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七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七章

    “还请公子相助。”

    乔青的牛车骨碌咕噜滚上前的时候,正听见这句含羞带怯的求助声。

    两面高耸的山壁之下,一条蜿蜒似蛇的小道羊肠看不见尽头,说话的女子便站在这小道入口,高胸纤腰,窈窕火辣。后面跟着一群拉货的车队,打眼望过去足有五车,以大红色绸布包裹其上,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三四十个武士丫鬟仆从并列左右,面带喜色朝着祈风的马车抱拳相请。

    车帘一掀,祈风走了下来:“姑娘,还请细说。”

    那女子怔怔望着眼前男子,腮染红霞,一只手不自觉的绞着腰间短鞭:“公……公子……”

    一边走出个管家模样的仆从,老头见自家从来飞扬跋扈的大小姐这副模样,唉声叹气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个清楚。大燕隶属翼州西南,多山,多林,多险。尤其最近去往玄云宗贺寿的人越来越多,一路上的山贼土匪便瞪起了眼睛,趁着这六十大寿准备狠狠干上一票。而眼前这条路据说越是往内,便越是狭窄,多有山匪出没。

    这姓卓的女子貌似有点儿本事,本欲硬闯而过,被这老管家劝了下来。老头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早在路上便派了几个家族武士先行查探,结果一直行到了此地,离着派出的时间已有足足七日,那几名武士却失了踪迹,丁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于是一干人等带着这五车寿礼,站在这一线天骑虎难下。

    进去,怕危险。绕道,又嫌麻烦。

    正巧碰见了祈风的马车队伍,便打上了同行的主意。

    乔青坐在牛车上听完,觉得没什么意思。再看这行人殷殷期盼地望着祈风,尤其那卓姓女子,如狼似虎只差把祈风一口给吞了。至于她这寒酸的破牛车,这些人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便直接无视。

    乔青撇撇嘴,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

    既然不搭理她,她也没有自找没趣儿的想法,正要吩咐非杏前行,却听祈风开口问道:“吴兄弟,你怎么看?”

    这一问,那卓大小姐就是一愣。

    她本身对这一线天是完全不怕的,这次给玄云宗宗主贺寿,又是为了争那并蒂果,派出了家族里最好的武士。再加上她修为不低,根本没什么好惧。若非管家一直在身边劝这劝那,也不会耽搁了大半个时辰这么久。谁知这么巧碰见这一行马车队,以她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马车的奢华,再见武士极有素养,“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便想以此借口结识车内的公子。

    这祈公子也没另她失望,当的是一表人才见之心喜。

    可是,他竟对一个坐着牛车的落魄小子以礼相待?

    卓大小姐这才居高临下地赏了乔青一眼,这一看,一双嫌弃鄙夷的眼睛立即便看直了。她死死撤回盯着乔青的目光,一个是大有来头的名家公子,一个是落魄寒酸的俊美少年,她当然知道该选谁。只是可惜了这穷酸小子的样貌……

    乔青摸摸鼻子,果然胸大无脑么,这女人什么都写在脸上。

    朝无紫非杏扬扬眉,那意思——老子很穷酸?

    可惜,没得到回应。两人现在可没功夫搭理她,正愤愤然地瞪着这卓大小姐高耸如山汹涌澎湃的胸部,脸上呈现出一种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再双双一转头,在自家主子一马平川的胸前停顿片刻,对视,微笑——被治愈了。

    乔青差点蹦起来一人给上一脚。

    大白再一次发出了呼哧呼哧的贱笑。

    乔青阴测测地扫过它,转向等着她回话的祈风,不爽道:“卓姑娘娇弱女子,祈大哥若方便正好同路而行,车队凑在一起也算有个照应。”说完,便狠狠瞪非杏,示意她启程,心情极度阴暗的少年急需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修理修理这两人一猫。

    非杏低着头暗道不好。

    便听祈风笑着道:“那敢情好,咱们三个车队一同上路,是能互相照应。”

    三个车队……装睡中的兰萧再把头往稻草里埋了埋,牛车也算车队么,太寒碜人了。

    乔青掀着眼皮朝上瞅,见祈风一脸正经,坦坦荡荡好像真没听出她的推托,只那双眼中含着丝丝笑意,明显是顺水推舟。她还不待说话,便见马车里祈灵蹦了出来,欢快地跳到乔青身旁抓着她一只手臂:“玄……吴大哥,一起走吧,那一线天可能有危险呢,咱们一起走,灵儿就不怕了!”

    祈风暗暗摇头,真是女大不中留。

    祈灵吐着舌头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乔青失笑摇头,这丫头坦率天真,娇憨却不骄纵,她倒是极有好感。本来也不赶时间,同路便同路吧。乔青在这丫头抱着手臂摇啊摇的攻势里,轻笑着点了点头。

    祈灵顿时一声欢呼,小麻雀一样又飞回了马车。

    而一旁那卓大小姐一队人,则显出了为难的神色,带着这么一个小子走一线天?乔青的武器是修罗飞刀,刀出必见血,平日里自然是见不到的。兰萧那货主张和平,从来也没个兵器,剩下两个丫头更不用说了。这会儿四人一猫便被当做了累赘。

    卓大小姐皱着眉毛,老管家已经先一步道:“多谢祈公子相助。”

    如此,三个车队便一同上了路。

    这一走,便走了足足三日的时间,这条蜿蜒小道果然是越走越窄,到得最后,连两辆马车并肩而行的宽度都没有了。从下往上望去,两侧陡峭的山壁高耸入云,唯有天空露出细细一线,的确是山匪埋伏打劫的好地方。只要堵住两边道路,从上面推下大石,那真是一劫一个准。

    而一路上,祈灵也和乔青越混越熟。

    这丫头天真又没心机,甚至连男女大妨都没有,时常一白天就蹲在乔青的牛车上,说说笑笑一整天。大多时候是乔青躺着听,她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从家里的兄弟姐妹,说到学堂里的老师傅,乔青偶尔笑眯眯应上一声,她就继续说,不知不觉乔青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知道了。

    祈风恨铁不成“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钢的把她提溜回去。

    祈灵被提溜着后领子,张牙舞爪的喳喳叫:“大哥,大哥,好多人看着呢,太丢人啦!”

    瞧着远处乔青摸着下巴一脸奸诈的样子,祈风对这个妹妹的智商极度无语。老底儿都被人家给摸透了,还不自知,哪天把她卖了她还给人数钱呢!这少年比她大上不过一两岁,腹黑程度却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祈灵被丢上马车,扒着车帘朝乔青暧昧的眨眨眼:“吴大哥,灵儿晚上给你看好东西哦!”

    前方卓大小姐急的直跺脚。

    她这三天多次找机会和那祈公子套近乎,奈何人家始终不冷不热,表面上倒是有礼,心底里她怎会看不出这祈公子的敷衍?转了计策想从那祈公子的妹妹身上着手,谁知那小丫头简直犯贱,整天跟那落魄小子厮混在一起,完全不给她机会:“七叔,为什么要带上那穷酸小子!”

    老管家摇摇头,大小姐什么都好,修炼上也争气,就是这性子啊:“大小姐啊,老奴看那祈公子可不是泛泛之辈,大燕哪里有姓祈的名门望族,说不准可是别国的公子啊。”

    “那又怎么样?”

    “大燕在七国中可是末流,咱们卓家也算不上是一等一的家族,若是别国的贵家公子,如何能看的上……”

    “七叔!”卓大小姐板起了脸,胸口恼怒的波涛起伏:“那可不一定!本小姐玄气过人,样貌身姿都没的说,他凭什么看不上?不过是如今相处的机会少罢了,若是他肯了解我,自然会对本小姐心仪。”她咬住唇,死死瞪着远方牛车上的乔青:“不能从祈公子着手,还可以找那祈家小姐。若不是你逾矩先行答应了下来让那穷酸小子一同上路,也不会让我没了机会!”

    一番话说的咬牙切齿,旁边仆从武士们亦是厌恶的朝后瞥一眼,若是真的来了山匪,那一行四人就是最大的累赘。

    老管家叹了一口气,不由也朝那边望过去,穷酸小子?累赘?是不是累赘他不敢说,可若真是个落魄穷酸之人,那祈公子又怎会一路上以礼相待?而这少年也分毫没有低人一等受宠若惊的表现……抬头看了看天色,见日头西斜,走去中间祈风的马车:“祈公子,天色晚了,此地已在一线天的最为狭窄之处。若是趁夜上路未免危险,不如今晚暂且停下休息一夜?”

    “也好,剩下这两天应该最是危险,碰不到山匪最好,若是运气不好碰上了,也有精神抵抗。”

    隔着车帘行了一礼,正要离开,听里面再次道:“去问一问吴公子,若她没意见,便如此了。”

    他一愣,随即应了,快步跑到最后的牛车前。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nbsp;“吴公子……”

    乔青正惬意的眯着,扬了扬手:“没意见。”

    老管家大惊,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先前那马车的位置,中间隔了少说有几十米,那祈公子说话声音极小,这少年却听见了。这代表了什么?还不容他从震惊中回过神,大小姐已经跑了过来,鄙夷的看了眼乔青:“七叔,走了。”

    一路被卓大小姐拉远,他也不再多说,反正说什么大小姐都不会信的,只自己留了一个心。

    车队已经停了下来,拉开了老长一个队伍,随着入秋天越来越短,这一会儿的功夫夕阳已经落山,天色渐渐暗下。篝火生起,仆从丫鬟们围着火堆取暖,各自吃着干粮。

    月上中空,四下里渐渐响起了鼾声。

    乔青打着哈欠都准备睡了,终于等来了祈灵的“好东西”。

    今天跑了一天银行,明天接着万。

    话说,猜猜这东西是虾米?猜对有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