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八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八十一章

    三脉的山峰上,此时正聚拢了大群的人。

    从半山腰向上瞭望,远远可见这山峰郁郁葱葱的阴影。点缀着长老弟子宾客的各色衣饰,里三层外三层将峰顶给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叽叽喳喳争论着什么,一锅粥样的吵嚷炸的乔青和宫无绝耳朵嗡嗡响。

    两人循着阶梯朝峰顶走。

    身侧火急火燎的人不断超越过去,后方还有浩浩荡荡的大军狂奔而去。生怕晚了一步,便被旁人捷足先登。汹涌的人流推撞过来,乔青和宫无绝被撞到阶梯一侧。所有人都风风火火的往上赶,唯独他们俩慢慢悠悠没事儿人一样。

    路过的人骂骂咧咧鄙夷地扫过:

    “快让开!”

    “妈的,快点,别挡着路!”

    “就这样的,吃屎都赶不上个热乎的……”

    乔青被撞的一个趔趄,一只温热的大手在她后背倏然一扶。就着宫无绝的力道,她终于站稳了,摸摸鼻子很无语,她根本就是来看热闹的好么。对那并蒂果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一来么,上方那么多的人,灵物却只有一颗,若是要得也早就被别人得了去,哪里轮得着后来听见了风声才朝上赶的人。二来,也是因着这并蒂果对于紫玄巅峰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它并非什么高阶灵物,否则玄天也不会以此为饵邀请大燕武者前来。

    不过对于紫玄之下的,自然是了不得的东西。甚至是初入紫玄者,也可以用来巩固境界,可若想提升玄气,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这一波人潮冲上去之后,阶梯上有短暂的平静。乔青眨眨眼,可是她背后那只死不放手的爪是怎么回事?宫无绝的手自刚才那一扶之后,便一直搁在她背上,并且有缓缓下移移动到腰间的趋势。

    乔青扭头看他:“谢了。”

    他开始真是条件反射的扶她一把而已,只是这手一放上去,那纯洁的一扶立即升华,变成纯洁的揩油目的。难为宫无绝一边想着这腰真细,一边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那手还能在乔青阴兮兮的目光之下继续死皮赖脸的放着。

    乔青斜着眼睛睇他,某人当没看见。

    揽着她后腰侧淡定道:“走吧,上面像是打起来了。”

    朝上扫过一眼,的确是,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嗓音越来越乱,甚至有兵器相击的铿鸣声隐隐传来。但是,这不是重点。乔青继续雷打不动地瞅着强装淡定的某人,眉梢挑衅的一扬,大有你再不松开,老子不介意在这里跟你干上一架的意思。

    大手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临着离开她腰后还手欠的捏了一下。

    乔青一哆嗦,脑仁儿被气的一鼓一鼓的疼,这男人已经堕落到了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耍流氓的地步?宫无绝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朝上走,瞄了眼自己的手,上面好像还残留着刚才的触感。

    ——唔,不只细,还挺软。

    “对了,你从药池里弄回来的池水,有什么发现?”

    宫无绝已经摸准了乔青的脾气,她本就不是个将这些放在眼里的人,往好听了说,是风流不羁不拘小节,往难听了说,根本就是视礼教于无物。哪怕被吃了豆腐,会生气的重点也不在“豆腐”上,而是“吃”。那种让旁人占了便宜的不爽,大过被人摸了一下的羞赧。

    不对,羞赧是个什么东西?她根本就没有!

    所以这会儿,宫无绝一提起正事,乔青便懒得再跟他计较:“没有发现,里面不知是些什么东西,像是毒虫毒草熬制的毒液,我却完全分辨不出那毒液的成分。”

    宫无绝一顿:“你?分辨不出?”

    他眯着眼睛问,里面蕴着危险的光。若是连修罗鬼医也分辨不出,那说明了什么?区区一个玄云宗,区区一个玄天,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耐?宫无绝想的到的,乔青自然也想的到。

    她耸耸肩:“所以说,那药人可邪门的很啊……”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走上峰顶。

    站在人群之外,正听见一声女子的厉喝:“那并蒂果分明是本小姐先发现,若非你们宗门子弟前来抢夺,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这声音有几分耳熟,透过人群的缝隙乔青朝内看去,说话的女子高胸纤腰,窈窕火辣,手中紧紧捏着一条短鞭,明丽妖娆中带着几分飞扬跋扈。

    ——是那卓大小姐。

    “认识?”宫无绝观她神色。

    乔青点点头,将路上的事儿粗略说了说,笑道:“一个普通家族的大小姐而已,为争那并蒂果真是什么都不顾了,竟敢和玄云宗这么叫板。”

    “利益之前,失去理智很正常。”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冷静的不正常。

    那卓大小姐明显刚跟人打过一架,发髻有些散乱,攥着鞭子脸色狰狞。四周的人亦是如此,一个个都狼狈的不成样子。站在她对面的人是三脉的张远,神色阴鸷,冷哼一声:“你看见了就叫你的?灵物出世,自是谁抢到算谁的!”

    “呸!你们说的倒是好听,广邀天下英雄前来,根本就是个幌子!根本就是你们玄云宗想据为己有!”

    “哼——”

    一声冷哼,来自于张远身后的胖三长老。这哼声带着他紫玄巅峰的修为,让卓大小姐连连倒退三步,险些站不稳。三长老眯着细细的眼睛:“小女娃,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我……我说的是事实!这么多双眼睛看着的,你们堂堂大宗门,是想抵赖么?”

    三长老在四周扫过一圈,四下里围着的人尽都面色愤愤。若是平时,自是没人敢跟玄云宗对上,可是这灵物近在眼前,却因为被玄云宗的一搅合而消失了。就像是已经煮熟了的鸭子,到了嘴边却扑腾扑腾翅膀飞了,任谁都咽不下这口气。法还不责众呢,围观宾客一想着,纷纷出言道:

    “没错,我等本是来给宗主贺寿,你们玄云宗却以势压人……”

    “还说什么有缘者得,这不是骗人么,你们是堂堂大宗,咱们就是傻子不成?”

    “好一个玄云宗,玄山数月,好不容易等到并蒂果出现,却被你们给搅合了,今天定要给个说法!”

    胖三长老一抬手,叫嚣的声音渐渐湮灭下来。他才道:“各位,这并蒂果我宗要想据为己有,本可以不邀请诸位前来。而灵物出世,本就是有缘者得,这位小女娃和我三脉弟子同一时间发现并蒂果,岂有不夺之理?得不到,那自然是缘分未到……”

    “你……”

    卓大小姐气的青筋直冒。

    刚才她第一个看见了并蒂果,忍不住惊喜地尖叫了一声,正行到附近的张远便闻声而来。两人第一时间斗在了一起,她不是张远的对手,只能大叫一声引起四周人的注意,准备趁着旁人交战的时候从中捡漏子。却没想到,待到越来越多的人都涌到了这里,二话不说打成一团之时,那并蒂果却无缘无故不翼而飞……

    是的,不翼而飞!

    没有人知道那东西是被谁拿了,是怎么就不见了,只记得当时现场乱作一团,一扭头,原本深埋在不起眼的地上露出一点点的红色果子,就这么消失了……

    眼睁睁看着那并蒂果从眼皮子底下没了,就好像自己唾手可得的晋阶也跟着没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郁闷?卓大小姐面色愈加狰狞,听着三长老一堆冠冕堂皇之词,只恨自己一个小小家族不敢和玄云宗硬碰硬!

    “三长老,我等尊一声大燕第一宗门,才会汇聚来此给宗主贺寿。可玄云宗的做法实在令人齿寒!莫说什么有缘者得,说不得就是你们弟子趁乱取走了!”

    她这话一出,胖三长老也是眸子一闪。他来的晚,待到那并蒂果不见了,才得到了消息赶来,之间的事也只道听途说。可明明是一个死物,好好的这么多人看见的,怎么就突然不见了?最有可能的,就是像她所说,有人暗中抢走了去……

    他看向张远。

    所有人都看向张远。

    如果有可能,那么当时玄气最高已臻蓝玄巅峰的张远,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张远一愣,还不待解释,忽然有人从人群中挤出来,指着他厉声道:“原来是你,张远!”

    “不是我……”

    “你得到灵物本也没什么,宗主一早便有言,有缘者得。可你将此事藏着掖着,存心让诸位宾客误会,挑起我宗和诸位的矛盾……你……你究竟是何居心?”

    宫无绝忍不住让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

    那满脸怒意义愤填膺一手抚着胸口一手指着张远气的直哆嗦的人,不是刚才还在他旁边摸着下巴悠然看戏的乔青又是谁?只觑到这么一个机会,这小子忽然眼珠一转,推开人群就跳了出去。

    尤其是跳出去的一刻——表情变化之迅速,演技之精湛,简直让他拍案叫绝。

    宫无绝牢牢盯着场中央的乔青,只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这小子跳出去挑拨离间用心险恶,他竟然越看越觉得……可爱?宫无绝迅速摇了摇头,挥掉这荒唐的想法,环视了一番四周。

    打蛇打七寸,在乔青义正言辞把一个“居心不良”的大帽子扣在了张远脑门上之后,只看四周原本还因为有宾客围观而投鼠忌器的其他脉子弟,尽都被这话给挑动而跟着站了出去,统一口径将张远围在中间严厉指责。宫无绝就知道,这些本就争着上位矛盾已趋白热化的几脉弟子,不幸的被某人狠狠戳中了七寸!

    棱角分明的薄唇好心情地一勾。

    这小子,不只腹黑,还是个实力派啊……

    场中众人一时懵了。远远没想到这并蒂果,竟无端端演变成了玄云宗的内部矛盾。

    张远更是懵了,天知道那该死的果子是怎么不见了的,根本就不在他身上好么。他也明白,这东西根本不需要在他身上,这些人,只是找一个能打击三脉的理由,鬼在乎证据充不充分?

    距离上次探玄天的闭关地,到今天已经半个月的时间。

    几脉之间的斗争更加严峻,尤以二脉三脉为甚。三长老多次去四脉和五脉拉拢帮手,二长老在得知了玄天手下有人去药库问过百叶草之事后,第一时间将那东西给毁了。就连一向淡定的大长老,都多次去玄天闭关之地请见,可惜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结果:不见。

    再往下说,这些嗅到了反常气味的心腹弟子们,更是直接撕破了脸,一天一小吵,两天一大打,就如家常便饭。

    哪怕是此时围着的这些宾客,也差不多明白……

    ——这玄云宗,怕是要换天了!

    所以此时此刻,在乔青一句冠冕堂皇的罪名压下去之后,四周的弟子瞬间就如打了一管子鸡血一样,将矛头直指向三脉。弟子对弟子,长老对长老,偏偏还有大多数不忿的宾客搀和在里面,冷言冷语唇枪舌剑,怎一个精彩了得!

    而乔青,干完了坏事又趁人不注意,溜溜地钻了回来。

    “看见没,四脉的人像是和三脉联合起来了。”乔青摸着下巴,以手肘捅了捅宫无绝。她可不是单单为了挑事,更是借着这个事儿,看清楚此时玄云宗的形势。

    四脉的长老是个精瘦精瘦的老头,看上去便属于没什么野心的那种。这会儿正和三长老站在一起,青筋直冒的看着吵作一团的弟子们。两人自持身份,自然不会在这些外院长老和弟子之间跟着搅合,不时低语着几句,像是在商量什么计划。

    而二脉长老林寻,和一脉的大长老戚云城,都没来。

    倒是五脉的长老,年级并不大,不到四十岁的样子。

    宫无绝点点头:“那个五脉长老,是五人中实力最弱的,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也会找一边靠上。”

    乔青伸出一条胳膊,随意曲着搭在宫无绝肩头:“听说那胖子在诸多宾客之间走动。你说,他最该拉拢的人是谁?”

    想上位,最先拉拢的自然是皇室:“他前几天送了拜帖,我没见。”

    乔青狐疑瞅他——这么好的机会没见?

    宫无绝转头,对她笑笑,格外温柔——不是忙着每天去见你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么。

    乔青一身的鸡皮疙瘩,就在宫无绝这一笑里集体阵亡。她迎风打了个寒颤,暗骂这男人真是越来越不要脸,这等恶心巴拉的话说的眼睛都不眨。撇撇嘴赶紧接回原来的话题:“我倒是觉得,你可以主动去见另一个人。”

    两人说话的功夫,那边矛盾中心忽然静了下来。原因无他,大长老戚云城来了。各脉弟子垂着头纷纷停止了指责,三长老也笑呵呵迎上去:“大长老,什么风把您吹来三脉了?”

    戚云城看他一眼:“老夫若再不来,指不定今日这山头都要被掀翻了去。”转向在场的宾客:“让诸位看笑话了。”

    众人冷着脸连声敷衍了两句“不敢不敢”,戚云城不愧是玄云宗里面,除了玄天之外的第一把交椅,他一到,刚才还和三长老凑在一起的四长老,顿时默不作声地离远了些。趁着那边寒暄解释的功夫,宫无绝问道:“你刚才说的,是戚云城?”

    “嗯哼,英雄所见略同!”

    宫无绝继续笑:“或者也算心有灵犀?”

    乔青要死地捅他一下,宫无绝瞬时抓着她手摸了一把,唔,又细又滑……近日多次被吃了几次豆腐的女人简直要跳脚,一把抽出手蹦他三丈远。乔青郁闷的不行,从来都是她逗宫无绝,什么时候这角色反过来了?

    乔青咬牙切齿:“妈的,你差不多行了!”

    摸了小手的男人立即眉开眼笑地顺毛:“我找个时间去探探,不过戚云城从来是玄天心腹,未必有突破口。”

    “不一定,就看戚为平在他心里的分量了。”

    “杀了儿子,又转过头来忽悠老子……”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乔青警惕地瞅他一眼,见宫无绝一本正经地观察着和宾客你来我往的戚云城,才挪了回来,耸耸肩:“我跟你一块儿去。”

    剑眉一挑:“你倒是真敢。”

    乔青摆摆手:“那有什么不敢的,我敛下内息,他又发现不了。唔,到时候易容个小厮,给太子爷端茶递水。”

    宫无绝低头笑笑,这话听着没什么真情实意,不过随口那么说说,他却是该死的舒坦啊……忽然,他耳尖一动,迅速转头看向后方。乔青跟着他看过去,那边是一个小小的矮坡,凌乱的大石压在坡下,而其中一块大石之后,正露出一片叶子尖儿,在秋风中一抖一抖……

    乔青皱起眉毛,怎么说呢,那抖动的频率并不像是普通的叶片被风拂过,更像是——乔青觉得自己疯了,这叶子更像是在笑,笑的花枝乱颤的感觉,发出细细小小的窸窸窣窣声。

    她眨眨眼,有点懵:“那是……”

    “什么声音!”

    戚云城明显也听见了,这一问,众人都狐疑地四下里看看:“大长老,什么声音?”

    他侧耳倾听的功夫,乔青发现,那大石后的叶子倏然不动了。哪怕是有风拂过,那叶片都纹丝不动,静止地立在那里。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咻一下,叶子尖儿缩了回去,被大石给遮掩住。乔青和宫无绝对视一眼,宫无绝指尖一动,一颗细小的石子便落入了相反方向,在一片树林之中远远发出清脆的击打声。

    乔青立即大呼:“在那边,是不是并蒂果?”

    这一叫,立刻多了无数声音:“一定是!是偷了并蒂果的人跑了!”

    “追!快追!”

    还有些机灵的,甚至在第一时间已经冲了出去。人群再一次像方才上山一般,朝着那边的方向汹涌而去。戚云城皱了皱眉毛,朝着那叶子尖儿的方向看了眼,没发现任何的问题。毕竟宫无绝能听见声音,比他整整高了一阶,那细小之声连乔青都听不清楚,戚云城也只是听了个隐隐约约。架不住一大群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跑,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直到大片大片的人跑了个没影。

    乔青和宫无绝终于看见了大石后面的叶子。哦不,不能说是叶子,叶子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这是一株由两颗西红柿一样的果子组成的植物,枝茎下有数片小小的叶子,随着风轻轻摇摆着。这次是真的摇摆,就像是漫山遍野随处可见的野果,看不出有分毫的不同。

    不过这副样子,能骗的了旁人,却骗不了乔青和宫无绝。

    两人刚才还以为是有人或者兽躲在这大石后面,没想到看见的竟是——并蒂果?联系到刚才看见的那叶子的情景,乔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青不得不被雷劈了一样的朝宫无绝呆呆眨了眨眼——活、活的?

    宫无绝嘴角抽了抽——貌、貌似已经有了灵智。

    乔青刚想感叹天地之大无奇不有,接下来,让两人真正被雷劈了的画面,立即咻一下闪现了。你见过西红柿原地跑么?如果是一秒钟之前,有人这么问乔青,她肯定以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你,然后撸起袖子探探你的脉象:“来,兄弟,这是病,得治!”

    可是现在,谁能告诉她视线中那两颗越跑越远的西红柿是怎么回事?

    两个西红柿在地上一弹一弹的,弹一下,就离开老远的距离,只眨眼的功夫,已经快要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而西红柿的后面,一大串叶子跟尾巴一样迎风抖啊抖,乔青几乎觉得那叶子要戳上她脑门,最好一下把她戳晕了得了!她不是没听说过,有灵物经过天长日久的玄气淬炼,可以修炼出神智。可是听说是一码事,真正看见了又是另一码事儿。

    这情形就好比,你坐在家里的餐桌前,盘子里是一盘儿西红柿炒鸡蛋。正要伸筷子,那西红柿一片儿一片儿长了腿咻咻溜走了……

    乔青懵了好长时间,一转头,宫无绝的眼皮子也在跳,一张脸正以极快的速度从嘴角龟裂。乔青哭笑不得:“咱们救了它,它却忘恩负义的跑了?”

    宫无绝沉默良久,扭头定定望着她。

    于是,乔青就在这目光下,干笑两声摸了摸鼻子,立即转身溜了。

    好吧,这种忘恩负义的事儿,她以前也没少干。不过这男人能不用这种赤裸裸的谴责目光来瞧着她么?

    ……

    直到回了院子,乔青还有点儿云里雾里。

    正在院子里蹦跶着的项七,刚想回房去装病号,见她神色凑上来问:“公子,你咋了?”

    乔青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被会说话的大白大黑给毁的差不多了,那逃跑的西红柿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望着眼前这呲着小虎牙一脸好奇的孩子,她决定还是不刺激这天真的娃了。

    摆摆手,晕乎乎地进了房间。

    房门刚关上,项七还没离开,又刷一下打开,露出面呈菜色的乔青:“饿了,弄晚膳去。”

    项七捂着胸口立即装死:“主子,我寒气入体……”开玩笑,就主子这挑嘴的毛病,平时可都是非杏亲自做饭,那味道什么的练了多少年才算对上了。这会儿他去做饭,能吃么?就算能吃,能入这尊大神的口么?

    乔青微微笑:“找打啊?”

    项七欲哭无泪,再一次证实了还是洛四精明啊!他正要去院子里配备的小厨房送死,门口宫无绝就进了来,也不说话,直奔厨房而去。项七大惊:“王爷,你是要……”

    “唔,客房那边是玄云宗送晚膳,吃不惯这里的东西。”

    宫无绝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来,他自然不会说刚才走到门口,正听见乔青的吩咐。然后又忽然想起来自家姐夫,一顿饭把彪悍冷酷的姐姐给拿下的事迹。宫无绝在厨房里,将每日负责采买的小弟子送来的东西挑挑拣拣了一番。门口乔青凑上来:“顺便呗?”

    宫无绝皱了皱眉,很嫌弃:“嗯,出去吧。”

    乔青“靠”了一声,倚着门框撇撇嘴:“其实啊,太子爷,行不行啊你?”

    宫无绝嗤她一下,也不回话,直接挽起袖子做起来。乔青抱着双臂在门口看,别说,她真的是抱了看好戏的目的的。结果,这男人总有让她颠覆的本事。她眼睁睁看着宫无绝手脚利落的将青菜切碎,卷上少许肉末放在锅中翻炒了两下。发面,揉面,将面团捏成小块的饼状。飘着浓浓香气的肉菜以一根筷子轻轻塞进饼中,包成了一个让人垂涎欲滴的球状糕点……

    神色认真,动作熟练,好似已经做过很多次。

    见他真的在做,乔青看热闹的心反倒淡下来,专心瞧了起来。宫无绝微垂着头,平日里刚硬的侧脸在日落的夕阳中柔和了线条,明明戴着围裙挽着袖子,偏偏就是有一种难言的贵气。

    乔青眯着眼睛看的认真,宫无绝忽然转过头来,朝她微微一笑。

    这一笑,在之后很多年后,乔青总忘不了。

    怎么形容呢,有种劫数的感觉。乔青第一次觉得,宫无绝是她的劫,不能规避,只得应劫!

    自然,此时的乔青,只是被晃了一下,立即不自在的转身出去了。宫无绝继续垂下头,专心做着手下的糕点。锅中油热,只望着就垂涎欲滴的小团子一个个的放了下去,反复翻面油煎,滋拉滋拉的脆响传出厨房外,让门口说不清道不明是个什么感觉的乔青,听的心里烦躁。

    香气很快飘了出来,项七已经给跪了:“公子,这种男人……”

    乔青眯着眼睛剜他:“嗯?”

    威胁中的手下为保命,立即改口:“真不爷们!”

    “嗯。”

    一个别别扭扭的“嗯”字落下,宫无绝已经捧着盘子出了来。他只做了这一道,通体金黄色的小球,带着菜肉的清甜香气,让人只看上一眼,便食指大动。洛四闻香而出,一看见宫无绝的造型,先愣了一下。项七已经不要脸的偷了一块,一口咬下去,烫的嘶嘶吸气,脸竖大拇指:“又焦又酥,好吃!”后面没说的是,我能易主么?

    乔青让这没骨气的气笑了。

    一脸不是很在乎的模样,眼角却偷偷朝着那酥香团子瞄:“唔,要不,爷帮你尝尝?”

    宫无绝气的咬牙,帮个屁!面上摆出个更不在乎的模样:“反正顺便。”

    乔青立即眉开眼笑的捏了一块儿,宫无绝悄悄观察她的神色,见她吃的见牙不见眼,一双清亮的眸子微微眯着,像是被顺毛中的大白。他忍不住伸手在乔青鼓鼓的腮帮子上捏了一下,乔青一口糕点险些喷他一脸,连连咳嗽:“搞什么,你还上瘾了!”

    宫无绝耸耸肩,坐到院子里的石桌旁。

    乔青瞄了瞄盘子里的团子,终于决定吃完再算账:“话说,怎么就这一道?”

    宫无绝一噎,他是坚决不会说,其实他只会这一道!

    鸣凤的皇室从小便锻炼独立,翼州大陆的人,大多时候都是在探险和修炼中度过漫长岁月。修炼,更少不了在山林这种危险之地试炼,比如万厄山。他们会学习在野外如何生存,包括烧烤这种不起眼的技艺,却绝对不会下厨房。而他这一招,还是小时候在姐夫那里,被逼着学的:“有的吃就吃吧,哪那么多毛病!”

    乔青也觉得,自己毛病是多了点儿。

    于是她眉眼弯弯继续吃,不再深究。

    此时的不深究,就造成了从此以后,每次宫无绝下厨,乔青吃到的都是这一道菜。嗯,很久很久,久到乔青一看见这道菜,就泪流满面,宫无绝都没变过花样……

    乔青吃饱喝足,天色也差不多暗了下来。外面那些去追并蒂果的人,也都大多失望的回来,骂骂咧咧踢踢踏踏。旁边院子,方展砰一声摔上大门。乔青暗笑,问道:“你给戚云城递了拜帖?”

    &nbs“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没有,咱们直接去,出其不意更有意思。”

    “好,我去易个容。”

    片刻功夫,乔青从房间里出来,宫无绝看得一呆。原因无他,她正顶着陆言的脸,手中一柄扇子轻轻扇动着,除了那双眼睛中依旧有几分风流不羁的妖气外,整个人竟是全无破绽!

    宫无绝一挑眉,虽然很不愿意让这小子得瑟,却也不得不赞道:“天衣无缝!”

    乔青学着陆言的模样拱手,文质彬彬,风流倜傥:“谢主子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