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十九章

    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

    眼看着周平一杯热腾腾的茶奉上去,眉眼弯弯将平庸的面貌都被点亮,众人心里都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

    有没有搞错,两大长老之间的矛盾,什么时候轮得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弟子搀和了?二长老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这要是一巴掌拍下来,横尸主殿都是好的,说不得就得渣子都不剩一点儿!没看着连林书书都不敢上前么?

    一众人以看尸体的目光看着那周平。

    他却仿佛完全不知危机四伏,微垂着眼睛端着这杯茶。

    一阵沉默之后,林寻却并未像旁人预料的那般发怒。

    二三脉之间的争斗早已经白热化,这汹涌程度到了什么地步?哪怕是负责采买的弟子多给三脉送了块儿砖,多给二脉发了套弟子服,都能变成两脉唇枪舌战的导火索。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熊包一样龟缩在一边,就连那张远都不敢上前一步,却有个他手底下的弟子不慌不忙送上杯茶水……

    这等临危不乱的气度可算在那死胖子面前大大的长了脸!

    林寻执起茶盏咕咚咕咚闷了下去,空茶杯随手丢去一边。

    “总算有个长眼神的了,你是我二脉的?”

    “回二长老,弟子周平!”

    林寻点点头,盯着他看了半天也没瞧出眼熟的感觉来,只能说明这弟子平日里太过低调:“很好,退下吧。”

    周平却未走,而是道:“两位长老的事弟子本无权置喙,不过却想在此说上几句,请二长老恩准。”

    嘶——

    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中,众人不可置信地望着平日里这隐形人一样的师弟。一杯茶水过了,竟还发表起言论来?他想干什么!

    林寻来了兴致:“说。”

    “是。弟子想来,这百叶草一方执着一个道理,林师姐说是从万厄山得来,三脉的张远师兄却说是他的师弟高价买来。既然双方都拿不出证据说不出个所以然,那么弟子斗胆……”周平抬起头,看着面色阴鸷的张远和皮笑肉不笑的胖三长老:“此物在谁的手里,自然就属于谁。”

    “好!”

    &nbs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p;“放屁!”

    两声大喝,一个来自林寻,一个便来自张远。三长老吹着茶水中漂浮的叶梗子,不抬头,也不说话。张远冷笑一声,阴戾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周平:“照你这么说,若你的小命在我手里,那就属于我了?”

    周平耸耸肩,在他的杀气之下甚至笑了笑:“若你有本事从二长老的手底下将我小命取去……”

    张远瞬间噎住。

    &nbsp“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看周平微笑着朝林寻身后站了站,一副“老子有人罩你能奈我何”的嚣张模样,脸色更阴郁了下来。二脉从来被他们欺负的抬不起头来,什么时候,竟也出了个小弟子牙尖嘴利?从二长老的手底下取他小命?这不埋汰人么。

    他在弟子中再出类拔萃,也不可能是长老的对手:“你叫周平?躲在长老身后算什么能耐,你若敢出来同我单独比试……”

    “傻了吧?”周平嗤笑一声:“我为何要出来同你比试?”

    “你不敢!”

    “张师兄,你玄气天赋之高以勘蓝玄,我却只得绿玄。以蓝玄之能耐欺侮低了两阶的师弟很有面子么?先不说这一比你欺侮弱小的名声绝对传出宗门令我宗蒙羞,此时宗内宾客众多,堂堂玄云宗的脸面你要是不要?就只说玄云宗上弟子之间私自械斗,又有二长老和三长老在座……张师兄,周平敢问——你将这泱泱大宗的规矩置于何地?又将二长老和三长老置于何地?!”

    一番话铮铮有声。

    沉默,沉默良久。

    “噗嗤,噗嗤——”

    看着张远表情仿佛吃了屎,一众二脉弟子集体喷笑出声。明明这周平打不过张远,却一提溜的大帽子轰隆一声给扣了下去,弄的好像他不比不是因为打不过,反倒是处处从对方的角度考虑,怎一个用心良苦?

    多少年没在口头上让对方吃瘪了,林寻满意的连连点头,若非要保持着二长老的风范,只想仰天吼一声爽快。

    “张远。”

    三长老终于抬起头,开始正视这无端端蹦出来的小子。一声唤,张远立即退到他身后,脸上的怒气就这一瞬便压了下来,阴冷的笑着。他对这小子出手是欺侮同门,若是三长老动手,则又是另一个说法了——教训以下犯上的忤逆弟子。

    三长老放下茶盏,摩挲着肥短的手指上一枚巨大的扳指:“很好,二脉的小子,你刚才说……东西在谁手里,就算谁的?”

    “是,自古翼州大陆以武为尊,拳头大便是硬道理,恐怕这一点三长老远比弟子明白的多。既然双方各执一词,那就按照大陆上的规矩来,这东西谁得了,在谁手里,谁又有本事保住,那便是谁的。”

    “你的小命……”

    “若我有能耐保住自己的命,自然是我的。若我没这能耐,也绝不会如三脉一般在此胡搅蛮缠!三长老尽管取来试试,若你取得,你说是你的,那就是你的!”

    “好!老夫竟不知道,一帮熊包的二脉里,竟也有个带血性的!啧啧,多少年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子了。”

    三长老抬头一笑,笑的脸上褶子都挤到了一起。肥硕粗短的身体忽然跃起,轻盈如电朝着周平而去!这具如弥勒佛一般的身躯里爆发出让满场弟子惊呼的煞气,下手快准狠竟是要将周平一击毙命!

    周平稳稳地站着。

    这一击在旁人的眼里凌厉非凡,在周平的眼里却是漏洞无数。

    紫玄巅峰和紫玄巅峰之间,也是有上下高低之分的,早在地壑里那十日时间,她便已经站在了紫玄巅峰的顶点。没错,周平,便是易了容的乔青!乔青的眼里掠过丝轻蔑的光,莫说是这胖子,就是再高一筹的林寻亲上,也不是她的对手!心里一瞬闪过无数反击的方法,是折了这胖子伸出来的手肘,还是飞刀戳他的空门,或者直接一脚踹在他圆滚滚的肚子上……

    一系列的反击在脑子里蹦跶来蹦跶去,乔青攥住发痒的手,好久没打架,眼看着有个找事儿的胖子送上门,还不能揍……

    ——她忍!

    就这一忍的功夫,电光石火,二长老肥胖的手眼看着就要折断他细细的脖颈,眼前林寻一闪而过,一把拦住:“三长老,当着老夫的面击杀我二脉弟子,当我死的么!”

    三长老一击不中,反身退回座椅上。

    他本也没指望能当着林寻杀了这小子,不过是虚张声势挫一挫二脉的锐气罢了。却没想到,这周平看着平平无奇,气度倒是不凡,刚才小命都快没了,竟也没喊上一声退上一步。

    三长老从硕大的鼻翼里喷出声冷气儿。

    “好,我二脉里竟藏了个人才!”林寻却是看向乔青,满意中带着几分怀疑:“周平,你不怕?”

    怕,谁说她不怕,她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给那胖子一脚,到时候漏了马脚可就有的瞧了。玄云宗可不只这么两个人,四脉和五脉长老尽都是紫玄巅峰,其他外院长老大多是紫玄和蓝玄巅峰,这么一群人若是单打独斗她自然不怕,可要是一拥而上……可有她的好果子吃。

    乔青忽然一怔,从什么时候起,她竟不知不觉进境到这样一个等级?

    五个月前在她眼中还是“深不可测”的乔延荣,实则也不过是三长老这样的水平。唔,要是邪中天再见了她,可不得吓掉了眼珠子……乔青期待的弯了弯嘴角,抬起头朝着一边站着的林书书看去一眼,迅速垂下眼帘。

    这一眼,可说深意无限。

    最起码,在所有旁观者的眼中,已经从中悟了个明白。

    好家伙,这不声不响的小弟子,竟然是看上二长老的千金!也怪不得她今天一反常态冒出了头来,原是因为先前张远多番侮辱林书书啊……

    林寻也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好,好,好!”

    三个好字,少许去掉了之前的怀疑。先前还想着别是什么人混了进来,可一来,这周平有不少弟子都识得,他也没看出有易容的痕迹。二来,刚才三长老动手的关键之际,若是心里有鬼早就开始反击。三来,便是刚刚那一眼了,也算是有了个说法。

    乔青心下暗笑。

    爷能在乔延荣的眼皮子底下得瑟了十年,若让你一眼看穿,老子就算白混了!

    她正想着,主殿外传来一声苍老的嗓音:“老夫来串个门子,没想到竟如此热闹!”

    这声音带上了让乔青都眸子一凝的无上修为。在场之人尽都脑中一嗡,第一个字还离着极远极远,一句话落下,眼前人影一晃,三长老的对面已经坐下了一个五旬老人。这人沧桑的眸子扫视一周,所有人都迅速低下了头。

    乔青随大流没朝他看去,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势压,浓重到连她都不敢小觑!

    ——玄云宗大长老,戚云城!

    这整个玄云宗里,恐怕唯二的两个能让她忌惮的人,一个玄天,一个便是此人了。乔青心下明了,恐怕是刚才在山峰上两脉的人闹的太凶,这大长老身为玄天心腹,便过来打探虚实了。她倒是没想到,来这宗门的第一天,就将三个主力人物给见了全。

    戚云城的目光,环绕一周后凝在了林寻手里的百叶草上:“原来这就是书书带回的宝贝。”

    林寻朝他拱了拱手,避过百叶草不谈:“大长老竟有时间来我二脉做客,蓬荜生辉哪。”

    “老夫听闻了峰上的热闹,就过来凑上一二。倒是没想到,书书历练这一趟,能寻来这等年份的百叶草。可惜啊,宗主却未必能用得。”

    三长老心下冷笑,这戚云城睁着眼睛说什么瞎话。未必能用的,以为咱们都是傻子不成,还想给玄天的伤势隐瞒。他软呵呵地笑着:“用不用得也是我两脉的一番心意,不如先给宗主送去再说,若宗主满意,那自是好。若宗主嫌弃这百叶草礼微物轻,咱们也好再去寻其他的寿礼。这贺寿,总要贺在点子上,可不能让宗主不高兴不是?”

    林寻眸色一闪。

    三长老的传音已经逼成一线直入耳膜:“那里什么情况你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在这斗个你死我活,只会让那位和一脉坐收渔人之利。戚云城说的好听,可连他都听见动静赶了来,还不能说明那位现在急需这东西么?”

    林寻沉默片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道理他自然明白。

    他和三长老暗地里可以斗,但此一时彼一时:“大长老,三长老说的有理,这百叶草有没有用,总要宗主亲自说过才算。”

    三长老立即接上:“择日不如撞日,宗主闭关这数月,我等也担忧的紧。我看就这会儿吧,难得咱们三人都在,正好去瞧瞧。”

    两人一人一句,戚云城如何听不懂?连两人肚子里面那点儿心思,他都明白的一清二楚。问题就出在,就连他都不知道,宗主到底是生是死,伤势如何。他们两人得到什么样的消息,他得到的就是什么样的消息。宗主声称闭关,禁地里只有一个丫头侍候着,哪怕他去探过几次,也都是那丫头出来代言。

    而刚才,便是那丫头亲自派人给他传的话。

    “好,那就一起瞧瞧去。”

    ……

    玄山共有五峰,可世人常说的玄山之巅,指的便是这一脉的主峰。

    而玄天的闭关之地,便在主峰之后,一座吊桥隔开的山头上。站在吊桥一端,对面可见云雾缭绕,透着几分仙霓之感,吊桥之下是丛丛溪谷,景致独好。戚云城运上玄气将声音逼至对面,不多时,一个丫头便聘婷而出。

    离着尚远,乔青隐在众多子弟之中,眸子便倏然一凝。

    女子行过狭窄的吊桥,到得近前,终于看清了这女子的样貌。身材纤细,眉目娟秀,不算多么上好的紫色,勉强能够入眼。乔青的嘴角缓缓勾起抹冷笑,竟是个老熟人——乔雨!

    乔雨朝长老三人福了福身:“见过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

    林寻最是直,直接皱眉便问:“宗主呢?”

    “回二长老,宗主正在闭关之中,方才奴婢听到大长老的传音,前去禀报。宗主闭关不出,只道正处于关键之时,三位长老若有话便直接交代给奴婢好了。”

    “呵,什么时候,老夫竟要给一个丫头汇报了?”

    三长老眯起那对小眯缝眼,软呵呵的笑声中蕴着几分杀意。乔雨脸色白了白,一咬唇:“三长老莫怪,奴婢也只是听宗主的吩咐,宗主如何说,奴婢便如何做。”

    “很好,那你便替宗主做决定吧。”三长老笑意越发的冷,弥勒佛样的脸闪过阴狠之色:“二脉寻来了百叶草作为宗主的寿礼,听闻宗主近日身体有恙,我三人便赶着给宗主送来了。”

    乔雨一哆嗦,眸子闪了闪。

    转瞬她压下慌乱,强笑道:“三长老这话,奴婢可不明白了。宗主不过是在闭关修炼,说不得这一趟出来,玄气能更进一步呢。这身体有恙,可是从何说起?”

    林寻和三长老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几分。

    乔青却眉头一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三个长老未必能看出来,因为他们不了解这女人。可乔青不同,多番和她打过交道。不单单说她篡位那日能不声不响嗅出端倪逃了保命,就说这乔雨的演技可不是盖的,能将乔云双这些年耍的团团转,乔家小辈中尽都被她当做枪使。怎么此刻,这城府却退步了?让人一眼便瞧出她说那话时色厉内荏……

    只能说,乔雨是故意的!

    她故意装作慌乱,让林寻和三长老以为玄天果真是重伤,也果真重伤到不敢见对宗主之位有异心的两人。

    唇角微微一勾,玄天不过是让轰天雷给炸了一炸,至于伤到要闭关么。她只道自己这一株百叶草送上来,比预想的效果好了不知多少倍,原本只是个试探的引子,却直接引得两大长老火拼抢夺。原来根本早在之前,玄天就已经给两人下了套……

    可怜两个长老,还自以为得知了天大的机密。

    更可怜的是,说不得今天大长老突然出现,也是玄天背地里吩咐的,引着两人来发现了他希望两人发现的东西。仿佛玄天不出几日就得咽气儿一样,两人语气都轻快了几分:“既然如此,那我等也不打扰宗主闭关了,这百叶草……”

    乔青这一思索的功夫,乔雨已和两个长老周旋良久,听他们如此说,立即道:“百叶草的话,若要奴婢说,不如就暂且放到宗门的药库里去,待到宗主出关,奴婢再行禀报。三位长老可同意?”

    “很好,那就这么办。”

    几句客套寒暄之后,三个长老各怀心思的带着大部队原路返回。

    待到人远远的走了。

    乔雨得意一笑,转身沿着吊桥回去。一路顺着羊肠小道,寻到一间偌大的建筑,躬身站在门外:“回宗主,奴婢已经按照宗主吩咐的做了。”

    房内,沉默良久后,走出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清俊儒雅似饱读诗书的儒士。周身轻盈着,根本就没有分毫的内伤!嘴角挂着的笑,让人望之心冷,轻飘飘而优雅的嗓音怎么听,都有几分阴郁之感:“本宗听见了。做的不错,不枉本宗留下你一条命。”

    “多谢宗主当日不杀之恩。”

    “嗯。”

    “宗主,可是奴婢不明白,二长老和三长老分明不是宗主的对手,您直接杀了便是,为何要留下他们在宗内斗来斗去……甚至这会儿,还要让他们以为您……”

    玄天似乎心情不错,弹了弹衣袖笑的格外开怀:“直接杀了,那多无趣?让他们斗生斗死斗个你死我活,死在对方的手里,不是更有意思么……”

    乔雨心下一颤,是了,这才是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这种把所有人都当成蝼蚁一样耍弄的心思,才最是让人心惊胆战。这男人的变态和多疑,就连他的心腹戚云城都不知道他到底受伤没有。而她知道,却绝不是因为相信,而是……乔雨苦笑一声,而是在玄天眼里,她跟个畜生没何分别。

    玄天自不会管一个畜生怎么想,他仰头望了望天色,优雅地转身走回了房间:“这个时候,邪中天和鸣凤的人,也该发现那地壑了吧……”

    “什么地壑?”

    乔雨条件反射问出声。玄天步子一顿,周身升起股暴虐的气息,衣袖猛然朝她拂过。

    轰——

    乔雨顿时倒飞出数十米。

    磅礴的玄气击在身上,她一口血喷出来,只觉浑身上下已经散了架。硬撑着死命爬起跪下,一吸气,肋骨处钻心的疼:“奴婢多嘴,宗、宗主饶命!”

    玄天头都未回,优雅的背影透出让人心惊的冷酷。一边冷笑着朝内走,一边不满地嘀咕:“这个玩具,可比乔青那小子差远了。可惜啊可惜,为了本宗的计划,你也只得死在那地壑里了。啧啧,陪本宗玩的最开心的当属你,可惜,当真可惜……”

    待人进了房间,房门轰然关闭。

    乔雨才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一边抹去苍白嘴角的血迹,一边阴郁地攥紧了拳。她宁愿当初被项七洛四杀了,也不愿被这个疯子给救回来!玄天留下她一命,只是为了从她这里打探那乔九的一切,饮食,住处,性格,朋友,事无巨细尽都要知道的清清楚楚。但凡她有一丁点答不上来,便如今日一般,半死不活奄奄一息……

    只算得上娟秀的容貌,被狰狞的神色所取代,乔雨咬着牙恨不得将那乔九碎尸万段!你死了,哈哈,你死了,你可知我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可知我现在活的畜生不如!

    乔青,该死的乔青,死在玄天这变态的轰天雷里,算你好命!

    *

    而此时,被玄天和乔雨皆认为已经死的渣子都不剩的少年,正优哉游哉地晃悠在二脉的山头上。

    一旁是少许方才的二脉子弟,她在主殿上一出,显然已经让林寻记在了眼里。这曾经让二脉上下死都记不起的小人物,一跃成为了二长老眼前的红人。不少曾经和周平全无关系的师兄弟们,这会儿都聚在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恭维着。

    林书书已经跟着林寻回去主殿。

    倒是方展也在其中,看着她的目光很不善,明显把她当做了情敌。

    乔青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喽啰计较,她随口应付着身边师兄弟的恭维,眯着眼睛在四下里打量着。若是洛四和项七在玄云宗里,会被藏在哪里去。她现在急于找到两人,玄天说不得以为她已经死了,那么两人便没了利用价值,晚一步,都多一分危险。

    一行人走到一个双叉口处。

    往左是高阶弟子居住的独院。往右,便是她这菜鸟等级居住的屋舍。

    乔青和众人道过别,正要走,便见一师兄盯着远处啧啧赞叹:“瞧瞧那边,好大的架子,也不知是什么人,有外院的长老一路引着呢……”

    转头看去,那边正缓缓行来了一伙人,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衣,四下里望着,再旁边,有身穿道袍的外院长老,一路引着给讲解着什么。有弟子冷哼道:“什么人我是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我可清楚的很。”

    “哦,看什么?”

    “并蒂果呗!都说咱宗门出了并蒂果,可到底在哪,谁知道呢?早些时候来的宾客,恨不得把五座山头都逛个遍,想着说不得走了大运正巧撞上出世的奇物。”

    “哈哈哈,哪有这么容易呢,尽是些傻子!诶,周师弟,你跑什么?”

    乔青跑的飞快,一溜烟儿钻入了右边的岔路。

    她能不跑么,她敢不跑么,扔下宫无绝自个儿一人溜了,这会儿这男人直接找上了二脉来。靠,找个屁并蒂果,那男人分明在逮她!乔青一阵风样的钻回了周平的院子,两人一间的屋舍,拥有一个小小的院子。

    院子里高个子师兄正晾着衣裳:“周师弟,回来……”

    砰——

    仿佛被鬼追一样的少年迅速关上了门。

    高个子师兄狐疑地撇撇嘴,这周师弟下山一趟,回来可真是古古怪怪的。他将衣裳搭到绳上,拍拍手,收工。脑子里还想着周师弟刚才也不知去了哪里,怎的像是后面有狗?一扭头,他便愣住。

    只见院子外面,远远站着个黑衣男子。他负手而立,秋风中衣摆翻飞,意味不明的目光遥遥望着自己这院子。

    高个子师兄看了半响,见他依旧站在那里,便迎上去。越是离着这男子近了,越是暗暗惊叹。好一个挺拔如松竹的男人,那相貌,那气势,啧啧:“阁下可是迷路了?这里是咱们宗门子弟的屋舍,宾客居住的地方,在另一头。”

    “刚才进去的……”

    “哦,找人啊!那是我周平师弟,阁下找周师弟,我去给你叫去!”

    咣当——

    房间里远远传出一声响,像是什么重物摔到了地上。宫无绝挑了挑剑眉,一边咬着牙像是恨不得把某人逮出来咬死,一边鹰眸里又笑意渐浓。高个子师兄看的云里雾里,刚想进屋叫人,便见他嘴角一勾:“唔,不必了,想是我认错了人。”

    明显感觉里面有人松了口气。

    很好!

    宫无绝嘴角的笑又扩大了几分,干完了坏事知道跑了,好兆头。

    高个子师兄在这男人的笑意下,整个人呆住,待到秋风一起,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宫无绝已经走没了影。他挠着头连声纳罕着,路过周平的房门口,敲门问道:“周师弟,你怎么了,刚才那声……”

    “没事。”

    乔青从地上爬起来,脑门撞在门上磕的那个疼。她呲牙咧嘴地踢翻了凳子,这男人,也太邪门了,就看她个背影也认得出来?乔青揉着脑门一脸郁闷,接着又是一愣,她跑什么?不就是撞见了宫无绝,虽然一开始丢下他自个儿消失了有点儿不地道,但是她乔青什么时候地道过了?至于见着这男人跟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一样么……

    乔青撇撇嘴,打量着周平这个房间,正要找个地儿窝一会儿。

    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

    自然不是宫无绝,那男人要是进来,怎么可能敲门?乔青打开一条缝,着重在院子外面瞄了瞄,确定那人真的走了,才望向门外站着的宗门子弟:“师兄,有事?”

    “周师弟吧,二长老说,给你换到那边的独院儿去。师弟今日可给我二脉长了脸,长老回去主殿之后,还赞不绝口呢。师弟可是行了大运了!”

    “不敢,多谢长老记挂着。”

    “那,这是你的房匙,我还得回去给二长老回话,就不带你去了。上面有编号,你去找找很好认的,九百三十八号。”

    乔青接过钥匙,笑着送走了那人。她回身环视了一遍房间,周平没什么东西,房间里空荡荡的,她简单收了几件衣裳,拎着钥匙朝独院那边找去。

    一间间的院落,院外的墙上挂着特有的编号。乔青找到九百三十八,旁边的院子走出一人,巧了,方展。一瞧见她手中的院匙,一张脸顿时铁青。像是没想到她会被安排到这里来,方展冷笑道:“周师弟果真是一朝得势了。”

    乔青没理他,咔嚓开了院子的锁。

    “别以为入了二长老的眼,就有机会肖想林师妹。自己什么身份什么等级都记清楚了,在这玄云宗里,可不只是靠拍马屁就能上位的!”

    砰——

    院门关闭。

    耳根终于清静。就林书书那种表里不一的,脱光了送她眼前她也不要!有无紫非杏祈灵在前,谁会去看那女人一眼。乔青掏着耳朵朝里走,独门独院,院子倒是不大,不过极干净。开了房门,站在门口朝里面一扫,简单的家具,一应俱全,少了她的麻烦。

    不对!

    眉峰一皱,乔青脚尖一点正要飞出。

    一阵熟悉的气息倏然逼来,速度之快,她完全躲闪不及。只觉眼前黑影闪过,有人从屏风后猛然到达了身前。倒霉催的,这男人高她一阶以后,老子算是吃大亏了!这念头刚刚转过,乔青已经被人一把压在了墙面上。

    眼前,是一双似笑非笑的鹰眸……

    推荐一好友文:《男色众多——异能大小姐》作者:公子轻狂

    女强!爽文!

    她,阅男无数的古代妖女,一朝穿越现代,成为人人可欺的小女人。

    她从来都是强者,哪有被人欺负的道理?

    绝世心法在手,她就不信自己会一辈子废物下去。

    ……

    异能觉醒,操纵万物,

    但看她,披荆斩棘、称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