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我靠我靠,刚才只不过在驿馆里叙了一会儿旧,谁打的小报告?

    乔青差点儿没惊的跳起来!

    她搜肠刮肚地把可能的人一个个细数,凤无绝就欣赏着她咬牙切齿的表情,手上的动作不停,从腰肢一点点向着领口摩挲。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当然知道这乔青不过是开个玩笑,不过这绝对不妨碍他吃个小醋。

    太子爷鹰眸一眯,一丝阴暗的小光芒一闪。

    ——宫琳琅那货,要怎么处理呢……

    ——扒皮抽筋还是把那没有女人就会死的丢去荒芜之地让他一年半载看不见半个丰乳肥臀?

    ——啧,难办。

    就在凤无绝冥想着苦逼好友的一百种酷刑,乔青冥想着奸细到底是谁并把一张张脸孔在脑子里飞快走过一遍的时候,忽然胸前一凉。她一低头,果不其然,外衣已经被凤无绝给褪去了,松松垮垮的里衣挂在肩头,露出一大片白皙的锁骨。

    乔青眨眨眼,笑吟吟勾上他脖子:“太子爷什么时候练的,脱衣服这么溜了?”

    她这模样简直是要勾死个人!

    明明衣服好端端地穿着,说的话也不算露骨,可那眼尾一挑,红唇一勾,荡出几分流里流气的媚态来,竟让凤无绝顿感自己的某处以光的速度腾一下站了起来!他本来还想着,以刚才那两句话忽悠忽悠乔青,牟取儿额外的福利,奈何同盟军不给力,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丢盔弃甲了。

    乔青低头瞄一眼,低低笑着跟只偷了腥的狐狸一样。

    一把握住了他:“吆,小太子饿了,那咱还等什么?”

    等什么?

    必然不能等!

    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这货的手里了!这个念头在脑中一转,连着吃了八个多月的素食只能靠着大白睹猫思人聊以慰藉的太子爷,什么都不说了,在乔青玩味又戏谑的大笑声中,红着眼睛一把抱起了她,冲向内间。

    砰——

    乔青被狠狠丢到了床上。

    软绵绵的床榻铺的极厚实,高床软枕,被褥丝滑。是以摔着一点儿都不疼,轻飘飘的纤细身形在床榻上一弹,被凤无绝压了下来。他的身上带着方才战场上的汗水与硝烟的味道,少许胡茬扎在脸上,带着微微刺痛。乔青被死死压在下方,两人口舌交缠,因为太过激烈,简直称得上是在互咬!

    八个多月的思念,生死不明的担切,全部化为这缠绵又激烈的一吻。

    很快,凤无绝的嘴唇被乔青勇往直前啃出了一道细细的口子,口中弥漫起了血腥的味道。这样的味道,更加的刺激起了二人的兽性,凤无绝拧起眉毛,咬牙切齿地把乔青给剥了个精光。衣服方方丢出床榻,凤无绝大意失荆州,被乔青一尾滑溜的鱼样溜了出来。猛然一跃,乔青结结实实把他反压了过来。

    凤无绝不待反抗,豁然倒抽一口冷气。

    性福来的太突然了……

    刚才他还在想着能不能牟取点儿额外的福利,这福利就自己装好了盘儿香喷喷送到了他眼前儿了。

    太子爷低头看着无耻活动在他腿部的乔青,爽的锐利的眸子都险些涣散了开。他一把抓住了乔青铺散开的发丝,在青筋蹦起的手中小心翼翼地摩挲着,乔青口齿不清地说着某些刺激的他眼睛充血的浪语,口中吞吐,那手还在他身上无耻的游走。

    这实在太刺激了!

    凤无绝果断没挺住,就这么缴械投降!

    乔青从他身上爬起来,发丝散了他一腿,似笑非笑着吹了声口哨:“太子爷战斗力有所下降啊?”

    忍字头上一把刀,太子爷自认什么都能忍,偏生就这种怀疑他能力的坚决不能忍。他仰躺着呼出一口气,伸手捞过乔青一把抱了上来。就这手下细腻柔韧的触感,不用说,又是一次蓄势待发。凤无绝猛的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呼吸逼近着乔青的呼吸,危险地笑:“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啊——”乔青一声爽翻的尖叫。

    帷幔放下,遮住了榻上的旖旎春色。

    历时八个多月之后,两人迎来的第一次缠绵,足足持续了两日之久。太子爷高唱了一把翻身农奴做主人,让乔青见识到了何谓骄兵必败。两人一场大战酣畅淋漓,相拥着睡去。

    这可急坏了在门外溜溜打着转等着一诉衷肠兼打小报告的猫爷。

    大白肥又短的四爪踩着猫步不断转着圈子,小耳朵在肥肉里耸动了两下:“喵?没声了?”

    它一个虎跃,蹦上了窗台,小爪子伸出去拨拉开没关紧的窗子,从落地窗帘的缝隙中伸出了那张圆滚滚的猫脸。一线日光照映着床榻上帷幔内模糊相拥的两条影子,凤无绝侧着身可怜巴巴地躺在外侧,一手横过去搭在呈大字霸占了整张床的乔青腰肢。

    “我靠,非礼勿视!”猫爷顿时捂脸,猫脸上在毛茸茸的白毛里隐隐透出了一点红。

    床上的两人似乎听见了动静,有被子翻动的声音。

    猫爷立马一动不动,把自己当成挂在窗台上的一个猫摆件儿。

    乔青大喇喇翻了个身,一只腿压到凤无绝身上,把可怜的太子爷那一丁点儿可怜的地方又夺去大半儿。大白一咧嘴,露出一口尖锐的小白牙,肥爪子上面那双滴溜溜的眼睛转着,小心翼翼蹦下了窗台。一丝儿的声音都没出,打着滚儿就滚到了床榻的下面。

    一个芭蕾踮脚式,堪堪落到了床边儿上,另外三个爪子还腾在半空。

    大白肥肥的脚尖一点儿点儿转动,竟让它圆滚滚球一样的屁股,灵活地对准了帷幔的缝隙。

    撅起,放——

    轰——

    犹如地震样的长长响屁,酣畅淋漓地爆开在床榻中!

    大白舒服地身子都软了,细细长长地喵呜了一声,一身白毛软塌塌地熨帖在球状身上,忽然腾腾炸起,撒腿就跑!顷刻之后,窗台上一道白影矫健跃出,对比着房间内那一声撕心裂肺的仰天咆哮……

    “靠——他娘的,这是谋杀!谋杀——”

    险些被谋杀了的乔青,在一片犹如实质的黑色臭气中,脸都被熏绿了。

    开天辟地头一次,被惊醒竟然没处于起床懵中,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发,扭曲着脸疯跑向窗边,张口就是一阵凶残的呼吸:“妈的,老子可算是理解当年凰城外被毒晕了的那些倒霉催的了,这味儿简直要逆天啊……”

    乔青怒目而视,瞪着院子外头蹲在墙头上吭哧吭哧贱笑的大白,咬牙切齿蹦出三个字:“你,过来!”

    大白咧着嘴满墙打滚儿,一边儿乐,一边儿警惕地抖着耳朵,一眼一眼小心地瞄着。忽然乔青身后,给她披上了外衣的凤无绝,黑着脸努力憋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留点儿,别掉下去。”

    鉴于那并不宽大的墙只有它肚子的一半儿,大白俯卧打滚儿的动作显得极为诡异。

    它愣了一秒钟,然后嗷一嗓子炸了毛:“老子是在练瑜伽!”

    凤无绝很绅士地耸耸肩,门口正巧经过的玄苦,听见这句贱兮兮地探过头:“呦,大白公子,您炼的是哪一式啊?”

    大白:“……猫式。”

    玄苦大师本着出家人不打诳语的原则,十分中肯地点点头:“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他的脸上被抓了两道小口子,玄苦大师正要反击,神出鬼没的乔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默默递上止血药瓶和纱布,像个为宠物善后的苦逼主人。神棍顿时萎靡了,默默接过纱布呲牙咧嘴地飘走了。大白正得瑟着小青梅果真是猫爷爷的靠山啊靠山,忽然猫眼瞪了个滚圆,果不其然看见拎住它脖子上一团软肉的“靠山”阴森的狞笑。

    唔,你问后来呢?

    后来猫爷又胖了两圈儿,双下巴变成四层,白毛掉了满地。

    ——嗯,被揍的。

    “靠山”拍拍手,蹂躏完了这只贱猫总算舒坦了,在后面地上四脚朝天挺着肚子可怜巴巴的一坨肥球的背景中,大摇大摆回了房间。屋里那臭气熏天的味道经过这长达半个时辰的无差别蹂躏,已经消散了个无影无踪。

    乔青爬回床上,困意袭来。

    凤无绝捞过她搂在怀里,一下一下抚着她的发丝,让她猫咪一样舒服地唔了一声,迷迷糊糊道:“对了,那传承我得到了。”

    他没什么意外地点点头,手下的动作更加轻柔,从出来的林怅口中,就可想而知那八个月的艰辛。搂着她又紧了紧,八个月,她瘦了不少,本来就纤细的腰肢已经不盈一握了。满怀软玉温香,他笑道:“这次柳宗开战,恐怕是有人在背地里促成,秋如玉不见了。”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说起正事,乔青睁开了眼:“你怀疑是沈天衣?”

    “不是怀疑,是肯定。”

    “为什么?”

    乔青爬起来,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比起之前,似乎他清瘦了不少,想来这持续了半年多的一战他也疲累之极。凤无绝观她神色,满目的柔和:“说不上来,我总觉得他有什么目的,但却不似咱们之前想的那样。”

    “你是说,他的心是这边的?”这当然是乔青希望的。

    看着她亮起来的双眼,凤无绝咂咂嘴,狠狠在她额头上啃了一口:“不怕我吃醋?”

    乔青哈哈大笑:“就怕你不吃醋呢!”

    瞧着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太子爷牙根儿开始痒痒:“看他的决定吧,这段日子你不在,自是没我清楚。我感觉,他在等你,也像在等着别的什么。这次三圣门人来的不多,还有更多的高手留在了里面,包括那应该是神阶的门主。我不知道之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如果三圣门倾巢出动,这一战绝对没悬念。”

    乔青的眸子眯起来,眉头也微微蹙着:“到时候,这翼州只会更乱!”

    凤无绝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对了,你那天说,在路上想了什么?”

    乔青还思索着脑中的一团乱麻,不知沈天衣究竟有无被封印,更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闻言随口道:“想着睡你个八百回。”

    凤无绝顿时亮了眼:“那还等什么?”

    乔青颓然侧过了头,一脸的痛心疾首,局势剖析,生死存亡,战乱大义!合着……这男人就想着了这一桩事儿?那一头,凤无绝的眼睛亮了又亮,沸腾着两簇小火苗眼巴巴地瞧着她。乔青还趴在凤无绝身上,敏感地察觉到小太子爷雄赳赳气昂昂地抬起了头,顶着她的侧腰处。

    她开始牙疼。

    向后撤了撤,就这么一个动作,似乎小太子又胖了不少,兴奋地跳了两下。

    乔青黑锃锃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儿,在凤无绝挑起的剑眉中,一个翻身,火速朝着床下逃窜。天知道,她想法是好的,可八个多月的疲累之下,骤然一场大战已经让她连喘气儿的力气都快没了。只差一点儿,脚踝被凤无绝一把握住,就势一拉,在乔青嗷嗷不满的抗议中,拉回了床上。

    乔青还没挣扎起来。

    凤无绝摁住她双肩,恶狠狠道:“跑什么,睡觉!”

    “嗯?”漆黑的眼睛眨巴眨巴,长长的睫毛几乎能扫到上方他紧绷地脸:“睡觉?”

    “睡觉。”凤无绝拉过被子,给她细细地盖好。

    “不是睡我?”

    妈的!这种时候,这该死的还用这样的话来撩拨他!感受着不断跳动的小太子爷,他忍无可忍地一把把被子给拉上来,蒙住这货求知欲爆棚的脸。眼不见为净!乔青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却是那么的暖。唔,明明想的不行,硬是憋着不知道会不会阳痿呢……

    呸!乔青嘀咕一声:“到时候苦逼的还不是你。”

    凤无绝自然不知道被子底下这货在想什么,不然必须果断拖出来狠狠证明个三五七回。他给乔青把被角掖住,时值寒冬,就算是修为高也会怕冷,待到她整个人蚕蛹一样包的严严实实,被子底下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凤无绝才满意地躺回旁边去。

    枕头上清醒的鹰眸朝下瞄了瞄,凤无绝哭笑不得,一把摁住它:“趴下!那货都睡了,你还精神什么!”

    被子里——

    乔青熟睡中的唇角,微微地,微微地,挽了起来……

    ……

    这一觉睡的极好,乔青和凤无绝同时醒来的时候,正正是第三日的清晨。

    一线日光破云而出,照耀的房内静谧暖融如春。

    乔青发了一会儿呆,凤无绝就这么看着她,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一样的。片刻之后,两人听着房间外的呼吸声,也知道这三日平静又到头了。爬下床,洗漱,简单的沐浴了一番,穿衣出门。

    房门一推开,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柳天华等人。尤其是柳天华的身后,一排排柳宗的弟子蔓延在院子外面,乍一看去,乌压压一片脑袋,人头攒动,样子颇为着急。

    一见乔青出来,柳天华赶忙迎了上来,躬身就是一个大礼:“祖师叔。”

    乔青差点儿被吓得蹦起来。

    惊吓还没完——

    后方柳宗弟子足有上万弟子,齐刷刷跪地叩头,砰的一声,连大地都似乎震颤了起来。问安的声音几乎把这白头镇给掀了!“弟子参见祖师叔!”

    静。

    真正是静。

    七个字的回音不断飘荡在半空中,“祖师叔”三个大字几乎把乔青给震懵了,难得让她也出现了傻眼的表情。这一方小小驿馆的小小院落外,越来越多的人被骚动吸引了来,探着头不断朝这边张望着。

    终于反应过来的乔青,顿时瞪大了眼:“我靠,我靠,你说什么?”

    柳天华似乎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这个男子可是他看着成长起来的,从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一个还需对他拱手的少年,到他需要问礼的青年,再到如今,见面只差跪拜了。柳天华从大礼中直起了身子,语气恭敬不已:“咳,乔……啊不对,祖师叔,您接受了传承,自然和柳宗的祖师爷分属同门,咱们叫一声祖师叔,也是规矩嘛。”

    乔青眨巴眨巴眼,这才明白了过来,顿时哭笑不得。

    照这么说,还真真是没法反驳。

    不过忽然之间就上升到了柳宗祖师爷的那辈分上,还被这么多人叩头问安,乔青想想就头皮发麻。她嘶嘶吸着气,看着远远绵延出去跪了一片差点儿连驿馆都不够用的弟子们,赶忙摆摆手:“起来起来,先起来,这是要吓死老子啊!”

    柳天华还要再说。

    乔青已经眯起眼:“让你们起来!”

    柳宗弟子们又是哗啦啦一片,爬了起来,看着她的目光狂热不已。

    这也算是翼州大陆的传统了,极为重视师门规矩。先不说乔青的那些光环,修罗鬼医,六品炼药师,鸣凤太子妃,玄尊,二十三岁的年纪,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只能仰望的人。只看她比柳宗祖师爷接受的传承还要多,他们就是真心实意地认了这祖师叔。

    乔青被这上万的人盯着,无语地摸着脸嘀咕:“老子花儿一样的,又是祖宗,又是师叔的,都叫老了。”

    呼——

    众人一听,纷纷松了口大气。

    不是不认柳宗就好,一个称呼而已,这个可以改。

    打了这些年的交道,他们都算是较为了解她的人了,老祖走出来:“祖师……”被乔青一眼瞪住,赶忙改了口:“咳,不过是个称呼,咱们都知道就行,你说怎么改就怎么改吧,反正‘乔公子’是不能再叫了。”开玩笑,柳宗的祖师爷辈儿的,哪能一个“公子”就打发了。

    乔青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双双期待的眼睛,真正犯了难。

    这其实不是一个称呼,而是将整个柳宗都背到了身上……

    她的目光在这些个人的身上扫过,柳天华,老祖,柳依依,林怅,曹达,还有当日一同进入到墓穴中的弟子,柳宗一年来共同炼药的弟子,不知不觉间,她发现竟然有十之六七她都打过交道,认的出面孔,叫的上名字。原本和她没什么关系的柳宗,竟渐渐和她凝聚出了这样的交情……

    众人紧张地等着她的答复。

    静悄悄的鸦雀无声,连一根儿针落地都能听见。

    乔青忽而莞尔一笑,不就他妈一个柳宗么,老子背了!

    “那就叫声乔爷吧。”想起当初现代的一切,即便在两地之间她的选择是翼州大陆,可那里永远是她怀念的地方。乔青的脑中,不由浮现出了冷夏的面孔,她眸色追忆了起来,啪,一抚掌:“就乔爷!”

    哗——

    “乔爷!”

    “参见乔爷!”

    “乔爷纯爷们儿……”

    各种各样的欢呼声中,映照着柳宗弟子们惊喜的脸庞。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都古怪地憋起了笑,好好一姑娘家非要称什么爷,不知道等她身份揭晓的时候,你们还叫不叫的下口?不过再想想,这世上还有比这姑娘更爷们的么?

    于是这称呼,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就这么定了下来。

    面具下的忘尘,走上来笑着一拱手:“乔爷。”

    乔青一拳捶过去:“少来啊,你也来调侃我。”

    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气氛不是一般的热烈。连站在外面的看客们也跟着起了哄。所有人都盯着那道人群簇拥中的红色身影,不由在心里感叹了起来,二十三岁啊,便敢当一声“爷”,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此刻他们也只是跟风那么叫上一叫,却并不知道,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这原本只是柳宗之人表达尊敬的一个称呼,竟会在后来渐渐演变为整个大陆对她的尊称。见乔青者,无人不低头唤一声“乔爷”!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刻,凤无绝看着乔青,想到的是她方才眼中的那一丝落寞,一丝追忆。

    这样的神情,他看过几次了,却没问过。

    凤无绝走上去,搂过乔青的肩膀,紧紧地:“走吧,乔爷,该出去会会他们了!”

    这带着几分调侃的笑音一落,众人都想了起来,今天,就是三圣门做出最后决定的日子了。不论是战是退,都是一个新的开始!都将关系到这个大陆今后的格局。忽然声音静寂了下来,片刻之后——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走,跟着乔爷去会会他们!”

    “没错,跟着乔爷,老子不怕他们!”

    一片煞气腾腾的高呼声中,众人自发地分散向两边,留出了一条宽敞的大道。尽头处的乔青,一身红衣被寒风卷起,漆黑的眸中是凌厉到极致的光!所有的视线都朝着她汇聚而去,似乎只要看着她的……。,心中的慌乱便渐渐消失了,仿佛没有什么,能难倒这样一个人。

    她就似一个神祗,俯瞰众人,傲然风中!

    乔青一步迈出,率先走了出去。

    身边凤无绝含笑跟着自家媳妇,凤太后,邪中天,玄苦,老祖,柳天华,忘尘,姑苏让,万俟风,宫琳琅,囚狼……越来越多的人跟在后面,以乔青为首步出驿馆,走上白头镇,迈向城楼……

    ——迎上白头原上那乌压压的对方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