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一章

    盛京,最不乏的就是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上到宫廷秘闻,下到市井小事,至多一天,便会钻入每一个百姓的耳朵。而最近一月来,传的沸沸扬扬最为热闹的,便要属那玄云宗的寿宴一事了。

    修罗鬼医晋阶,玄天惨死,玄云宗易主,凤太后惊现,玄王爷变身……

    这一个个无比震撼的爆炸性惊闻,以光的速度传出玄云宗、传出大燕,传遍了整个翼州大陆。历时一月之久,依然被盛京的百姓翻来覆去津津乐道。不论你走在盛京的哪一个地方,耳边说的谈的除了那修罗鬼医,还是那修罗鬼医。甚至有茶馆酒肆请来说书先生早中晚一日三次接连不断说着这同一个段子,可偏偏,场场座满。

    商家们赚了个盆满钵满,眉开眼笑早晚三炷香,感谢那修罗鬼医的八辈儿祖宗。

    “乔公子啊,小老儿这点生意全靠你帮衬啦,您可要再多干点儿惊天动地的事儿出来,不要大意的去干吧!”

    某间茶楼里,掌柜的正例行清早一炷香,用袖子细细擦拭着乔青的长生牌位。大门被猛的撞开,慌慌张张的小二哭爹喊娘的跑进来:“掌柜的,快出去看看吧,今儿可怪啊!”

    “要死了,一惊一乍吓着乔公子咋办?”

    掌柜的一挥带着八个戒指的手,小二被晃的眼花,心“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说别说是个长生牌了,就是那乔公子本人站在这,也不会被吓着好么。他扯着掌柜袖子往外拉:“您再拜下去,咱茶楼都要关门啦!”

    “呸!好好的怎么会关——啊,人呢,客人呢?”

    茶楼正中央,说书先生对着空桌椅口沫横飞大讲特讲那霸气森森的修罗五拳,至于客人?没有。偌大一个两层茶楼里,冷冷清清空空如也,别说客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大白天的,从来最为热闹的地方竟然冷清至此,可不是怪么。

    一推门,发现了端倪。

    隆冬时分,昨夜才落了纷纷扬扬的雪。这大清早天寒地冻的,大街上却是人流涌动,哗啦哗啦的脚步声踩在雪地里,一齐朝着城门那边跑。众人推推搡搡兴奋的不得了,掌柜的一咬牙:“走,咱们也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儿,竟能抢了咱的生意!”

    城门口。

    一层层的人拥堵着,从棉衣里抻着脖子使劲儿朝远处看,将整条盛京大街围了个水泄不通。耳边叽叽喳喳的是百姓的热烈讨论。脚步声浩浩荡荡朝着此处逼近,守门的士兵望着城门外远远的情景,目瞪口呆完全不知如何反应。

    红。

    一望无际,绵延千里的红。

    皑皑白雪地上,只见一条长龙遥遥而来,红的耀眼,红的喜庆,红的刺目!

    这长龙朝着这边缓缓而来,似乎是无数的人的脚步声,可落在地上,只有一下。一下一下,震耳欲聋,整齐而响亮。整个盛京都在这声如洪荒凶兽出没的声音中乱了起来。各种猜测皆有,什么敌国入侵,什么邪教组织,一时众说纷纭。

    直到那长龙离的近了。

    所有人都看清了那是何人——竟是足有上万个身着红色甲胄的士兵手提肩抬一箱箱一盒盒聘礼组成的求亲队伍!上万士兵昂首阔步,向着盛京大步走来,为首一名侍卫文质彬彬高踞马上,有人惊呼一声认出了他的身份:“是玄王爷身边的陆言侍卫!”

    嘶——

    倒抽冷气声此起彼伏。

    紧跟着就是轰鸣炸耳的讨论声。

    整个盛京在这入目璀璨的红中如同锅中烧开的水,沸腾了。

    如果领头之人是陆言,那么联系到玄云宗之事,后面的人是谁还用说么。鸣凤的军队,没跑的!众人的脑中纷纷跳出一个大胆的猜测,随即两两对视瞪大了眼睛,果真是大胆,还有比这更让人惊悚的可能性么?

    “这大场面,该不会是向修罗鬼医求亲吧?”

    “我的老天,向男人求亲,天下独一份儿!”

    “偶像啊,玄王爷,这也太爷们了!”

    男人捶胸顿足大肆感叹,女子红着眼睛感动的稀里哗啦。甚至有女子脖子一歪,眼睛一翻,直接激动的晕了过去。方才那个掌柜一拍大腿:“发达了,发达了!”

    小二问:“掌柜的,人家来求亲,你激动什么。”

    “去,快去,让说书的赶紧给我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一会儿回去,把这段子给我一天三十遍的说!什么,名字?名字,名字……有了,就叫‘痴情罗刹万里求亲,柔情修罗泪洒花轿’!”

    “哎呦,掌柜的,你就知道那修罗鬼医肯定嫁?”

    “乔公子果然不负众望,再一次惊天动地了!您就是我亲爹!亲生的爹!——妈的,还不快去!”掌柜的碎碎念着一脚踹跑了小二,从袖子里掏出个手帕抹了抹泪,八个戒指在又粗又胖的手指上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至于嫁不嫁,那还用说么,要是我,我都嫁。”

    抵达了城门口的陆言,险些被这一声给惊的从马上掉下来。

    他惊,门口的守卫也惊,惊的却不是那肥头大耳的中年男掌柜的话,而是——眼见着这万人队伍兵临城下,是放行,还是阻拦,这是个问题。

    侍卫脸上的冷汗一滴滴落下,放行?开玩笑,这可是上万大军,还极有可能是属于鸣凤的大军,你听说过城门打开迎接别国大军进城的么?可是阻拦,那就更是找死了,凤无绝是什么人,鸣凤罗刹太子爷,更是大燕的一字并肩王!阻拦王爷的人马进城,他们的脑袋别想安稳长在脖子上了。

    陆言一勒马缰,看出他们的迟疑:“诸位,这可不能算是军队。”

    侍卫赶忙躬身:“陆大人,那这是……”

    陆言跳下马背,出示了手中令牌,漆黑的令牌上一个大大的“玄”字,正是属于当朝一字并肩王的身份象征:“在什么位子,就是什么身份。今日,这只是我们太子爷的求亲队伍,令牌在此,还不放行?”

    “敢问陆大人,贵太子爷求的是——”

    这话一落下,陆言明显感觉到整个盛京之内一片寂静。百姓们放缓了呼吸,伸长了耳朵,兴奋红了一张张激动的脸,等着听这个爆炸性的惊闻。即便是心里早有猜测,可谁不想亲眼见证这世纪求亲。

    男人跟男人,简直太劲爆了!

    离开鸣凤之时,凤无绝的吩咐再次回响在了耳边:“老子光明正大娶媳妇,要什么低调!给我高高调调的来,让整个大陆都知道,我鸣凤太子妃是什么人!”

    于是陆言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求的自然是我鸣凤太子妃!”

    一拂袖,后方万人齐声呐喊,嗓音震彻天地:

    “乔青,乔公子!”

    ……

    “你们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乔府中,乔青的耳朵尖儿滚烫滚烫,她侧耳倾听:“好像有人在叫我?”

    “没有啊公子,你听错了吧。”无紫非杏跟着歪头听,半晌对视一眼,谁敢在盛京直接高呼公子的名讳啊,活腻了那是。乔青再听,那声音又没了,摆手道:“可能真听错了。喂,你怎么样啊,蛊毒解了么。”

    宫琳琅从屏风后走出来。

    本来在玄云宗完全没找到那蛊虫的线索,玄天书房内的一切都被销毁不复存在。宫琳琅还以为这蛊毒基本没戏了,谁知道一只肥猫竟然有这能耐。他刚才在屏风后盘膝而坐,那肥猫就在一边懒洋洋的舔爪子。他都要以为乔青是在耍他了,结果忽然一震,身上仿佛有什么在一丝丝剥离出去。他的玄气等级不够,并不能看到从体内散出的黑气,却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身体轻快了几分。

    和前些日子的虚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应该已经解了,你这猫什么来头?”

    大白迈着优雅的猫步一跃落到窗台上,傲娇甩尾巴,喵喵叫。

    乔青瞥它一眼:“天知道什么来头。”

    见她不说,宫琳琅耸耸肩也不再问。拉过个椅子朝里一窝,打个哈欠:“折腾了几个月,总算是无病无灾一身轻了。你接下来准备干嘛,那太医院首估计你是不会去了,玄云宗那边……”

    自然不去,当初是因为有玄天这个潜在危险,她才去太医院混混日子。至于玄云宗,乔文武已经坐上了宗主之位。林寻等人虽然小有不服,不过他代表的可不只是自己,代表了乔家,也代表了皇室。一切都安稳了下来,现在么:“休息两天,去找冰蟾。”

    “冰蟾?”

    乔青抬头:“你知道在哪?”

    宫琳琅眨眨眼,刚才一时激动,连声都变了。他咳嗽两声转开了视线,心里砰砰跳,面上干笑着:“咳,我哪知道啊!”

    “是么。”

    “你找那玩意儿干嘛?”

    乔青似笑非笑地瞅着他,半天,直到宫琳琅快要冒出冷汗了,才道:“二伯的腿,如果要治,还要先将腿中的寒毒去掉。”这足有十年的寒毒,和当初洛四项七只三个月的可不同。十年来,乔青只能治标,以温补的药材帮乔伯庸温养着。若说治本,就需要天下最寒之物,冰蟾涎以寒攻寒了:“其他的都找齐了,也九叶鸩兰都已经到手,只剩下了冰蟾涎。”

    “那个,嗯,你想过去哪找没有?”

    “自然是大陆至北方。”

    “唔,鸣凤啊!”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nbsp;这尾音悠悠扬扬意味深长。乔青随手抓起个什么丢过去,咻,砰——正中宫琳琅脑门。他“嗷”一声,额头上瞬间出现一个红色的大包。一边呲牙咧嘴的喊疼,一边招呼无紫非杏给上药。乔青一挥手:“不用理他!小心这色狼吃你们豆腐。”

    无紫非杏笑吟吟退到一边,不管。

    乔青倚进椅子里,发丝垂在颈侧,吊儿郎当斜他一眼:“少一个个的都这阴阳怪气的死德性!老子是去找东西,可不是为了别的什么。”

    宫琳琅也不装了,这点小疼小痛的根本不碍事。他凑过来一点:“哦,别的什么?”

    “你不会真以为弑君什么的,老子不敢干吧?”

    宫琳琅瞬间又退回去,想了想,试探道:“喂,怎么看也不像是他剃头挑子一头热啊。尤其是你们,那么长时间孤男寡男,啧啧,一个多月没见,我都有点想那哥们了,你就一点都没想他?一点都没有?连朋友的那种想都没有?”

    乔青微笑:“想。”

    宫琳琅顿时激动了,听她一咧嘴,白牙森森:“老子想他死!”

    她在回来盛京的路上终于想起了一茬事儿,那黑风寨里讹诈的几百万两银子还没去收呢。兴致勃勃带着人上门去,得到的回复竟然是:玄王府早就收过了?天知道她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几百万两啊,一分不少全进了凤无绝的口袋!该死的男人,吃老子的豆腐,拿老子的银子,你狠!

    宫琳琅缩了缩脖子,心说,可别恨屋及乌。

    他刚想溜,乔青一把扯住他衣角:“别急啊,冰蟾在哪里你还没说呢。”

    刚才宫琳琅那做贼心虚的样,她要是看不出端倪,也就妄为他们口中的阴险狡诈心有七窍了。他和凤无绝十几年好友,想必鸣凤也去过。乔青斜着眼睛觑他,宫琳琅叹气,知道逃不过了。刚想说,门口乔伯庸一瘸一拐走了进来:“小九,你又要去冒险?”

    他后面跟着乔伯岚,乔心蓉,乔邱,还有高矮胖瘦四长老。

    乔心蓉的病症已经在上次亲眼看见了宫玉斩首之后,发泄了出来,差不多好了。只是身子尚且有几分虚弱。整个乔府里还剩下的主子不多,基本都让乔青给杀了个干净,一些乔家的大小事务乔心蓉便担了起来。褪去了苦楚的女子,有了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渐渐也刚强了起来。

    乔邱也没让乔伯岚失望,的确没再想那些有的没的,放下了对权力的贪恋,修身养性专心跟着他修习起了医术。至于高矮胖瘦四长老,上次乔青跑了之后,这四个老家伙捶胸顿足大叹失策,直接留在了乔府里,坚决要等少主回来。

    乔青立马松手,迎上去:“哪有。”

    这脸上刚刚还是威胁狠辣之色,这会儿立即一变,乖巧又无辜。宫琳琅扶额,心说这什么怪胎。乔青扫他一眼,扶着乔伯庸到桌前坐下,亲自沏了壶茶:“二伯,这么冷的天,我给你的大裘怎么不穿?”

    乔伯庸笑笑,端起茶盏暖了暖手:“没事,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我刚才听你说,要去鸣凤?”

    乔青摇摇头,一脸迷茫:“没有啊?”

    乔伯庸笑吟吟看她。

    她睁大了眼睛回视,黑锃锃的眸子里没有一点做贼心虚之色,镇定又澄澈。好像刚才说要去找冰蟾的人,根本不是她。乔伯庸苦笑着摇摇头:“二伯知道,你为了我这腿……哎,其实也不用专门往鸣凤跑,你和那罗刹太子爷关系不错,传个信儿过去问问,看有没有线索也好。”

    这话中,带了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

    可怜的二伯,这几个月来每天都想着洛四当初那一句“一拍即合”,也不知道被噩梦惊醒多少回了。再加上玄云宗的事,早就传了回来。乔青回府一个月,他也憋了一个月,终于憋不住问了出来。

    乔伯岚就直接的多了:“家主啊,听说那鸣凤老太后在玄云宗……咳咳,你知道的,咱们是担心你。”

    一道道目光朝着她好奇的看过来。

    连宫琳琅都竖起了耳朵,不放过一丝丝为好友打探的机会。

    乔青端起茶盏在手里暖着,蒸蒸热气中眉目渐渐变的模糊,让人看不透彻。她饶有兴致一挑眉:“哦,那你们什么意思?”

    “那自是不行!”

    高矮胖瘦四长老率先拍桌子,几十年来养成的默契,动作齐的像双胞胎。

    “我半夏谷少主,怎么可以嫁给一个男人!”

    “不错,简直荒唐之极!”

    乔伯庸听的连连点头,喝下一口茶水正要附和两句,便听四长老齐刷刷一咧嘴,激动道:“要是真喜欢,就娶进来啊,当我半夏谷的少主夫人!啧啧,鸣凤太子爷给咱们当少主夫人,倍儿有面儿啊!”

    “啊哈,就这么说定了!好主意好主意!”

    嘴里的茶,就这么梗在了喉咙里,不知道是喷还是咽。乔伯庸一扶额,有些无语。还以为这四个老头在大陆上名望之高,应该比较靠谱才是,专门约了他们来给小九做思想工作,果然那半夏谷的传闻不错,里面都是一群只知炼药习医唯恐天下不乱的怪胎啊。

    乔青憋着笑,只看二伯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乔伯岚也是一脸的便秘,转头道:“家主,这个男人和男人,大陆上这种事多了,可谁不是藏着掖着。要是名正言顺的嫁娶,这也太……”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乔青喝着茶点点头,她还真没这个意思,不过是话赶话聊起来而已。见这些人齐刷刷望着她,一脸严肃又悲痛的模样,先笑了。正要解释,门口一阵脚步声飞速冲了进来:“家……家主……”

    “怎么了。”

    小厮扶着门框连连喘气,像是看见了什么惊悚的事儿,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外面……外面……”

    乔青起身,也不问了,直接出去看。

    众人在后面跟着。整个乔府里面,也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主子就罢了,连丫鬟小厮都不见一人,空荡荡的一个府邸。直到快要临近了大门口,乔青远远一瞧,好么,集体堵在外面呢。丫鬟小厮婆子们一个个将大门堵了个严实,邪中天斜倚在一棵树干上,摇着扇子笑眯眯看热闹。身边洛四项七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就连兰震庭老将军都来了,带着兰萧乐颠颠看着热闹。

    再外面,有人挡着看不清楚,不过那声音沸沸扬扬一听就热闹的很。

    宫琳琅搭着她肩头:“好家伙,这场面够大的啊。”

    “公子,不会是有人来踢馆吧?”

    乔青伸个懒腰:“那敢情好,爷这一月,都快闲的长蘑菇。”

    “来了来了!正主好像出来了!”

    外面不知有谁高喊了一声,众人齐齐回头看。这一看,正巧看见她伸懒腰的动作,红色的衣摆合着乌黑的发丝在身后轻轻荡着,白皙的脖颈朝后仰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手臂修长,身材纤细,气质慵懒。视线移动,到达脖颈之上,微仰的下颔如白璧美玉,在日光下恍然一闪。视线移动,再往上……

    嘶——

    倒抽冷气的声音中含着几分恍然大悟。

    这样一个绝美之极的男子,难怪了。

    乔青莫名其妙,门口的人一让,露出了拥堵之中宽敞的乔府大门,也让乔青看清了外面的情形。

    从乔府大门向外绵延着,一层层瞧热闹的百姓就不说了,那身着红色甲胄的士兵井然有序地立着,每人身前一口口硕大的箱子,一直延伸到了门口大街的尽头,那数量,乍一看,便让人头皮发麻。更不用说他们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瞧着她,想想看吧,足有万人的目光火辣辣的定在身上。有探究,有好奇,有惊艳,有恍然大悟。

    更多的,还是一种让乔青一头问号的狂热!

    一边宫琳琅哈哈大笑,认出了为首之人,立即便明白了这是个什么场面。乔青更是如此,意外挑了挑眉毛。邪中天桃花眼一弯,兴味盎然地走上来:“啧,那小子真真是够种,来提亲了!”

    哪个小子?这还用说么,刚才刚刚才讨论过这个话题。高矮胖瘦四长老飞冲出去,站在门口乐呵呵地瞧热闹。乔伯岚啼笑皆非,乔心蓉瞪大了眼,乔伯庸连连吸气:“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这,这,简直胡闹!”

    “家主,你可定要三思啊!”

    “小九,千万不能糊涂啊!”

    乔青只望着外面的那上万人,万人之前,还给她准备了一匹马和一顶轿子,这不似是只来提亲下聘,更像是一个迎亲队伍,上马还是上轿,随君喜欢。就连她都不得不说,凤无绝,有种啊!这足有万人的目光聚集在身上,不但非她所想的眼中有鄙夷,相反的,个顶个的火辣辣。乔青摸摸鼻子,笑的眉眼弯弯:“啧,难道老子的魅力又提升了?”

    众人只觉光天化日之下,天空中一排漆黑的乌鸦哇哇飞过……

    然而更古怪的是,这上万士兵的目光,变的更加灼热了。

    她却不知道,原本这些人被选来求亲,心里不是没有点儿不适的。不过罗刹太子爷在鸣凤的威望,绝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到。他们抱着对主子的信念路经一月来到大燕,大多数人想的都是:倒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更有不少人觉得,该是这男人勾引了自家太子才是!

    而此时,面对这样的场景,他们这些玄气修炼者的目光齐齐落在她身上,若是普通人还不得吓尿了裤子?换了不要脸一些的,也该得意非常早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或者心理素质高点的,也总得面红耳赤有点难堪的感觉吧。而这男子,就那么懒洋洋的站着,如一朵赤莲妖兰,淡定非常的将他们一一扫过,目光慵懒,姿态卓然。

    这并非故作高深的淡定,而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洒脱,宠辱不惊的桀骜,静水流深的傲然!

    一众人立即在心里浮上相同的想法,果然是太子爷的心上人!

    ——哪怕是个男人,也让人心折!

    这万人的感叹之中,没有人注意到,有了解的她的正暗暗垂着头,脸上表情一个比一个苦逼。这一群被表象蒙蔽的蠢货啊,你们想多了,真的。她根本就是嚣张啊,我行我素的嚣张。还不是因为你们哪怕有一万人,都不够她一盘儿菜啊。

    而不论旁人怎么想,身为正主的乔青始终没有什么动作。

    因为她的沉默,乔府门口渐渐没了声音。

    大街上一时针落可闻,所有人都看向她,等着想看看这修罗鬼医会是个什么反应。

    乔青嘴角一勾,也不躲闪,甚至一丁点不好意思和慌张都没有。在众人视线交汇中,几步走上前,直奔领头人陆言而去。就这么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陆言低着头心里暗暗叫苦,这差事,果然是吃力不讨好啊。他和另外三个抽签决定,谁让自己手臭呢!陆言撑了半天,实在顶不住了,小心翼翼抬起头:“咳,乔公子。”

    “唔。”

    这一个“唔”字,他倒是不明白了。

    其实他来前,想过无数种可能,或者乔公子一怒将他们全扫地出门,或者乔公子脑子一抽还真就嫁了。不过这么不明所以的态度,这要怎么弄。乔青歪了歪头,继续看他。这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陆言心里小泪纵横,回忆着凤无绝的吩咐,一咬牙,一跺脚,死就死吧!

    陆言咔嚓一声单膝跪下!

    这动作,就好像一个引领。

    紧跟着,后方万人齐齐单膝跪地,这上万人的动作仿佛同一人发出,切豆腐一样齐刷刷矮了下去。只从此,便可见鸣凤军姿岿然!这动作让地面都仿佛震了一震,他们单膝跪着,昂首挺胸,以一种激动的语气狂热的声音发出了震耳欲聋的一声齐拜:

    “参见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