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章

    乔青第一次到太子府,和她所想象的全然不同。

    喜房的位置极远,在整座太子府的角落里,安静,清雅。一片皑皑白雪中,回廊曲折纵横,庭院幽深。举目远望,尽头处连着一座冰中楼阁,红梅朵朵,冰气蒸腾,一眼望去倒是很有几分旖旎之感。

    这可不像是凤无绝会住的地方。

    “原来是一座练武场,拆了重建的,还喜欢?”

    这句话中透露的信息很明显,这苑落是为她专门建的,凤无绝还有自己的地方。乔青挑了挑眉毛,斜眼看了凤无绝一眼。他咳嗽一声,朝她一勾唇。哪怕是他不自觉,这小子也不可能老老实实和他住一起。等到乔青来了再自己选地方住,还不如事先把一切都准备好,献个殷勤来的实惠。

    尤其是……

    乔青朝隔壁院子看去。

    偌大的太子府,稀疏大气的建筑布局,竟然有一个苑落和她的这个离着如此之近,近到需要共用一道院墙,这等紧密的距离便显得那么“用心良苦”了。除去苑门之外,花园中还开了一扇拱门,两个苑落相互直通,半夜摸进她的院子什么的,那简直是太方便了。

    只看那以黑色为主要色调的风格,那院子是属于谁的,实在是昭然若揭。

    凤无绝笑的一点心虚都没有。

    她撇撇嘴,懒得戳穿这人的险恶用心。凤无绝朝喜房的方向瞥了眼,道:“时间不早了,合卺酒待到喜宴过后再回来喝吧。”

    这会儿外面的喜宴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到了,天色暗了下来,那边张灯结彩,笙乐喧天。离着老远,说说笑笑的声音都传了过来。喜房外候着的嬷嬷立即跑上来:“太子爷,这……这不合规矩啊!”

    “无妨,总不能让客人久等。”

    多冠冕堂皇的说辞,老嬷嬷们见他说的坚决,也不敢再多说。她自然不知道他们太子爷心里打着的小九九。开玩笑,要是现在把合卺酒给喝完了,一切大婚的规矩结束,待到晚上喜宴散了,他还能进这喜房的门么?乔青会搭理他才怪!

    “咱们先去把礼服换下来。”

    乔青没什么意见的打个哈欠:“你先进去吧。”

    某男本来想着来个相对换衣,说不得还能一饱眼福,见乔青斜着眼睛觑他,一双黑锃锃的眸子里写满了看穿之意,立即把心里那点小绮念给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压了下去。嗯,来日方长,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一整个晚上,还有洞房,他就不信一点便宜都捞不着!凤无绝一咬牙,不由想起当初在玄王府的浴池里,多好的机会,装什么正人君子!

    待他先进了喜房。

    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远远的飘了过来。

    回廊尽头,一个三十岁的男子出现在视野内,一张笑吟吟的娃娃脸看上去极是喜祥。手中一个大大的托盘,其上整齐码了一圈的包子——个个皮薄馅大十八个摺,诱人的热气飘上半空,七里飘香,十步必杀!

    乔青迎着香味就冲了上去,一整天她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过。

    那男人顿住步子,看她抓起个包子往嘴里塞,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忽然一个白影飞冲而来,眼疾手快一拍爪,准确无误地把包子馅儿给拍了下来。时机之精确,动作之矫健,简直要让人忘了它是那么胖的一只猫!

    接着,大白神勇地平地一跃,凌空叼住肉丸,敏捷地后空翻三百六十度,落地,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吧唧吧唧啃着肉丸子,扭着屁股,甩着尾巴,踩着乔青的脚面就踏过去了……

    &n“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只给目瞪口呆的乔青留下了一个滴着油的发面皮儿。

    这男人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就是那传说中的玄兽吧,刚才打眼一看,还以为是只野猫呢。”

    &nb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sp;乔青贱贱地道:“你见过这么富态的野猫么。”

    话音方落,已经走远的大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了回来,抄起爪子果敢地扇了她一下。乔青咧嘴一笑,白牙森森,一击即中的肥猫撒腿就想跑,被一把揪住了尾巴拎了回来。乔青捞起大白拧成个毛领围脖挂脖子上。

    欺软怕硬的肥猫只得敢怒不敢言地喵呜一声。

    “有名字么?”

    娃娃脸男人再问。

    乔青有些古怪地挑了挑眉毛。

    这男人她刚才只扫了一眼,见他面目寻常,身上还挂着块围裙,只当是太子府的厨子了。尤其是她进入知玄后,不论见到什么人,总会习惯性地以感知探测来人的玄气等级。刚才一探之下,完全探测不到,下意识的便认为只是个玄气低微的普通人。

    可这会儿再看,瞳孔猛然一缩。

    她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和项七一样的气息。嬉笑之下,是隐藏着的凌厉!

    “姐夫。”

    后方房门开启,换了一身黑衣的凤无绝大步走出来。乔青一口包子差点噎在喉咙里,姐夫?鸣凤驸马爷?驸马爷卫十六笑眯眯朝她点点头,捧着盘子就冲了上去,十八个摺的大包子迎到凤无绝眼前。

    他捏了一个,咬了一口,竖起了大拇指。

    卫十六一颗坐等表扬的心,立即飞扬了。

    “你姐姐最近想吃的东西是一天三变,前天才说要吃包子,今天又嫌弃油腻了。”他扭头朝乔青眨眨眼:“无双有喜了,不能冲了你们的喜气。等到回门的时候,去公主府见见她,一直念着你们呢。”

    乔青现在才算知道了,这哪里是什么普通人,她探测不出这姐夫的玄气,估计根本就是她的玄气远在她之上。她接受能力很好地点了点头:“好。我先进去把喜服换下来。”

    待到乔青进了房间。

    凤无绝四下里看看,伸出了手,手心平摊向上,手指头勾了勾——拿来吧。

    卫十六很乐呵地拿了个包子放他手里,凤无绝嫌弃一挑眉——谁要这个?!

    卫十六想了想,半天,终于一脸肉疼地扯下了腰间的钱袋:“最近你姐姐管的严,我手头可紧啊。”

    凤无绝翻个大大的白眼:“故意的是不?”

    玉佩。

    白眼。

    令牌。

    白眼。

    匕首。

    白眼。

    ……

    卫十六揣着明白装糊涂,放到火折子的时候,凤无绝让他给气笑了。看着对面卫十六戏谑的表情,收回手,抱着手臂剑眉一飞:“姐夫,喜宴上奶奶也在,一会儿去拜见拜见?”

    一提老太太,卫十六立马蔫了,飞快从身后掏出一叠图纸,塞进了他手臂里。凤无绝翻开瞄了一眼,又四下里看看,确定了的确没人才飞快塞进了袖子里。这是他拜托卫十六去宫里的藏书阁偷出来的,嗯,和上次看的那种粗略春宫全然不可相比较的升级版。

    “看完记得还啊。”

    凤无绝嘴角一勾,“还”字怎么写,不认得。

    吱呀——

    房门打开,乔青换了身平日的衣服,走出来。做贼心虚的男人飞快背起手,一脸严肃走在了前头。乔青望着他挺的笔直的背脊,狐疑地皱了皱眉毛,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她跟上凤无绝,围脖在她脖子上一抖,扭曲的身体恢复了肥猫的模样,一跃,蹿进她怀里。见卫十六去了出府的方向:“你姐夫不去?”

    “他不敢见奶奶。”

    乔青没多想,那老太太一般人都打怵。

    待到后面,乔青知晓了前因后果,顿感那厨子一样的姐夫高大数倍,连她都不得不跳着眼角赞了一声:“有种!”

    一路朝着宴厅的方向走去,太子府很古怪,她来的时候便发觉了。整个偌大的府邸里,年轻漂亮的丫鬟小厮一概没有,不论男男女女,尽数是老翁婆子。乔青看的嘴角直抽,她却不知道,何止是这里,就连喜宴上亦是如此。给宾客们侍候夹菜的下人们,尽都是一把年纪的,穿梭来往全是老弱病残。

    凤太后坐在最上首,看着下方这一情景,气的虎了脸。

    这么一来,所有想给这翼州第一高手敬酒的客人们,全端着酒盏拐了个弯,灰溜溜撤了。

    唐嫣也在其内,一身飘逸的华丽白裙配上精致的面容,穿梭在推杯换盏的宾客之中,盈盈颔首,款款饮酒,像只骄傲的小白鸽。却在看见乔青和她怀里大白的一刻,一秒钟变鹌鹑,还是被雷劈过了的。天知道她现在的鼻端还萦绕着七日前那股子挥之不去的恶臭!

    “太子到,太子妃到——”

    一声尖细的唱喏响彻大殿。

    门口凤无绝和乔青并肩相携而来。

    各方宾客们立即端着酒盏迎了上去,恭喜声不绝于耳。乔青也不说话,任凤无绝应付着,片刻后,两人走上首席的位置,先对凤太后敬了一杯酒。凤太后冷哼一声,没给什么好脸色,也没难为,梗着脖子喝了个干净。乔青垂着眼睛勾了勾嘴角,这老太太嘴硬心软,喝完了酒并不走,坐在一边拄着龙首拐杖震场子。

    有她在,所有想找麻烦的人都得掂量掂量。

    场内静了下来,等着台上一对诡异的新人敬第一杯酒。乔青和凤无绝并肩而立,酒杯方方举起,便被门口的唱喏给打断:

    “沈公子到——”

    今天状态不对,卡文了,12点写到现在,就三千。

    明天万更,尽量把宴会和洞房一次性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