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一章

    残魂呆立在原地,保持着一只脚迈出去,一只脚留在后面,屁股还半撅起来的冲出姿势。他的右手手掌聚积着玄气,左手虎了吧唧地挠着头,嘴巴微张,眼睛圆瞪,怎么看都有几分呆头呆脑。

    这真心不怪他,听听眼前这人刚才说的是什么话。

    每小段句子他都听的明白,怎么放在一起,就这么难以理解呢?

    残魂一头问号的努力把这三句话拼在了一起——于是她的意思是——她要晋阶了?在和他打的稀里哗啦天昏地暗的时候?并且理所当然地让他这个对手老老实实在一边儿等着,好让她成功晋升到玄尊之后和他旗鼓相当了,再打一轮?

    “不对,不对,这怎么可能。”残魂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就连他都知道这事儿无耻的简直人神共愤天理不容,这个奸诈的小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呆呆站在原地折磨着自己发育的不怎么灵光的脑子,到底什么意思呢,是什么意思呢……

    “啊,对了!”他一拍脑门:“问问她不就知道了!——喂,你这家伙刚才说的什么话,快给我解释解释。”

    话音落,乔青却没有半点儿反应,满面气定神闲稳坐小土堆儿,明显已经秒进了晋阶状态,封闭了五感!残魂目瞪口呆嘴巴一丝丝张开几乎能塞下个鸭蛋,终于悲催地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他瞪着乔青的眼珠子恨不得飞过去“啪啪”两下把这匪夷所思的给打出去:“你你你……你给我起来!”

    “你信不信,信不信我动手了?”

    “我可真的要动手了!”

    残魂焦躁地围着乔青屁股底下的土堆儿不断转着圈儿,不论是威逼利诱,还是暴跳如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后者的岿然不动。乔青的嘴角挂着一种淡淡的弧度,有点儿邪气,有点儿匪气,像是在说:“动手啊,好歹曾经也是个神阶高手,不要你那张老脸了你就动呗……”

    其实这要是换了旁人,哪里会顾忌什么面子,反正这地方又没有第三者在场。可对于残魂来说又不同了,他的一切记忆都属于水晶棺内的尸身,千万年前的武者,那是讲究武者精神的。这种趁人之危的事,自是万万不能。再加上这货心智没怎么长好,轻轻易易就被激将住了。

    ——乔青也正是吃准了这一点。

    于是残魂停下陀螺一样的步子,仰望天花板,顿感世界之黑暗,人性之恐怖!什么时候,翼州大陆的武者变得这么无耻了?!乔青还不知道,自己这不要脸的行径把这道神念的世界观完整的刷新了。翼州大陆在他的眼中,已经堕落为了一个恶魔栖身之地。他站在原地干瞪了一会儿眼,气哼哼上对面蹲着去了。一边儿蹲,一边儿拿谴责的眼睛施展着“用目光杀死你”的绝技。

    那模样,真正像个可怜巴巴摔了碗的小媳妇,狗蹲着等待恶婆婆小憩醒来——蹂躏他!

    也亏得水晶棺里那前辈陨落了,不然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生修为汇聚出了这么个货,说不得得气的从棺材里蹦出来掐死他!

    这一蹲,蹲了又是七天之久。

    待到乔青体内的气息倏然暴涨,迈入了玄尊的初级境界,和他差不多了的时候。残魂一个高蹦了起来,这货蹲了太久,脚一麻一个趔趄,正要稳住,便听睁开双眼的乔青含笑对他抱了抱拳:“多谢护法。”

    四个字,让某只可怜见的咣当一声摔了个大马趴,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

    乔青哈哈大笑,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残魂的心思其实纯良的很。到底是几千年没离开过这里,没同人怎么接触,别看他面相老成,实则还保持着一种单纯简单的稚气。她笑眯眯撸起了袖子:“来来来,继续!”

    残魂爬起来,顿时迎了上来。

    这一次交手,总算不是单方面的蹂躏了。

    修为的提升让乔青有了和残魂一争上下的实力。开始,还在他手里吃了几次亏,毕竟方方才进入到玄尊境界,她还不适应体内庞大玄气的运用。而随着一次次的交锋,乔青的熟练度也越来越高,堪堪可以和残魂打个平手。他的招式,只有本能,并无战术。而乔青呢,渐渐以腹黑无耻的优秀品质隐有压过他一头的态势……

    待到不知酣畅淋漓地打了多久,反正最少也过了七八天的样子。

    一次次倒飞出去被揍的灰头土脸的人,完完全全变成了可怜的残魂。

    “不来了不来了,鬼才和你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哪里是在打架,这无耻的小子根本就是用他来练手!没有什么比跟高手对决更能从战斗中获取经验和修为的提升。残魂再一次摔了个七荤八素,爬起来连连挥着手,如临大敌。

    乔青哈哈一笑:“别啊,算起来你也是鬼吧。”

    呸!你才是鬼:“不来了,我打不过你了,我承认。”

    她眸子一挑,手伸出去。残魂犹豫了犹豫,悄么声瞄她一眼,终于就着他的力道被拉了起来。乔青哥俩好地勾住他肩头,朝水晶棺努努下颔:“你看,你都在这耗了多长时间了。他等传承者也等了这么些年了。你打又打不过我,这么靠下去有什么好处,我反正是得不到传承坚决不会走的。”

    残魂一抖。

    他的乐趣是看别人狼狈,可不是看自己!一想到这无耻又狡猾的小子要死死赖在这里,他就觉得头皮发麻。残魂的眼睛闪烁了半晌,乔青也不催他,终于片刻之后,他垮下双肩嘀咕道:“我不知道答案。”

    这么一个平和的中年男人模样,摆出这么种表情,真正让人接受不能,满目的违和感。

    可乔青却顾不上这个,她陡然抬起了头:“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标准答案,反正翼州大陆上的就不对,所有听过的知道的地名都不对。”残魂似乎也想不起为什么会这样,他死死记住的,便是传承和考验,几千年的时光,让他得到的记忆也出现了一些模糊的断层。

    乔青看他神色不似在敷衍自己,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明所以。所有听过的都不对,那是随便说出一个没听过的地名么?那个前辈究竟是什么意思?要的又是哪里的传承者,难道说,他需要的人,根本就不是翼州大陆的?!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逝,还没来得急抓住——

    只见残魂眨眨眼,撒腿就往玉台上跑!

    乔青拔腿就追:“靠,你这没节操的,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奸诈了!”

    “跟你呆了快八个月,我要是再不学聪明点儿,嘿,你当我真傻啊!”残魂一边叫着一边朝水晶棺里跳。乔青在后面跑着大翻白眼,他当然不傻,不但不傻,作为一个神阶高手的神念,悟性又怎么会差了。妈的,这就叫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啊!

    乔青一把逮住残魂的胳膊。

    他反手就是一道掌风。

    乔青拧身一避,直取残魂已经跳进去了一半的脚踝。

    两人就这么围着水晶棺动起手来,小小的空间里你来我往,一个死活想往里蹦,一个该死如跗骨之蛆。

    不期然的,两道掌风相接——

    轰——

    玄尊高手的对决,你可以想象这力度引发的风暴!之前也有多次这种玄气的碰撞,可乔青和残魂都知道是切磋,下意识地在周身凝聚出一片小型的异空间,没妨碍到四下里分毫。而这一次,却是突发状况。即便两人都没有要置对方于死地,可龙卷风样的罡气自交锋处向着外面扩散而去,几乎形成了让空间都破碎的波纹……

    砰砰砰砰——

    四下里的长明灯轰然爆裂,墙壁上落下大片的石屑,地面在震动,空间在震动,更不用说脚下的玉台,中间的水晶棺!乔青一口血喷了出来,残魂没有这玩意儿,只整个魂倒卷了出去。而同一时间,水晶棺碎裂开来,轰然爆炸,乔青的那一口血,就这么不偏不倚地喷到了棺内的尸身之上。

    大块儿大块儿的石头从裂开了纹路的图腾上崩塌下来。

    整个墓穴,发生了毫无预兆的坍塌。

    乔青眸子一闪,一把抱起这前辈的尸身,对远处的残魂大吼一声:“走!这里要塌了!”

    残魂似乎蒙住了:“塌……塌了?”

    他几千年就没离开过这里,纵然心中有极大的埋怨和不甘,可终于当这里将要坍塌的一刻,他却有些茫然了。塌了,那么走去哪呢?乔青顾不上这货的多愁善感,这墓穴深入地下,又是柳宗祖师爷修建而成,不知底下会不会有什么玄机。若是坍塌了,她们说不得要被活埋在这里!她抱着尸身飞快向外退去,残魂依附于这尸身存在,尸身在哪里,他自会不可抗拒的跟上。

    一路飞快在回廊内穿梭着,乔青几乎脚不沾地。

    四下里都在摇动着,头顶不断有什么坠落下来。

    晋升了玄尊的她,速度施展至最快,如一道火红的流风出现在了石阶的入口处。入眼的亮光让她双目不适地眯起,方方一上来,便听石阶之下一阵地动山摇,轰隆隆,地面整个向下塌陷了下去。目之所及,老祖的阁楼,地表的竹林,远处一片一片的房屋,一切的一切都陷了下去!

    乔青腾空而起,看着跟在身后的残魂,松了一口气。

    残魂就这么飘在她身边,神色恍惚地看着地面的塌陷。足足持续了小半柱香的时间,两人都没再说话,直到地面平稳了下来。乔青停驻在半空俯瞰着眼下,小半个柳宗都沉陷了一米有余,成为了一大片望之不尽的废墟!

    乔青飘落下来,踩在矮了的塌陷上。

    忽然,浑身都是一震:“传承!”

    是的,传承,她的脑海中再一次出现了之前传承的那种怪象。数之不尽的信息涌了进来,乔青来不及思索到底为何得到了传承,立即闭目感知了起来。脑海中的那一本书,终于完整了,整整三十页关于炼药术的传承。乔青用了极久极久的时间,才等到最后这十页传承结束。

    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残魂就站在她的对面,怔怔望着她——哦不,是望着她怀中抱着的那具前辈尸身。乔青低头看去,顿时一愣:“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具尸身,这具历经数千年都保存完好连毛孔都看得见的尸身,此刻已经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副骸骨。骸骨的胸腹处,正有一颗莹润发亮的珠子,将她周围的一小片夜幕照耀的犹如白昼。乔青伸出手,触上这颗珠子,不过半拳大小,入手微凉,又带着点儿说不清的暖意。

    这触感……

    她感觉到这材质有些熟悉,一时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乔青微蹙着眉:“为何我会得到最后的传承?”

    残魂不言不语,他伸出手轻轻摸着自己的脸,自己的身体,似乎不敢相信那和他一模一样的尸身,就这么毁了?他抬起头,茫然地重复着:“为什么……”

    为什么?或者是因为她的那一口血?乔青的眉峰越皱越紧,如果之前一切残魂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很明显其实这个前辈在死前已经有了预定中的传承者。或者是怕等不到那人,所以开启了第一关和第二关的炼心路,让有缘人得到一部分传承,不至于他一生钻研的炼药术从此失传。而现在,她得到了最终的传承,那是不是说,从一开始,他的传承者就是自己,或者和自己有关……

    血……

    血脉……

    不存在于翼州的地名……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关于我的血脉,也就是那侍龙窟内死去的柳生的家族。还有一种则玄乎了点儿,难道是跟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有关?”乔青低头思索着,不论是哪一种:“血脉觉醒的事,也是时候弄个清楚了。”

    她把这事儿记在心里,回去鸣凤便第一时间问个结果。乔青抬起头,摇了摇手中的珠子:“你知道来历么?”

    “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自己会产生神智,可能跟它有关。”这是他的本能感觉,没有缘由的。

    乔青看着这一方半个拳头大的莹润珠子,猜测着能让尸身保存完好,恐怕也是它的作用了:“这个前辈,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是三圣门的人。”

    这个他,指的是谁,自然便是这尸身。残魂不用“我”,却用了他,自从他产生了自己的灵智之后,便既是他,又不是他了。乔青点点头:“若是这样,红药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了。只是明显这前辈和红药或者三圣门之间,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端倪。这珠子,很有可能就是红药口中的东西,能救沈天衣的东西!”

    她想到此,眸子一闪,豁然摸出了怀中的那一方玉佩。触手微凉,又似乎带着那么一点儿暖意!一颗珠子和一方玉佩被她一手擎着,对着月光细细看着,残魂也凑上来看:“这好像是一对儿!”

    这方玉佩,自从沈天衣给了她,她便不知到底是什么东西。当初红药三人的那种震惊反应,想来不是寻常之物。如今又出现了这么一颗珠子……

    乔青不再多想,她收起这一珠一佩,转身朝柳宗的方向走去。

    “嘿,我们去哪?”

    “我们?”乔青边走边扭头问。

    “那当然是我们,你还抱着骸骨呢!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残魂在她身后,亦步亦趋地飘着。大半夜的,这货明明可以走在地上,非要搞出这种惊悚的画面。他飘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已经消失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瓦砾堆中的石梯入口,心情极为复杂——既有对那座墓穴的感念,又有对将来的未知,也有对墓外世界的欣喜和好奇。甚至于,还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惆怅情绪,并未被心事重重的乔青发现。

    “行走大陆,我是不是要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了。”

    “叫什么好呢,诶,这是什么……”

    “那个,那个是什么……”

    残魂在耳边一路聒聒噪噪,看着什么都好奇,开展着“精神病人思路广”的十万个为什么。毕竟在记忆中的一些零散画面,始终比不得亲眼看见来的兴奋。他一会儿飘到这边,一会儿飘到那边,最终都被乔青飞快的步子牵引着,只得郁郁不已地跟上骸骨:“我说你急什么,你让我看一会儿。”

    乔青不语,她的步子越来越快。很快,两人已经越过了塌陷处,到达了还完好无损的地面上。

    乔青站在原地:“你不觉的奇怪么。”

    有她在,残魂决定不去干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他深深明白自己想破了那发育不完全的脑子,也想不出其中的弯弯绕“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绕。不得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八个月来残魂的智商真正有所提升了。他歪头看乔青,直接问:“奇怪什么?”

    “奇怪为什么柳天华他们没有等在石阶口,奇怪小半个柳宗发生了坍塌为何却寂静至此,奇怪……”乔青顿在这里,感受这柳宗四下里的不寻常的静寂,眸子渐渐眯了起来:

    “奇怪为何偌大柳宗之内,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