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

    凤无绝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后面还跟着陆峰四个侍卫、胖三长老、宫琳琅、姑苏让、兰萧……

    一个个步履缓慢,面皮发白,明显是刚刚受到过莫大的刺激。

    这事儿还要从刚才说起。凤无绝被凤太后赶出去看热闹,本身么,他对这个是没什么兴趣的。一出门,正正碰见了找来的宫琳琅等人。抱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思,他们抓着把瓜子乐呵呵来了这边,准备跟凤无绝讨论上一二。

    满街都是人,六大宗门的人纷纷站在各自的行宫之前,探头探脑地等着。

    然后,唐门出来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

    整个七煌城内鸟兽退散,再也没有了一个围观者的人影,只剩下了唐门的汉子们还在帕子捂脸的绕城一周。

    你能想象那场面么?以门主唐枭为首,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们,胡子拉碴,八字大开,裙子裹身。花红柳绿之下绷不住满身大块大块的肌肉,有的地方甚至撑破了一点,若隐若现地露出粗壮的手臂大腿和黑乎乎一片胸毛……

    ——瞬间闪瞎了一切围观者的狗眼。

    这画面,毫不夸张的说,毁灭程度比之烛龙都差不了多点。看一眼,不举三年!

    凤无绝只看了一眼,就扶着墙回来了。更不用宫琳琅他们,早在门口稀里哗啦吐过了一遭,那小脸儿白的,可怜巴巴的,胖三长老几乎吐瘦了一圈儿。几人前后脚慢悠悠进了院子,看见的便是凤太后见了鬼的表情。

    老太太一脸惊悚,指着凤无绝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

    “你你你……”

    你怎么回来了?!她好不容易把这小子给打发了出去,就想着看看自家孙媳妇的女装扮相,这才出去了多会儿时间,乔青还没出来,他倒是先回来了!凤太后条件反射一扭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凤无绝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刚要说话,被老太太一个箭步蹿上来捂住了嘴。

    这架势,让其他想出声询问的也闭上了嘴。

    老太太给他打眼色——先出去。

    凤无绝皱皱眉,又看了一眼那房门,搞什么?

    凤太后也跟着又看了一眼,心里顿时千回百转,疯狂的运转了起来。这时候,明显有两个选择——赶出去?唔,这不是个好主意,人都进来了,怎么赶?再说这小子死活不开窍,说不得让他“一不小心”瞥见了乔青的女装,就明白了过来呢?不行不行,要是让他看见了,孙媳妇一气之下生了老太婆的怒咋办?以后不生曾孙子了咋办?

    这么想着,就好像看着白嫩嫩肉呼呼的曾孙子挥着小手流着小泪一溜烟儿从她眼前儿爬走了……

    凤太后头摇成拨浪鼓,满头银发在日暮下晃的人眼晕。一会儿欣慰点头,一会儿眯眼窃笑,一会儿怒目而视,一会儿痛心疾首,这表情丰富多彩的,让正看着她以作询问的太子爷,嘴角以一种非常奇异的姿势抽搐了一下。

    凤无绝正要说话——

    “靠啊,这玩意儿怎么弄?”

    “公子你慢点,带子都扯坏了……”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的,来搭把手,急死老子了!”

    房内这么几声传了出来。第一句,那嘶嘶吸着气咬牙切齿地自然是乔青,第二句,嗓音温婉可人含着安抚的笑意来自于非杏,最后一句,明显有点狗急跳墙的依旧是乔青。这三句话很好理解,衣裙嘛,乔青这辈子就穿过那么一次,还是刚去半夏谷的时候,小孩儿的衣服能有多难穿?后来当了整整十年男人,对于这等繁琐复杂的裙子,自然棘手的很。

    不过落在其他男人的耳朵里,可就不是这么个事儿了!

    五个重点:

    ——孤男寡女、关门闭户、带子扯坏了、公子你慢点、急死老子了?!

    嘶——

    身后嘶嘶吸气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陆峰陆言捂着嘴瞪大眼,宫琳琅咬着牙跳着眼皮,姑苏让朝凤无绝投去无法言喻的小目光,等等等等。众人条件反射朝着他看来,齐刷刷表现出了同一种意思:哥们,你淡定!

    太子爷顿时不淡定了。

    他呆怔在原地,愣愣望着关闭的房门。

    凤太后眼见着他这反应,眨眨眼,忽然明白了过来。不知道里面情形的,听着这声音可不是要误会了么。尤其是乔青明显被那裙子给惹急了,声音中一副猴急的味道,非杏的声音憋着笑、带着颤,一波三折的……老太太活了这一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一乌龙,看看他孙子那模样吧,活像是捉奸在床的悲催相公。

    凤太后张了张嘴,正想着要说点什么,在不揭露里面真实情形的情况下解释一下。

    “公子,你这是穿还是脱啊,尽帮倒忙。”

    “嘿嘿,一回生两回熟。”

    “切,又不是第一次。”

    凤太后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门,得,这下好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刚才还想说这可能是个误会的姑苏让几人,张开了一半的嘴刷一下就闭上了。几人郁闷地瞪着那扇紧闭的门,好你个乔青,好你个没良心的小子,偷吃也不能偷到这男人眼皮子底下吧?

    看看那男人的表情吧,脸都是锃绿锃绿的。

    没错,凤无绝的脸绿了。

    他定定站在原地,双腿扎了根,脸色正在里面传出的话语中一层层变绿,各种各样的猜测涌上脑海,无数个让他几乎发狂的限制级画面飘啊飘的就飘了过来,一画闪过一画,一画连着一画,每一幅都可堪比他怀里揣着的那本春宫活色生香!

    咣当——

    脑门上落下一顶巨大的帽子,嗯,也是绿的。

    凤无绝深吸一口气,在心中疯狂默念着:“爱她就该相信她……相信她……”

    ——妈的,相信个屁!

    他凤无绝自认没这个自信!

    对于其他任何人任何事他都可以深沉都可以淡定都可以漠然处之,唯独乔青,他的自信早他妈在乔青的折磨底下千疮百孔死了个干净!渣子都不剩!听听里面传出的声音,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他会不在乎么,除非他不喜欢乔青。可事实正相反,他爱乔青都爱惨了。从认识那小子到现在,他无数次看见过她拿着风流当饭吃。那烟雨楼前左拥右抱的画面和太子府里的众女环绕再到今天那柳宗女弟子脸颊绯红春情荡漾……

    凤无绝狠狠咬着牙,只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酸裂了!

    是的,乔青喜欢他,这一点毋庸置疑。可这不代表这小子不能沾花惹草招猫逗狗。

    凤无绝是个雏,不只是生理上,心理上亦然。你要让一个第一次捧着全副真心送到心上人眼前,还被嫌弃着愈挫愈勇了大半年的男人去分辨他的心上人到底是真风流还是假风流,这技术层面就太高了。

    以至于太子爷第一时间被这消息给震了个一头懵。

    脑中一瞬间蹦出这么多的想法,咣当咣当跟着绿帽子一块儿兜头就砸了下来,砸的他头昏脑胀眼冒金星。他现在只想冲进去逮着那混小子狠狠地修理!哦,你问怎么修理?呃,这技术层面也有点高,对于这会儿智商被刺激到了零的男人,只知道冲进去再说。至于冲进去能看见什么,和看见之后的一切反应,还真是个未知数……

    凤无绝只希望自己不被刺激到扯着乔青同归于尽。

    于是他遵从想法,瞬间冲向那扇门!

    凤太后赶忙出手拦住。

    四周宫琳琅等人大气儿都不敢出,看着这祖孙两人在院子里交起手来。一片寂静之中,房间里面非杏的笑声再次传了出来:

    “公子,胸啊,胸!”

    靠!这都摸到胸上来了?!

    宫琳琅被这声音迅速吓掉半条命,这风流起来不要命的东西,竟然比老子还不靠谱!你就不怕逼急了那男人,让他拽着这一院子里的人同归于尽?!这他妈的简直不给人活路啊……

    太子爷脸色惨淡,神情漂移,脑子里的脉络已经嘎嘣嘎嘣打起了蝴蝶结。

    你能体验这种悲催的感觉么,媳妇跟人在里面那啥,外面给把风的是自己的亲奶奶。

    凤无绝本以为奶奶对乔青改变了态度,莫非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个猜测?对于那个猜测他这数天来都保持着一种内心的荡漾和期待。其实这小子是不是女人,是男人女人,完全没有关系,只要她是她。他当初看中的,喜欢的,深爱的,永远都只是乔青而已。可是如果在这基础之上,乔青又是一个女人……

    不过这会儿,一盆冷水哗啦浇了下来,浇的他心里哇凉哇凉的。

    凤太后一直观他神色,立马明“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白了过来。

    ——这小子误会了!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估计这被刺激了个不轻的孙子,还以为她是玩儿起了策略呢。

    老太太让他给气笑了,她一生脾气火爆,却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既然答应了孙媳妇不说,那就必然不能说!尤其是这会儿,若乔青自己出来了还好,这小子要是以一副煞神脸冲了进去,那乐子可就大了!脑中一转,凤太后抄起拐杖咣当掼到地上,中气足、声音响:“怎么?!老太婆还就给把风了!来啊,想进去,踩着老太婆的尸体!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老太婆有两个孙子呢,无双肚子里那个就快出来了,我才不怕断子绝孙没人送终呢!”

    “诶,什么送终?”

    一声问句从房门里传出来。

    从头到尾这院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直到凤太后这句话突然说出来,乔青下意识地开门往外看。于是,紧跟着……

    吱呀——

    一声响,房门打开。

    捂脸。

    PS:好像还有很多姑娘不知道那无紫非杏洛四项七的名字由来啊。

    五子棋,飞行棋,俄罗斯方块,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