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

    那是一个男人。

    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一身紫衣,领口大开,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如玉瓷白的胸膛,略带挑衅的眉眼,发丝笼在脑后以玉冠随意一束,浪荡不羁地散落下来。一身邪魅之极的气质,在这熙熙攘攘的凰城大街上,极为突兀惹眼。

    乔青上上下下扫视着这个男人,不由想到了邪中天和宫琳琅。

    同样都是浪荡、邪魅,邪中天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沧桑的老妖孽,宫琳琅是风流倜傥的浪荡子,而这个男人,却是一只轻佻的花蝴蝶——美丽!飞扬!带着致命的诱惑!

    乔青认不出吹一声口哨:“啧,真心不错。”

    “什么不错?”嗓音危险。

    “长的不……”意识到危险的某人立马封嘴:“咳,仔细看看,也就一般吧。”

    一般你眼珠子都扒不下来了!乔青一脸无辜,小瞎话说的草稿都不用打:“那必须的,身边儿有个帅到天理不容的,老子去看那次货干嘛。”

    凤无绝让她给气笑了:“回去收拾你。”

    她切一声,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这几年的大战,谁上谁下谁输谁赢,他们俩勉强打个平手而已。乔青自认还没尽全力,不然凤无绝有的瞧,三天三夜下不了床那是保守估计。嗯,没错,就是这样。当然这话就不用当着忘尘说了,省的把这哥们再吓出个好歹来:“唔,回去再说……”

    太子爷舔嘴唇。

    忘尘:“……咳。”

    你们俩能不这么旁若无人么,没看见万宝楼上还戳着的男人笑的脸都僵了么。

    乔青和凤无绝,这才从大战三百回合的期待中回过神来,勉强分给了上面那男人一个眼神儿。那人一脸古怪,这辈子还没被这么无视过。有没有搞错,他弄的这么神秘兮兮的闪亮登场,竟然引不起人家一个眼角?他哭笑不得地俯视着下方,忽然眼中恶趣味一闪,伸出了修长掌心,慢悠悠覆上了自己的红唇,轻轻一吹。

    ——竟是隔着四层楼的高度,给了三人一个热辣辣的飞吻!

    忘尘面具下的脸,抽了一抽。

    凤无绝则一勾唇,兴味盎然。

    乔青伏在他肩头忍不住低低笑起来。有意思,这么有趣的人,已经很久没碰见过了。半天,她亦是慢悠悠抬起了手,就在阁楼上的男人懒洋洋一挑眉,以为她要回一个热吻的时候,乔青竖起了中指。

    那男人一愣,忽然仰头哈哈大笑。

    狂笑的声音被万宝楼的落地窗子遮蔽住,并没有穿出城街上,可看他笑的花枝乱颤头发乱飞的疯癫摸样,也知道那人开心的很。这闻名天下的两个人,面对他这轻佻放肆的动作竟是这种反应?不怒,不厌,不觉羞辱,反倒……

    真是两个妙人啊!

    片刻,他收住笑,狭长的眼睛里浸满了水光。

    红唇微动,紫衣一晃,不见了人影。

    那空空如也的四层楼阁上,像是从来没出现过这样一个人,身边人流川流不息,声音沸沸扬扬,映衬的刚才一切都似是一个错觉。然而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男人,实实在在的出现过,留下了七个字:我们还会再见的。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脑中同时浮上了一个名字。

    “华留香!”

    “华留香!”

    乔青一勾唇:“玄皇,有点儿意思。”

    凤无绝也笑,的确是有意思。世人疯传此人修为不凡已有玄王初级的实力,可刚才放出感知,那分明是一个玄皇!甚至比起三年前的万象岛宗主,那感觉都要更危险一些。这么一个人,却选择韬光养晦安安分分在万象岛里当一个普通弟子。目的是什么?

    凤无绝沉吟道:“你怎么看?”

    “北塔尔雪崩,凰城万宝楼,这华留香出现的时机太巧合了一些。”

    她不由想起那个被废了双腿的华师弟,同是姓华,同样出自万象岛,再联系到那些师兄弟们对他的态度,想必两人之间有点关系才是。可那边同宗之人生死不明,这边儿他却没事儿人一样优哉游哉地混迹在凰城。乔青懒洋洋抱起了双臂:“如果不是有大白跟着去了,如果咱们没发现出手的人修为在玄尊,很难不把这人和雪崩联系在一起啊……”

    “应该不是他。”

    “就算不是他,也脱不了干系。你不觉得,那男人好像生怕咱们不把那事儿往他身上想?”

    凤无绝笑笑:“这倒是,不管是不是他干的,总应该藏着掖着避着嫌,生怕自己招惹上是非。”可这人大摇大摆送上一束目光,把自己弄的神秘兮兮,反倒是有意把罪名往身上揽。

    “够风骚的,什么目的?”

    “无外乎三个可能。”

    “唔?”

    “第一,他知道是谁干的,想转移咱们的注意力。”凤无绝抬头望着万宝楼巨大的金字招牌,万宝楼,沈天衣,三圣门,华留香,这其中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就是不知道,万象岛又有没有搀和在其中了:“第二,他有其他的目的,想把本就更乱的水搅的更浑,才方便摸鱼。”

    “嗯,有理。”乔青点点头,这也是她想的可能性。她求知欲澎湃地问:“第三个呢?”

    凤无绝微微一笑:“犯贱。”

    忘尘:“……”

    乔青:“……”

    秉承着又问有答的好习惯,乔青瞬间回了他一阵狂笑。眼泪都快飙出来了。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部张开,小汗毛打着卷儿地望着某男努力绷住的面无表情的脸。凤无绝被她望的低低磨起了牙,看乔青哥俩好的搂住忘尘肩头,心情非常之美妙地飘走了。

    “回去吃饺子吧?”

    “为何?”

    “没看那边有人把醋都准备好了么?哈哈哈哈……”

    回了太子府,打麻将的还在天地无光的混战着,三缺一拽了项七替补,杀了个天昏地暗。乔青站在门口,这才想起某只被漏掉的肥猫。愧疚感维持了三秒钟,她仰头望天,但愿那货能找到回家的路,阿门。

    忘尘直接去收拾行囊。

    乔青进到内堂,将那边的事儿大抵叙述了一遍,又吩咐陆言进宫给凤翔帝禀报,才将一切都放了下。凤太后原本还想拉着孙媳妇探讨一下未来曾孙子的问题,眼见着她顿时一脸菜色,霜打的茄子似的,挥挥手大赦了。

    这些日子实在是累,尽管没什么体力活,却受不住接二连三的奔波。乔青美美地回去用膳沐浴大睡特睡,自然不知道,大赦了她的凤太后可赦免不了自家孙子,逮着后头进门的悲催太子爷就是一阵疲劳轰炸。

    待到翌日一早,乔青洗去了一身风尘仆仆的疲累,原地满血满状态复活了。

    老太太拉着她的手,心疼的脸都皱在了一起:“这才方方缓过了劲儿,怎么又要走了?”

    乔青简直不忍心看凤无绝那张泛青的脸,您亲孙子都快累残了:“去一趟药典耽误不了多少时候,那边一结束,咱们就回来。”老太太要留在这边坐镇,自然不能去,至于邪中天:“帅哥,你去不?”

    “没兴趣,不就一堆老家伙扎堆儿么,有什么好看。”邪中天摆摆手,打着哈欠回去了。

    乔青又和凤太后絮叨了几句,只带了囚狼和非杏四人上路。

    时间不多,倒也不急,介于一路飞行和乘坐马车之间。几人就选择了骑马,中途累了还有时间住店休息。

    他们想的是好,却没想到,在邪中天眼里“一堆老家伙扎堆儿”的药典,却引得整个大陆之人蜂拥而至。但凡往柳宗那方走的城镇,客栈全满。只得在野外休息,更不用说路上不时同行的各方武者了,一路上,身边就跟下饺子似的,一队队一批批组着团儿往那凑。

    而七日后,还没到柳宗山谷外的药城大门口,就让几人见识了一番什么叫人山人海。

    一条从遥远城门开始的长龙直排到了几里地外。乔青瞪着眼睛无语蹦出一句:“搞什么,这些人都疯了么?”大陆上那些犄角旮旯里足不出户的武者轰隆一下子全跑出来了?

    这句话,顿时引来了一大片鄙视的目光。

    几人原本怕暴露身份,特意低调,这在排队之人的眼里无疑盖上了“穷酸”的标签。一眼看过来,纷纷又回转头去,懒得搭理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土包子摸摸鼻子:“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项七抻着脖子往前看:“娘来,这不得排到天黑?”他小声凑近乔青:“你自己就是炼药师,难道不知道炼药师的价值?”

    “所以咧?”

    “你三年不出门,自然不知道,柳宗从三年前就将药典之事昭告了天下,专门引各方炼药师去切磋交流。多少人眼巴巴地盼了三年,就盼着今天呢!你想啊,那些野路子的炼药师能有什么技术好交流?柳宗啊,正宗的炼药宗门啊,这不变相等于秀一秀他们的水平么?”

    乔青这七天早就被一路上的人流给喳喳的头疼,闻言顿时咆哮:“你他娘的给老子说重点!”

    好么,再一次换来众人一顿鄙夷。

    囚狼撇撇嘴,让你们得瑟,让你们骄傲,等这人身份暴露出来,吓不死你们的:“好吧,我说重点,闲散炼药师们十之八九都会去见识见识找找虐吧?”

    乔青只是对翼州没那么熟悉,听囚狼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过来。

    炼药师稀少啊,平时难得能见到一个,现在这柳宗药典成为了一个所有炼药师的盛会齐聚一堂,自然也会吸引到其他的武者和小家族小宗门。说不得运气好能结识上一个,或者是为家族宗门招揽一个,那好处可是大大的。之前全然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不然打死她她都不来。乔青摸下巴:“那估计另外几大宗门,也会去凑这热闹了。”

    “嘿,炼药师谁会嫌少?”

    “至于么,柳宗的总不可能叛逃去别的宗门,那些闲散炼药师也就个一品二品最多三品的水平。”

    囚狼叹息一声:“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三年时间,蹭蹭蹭蹿到了五品,炼个药跟玩似的招人恨啊。

    乔青还没说话——

    只听后方一阵颐指气使的叫声传了过来:“让开!都让开!”

    众人回头看去,一个华丽之极的马车队伍速度极快地行了过来。最前方那车厢里帘子拉开,正有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趾高气昂地吼着:“车夫,快点,不用管他们!前面的都让开,这是沿海顾家的车队,顾尚大师正在车队里,耽误了大师的要事,你们赔得起么,快让开!”

    这什么顾尚乔青自然是不识“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得的,那什么沿海顾家就更不用说了。可貌似除了她之外,前面排队的人流尽都晓得这个名字,原本眼中的恼怒之色在这个名字之后,立马变成了尊敬。

    哗一下,人流靠着两边退散开,给这马车队伍空出了一个康庄大道。

    这么一来,就剩下了乔青和凤无绝他们还留在道路的最中央。

    眼见着这马车竟是快要撞上他们,那公子哥正要大怒出声,老实巴交的车夫瞪大了眼睛,先他一步惊惶地勒紧了缰绳。马车骤然停下,在地面上滑行出一段深深的车辙印,扬起漫天尘土。

    “嘶——”

    骏马嘶鸣,四蹄扬向天空。

    车厢猛的一颤,里面的公子哥险些没摔下来。后面就更妙了,前方临时停车,让后面形成了一团乱,甚至好像有几辆马车撞到了一起,一时人仰马翻,咒骂不断:“前边儿怎么回事?”

    “怎么停下了,哎呦,摔死我了。”

    “顾晖,你干的好事儿,大师扭到腰了!”

    一阵阵怒斥声从后面传来,名叫顾晖的公子哥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一听见这话立即怒气腾腾一脸阴冷,好像那什么狗屁的大师扭个腰,跟天大一事儿一样。

    顾晖冷冷看向乔青,找到了罪魁祸首。

    乔青还真不是故意的,她哪知道这顾家是哪里的阿猫阿狗,只不过他们站在队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伍的最后,马车又来的太快,这一路上她烦躁的不行又没好好休息,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这会儿眼见着后面追尾的追尾,滚地的滚地,也有些无语。正准备让开,却听那顾晖张嘴就骂:“哪来的土包子,也敢挡顾家的车队!他妈什么东西,想死么!”

    乔青又停住了。

    那顾晖以为吓住了他们,鼻孔朝天地喷一声冷气儿:“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滚吧滚吧,跟你们计较有失顾尚大师的身份!白长了一张像样的脸,赶紧的,还他妈傻杵着干嘛?!”

    乔青已经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傻鸟了,也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了,就算前些日子万象岛之人怀疑她杀人灭口,也只能在心里骂一骂,谁敢当着她的面出一声?一时,反倒有种回去了“废物时代”的感觉,挺新鲜。

    她扭头问囚狼:“这傻逼说的顾家,哪来的?”

    这话一落——

    哗——

    四下里顿时沸腾成了一锅粥。

    她声音不小,也没必要特意降低音调,不论是排队的还是那些翻了的车队里的,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像是看见了外星人。一阵惊诧之后,齐刷刷再次倒退了数步,离着乔青一行人是有多远闪多远,生怕殃及池鱼。

    “我的天,敢这么说话,还真是个不怕死的。”

    “嘿,看着挺精神,咋傻成这样呢。”

    “哎,一来就碰上了这种事儿。”

    一片各异的讨论声中,有鄙夷的,有好笑的,有看热闹的,也有惋惜的。望着乔青就好像已经预见到了她的死期,纷纷大摇其头。那顾晖却是真傻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的土包子,不知道顾家就算了,还敢说这种话叫板:“你说什么?!”他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双目喷火:“小子!你刚才说什么,你竟敢侮辱本公子?侮辱顾家?你找死——”

    一道玄气,不偏不倚朝着乔青的咽喉而去!

    “蓝玄!”

    “竟然是蓝玄高手!”

    “不愧是顾家啊,有顾尚大师在,高手林立啊!”

    一片惊呼尊崇声中,那顾晖满眼阴冷洋洋得意,眼看着自己那精纯的蓝色玄气就要灭了对面的小子,一脸的享受之色。然而一秒钟后,顿时僵了,像是被雷劈了的鹌鹑一样,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囚狼。

    刚才乔青不动,囚狼瞬间出手,将那玄气给击散。

    一片静谧中,所有人看着囚狼和这一行包子的目光全变了。

    高手!

    那人高马大的深邃男人,竟然是个高手!

    顾晖脸色难看,猜测着他们难道是六大宗门的人?靠!该死的六大宗门之人!顾晖几乎已经认定,也断定了刚才乔青的话绝对是在故意戏弄他们:“阁下能轻而易举的击散本公子的玄气,想必是紫玄高手吧!阁下可是六大宗门之人?想必一个紫玄高手,也算不得宗门内的精英弟子,难道要为你的宗门惹上麻烦,和我顾家作对么?阁下还是考虑清楚的好,顾家虽然比不上六大宗门,可也不会是你们宗主轻易愿意结怨的!”

    这自以为不卑不亢又倍儿有面子的话,只惹来了乔青的一阵喷笑。

    囚狼这三年,也已经升到了玄王初级。有她这个炼药师在,自然不会亏待了自己人。乔青对这顾家更好奇了,囚狼失笑给她解释:“那个顾尚,是个四品炼药师,拥有玄火。”

    当年柳天华曾说,除去三圣门,大陆上只有三个人有玄火。他是一个,忘尘是一个,没想到第三个就是那顾尚。拥有玄火在炼药上可说事半功倍,只要不是天资极差之人,将会前途无量。怪不得这顾家牛掰成这德行了,四品炼药师,的确是天下人巴结的一个对象。也的确是天下人不愿得罪的一个对象。

    他正想着,那顾晖更加得意。

    后方一阵咳嗽声传来,顾晖立即跳下马车,半弓着身子迎上去:“大师。”

    这人四五十岁的年纪,虽然不至于盛气凌人,可眼中也蕴着一种俯视之色。他此刻一手扶着后腰,迈着缓慢的步子走了过来。下巴微抬,嘴角含笑,看人的目光却是冷的。此刻,这阴冷的视线正落在乔青一行人的身上。他走上来,瞪了顾晖一眼,笑道:“原来是六大宗门的人,不知诸位出自哪一宗?前些日子,柳宗主和姑苏宗主还邀请老夫前去饮茶,若几位小友是这两个宗门的,说来咱们也算是有缘。”

    乔青心下冷笑,这老东西,话里有话呢。

    见她不动,顾晖又跳了出来:“哼,我们顾大师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们道个歉就滚吧。”

    四下里也是一片连连点头,想是觉得这顾尚大师身份虽高,为人却是难得的和气。越发的,再看乔青他们的脸色,都带上了几分不满。乔青却懒得管别人,知道了缘由之后,她就懒得再和这倚老卖老的炼药师唧唧歪歪了。这人明显是个笑面虎,这话里的意思,还不是在警告他们,他和各大宗主都有交情,一旦招惹上,这次来柳宗一个炼药师他们都巴结不上,还会寸步难行!

    这种威胁,别人怕,她乔青可用不着。

    眼见着周遭看热闹的把大道让了出来,没有人在堵住城门。乔青打转马头,打着哈欠朝城门而去:“走了,耽误这半天时间。”

    “你……”

    “你们放肆!”

    “撞翻了我顾家的马车,没有一句道歉,就想走?”

    眼见着他们这态度,那顾尚大师的眼神更冷,笑的更和煦。好,好,好,好一群无知小辈!得罪一个四品炼药师的下场,绝对不是他们能想到的!一个紫玄而已,连精英弟子都算不上,不管是哪个宗门的,他就不信六大宗门会为了几个普通弟子和他翻脸!顾尚笑容满面,和蔼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背后手微微一动。

    顿时,后方射出一片片颜色各异的玄气,气势惊人!

    所有人都知道,炼药师最重身份,最重面子,从来都只有旁人巴结的份儿。这一群人和顾家的仇怨,算是结上了!走在前面的乔青嘴角斜斜一勾:“这可怎么办啊,老子一向奉行低调行事,偏偏有人给脸不要脸。”

    凤无绝微笑:“不要脸总好过不要命。”

    乔青隔着两匹马勾他下巴:“美人儿真知爷的心思,可心人!”

    凤无绝低低笑起来,眼见着她眸子微眯,嘴角噙笑,一身风流邪肆的气质勾的他魂儿都快跑了。他下腹一阵火热,咂着嘴巴握住她的手,放在手里摩挲着。两人这一唱一和,可酸死了一旁的众人,忘尘仰头望青天,囚狼哇哇大叫着“恶心”,非杏无紫无语对视,项七一勾洛四的下巴:“美人儿,真知爷的心。”得到了洛四一个冷冰冰煞气腾腾的白眼。

    这一群人悠闲自在的不像话。

    后方的玄气尽数消散在他们的三尺之外。

    周遭一片目瞪口呆之色下,顾家几乎要羞恼致死的脸色下,那顾尚越来越冷的神色下,他们有说有笑扬长而去,好不悠闲。

    嗒嗒嗒的马蹄声轻轻飘在城外的大道上,城门已经近在咫尺。

    却在这时——

    乔青顿时发现了问题,她扭头看向忘尘,只见这经过了三年时间后已经变的稍稍有人气儿的男人,这会儿双目冷漠,死死盯着城内,周身散发出了冰冷到极致的杀气!其他人也发现了忘尘的反常,全部循着他的目光而去。

    那城门口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三十多岁的瘦小男人,一身最为普通的蓝色布衣,蓄着小胡子。乔青放出感知得知那人不过是个绿玄。可怎么会引起忘尘这样的反应?乔青看着他,忘尘激动到周身颤抖了起来,双目中冷意更甚,杀气更浓!

    “忘尘?”

    忘尘不动,不回话,只冷冷瞪着那道人影。乔青又唤了几声,忘尘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中,眼中已是一片扭曲。“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那城内的瘦小男人和几个人勾肩搭背聊着什么,嘻嘻哈哈地笑着,一晃,便被人山人海连脚跟都站不稳的药城无数人影所淹没……

    “忘尘?”

    “哥们,你咋了,那是什么人?”

    “没什么普通啊,不过是个——诶,尘公子,你去哪?!”

    忘尘消失于马背,整个人腾空而起,追击着那男人飞快而去。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什么都不说飞快跟上了他。

    姑娘们六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