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十六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

    信她?

    囚狼等人只觉宫无绝是疯了!

    他们当然相信乔青,可是也不是这么信的!实力的悬殊摆在那里,看看那黑色的玄气吧,那种浓重的颜色,“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骇人的压力,并不汹涌澎湃的力量却蕴含着一种恐怖的毁灭感!

    宫无绝的握紧的手心已沁满了丝丝汗液,鹰眸中精芒闪烁,死死克制住冲上前的念头。乔青没有那么鲁莽,是的,她没有那么鲁莽,既然如此,一定有办法!宫无绝默念着这几句话,紧盯着玄天落下的掌。

    短短须弥功夫,在所有人的眼里,却仿佛沧海桑田那么久。

    一掌落下——

    风卷残云,飞沙走石。

    平地卷起狂风,枯草碎石四下迸溅,让所有人的迷了眼。他们罩着口鼻勉强睁开眼睛盯着掌落的位置,只听一声压抑的闷哼,灰黄相间的烟尘中喷涌出大片血雾,一道人影如断线的风筝轰然倒飞出去,轰隆隆——重物坠地坍塌了一连串山石的巨响!

    乔青!

    心下陡然一沉,囚狼睚眦欲裂,祈风缓缓闭上眼睛,祈灵捂住嘴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无紫非杏怔怔地站着,兰萧摇晃了两下脸色惨白。唯有宫无绝舒了口气,嘴角僵硬地勾起个浅浅弧度:“不是乔青!”

    “呃?”

    这一声,不只他们听见了,对面的玄云宗那一帮子也听见了。

    一惊之后便是啼笑皆非,开什么玩笑,不是那修罗鬼医,难道还是玄云宗宗主不成?三长老正想上前安慰宫无绝两句,在脸上调整出一个既不让玄天起疑,也不能太过幸灾乐祸的表情。忽然这表情一僵,瞪大了那双小眯缝眼望着烟雾散去的位置,要笑不笑要惊不惊的样子,极其诡异:“那……那……”

    那玄天一掌落下的地方,红衣少年完好无损地盘膝于地面,嘴角依然噙着抹邪肆的笑意。

    而真正让人惊诧的,是她周身萦绕着的五彩缤纷的光柱,正直冲天际而去!

    翼州大陆之人,谁一生不经历上几次这样的场景?这意味着什么,在场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群雄一下子大张着嘴巴呆若木鸡。一张张嘴巴集体不受控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O,他们使劲儿的揉着眼睛,瞠目结舌连连摇头:“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可不论怎么看,坐在那里的皆是那红衣少年。

    那道七彩光柱始终没有消失!

    绚烂的颜色几乎晃花了众人的眼,林寻一个高蹦起来:“格老子的,她晋阶了!”

    这句话并未引起轰动,而是让全场陷入了一阵死寂的沉默。

    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便秘一样。四个多月前,他们眼睁睁看着这少年从蓝玄升入紫玄,短短四个月,不但不声不响变成了紫玄巅峰,还一个高蹿上了这不知道是什么的等级!这也太假了,别说什么并蒂果了,这吃仙丹都没这么快的!

    无数的视线紧盯那打击死人不偿命的少年,羡慕嫉妒恨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心情。光柱中的她盘膝而坐,不动不闻,仿佛完全不知道搅出了多大的震撼。

    不知道?鬼才信她不知道!

    她分明就是有所预谋!

    想想刚才那诡异的笑吧。那讥嘲讽刺的微小弧度,让玄天一瞬暴怒出手。她分明早在那玄气波动静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晋阶了,却在那种时刻,拼命拖延着晋阶的时间,直到将这时机拖到玄天一掌落下之时,不早上一分,也不晚上一点,把握住时间让玄天的一掌,正正落到了这冲天而起的光柱上。

    天地法则不容侵犯,它不只会对晋阶中的人短时间内作出保护,还会在一切攻击落下之时反弹回去。也就是说,与其说玄天是被乔青给打飞了,倒不如说他是被自己的一掌给弹飞了。

    “哈哈哈哈……”

    囚狼拍着大腿乐的不行,果然,果然,他就知道,招惹了这小子简直比死还要惨!那玄天估计要郁闷的吐血,偷鸡不成蚀把米,啧啧,高人!

    祈灵破涕为笑,趴在祈风的肩膀上笑的一抽一抽的。

    兰萧像根软面条一样滑到地上,迷茫着兔子眼弱弱道:“可怜的玄天……”

    像是提醒了在场众人,怜悯的目光,齐齐朝着玄天飞出去的地方看。

    那处离着这里足足有数十丈远,小半个山头都被可怜的玄天给撞塌了。废墟一般的山石堆砌里,一身道袍的人狼狈不堪地爬了出来。披头散发,脚步趔趄,明显已经受了极重极重的内伤!

    只想想刚才他挟怒的一掌有多狠,就知道这会儿他被天地法则反弹回去的内伤有多重!

    ——这下也不用装了,直接是货真价实的半死不活。

    一片诡异的静默中,只有囚狼等人嘻嘻哈哈乐作一团。其他人再看那盘膝而坐的仿佛极其无害的少年,目光已经完全的变了。心里不约而同升起股寒意,不知是谁抖着嘴皮子,半天才憋出了一声恶狠狠的低咒:“简直变态!”

    没错,简直变态。

    刚才那样的情况之下,早一分晋阶就早一分安全。哪怕乔青晋阶之后打不过玄天,这都已经在山脚下了,他们一行人跑路还是做的到的。这少年却偏偏反其道而行,硬生生拖延住了晋阶的时机。要知道,谁晋阶不是欢天喜地迎接修为的晋升,偏偏她,竟能在晋阶这件事上都算计一把?

    这算不算是把天地法则当枪使?

    众人想到这里,齐齐打了个哆嗦。天地法则从来只受人敬畏,谁也不敢冒出这种心思,这少年却……还有当时那情形,千钧一发不足以形容。早一分,玄天会发现端倪,晚一分,那天灵盖上一掌她就要去见阎王了。没有狠绝的心思和滔天的胆识,谁敢这么做?

    以自己的性命为饵,这少年,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乔青从天地法则中睁开了眼。

    光柱散去,黑眸乍亮,金芒一闪,却不似从前一般犀利逼人,而像是将锋芒敛在了内里。然而这一双平静无波的眸子,在场的人一对上,却不由自主纷纷避开了目光,没来由的,心底就是升起股胆寒不可为敌的念头。

    就连囚狼这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都微怔了一下。

    乔青悠然站起身,依旧是那一身狷狂邪肆的气质。红衣在秋末的风中荡出优雅的弧度,发髻已经散开了,浓如瀑布的黑发在背后缱绻着直垂脚踝,无端端地添了几分魅惑。她拎住地上软面条一样的兰萧后领,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竖在地上。

    微挑的眼角一一扫过囚狼,祈风,祈灵,兰萧,无紫,非杏。五指成拳,重重敲了两下心口,说出口的只有慢悠悠轻飘飘的五个字:“老子记住了!”

    记住了。

    就这么简单。

    没有感激,没有感动,甚至连一句谢都无。

    可是他们都明白了乔青的意思,那不需要说出来,简单一句谢,完全不足以承载这些以命相护的情义。谢谢?那是亵渎。这种历经生死患难与共之情,只需一个眼神,一个笑。至于其他的,她记在心里——永不忘。

    囚狼逼回眼里的泪花,很没面子的“靠”了一声:“别搞这种场面好不好,刚才险些吓出尿来了!”

    “玩的就是心跳呗!”

    乔青邪气一笑,朝着宫无绝一挑眉,半空中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宫无绝一把拍了上去。

    啪——

    一声脆响,响亮之极。

    对于宫无绝,她更不必说谢,一切的话语,都融在了这一击掌上。

    浓浓的情意在几人间萦绕着,他们对视一眼,一齐转向了对面。此时玄天已经趔趔趄趄回了来,狰狞着脸色死死盯着乔青。忽然他一笑,配上阴冷的眸子显得诡异之极:“好好,不愧是本宗看中的玩具,有意思……”

    “别他妈跟我鬼扯淡!”

    乔青一挥手,以一种看傻子的目光觑着他:“就你伤成这鬼样子,老子今天想走,谁也拦不住!”

    这句话不可谓不狂妄,然而在场之人都知道,这是事实!

    晋阶之后的乔青,宫无绝,还有那紫玄祈风,蓝玄巅峰囚狼,这群人如果要跟在场的人拼一把,他们还能仗着人多势众。可若要走,连玄天都已经重伤,谁能拦得住?这一想,众人猛然反应过来。之前三人和玄天动手的时候,他们只顾着听玄天那锥心之言和观察这修罗鬼医的反应。这会儿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这又是紫玄又是蓝玄的一群人,年纪大多在二十上下吧?

    &nbs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p;老天,大陆上的高手什么时候成大白菜了?还全都聚集在那修罗鬼医的身边!

    这么一群人,日后的成就只能说——不可限量!

    这道理玄天更是明白,他被乔青一噎脸色铁青,正想着如何把她留下!

    却见她抬起头:“不过,我不走。”

    那少年眉目如画,身姿颀长,衣摆于风中轻轻荡着,这画面绝美之极。即便那是个男子,在场之人也跟着呆了一呆。她就这么笑吟吟耸了耸肩,看上去极是无辜又无害,吐出的话语却是让人齐齐一惊:“来了一趟玄云宗,我怎会不留下点什么。玄天,你说,你的人头怎么样?”

    玄天一愣,随即桀桀大笑起来:“我的人头,哈哈哈哈,乔青,就凭你?”

    “不不不,自然不只是我。”

    她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环视一圈四周,才慢悠悠道:“这满场宾客数以千计,一起围攻你的画面……啧啧,我真是越想越期待啊!”

    场内一窒。

    不少人都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谁会闲着没事去跟那玄天动手?破船还三分钉呢。有人笑,也有人思索。经过了方才那一幕,谁还会认为她是个无的放矢的人?玄天却眸子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

    他猛然看向对面少年,霍然出手!

    宫无绝飞身而上,迎上玄天的灭口之招。

    紧跟着囚狼祈风等人一拥而上,即便不明白乔青要干什么,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信。兰萧一边抖一边喊着“人多力量大”,正在躲闪玄天的乔青在半空一个趔趄,险些让这二货给笑的掉下去。

    这画面极其眼熟,和之前玄天对乔青的攻心之言时一模一样。只是风水轮流转,主次颠倒了过来。玄天出手狠辣,却因为重伤始终动不得她分毫。那红色的身影在宫无绝等人的掩护之下,飘荡在半空每一个角落里,赤红色的衣摆在风中翻飞,若红莲初绽,美的惊人。

    “玄天,并蒂果本不嗜血,那么你要这满堂宾客的血是为了什么!”

    哗——

    “你说什么?”

    “并蒂果不嗜血?”

    七嘴八舌的惊叫声重重叠叠的响起,众人再看向玄天的目光,已经带上了猜忌。

    “诸位,此事本来跟我无关,在下却看不得众位英雄今后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什……什么意思?”

    “因为玄天要炼制药人!”

    药人,当初在乔家的可怖程度,一传十十传百直到现在依旧让人胆战心惊。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霍然朝着玄天看去。乔青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既然她说了,就要将主动权牢牢锁在自己手中:“玄天!那蛊虫可以通过人偶等东西下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体内,但是需要媒介。这媒介,就是血!恐怕这药人的强悍程度,也和本身那人的境界有关,你已经不满足于用普通人炼制药人,以并蒂果为饵,让这些站在大燕金字塔尖儿上的人,自动献出鲜血。到时候,即便他们离开了玄云宗,千里之外,不论在哪里,都能受你掣肘!”

    这就是乔青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这玄天太过邪门,蛇形组织,吸引并蒂果的香,诡异形成的药人,她从未听说过的蛊,还有目的不明的血。如果这些全部都毫无头绪,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些,其实是一码事!

    ——以血养蛊。

    恐怕这些,也都跟那神秘非常的蛇形组织有关。玄天不论是他们的爪牙,还是有一个合作关系。很明显,他和那个组织掰了,或者说他想脱离他们的钳制。所以才会在晖城搞出那些动作,目的就是引祈风发现他们。自然,他看中的还是祈风的身份。也会在一计不成之后,再在剑峰埋伏下轰天雷,以她的尸体引邪中天发现地壑中的问题。

    那地壑中有阵法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蛇形组织的所在。

    还有一些想不通的,比如那究竟是个什么组织,祈风和邪中天与他们有什么过节,等等等等,此时都已经不再重要。只要她说出此事,这些险些有可能变成药人的数千宾客,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在一片嗡嗡声之后,有人霍然高喝:“这可是事实?”

    “这自然不是事实!”

    玄天霍然收手,原地落下,连番激斗让他喘息急剧。刚才一瞬间他步调大乱,这会儿压下了心里的惊诧,优雅拂了拂袖袍:“这只是她一家之言,诸位,此等荒谬的事,你们不会也相信吧?”

    人群中走出一人,紧紧盯着他:“宗主,恐怕我等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玄天冷笑一声:“不需解释,这不过是她的挑拨离间之言。本宗问心无愧!”

    乔青眉梢一挑,这玄天,果真精明的很。若他急于解释,反倒引起旁人的怀疑,此时做出这副大无畏的不屑模样,却让本就猜忌惊惧的人两头摇摆了。一众视线又转向了乔青,她垂眸笑了片刻,镇定自若的从衣襟里扯出一个东西。

    正是经过这大半天之后,已经被人忘在了脑后的并蒂果。

    这西红柿一出来,就用一片片叶子把自己包住,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乔青让它给气笑了,将它朝一开始玄天喷出的血上一丢:“你唧唧歪歪演技再好,也敌不过事实!来,柿子兄,给他嗜个血看看。”

    并蒂果一落地,立马弹起来,离着那血三丈远。

    这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再加上乔青本就没指望这事儿证据确凿。只要她埋下这个种子,自然会有人蹦出来浇花锄草,让它长成参天大树。果然,一声大喝,来自于二长老林寻,这样的机会他们这些等着上位的人又怎会放过,管它是真是假,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名目罢了。

    “玄天!没想到你是如此丧心病狂之人,我玄云宗名门大宗,没有你这样的宗主!”

    “可不是没想到么,我玄云宗千年威望,竟会毁在你身上。”三长老立即跟上,朝在场诸人抱了抱拳,软呵呵道:“各位,这绝对是玄天一人所为,我等全然不知情。为表我玄云宗清白,今日,老夫第一个和玄天划清界限,也第一个为宗门清理门户!”

    话音一落,三长老霍然飞起,对上了玄天。

    林寻紧跟其后。

    四脉,五脉,无数的人将玄天包围其中。唯一一个静止没动的,只有戚云城。渐渐的,有脾气耿直的宾客一拥而上,剩下那些心有怀疑的,也袖手旁观看起了内讧。

    玄天,完全处于乔青预料中的状况,围攻!

    他在众人中被围攻,二三四五脉的长老知道他的能耐,即便受了伤也不是他的对手。四人专门将四面楚歌中的玄天往宾客的地方引,他一道玄气下去,浓重的黑色便在宾客中爆出一片血花。惨叫哀嚎声中,玄天也知道自己这宗主当不成了,所幸没了顾忌放开了本性大肆杀戮!场面越来越激烈,整个玄山脚下已经渐渐变成了一场混战……

    这个时候,乔青等人却退避三舍,离着老远摸着下巴看起了戏。

    打吧,打的越烈越好,玄云宗的实力被削弱的越多越好。

    “无紫姐姐,我怎么感觉乔大哥的屁股后面,有条大尾巴摇来摇去呢……”祈灵小声凑在无紫耳边,一直以来乔青在她面前,虽然无耻了点,腹黑了点,却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等狠戾之计。

    无紫摸了摸小丫头的脑门,这孩子,该不会以为自家公子是什么邻家哥哥吧?

    祈风摇了摇头,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是非。哪怕是他,出来的地方也不是什么良善之地。可亲眼看见由这少年一手主导的这场杀戮,依然有些心悸。那少年的眼中没有一丝怜悯,冰冷地观赏着眼前这人间地狱一般的画面。

    乔青转头看他:“唔,我说的不过是事实。”

    祈风明白她的意思,她说出了事实,具体这些人怎么选择,本就不是她所左右的。这些长老为了上位,为了自己的利益,选择带着弟子和玄天打生打死。玄天没了后路,丧心病狂大开杀戒,又惹怒了这一众宾客。她从头到尾所做的,只不过三言两语,说出了玄天以血养蛊的事情而已。自然了,如果没有她这些日子和宫无绝在玄山上的所作所为,二三脉的长老哪怕想要上位,也不会这么决绝。

    这玄云宗的大乱,根本就是两人一手引导的结果。

    望着这少年观战的身影,满场血腥之中双臂环胸犹如临花而望,那悠然的表情仿佛眼前不是一个人间地狱,而是自家后花园里满园春意。祈风先是看的呆了一呆,随即爽朗大笑:“幸亏,和你们不是敌人!”

    说话间,那边三长老等人明显越打越慌。

    他们没想到这玄天哪怕受伤了,都强悍如斯。三长老小眯缝眼一转:“玄王爷,乔公子,你们想袖手旁观么?”

    乔青抬头看他一眼:“三长老这话可奇怪了,你玄云宗内部的争端,我又有何立场出手。”

    三长老一避,让过玄天射来的一道玄气。后方倒霉的没避开的人立即爆成了一片血水。他心有余悸后退数步,让乔青这不要脸的话气的咬牙!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修罗鬼医的目的。只是哪怕知道,这唯一一次可以干倒玄天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可是这会儿,所有人都给她当成了枪,她却一脸无辜地红口白牙一张,强调开了立场?!

    三长老险些一口气背过去。

    一直听说这修罗鬼医阴险又无耻,这才真真是见识到了!

    偏偏他在这气的半死,乔青还笑盈盈地提醒着:“左边!”

    三长老条件反射朝左一让,正正进入到玄天的攻击圈儿内。他吓得一头冷汗,关键时刻迅速避让开来,一张大胖脸惨白惨白跟个月饼似的。乔青远远朝他一扬眉,那意思——加油啊。

    囚狼等人纷纷大笑起来。

    宫无绝摇了摇头:“你说,玄天……”

    他话到一半,只盯着人群中的玄天看。乔青也跟着看去,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玄天为何不将矛头指向她这罪魁祸首,容他们在这边看着热闹。开始她只以为是人数太多,将他阻拦在中央。这会儿想像,却不怎么合情理。最主要的,他对战这么多人,为何不跑?

    吱——

    说话间,山脚下突然一声尖利的哨响。

    这哨声来的突兀,尖利的让人耳中一痛,正是由玄天制造出来。

    紧跟着接下来,解开了乔青和宫无绝的疑惑。数十道汹涌的压力朝着这边快速的移动而来……

    乔青和宫无绝对视一眼,眸中染上凝重,是药人!并且是完全不同于上一次的药人。这思绪一过,一排排仿佛僵尸一般的药人便出现在混战之中。战斗忽然静止了一瞬,望着这些每一个都有紫玄巅峰的药人,场内响起了大片的惊呼声。

    怪不得玄天有恃无恐。

    怪不得他对这玄云宗毫无留恋。

    毫不夸张的说,这么一支队伍,除去六大宗门之外,足以横扫整个翼州大陆!而这些,还只是以普通人研制出的药人,乔青甚至可以想见,如果今天在场的宾客皆中了蛊让他得手。那么数年之后,玄天将有一支怎么样的队伍?

    ——那绝对可以用所向披靡来形容!

    众人连连后退,将以玄天为中心的地方空出了方圆一丈多的距离。

    此时的玄天,整个人呈现着一种癫狂的气质。他满意地望着身边落下的药人,一个一个看过去,像是欣赏着自己一手制造的成果。随即一转头,看向乔青,苍白的脸色带着温柔的笑意,整个人如地狱中走出的恶鬼。

    “既然要玩,那就玩个大的吧……啧啧,本宗本不愿将这些宝贝们这么快展现出来的,乔青,你逼我的……你为什么要逼我呢……”

    众人也一瞬看向她。

    乔青微垂着头,额边飘荡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表情。

    片刻之后,她微微一笑,在无数目光之下蹲下身子,敲了敲脚边大白的脑袋:“啧啧,有人对老子叫板了,你说怎么办?”

    众人齐齐绝倒。

    这少年,难不成是吓傻了?他们见她从始至终镇定非常,还以为她早就留有后路,最不济,也该是立即扯着伙伴们跑路才是。可她一脸笃定微笑着蹲下问了一只……呃,姑且可以称之为猫吧?

    那球状生物终于抬起了毛茸茸的脑袋,看了哪些药人一眼,滚到少年的脚边打起了滚。来回滚了两下之后,发出了一声软软的,仿佛撒娇似的猫叫:“喵……”

    刚爬起来的人再一次齐刷刷绝倒。

    即便此时情况危急,那群药人就这么虎视眈眈地站在玄天身边。一个个平平板板空洞如僵尸,却掩不住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种煞气。他们本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乔青的身上,这会儿……

    有没有搞错!

    那东西虽然肥的离谱,可是也不能摆脱它是一只猫的事实。

    乔青看的好笑,这肥猫在跟她耍滑头。

    猫爷从来好吃懒做,以一种高贵冷艳的态度俯视着一切生物,还从来没有这么……像一只猫过。这肥猫也不知吃了什么牌的耗子药,竟还玩上瘾了,寡廉鲜耻地伪装着一只娇娇弱弱的小动物,在她脚边亲昵地蹭了蹭,最后谄媚的仰起头,用那胖乎乎的前腿去够乔青的膝盖,甩着尾巴企图求抱抱。

    乔青从善如流,还真的把大白给抱了起来。

    不是捏着它的尾巴提溜起来,而是纡尊降贵的蹲下身,抱着大白的两条前腿放进了怀里。大白受宠若惊,一瞬想跑,奈何乔青死死遏着它的逃生路。没了后路的肥猫在她胸口软绵绵地喵了两声,老老实实把自己窝成了一个篮球,蜷缩在她怀里。长长的绒毛下掩盖住的猫眼,正小心翼翼朝上瞄着,一眼,一眼,又一眼。

    这边一人一猫上演着温情戏码。

    那边玄天却沉不住气了,他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尖利的啸叫。这啸声抑扬顿挫极为古怪,药人们听见命令,一瞬齐齐抬起头。这动作极为整齐,像是阅兵式一般的一致。在场的宾客又纷纷朝后退着。

    不过很明显,玄天根本没把他们当盘儿菜,看都不看这些想要逃离的人,只一心盯着抱着肥猫旁若无人的乔青。

    玄天被她激怒了,在他眼中,这乔青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他森冷的笑着:“你不会以为,能凭着一只……猫,对付本宗的药人吧?哈哈哈,乔青,你疯了么?”

    何止是他,就连囚狼和兰萧他们也觉得乔青疯了。

    大白虽然奇特,可总也不会能对付得了这些药人吧?

    大白舔了舔前爪。

    囚狼扯着乔青的袖子,小声问:“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乔青一歪头:“自然是待这只猫解决了那群恶心巴拉的东西……”

    她声音不小,玄天愈加恼怒。尖利的啸叫越发急促,药人一瞬朝着乔青疯狂的冲去!大白两爪捂住脸。囚狼等人飞速看向乔青,却见她依旧不动,不跑,也不抬头,只嘴角挂着抹意味不明的笑。

    不知为何,这笑一出现,他们紧张的情绪瞬间被安抚下来。这是乔青要阴人的时候最明显的标志,每次她摆出这幅姿态,就明显说明,有人要倒霉了……

    无紫非杏对视一眼,心说主子这阴险程度已经深入人心了,这等危机关头他们竟也莫名的相信。

    眨眼的功夫,药人们已然趋近——

    乔青忽然动了。

    她笑的温柔,轻轻抚摸着大白脖子的手一捏,咻——半空中一道抛物线划过个优美的弧度,合着一声凄凄惨惨的猫叫,耍滑头的肥猫被无良主人毫不犹豫丢进了药人堆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