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七煌城的正中心。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七个宗门分七个区域围绕着正中心一座高台。若是按照以往的规矩,这座方圆足有十数丈的万众瞩目中的高台,便是每三年一次的正式七宗比武擂台了。

    只不过这一届,内容有了改变。

    “诸位,静一静,听本使将这次比武的规矩细细道来……”

    高台之上,龙使老头佝偻着背脊,一抬手臂,四下里顿时寂静无声。一旁,五个五人的队伍,共二十五人定定站在他的周围。其中便有乔青和凤无绝。乔青抱着手臂慢悠悠地听,凤无绝站在她身边,不时看她一眼。在龙使的滔滔不绝中,凤无绝眉峰一皱:“这老头想的倒是好,不比擂台,进入一个异空间里,到时候……”

    乔青慢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悠悠勾起了嘴角,接上:“到时候,叫天不应,唤地不灵!”

    可不是么,那异空间里发生的一切,外面的人尽皆不晓得。哪怕有谁死在了里面,也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未抗议。

    抗议明显没用,到了这个时候,不是他们鸣凤说不同意就能改变的。哪怕明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乔青眯起了眼睛,这就是翼州大陆的规矩,在侍龙窟拥有绝对的力量之下,也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她扫了眼高台下的一方区域,那里是唐门的所在地。

    很古怪的,唐门原本来了七煌城的弟子,足有数百之多。这些可说是整个唐门年轻一辈的中坚力量,尽是精英!明明昨日唐枭还怒火冲天地喊着“再论分晓”。而昨晚七煌城中传出了消息,龙使宣布高塔测试中最后两名的队伍淘汰——玄云宗,唐门。此时那唐门所站的区域,唐枭立于最首,一脸的阴冷,后面稀稀拉拉无精打采只站了几个人。

    其他的众人纷纷悄默声地瞄着他们,捂着嘴窃笑不已。

    唐枭冷冷扫过一周,非但没起到震慑的作用,那笑声反而变的更大。不少人鄙夷地撇着嘴,发出了小声讨论的声音。在场的人都是耳聪目明,这些声音说是小声,实则根本任何人都听的见。无外乎什么淘汰,什么女装……

    唐枭阴冷更盛!

    他一拂袖,冷冷看了眼龙使:“走!”

    带着这些为数不多的弟子,大步离开了广场附近,回行宫去了。

    后面爆发出哄堂大笑,再看一直以来对唐门作出庇护的龙使都根本没出言挽留,纷纷放大了胆子起哄起来。那身着女装一事,的确如他所预料的,将整个宗门的名声降至最低谷。可是他猜到了结局,却没猜到过程。唐门这下子,赔了夫人又折兵,比之玄云宗来还要灰头土脸。

    直到他们远远的走了。

    乔青低声喃喃道:“有点古怪。”

    “想必你们也都听明白了,那异空间里面没有凶兽也没有阵法,自然界的干扰全都没有。”乔青这低声一落,龙使便飞快看了她一眼,眸中掠过丝不明的光,总结道。万俟迦站出来:“没有任何的危险,那怎么判定输赢?”

    这一问,众人的注意力纷纷便被转了过来。

    “稍安勿躁。”龙使一边给二十五人一人发了一张牛皮地图,一边解释:“不,并非没有危险,而是危险来自于另外四支队伍。那异空间里面积极大,绝对是各位无法想象的大,一片死寂之下,落到哪个方位全凭运气。你们要第一时间找到自己的队友,共同按照地图所示寻找出口。”

    乔青低头看手里的地图。

    上面曲折纵横大概描绘出一条条不甚分明的曲线。的确是大,山川、河流、邱谷、高地、沼泽……应有尽有。落下的方位随机,出口却标注的清楚,在地图的最角落一点,一个清晰的红色标志。

    “大人的意思是,一边寻找出口,一边阻碍其他队伍?”

    “没错!”

    龙使老头应一声,接着道:“我们会在这里等着,出口和入口连接的都是这座高台。最先从异空间里出来,出现在高台上的队伍,便为胜者!”龙使环视一周,笑了笑:“可还有不明白的?”等了片刻,没人再有疑问:“很好,那便正式开始了。小家伙们,本使就和七宗在此等待着大家凯旋而归!”

    话音一落,高台正中出现一阵空气的波动。

    似有波纹一闪,形成了如漩涡般的一个入口。

    紧跟着,乔青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吸力骤然降落到身上,将她吸入了这莫测的漩涡之内。眨眼的功夫之后,她一个趔趄站定身形,眼前的一切已经是另外一方天地。

    无风,无声。

    这就是乔青的第一个感觉。

    四下里静的惊人,炎炎夏日中,没有一丁点风的流动,也没有任何蛇虫鼠蚁的痕迹。头顶大片静止的枝枝叶叶中,五彩斑斓的日光在地面形成星星点点细碎的影。乔青仰头望去,透过盘根错节的缝隙,天空中一片藏青之色。无云,一轮日头孤零零地挂着。

    这里是一片森林。

    出口在地图的右上角,她却是在左下角。

    乔青低咒一声,她上次在百战林中早有了经验,那林子里也是,一轮日头高挂正中,不偏不倚,从不西落。至于夜幕,来的快也去的快,日头变成弯月,毫无端倪。想要凭借这个辨别东南西北,几乎没可能。年轮也就不用想了。这异空间和外界分明相差太大。

    “妈的,赌命!”

    看准一个方向,正要走,忽然顿住了步子。四下里一丁点的声音都无,乔青却站定了,她抱起双臂,斜斜弯着嘴角,笑了起来:“我倒是唐枭和那老头之间怎的狗咬狗了起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老子呢……”

    话音落,四周悄无声息落下无数的人。

    乔青被包围在这群人中,她环视着四周,并不知道——

    这异空间里另一个方位,处于一片山丘之中,正有两个人套在黑色的斗篷里,亦在环视四周。

    “怎会这么巧落在这里。”

    其中一人收回目光,陌生的口音冰冷到了骨子里,看向身边另一人:“周老,可有办法?”

    名唤周老的黑斗篷,半晌摇了摇头,苍老的嗓音道:“大不了把这异空间给掀了!”

    这话若落在旁人的耳中,非得笑掉大牙不可。把异空间给掀了?你当异空间是你家屋顶不成?可偏生,这周老一言中含着莫大的鄙夷和倨傲,淡淡的娓娓道来,似乎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也不过他挥手之能。

    “不可!”

    “哦?破天,畏首畏尾,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破天阴冷地笑笑:“掀了这里又算什么,只是这次寻人才是首要,此举定会引起外界注意!”

    “你是怕引起那群人的注意吧。”

    “那又如何?”破天被揭穿,带了几分恼意,嗓音更冷戾:“那群该死的人向来自以为是,傲慢又霸道。哪怕这血脉只是第一次觉醒,也必不会任她流落在外!说不得,他们已经到了,或者只和咱们前后脚的时间。事关重大,岂可儿戏?!”

    周老面上不以为意,心下却凝重起来:“那好,寻出口吧,赶快出去把人杀了了事。”

    “你知道那觉醒的血脉在谁身上?”

    “哈哈哈,这还用说,当年……”

    “别提当年,那女人也不是傻子,既然逃了自然会隐姓埋名不露出身份。”

    听着破天阴冷的讽刺,周老冷哼一声,摆摆手:“你想的到的事,老夫又怎会想不到。那血脉觉醒者必是她的骨肉,也不知道究竟知道多少当年的内情,若是被那群人找到……”

    “你知道就好!天大地大,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哈哈,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只要出去了,什么样的消息得不到?那血脉觉醒者天赋定然奇高,怎会毫无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名气?咱们只要在大陆上问上一问,那小女娃还不手到擒来?”

    两人这么讨论着,说着事关重大,却分明也没把口中的“小女娃”放在心上。那神色,似是捻碎一只蝼蚁的轻蔑。破天尤为如此,听周老说完,放松了下来,阴冷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异空间内,似是一种由地狱传出的声音,渗人的骨冷。

    忽然,两人的面色齐齐泛上喜意:

    “有人!”

    这异口同声的话,若是被外面的人听见,恐怕就算侍龙使,也肯定是大惊失色。他方才还言之凿凿地说过,这异空间之大,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里面各种地形,包罗万象。占地之广,伏延万里。可这两个人,却能听见几千里之外随机散落在四面八方破空而入的二十五人之声,这是何等的能耐?

    静止的空气中,两人随意看准了一个方向,倏然消失。

    外面的人不知道,这异空间里面或远或近的二十五人亦是不知道。就连离着他们最近的处于包围中的乔青,也全然没想到,正有那么两个修为惊天且心怀鬼胎之人,在向着她以无法想象的速度飞快地逼近!

    今天妈妈生日,姑娘们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