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三章

    鸣凤第一宗,朝凤寺。

    苍松万壑,雪色秾丽,遥遥望去一片墨白之色盈盈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点点,于晨晖中宝光灿然。时有千年古刹的晨钟梵音,层层叠叠潮水般嗡嗡而起,自有一种清灵朴重之美。

    乔青就是在这样肃穆的朝凤寺前,看见了鬼鬼祟祟的邪中天。

    玫红长衫在一派苍色的山巅极其瞩目,一柄风流骨扇遮住半边脸,露出双四下里乱飞乱闪的桃花眼,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偷鸡摸狗的鬼祟之辈!来来往往的香客们,皆不忘向他投去警惕的注目礼。

    邪中天猫着腰迎上她:“要死了,竟然约老子来这里!”

    昨晚上乔青出发之前,这货正在那占地千顷的酒窖里发酒疯。喝的迷迷瞪瞪也没听清楚她说的什么,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了。到了今儿早晨,才叫追悔莫及。躲这破山都来不及了,还自己送进门儿!靠。

    乔青四下里看着,偶有没去早课的僧人清扫着院子。感知缓缓的放出去,比起玄云宗,这等十几岁的小沙弥,玄气修为高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到了年纪再大一些的,几乎全是她看不透的,这朝凤寺里高手之多,吓了乔青一大跳:“鸣凤以武著称,果然不是盖的啊。”

    “你以为呢,这世上不论什么,都敌不过一个‘专’字。”

    乔青点点头,说的有理。

    其他的宗门,或者敛财,或者研毒,或者炼药,或者铸造。只有这朝凤宗,弟子个个心如止水,除了礼佛就是修炼了。修炼一道,心境至关重要,而礼佛,也算是让自己平稳淡定的一个方法,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乔青狐疑地瞄一眼鬼祟的邪中天:“我说,你到底在怕什么?”

    这货立即跳脚:“谁、谁说老子怕了!”

    “成,您天不怕地不怕,咱们走着。”一把搂上他肩膀,拖拖拉拉往寺里走。邪中天迈着小碎步,以一种赴死的表情硬着头皮上,顺便埋怨:“约了什么时辰,竟然让师傅等徒弟,不孝子啊。”

    “佛门清净地,消停点儿啊。”

    片刻功夫,便走到大雄宝殿之外。

    一排蒲团,数个香炉,门口一方功德箱子。再剩下的,便是最为显眼的一座金佛了,足有数丈之高,带着清香的烟气朦朦胧胧,仿佛垂在佛前的巨大纱暮。有虔诚的信徒垂首叩拜着,口中念念有词。

    邪中天站在外面看了半天:“这些人在求什么。”

    两边路过的香客们尽都一身素色衣裳,表示对于佛祖的尊重。她和邪中天绝对是两个异类,像是要比比谁更耀眼一样,一个火红,一个玫红,杵在大雄宝殿门口招来无数的目光。乔青吊儿郎当地倚着门檐儿,也不避讳:“这还用说,穷人求富裕,富了求权力,有权了期望高人一等。等到这些全成了,又闲的蛋疼总要比别人多点儿什么。姻缘,子女,健康,地位,玄气,寿命……”

    “啧,真麻烦。”

    “可不是麻烦,不到死的时候,永远求不完。”

    所以说,还是邪中天对她的眼。永远想怎么活就怎么活,高兴了笑,痛快了哭,不爽了骂,再不爽了直接找人掐架。想要什么就去抢,什么世俗规矩全是狗屁。至于求?算了吧,佛祖忙着呢。

    乔青大步迈了进去。

    邪中天在后面吆喝:“诶,进这鬼地方干嘛,你总不至于真来拜佛吧?”

    “多新鲜哪,上庙里不来拜佛,还能干嘛?”她取了三支香,点燃。也不跪拜,捏着香尾,直接插进香炉里:“万年古刹,古老传承嘛,老子来沾沾佛气,去去晦气。”

    邪中天一脸的“信你就有鬼了”,摸着下巴回忆:“要是老子没记错的话,半夏谷里唯一的一本经书,你用来垫桌子腿儿了吧?”

    “我佛慈悲,众生平等,佛祖哪会在乎那个。垫了桌子腿儿,给咱们行了方便,也算是功德一件。”乔青不要脸的说着,盯着袅袅升起的青烟,一点儿心虚都没有:“你以为佛祖跟你一样小气啊。”

    “呸!”

    邪中天刚想问“你求的什么”,寺内男男女女已经受不了了这两个对佛祖无礼的人。使劲儿拿眼神儿怒视着他们。邪中天冷哼一声,一一扫过去。这尊大神对着宝贝徒弟好脾气,对着外人可从来不是善男信女。这眼神儿含着说不出的煞,一瞬间,香客一哄而散。

    乔青视而不见,双臂环胸,仰头望着烟雾后的硕大金佛。

    青烟袅袅,几乎看不清了这金佛的模样,是慈悲,是怜悯,全数在青烟后模糊起来。像是知道了他想问什么,她斜着下巴嗤一声:“我无愿相求,无愧于心。神也好,佛也好,谁也别想来评判我的对错,插手老子的未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邪中天沉默半响,忽而哈哈大笑,极是痛快。

    笑完又揶揄道:“小心惹恼了佛祖,收了你这孽畜。”

    乔青伸个懒腰,混不吝道:“佛祖收不收老子还另说,那唐门庞长老不知道跟在哪里。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儿,你不妨给老子收了他?”

    她方才从万宝楼溜了出来,笃定唐门的人必会跟上。难得她落了单,今天吃了这么大一亏的唐门岂会放过这等机会?早在之前,凤无绝一直说,她有意惹恼唐门,这倒是真的。城门口方来鸣凤那日,她眼尖的发现了庞长老的问题,手背上有被什么涂抹过的痕迹。凤无绝也观察过庞长老,却并未发现端倪。只不过术业有专攻罢了,这等易容遮盖之术,岂会逃过乔青的眼睛?

    而真正让乔青注意的,却是当日那唐嫣的玄兽,黑翼巨蟒!

    她一直以为那神秘组织的图腾,是一只蛇。

    直到见了黑翼巨蟒,恍然发现,她可能一直想错了。那图腾,分明是一个缩小版的黑翼巨蟒!只不过上有双翼。更确切点说,是进化为龙生出肉翅的黑翼巨龙!

    两相联系起来,很难让乔青不怀疑,庞长老的手背上遮掩住的那一块儿,也许就是那个组织的图腾。换句话说,庞长老是他们的人!甚至更大胆一点想,整个唐门都和地壑中那组织有关。只不过这些,就需要庞长老来亲自解答了。

    “要活的啊,别打死了!”

    邪中天气的翻白眼,他就说,这死丫头一肚子黑水儿,怎么可能专门来拜佛。好么,又让她给诓了,原来是找他做免费打手的!从师父沦落为廉价打手的妖孽男愤愤然朝穿过宝殿侧门,乔青笑眯眯跟上去,听他笑骂道:“死丫头,早晚得有个人出来治治你!”

    “能治了爷的还没生出来!”

    使劲儿挥掉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的那张俊脸。不期然的,想起刚才她借尿遁溜了,不知道那人又得黑脸成什么德行。啧啧啧,真期待啊!乔青背着手,吹一声口哨溜溜达达地就飘过去了……

    “死丫头嘴硬。”

    *

    乔青的打算很简单。

    庞长老跟着她一路,始终没动手,不外乎是因为有人在场。等到她去朝凤后山,邪中天随便去哪里兜一圈儿,再从暗处回来隐着。那庞长老见她落了单,邪中天又没了影儿,自然趁着这个机会出手。一现身,便会被隐在暗处的邪中天黄雀在后。

    后山僻静无人,神不知鬼不觉。

    乔青打算的好,却全然没想到只差这临门一脚,竟在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将邪中天完完全全的绊住了!而这件原本万无一失的小事,也因为这一变故,让事态的发展朝着她意想不到的方向转去……

    这些,她现在全不知道。

    唯一让她咬牙切齿的就是,庞长老都出现了,她那不靠谱的师父却没了影子!

    “小子!不是耀武扬威么?不是不将老夫放在眼里么?你可曾想到会有今天?!”庞长老一身黑色斗篷,将头脸全部罩在其中。只露出一双阴鸷狠毒的眼睛,如毒蛇般死死盯着她:“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

    乔青郁闷的想撞墙。

    妈的,猜到了过程,没猜到结局!

    她站在庞长老对面,在他释放出的威压之下一动也动不得。双腿仿佛扎了根,头上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死命桎梏着她!庞长老一手微微扬起,一团沉厚的黑色玄气倏然聚积了起来。这玄气的颜色,和当初的玄天相同,足足比乔青高出一阶还多。却比他那黑中带着点杂色的颜色更要暗沉,如同不见天日的浓浓黑雾,让人呼吸都变得压抑!

    乔青眸子一闪:“天高地厚……啧,有我师傅高?”

    庞长老一愣:“你是邪中天的徒弟?”邪中天是什么人,他自然知道。这些时日他一直低调,根本没人知道他在凰城。直到刚才,一路尾随着乔青竟然发现了邪中天:“好好好,天赋奇高,拥有逆天的玄兽,还有半夏谷当后盾!乔青,你又给了老夫一个杀你的理由!拿你师傅压我也没用,他现在可不在!”

    “废话。”乔青再送他一句:“他在你敢来?”

    “你——”

    苍老的双目喷着火,忽然缓缓的笑了。手中的玄气一瞬消散开去,反而饶有兴致地将威压一层一层压了上去,欣赏着面色越发惨白的乔青,看他在威压的折磨之下,冷汗缓缓流了下来。

    庞长老一改初衷,享受着猫捉老鼠的乐趣。

    “怎么样,小子,老夫承认打不过你师傅。可你在我的手里,也不过如一只蝼蚁!”

    沉重的压力轰隆一下涌了过来。乔青此时的感觉,只仿佛五脏六腑全都不是自己的了。被不可抗拒的威压一点一点逼迫挤压着,周身的每一个方位都似落下了数座巨山。她清清楚楚感觉到四肢百骸全部被压迫到了极点,胸腔里的空气一瞬抽干!

    脑中嗡嗡作响,乔青撑着让它继续转动,飞速转动。

    “老不死的,你活了多少个年头?”

    庞长老皱起眉毛。

    他全然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乔青竟还能说出话。

    到了知玄以后,别说每一阶,就是一个小小的级别,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而一个境界的阶层,更相当于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当初乔青能杀了玄天,还是在于她将天地法则当枪使,阴的玄天重伤在先。而此时的庞长老,说句不夸张的,哪怕十个乔青一起上,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庞长老瞳孔连缩,连他都不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得不说:这小子,太过可怕!

    天赋,城府,骨气,心性,哪一样拿到唐门里,都不是那些长在花房里的天之骄子可比。幸亏,幸亏,如果没有今日,如果乔青不死,庞长老简直不敢想象,这小子会成长到什么样的高度。唯一他能确定的,便是整个唐门,必在她的手中覆灭!

    他不敢再拖延下去,刚要准备收回威压。

    便听那邪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不敢说了?老东西,你十六岁的时候,又是什么境界?绿玄?还是青玄?”这等时候,乔青的嘴角还勾了一勾,扯出一个鄙夷之极的讽笑:“活了一大把来跟我比玄气!真不要那张老脸了。”

    “你说什么!”

    乔青清晰感觉到,有什么在体内破裂,猩甜的浓血一瞬倒涌而上,“噗”的一下,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她哈哈大笑,狂肆的笑声钻入庞长老的耳膜,让他怒火中烧:“哈哈哈哈……没听清?老子说你十六岁的时候,也跟一只蝼蚁没什么不同——爷想踩就踩,想碾就碾!”

    庞长老呼吸急促,大口大口的喘着。

    威压再重!

    眼角,鼻端,耳孔,粘腻的血一丝丝涌出……

    剧痛到了极致,却反而没了感觉,只剩下麻木。感受着声息一丝丝剥离出身体,乔青甚至听见了死亡的丧钟,远远的,飘荡在耳边。乔青笑声更狂,鲜红的血,鲜红的唇,狠戾的眼,森然的齿:

    “你年轻时候打不过老子,现在一把年纪老么咔嚓了也打不过我师傅!你在老子眼里,就是个屁!还他妈是个不带响的屁!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了不得了?来啊,你继续来啊,什么威压老子全受着,今天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杀了我!”

    一声声,傲气,妖邪,狷狂,如魔音灌耳炸在庞长老的脑海里。

    从来到凰城到今日,城门,喜宴,拍卖,无数的场景不断在脑中回放……被眼前这个小子踩在脚底扇了脸,这一趟凰城之行,他的威望已经降到了谷底,成为了天下间的一个笑话!

    庞长老大恨,只想把她折磨致死!

    是的,折磨,绝不能让她轻易地死去,要这小子承受千刀万剐七孔流血的痛楚……

    庞长老狰狞的笑着,从身上掏出了那只铁筒。

    ——匹练鎏金梭。

    这东西只有在唐门子弟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无上的威力。只有唐门独特的玄气功法,才能开启操纵它,万针齐发,万针掼体!只要他操纵得当,可以不要乔青的性命,而让她半死不活地享受到至高无上的折磨!

    这想法如魔鬼一般缠绕在脑中。忽然,远处一阵脚步声飞快临近。庞长老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脑中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轰然炸响。他双目猩红,睚眦欲裂,惊怒中藏着掩不住的骇然!

    “你在拖延时间!”

    打死他都想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乔青竟是在拖延时间!到了这种地步,已经生不如死,可这乔青竟是为了求生不惜受到如此折磨!这……这还是人么,庞长老惊骇欲绝,瞳孔骤然缩小为一个点。不可置信望着对面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这等非人的心性,这等非人的意志……

    耳边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瞬已经近在咫尺。

    只听这脚步声就知道,绝不是邪中天来了。乔青瞳孔一缩,暗道不好。看着庞长老不再迟疑,双手霍然按上匹练鎏金梭,那两头稍尖的东西由中间霍然分成两半,两个不规则的半圆如同毒蛇张开的狰狞之口,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灿金小针匹练一般细密相连反射出令人发颤的漫漫金芒,朝着乔青逼面而来!

    同一时间,那脚步声已然到了。

    没有喊叫,没有惊呼,没有兵器交接之声,一道身影划破气流的微小声音,在无数金针的嗖嗖发射声之下,被掩埋无息。眼见金针将至,电光石火乔青霍然落入一个坚实怀抱!

    ——凤无绝!

    乔青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感觉到这怀抱之暖,之坚定,之一往无前,将她严丝合缝禁锢其内。结实的手臂紧紧箍着她,一只在她腰际,一只在她脑后,像是要把她箍进骨血里,融为一体!

    噗噗噗噗噗——

    极其细密的连续声响。

    金针掼体!

    这声音细细密密绵延不绝,不知究竟有多少下,万针齐发,是一万支金针么……世界仿佛静止了,乔青清晰的听见这金针刺入凤无绝身体中,那一道道入肉入骨的声音,细微的声被无限放大,仿佛戳在了她的心底,戳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周身的痛楚都消失了,唯有心底的窟窿那么清晰。

    烈风拂过,这窟窿透着寒气,让她的四肢百骸森冷如冰!

    身体外抱着的怀抱,猛然就那么僵住。肌肉的纹理乔青似乎都能描绘的出,一根根,一条条,从温热一瞬变的冰凉、僵硬。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发出一声闷哼,他甚至禁锢着她的手臂都没有放松一丝力气,将她严丝合缝保护在了这怀抱之下。

    乔青知道,她毫发无损。

    她也知道,他千疮百孔。

    眼角中一线线猩红粘腻的血,仿佛还混着其他的什么液体,冰凉冰凉地滑了出来……

    这一切只在一刹那,很快,真的很快。

    在庞长老的眼里,不过是金针射出,人影突来,再一眨眼的功夫,金针已经全部进入了那凤无绝的体内。然后砰的一声,凤无绝缓缓倒了下去。那边一立一倒的两个人,完全成为了两个血人。

    凤无绝的浑身上下不断有血喷射出来。

    而乔青,七孔流出的血一线一线挂在面上,那张绝美的脸苍白如纸,混合着艳丽的猩红血线,竟是说不出的妖诡秾丽!她缓缓低下了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的凤无绝,再次抬起的面容上,盛着让庞长老险些魂飞魄散的戾气!

    这戾气,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形容的魔性,似是狰狞沸腾在她的血液里。

    比夜还要黑比血还要红的双眸,瞳孔正中似有什么炫目的颜色幽幽一闪。

    一点金芒!

    这一点金色,使得天地瞬间变色,方才那鎏金梭在这一金色之下,仿佛无限黯淡了下来。轰隆一声,阴云密布,整个世界都在缓慢的变暗。是的,缓慢,以那金色的一点点扩大,头顶的日光也在一点点消失。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直至那金蔓延至她的整个眼底,迸射出灼灼灿芒,天地间终于漆黑一片。

    剩下的,唯有那黑暗中屹立于一团金色火焰中的少年!

    庞长老只觉得自己要疯了!

    他拼命告诫自己,这是幻觉,只是幻觉。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天地变色?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周身萦绕着熊熊烈火。那宛如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火光,几乎要刺瞎了庞长老的眼睛。他甚至有一种错觉,烈日褪去,是因为规避于乔青周身的火焰——这纯粹的,耀眼的,炫目的,让烈日都不敢与之争锋的金色烈火!

    庞长老腿脚发软,什么嗜杀,什么阴狠,已经在这惊惧中退的一丝不剩。仿佛有什么召唤着他,膜拜,膜拜……

    同时受到了这股召唤的,还有落后凤无绝一步,没有为乔青挡住那鎏金梭,却看到了全程的沈天衣。他清晰感觉到胸腔里从来跳动微弱的、那经不起负荷的心脏,正在疯狂的轰鸣着,他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它的存在!漾着浓浓惊艳眸中,掠过连他都不曾知晓的痴迷之色……

    砰的一声。

    庞长老终于腿脚一软,跪了下来。

    同一时间——

    三道划破气流的声音,从两个方向分别赶来。一个属于在鸣凤皇宫中发现了端倪的凤太后,另外两道属于邪中天和羁绊住他的人。三人匆匆而来,几乎同时到达,乍一见到此情此景,倒抽一口凉气,瞳孔骤然缩紧!

    “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