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一章

    乔青站在万宝楼下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夜色浓郁。

    这座富丽堂皇的四层楼阁,从换了东家伊始便始终未曾开业,好像一切的等待只是为了拍卖大会这一天。看着大厅里人满为患的场景,乔青便明白了过来。日日营业,倒不如这一朝瞩目。

    不说专门为了七国七宗而准备的第四层贵宾房,只这一层大厅里,端着盘子的侍者有条不紊的穿插来去,一个个宾客们衣着华贵,不是富甲一方,就是朝中贵胄。二层三层更是可想而知了,说不得某间看不见的包厢里,坐着的就是了不得的人物。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

    这拍卖会,相当于将他们俩的大婚,整个儿的搬了过来!

    身边不时有人带着随从鱼贯而入,手中持着一方金色手牌,想必就是那炒到了天价的门票了。身后囚狼看的直咂嘴:“这个东西,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身份的象征了。”

    宫琳琅代表大燕,姑苏让和姑苏宗门的在一起,邪中天醉死在了酒窖里,剩下无紫非杏对这个拍卖会没什么兴趣,乔青就让几人留下了。唯一闲着没事的囚狼,就跟了来。

    “参见太子,太子妃,两位这边请。”

    万宝楼的布局很巧妙,成圆柱状分布,中间悬空,四楼贵宾房内半落地的窗子可将整个大厅收入眼底。极大的包厢内环绕了一圈软榻,水果、酒水应有尽有,很周到。众人落座,有侍者躬身递上一张单子,恭敬退了出去。

    乔青随手翻着:“是目录单。”

    “都有什么东西?”囚狼探过头来。

    “这可多了,我看看——古玩字画,神兵利器,珍稀药草,穿肠剧毒……咦,还有凶兽的残骸?”目录单并不详细,只大概列出了种类,具体有什么东西倒是没写。想是为了增加拍卖的神秘感。凶兽的利爪,尖齿,翼骨,很多坚韧不催的零件都是辅助兵器锻造的材料。不过猎杀凶兽本就危险,真正好的材料,也是出自于更为凶悍的兽,像是普通的牛羊一类,哪怕可称之为凶,也只能算是烂大街的货色。

    乔青翻的津津有味,这次拍卖会可说包罗万象,很多平日里寻不到的东西应有尽有。

    直到最后三页,她翻了两遍。

    凤无绝挑眉:“怎么了?”

    “有三页空白。是没了,还是玩神秘?”

    话音方落,门口含笑的朗润嗓音接了上:“太子妃见笑了,这拍卖会总得有点压箱底的东西,还有三个沈某便卖了个关子,暂不透露。”

    房门开启,一身月白的沈天衣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个美貌侍女,手持托盘,其上两壶美酒,隔着老远乔青已经闻到了香味。大白也闻到了香味,不过不是对酒——滚圆的肥猫纵身一跃,极其矫健地猛扑进侍女的怀里,在女子同样滚圆的胸脯下窝着,拱啊拱……

    大白动作太快,如一道白色的闪电,这一变故在场之人全愣了一下。

    还是乔青反应快,要死地揪住它尾巴:“这色猫!”

    猫爷生平四大爱好,吃喝嫖赌。

    一切不着调的骄奢淫逸它都有份儿。如果硬是要在其中再精简一下,可归纳概括为美食和美女。哦,对,尤其是大胸脯美女。而沈天衣身后这个侍女的胸脯,的确是让人肃然起敬。头一次的,在乔青长达十年的威压浸淫之下,猫爷壮起了狗胆,坚持了一回。

    “喵!”——这是龙族的至高追求!

    乔青:狗屁,你这只龙中败类,猫中色胚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

    “喵喵!”——只许州官放火,不许肥猫点灯!

    乔青:老子就是霸权主义,你要怎么地吧?

    “喵喵喵!”——头可断,血可流,胸脯不能丢!

    ……

    一人一猫上演瞪眼大战,旁人自然是看不明白的。眼见着肥猫扒着侍女不放,沈天衣轻笑出声:“无妨,若这玄兽喜欢沈某的侍女,便暂时把她留下好了。”

    大白猫眼含泪:“喵呜~”好人。

    眼见着那边乔青翻了个白眼,不管这破事儿了。肥猫伸出爪子轻轻挠了挠沈天衣的胳膊。他浑身一僵,像是极少有人近身,扭头对上大白泪眼朦胧求抱抱的猫眼,犹豫了一下,伸出了手。大白也不知是耗子药吃多了咋的,竟也不再留恋那对让它欲仙欲死的大胸脯,后脚一蹬,萌贱萌贱地落进他手里。

    末了,软软地,撒娇似的,冲着他软绵绵叫了声。

    凤无绝快被这一声给气的肠子疼。

    遥想当初,第一次看见大白的时候,这死猫对着他的那个死态度。再跟这会儿比比,简直欺人太甚!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宠物,这就是两只养不熟的白羊狼。啥都不说了,回去就把那什么豪华大猫屋给拆了,傻狗换成藏獒,一个鸟蛋都不留!

    凤无绝是酸的,乔青是古怪。她看着从来高贵冷艳的大白和沈天衣默默对视着,有种他们在互相打量的错觉。好一会儿,沈天衣伸手摸了摸大白的头:“这玄兽有灵性的很,有名字么?”

    “有啊,叫大白。”

    乔青顺口回:“小名胖子,外号死胖子。”

    肥猫“嗷呜”一声,从梦幻小宠物的状态里挣脱出来,炸起毛球,对着乔青亮爪就挠。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她一把捏住小肉垫儿,抓回手里狠狠蹂躏。大白正要朝凤无绝求救,太子爷朝它微微一笑,默默扭过头:该!

    沈天衣看的有趣。

    无端端的,觉得这两个人即便是两个男子,放到一起却是古怪的合衬。凤无绝和乔青并不亲密,甚至连坐都隔了点儿距离,偏生就是有一种旁人插不进去的气氛。待侍女将酒盏一一斟满,沈天衣敬道:“两位大驾光临,沈某感激不尽。再有片刻功夫,拍卖会便开始了,沈某在此预祝两位,能寻到可心之物。”

    一盏过后,识趣退了出去。

    房门关闭,囚狼猛的站了起来:“妈的,这人什么来头,老子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点都不夸张,刚才沈天衣进到包厢的一瞬,厢房内的每个人都清晰感受到了几道感知力。正是来自于候在外面的他的侍卫。这感知客气友善,不带任何挑衅敌视的味道,更像是来自于万宝楼内部的象征性查探。

    而真正令囚狼惊悚的,是这些人,全部都有知玄的实力!

    乔青斜他一眼:“吆,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囚狼瞪着眼擦擦汗:“你试试被这么多高出几阶的人扫过来扫过去,再友善也吓尿了!”

    看看下边儿吧,透过半落地的窗子,大厅里的宾客一个个老实的跟小绵羊似的。那天还有为了个门票大打出手的事儿,这会儿跟木桩子似的戳在座位上,明显也收到了这数道感知力。

    暴露出来的都有知玄,谁知道会不会有更厉害的高手存在?想挑事儿的全都得掂量掂量,没这能耐,就得夹着尾巴做客。

    乔青耸耸肩:“这人没恶意。”

    “你又知道?”

    他奇怪地看囚狼一眼:“要是真有什么目的,用得着大张旗鼓的让所有人都提高警惕么?暗地里玩阴的不是更好?沈天衣看起来很像个傻子么。你看对面的唐门,那庞长老脸都笑僵了。”

    他们厢房的正对面,很巧的,就是先前有过几次过节的唐门。一抬头,就能和他们遥遥对上。此时,沈天衣正带着侍卫在唐门处敬酒,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直到他走了,那唐门长老的脸色都跟鱼肚似的,

    囚狼看向凤无绝:“你也不担心?”

    凤无绝看回去:“你又担心个什么?”

    “老子还没报仇呢,可不想死!”

    凤无绝端着酒盏喝了口,淡定非常:“死不了,鸣凤可不是纸糊的。”

    有他这句话,囚狼也淡定了。淡定之后不免咋舌,果真是翼州第一大国,听说光老太太身边的厨子花匠都有知玄的修为,还有鸣凤第一宗门朝凤寺,这些还都是表面上的,堂堂鸣凤怎会没有暗地里的武力?

    “好像要开始了。”

    下方渐渐安静了下来,乔青将奄奄一息的大白往地上一戳,倚着软榻看向下面。肥猫终于从魔爪中逃生,喘口气儿的功夫环视一周,懵了。那大胸脯美人呢?不是说留下么?被欺骗了感情的肥猫两腿儿一蹬,躺在地上翻了肚。

    ——坑猫啊!

    “诸位久等了……”

    随着这一声并不洪亮却足以让所有人听个清晰的嗓音,大厅正前方的大厅正前方的幕布缓缓拉开。露出了后方一座半月形高台。这台子看不出是什么质地,外围以各色名贵宝石镶嵌而成,散发着五光十色的炫目之光。明亮的烛火映衬之下,瑰丽耀眼,熠熠生辉,一瞬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名老者,身后站着一个手持托盘的少女。

    简单的客套了几句,老者也不罗嗦,直接进入了正题:“欢迎诸位拨冗前来,大家已经等了很久,客套话老夫也不多说了。下面,第一件拍卖品——”少女将托盘上的红布揭开,露出了一柄通体金光的长枪,走到台前四下里变换着方位展示着:“——百炼枪,由万俟宗长老所铸,枪长一丈一尺七分,重九九百十一斤,银蛇枪头,其锋三寸……”

    “十万两!”

    老者话音没落,大厅里已经有人叫出了价格。

    十万两这个数目,哪怕是普通的富贵之家,也要肉疼上一阵子了。以这把枪来说,算是正常偏高的价格,毕竟拍卖卖的不只是枪,还有万俟宗长老的人情。

    翼州大陆,鸣凤武,姑苏财,这已是家喻户晓。而另外几大宗门,唐门以暗器和毒闻名于世;万象岛独踞西方海上,岛周布满精妙幻阵;柳宗的炼药之术无人可比;而万俟宗门,则擅长铸造,世上神兵利器多出其宗。

    这人一叫出价格,原本还自信满满。

    谁知那老者一皱眉:“阁下,此枪,底价二十万两。”

    &n“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嘶——

    “开什么玩笑,二十万两?”

    “还是底价?你们怎么不去抢劫啊!”

    “……”

    各种各样的声音顿时充斥了整座万宝楼,谁都没想到,光是底价就要二十万两。那老者也不解释,接着道:“每次加价,以一万两为底——现在叫价开始。”

    大厅里炸了的锅又平静下去,一阵沉默之后。

    “二十万两!”

    “二十一万两!”

    “二十五万两……”

    还真有人叫价?这等冤大头的买卖也有人干?大厅里的人在一阵惊诧过后,忽然想了个明白。这些叫价的多是出自于二楼三楼,已经不是单纯的拍卖了,而是在买面子。上层势力自然不会为这二十万两计较,对七大宗门来说,更是毛毛雨。万宝楼这么一炒作起来,别说二十万两,再高的价格也能忽悠上去。

    大厅里的望洋兴叹,二三楼的叫价声还在继续,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到了四十一万两。

    “五十万两!”

    这可以算是大手笔,一次性加了九万两。众人纷纷朝上看去:“是太子妃!”

    还想再叫的人立即收回了手。开玩笑,谁不知道鸣凤太子妃收了多少的聘礼,凤无绝那个疯子,险些把鸣凤的国库给搬空了,那大价钱,连姑苏家族都要咋舌。区区五十万两又怎会放在眼里。别说五十万了,五百万估计也就是一张口的事儿!

    老者等了半晌,见没人再加码,三下落槌。

    咣咣咣——

    “百炼枪,五十万两,成交!”

    举着托盘的女子盈盈走上四楼,下方半月高台上又换上了另一个女子。

    厢房里,乔青接过百炼枪,在手里比划了两下,虎虎生风,的确是一把神器!凌空一抛,随手丢给了发呆的囚狼。囚狼一愣立即飞扑出去接住,抱着这把枪眼珠子都直了:“你你你……你给我?”

    乔青满脸嫌弃:“赶紧把那哈喇子擦了。”

    这男人,从百炼枪一出现就直了眼,眼巴巴瞧着,哈喇子流了三米长,谁不知道他想要?乔青嫌弃归嫌弃,也理解兵器对于武者的意义,囚狼用枪,见到趁手的武器自是心焦非常。

    他这人讲义气,性子也傲。在黑风寨当了一个月的大当家,走的时候把家当全留给了兄弟们。到了跟着她以后,也是穷的叮当响。再是喜欢,也不会伸手问她要。

    抱着百炼枪傻笑了一会儿,他一拳捶上乔青肩膀:“好兄弟!哥们就不谢了。”

    见鬼,这一身蛮力的大个子!乔青险些让他捶趴下,倒抽一口冷气:“嘶,别以为老子跟你关系好就不会揍你。”

    肩膀上立即落下一只体贴的手,凤无绝二话不说给她捏了两下,自然了,究竟是捏是摸,这个还有待商榷。手下的削肩不论什么时候看,都显得过于单薄了,啧,疼的脸都白了。乔青疼在肩上,某人酸溜溜的疼在心里,也就没少瞪去囚狼两眼。

    囚狼哈哈大笑,很识相:“你们继续,继续,老子滚了。”抱着枪去一边儿窝着了。

    ……

    这说说笑笑的一会儿功夫,下面又连续拍卖了几件。

    就像目录上所示的那样,古玩,字画,兵器,毒药,各种各样平日里极难一见的宝贝齐聚一堂。气氛越来越热,整个拍卖会渐入佳境,拍卖的银子也越来越高,越来越离谱。有的卖了银子,也有的有卖家专门提出来,交换某样东西。

    五花八门林林总总,乔青大多都没什么兴趣。

    倒是再后面出现的凶兽残骸,乔青饶有兴致的看了看。这东西她就看个新鲜,真要拍来,也用不到好处。最终由精于锻造的万俟宗门以四百万两的高价拍了去。万象岛也没有空手而回,以五百万两的价格得到了一张珍稀幻阵的残图。唯一自始至终没有出过价格的,只有唐门了。

    直到后半夜出现了几味珍稀药草,乔青顺手拍了下来。但凡看见她叫价,只要不是旁人特别需要之物,大概就不会继续争抢了。

    总的来说,一帆风顺。

    时间缓缓的流逝……

    天色都快要亮起来,这一整夜几乎耗费过去之后。半月台上,终于等到了那目录页的最后三样。众人摩拳擦掌,睡意瞬间被激动取代。留到最后的肯定是好东西!

    台上少女捧着托盘出来,在一片安静之下,老者笑道:“诸位,这倒数第三样是什么东西,就连拿出拍卖的人都不清楚。万宝楼的鉴宝师傅亦是看不出个所以然。”

    “啊?不清楚?”

    “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们都不知道是啥,竟然也拿出来拍卖?”

    老者伸出双手,压下了厅内的喧哗:“各位,稍安勿躁。此物究竟是何,暂且不论。之所以留到最后,是因为其中蕴藏着少许的能量波动。这天下间,诸位都知道,拥有能量波动的,除了玄石,便是一些拥有奇效的奇珍异果了。可这东西——”他对女子点点头,少女立即揭开了托盘上的红布,一块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东西,便落入了众人眼里。

    囚狼站在落地窗边:“什么玩意儿,黑漆漆的,不是玄石,看着也不像是能服用的。”

    乔青看了半晌,也没认出来。

    凤无绝正要说话,忽然眉毛一皱,衣襟里睡了呼呼大睡了一整夜的小凤凰,抻着脖子就钻了出来。一双乌溜溜的眼瞪的老大老大,闪闪发着光,承载着一种很清晰的“垂涎三尺”。

    大黑明显是被这东西给惊醒,还有点迷茫,只眼巴巴盯着扑棱着翅膀就朝下扑了过去。

    乔青、凤无绝、囚狼、大白,三人一猫齐刷刷扭过了头。

    果然,砰——

    一声巨响,大黑一脑门撞上了落地窗子,啪嗒一声掉到地上,金星乱飞的晕了。

    大白吭哧吭哧的贱笑着,肥嘟嘟的双下巴一颤一颤,只差没乐的翻两个跟斗。囚狼捶着窗子哈哈大笑,乔青捂上脑门,这傻鸟,凤无绝直接想把它给煮了吃了,丢人,太丢人了!

    ……

    下面那少女端着托盘展示了一番,有不少人以感知力去试探了一二,果然里面有少许的能量波动。不多,微乎其微的。老者也不拦着,待到议论声过去了之后,才接着道:“此物是拍卖者无意中寻到。那位阁下研究了数载,依旧不知有何功用。老朽话已至此,诸位——底价一百万两,每次加价十万两。”

    一时,楼内并未有人竞拍。

    本来么,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谁知道呢?哪怕真的有用,拿回去参透不出怎么用,也是白搭。谁会花一百万两,去买一个未知数?

    ——拍的是傻子!鉴定完毕。

    “一百万两!”

    于是,第一个当傻子的叫价了。这人,自然就是乔青。看着整座万宝楼中无数的“还真有傻子啊”鄙夷目光朝着她投射过去,乔青十分之无语的摸了摸鼻子,失策,早知道让凤无绝来叫。

    “还真有人叫价啊?”

    “嘿,我说太子妃,咱有钱也不是这么玩的。”

    “啊……这种拿着银子当流水的人,太拉仇恨值了!”

    一声声羡慕嫉妒恨中,旁人自然是不知道,有一只蠢鸟都为了这个一脑门撞晕了。只这一点,就值得他们去赌上一把。别看那鸟傻了吧唧的,好歹也是只凤凰,总不会那么点儿眼力价都没吧?

    自然了,说回来,哪怕是真的拍错了也没关系。

    ——一百万两,爷不差钱儿。

    老者本以为这玩意儿就是走个过场,没想到还真有人要。像是怕乔青反悔一样,咣咣咣三声槌响,瞬间把这买卖给定下了:“一百万两,成交!倒数第二样,老朽依然不知道它是什么名字。老朽不妨给各位透个底,今日倒数这三样东西,具体是什么,万宝楼的鉴定师傅全数不知。诸位若是竞拍,竞的就是一个运气——底价五百万两!”

    这话一落下,厅内立即引起了一阵骚动。

    没别的,这整整一晚上,还没有底价就开到五百天价的东西。

    一双双眼睛盯着高举托盘的少女,红布揭开,托盘上一方金属打造的筒状物落入视线。只打眼一看,跟竹筒没什么分别,两头稍尖,更袖珍一些。整个金属筒的四周严丝合缝,像是生来就是如此。可在场之人都知道,这等东西,必然是有人打造而成。

    究竟怎么用,在于会不会开启。

    自这东西出现,庞长老霍然起身,一双老眼中布满激动之色。紧跟着,他身后的几个长老齐刷刷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炙热视线几乎要把那东西烧灼了!

    这东西,是唐门第三十七代门主所制作出的暗器,匹练鎏金梭。每一代门主都会在唐门留下一个毕生经典之作,保存在唐门的宗祠里,供所有弟子膜拜瞻仰。可那一代门主,却因意外死在了唐门之外,这匹练鎏金梭也便不知所踪。

    他原本以为这拍卖会要空手而回了,谁能想到,唐门寻找了数十年的东西,竟会在这里意外出现?

    庞长老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一张嘴,还没出声——

    “一千万两!”

    已经有一把嗓子,先他一步,喊出了更高的天价!

    哗——

    四个大字一落下,骚动立即演变成了轰动。喊出价格的这声音太熟悉了,修罗鬼医,乔青!一千万两?开什么国际玩笑!难不成这东西那修罗鬼医识得?也会用?就算如此,也不用一加码,就加了整整一倍吧?你就是叫五百万两,也没有人会抢的好么?

    下面一片嘁嘁喳喳的议论声,而上面,乔青对面厢房中的庞长老,一张老脸几乎要扭曲。

    他敢发誓,乔青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东西,除了唐门的人之外,不管谁得了,都相当于一个垃圾,全无用处!原本根本没人叫价,他只需要以底价五百万两,就能买回来这唐门至宝。回到宗门,绝对是一个顶了天的功劳。可乔青这一搅合,上下嘴皮子一碰,直接翻了一倍变成了一千万两?!

    他咬牙切齿:“一千一百万两!”

    这声音来的突兀,像是恨不得把谁给一口一口咬死。下方的人全都吓了一跳,竟然连唐门也想要?

    “两千万两。”

    “你——乔青,你是故意的!”

    庞长老死死瞪着对面,目光如果可以杀人,乔青早就被射成筛子了。可惜目光杀不了人,那红衣少年依旧悠然慵懒地倚着窗子,慢悠悠朝他挑了挑眉,那意思:老子还真是故意的,你能怎样?不过说出的话,自然是冠冕堂皇:“庞长老这话可奇怪了,在下当然是故意的。若是不想买,我又怎会叫价?”

    庞长老气得鼻子都歪了。

    “好!好!好!老夫出两千一百万两!”

    “庞长老,一次只加一百万两,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堂堂唐门,这么点魄力,可让在下失望啊……”乔青笑眯眯摸着下巴,这种空口说白话抬价格还不用出银子的事儿,怎一个爽字了得。看着唐门那一帮子几乎要吐血的模样,乔青喊的是酣畅淋漓气贯山河:“五千万两。”

    “天哪!五千万两!”

    “让我死了吧!老子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五千万两,太夸张了,扶着我,快扶着我……”

    在几乎让众人吓出心脏病的天价中的天价中,大多数人已经对这种庞然数目没了概念。惊骇个一瞬之后,也就麻木了。不会心疼,也不会感同身受,剩下的,只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不知是谁,忽然发出了一声粗犷的叫好:“太子妃,好样的!”

    “帅,太帅了!”

    “哈哈,果然是能把太子爷给压倒的纯爷们!”

    疯狂的叫好助威中,原本看乔青阴人看的津津有味满目笑意的凤无绝,一听这一句,屁股差点从软榻里侧漏出去。乔青回头朝他耸了耸肩,那得瑟的模样,十足欠扁。凤无绝肠子又开始疼了……

    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乔青对面的唐门。

    噗——

    那都快吐血了的庞长老,终于一口血喷到了窗子上。

    “庞长老!”

    后方的众人齐齐冲上前,扶着脸色惨白惨白的他坐下。有人跳着脚破口大骂:“这个混蛋王八蛋,这个该死的暴发户!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简直是个疯子!疯子!”

    剩下的几人均黑着脸不出声,疯子?她疯么,开什么玩笑。要她是个疯子,那天底下就没有精明的了。那乔青分明是空口白牙随便叫,看出了他们对这东西势在必得,给他们添堵呢。

    五千万两,对整个唐门来说,并不是了不得的数目。可问题是,这个拍卖会远超他们的预料,他们这些出使的长老们,所有人的银子加在一起,也才不到七千万两。原本还想着看看最后一个宝贝是什么,若是都耗费在了这个上面,那最后的压轴宝,就绝对跟唐门无缘了。

    而重点中的重点,还不止于此。

    不争馒头争口气。泱泱唐门,就这么被一个少年捏住了把柄生生戏耍,这口气让他们怎么咽得下去!何止是庞长老要吐血,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吐不出咽不下,生生要憋死!

    “怎么办?”

    忽然,一个长老眸子一闪,悄悄附到庞长老耳边道:“加码,一次性加到七千万两,让她继续加。哼,咱们这东西不要了!”

    “什么,不要……”庞长老一惊,转瞬明白了过来。不是不要了,而是现在不要了。万宝楼高手林立,自然没可能在这里耍花招。可等到出了这座楼,他们就不相信乔青没有落单的时候。本来么,早早便定下了计策要除掉这一未来无限好的天才。如今只是把时间提前了,只要她落了单……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同时闪过丝阴狠之色:“七千万两!”

    你不是有种么,继续加啊?不是给咱们下套么,等着自食其果吧!到时候花上天大的价钱买个垃圾回去,看你上哪哭去。唐门长老很激动,下方的宾客们更激动。无疑,这倒竖第二样东西,将整个拍卖会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众人纷纷将呼吸放缓,等着看,这东西到底能被推到多高的价格……

    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乔青的身上。

    却不是如他们所料的,乔青大手一挥,继续一掷千金。在唐门数个长老紧张兮兮得意洋洋的神色中,乔青低低叹了一口气,惋惜又哀怨,那绝美又精致的面目苦了下来,让所有人都心肝儿一颤,恨不能赶忙冲上去安慰个两句。

    然后,只见那少年黯然垂首,低低道:“在下一直以为,哪怕是之前有过过节,唐门泱泱大宗,也不会和我区区一介少年计较。庞长老,你们赢了,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那……”乔青深深看了一眼托盘上根本不知道啥玩意儿的破筒子:“我不要了。”

    噗噗噗噗噗——

    一连数声,几个长老指着她脸色煞白,手指哆嗦着齐刷刷喷出一口浓血,仰天就倒。

    听听在场的人,他们的议论声吧。好像是被乔青这么一点,大家全都明白了过来。吆喝,原来唐门根本就不是想要那东西,根本就是看着这太子妃想要,为着之前的过节斗气来了!

    “是啊是啊,没看着当时是太子妃先喊了价,还一喊就是翻一倍么?”

    “啧,还大宗门呢,怎的这么小家子气,人家势在必得,他们就去捣乱……”

    “有什么办法,谁让人家是唐门呢。只能怪太子妃运气不好了,招惹上这种没气度又阴险的宗门……”

    这声音很小,很小很小,唐门长老们只恨自己修为过高,竟然还一个字不漏的听了个清楚。什么叫阴险?什么叫无耻?什么叫不要脸?

    ——他们总算是见识到了!

    这小子怎么能表演出这么一副无辜又无奈的德行,生生把这件事给歪曲成了唐门的不是?唐门长老们打落牙齿活血吞,一口气儿提不上来,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哈哈……”

    囚狼扛着百炼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就知道,谁要是惹了这小子,死都是最痛快的惩罚!

    凤无绝望着乔青的背影,那目光越看越是温柔无限。硬生生把卑鄙无耻的他家媳妇,看出个“越看越可爱”来。

    远在其他包厢里的姑苏让和宫琳琅,隔着窗子对视一眼,为可怜的唐门鞠了一把辛酸泪。

    沈天衣低垂着头轻轻一摇,遥遥望着站在窗边演戏的少年,一眨不眨的眸中盛着满满的笑意。他招招手,叫来一个侍从,在那人耳边吩咐了几句什么。侍从点点头立即去办了……

    待侍从走后,沈天衣朝半月台上的老者打了个眼色。

    骇然的呆滞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的老者,终于反应了过来。嘴角抽搐着举起了木槌。七千万,在今天之前,打死他都不相信那个筒子一样的鬼东西能卖到七千万。唐门怎么看也不像是傻子啊,脑子让驴给踹了,咋干出了这么挫的事儿来?

    今日的事,将以飞快的速度传出凰城,传遍翼州,唐门将一瞬升级为所有人私底下默默唾弃嘲笑的模范样板。看不出端倪的,唾弃唐门没气量,逮着一个柔弱少年欺负起来不算完。看出端倪的,嘲笑唐门傻,竟被一个十六岁的小子耍弄的团团转。这下子,哪怕不是晕过去,后面的宝贝他们也根本没有银子一较高下了。

    总之不管哪一种,丢人都丢到外国了。

    ——尤其是后来传出的小道消息,唐门长老们付给万宝楼银子的时候,除了银票之外,连碎银和铜板都凑出来了。长老们都把裤兜翻了个遍,终于凑够了七千万两银子,哗啦啦一大堆小碎钱铺满了万宝楼的桌子。

    啧啧,那时候的表情才叫丰富多彩,这辈子没这么丢脸过的长老们,只想再吐血一次晕过去算了。

    自然,这会儿他们还在晕着。

    咣咣咣——

    三声槌响,老者终于宣布:“七千万,成交!”

    楼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刚才的事很快在最后一件拍卖品中被转移了视线。半月台上走上最后一个女子,这次的托盘不大,只有极小的一个。老者看了那托盘一眼,眸中掠过丝贪婪之色,随即很快叹了口气,被理智压下。

    这东西,要是有机缘,谁不想要?

    “各位,这就是今日拍卖会最后一个物品。此物,我万宝楼只能鉴定出一个大概,至于具体的,还要诸位自行决断了。老朽在这里透露一点,若是拥有机缘,这将是万金难求,不可多得之物!可若是运气不好,只能叹一声白花了天价的银子了。”

    “又是天价?”

    “天啊,倒数第二个都底价五百万了,这个得是多贵?”

    议论声中,因为老者的话,众人的呼吸不免粗重了起来。就连乔青和凤无绝,都挑着眉毛看向了那个托盘。毕竟方才的两样东西,一个让小凤凰心焦如焚,一个让唐门势在必得。这最后一个,的确值得期待!

    老者深吸一口气,朝后方打了个眼色。随着一句“底价,五千万!”的惊天之言吐了出来,同一时间,少女一把掀开了托盘上的红布。

    这压轴之宝,终于展现在了一双双热切的眼睛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