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三章

    迈进塔门。

    后方轰隆一声,巨大的石门轰然关闭。

    四周陡然陷入一片黑暗,隔绝了外面的光线和一切声音。这高塔内静的惊人,只剩下每个人的呼吸声响在耳侧,无限放大。忽然两侧石壁一闪,豆大的光晕幽幽亮起,照亮了眼前一条弯曲的阶梯,森然诡谲,不知通向何处。

    这闯塔的七宗中,不乏有几个女弟子,捂着檀口惊呼一声。

    唐战鄙夷道:“不过是火烛而已,小题大做。”

    那几个女子被这么一呛,冷着脸不说话了。乔青慢悠悠走出来,站在阶梯口,一伸手,比了个“请”的姿态:“既然阁下艺高人胆大,那便先行带路吧。”

    唐战一拂袖:“这有何难!”

    “战哥,可别中了她的计,凭什么要咱们先上?”

    他还没迈步,后面另外四个唐门的弟子赶忙拽着他,望着这道阶梯的目光带着几分惧意。这话一落,便接连响起几声嗤笑,正是刚才被抢白了的女弟子们。乔青啧一声,凉凉地把刚才那句话还给他:“不过是一道阶梯而已,小题大做。”

    女弟子们捂着嘴纷纷笑起来。

    一道道鄙夷的视线落到唐门的身上,唐战脸上无光,挥开这几个小家子气的师弟,大步走了上去。

    后面唐门的四个弟子赶忙小心跟上。

    再后面,那几个女弟子朝乔青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乔青懒洋洋回了一颔首。女子们纷纷垂下了头,一个来自柳宗的清秀女子朝他羞涩的笑笑,幽暗的烛火下可见面上红晕连连。

    两道视线落在身上,险些要烧了她。乔青一扭头,果然见凤无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她摸摸鼻子,比窦娥还冤,老子真不是故意的,这天生有女人缘,她有啥办法。干笑两声,乔青飞快跟在了唐门的后面。

    凤无绝咬着牙,带着三个朝凤寺的小和尚迈上阶梯。

    一宗五人,七个宗门共是三十五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上了塔内第二层。随着曲折蜿蜒的阶梯一点点行上,众人可觉阵阵阴寒之气逼面而来,和外面的盛夏天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便在此的都是当世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也不由心中发虚,打了个寒颤。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这阶梯终于到达了尽头。

    由此可见,这高塔从外看着并不算大,其内却是另有乾坤。

    最前的唐门弟子率先发出一声喜叫:“到了二层了!”

    “这……”喜叫之后,又是踟蹰的声音。乔青从后面朝前一探,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一座大殿,方圆足有百丈的大殿,高阔呈四方形,中间空荡荡什么都无,仰起脸来看向上空,可见顶壁之高,这三十五人站在大殿的门口,显得极其渺小。四壁燃着的几支长明灯,将微弱的光影射在分布开来的七扇巨大石门上。

    这地方应该存在了数千年之久,每三年才有一拨人进来,潮湿阴冷之下石门已经落了些许的青苔。

    七座门。

    ——很明显了,是给七个宗门的人分别进入。

    殿内静悄悄的,没有人再发出声音。

    这三十五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齐刷刷扫视着这七座看上去毫无分别的石门。既然有七座,那明显每一座石门之后所遇到的必有差别,越是未知的东西,就越是可怕,谁知道那门之后都有什么?是好是坏,是生是死。哪怕已经确定,只要垂死就会被这高塔自动送出,也不由得升起股心惊肉跳之感。

    “哈哈,这有什么好怕的,谁先进?”

    唐战率先发出两声大笑,在空寂的大殿内回音阵阵,说不出的恶毒。一时没人选择,他看向鸣凤五人:“凤太子,太子妃,两位不是怕了吧?”

    乔青皱了皱眉,这唐战来到这里后,未免太过笃定。她回头问了一句,三个小和尚双手合十没什么意见地点点头,再看凤无绝,这货更是“天大地大媳妇最大”。这七座石门,从外观上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她随手指向第一扇:“就……”这扇吧。

    话音没落——

    “第一座,我唐门要了!”

    唐战脸色骤变,赶在她前面把话截住。

    他这话说的实在太快太急,像是唯恐旁人跟他抢这第一座石门。其他几宗纷纷疑惑地看了过去。这唐战的反应,怎么好像事先已经知道这几扇门后都有什么一样。唐战飞快变了脸,干笑着对唐门四个弟子打了个眼色:“还不走?!”

    轰隆——

    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唐战已经扯着四人飞冲到第一门前,推开,钻“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进去。

    石门开启,关闭。

    不过眨眼的功夫,唐门五人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跑的比兔子还快。柳宗那个女弟子一跺脚,恨恨道:“这是什么意思,那唐门定是事先就知道了!当咱们都是傻子不成?”

    万俟迦也脸色难看:“这场七国比试,分明就不公平。”

    一众人站在大殿内面面相觑,恨恨瞪着那第一扇门。他们说的没错,唐战虽然不知道这每一扇门之后都有什么,走前却收到了唐枭的眼色,这七座石门之后,唯有第一门,最是简单。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认命吧。”

    “哼,该死的唐门,出去之后老子一定要讨个说法!”

    “讨说法?他们明显有侍龙窟的特殊照顾,你这说法能跟谁讨?”

    七嘴八舌的声音吵吵嚷嚷,众人有苦说不出。再一看乔青那五人,心里的憋闷总算是好了一点,他们最多是知道这比试有猫腻,鸣凤的才叫苦呢,明明选择了第一座,还被唐门的给抢了去。啧啧,得罪了侍龙窟,可怜啊……

    一阵发泄过后,也不再多说,纷纷认命随意选择了另外六座。

    轰隆声不断,石门开启,又关闭。

    很快,整个大殿之内,便再无一人。

    ……

    “哦?七扇门?”

    高塔之外,邪中天正摇着扇子发出了这句疑问。

    凤太后点点头,这比武大会三年一次,里面有什么东西她大概明白的很。只是这七扇门的顺序每三年一变,具体哪一扇后对应着什么,恐怕就只有侍龙窟的龙使知晓了:“不错,七扇门。分别是:贪吃、淫欲、贪婪、懒惰、傲慢、嫉妒和暴怒。”

    “呵,有点意思。”

    这已经不单单是比较玄气和战斗的高低,更有每一个修炼者心性心境方面的历练了。玄苦大师白他一眼:“何止是有点意思,每一扇门后都有各自对应的凶兽和阵法。强弱也完全不同,选了哪个,就要受到哪个的侵扰。”

    “那算是搏运气了,那丫头的运气一向好。”

    玄苦再白他一眼,摸着佛珠一脸庄严:“弱智儿童欢乐多。”

    “你个老神棍说什么?!”

    邪中天立马跳脚,捏着扇子就准备冲上去死磕。玄苦袈裟一动,整个人飘渺一闪,以一种“老子是得道高僧不跟你个傻鸟计较”的表情解释道:“龙使能知道,就能做手脚,最起码也能把最简单的那门留给唐门!”

    “这还用你说。”邪中天远目高塔外和沈天衣有一句没一句寒暄的龙使老头:“最起码剩下那六个门,那丫头总不至于选到最差的。诶,对了,最差的是什么?”

    “老衲先说最简单的吧——贪吃。”

    “有话说有屁放。”

    玄苦默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压下了火气才道:“贪吃那一门后,除了凶兽之外再无他物,那凶兽,乃是上古神兽饕餮的分支血脉。力量下降了不止大半,但凡能去参赛的人上到十三层皆是毫无问题。”

    “唔。”

    “贪婪那一门,除了犭贪的血脉分支之外,还会出现幻象,满眼金山银山或你心底最想要得到的东西,若心志不坚则会迷失在贪婪之中。懒惰那一门,幻象最盛,一进去,便会有种无力之感,再也不愿和凶兽搏斗。”

    “继续。”

    “最难的是傲慢、嫉妒、和暴怒,这三门有异曲同工之妙。幻象勾动了平日里弟子之间的龃龉,将你心底的丑恶面无限放大,幻象的影响之下,那些平日里和气自守的弟子,将变成一个尖酸刻薄自私自利之人。进入这三门,最有可能的是输在自己人的手中。还没被凶兽打死,先产生内斗狗咬狗。”

    邪中天听的有趣,整个人横在椅子上,懒洋洋晒着太阳:“那你的意思是,淫欲那一门,最难?”

    玄苦大师高深莫测地摇摇头:“何止是难,还恶心!”

    “为什么?”

    “你可知道,淫欲那一门后有个什么奇葩凶兽?”

    邪中天自然是不知道的,乔青和凤无绝和三个和尚也不知道。两人是临时上阵,还没来得及听玄苦凤太后给讲过这里面的内容。只能说乔青这辈子的好运气,全栽在这七扇破门上了。她选择的,正是那老神棍口中“最难也最恶心”的淫欲之门。

    一进入这道门,唯一的感觉就是怪。

    是的,古怪,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猥琐的怪异。

    这像是一个迷宫,如果从上方朝下俯视,可见弯弯绕绕的大路小路穿插纵横,而他们能看见的,只是眼前这数道不同方向的岔路。高大的石壁阻隔了视线,四面八方像是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虽然看不见那声音来自于什么东西,却能感觉到这东西离着他们越来越近。

    仿佛他们一出现,这些东西集体亢奋了。

    空气中那种让人不舒服的味道无处不在的飘荡着,越来越浓郁。

    乔青和凤无绝瞬间提高了警惕,三个小和尚双手合十念起了佛谒。嗡嗡的佛谒声将心底烦躁的感觉压了下来,乔青回头道:“随便走一条吧,找到上第三层的阶梯要紧。”

    小和尚没意见。

    乔青也习惯了,这三个小和尚若是不说话,三个人的存在感太低,经常让乔青忘了他们。

    一扭头,便看见凤无绝的瞳孔连缩,像是看见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东西,眉毛都纠结成了一挂大麻花。乔青眨眨眼,还没见过这男人这种表情,他一向是冰冷的,淡定的,深沉的。自然,那是当着外人,当着她的时候,体贴的,温暖的,耍流氓的。反正不管是哪一种,还没有此时这感觉过。

    ——带着点抗拒,带着点厌恶,带着点踩了狗屎的崩溃感。

    乔青豁然转头,循着凤无绝的视线望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那啥。

    嗯,那啥,一个细长细长的凶兽?似是蛇的尾巴一般蠕动而来,那兽头是类似一个蘑菇样的东西,没有眼睛,嘴巴长在蘑菇的顶端,一张一合像是在发出兴奋之极的笑声。乍一看来,就似是男性的标志,藏在裤子里的某个物件。

    乔青不淡定了。

    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地上。她的第一感觉不是惊悚,而是反胃!你能想象一个长的像那啥的东西,蹦蹦跳跳地向你冲锋么?

    烛龙?!

    不,并非是真正的烛龙。

    感知力探过去,这只怪异又恶心的凶兽玄气等级不过在赤玄,这是第二层,自然是越往上这凶兽的等级也越高。而身为洪荒神兽的烛龙怎么可能是这个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实力?这玩意儿,更像是拥有少许烛龙血脉的分支……

    乔青的脑中,这一转动的功夫,那凶兽已经飞快蹿到了眼前。

    凤无绝明显被这玩意儿给震住了,那三个小和尚更是不用指望,脸白的几乎要透明。她低咒一声素手一扬,一道玄气飞射而出!这凶兽霍然发出一声又长又假的低吟,四分五裂,化为了一个泡影。

    乔青手一抖,恶心的想把这爪子给剁了!

    同一时间,四面八方,无数的岔路口,无数的这玩意儿蜂拥而至!

    你能想象这个画面么?

    无数的“那啥”甩着尾巴摆着蘑菇蹦蹦跳跳欢乐地冲了过来——

    “老子对这个鸡、巴也卖萌的世界绝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望了!”乔青的世界观瞬间碎成了渣子,汗毛倒竖,鸡皮疙瘩滚一地。扯着凤无绝扭头就跑:“妈的还看?!快跑!”

    凤无绝:“……”

    太子爷被她拉的一个趔趄,看见这凶兽的惊悚远没有乔青口中的这句话来的郁闷。这小子知不知道什么叫含蓄?乔青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边拉着他随便抄了一条岔道拐进去,一边咬着牙低声咒骂:“妈的,这么不含蓄的玩意儿都出来了,老子还讲个屁含蓄!”

    三个小和尚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

    岔道一条连着一条,无数的凶兽一个连着一个。这些凶兽明显没有眼睛,是循着气味而来,一批一批从四面八方追堵着五人。本着“杀不死你恶心死你”的战略,追的五人满地跑……

    哦,你说可以杀啊?

    靠!谁要去杀那玩意儿!

    哪怕是隔着玄气隔着空气,乔青都不愿意再间接碰上他们一下。

    他们五个人,这辈子就没这么悲催过,明明哪一个拿出来,都有玄师左右的实力。偏生这会儿对着一群只有赤玄实力的凶兽,恨不得生成蜈蚣,一人一百来条腿逃离这可怕的地方。乔青越跑越热,越跑身上的烦躁就越是明显,三个小和尚已经没了经历念经,这燥热没处压制,让她捏着凤无绝的手紧了又紧,指甲生生陷入皮肉中。

    她如此,凤无绝就更是如此了。

    越是心中原本对这存有少许杂念的人,就越是受到这“淫欲”一门的影响。凤无绝只觉得自己的周身都要被烧灼,乔青拉着他的手,就是这火苗的源头。他舔了舔干涩的嘴角,拼命压抑下心底疯狂滋长的欲念。

    乔青霍然一顿:“出口!”

    这疯跑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看见了眼前一条阶梯。

    五人飞快跳了上去,脚不沾地循着阶梯上到了三楼。

    乔青回头看了一眼,后方那些赤玄的凶兽明显有什么力量束缚着,他们一上到通往三楼的阶梯,那凶兽齐刷刷焦躁地在阶梯下转着圈,它们高高地跳起来,探着蘑菇头往上张望,就像漏风的老风箱一样发出那种瘆人的声音。最终,只能“眼巴巴”看着逃离的五人望洋兴叹。

    乔青舒出一口气。

    三楼之前,是一座石门,有暂时休憩的时间。

    危机稍稍解除,五个人便瘫软到了地上,都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乔青扶着墙连连干呕,凤无绝闭上眼睛压制着心底的欲念。三个小和尚竖掌念着佛谒,一句一句如同唤醒清明的咒语,将心底的燥热暂时驱散。

    乔青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倒是快把自己给吐成海参了。

    她从身上摸出一个瓷瓶,倒出来,一人一颗丢了过去:“含住。”

    这药丸一入口,便是一阵清凉之感,脑中瞬息回复了清明。三个小和尚向她投去感谢的目光,乔青挥挥手,也懒得得瑟了。擦了擦这阴冷之地硬是跑出的一脑门汗。倒霉催的,七道门,怎么就选中了这狗地方。若是其他的门,最起码前面几层都不用担心,实力低的凶兽杀了就是。

    “你们说,若是让这些凶兽追上,他们是把人咬死,还是……”

    “呕——”

    小和尚幻想到那可能出现的画面,齐刷刷干呕了一声。

    乔青舒坦多了,总算不光她一人想吐。

    凤无绝白她一眼,这小子,还是这么个德行。乔青把他拉过来,她倚着石壁坐着,凤无绝站着,她的头正靠在他大腿上。忽然想到她脑门附近是什么,刷一下闪开的飞快。她敢发誓,今天之后,她绝对有心理阴影了!

    凤无绝狠狠咬了咬牙。

    该死的破门,他已经预见到了,他的性福正挥着小手悄悄走远……

    五人休息片刻,把碎成了渣子的世界观重新黏起来。浑身发麻地瞪着眼前的石门。谁都知道,这门一打开,后面将是数之不尽的橙玄“那啥”。乔青的手一落到门上,三个小和尚就以一种泪流满面的赴死表情颤了一下。

    她半天没推开,挠头道:“要不,咱们认输算了?”

    三人呲牙咧嘴:“要穿女装的。”

    到了这会儿,乔青真心不介意穿女装,就算是换个裙子招摇过市,都不愿意面对这群东西。不过看着小和尚如丧考妣的模样,她还是一咬牙:“妈的,不就是一群鸡、巴么,真把我惹急了,老子一刀切了你们!”

    凤无绝顿时某处一凉,腿间阴风阵阵。

    轰隆——

    三层的石门,终于推开。

    *

    “快看!”

    “十一层了!是唐门!”

    “天啊,他们上的也太快了!稳稳甩下了旁人一大截啊!”

    “嘿,主要是鸣凤的那边,才上到了第四层,乌龟都没有爬这么慢的。”

    一阵阵讨论声围绕着塔中放出的光芒,众人仰着脖子叽叽喳喳幸灾乐祸着。他们在外面,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却能听见里面发出的声音,来大抵判断每一个方位是属于哪一支队伍。每上一层,那一层就会放射出一阵灿烂的光芒,代表着闯关的成功。

    而现在,最侧面区域象征着第一道门的位置,十二层正放射出了夺目之光。

    二层到八层,乃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境界,九层开始,是知玄初级,而十二层,已经到达了玄师初级。再往上一层,估计就是今日这七个队伍的极限,玄师中级十三层了。

    第一门处不时能传出唐战击杀怪物时发出的怒喝,正是唐门的所在。而另外几个队伍,大抵在八九层的位置,只有乔青和凤无绝领头的鸣凤,刚刚从第四层,龟速挪到了第五层。

    唐枭走上前来,皮笑肉不笑地讽刺道:“凤太后,玄苦大师,恐怕今日在下有幸看见朝凤寺的女装扮相了。哈哈哈哈……”

    他声音不小,四周也有不少弟子跟着笑起来。

    玄苦大师心里苦哈哈,面上一丁点都显不出来:“阿弥陀佛,唐施主似乎笑的太早。”

    “哼,难不成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奇迹出现?哈哈哈,好好好,大师和凤太后就期盼奇迹吧,本门主只相信实力!”

    凤太后冷瞥他一眼,懒得跟他打嘴仗。其他六道门中皆有各种声音出现,有在“贪婪”中迷失的哈哈大笑声,有在“嫉妒”中弟子之间内讧吵嚷之声,有在“暴怒”中发出的愤怒嘶吼……

    偏生,只有一门静悄悄的,偶尔传出几声干呕。

    到了这个时候,谁还不知道他们五个人陷入的是“淫欲”那一门?唐枭阴冷地扫过那一门,此时,唐门的人上到第十二层速度明显弱了下来,鸣凤方方爬到了第六层。唐枭幸灾乐祸地眯起了眼睛,闪过丝恶意:“啧啧,淫欲,不知道等他们出来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不雅之相。”

    凤太后瞬间激动了。

    别误会,不是唐枭以为的气的,而是兴奋的。

    要是能趁着这“淫欲”,让那两个孩子把好事儿给办成了,她还得谢谢龙使和唐门的八辈儿祖宗。唐枭明显无法理解她这种诡异的神色,冷哼一声“别是气疯了吧”,甩手走了。

    老太太摩挲着龙首拐杖,一脸期待:“唔,难道曾孙子就要这么飞快又突然的来了?”

    ……

    凤太后的期待不是没有道理,越是往上,那“淫欲”的影响就越是重。

    当唐门已经到了第十三层的时候,乔青等人也连滚带爬地上了第九层。第九层开始,就是知玄初级的实力了,这些东西一窝蜂地冲上来,已经不是跑能解决问题的,只能打!

    仿佛杀不完一样的凶兽。

    那细长细长的蛇尾猥琐地专门往人下三路“攻击”,乔青和凤无绝打的脸都绿了。看它们一眼三年不想吃饭,更不用说还有几次险些让这群恶心的东西碰到。偏生越是到了高层,乔青随身带着的药丸都不足以压制体内的燥热……

    五个人,全部打的面颊绯红,满头大汗。

    眼中,一瞬清明,一瞬迷失,忍不住发出了断断续续地低吟之声。

    “怎么办,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

    乔青维持着脑中的一线清明,一边寻着这一层的出口,一边素手一扬,数柄飞刀天女撒花一样飞出去。数个凶兽被戳成了一截截,碎了满地,“啵”一声,化为泡影。后方的凶兽明显更加亢奋,蘑菇头上那张口一张一合,发出哇哇乱耳的叫声。

    再这么下去,乔青相信,不用多,只要再有一层,他们五个人绝对会丧失神智。

    别的还没关系,性命不用担忧,在有生死存亡的危险时,这高塔会自动把人送出去,保下他们的性命。可万一……靠,她还不想当着外面的人来场活春宫!

    凤无绝咬着牙关,舌尖已经被他咬破,血腥地滋味唤回神智。

    忽然,他耳尖微动:“听见没,有声音。”

    乔青一边打,一边跟着细细地听。此时,他们正在寻路中,不知不觉来到了最边角上。的确有细细的声音传出来,他们选择的像是第二门,旁边传来的是另外一个门中的凶兽嘶吼,不知是第一门,或者是第三门。这会儿她的思路完全被那种难耐的燥热给缠住,尚没反应过来凤无绝的意思。

    “有声音怎么了?”

    “说明这堵墙靠着另外一门!”

    “怎么了,说人话!”

    凤无绝深吸一口气,看着乔青那双漆黑的眸,此时雾气蒙蒙春意盎然。那挑起的眼尾一眼横过来,就像是戏文里常说的,发嗔含怒都带着情。太子爷顿感压力很大,刚才想的什么霎时忘了个干净,一脑门的心猿意马。

    乔青见他这模样,气的青筋都往外蹦。

    不过她也知道,就连她现在都荷尔蒙嗖嗖的飙,满脑子都是限制级面画,更不用说这男人了。她杀死一只凶兽的手倏然一顿,福至心灵地想到了凤无绝的意思,这堵墙靠着另一个门,并且近到能听见声音,那么是不是说明……

    ——试过便知!

    “掩护我!”

    只三个字,没头没脑的,凤无绝却明白她的意思。他默契地转到她身前,不再击杀附近的凶兽,只专心掩护着乔青。另外三个小和尚虽然不理解怎么不跑了,也跟着停下来死命地杀。

    轰隆——

    轰隆——

    一道道玄气射向这堵连接着两门的墙壁,却只让这门震颤了几下。雷鸣般的声音如远古之兽的怒吼,扑扑簌簌落下少许灰石。

    “无绝,来帮我!”

    “一、二、三!”

    轰——

    两人的玄气共同射向墙壁,乔青眸子一闪,明显感觉到凤无绝的玄气比之进塔之前,竟然提升了少许。此时这奇怪的发现还没时间去探究,墙面轰隆一声震颤,玄气交接处出现了一道裂纹。紧跟着,裂纹无限扩大,蜘蛛网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无规则地延伸开来……

    咔嚓,咔嚓——

    细微的开裂声后,墙面轰然坍塌!

    烟尘漫天,暴露在乔青和凤无绝眼前的,便是一只只貌似是羊的凶兽。羊身,虎齿,人爪,巨大的头颅上一张足以吞吃天地的大口。

    ——饕餮!

    乔青和凤无绝自然不知道,这么巧,这砸开的一道墙壁,连接着的正是第一门,唐门的所在。远远的,这边的变故明显也将这些类似饕餮的凶兽吓了一跳,眼见着有人,张开大口就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小和尚已经快哭了。

    “不是吧,这些那啥就够难搞的了,又来饕餮?”

    “施主,冲动是魔鬼啊,这下可好了,前有狼后有虎……”

    凤无绝的想法比较实在,哪怕是饕餮都好,最起码不用面对“淫欲”地侵扰。不管这另一门里是什么凶兽,总好过要当众表演活春宫。他的乔青,他一个人看就够了。而乔青的想法就没这么单纯了,好歹是修罗鬼医,她的身上,什么东西没有?

    眼见着这边饕餮,那边烛龙。

    她从胸口处慢悠悠摸了瓶东西出来,勾起嘴角高深莫测的一笑,朝里面霍然撒去——

    “闭气!”

    一声大喝,五人齐齐闭起气。凤无绝想到了这东西是什么的一瞬,差点没冲上去把乔青给啃了!这小子,竟然随身携带这玩意儿?!凤无绝让她气的头疼,不过也在心里叫了声好!再看乔青,这奸诈的小子,越看越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而另外三个小和尚,则是以一种又惊又怕的目光惊恐地望着乔青。这目光扭曲的,带着点儿崇拜,带着点儿惧意,同时在心里跟自己疯狂的强调,这辈子,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红衣少年!

    太可怕了,太腹黑了,太……

    各种心思当中,这瓶子里的东西是撒出去了。

    粉末飞扬中,乔青邪邪一笑:

    “也不知道是哪一宗的哥们,对不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