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章

    这脆生生的小声音,顿时让乱糟糟的长街上,陷入了一片死寂。

    人人闭嘴,紧如蚌壳。

    众围观者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低头的低头,望天的望天,以实际行动表明——我没看见、我没听见、我瞎眼耳盲还智障,嗯,我什么都不知道。开玩笑,这么丢脸的画面被他们围观了,谁开口说出一个字,那就是找死!

    一双双冒着贼光的眼睛拿余光小心翼翼飘过去,果然瞄到了顾尚大师羞愤欲绝的铁青的脸。而那青年犹自不知死活,伸出狼爪在那老东西的身上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逮住了某个部位,咂着嘴不满哼哼:“怎么软塌塌的。”

    这下子,别说嘴巴,连菊花都夹了个死紧。

    一片见鬼的死寂中——

    噗——

    就是有那么几个不长眼或者说是肆无忌惮的人,狂喷狂笑了起来。

    乔青抵在凤无绝肩头笑的眼泪都要飙出来,后面无紫非杏花枝乱颤,项七的小虎牙险些没呲出去砸着人,就连一向板着棺材脸的洛四都扯了扯嘴角。囚狼拍着大腿差点没滚地上去,好容易扶住了窗框,探着头喊:“喂,下头的小子别撸了!”

    乔青立马接上:“撸这半天还没老子大拇指粗,你也不嫌累!”

    “噗哈哈哈……”

    又是一阵疯狂大笑。

    连下头那些死死憋着双肩颤抖的围观群众都忍不住了,噗嗤噗嗤的声音此起彼伏。

    她她她,她说什么?

    太损了,实在是太损了!

    众人不由自已地齐刷刷瞄向那顾尚大师的某处,可不是么,那衣衫包裹住的地方已经在上面青年的为非作歹下拱起了那么一小截儿,那大小:“哎呦喂,还真是没个大拇指粗啊!”

    “怪不得大师都五十多岁了,却一直没有子嗣呢。”

    “嘘,咱们知道就行了,说出来想死啊。”

    一片哄笑声中,就连忘尘都差点被乔青这一句话给呛着。他没有温度的眼睛渐渐染上了笑意,暖融融地看向身边几个人。他知道,他们这样无非是希望他能从那些回忆中走出来,他垂下头,感觉到四周浓浓的暖意包围,似乎连先前那些可怖扭曲不断纠缠在脑海里的画面,都不再狰狞……

    乔青朝他飞去个笑吟吟的眼风。

    忘尘失笑摇头,他这妹子啊,嘴巴也太毒,可怜的顾尚大师,这下子估计要被活活气死了。

    结果是肯定的,顾尚大师脸色瞬间涨的通红,也顾不上他四品炼药师的高贵身份了。当即发了疯破口大骂:“人呢!人呢!人都死了么,还不快滚过来把这个畜生给弄下去!”

    他这一动,再次换来那青年的一声愉快哼唧。后边儿马车里终于回过了神的顾家人,以那顾晖为首连滚带爬地冲了过来,拖着那青年就往外拽。那青年好歹也是万象岛的,哪怕已经醉成了死狗,也不是顾家这些还处于彩虹等级上的人能制住的。他死死扒着顾尚大师张牙舞爪地反抗:“美人儿……谁他妈打扰老子干美人儿……”

    美人儿大师的脸都绿了!

    乔青就在上面笑吟吟看着热闹,看着下面众人合力,一阵鸡飞狗跳的折腾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之后,那醉鬼总算被扯了起来,丢去了一边儿。他试探性地原地爬了两步,抱上男香阁大门口的一根廊柱,这才满足地舔了舔嘴唇:“这个美人儿好,比刚才那个粗壮多了。”

    顾家众人正扶着顾尚起来,闻言眼前一黑,差点没吓得把手里的大师给扔出去。

    围观群众们早就想跑了,奈何这场戏码实在太过精彩,尤其是——看着大师被扶了起来站着,腰上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扭曲了起来,瞪着楼上那几个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众人就知道,重头戏来了。

    果然,大师一个字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小子,报上名来!”

    这也是他们的疑惑,这几次三番敢捋胡须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哪个宗门里出来的,竟有这样的胆子。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全部投向了二层的窗口,只见那红衣人摸着下巴:“不是吧,这么长时间,你还没猜出老子是谁?”

    砰——

    众人齐齐绝倒。

    这人也太自恋了吧,好像她在大陆上多有名气一样?

    不过……探究的目光细细描摹着上面那群人的五官,尤其是那最前方的两个男子,一红一黑,长的那叫一个好看!不由自主地,还真在脑子里浮现出了两个名字,可……这怎么可能!

    “哼,”顾尚从鼻子里喷出一声不屑的冷气儿,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猜测:“死到临头,还想冒充修罗鬼医?!以为这样就能留下一条狗命么!”

    不怪他们不敢相信,那印象中的修罗鬼医和罗刹太子,已经三年多没出现在大陆上,而前几天鸣凤的事儿也因为乔青的威胁,被完完全全地封锁在了鸣凤,至今也只有六大宗门的宗主能收到点儿消息。而这些年来因为乔青的闻名,也在翼州引起了一股红衣风潮,这么打扮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这会儿,只打眼一看,下头人群里每隔一小片儿,就有那么一个红衣人。

    眼见着乔青摸摸鼻子很无语。

    下方众人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分明是又一个冒充修罗鬼医的西贝货!

    乔青翻着白眼儿,扭头问囚狼:“名字可以假,老子这独一无二的美貌也假的了?”

    囚狼给她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呕——”

    乔青一脚豪迈地踹过去,踹的囚狼满地乱蹦,一把揪住了准备趁乱开溜的男香楼中年人:“诶,别走啊,这么有趣的乐子你跑什么。”

    他哈哈大笑着说,眼里却分明盛满了警告。那中年人心下一颤,对上窗边一行人似笑非笑的目光,头摇似拨浪鼓:“没有,没有,小的不是跑,就是有点儿……有点儿害怕。”

    囚狼勾上他的脖子,封死了他的去路:“怕什么,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看着没——”他指指乔青:“就这个,卑鄙无耻的事儿做了小半辈子,从来就不知道啥叫心虚。”说完,拍拍他肩头:“学着点儿。”

    中年人点头哈腰:“是,是。”

    乔青让他给气笑了,笑骂了一句:“孽畜。”

    上边儿一行人轻松说笑,下头顾尚越发气的鼻子不来风。

    “老东西,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可别踢上铁板,到时候自己倒霉不说,还连累了你一个家族,哭都没地儿哭去。”项七呲着小虎牙大摇其头,这顾尚真正是倒霉催的,明明没干什么事儿,偏生碰上了自家公子倒霉了一路。可怜见的,快别送死了:“这是本公子的友情忠告。”

    项七的心意是好的,奈何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跟着乔青呆久了,说话办事都染上了乔青的嚣张气,好好一个真心实意的忠告,硬生生让听见的顾尚没气晕过去:“好好好,好一个狂妄之人,好一群狂妄之人!连一个小小侍卫都敢跟老夫如此说话!”

    眼见着上头的人满目慵懒不屑。

    顾尚却鄙夷地笑了。

    以为顾家这些火力拿你们没办法么?老夫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是四品炼药师影响力!顾尚僵硬地缓缓转动了身子,面对向外围那一群群几乎将整个药城都围满了的武者,恢复了那等平易近人的笑容:“诸位英雄,今日之事你们也看见了,老夫本不想多生事端,奈何有人三番四次挑衅于我,挑衅于顾家!”

    城门外的一出,不少人都知道。

    自然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并非是顾尚不愿,而是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此刻他这么说,也没人傻的去反驳,尽都赔着笑应和了几句,期望能把刚才看热闹的仇怨给化解掉。

    “当然,当然。”

    “大师放心,您的品德咱们都知道的。”

    “没错,大师想息事宁人,可奈何有人屡次挑衅……”

    听着这一句句逢迎,顾尚心中那口鸟气总算消散了点儿。他满意点了点头,作势叹息一声:“哎,老夫向来推崇和气生财……”说到这里,他顿住,半扭着头看向乔青,冷冷道:“老夫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下来给老夫磕三个响头……”

    “少在那唧唧歪歪了,要打就赶紧的,这都中午头了饿死个人。”囚狼的性子最是沉不住气,一摆手,打着哈欠嘀咕道:“这老东西,魄力比鸡吧还小。”

    魄力比鸡吧还小?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死死憋着笑。谁都没想到,那顾尚大师退了一步,上头那些人竟还……难不成,还真的是修罗鬼医?不由得,又想到了刚才那大拇指一样的……咳,眼见着股尚大师气的全身抖动跟羊癫疯一样,他们赶紧憋住笑。

    可他们不笑,乔青倒是让这活宝给逗乐了。

    楼上又是一阵捧腹大笑。

    顾尚也顾不得表演了,直接一挥手。

    顾家众人全部纠集到了男香阁下,严丝合缝团团包围。

    “诸位,你们也看见了,不是老夫不给他们机会,而是这几个小子实在欺人太甚!今日,我顾尚就以顾家和四品炼药师的名誉作保,不论在场有谁能诛杀上方之人,都将得到一次炼药的机会!”

    哗——

    这一句承诺,引起的轰动可不亚于一枚导弹。

    能得四品炼药师一个承诺,能得他亲自炼制一枚丹药,这是多少人做梦都在求的!一双双眼睛顿时含满了杀气对上了楼上的乔青等人,贪婪,觊觎,恶毒,各种神色不一而足。这就是以武为尊的翼州大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硬道理!顾尚的眼睛更是阴冷得意,即便是六大宗门,还会真的为了几个普通弟子和他翻脸不成?如今,连杀他们都变成了间接的,就更省去了和六大宗门交涉的麻烦。

    他正得意着。

    听人群中有人询问:“大师,不论什么品阶的丹药都可以?”

    “老夫乃四品炼药师。”

    “是,是,这在下是知道的。可四品丹药需要的材料……”随着丹药的品阶提升,需要的材料也越来越珍稀。就如当日老祖炼制的那枚七品丹,可是用了一个拥有上古血脉的玄兽兽丹为主要材料才炼成。至于四品丹,虽然不至于那么逆天,可对于这些闲散武者和小宗门来说,那材料的搜寻依然是一个大麻烦。

    顾尚微微一笑,心下闪过丝鄙夷:“炼药的材料,也皆由顾家寻找,为诸位解除后顾之忧。”这句话换来的更大的喧嚣,一个个人眼睛都红了。顾尚却不耐烦了,阴毒地看一眼似笑非笑的乔青,一个四品丹药换你们的命,你们也算死得其所了!

    “动手!”

    两字落地,所有人都红着眼冲了上去!还有不少五颜六色的玄气立刻朝着二楼那处飙飞。场面在一秒钟之内变得极为混乱,却听远方一声沉沉大喝倏然响起:

    “谁敢动手!”

    这四个字带着无上的威压,让在场之人脑中一嗡,尽数懵在了原地,眸子里的贪婪之色褪去了不少。同一时间,击到乔青身前的玄气也全部消散无踪。这声音来的耳熟,乔青和凤无绝齐齐一挑眉,忘尘眼睛一弯,当即从二楼飞了出去:“师傅。”

    来人可不正是柳宗老祖?

    听着这句久违了的“师傅”,在冷漠中带着一点暖意,直让这老家伙通体舒泰,差点没泪奔。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老祖从半空中落下来,望着忘尘激动地直点头:“好好好,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这老家伙是谁,在场除了跟着飞下来的乔青等人,没人知道。可后面跟着次第到来的柳天华和其他几大宗门的宗主长老们,那顾尚大师是再熟悉不过了。眼见着这个情况,他闪过几丝算计之色,哈哈一笑迎了上去:“原来是柳宗主,万俟宗主,姑苏宗门的长老,还有万象岛长老。什么风竟把诸位一齐给吹来了。”

    柳天华扭头看了他一眼,再看看这场面,不由苦笑了起来。

    刚才有药城的官兵来柳宗求救,若只是小矛盾,自然还用不着他出手。可就那么巧,他正站在谷口迎接几大宗门的宗主,又这么巧就听见了。原本他还想着打发几个弟子前来看看,可那官兵一描述和顾家起了争执的人的外形,他心头就是突突一跳。

    ——娘来,不会是那个小怪物吧?

    柳天华当即再三询问再三确认,越听那官兵的描述越觉得像,不论是行为还是说话,可不正是那让他又敬又怕又嫉妒的乔青么!乔青来了,那忘尘还会远么?一想到这三年来每天捶胸顿足的老祖,他立刻命人去给他传了信儿,一刻都不敢耽误。

    这不,一听宝贝徒弟回来了,一听竟然敢有人惹上他捧在手心里的忘尘,顿时发飙了!他们一行人走到半路上,老祖就已经从后面杀了过来。那速度,那煞气,那叫一个风驰电掣浪打浪。

    此刻,其他几个宗主正和那顾尚大师寒暄着。

    柳天华还来不及说话,老祖已经冷哼一声:“你就是顾尚?”

    柳天华心下叫糟:“回老祖,这就是天华常提到的四品炼药师。顾老弟,这是我柳宗老祖。”

    他这话,一方面是提醒老祖,人家虽然品阶不算多高,但好歹也算是大陆上快要死绝了的炼药师,咱稍微留点儿面子吧?一方面也是提醒顾尚,看见没有,这是连老子都得恭恭敬敬的老祖,那边那个就是老祖的徒弟!

    顾尚自然听的出来。

    他瞳孔一缩,赶忙躬身行礼道:“晚辈顾尚,参见老祖。”

    “哼,不敢当,顾尚大师多大的能耐,连老夫的徒弟也敢打主意。”老祖就没这么好脾气了,管你是不是炼药师,管你是几品,敢动忘尘就得承受后果!

    “老祖息怒,此事晚辈考虑不周,并不晓得这位……”他看向忘尘,死死咬着牙:“这位……原来是柳宗老祖的高徒,小友莫怪,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

    “谁跟你一家人!”老祖连话都不让他说完:“还有,什么叫小友?哼,老夫的徒弟你竟敢称呼一句小友?你也配!”

    静。

    静极了。

    早在老祖出现之际,四下里就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动静。即便不知道这老头的身份,可身上那股意念一动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的威压可是实实在在的骇人!后面又有各大宗门的宗主紧跟着,这副场面直接震住了这些围观者。

    可最惊悚的并不至于此。

    老天,什么时候见过顾尚大师孙子一样?

    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指着大师的鼻子骂,大师还不敢还嘴?

    那句“你也配”,这简直太……太侮辱人了!可仔细想想,还真就是这么个事儿。柳宗的老祖啊,虽然不知道柳宗从哪里蹦出来了这么个老祖,可只看柳天华的态度,恐怕其他宗门的宗主见着这老头也得称一声前辈。这就是翼州大陆了,崇拜强者的真理不变。刚才还在乔青和顾尚之间一面倒向了大师的人们,这会儿看见柳宗老祖,顿时就觉得这顾尚也太不知好歹。

    这样一个不知年岁的牛逼老者,他的徒弟辈分之高,能让你一句“小友”给打发了么?

    眼见着四下里一片不赞同之色,顾尚已经完全的懵了。

    他是真懵了,谁能想的到,只不过教训几个普通弟子,竟会教训出这么一出事儿来。已经几十年没受过这种侮辱的顾尚心头泣血,浑身的鲜血都在上涌着,几乎就要一口喷了出来。他死死忍着,对着忘尘僵硬扯出个笑容:“前辈。”

    乔青意外一挑眉。

    这老东西对她根本就算不上威胁。从头到尾,受了伤忍了气丢了脸的一直都是他,无端端倒霉成这副德行。说白了,就是她根本没拿顾尚当对手当敌人,他还不配!可此刻见着他这应对,倒是高看了几分:“这顾尚,倒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枭雄。”

    凤无绝也应了一声:“这种人,最可怕。”

    他不由想起当初的乔青,在乔家潜伏着的乔青,那时候的她,没有绝对的武力值之下,也是这样的吧。能屈能伸,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有多难!可惜,他和乔青作为过来人,都看得见顾尚这卑微的姿态下,掩藏着的无边狠毒和恨意。

    老祖活了一把年纪,当然也看的见,不过他不放在眼里就是:“还有呢。”

    顾尚很自觉地转向了乔青等人。

    这个时候,他若是再猜不出乔青的身份,就可以去吃屎了:“乔公子,太子爷,今日之事是顾某的不是。不过小小矛盾,是顾某一时糊涂了,两位莫要放在心上。”天知道,他说出这一段话,心里的恨意几乎要烧灼了他!

    乔青似笑非笑:“自然。”

    嘶——

    四下里一片倒抽冷气之声。

    猜到归猜到,可真正她默认了自己的身份,众人不由齐齐被吓住了。

    “乔公子,乔青!”

    “天哪,竟然真的是她啊……”

    “老子刚才干了什么,我竟然想跟自己的偶像动手?!”

    各种各样的惊呼声中,众人不由哭笑不得。沉寂三年,她又蹦跶出来为非作歹了。不由的,脑中浮上了那最近崛起的留香公子,不知道这两人比起来,哪个更胜一筹?眼见着乔青笑吟吟扫视一周,众人咕咚一声吞着口水低下头,心中无限默念:刚才要动手要杀人要在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屁股拔毛的傻鸟不是我不是我一定不是我……

    乔青懒洋洋收回了目光。

    她看向对面的柳天华等人:“几位宗主,好久不见。”

    “是啊,三年不见,乔小……”悄悄放出感知,这些宗主们瞳孔齐齐一缩。见鬼!竟然探查不到她的境界了!那只能说明……他们艰难地深吸了一口气,将要出口的“小友”吞了下去,苦笑道:“乔公子果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

    乔青轻轻笑起来:“本也没想着‘鸣’,这不是身不由己么。”

    几个宗主们明白她的意思,是不愿自己的修为暴露出来,纷纷了解地闭口不言。转了别的话题打着哈哈:“自然,自然,小友向来是个低调之人么。”

    乔青:“……”

    凤无绝:“……”

    众人:“……”

    低调,低调个屁!她要是低调,这天底下就没有高调的人了!眼见着这些宗主瞎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众人又是一阵感慨,果真是六大宗门的宗主啊,非一般的无耻。不过……

    有人悄悄凑上另一人的耳朵:“有没有觉得,这些宗主的态度很古怪。”

    另一人也点点头:“可不是么,这态度几乎可以说是恭敬了。”

    恭敬?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这也太好笑了。

    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吧?竟然会得到六大宗门宗主的恭敬?

    在场的人全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尤其是那被无视到了一边的顾尚大师。他甚至感觉到刚才这几个宗主一顿之后,有意和他隔开了距离。万般心思在他脑中飞快转着,玄气上和身份上顾家都不足以和这乔青作对,可好在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四品炼药师!

    顾尚垂下“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眼睛里恶毒之色一盛再盛,就像他刚才说的,外人永远也不会明白一个四品炼药师的影响力!

    这隐晦的举动,被柳天华收入眼底,不由摇头撇了撇嘴。

    同为炼药师,同有玄火,他和这顾尚有那么一点儿交情。只盼望这老东西别办糊涂事儿吧,一个四品炼药师是牛逼,可那是分人的。在那小怪物眼里,也就是个屁!天知道那小怪物是怎么生的,三年,五品炼药师,这身份要是揭露出来,绝对会在大陆上形成一股不可估计的飓风:“对了,乔公子,我等还有一点儿小事要跟公子询问一二。”

    “咳,也算不上多大的事儿,就只是问问,嗯,问问。”众宗主长老纷纷道。

    柳天华连连翻了九个白眼。靠,刚才在柳宗,你们可不是这么个态度!

    乔青明白他们这是收到消息了:“可以,一会儿咱们去了柳宗再细说。眼下,乔某还有些私事。”

    “当然,当然,以公子方便为前提,只是一点小事儿,哈哈,哈哈,去了柳宗再说也行。乔公子贵人事忙,先忙自己的。”

    满场观众们,更无语了。

    乔青转向了那男香阁的中年人。

    刚才囚狼飞下来,也没忘了把这人给扯在了手里。这个时候,乔青就不由感激起顾家的举动了,刚才那么一包围,男香楼里所有人都跑不了,生生被困死在里面。她抬头瞥了一眼整个男香楼二层上探着脑袋焦急不已的恩客和小倌儿们,又将目光定住在了第三层。

    众人不明她这举动,纷纷站定无声好奇打量着。

    那第三层上,却静谧的很,仿佛根本没人。

    中年人顿时紧张不已,听乔青低低笑了起来:“真是有定力啊,下面乱成一锅粥,还能安安稳稳地隐在里面。这么个人物,真是让爷想见上一见呢……”

    话落,乔青腾空而起,直奔那三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