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十七章

    他们猜对了一半。

    乔青要阴,阴的却不是人,是猫。

    大白被丢去药人堆儿里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那只猫是……玄兽?!玄兽,顾名思义,区别于没有智慧只知杀戮的凶兽。一字之差,相距却是十万八千里了。如果说凶兽便是为了让玄气修炼者杀戮和历练的一个存在,那么玄兽则是让他们趋之若鹜肯为得到一只而倾家荡产的至高追求!

    想想看吧,一个随时随地伪装成宠物的小东西,却能在关键时刻亮出爪牙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这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的腹黑人士梦寐以求的必备之物!

    想至此,所有的眼睛都瞪了个滚圆,一半羡慕嫉妒恨地死死盯着乔青,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逆天的天赋,逆天的运气,不说那些宝贝往这少年那里钻,竟然连所有人都求而不得的玄兽都有。这少年才多大,十六岁吧,这认知简直让他们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还有一部分人,贪婪又热切地紧紧盯着药人堆儿里那只缩成了球状物的猫。

    然而古怪的是,不论怎么看,那都是一个在药人中瑟瑟发抖的可怜的小动物……

    难道想错了?

    这根本就不是玄兽?

    众人思索的功夫,这小动物的头顶飞掠过去一个又一个的药人。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势杀乔青。在这一命令之下,其他的一切人或者兽不论做出怎样的举动将被全部无视,只浑浑噩噩执行着杀死乔青的任务。一眨眼的功夫,药人越过大白,距离乔青只有咫尺!

    玄天激动万分,他的药人终于要现世了!

    他在玄云宗中这许多年,全都是为了药人,终于,他们就要出现在大陆,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大干一场了!玄天哈哈大笑着,双目绽放着灼灼精光:“杀,杀了他们!杀了本宗不听话的玩具!哈哈哈哈……”

    这毛骨悚然的笑声合着药人的动作,让人从脑后一瞬麻到背脊。他们都知道,这些药人在杀了乔青等人之后,会将屠刀转向哪里。此时,若是那修罗鬼医和玄王爷会死在药人手中,那么就连他们,都不可幸免!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药人手中飞速聚集起一股深紫色的玄气,数十个紫玄巅峰将八个人包围其内。

    接下来,这将是一场毫无悬念的——一面倒的杀戮!

    兔死狐悲的悲凉感一瞬侵袭全身,千钧一发之际,不少人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

    然后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玄气爆炸的声音,没有惨叫,没有交手,甚至连风声都仿佛湮灭。众人迅速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仿佛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的药人。他们就那么站着,动作静止,掌风停在那红衣少年的头顶,手中原本聚积起的玄气轻轻消散了,连个影子都寻不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

    玄天的笑声猛然噎住,转变为宾客们大片大片的惊呼声:“那是……那是……”

    只见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

    这虚影尚且模糊,并不清晰,像是一种生物的影子,它来自于刚才还蜷缩成一团吓的哆哆嗦嗦的肥猫!

    乔青不慌不忙推开了头顶一个药人的手,搭着宫无绝的肩头打了个哈欠:“早晚把那只猫给煮了。”

    大白缩着脑袋,蹲在原地舔爪子,以一个又Q又萌的姿态欣赏着背后渐渐升起的巨大虚影。不时发出一声软软糯糯的喵呜声。而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那无限扩大再扩大的恐怖虚影!

    虚影越来越大,越发的巨硕,一丝丝遮蔽了那方宾客的头顶。再扩大,再扩大,渐渐笼罩住了呆滞不动的药人。所有人都骇然无比地盯着那虚影,片刻的功夫,已经扩展到了遮天蔽日的程度!这一刻,这巨大的影子笼罩之下,仿佛连山脚下奔袭的风都静止了。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双双不可置信的眼睛。

    “老天,这还是玄兽么?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这这这,这究竟是什么!”

    “不……不……不知道!”

    结结巴巴的声音中,众人紧紧盯着甩尾巴的肥猫,此时,任谁也不敢再小瞧上半分。这绝不是简单的玄兽!

    什么样的玄兽,会有这种能耐?

    何止是他们不知道,就连玄天都死死盯着这虚影,完全看不透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只猫,一只猫,玄天在脑中把所有的玄兽都过了一遍,却该死的一点头绪都没有!那乔青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他的药人,怎么会变成了那样!他从未有一刻,像此时这么忐忑不安,今天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

    乔青也在盯着那虚影。

    她诧异地一挑眉,笃定大白能解决这些东西,还是因为刚才这些药人出现之际,肥猫那乌溜溜的眼睛里一闪而逝的轻蔑之色。这肥猫她养了多少年,早就了解的清清楚楚——打的过往死里揍,打不过撒腿就跑。若是它真的惧怕这群东西,刚才也不会在危机关头还有闲心情跟她耍滑头,早两爪抱头蹿个没影儿了。

    可是她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没想到,这肥猫,竟有让药人体内的蛊毒剥离的能耐!

    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极具腐蚀力的诡异味道,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呛鼻。身前站着的这数十个药人,身上正有一丝一丝的黑气悄悄渗出。这黑气若隐若现,她若不凝目细看几乎无法察觉。随着它们的扩散而出,药人的眼睛里仿佛出现了一丝清明。

    &nbsp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那从来空洞茫然的双瞳,似乎渐渐有了焦距?

    而乔青没注意到的,是这些黑气的去向。

    一丝丝几不可查的黑气若隐若现的朝着一个地方聚集而去,那里正有一个黑漆漆的小乌鸡,哧溜哧溜吸的爽快。干瘦干瘦的小小身躯上渐渐鼓起了圆滚滚的肚子,两腿儿一蹬,尾巴一扫,盖在凸起的圆肚皮打了个饱嗝。

    舔着爪子的肥猫极其不爽地呲了呲牙。

    忽然,宾客中有人发现了端倪:“快看,那些药人好像……”

    醒过来了!

    这一声惊叫,让处于巨大打击中的玄天连连倒退了三步。他一屁股跌坐到地上,看着自己花费了数十年引以为傲的药人,就这么在这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影子之下,恢复了过来!他们脸上不再乌青,双瞳不再空洞,回到了跳下药池之前的状态,满目茫然四下里看着。

    他们此时,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作为药人,可以数十年不吃饭,只靠着泡在那池子里吸收着不知道是什么的邪门能量,当一个活死人。而恢复过来之后,更像是缠绵病榻数十年早已经掏空了身子行将就木的重症病人,这一瞬的清明,则是大限将至前的回光返照。

    或许是想起了什么。

    或许是明白了什么。

    药人僵硬地转过头,分别望向不同的方向,只那么怔怔望着。他们不找玄天报仇,也没说一句话,悠远茫然的视线像是越过了千山万水遥遥看见了什么。眼中缓缓滑下了泪水,一同滑下的,还有他们早已经千疮百孔的身体……

    “不——”

    砰——

    随着玄天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这些如行尸走肉一般数十年的药人,终于全数倒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所有人都明白,他们刚才看的,是自己的家乡。

    ——在临死的一刻,终于做回了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的!”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玄天的嘴角溢出丝丝鲜血,明显在这一打击之下,伤上加伤。他茫然地摇着头,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几个音节。忽然疯了一样爬起来,朝着那些已经死去的药人冲了过来。一脚踢在一个尸体的身上:“起来!起来!”再转向另一具尸体,扯着药人的领子疯疯癫癫:“起来!你们是本宗的成果!你们是本宗数十年的心血!起来……快起来!”

    他红着眼睛在药人中跑来跑去,趔趔趄趄,不断发出破了音的嘶吼,状若疯癫。

    “老天,不是疯了吧?”

    人群中开始出现嘁嘁喳喳的声响,众人交头接耳望着那神神叨叨的玄天。越是自负之人越是难以容忍失败,玄天一手导演的这场戏今日在乔青的介入中,完全冲出了他的预计。不但失去了玄云宗宗主之位,还成为了天下公敌。这会儿,连几十年的心血都付之一炬。

    若是疯了,也不是不可能。

    他一会儿癫狂的大笑,一会儿静静看着药人,像是看见死去的情人。一会儿又恢复了大笑,笑着笑着眼泪都流了出来。众人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这大燕的一代枭雄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只让他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玄天,你玩够了没?”

    忽然,一声讥嘲的嗓音,打破了所有人的思绪。

    这声音来自乔青,她轻笑着问出,玄天却像是完全没听见她的话,怔怔站在满地尸体中间,兀自沉浸在巨大的打击之中。囚狼呲牙咧嘴的吸了口气:“不是吧,真就这么完了?”

    “完了?”乔青盯着玄天,忽然一笑:“你完了他都完不了!”

    “什么意思?”

    一句疑问落地,那疯疯癫癫的玄天眼中一闪,拔地而起,朝着一个空门就准备逃走!

    早有准备的乔青迅速拦截!

    一红一青的身影在半空中缠斗起来。玄天红着眼睛睚眦欲裂,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打的已经全无章法。他现在只想逃!伤上加伤使得他根本不是乔青的对手,一旦逃不掉,剩下等着他的是什么,这还用说么?

    相比之他的迫切,乔青打的悠然,红色的衣摆在半空飞旋着,如一道绝美的风景。

    这已经不是下方众人可以参与的打斗,一招一式看着并不凌厉,却往往落下的地方卷起狂沙漫天。他们迅速朝后退着,以免这两尊大神的交手殃及池鱼。越是看,越是升起个不可比拟的无力感。戚云城恨的攥紧了拳头,就连他恨乔青如斯,也不得不承认。这十六岁的少年,真的在不知不觉间,成长为了他只能仰望的高度!

    渐渐的,那力量交锋之地,众人已经完全看不清了。

    巨大的风沙弥漫着,只有青色的道袍和一袭红衣翩然闪现。时间渐渐过去,囚狼忍不住想上去帮手,宫无绝伸手一拦,嘴角微勾:“不必,结束了。”

    像是证明了他的推断,与此同时沙尘之中倒卷出一个身影,轰一声,重重摔到地上!

    是玄天!

    哗——

    玄山脚下一片哗然。

    玄天瘫倒在地上,胸口处一片薄如蝉翼的飞刀,深深刺了进去。黏腻的浓血不断流出来,染上他的道袍了,整个人狼狈不堪。他趔趔趄趄地爬了起来。听着耳边一声声惊诧。

    谁能想的到,这十六岁少年竟然真的赢了!

    哪怕玄天重伤在身,可若换了这里任何一个人,上去都不够他一盘菜的能耐。

    直到这时候,红衣少年才轻飘飘在他眼前落下。衣摆又飞旋到静止,她一拂衣袖,风流倜傥的气质和玄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红唇斜斜地勾着,对玄天死死瞪来的目光毫不在意。乔青微垂着眼睛,不慌不忙地挽着袖口,露出两截白皙修长的手腕。一切做好,才走上前去,一步一步逼近玄天。

    玄天朝后挪动两下。

    乔青再前,淡笑妖邪:

    “我忍你已经很久了。”

    这语气极轻,仿佛只是老友闲谈。玄山脚下却一瞬静了下来,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腾腾煞气。玄天的脸色苍白如纸。见乔青微微一笑,露出两排白牙森森:“你玩够了,那就到我了!”

    话音一落,一拳劈头盖脸朝着他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砸,为十年前惨死的乔伯渊夫妇!”

    砰——

    玄天完全被砸懵了。没有玄气,只有力道。乔青什么都不用,他以最原始的方法狠狠砸了这一下,这让她忍了整整十年的一下!玄天的嘴角顿时破开,鼻梁崩塌流下涔涔的鼻血,瞬间便糊了半张脸。

    乔青看也不看,转手又是一拳!

    “第二砸,为整整关了三个月的洛四项七!”

    砰——

    玄天左眼破裂,绽开汹涌的血花。此时他才想起要逃,甚至连脸上的血都顾不得,一边朝后连连退着,一边四处看着寻找可以逃跑的办法。所有对上他视线的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好歹曾经也是玄云宗宗主,若是死在玄气之下,倒还说的过去。可他们完全没想到,乔青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揍起了人?

    尤其是她玄气惊人,却直接伸出拳头一拳一拳这么揍下去?

    出手之狠,再多几拳,说不得这曾经叱咤风云的堂堂玄云宗宗主,都要这么被活生生打死!

    这思绪刚刚转到这里,乔青的第三拳已经到了。

    “第三砸,为落下剑峰的宫无绝!”

    砰——

    玄天一声闷哼,刚刚爬起来的身子再一次被砸倒,他轰然倒下鲜血落了一地。众人这才赶忙惊呼起来,玄云宗几个长老一步迈出,他们想让玄天死,可不是这么个死法。这无疑是把玄云宗踩在脚底!二长老林寻一指乔青:“乔公子,你何必……”如此折辱于他。

    话音没落,乔青正正砸下第四拳。

    “第四砸,为这些被你操纵了数十年的药人!”

    砰——

    大片大片的倒抽冷气声中,所有看见玄天的人齐齐转开了眼。那血糊了一脸完全认不出了模样。林寻的手还停在半空,完全没想到这乔青狂妄的全然不搭理他。他气的哆哆嗦嗦正要再说什么,乔青已经一眼看了过来。

    这一眼之轻,还带着几分笑意。

    偏偏林寻的话全数噎住,从中看出了阴冷狠戾的威势,还有几分全然不放在眼里的轻视。林寻等人再怒,也不敢多言,她的确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有什么办法,这里有谁是她的对手?

    乔青冷笑一声,一边看着死死咬着牙的林寻等人,一边在玄天看不出了原型的脸上落下了第五拳。

    “第五砸,为清平县没了儿子的痴傻田老太!”

    砰——

    玄天那张脸,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什么儒雅什么俊朗全部都是过去式,这会儿皮肉翻卷,满口血腥,就连眼睛都不受控制地没了焦距。他几次想要爬起来,只得跌跌撞撞又摔了回去,双手没了章法的在地上划出一道道印子。

    玄山脚下一片沉默,没有人说一句话,没有人发出一声响。只剩下玄天无意识的闷哼声,乔青那五砸还在山脚处回荡着,字字句句有理有据。众人已经不敢再看向玄天,他就像个血人,一眼过去,慎得头皮都发麻。

    到了这时,乔青却站在原地不动了。

    她微微喘着气,垂着眼睛睇着玄天,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囚狼扛着长枪哈哈大笑连呼“痛快”,祈灵捂着嘴巴小心翼翼靠进祈风,轻声问:“哥,乔大哥在想什么?”

    祈风耸耸肩,表示不明白。一边宫无绝勾了勾嘴角,回头解释:“她在想第六砸的理由。”

    祈灵的嘴巴张大成O形。

    果然,乔青上前一步,踩住玄天的胸腹。拎起他的领子好心情地欣赏着白眼连翻明显要完了的玄天。忽然狷狂地轻笑了一声。这笑真是美,也真是邪,让在场所有人都看的一瞬呆住。听她懒洋洋的嗓音透着股无赖劲儿:“想不出了,不过没关系,老子今天手痒就偏偏想揍你第六下!”

    话落,在一片砰砰绝倒声中,抬脚。

    玄天就被她这最后一脚,整个人断线风筝一般踢飞了出去。

    他落地的地方正巧在那群宾客之中,所有人都飞快的朝后退。玄天使出吃奶的力气爬起来,仿佛想顺势而逃,乔青拦都不拦,嘴角挂着抹智珠在握的笑意。果然,他刚刚爬起,身后飞快出现了一个人影,一把闪着凛凛寒光的匕首霍然插入了他的后心!

    玄天大张着嘴,口中吐出的鲜血已经和之前的分辨不出来,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人。

    他努力转过了头,不可置信地瞪着那背后捅刀子的人,想说什么,终于什么也没说出口,轰然倒了下去。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一把拔出了匕首,苍老的脸上带着报仇的快意,大步朝着乔青而来。一抱拳:“多谢乔公子给老夫报仇的机会。”

    乔青似笑非笑地睨着他:“哦?”

    戚云城老脸诚恳:“是,老夫被玄天蒙蔽了几十年,多谢乔公子和玄王爷点醒。”

    乔青耸耸肩,不置可否地转向了那边一众惊怔着的人。他们呆愣地站着,脚边就是玄天的尸体,实在无法想象,这玄天,竟然真的死了?竟然死在了他最为忠心的心腹手中?竟然这戚云城口中的意思,是说这一切早就是那少年预料之中?

    心里陡然发冷,三长老勉强扯动了他那胖乎乎的脸皮,假笑着走了上来。

    “乔公子,玄王爷,多谢众位为我玄云宗清理门户。今日发生了这等事,实乃我玄云宗一大耻辱。”他看了看四周,示意道:“如今我宗这般模样,也无法留众位做客了……”

    他话顿在这里,意思么,大家都明白。

    ——剩下的,就是我们玄云宗内部的事了,你这报了仇的就赶紧走吧,咱们还等着内乱争上位呢!

    偏偏乔青仿佛听不懂一样,摆摆手道:“无妨,这会儿玄云宗乱是乱了点,脏也脏了点,在下倒也不是个吹毛求疵的人。”言外之意,老子还不准备走。

    三长老早就见识过这少年的无耻,即便如此,这会儿也让他气的鼻子都歪了。她听不懂?骗鬼呢!这小子分明是看玄云宗麻烦在即,想留下来捡漏子!谁不明白她的那些诡诈心思?三长老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正要说话,乔青已经一扬手,打断他。

    “三长老,恐怕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接下来的事,恐怕轮不到你玄云宗做主了!”

    “乔公子,你这是何意?”

    “就是字面意思!”

    乔青轻轻笑起来,和宫无绝对视一眼,他一挥手,立即原本寂静的玄山脚下,出现了一阵乱哄哄的声响,衣袂摩擦,兵器相碰,无数身着大燕军服的大军凭空出现!不止如此,整个玄山五脉上,每一脉都仿佛从天而降了这样的大军!只仰起脸来遥遥一扫,那人数恐怕足有十万!

    “玄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寻和三长老齐齐一声怒吼。

    怒吼过后,紧跟着看见对方恼羞成怒的脸,一瞬明白了过来。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是被涮了,那这把年纪就白活了!二三四五脉上的大军,分明就是他们给宫无绝大开的方便之门。可是很明显,这自以为的后盾根本就是假的。

    不只两人,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样的人物。

    这其中的端倪只片刻功夫就明白了过来,再看向那一红一黑并肩而立的两道身影,已经不能用惊惧来形容。

    只想一想吧,如果今天不是因为那修罗鬼医突如其来的晋阶扰乱了玄天的计划。那么后面会如何?这自以为有皇室支持的二脉和三脉,定会找一个机会对伪装内伤的玄天出手!到时候,整个玄云宗将会大乱,而二脉和“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三脉长老皆会欢天喜地迎来这群大军,让他们的实力在经过了内斗大大的削弱之后,被这些足有十万人的大军——一锅端!

    而现在,只不过出现了那个意外,让玄天死在了修罗鬼医的手中。

    而这些大军,恐怕就是趁着刚才,他们打生打死的时候偷偷上了山。

    结果呢,殊途同归,还是一锅端!

    想明白的二长老林寻一个趔趄,被林书书迅速扶住。三长老一张从来软呵呵的笑脸,这会儿僵的跟过了期的包子似的。两人对视一眼,忽然苦笑了起来。他们斗来斗去斗了半辈子,最后连玄天都死了,竟输在了这两个小辈的手上……

    “好好好,老夫愿赌服输!”林寻深吸一口气:“不过,老夫还有个问题,二脉到五脉,都因为中计自动给燕军开了大门。那一脉……”

    乔青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意味深长,看的林寻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来。

    才听她道:“那就要多谢二长老的弟子了。二脉弟子当初在一线天,曾和在下定下了一个誓约。”

    林寻又摇晃了两下。

    这会儿已经不是苦笑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乔青竟会利用一些低阶弟子的誓约,去打开了一脉的大门。当所有重量级的人都聚在那广场上,或者这山脚下的时候,只有那些不引人注意的普通弟子,哪怕消失个片刻也没人会在意。而一脉从来是玄天的心腹,当二脉和三脉多少年来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一脉是唯一游离在这斗争之外的。

    这也导致了,一脉的弟子,不论和哪一脉,都多多少少有点交情。

    而今日这大乱,让山头的守卫本身就松懈,再有低阶的弟子去干点什么,这根本太容易了!

    其实林寻还不知道的,乔青对那几个弟子并非全然放心,这之中一直有洛四和项七监视着。一旦有反水的,两人就会解决了那山头的守卫。其他的,他们猜的倒是没错,这几乎可说毫无破绽的计划,让玄云宗今日,不论是否因为并蒂果让乔青暴露了身份,都将会被一勺烩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如果说螳螂是玄天,想通过这次将二脉和三脉解决。那么黄雀,就是大燕的皇室。

    哪怕杀不了玄天,哪怕一切没有按照最好的那个预想走下去,玄云宗今日,实力也会被大大的削弱。

    看着胯下双肩的二三长老,再看看一片静谧的宾客那边,宫无绝道:“其实诸位也明白,七国之中,唯有大燕和玄云宗水火不容,这也是为何不论国还是宗门,都位属最末的原因。本王并非想剿灭宗门,各位也不用担心,之前在玄云宗担任什么职位,今后并不会变。只不过宗主之位……”

    乔青撇撇嘴,这男人,真正将恩威并施玩了个转。

    打一棍子,给一个甜枣。

    一边以燕军震慑他们,一边又许下了权力不变的诺言。只不过宗主之位,就定是要由宫琳琅来安排了。

    “宗主的人选,朕已经带来了!”

    一声男子的笑声,接下去了宫无绝没说完的话。山脚下远远一行人朝着此处走来,最前方那男子,一身明黄满身威仪,却又硬是将龙袍穿出了个浪荡子的气质。

    ——正是宫琳琅!

    看见这颜色,再听这语气,谁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山呼万岁声中,大片大片的人矮了下去。宫琳琅缓缓走来,身边跟着的还都是熟人,陆峰,陆言,陆羽,陆非。再旁边,竟是乔文武?乔青转过眼,看宫琳琅嘴里说着寒暄的话,那双勾人的眼睛死命的朝着她和宫无绝眨,挤眉弄眼像是要说什么。

    奈何这信息量太大,两人看了半天,没明白。

    宫琳琅急的麻爪,拼命继续眨,连一边的陆家四暗卫也表情复杂又便秘。

    宫无绝终于放弃了,不再研究他要说什么,直接问:“未来宗主的人选……”他看向乔文武。

    乔青也在看乔文武。很明显,宫琳琅把他带来,是有意让他接替宗主之位的意思了。乔文武是名正言顺的玄云宗弟子,又是乔家人,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即便如此,乔青也为他这信任,心里暖了一下。

    ——此举,无异于是直接把玄云宗,交在她手里了!

    乔青趁着地上那些人还没平身,悄悄捶了宫琳琅肩头一下,小声道:“你倒是真敢。”

    宫琳琅靠上去,一边飞个媚眼,一边在她耳边道:“这有什么不敢的,早说了,你想要,拿去!”

    “咳!”

    一声咳嗽,让他被踩了尾巴一样跳开。果然,正正对上某个醋坛子有点酸不溜丢的警告眼神。宫琳琅哈哈大笑,在宫无绝阴森森的眼风下识趣的再退开了两步,避开这人的雷区。正要打趣这好友几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继续朝他眨眼睛。一下一下动作飞快,宫无绝看的莫名其妙,忽然为好友担心起来。

    这么眨下去,眼珠子还不得被甩出眼眶。

    “有事就说,几个月不见,咋神神叨叨的。”乔青嗤一声。

    宫琳琅比窦娥还冤,要是能说,他会不说么!他四下里看看,张了几次嘴,终于还是忍住了,挣扎半天换上了一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模样抄手望起了天。

    就在这时!

    嗖——

    一道利器极速划破气流的声响。

    跪在地上的戚云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拔出刚才那把匕首。匕首之上还染着玄天的血,红白交错分外狰狞!他老眼闪烁着狠毒的寒芒,朝着仿佛浑无所觉的乔青刺去:“乔青!受死!”

    速度之快,动作之突然,让祈灵发出了一声低呼,囚狼飞速冲了过来,然而一切都没有戚云城的动作快!电光石火间,眼见着匕首就要刺入乔青的心腹。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就连林寻和三长老,都全然没想到戚云城会在这等时候出手!

    这明显是豁出去了,只要乔青的命,哪怕赔上他自己的命!

    乔青冷笑一声,对于戚云城,她又怎会没有防备?

    黑眸中金芒乍现,素手如蛇缠上匕首,咣当一下,落到了地上。戚云城老脸布满了不甘,乔青运起玄气,一掌正要击出——

    平地无端端卷起一股劲风,戚云城已经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直到祈灵的惊呼声顿住,囚狼冲到了眼前,戚云城也重重砸到了地上,生息全无!众人松了一口气:“公子,乔大哥,你没事就好了!”

    “诶,乔大哥,你怎么了?”

    乔青半天没回话,她望着地上的尸体,神色古怪。她要动手,可明明还没动!

    而且,哪怕是她出手,也不可能这随意一击直接让戚云城挺尸!

    以她的玄气,戚云城会重伤,却绝不会死的干净。先不说竟然有人比她这一直防备着的人动作还快,就说这等深厚的玄气……有一个这样的高手一直在周围,他是什么目的,又为何要救她?乔青迅速朝宫无绝看去,某个男人这会儿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对。他望着已经死的透透的戚云城,好像想到了什么如遭雷击。

    锋锐的视线立即射向宫琳琅,怪不得他刚才那副有苦难言的鬼样子。原来如此!

    宫琳琅挠着头捻蚂蚁,陆家四个暗卫绿着脸如丧考妣……

    这是什么意思?

    乔青一头问号,忽然一个可能性跳出脑中。

    果然,半空中一道含着笑意的大喝,中气十足,气势汹汹,响彻玄山:

    “孙媳妇,到奶奶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