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一章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一片目瞪口呆呆若木鸡之后。不知是谁最先噗嗤一下,喷笑出声,紧跟着整个白头原上都沸腾了!

    想想看吧,刚才那史天南得意洋洋跃跃欲试的模样,好像就等着跟乔青和凤无绝一决高下。偏生人“夫夫”俩根本没拿他当盘儿菜,一只肥猫丢出来打发了。这叫什么?藐视!绝对的藐视!

    看着笑吟吟站在城楼上的那一抹红影,再看看已经登了空的那一坨呲牙挥爪儿的肥猫,最后看看脸色扭曲满目羞愤就快被气疯了的史天南……众人的脑中只有一句话,飘来荡去,颠来倒去:

    ——杀人不见血的最高境界!

    史天南不愧是一名玄尊高手,他深呼吸了两下很快压下了心头的恼恨,只冷冷盯着乔青:“你羞辱老夫?”

    “阁下这说的什么话,”乔青耸耸肩:“此猫乃是在下的玄兽,自然可以作为鸣凤的出战者!”

    玄兽?

    史天南眸子一闪,开始被巨大的羞愤给淹没,还真的没注意到。这会儿看着它白花花的一坨竟然能飘在半空,不是玄兽又是什么?感知放出去,却始终判别不出这玄兽的品种,直到身边孙重华走上来,在他耳边道:“史前辈,您可莫要掉以轻心,此玄兽,乃是——”他深吸一口气,重重吐出:“上古神龙,睚眦!”

    “什么?”史天南差点儿没蹦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掏了掏耳朵,映照着球形大白的瞳孔骤然一缩:“此事当真?”

    “晚辈岂敢蒙骗于您。”孙重华的声音不算小,这肥猫对于翼州的世俗界来说,早已不是秘密。可对于这些常年龟缩在三圣门里的人,可就真是第一次听说了。

    莫圣使等人均惊了一惊,重新看向乔青的目光带上了凝重和打量。上古神龙血脉,睚眦,连这样几乎可说逆天的玄兽都有,那乔青……他们将对乔青的估算,在心中提了又提。莫圣使皱着眉头吩咐道:“天南,若这……”他看一眼大白,真心没法把这玩意儿跟传说中的神兽对上号,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称呼那一坨:“咳,若它真是睚眦,绝不容易对付。”

    史天南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待清楚明白了大白的身份之后,他心中那一点儿轻视憋屈全消散了,剩下的只有浓浓的凝重和警惕。神龙的纯正血脉,已经拥有了不下于人的智慧,和普通的玄兽又是不同。他的对手,其实严格算起来,几乎可以和人等同了,却拥有身为一名武者所没有的一些玄兽手段!

    史天南不敢怠慢,脚下一点,腾空到了大白的对面。

    一只肥猫,一个人,就这么在半空中面对面地对峙了起来。

    那肥猫挥着肉爪子打个哈欠,尾巴在背后一扫一扫,慵懒悠然的很。那人却是如临大敌枕戈以待,死死瞪着对面的白团子,一脸的小心翼翼。

    这幅画面真正是诡异又好笑。

    下方城楼上喷笑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片片的交头接耳,尽都讨论着大白的身份。听说归听说,知道归知道,还是有不少人是第一次见的。大白尖尖的耳朵抖一抖,将这些惊叹艳羡崇拜尽数收入囊中,得瑟的毛都飘了起来……

    史天南率先出声:“阁……阁下,请。”

    大白抬头瞄他一眼:“喵呜?”

    猫叫?和刚才挥爪子唤出的那一声一样,难道这睚眦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成长到可以口吐人言?心中一阵激动,史天南晾衣架样的腰板儿直了直,如果这样,那这睚眦就好对付了!不仅好对付,他一举斩杀上古神龙,今后的名声定会享誉大陆,万古流芳!

    史天南做着他的春秋大梦,自然没注意到对面那一双亮晶晶的猫眼中,一抹不屑幽幽地闪着。

    待到他又抱了一下拳,试探道:“阁下,请?”

    什么不屑鄙夷咻一下消散了个无影无踪,大白抬起了毛茸茸的爪,往他抱着的拳头上一搭,露出两排尖尖的小白牙喵喵叫了起来。这副懵懂又迷茫的小模样简直萌翻了两方阵营的一切女性!捧着胸口眼冒红心,又强大又可爱的猫咪,哪里找去?

    “噢,老天……”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如果我能拥有这样一只玄兽,我愿意用一切去换!”

    听着上上下下不管是哪方阵营里的一片尖叫声,乔青只能抚着额头小声嘀咕一句:“胸大无脑!”

    噗——

    后面无紫非杏洛四项七简直要把肺给喷出来。

    乔青扭过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四人的表情——公子,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她狠狠翻个白眼,一挺胸,咬牙切齿道:“老子用的着嫉妒么!”

    于是,挺完了胸脯,先蔫儿吧了。这些年当男人都当成了习惯了,出门必会束胸。乔青低头看看自己被裹束的一马平川的胸部,摸摸鼻子气哼哼朝凤无绝抱怨:“老子这几年,长大不少了。”

    太子爷回想着某一对儿温香软玉,顿感狼血沸腾。他舔舔嘴唇,揉她脑袋:“这个不用他们知道,我明白就行。”

    被自家男人肯定了的乔爷,心情嗷嗷美好,摸着下巴朝大白瞄去一眼:“我敢打赌,那货现在正想着一会儿比斗结束,可以扑多少次胸脯。”

    “那敢情好。”省的那玩意儿整天惦记着它家的小青梅。太子爷对自己这没节操的跟只猫吃醋,一丁点儿的羞愧感都没有,剑眉扬了扬,想着回头给大白挑两只风骚可人的小母猫:“不过……大白不能现原形。”

    乔青点点头,这就是最麻烦的地方。

    大白身为睚眦,乃是一切邪恶的化身。若是史天南走的是旁门左道,那自然连现出原形都不用,一个虚影就是他的克星!可事实并不,对于一个正常人,大白这些年来没表现过任何的手段,除非现出原形。

    上一次现出原形,沉睡了四年,若是这次只为了一个史天南再陷入沉睡,不值!

    “看那货演的那么投入,应该有点儿别的手段吧?”乔青这说话的这功夫,大白在半空简直是无耻没极限了,伪装成一只可怜又可爱的猫咪,颤着三下巴凌空在史天南的脚边儿走着猫步,不时拿着小肥爪挠挠人衣角,顺着就一点点爬了上去。而被当成了一根细柱子的史天南,是动也不是,打也不是。他的虚荣心导致了希望这一场是激烈又精彩,可对方分明是个还没开化的小玄兽,这么无辜又无害的模样,他若是下的去手,流芳千古也就别想了。

    史天南皱着眉头不知所措中,大白已经顺溜溜地爬上了他的肩膀。

    乔青一脸古怪:“好眼熟的一幕……”

    凤无绝一挑眉:“眼熟?”

    话音没落,眼见着大白摇着尾巴崛起屁股,他和乔青猛的对视一眼,脸色大变:“闭气!”

    噗——

    两个字合着一声细细的声音,同时响彻在白头原上!

    紧跟着众人只见大白撅起的屁股上,一股几乎带出颜色的气团呲开白毛,正对史天南而去。可怜的玄尊高手似乎正在呼吸,一丝不落的把这可怕的气团给吸了进去,同一时间,气团被风一卷,扩散弥漫到了整个平原上。

    于是——

    狼血沸腾的不狼了,心情美好的不美了,西子捧心的不捧了,眼冒红心的不冒了。

    一片砰砰砰砰声中,无数的人被这股子臭气给熏到绝倒,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白眼直翻,手脚抽搐。只有那一团雪白雪白的团子,在半空中打着滚儿吭哧吭哧地贱笑着。

    不知过了有多久,终于这气味渐渐消散了。

    有人捂着鼻子从地上爬起来,被熏绿了的脸上迎风泪流:“睚眦啊,神兽啊,别人放的是屁,您放的这是杀气啊!”

    刚才怎么说的来着,这才叫——杀人不见血的真正最高境界!

    最为直观的,自要属可怜的史天南了,这一代玄尊高手这辈子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也没闻过这么无敌的屁!史天南刚才差点儿没挺住,从天空上摔下来,好在这高手也不是吹出来的,死死稳住了自己,只惨白着脸不断干呕着。瞪着对面大白的目光,几乎有火喷出来:“畜生!你戏耍老夫?!”

    这一句骂音没落,史天南已经不管不顾冲了上来!

    狠戾的厚重的玄气,蓄积在他的手掌上,凌空就要对着大白拍下去!

    这毛茸茸的一团,在他的对比之下,显得那么的娇小。大白的猫眼中,一抹杀气划过,猛的撅起了屁股:“看猫爷爷惊天一屁!”

    这毛茸茸的一个白嫩屁股对上自己,史天南似乎又闻到了刚才那让他欲仙欲死的味道,电光石火那手条件反射就往鼻子上捂,只送到一半,看着肥猫扭过头来戏谑的目光,顿时知道自己被骗了——该死的,那么逆天的屁,岂是说放就放的?

    可是他明白的已经晚了!

    高手对决,往往只是一息之间,一个小小的举措不当就能导致战局的胜败!

    先不说猫爷到底靠不靠谱,可这神龙的血脉自是没的说的。就史天南那么一疏忽的功夫,肥猫原地一个虎跃,胖的几乎辨不出猫形的球状身躯犹如腾云驾雾轻飘矫健!在所有的视线里,那只是白光一闪,快如奔雷,肥猫已经发挥出了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化为一团小小的风“咻”地卷到了史天南的面前!

    一个拉风的劈腿之姿,恶狠狠一踹:“我打——”

    那肥嘟嘟的爪儿,和史天南惊悚的脸亲密接触在一起,狠狠凹陷下去一个爪印的形状,这力道还没结束,史天南一口口水喷了出来,连带着半口的牙齿合着血狂喷向天!

    ——是重量!

    大白的体型虽然小,可体重却是属于那遮天蔽日的原型,真正的睚眦!是以在乔青接受传承的八个月里,除了身为玄尊的凤无绝外,几乎没人能抱的动它,这还是它特意收敛的原因。可这一刻,这密度可比“新疆切糕”的一只肥猫,将千万吨重的一脚踹到史天南的脸上,那杀伤力可想而知!

    史天南顿如断线风筝,飘然远去。

    半空中一丛丛的鲜血喷洒中,大白肥短的两腿儿凌空飞快乱蹬,两爪平伸摆出一个绝代高手的起手式——前空翻七百二十度转体优雅落地,鞠躬,谢幕。

    同一时间——

    砰——

    远处可怜的史天南在白头原上砸出一个深深的人形大坑,挺尸了。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从史天南骤然发狠,到大白撅屁股恐吓,再到前者惊悚,后者偷袭,前者扑街,后者谢幕,真真是电光石火不足以形容其快!是以当大白以一副“求掌声求飞吻求胸脯”的芭蕾姿态单腿儿独立在半空中的时候,城楼上下依旧处于一片目瞪口呆之中。

    摆了半天POSE的猫爷,不爽地抖了抖耳朵。

    还是自家小青梅的反应快,啪啪啪三声:“好!功夫肥猫!”

    猫爷落下蹬空的一条腿儿,一爪在抚着肥嘟嘟风中乱颤的凸肚子,优雅一个绅士礼:“喵的,如果有一条小鱼干,爷会更高兴的。”

    嘴巴里几乎能塞下一个鸭蛋的众人,盘桓在脑海中良久良久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答——能放出那惊天一屁的肥猫,原来是吃小鱼干儿的。于是从此之后,整个翼州大陆上,所有和鱼有关的东西,几乎全部消失在了贵族的餐桌上。

    当然,这是后遗症,也是后话了。

    此时此刻,终于反应过来的众人,终于给了英雄相应的对待,一片轰然爆发出的欢呼声中,大白被簇拥而上的大胸脯小姑娘围在正中,喵喵叫着享受美女环绕的幸福。

    另外一边,三圣门那里就没这么和谐了,原因很简单,史天南,死了。

    当莫圣使等人冲往了那边,一摸史天南的脉象,全部沉默着脸色难看。

    “乔青!你这是什么意思?”莫圣使睚眦欲裂,红着眼“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睛大喝出声。

    乔青远远朝那人形大坑中一瞥,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大白的那一脚,就仿佛数个玄尊高手将毕生玄气聚积在了拳头上,狠狠一砸的效果。史天南如果不死,那都奇了怪了。乔青却不责怪大白,这肥猫先前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就是为了最后这一击得手,若它有任何的留手,史天南那一掌落下,死的是谁,就可想而知了。

    这就是高手的对决,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护短属性瞬间爆棚的乔青冷冷一笑:“什么什么意思,技不如猫呗。”

    “好好好,好一个技不如猫!之前一早有过协议,才有了这次的比斗,我三圣门处处相让,你的玄兽却出手狠毒……”

    “少他妈跟老子鬼扯淡!”

    乔青不待他说完,一挥手打断,完全把对方给骂懵了:“说的倒是好听,你们处处相让?要是处处相让早就退兵滚蛋了,还会有这次什么狗屁比斗?你要是忘了老子不介意提醒提醒你,这次比斗的原因,是老子手里的十八个人!”

    纤细莹白的手掌一吸,顿时有一个俘虏凌空被抓到了手里。

    她站在城楼最前端,一手俘虏,下颔冷扬,寒风卷起那烈火般的红衣,如火浪翻飞,怎一个逼人夺目!

    莫圣使等人一时说不出话,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看她拎着这俘虏小鸡一样提溜到城楼前的空白处,只要一松手,那被封闭了玄气的玄王就会摔下这数丈之高,生生摔死!乔青冷冷盯着他们,先前那几场,哪一次不是她这边的人用命换来的?二长老林寻去了半条命,现在还躺在白头镇里,柳天华身上余毒未清,这会儿虚弱地靠在一旁,他们不死,只能说是侥幸!

    合着那狗屁的史天南是命,这边的人都不是命了?

    已经许久没有发过火的乔青,在三圣门的胡搅蛮缠文过饰非中怒气升至了极点!

    这副冷笑又冷戾的模样,直叫从来见她挑眉弯唇笑语晏晏的众人心底发颤,她的黑眸中似乎隐隐有金色的幽芒在茫茫夜色中闪烁着,一种让人伏跪让人屈膝的冲动汹涌在每一个人的血液里!包括修为高于她的莫圣使在内。

    每个人的心里都升起一个想法:

    ——这样的乔青,就似是一个神祗,不容置疑,不敢违背,不可反抗!

    四下里静悄悄的,唯有乔青的嗓音在空旷的平原上回荡着:“现在,老子说,你们听着——这是战场,不是陪你们过家家的地方,上了战场就给我有个死的觉悟,什么死不死人公不公平,别再扯这些没用的屁话,爷不愿意听!老老实实的继续比,或者现在就带着这十八具尸体来个你死我活!就这样,没的选,多说一个字的屁话就是一具尸体!——爷的话放下了,你们选。”

    沉默。

    依旧是沉默。

    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她的身上,凤无绝眼中的笑意和浓情,几乎要流淌出来;大白挺着肚子抱着自己的尾巴尖儿,萌呆萌呆地注视着自家小青梅;柳天华老祖和一切柳宗弟子,狂热的崇拜的安慰的热泪盈眶的视线,几乎要淹没了她;城楼上一切的静默和激动,似乎都成为了她的背景……

    乔青一皱眉:“到你们了,说话。让你们选没听见?”

    怎么可能没听见?就是因为听见了,听的真真切切的,对方中人才一个个憋的面红耳赤,据嘴儿葫芦一样憋不出一个字。

    先不说乔青这番话说的难听不难听,给不给他们留面子,从头到尾她说的都是事实,这是无可反驳的。从来高高在上的三圣门被人如此不留情的狠狠扇了脸,几乎要揭下一层皮,还硬是没法吭声。别忘了,那玄王俘虏可是还被她捏在手里,随时可能丢下去成为一具尸体的。

    这种感觉,几乎让他们想找个地缝塞进去,再也别出来见人才好!

    一片死寂之中,还是沈天衣微微一笑,气度从容似乎没被她的话语给激迫:“可以,继续比。”

    乔青不耐烦地把手里的俘虏随手一丢,砰一声,砸到城楼的角落里了。如果说之前,她只是因为五年前沈天衣的那句警告,知道自己也许会和三圣门处于对立的一面而没有好感的话。到得今天,三圣门本身的所作所为虚假做派,已经让乔青厌恶至极:“后面两个……”

    沈天衣作为少主,自然不会出场。

    这就好比宫琳琅乃是大燕皇帝,玄气实则比起林寻要高,却并未参与比斗一般。

    后面两个,自然是除去沈天衣和已经死了的史天南外,剩下的唯二两个玄尊。一个莫圣使,还有一个佝偻老人。乔青望着这两个人暗自思忖着,她和凤无绝还有那个佝偻老人修为相当,她拥有一个底牌,莫圣使高她一级。这样算来,不论怎么比,接下来的两局都将会是两场死战!

    乔青还没说话。

    身边黑影一闪,凤无绝已经率先腾空飞上了半空,俯视着那佝偻老人,一指:“阁下,登空吧。”

    乔青的底牌一早便告诉了他,是以剩下的两场谁对谁,两人心中都有数。可这个先后顺序,却并未商量过。乔青笑意满满,知道她方才给柳天华灌输玄气的举动,被这男人记在心里了,这是给她时间恢复呢。

    如此细微的一点动作,都被人牢牢记在心里,这种感觉,让她的笑容渐渐扩大,邪邪绽放在了唇角。就在所有人都竖起耳朵,以为乔青会说点儿什么鼓励的诸如“加油”之言的时候——

    只见这货懒洋洋一眯眼:“喂,你可别给老子丢脸,不然不让你上床。”

    砰——

    齐刷刷绝倒一大片。

    东倒西歪的人爬起来,嘴角狂抽眼皮子乱跳,乔爷啊,咱这闺房之事咱能回去说么?

    “乔爷好样啊!”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好,乔爷纯爷们!”

    “没错,爷们中的表率,男人中的男人!”

    看着自家妹子拱手四下里抱着拳,明显笑吟吟把这些表扬照单全收了,忘尘就是一阵哭笑不得。面具下那张清冷又美的容颜泛起个古怪的笑意,和凤太后邪中天等人对视一眼,齐齐笑着摇起了头。

    半空中的太子爷对自家媳妇的爷们,已经完全免疫了,朝乔青重重一点头,鹰眸中是一片志在必得之色。也不知道是对这场比试,还是对乔青口中的那张床:“放心!”

    简简单单两个字,让乔青再次低低笑了起来。

    凤无绝站在半空中,一身黑衣在寒风席卷下翻飞着,对上了终于登空立于他对面的佝偻老人。两人一言不发,互相打量着,掂量着,衡量着。场内的气氛渐渐凝重了下来,就如乔青所说,只从那两人几乎势均力敌的气势上,所有人都知道——

    这将是一场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