时候,乔青已经饿的快要啃桌子了:“嘶——好香!”

    只这香气,乔大爷就觉得自己没白饿,蹦蹦哒哒去接过来,笑眯眯伸手捏了一块儿糕点塞嘴巴里。凤无绝出去的时候,她一边等,一边想,也想了个差不多。其实有什么大不了,大陆上治疗感知力的丹方虽少,却不是没有。翼州找不到,不是还有东大陆?解决了三圣门后,去东大陆的唯一渠道便掌握在了手里,没事儿过去转悠转悠,倒也不坏。退一万步讲,哪怕这感知力真的治不好,那又怎么样呢?

    凤无绝就不是凤无绝了么?

    他的骄傲会少么?

    这个男人,若是只因一个感知力便会自暴自弃自怨自艾,也就不是她熟悉到骨血里的他了!乔青捡了一块儿自己最爱的芙蓉糕,忍痛塞给了凤无绝:“以后跟着老子,有粥喝粥,有饭吃饭——哪个王八蛋敢欺负你,爷废了他祖坟!”

    凤无绝一怔,这货无比爷们儿的说完,飞快地开始风卷残云,根本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时间——这才是他良心让狗吃了的媳妇啊!薄唇一丝丝勾了起来,口中的芙蓉糕,香而不腻,极是美味:“好。”

    乔青一边往嘴巴里狂塞,一边嫌弃巴拉横他一眼,口齿不清,饭粒狂喷:“吃软饭还乐成这样?”

    嘴巴上骤然堵住一个温热的唇!

    一触即离,极轻极轻的一吻。

    乔青眨巴着眼睛,看向若无其事坐回原处,优雅举筷满身贵族气质的凤无绝。顿觉和这男人同桌吃饭,自己的吃相瞬间被对比成了市井小混混。她眨眨眼,又眨眨眼,默默嘀咕一声:“老子嘴里还有饭呢,也不嫌脏。”

    “食不言寝不语,饭粒都喷到盘子里了。”

    “呦,嫌弃老子啊?”

    “哪敢,还等着吃乔爷的软饭呢。”

    “唔,这还差不——诶,芙蓉糕是我的,别抢——”

    一方小小的膳厅内,两人嬉笑怒骂,欢脱更胜从前。站在外面的凤太后邪中天玄苦和老祖等因为担心来听墙角的老家伙们,不由对视一眼,摇摇头失笑着,真是老咯,还没两个孩子通透。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nbsp;……

    实则凤无绝这一次,也并非是全然没有收获的。

    一来,他吸收了乔青体内的魔气一事,千真万确。原本只是打着驱散的主意,却没想到走火入魔而产生的魔气对上他原有的,简直是弱爆了!没费多大的功夫,便臣服在了他的魔气之下,成为了让他晋升玄尊中级的一大助力。

    二来,却是凤无绝万万没想到的——乔青走火入魔的时间太久,以至于她体内的金色火焰自动护主,在最后和魔气纠缠了起来。而凤无绝所吸收的时候,便或多或少地吸纳进了那么一丝丝乔青的金色火焰。

    这玩意儿自然不能为他所用,变成异火。可进入他的经脉中之后,却似乎和他的魔气融为了一体,在一片沉沉如墨的黑色烟气中,夹杂上了若有若无纤如发丝的那么一点金色,偶尔灿然一闪,极为夺目!

    这对于凤无绝来说,可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并不知道,这东西进入他的体内,到底有什么用,可总有一种和乔青“你中有我”的虎不拉几的幸福感,萦绕在了心头。太子爷说出这件事的时候,那叫个眉飞色舞,那叫个幸福洋溢,于是果断地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乔青给泼冷水了:“咳,是你中有我,我中可没有你。”

    彼时,凤无绝正和乔大爷卖力地进行着爱情动作片。

    闻言,太子爷微微一笑:“唔,那倒是在下自作多情了。”

    乔青笑眯眯催促:“别停。”

    凤无绝剑眉一扬,抽身就起,大手一吸,散落地面的黑衣已经飞到了身上。乔青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差点儿没气的破口大骂!这管杀不管埋的,老子记住了!自然了,乔大爷最大的好处就是识时务,脸上表情凶残,语气温柔可人:“无绝,爷错了……”

    五个字,太子爷虎躯一震,可算是明白了刚才乔青那鸡皮疙瘩跑满地的感觉了。原本就站在床前穿衣服穿半天一个扣没系的男人,立即顺着媳妇给的台阶儿就蹦回去了。后面,自然又是少儿不宜的好一番温存……

    幸福的日子,过的总是飞快。

    接下来的三日时间,乔青抽出空隙给乔文武等人炼制了几枚五品丹药。五品丹的效果自然非同凡响,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乔文武一举越了两级,成为了一名实打实的玄师中级高手!林寻和胖三长老也不甘落后,晋升了一级有余。知玄之后,便不同于彩虹等级,晋升更难,所需的时间也更长。这样的效果,自然让听到的人狠狠咋舌了一番。

    尤其是柳天华,他也能炼制五品丹。

    可相比较而言,两人的五品丹效果可就天差地别了:“啧啧啧,果然祖师爷的师傅不一般啊!厉害,太厉害了,怎么老子就没这么好命,怎么老子就不知道多等等呢,要不然那个传承好歹也能得到一点儿。”

    这副酸溜溜的模样,顿时换来众人一阵大笑。

    柳天华气哼哼地拎着自家小徒弟林怅,回去督促去了。

    说起林怅这个孩子,乔青是极其喜欢的,当日让他认了大哥之后,这几天小家伙有什么不懂的,也时常来问她,两人感情越发的好。这副模样,直看的凤太后口水狂流,“曾孙子”三个字差点儿没把乔青给念出茧子来……

    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便是那脑残女庄菲儿了。乔青走火入魔的危机解除之后,昏迷的日子里,项七洛四便冲出白头镇寻那女人,却没想到,短短两三天的功夫,她却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无端端的诡异消失了。洛四项七一直沿着白头镇向各个方向寻了数日,待到回来之后,脸色凝重的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乔青:“公子,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直到现在,乔青依旧没把庄菲儿当盘儿菜。

    走火入魔,只是一个巧合罢了,是她完全没想到到达玄尊之后晋升时竟会如此的惊险!那日哪怕不是庄菲儿,换了后面无紫非杏来取丹药的话,恐怕只那敲门声也会引起一些小麻烦。这次算是一个教训,让乔青从此以后对于修炼晋升一事,也提高了警惕和重视之心。至于那庄菲儿:“凭空不见?恐怕是被人带走了。”

    “公子的意思是……”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三圣门,自始至终都没有消息吧?”

    哪怕那门主重伤,门下的人也一个个龟缩起来了么?这么不合常理的事儿,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有别的计划!倒是还有一个人,一早跑掉的孙重华,除了这两方之外,这个时候,必定不会有人去打白头镇内之人的主意:“无妨,咱们这次出兵,大张旗鼓的来,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哪怕那庄菲儿被问出什么,也无所谓。”

    “公子,时间不多了。”

    “嗯,等寻找天衣的人回来,咱们就出发。”

    说曹操,曹操到——当日下午,和凤无绝一同去寻沈天衣的那群人也回了来,垂头丧气一无所获的时候。这她给自己的一月时间,也差不多只剩下了十天不到了。此刻出发,正正好十天后可至死海:“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们先走,一路声势浩大了些,要多张扬就有多张扬!天衣若是安然无恙,定会寻来!”

    对于沈天衣的相信,自听完了他六岁时的那些牛逼事迹,已经爆棚到了极点!

    一个这样的人,又岂会不给自己留后路?

    乔青这么想着,便不再犹豫,通知了诸人翌日出发的消息。当夜,整个白头镇都处于一片备战状态中。而她,则单独去了白头原,将那副前辈的骸骨埋在了一处风景安然之地,拎着一壶酒坐了小半宿。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啧,早知道当初就不说这些,没想到这么不吉利,一语成谶……”

    “下辈子投个好胎,别碰着爷这样的坑爹货,再害你几千年的大好日子,这么不明不白的到了头……”

    “不对!你投胎来给老子当娃吧。老子当朋友虽然不怎么靠谱,对自己儿子总应该差不多吧……”

    “成,就这么说定了!你记得选个好看点儿的模样啊,省的吓着老子把你塞回去重生……”

    对于残魂,她是愧疚的,如果一早就发现了他从墓穴出来后的不对劲,如果一早便将他偶尔会出现的哀伤上了心,如果一早对他好点儿不再嫌他麻烦……这么多的如果,哪能重来呢?乔青就这么絮絮叨叨着,喝一口,泼一口,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

    待到日出天明——

    白头镇的城门轰隆隆开启,数万人的队伍蓄势以待出现在了乔青的视野中。他们没催促,只那么远远站着,杀气腾腾,士气高涨!乔青遥遥一笑,最后把墓碑细细擦拭了干净,枯萎的野草拔掉,仰头饮下了最后一杯酒。

    砰——

    酒盏碎裂在晨曦之中。

    四散的瓷片映照着她邪气凛然的笑容,凌厉之极!“兄弟,我走了,估计老子这么絮叨你都烦死了。唔,被我烦了一夜,你好好睡——等着我,等着我把那帮龟孙子,一个一个给你送下去!”

    话落,她转过身,大步前行,不再回头。

    冬季的清早,此地寒风凛冽。

    乔青却觉得今日的风,格外的柔和,似乎带着某个二货残魂的碎碎念,吹拂起她渐行渐远的衣角,赤如烈火之色浮动在一片灿金艳阳之下,刺目的耀眼!

    “乔爷!”

    “乔爷!”

    “乔爷……”

    这样的高喝,不知是谁先高举着拳头带起了头,紧跟着,越来越多的人呐喊起来。十万人的呐喊直冲九天,让乔青豪气顿生,狂肆一啸!激昂清越的啸声,便如凯旋战歌,盘桓苍穹,久久不散。

    凤无绝笑着伸出手,乔青走上去迎上他,两手相握,率先走在了万人征伐队伍之前。后头轰隆隆的步子紧跟不舍,犹如一条铮铮长龙蔓延在荒草遍野的白头原上……

    菇凉们,狠狠地表扬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