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章

    这人影,和水晶棺内的尸身一模一样!

    一样的年纪,一样的衣着,一样的长相。唯一不同的,是他站在那里双目无神,并没有那具尸身平和安详的气质。而是好像,只是一个……

    “残魂!”乔青脱口而出。

    她的声音惊醒了一边的柳依依和林怅,两人一齐抬起头,同时“啊”一声被吓了一跳。柳依依指着这具残魂差点蹦起来:“鬼……鬼……噗——”只这一个动作,她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乔青眸子一闪,看她神色恍惚不知陷入了什么样的思绪,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

    “依依!”

    “姐姐!”

    乔青和林怅同时站了起来。

    顿感呼吸困难,沉重的压力从四面八方骤然袭来!

    她的修为比起柳依依毕竟高了太多,运起玄气,便感觉好受了一些。

    眼前的景色倏然扭曲……

    大殿向外无限延伸出去,玉台,水晶棺,图腾,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昏暗的烛火骤然明亮起来,变为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汽车马达发出嗡嗡的声音从身边呼啸而过,目之所至一切都是久违的熟悉。

    乔青站在马路正中央,各色嬉笑怒骂的声音灌入耳朵,人流穿着清凉穿梭往来,高楼大厦耸于眼前。路边有街头卖艺的摇滚乐队,震动着行人的耳膜,头顶上摩天大楼的腹腰镶嵌着巨大的电子屏幕,正播着新闻——从神舟十号到日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不少人种各异的男女围着讨论一二,她不知道这是哪一个国家哪一座城市,各色的肤各色的眼……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管他鞑子棒子鬼子毛子,老子回来了!

    乔青哈哈一笑吹了声嘹亮的口哨,一种离开她十六年的归属感,骤然填满了心头,只觉连周身的毛孔都舒展了开,沐浴在汽车尾气的臭味中。她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头顶的天空,不蓝,不高,不清透,沉沉地压着像是被蒙了一层什么。

    ——可这毫不阻碍她雀跃的心情!

    绿灯一闪,她混在人流中飞快过了马路。

    后方响起大片的骚动之声,耳边播音员不断重复的“安倍晋三”也变成了一种十足诡异的呻吟之声。乔青眨眨眼看过去,电子屏幕上安倍晋三的脸不知何时已变成了全民偶像苍老师的马赛克了。

    “我靠,牛逼!”

    “Oh,mygod!”

    “@$,^$……”

    各国的发音都在表达着同一种意思,乔青瞄一眼大屏幕上激烈的爱情动作片,咂着嘴巴感叹一句:“多年不见,这小矬子国还是这么开放啊!”

    咕噜——

    肚子里空空如也,发出一声抗议的大叫。乔青摸摸干瘪了八十一天的胃,循着空气中飘荡的香气走进了一间餐厅。点餐,调戏服务员小洋妞,一番动作一气呵成。乔大爷这些年土财主惯了,一口气点了这餐厅里二十多道招牌菜。眼见着小洋妞目瞪口呆,她笑眯眯朝人家抛个媚眼,后者立马找不着北了,丰乳肥臀扭的跟风车一样……

    那电动小马达,让乔青极其眼馋地舔舔嘴唇。低头看看自己的,牙疼道:“嗯,老子以内在取胜!”

    待到二十几个菜色全部上桌。

    乔青的眼顿时亮了,这样的饭菜她多久没吃过了。翼州的饮食不是不好,可未免太过单调。她夹了一筷子,老泪都差点儿落下来。一顿胡吃海喝风卷残云,眨眼功夫,饭桌上已经空空如也!

    乔青歪在舒服的单人小沙发上,爽歪歪打了个饱嗝。

    然后——

    然后问题来了,她没钱!

    她瞪着眼睛把浑身上下摸索了个遍,抬头看着彬彬有礼站在餐桌前的餐厅经理,和他身后齐刷刷扫射着她一脸警惕的服务员们。经理微笑,她也微笑,经理点头,她也点头,经理危险地挑挑眉毛,四下里顿时响起一片指指点点声。

    你以为乔青会羞愧地钻桌子底下么?你以为乔青会说“对不起我给你们洗盘子抵债”么?不不不,吃了霸王餐的乔爷拿出了堪称铜墙铁壁的厚脸皮,在铺天盖地的指责中,发挥着一不要脸,二不要命的流氓精神,硬是脸不红心不跳屹立不倒。

    “再来个甜品!”

    这么牛掰轰轰的模样,实在是不怎么像吃晚饭就赖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仨小时的穷鬼。难道错怪了?这黄头发白皮肤的经理顿感自己有眼无珠,狐疑地瞄了她两眼,哈哈一笑,送上甜品。

    “再来个。”

    “……”

    “再来俩。”

    “……”

    终于,乔大爷一次把一天三顿都给吃了,眼见着落地玻璃窗外天都黑了,身边的客人一波一波又一波,桌上的碗盘一摞一摞又一摞,小洋妞警惕的小眼神儿一眼一眼又一眼……

    她站起来了!

    乔青懒洋洋伸了个懒腰,在经理“你他妈是几辈子没吃过饭了”的泪流满面中,用日文高呼了一声“大日本帝国万岁”拔脚就跑!

    ……

    现代,她已经足足呆了有七天。

    如果这里和大殿内的时间是一样的话,日出日落已经七次了。

    不错,她知道!她比谁都明白,这是幻觉!

    商场的镜子前,乔青看着自己的装束,一身红衣,发丝垂踝,这样的打扮却没引起任何人的古怪目光。服务员亲切地给她推荐着今夏的流行装束,口若悬河说出个花儿来。而她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望着那一件件琳琅满目的时装,却觉得这些离她是那么的遥远。

    是啊,遥远,十六年了。

    乔青呆立半晌,摇摇头,又走了出来。

    她就穿着这一身红衣,漫无目的地散着步——她记得自己之前在哪里,自己这十六年都发生了什么。可她不想醒,不愿醒,再呆一会儿,再呆两天,她这么跟自己说着。有什么将潜意识里的渴望无限放大,动摇着她的神智她的决断……

    她像是一个幽魂,不知疲倦地游荡在人流如梭中。

    她在小巷子里的古玩店淘宝,在街头顺一杯廉价的奶茶,在公园和陌生人一起喂鸽子,在午夜十二点尽情地狂欢,再在不知道哪个倒霉鬼的吉普车顶睡到下一站……

    她下意识地不去想翼州的一切,不去想凤无绝沈天衣邪中天等一切一切的人。然而渐渐地,她却不再感觉到欣喜,渐渐地,这些人不断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她看见将孩童抛到半空的父亲,想到的是大燕乔府里跛了十年的二伯。双腿治愈了,修为也应该能回到过去了吧……

    她看见清早散步的老人牵着狗抱着猫,想到的是柳宗里泡着小野猫的无耻大白。三个月了,那货的毛好长齐了吧……

    她听见演奏厅外传出的交响乐,想到的是姑苏宗门里的姑苏让。那小子好久没见了,应该快要接手宗主位置了吧……

    她游走于一座座陌生的城市,想到的是翼州大陆走遍的七国……

    一幕一幕,总能浮现出翼州的人事种种。这些高楼大厦七彩霓虹似乎都不再属于她,她站在这个曾经熟悉至生命的世界里,是一个异类。这里有什么呢,当这里没有了她的好姐妹冷夏,还剩下什么呢?乔青斜躺在飞机的机翼上,从重重云朵上俯瞰着这个现代世界,原来那个光怪陆离的翼州,才是她的家么,才是十六年后的乔青的根么?

    一个男人的英俊面容浮现在眼前——剑眉,鹰目,如线紧抿的唇,冰冷的气质中似乎又总带着温柔的宠溺。乔青想着他的咆哮,想着他的咬牙,想着他一提起肉来就绿油油的眼。脑海中似乎有什么豁然开朗了起来!

    “妈的,老子算是栽在你们手里了!”

    她仰天发出一声清越的大笑,直抒胸臆,满心满肺的思念和决断齐齐由着这一声清啸扩散出去!脚下的飞机打了个抖,空姐甜美的声音故作镇定:“各位尊敬的旅客,飞机遇到气流略有颠簸,请旅客们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

    “我靠,坑爹呢,气流是这声么?”

    “骗谁呢,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各位尊敬的旅客,飞机遇到气流略有颠簸,请旅客们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

    乔青哈哈大笑着将一机惊慌踩在脚下,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是时候,回去了!”

    眼前的画面再一次扭曲了起来……

    墓穴,大殿,玉台,水晶棺,长明灯,幽暗的光,双目无神的残魂——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这只是她的一个梦,一个恍惚。可乔青知道,她的确是陷入在了一个幻觉中,足足七日!而她的身体上,在她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这应该是个考验,如果我沉浸在心魔中不能自拔,那么只怕再耽搁上几天,就会垂危频死!”乔青立刻盘膝坐了下来,方一调息便发现了惊喜!她的玄气在这七日幻觉中竟然又进了一小步:“是通过了心魔的关系么?在心境上有了提升……”

    “乔公子,您醒了?”

    说话的是林怅,乔青刚才一从心魔中出来,便发现了他的不同。这孩子比七天前多了一股子睿智的气质,修为上也有少少升华。而他的身边,柳依依却不见了:“依依呢?”

    林怅原本欣喜的小脸儿,苦了下来:“依依姐姐被送出去了。”

    “送出去了?”

    “是啊,依依姐姐吐了好多血,然后那个……”他小心地指了指水晶棺前木桩子一样杵着的残魂:“一挥手,姐姐就被送出去了。”

    乔青明白了过来,墓穴中没听说过有死在这里的人,可能以前也有少许人误打误撞等到了传承的机会,或者十个,或者二十个,可是都没有通过考验,在最后关头被送了出去——比如柳依依。不过想必经过这一次,她的心境也会有所提升:“你呢?”

    她这么问,却已经猜到了。

    林怅果真还是个孩子,立刻便从难过中回复了过来,他咧嘴一笑:“过了,小怅也通过了!”

    乔青笑笑,这就是孩子和大人的区别了。林怅年纪小,何来那些恐怖的心魔,恐怕生命中最为纠结的事儿,也就是哪天被师傅骂了之类的。恭喜两个字还不待说出口,乔青浑身一震!

    翁——

    脑中一声巨响,庞大的信息毫无预兆地涌了进来!

    乔青不敢怠慢,立刻闭上眼睛以感知感受着——这是一本书,或者可以说,是一本炼药心得。此刻静静躺在脑海中,看上去古朴又神秘。乔青以感知翻开了第一页,只囫囵吞枣样的大概一瞧,便是一阵激动!

    ——这个绝对是好东西!

    里面记载了篆书人对于炼药的随笔感悟,太多太多让她耳目一新豁然开朗的深奥知识了!乔青几乎可以肯定,即便是完全不通炼药的人,有了这本书的入门,也可以凭借自己的钻研成为一个炼药大师!感知中,这本书被她飞快向后翻着,直到十页之后,成为了空白。

    乔青睁开眼睛,对站在那边腼腆笑着的林怅招招手。

    他却没过来,摇头道:“乔公子,我不敢动。”

    乔青没问他是怎么回事,因为她下意识地迈出一步后,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中无所不在的压力。这一步,仿佛踩在了刀尖上,从脚底板到周身都是一股子剧痛!不可忍受的剧痛!乔青顿住步子,不再动作,听林怅低头道:“小怅怕您醒来看不见咱们,会担心。下一关我过不去的……好痛。”

    听他的意思,是准备出去了。

    乔青点点头,看他有少许失落却并没有任何的不甘之色,不由对这孩子愈发喜欢起来:“去吧,那本书是好东西,只前面的那些就足够你成为一个五品以上的炼药师了,出去之后好好学,前途无量。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来问我。”

    林怅满目惊喜,重重点头:“谢谢乔公子!”

    “唔,你要是愿意,叫声哥也成。”

    “乔大哥!小怅走了,您保重!”

    林怅立即兴奋起来,对着乔青深深鞠了一躬。随着这话一落,那好像木偶一样的残魂手臂一挥,林怅便豁然飞了出去,被他以玄气一路送走。

    残魂,顾名思义,就是残缺的魂魄,乃是神阶高手在陨落时以一生修为凝聚出的一道神念。有关神阶高手,古书中也只有寥寥几语的记载。乔青眸子一闪:“这残魂不是实体,不能感知他的修为,可刚才那一道玄气,分明是和老祖差不了多少,玄尊罢了。难道是因为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他的力量也逐渐消散了?”

    “那么……”乔青不由开始盘算着,这一步一刀尖的路明显也是一个考验,不知道她要是直接飞过去算不算过关?若是这残魂死不承认不给她传承,能不能硬打呢?这么想着,乔青不由一眼一眼去瞄他。

    乔青瞄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乔青。

    那空洞又木然的目光,却不知怎么的,乔青从里面看见了一丝古怪的意味,好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一般。再看时,却又是那种呆滞模样了:“唔,这残魂有点古怪——难道历经数千年,他也长出了灵智?”

    算了,越是从前的高手就越是强大,就算是个残魂,平均战斗力也能甩她三条街。乔青收起这想法,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调息的时间足足用了两天,才恢复了最佳状态,由始至终,她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上落着的一动不动的视线。乔青睁开眼,对上这双空洞又茫然的招子,摸着鼻子嘀咕道:“老子是好看,你也别死死盯着我一直看成么。妈的,头皮都麻了。”

    她一步迈出。

    痛,痛入骨髓!

    好像四面八方所有的玄气全部压迫了过来。同样是玄气的聚积,从前在侍龙窟外的阵法处,是一种玄气浓郁益于修炼之感。而此刻,却全部转化为了压力,让她周身的气血都在震荡汹涌着,几乎要破体而出!乔青的皮肤上再一次渗出了血珠,一滴一滴落到地面。她咬着牙,再迈一步……

    从她站着的地方,一直到残魂所立的位置,这短短十米的路程,她走了足足半个月!

    不错,半个“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月,几乎每走一步,乔青就要停下来调息一番,待到伤势稍微好转了,才能继续向走下一步。而同样的,这种压迫也不是没有好处,乔青感觉到体内的玄气被压缩到了极致,每一步调息过后,可以容纳的似乎又多了那么一点。

    这就好比她的身体是一方容器,玄气原本游走在体内,是一个稀松的状态。而经过了压迫之后,它们的密度更大,体积却小,给身体这个容积空出了多余的地方吸纳更多的玄气为己用。想想看吧,同样的修为,同样的消耗,当你的对手已经耗光了玄气不能再战斗的时候,你还有着多余给他致命一击!

    ——啧,这爽感系数,绝对爆表!

    “这比起修为的提升更让人惊喜,绝对是扮猪吃老虎越级挑战的必备属性啊!”乔青的周身已经被鲜血染红,后方十米距离完全被鲜血铺就!可和她这血人的狼狈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她极亮极亮的双目!

    此刻,她离着残魂已经只差九级玉阶了:“后面的这九步,只怕更难!”

    又是两个月……

    到了这九阶,乔青用的时间更长,开始还四五天可以上一阶,第八阶的时候,她足足用了十天,迈这一步!可是效果也是显著的,只从外表来看,乔青的双目犹如天上繁星,整个人显出一种飘渺的气质。若是不看她的眼睛,几乎让人感觉不到这是一个高手。

    ——大音无声,大相无形!

    她看着这最后一阶,迈出了一步。

    压力!无所不在的压力!几乎要把她挤扁的压力!

    那道残魂就这么看着近在咫尺的乔青,眼中划过一抹奇异的光。他的确如乔青所猜测,有了少许的灵智。他存在于尸身陨落后太久太久了,真的是太久了,久到日复一日等待着传承者他甚至产生了自绝的念头。他不能离开这具尸体,这就是身为一道残魂的命数。唯一支撑着他继续存活在世上的,不是那人死前留给他的命令,而是每隔个十几二十年就会有一拨人来逗他开心。

    嗯,开心,很开心。

    看着那些蝼蚁一样的人失望失落不甘,最终傻了吧唧的一个个走了,那种感觉别提多痛快!

    哦对了,也有那么几个运气不错的,有幸接受第一关的考核。可是无一例外的,这些人全部都止步在了第二关。他们怕痛,怕爆体而亡,一步一压力之下意志便被磨散了,再也没有了冲击下一步的毅力。

    残魂幸灾乐祸的想:“那些人一身血的被他丢出去真是太爽了!”

    想到此,他跃跃欲试的准备好,准备去丢这一定也会失败在这里的这个红衣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最后这一步,足足是之前那些压力总和的千倍万倍!这种连头发丝都被碾碎了的痛苦,噢,只想想就是一种快乐啊!如果没有非人的意志力,绝对通过不了!非人的意志是什么,他不知道,残魂就不是人,难道是他的意志么?残魂在这问题上绕了一会儿,自然了,对于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他来说,一会儿功夫,其实已经过了一个月。

    太难了。残魂被“非人意志”这个问题想的头疼不已,他决定不再折磨自己,于是继续关注起脸色狰狞、头发炸起、身体扭曲、鲜血狂喷的乔青。

    这么一看,他差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

    ——过了?

    ——她过了?

    不错,乔青过了。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她终于过了!乔青就这么狼狈地站在残魂的面前,脚下是一滩可以游泳的血。眼珠子盯着他的眼珠子,十足凶残:“老子过了!传承拿来!”

    残魂被吓得倒退一步。

    乔青的眼中精光一闪:“你果然有灵智!”

    妈的,暴露了!没有什么比伪装成一个行尸走肉观看别人的狼狈然后心中暗爽更有意思。残魂幽怨地看一眼乔青,真是个奸诈的人。要是可以的话,真想让这个人屁大的传承都得不到!

    他失望不已地送出第二份传承。

    庞大的信息再一次涌入乔青的脑海。她闭上眼睛感知着,那本心得的空白页再次被填满,多了十页的模样。她看了一下,后面的空白页也是十页,也就是说,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考验!她已经在这墓穴里,呆了七个月了。这个不算好消息中的好消息,总算安慰了她一下。

    自然,对于下一场考验,她也期待的很。

    第一场,考验的是心——坚定的内心,毫不动摇的心境。

    第二场,则是身心的双重考验——非人的意志力,愈挫愈勇的信念。

    不知道第三场是什么,乔青舔舔嘴唇,期待地望着残魂。他自顾自郁闷了一会儿,终于抬起了头:“你是哪里人?”

    这是残魂在七个月来第一次出声,他的一切都延续了水晶棺中的尸身,想必连声音都是。一种平稳祥和的嗓音。可是这声音听在乔青耳朵里,不由让她一愣。这是……跟老子聊起天儿了?乔青眨眨眼,能跟这残魂套套交情,自然是只有好处的。他动了一下,发现没有第三重考验加身,于是放松下来一边往残魂身边儿哥俩好地坐下,一边儿随口道:“大燕,你咧?”

    轰——

    乔青的屁股还没坐下,就被残魂给扫了出去!

    她飞在半空中一路被往外面送的时候,还保持着屁股撅着的姿势,一头雾水满脑子问号。这是被扫地出门了?那残魂跟老子聊了个天儿就翻脸不认人了?妈的,今天嘴长歪了么?还是好久没说过话,声音太难听?要不那残魂不喜欢大燕?

    乔青一边儿被往外飞,双目中一边儿腾起了熊熊怒火!

    她费了七个月的时间,可不是为了只得到个一半的传承!

    若是她考验失败了,她自认倒霉,自认没用,必不怨天尤人。可现在重点明显不是这样!尤其是到现在为止,她没看到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对沈天衣有所作用!乔青相信红药死前的话,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在第三关之后!

    半空中,乔青一个鹞子翻身,脚尖猛地点到石壁上,借力抵抗着残魂将她朝外送的力道,硬是原路返回了去。

    大殿里,残魂正准备消失不见等上十几年看下一波人的笑话,突然瞪圆了眼睛:“你怎么又回来了?”

    乔青狞笑一声,满面匪气:“老子来第三次考验!”

    残魂皱了皱眉:“你失败了。”

    “嗯?”嘴长歪了,耳朵也歪了?乔青预想过无数种可能,说不得还得跟这家伙打上一架,反正她一定是要接受第三次考验的。但是独独没想到这种可能。她掏掏耳朵,忽然一顿:“你是说——第三个考验,就是刚才的问题?”

    残魂点点头:“你失败了,答案不对。”

    眉峰瞬间拧成了一个麻花,乔青不由在心里大骂,这人送个传承还来地域歧视的?什么叫答案不对!大燕的不给传,鸣凤的就给传了?她不由想到了当日红药的那句话,貌似她曾偷偷来过这里,可因为是三圣门的人,直接连获得传承的资格都没有。想到三圣门和大燕是一个待遇,乔青不由幸灾乐祸了起来。

    她看一眼明显心智不高的残魂:“那我再答一次。”

    “没有这样的规矩。”

    “谁说的?”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谁说的?没有人说过!那人死的突然,死前布置下了这三个考验并且将全身修为凝聚为了自己之后,哪里有时间再留下别的话?残魂呆呆想了一会儿,如实道:“不知道,我感觉是这样。”

    “你感觉错了。”说着还点了点头,强调了一下。

    残魂直勾勾看了乔青一会儿,又愣了半刻神儿,不确定道:“错了?不……不可能……吧。”

    乔青走上去,坐在他对面,以一种极为真诚而权威的模样,看着他:“哎,我就是不愿意你继续错下来,这不回来了么。可怜,错了几千年,来吧,我给你分析分析。”见残魂明显被唬住,睁着茫然的眼睛,乔青接着忽悠:“你看,你的任务就是等着人来,然后通过了前两个考验,再问一个问题。答对了的,获得完整传承。答错了的,送出去。”

    残魂想了想,没问题:“对。”

    “一旦出了这个墓穴,曾来过的就受到了禁止,再也进不来了。也就是说,只要出去了,就失去了再一次获得传承的机会。”

    “也对。”

    乔青咧嘴一笑:“可我明显没出去啊。”

    “……”

    “出去了,就失去机会。同理可证,没出去,就还有机会。”

    “……”

    “既然还有机会,那自然可以继续接受考验了嘛。”

    “……”

    乔青拍拍这虎了吧唧的肩头:“哥们儿,没错吧?”

    “好、好像没错。”

    “嗯,开始吧,那个问题,你再问一次。”

    看着一脸轻松一脸理所当然还对他挑了挑眉毛以示催促的乔青,残魂只觉得从头到脚都在发麻。他心智是不高,可也不是个傻子。这些话绕来绕去把他给绕了个找不着北,却怎么听都带着点儿狡辩的意思。可要反驳,还真反驳不了!毕竟几千年来,这种事儿都是第一次。

    残魂有个可怕的预感,他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悲剧。

    于是,他预感成真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残魂不断说着同一句话:“你是哪里人?”

    乔青不断回答错误,被他一脚踹出去,没个一时半刻又自己溜溜地跑回来:“来来来,接着问。”

    残魂简直要被逼疯了,在乔青第一百八十次回来的时候,他虎躯一震几乎咆哮了起来:“你他妈到底是哪里人,你怎么可能是那么多个地方的人!”

    乔青又何尝不疯,那人到底是想要哪里的传承者?她从大燕开始,挨个国家的说,国家说完了,又细致到她所知道的每一个城镇。翼州大陆太大太大了,七个国家,每一个又有无数城镇村县,她自然不可能全都知道。如果那人想要的,正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她又正好不知道岂不是这辈子都得死戳在这了。

    她死戳在这,凤无绝怎么办,沈天衣又怎么救?

    想到这,乔青一脚踹翻了一块儿墙砖:“你以为老子有这么多时间跟你耗着到底要个什么样的答案告诉老子不就一了百了了!”

    “你——”

    “一大老爷们怎么娘们唧唧的,溜溜地说了,我好你好大家好。”

    残魂这漫长的岁月有限的和人沟通的次数中,就他妈没见过这么横的人!真正耍的一手好横!他憋屈的浑身都在哆嗦,碰上这样的神佛都有火!不得不说,乔青硬是把七情六欲都不怎么完全的一道神念,给气成了这幅德行,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残魂霍然出手!

    乔青眸子一动,不闪不避飞快迎上。

    这就是她的目的!残魂坚守着那具尸身的命令,自然不能轻易把答案告诉她。可她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行性,一直这么回答下去,希望太低太低了。那么就要另辟蹊径!她想不到别的可能性,只好赌上一赌,看看和残魂交手,会不会有其他的可能出现。

    两道身影就这么在大殿内交起手来。

    乔青早就知道,对上这道残魂,她赢不了!

    即便是已经消散了不少的修为,只到玄尊,可也不是她这个玄帝可以抗衡的。一打起来,这差距更是直观。也幸好她之前在第二关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否则这会儿就不是被蹂躏了,估计只有让他一脚踹出去的份儿!

    乔青很阿Q精神的想,能留下来,就有希望!

    她又怎么知道,那残魂可是越打越心惊。

    他原本打着主意教训教训这小子,直接把她给弄出去算了。乔青无法用感知感受他的修为,他却能一眼看穿乔青的修为。一个玄帝,竟然堪堪能和他过了百招还多,几次中了她的掌都感觉这小子要败了。可她跌落在地一口血喷老远,摇摇欲坠地爬起来,让人觉得下一秒她就得晕过去。

    可该死的,那是只打不死的蟑螂么?

    晃悠成那样了,还能咬着牙瞪着眼一脸匪气地迎上来接着上!

    “靠!”残魂更憋屈了,老子当年好歹也是个神阶,竟然连个玄帝都搞不定,这要是让其他的残魂同僚们知道,还怎么在残魂界混?!他气哼哼地又是一掌打下!乔青整个人倒飞出去,轰然砸落了一面墙“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壁。哗啦啦粉末石屑砸了她一头一脸。

    乔青被压在底下,完全被淹没。

    残魂眨眨眼:“完蛋,不会死了吧?”

    话音刚落,便看见一只手从小山样的灰堆里伸了出来,然后是披头散发的脑袋,灰扑扑嘴角还挂着血的脸。残魂撇撇嘴暗骂一声祸害遗千年,刚要冲上去,就见乔青摆摆手:“等等。”

    “嗯?”他松口气:“知道怕了吧,那就出去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答案的。”

    乔青却是深吸了一口气,盘膝直接坐在了那小山堆上,大喇喇闭上眼道:“等等,我晋个阶先,一会儿再打。”

    明天传承就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