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六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六章

    这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可说是喊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巨大的怨气朝着上方汇聚而去,不论是鸟群还是人群,尽皆在这一变故下停了下来。他们仰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山壁,一片幽黑而神秘的洞穴口处此时正站着两男两女,一个红衣男子抱着只肥猫站在最前,带着三人一猫高高俯视着他们微微一笑。

    这一笑,险些把他们气的集体吐血阵亡!

    “你是什么人?”

    “这个不要脸的混蛋!”

    “偷宝贼,有人趁机偷宝!杀了她!”

    一阵一阵的怒吼声惊呼声跳着脚唾骂着,看看地上这些尸体吧,他们和这群凶鸟打生打死,损失惨重死伤无数的时候,竟然有人借着他们转移了所有鸟群的注意力,轻而易举的攀上了那座山壁,大摇大摆的站在了洞穴的门口!

    这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郁闷?辛辛苦苦厮杀了半天,竟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而更要命的却还不止于此。大群大群的凶鸟见有人竟然靠近了它们守护的地方,仰天齐齐发出一声愤怒的嘶鸣,这鸣叫汇聚在一起尖利凶残的震人耳膜。少数头鸟疯狂的仰冲而上。众人的嘴角纷纷勾起抹痛快狠辣的弧度,只有四个人竟敢去招惹这群疯鸟,死吧,死吧!

    他们要亲眼看着这四个人被鸟群撕成碎片!

    然而让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这群鸟一靠近那男子,竟然齐刷刷停了下来,浑身坚硬的羽毛全数炸了起来。它们在半空盘桓着嘶鸣着扇着翅膀亮出爪牙却不敢靠近一步,这仿佛看见了天敌的又惊又惧,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这还是刚才将他们杀的七零八落的凶兽么?在那两男两女面前,它们竟然变成了一群无害的小绵羊?

    紧跟着,小绵羊们围着半空盘旋了数圈……

    忽然发了疯一样再次俯冲而下!

    处于狂暴中的鸟群不知什么原因不敢和乔青等人正面对抗,却将滔天的愤怒全数发泄在了下方的队伍中。所有人脸上的冷笑一瞬间完全僵住,眼睛陡然瞪大了起来,惊恐的慌乱的不可置信的奋力抵挡。

    “啊……这群蠢鸟!”

    “救命啊,快跑!它们已经疯了!”

    “见鬼的东西,你们去杀了上面的人啊……”

    炸了毛的凶鸟和方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它们更加残暴,更加疯狂,连力量都上涨了一个台阶。

    一爪子下去就是一片血沫!

    乔青一头问号的望着下方混乱惨烈的情景,手中蓄积了满满一击的玄气缓缓放开,摸摸鼻子连自己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凶兽了。

    转身,眼前一片黑漆漆的洞穴大概百尺见方,空空旷旷一眼便可望见尽头,最深处一块儿高高的石台铺满了枯黄的稻草,太过漆黑里面的情形暂时看不清楚。这和她开始以为的这是鸟群的巢穴并不吻合,它们数量众多个头太大根本住不进这里来。

    乔青走了进去。

    衣摆却被人拽住。

    她扭头,看见一手扒着洞壁,一手死死拽着她,两眼挣扎地望着下方群战的众人,貌似是想要跳下去救人又貌似不敢的兰萧。他双腿不断的抖啊抖,他白皙的脸上呈现出一种悲天悯人的纠结,乔青觉得如果不扶他一把,估计这二货又要吓晕了。

    她逮着兰萧往里走。

    这货死死扒着洞壁。

    “你不管他们啊?死了好多人!”

    “管啊。”

    他还没来得及惊喜,便见乔青咧嘴一笑,白牙森森:“老子等会儿去帮忙收尸!”

    “你你你……”颤巍巍的手指在半空晃啊晃,兰萧被这冷血的态度给惊到说不出话,蹦到了嗓子眼儿的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乔青冷笑的视线中识时务的咽了下去。他毫不怀疑,只要再吐出一个字,就会被她一脚踹下去喂鸟。

    乔青扫一眼下方,此时有少许的人退却逃离,那群凶鸟并未再追击,只一心把火气撒在了还留下的人身上。留下的人占了所有人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包括方展林书书等人,一把打一边想办法希望能上来,却每每逮着机会便被鸟群疯狂的攻击。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上方,不时闪过阴狠毒辣的凶光。

    “看见没有,惜命的已经跑了,为什么这些人还留在这里?”

    兰萧皱皱眉毛。

    他不笨,只是太过良善,从小被兰震庭保护着长大,以至于养成了一副慈悲又软弱的性子。这也是兰震庭忍痛把他丢给了乔青的原因,只有跟着乔青这样的人,才会有蜕变成熟的可能。

    “为什么?”

    兰萧咬唇弱弱答:“想杀你。”

    唇角冷冷的勾起来,乔青笑的邪气。这些人明明可以逃跑,却非要留在这凶险之地,无非还是因为贪婪。他们不知道她的玄气等级,也不知道这群鸟为何不攻击她,只以为她误打误撞使了这小计谋攀了上来。一旦她取了东西,剩下的人灭掉鸟群,那么她这个“玄气低微”的人,还不是他们砧板上的肉?

    惜命的,自知不敌的,良心发现的,所有没有恶毒心思的都已经离开了。

    剩下这些等着杀她取物的,她又为何要救?

    不知死活的人,她乔青从来不会留手!

    乔青不再说话,转身走进山洞尽头。

    “公子,小心些。”

    无紫非杏拉着低头捻蚂蚁的兰萧跟了上去,这里面看着空旷,可那群鸟守护的到底是什么还真是不知道。万一有什么潜在的危险怎么办?两人走到乔青的一左一右,这等下意识的保护姿态,让她心里一暖。这俩傻姑娘,若是真有连她都搞不定的危险,她们还不是炮灰。

    乔青轻笑着走上前去,直到走到了凸起的台子前方,看见了里面的东西。

    四人一猫的脸全都囧成了包子。

    “呃……”

    非杏张大了嘴巴,哭笑不得的望着这稻草正中的一个窝,她们忙活了半天紧张了半天警惕了半天,竟然这里只有一个……蛋?

    没错,蛋。

    在层层稻草之上,一个硕大的鸟窝里,正端坐着一只硕大的蛋。

    白色,其上有浅浅的纹理,说它硕大倒是真的,乔青估计了一下恐怕那早已灭绝的恐龙下出来的蛋也不过如此了吧。这蛋的大小几乎有大白的三分之二!下意识的回忆了一番金足鸟,她挑挑眉梢:“貌似大有来头啊?”

    什么意思?三人一猫一齐看向她。

    “公子,这不是金足鸟的蛋么?”

    “金足鸟极为凶残,虽属群居,却并无任何亲情可言。在无人肉可啖的时候,时常以同类为食。”

    乔青不能确定,只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不过三人也大概听了个明白,这种连同类都会相残的鸟群,会集体保护一只蛋么?可若不是它们的蛋岂不是更无法解释,同类都不放过了,又怎会保护个别的种族的蛋?凶兽没有智慧,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她们都不可能想的明白。既然想不明白,那便不想了,等着以后让邪中天那种活了大把年纪的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反正来都来了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

    “万一离了鸟窝,孵不出了咋办?”兰萧担忧地看着巨蛋。

    乔青稀奇:“老子又不是这蛋它妈,孵不孵的出来关我屁事?”

    兰萧仰头望天,已经说不出上天有好生之德了。连人都杀起来不眨眼,指望她对个蛋有慈悲之心,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巨蛋上覆上了一只魔爪,乔青抓起来掂了掂,个头虽大倒是不算沉。她随手一抛,无紫一把接住将包袱抖开抱住这蛋背在了身上。乔青咂着嘴巴心驰神往,一副万分希望这蛋孵不出来的吃货表情:“烤鸟蛋,貌似也不错啊。”

    无紫貌似感觉到背后的蛋微微颤了一下。

    既然东西已经拿到,这洞穴里又没有危险,乔青也不急着出去了。四人直接在稻草上坐了下来,外面的喊杀声渐渐弱了。浓郁的血腥味飘进洞府里,倒是鸟的尖利叫声越来越少,应该是快要打完。他们支着面颊翘着二郎腿,等下面的人把一切搞定。

    这空闲下来的时候,她便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一路上凶兽无踪,还有刚才鸟群的惊惧。

    她笑眯眯的在另外三人身上扫过一周,最后将狐疑的威胁的坦白从宽的目光落在了怀里的大白身上。一片昏暗下,蜷缩着的肉球肥圆的小身体团紧了些,透过毛绒绒的长毛悄悄掀起一点眼皮瞅她,看见自家主子还算不错的心情,才撒娇似的喵呜一声抬起脑袋来,一双圆溜溜的猫眼纯洁又无辜。

    大眼瞪小眼。

    乔青仍旧笑着,那笑却越来越阴森:“大白……”

    “喵呜喵呜。”

    乔青沉默半响,终于挑了挑眉梢:“唔,原来是这样啊。”

    大白连连点头,双下巴一颤一颤,肥肥的爪子风骚的拨弄了下脑袋上的绒毛,表示:就是这样。

    乔青让它给气笑了,也不再多问,不管是不是这肥猫,不管这肥猫有什么能耐,反正是她的。谁还没点儿小秘密呢?猫也是有隐私的。一人一猫一番交流,无紫非杏连连翻着白眼,兰萧好奇的眨眨眼睛:“是哪样?”

    “哦,它说可能那群凶鸟看见了它英俊的猫脸,潇洒的猫身,优雅的气质,万分膜拜之下不敢靠近,自惭形秽之后所以疯狂。”

    兰萧的目光呆呆看着那胖的五官都被挤做一堆的猫脸,挪开;肥嘟嘟卷成一个球的猫身,挪开;油奸耍滑又懒的掉毛的气质,再挪开。望向乔青淡定的表情,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瞬间颠覆了。

    &nbsp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你怎么能以这样沉稳的语调说出如此人神共愤的话!

    乔青拍拍他肩头,一脸悲痛:“凶兽的审美自是非同寻常。”

    “……”

    时间缓缓的过去,小半个时辰之后,洞穴口的血腥味已经浓郁到极致。

    鸟叫消失,凌乱的脚步汇聚,还活着的人尽都一身狼狈。他们的脚下是凶兽的残翅断爪,来的时候人数上百,后来又源源不断有新人加入到战局,此时这些死里逃生的却只剩下了五六十人。狠狠的扫过山壁上的洞穴口,眼中闪过一抹毒辣,哪怕打的时候也注意着里面的情况,里面无声不说,也没见那四人的行踪。

    “是不是里面也有凶兽,她已经被吃了?”有人提出疑惑。

    “管她是死是活,死了更好,活的也让她变成死的!”有人杀气腾腾。

    方展和林书书对视一眼:“诸位,在下方才以玄云宗的名声保证过,打斗之时不可暗中偷袭,如今这凶兽已经解决,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到底归谁,可就各凭本事了!不过,在此之前,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把那渔翁得利的罪魁祸首……”

    “杀了她!”

    “杀了她,东西各凭本事!”

    方展冷笑一声,这群蠢人,玄云宗的人一个都没死,除了有几个重伤的之外剩下的不过皮肉之伤。等到拿到那东西,还不是她玄云宗的囊中物。他看一眼林书书,两人齐齐一点头,正要飞身而起,却见洞穴门乔青四人走了出来。

    “好小子,你还敢出来!”

    方展咬牙切齿,恨不能现在就把她给五马分尸。另外的人看出了端倪,怎么这玄云宗的人好像和那小子是认识的?昨夜之事知道的毕竟是少数,当下人群中便响起嘁嘁喳喳的声音,昨夜同一个客栈的便将此人身份大致说了说。这一听说是玄云宗带来的人,立即纷纷将鄙夷的目光射向了方展等人。堂堂玄云宗,竟让一个玄气低微的小子给耍了!

    方展羞愤欲死:“那东西是什么,你交出来,乖乖下来受死!”

    提起那东西,注意力纷纷被转移:“交出东西,让你死个痛快!”

    乔青抱着手臂,一身光鲜和他们的衣衫褴褛形成了鲜明对比。居高临下望着下面这群虎视眈眈的丑陋面孔。他们互相之间又恢复了那种如临大敌的警惕,眼中算计和贪婪如狼似虎。乔青想,下面这群人也许连凶兽都不如,凶兽的凶残和暴戾是源于本能,物竞天择。而他们,根本就是私心作祟。不过她也一样,谁没有私心呢?

    冷冷朝方展投去个不屑的眼风:“想知道,上来取。”

    方展正要飞身而上,被一旁林书书一把拦下:“方师兄,小心有诈!”

    林书书也不知怎的,竟觉得上面那男子危险的很,就如出发之前升起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方展皱皱眉,所有人都知道是他把这小子带来的,更知道他玄气低微,若是此时再畏首畏尾,玄云宗的名声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而且他根本不认为会有什么诈,绝对的武力之前,什么使诈心计都是空话。方一把扫开林书书,猛然朝着乔青飞了上去。

    剑出鞘,带着必杀她的怒气。

    寒光闪烁,乔青眯起眼睛,就这么随手挥出一道玄气……

    轰——

    那气势如虹的青玄高手,就这么被乔青看似赶苍蝇一般的一挥,远远轰上了另一侧山壁。

    “天啊!”

    这戏剧性的变故,瞬间让众人吓掉了眼珠子,一众人目瞪口呆疯狂的抽气。

    再望向乔青的目光,简直就像是看见了一头活恐龙!

    乔青不言不语,嘴角依旧噙着抹笑意,就好像这一击把个青玄打飞的事儿不是她干的。一身红衣翻飞在山壁之上,让人心惊胆战一丝儿的声音都不敢再出。的确如此,绝对的武力之前,什么都是空话,她根本就不需要使诈!包括林书书等玄云宗之人在内,所有人都呆怔着回不过神,甚至顾不上去将那奄奄一息的方展扶起来。

    刚才那随手而发的一道玄气,虽然快,一闪即逝,他们却看的清清楚楚。

    是……是……是紫色!

    “紫玄!她是紫玄高手!”

    一声跳着脚的怪叫,拉回了众人的呆滞。

    方展躺在地上,身上压着大片大片的山壁碎屑,怎么也不能理解那自以为的玄气低微,怎么就忽然变成了紫玄。这样的年纪,连二十岁都不到,当紫玄他妈的是大白菜么!紫玄……出现在去往玄云宗路上的紫玄……他脑中仿佛闪过了什么,灵光一闪中他瞪大了双眼,吴珏……无绝……他尖叫道:“你是宫无绝!你是玄王爷!”

    无紫非杏和兰萧三人,刚刚还沉浸在乔青的强悍中。

    听见这一声尖叫,眼前一黑,险些从山壁上摔下去。

    三人互相搀扶着站好,便见前方乔青一脸淡定的微微一笑,沉默,不否认。这代表了什么?三人互相对视一眼,为那可怜的玄王爷深深捏了一把汗,昨晚上乔青报出名字的时候,还没人往那方面想,没想到,自家主子已经打定了主意把这阴险卑鄙的屎盆子一股脑扣上玄王爷脑门了。

    乔青的沉默无疑证明了方展的惊叫。

    下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竟然是玄王爷!

    宫无绝此人极为低调,说是低调,不如说是他太过高傲从来生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人勿近,见过他的在场的还真没有。而玄云宗大寿将请帖发给了皇宫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玄王爷出现在此地,倒是合情合理。再加上前段时间玄王爷是紫玄的消息几乎大燕皆知,这一切便全部说的通了。

    至于这一身红衣,再至于那修罗鬼医,谁也没敢往那上面想。

    一来,满大街穿红衣服的多了去了,玄王爷为人低调,以这一身红衣掩饰身份再正常不过。

    二来,那修罗鬼医和玄云宗的关系势成水火,这谁不知道?说她敢大大方方的一路往玄云宗而去?靠,找死呢!

    于是乎,在乔青的沉默微笑之下,一众人被引导着浮想联翩……这屎盆子便顺理成章的实落落的“哗啦”一下,倾倒在了远在盛京的宫无绝脑袋上!无紫非杏暗暗低下头,公子啊,你是不是忘了玄王爷也是要去玄云宗的?你这一路上顶着人家的名头为非作歹,等到了玄云宗见到本人,你要怎么交代啊?两人想起那张黑煞神脸,双腿便开始哆嗦……

    怎么交代?

    乔青回头朝三人眨眨眼,嘴角的笑容非常之无辜。

    她可是什么都没说,她从来没说自己是宫无绝,至于旁人愿意怎么想?老子哪管得着啊!

    兰萧三人眼皮狂跳,嘴角狂抽,这简直就是腹黑无耻的最高境界!

    既然确定了此人是玄王爷,在场的人哪里还有敢拦的道理?先不说她的紫玄等级,就是他们一拥而上都只有当炮灰的命。就说这人的身份吧,一国王爷,压都压死了他们!一群人只有在心里将这“宫无绝”千刀万剐破口大骂,传言果然不可尽信,什么冷酷什么冰山全是狗屎,明明就是个阴险卑鄙腹黑无耻的小人!

    下方分开两侧道路,乔青飞身而下。

    无紫非杏极其默契的跑去将地上的鸟尸剖腹取胆。在场的人看不明白,这金足鸟并不常见,不少人根本连什么这是什么凶兽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这鸟胆可以入药了。在趴在地上眼睛都猩红猩红的方展和咬着一口银牙细齿却无计可施的林书书和一群脸色灰不拉几颓败又郁闷的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无紫非杏大喇喇的取好了胆。

    乔青笑眯眯很满意,带着三人一猫,于万众瞩目下大摇大摆离开了这片儿血腥满地的山腹。

    直到那红衣远远消失,在场的众人也不知那东西究竟为何。只留下了一个关于玄王爷的传说,口口相传蔓延在前往玄云宗的道路上。

    ……

    “公子,你怎么没杀他们呢?玄云宗的那些人……”

    下山的路上,非杏歪着头问道。

    因为没有马车,乔青四人便一路靠着双腿走下山,依旧是一路太平,凶兽无踪。乔青笑笑:“两个原因,第一,刚才不只有那些人在场。”

    “还有人?”非杏大惊。

    三人对视一眼,完全没感觉到四周还有其他人。

    “一开始我也没注意。不知道什么什么来路,比咱们到达那处要再晚一些,一直到上了那山壁之后,才感觉到附近还有另一只队伍。”乔青想着皱了皱眉,等到从那洞口取了蛋出来,那批人也没离开。不夺宝,不现身,也并未有任何的杀气和恶意,隐藏在周围好像只为了看个乐子:“大概一二十人,为首的人恐怕和我差不多的等级。”

    “紫玄?”无紫也捂着嘴大惊。

    乔青耸耸肩:“只是感觉。”

    “如果那些人知道这一次其实有两个紫玄高手,肯定不敢再想什么夺宝的事儿了。”

    “也不一定,贪婪,人心,最是难以控制。”

    乔青把玩着大白的尾巴,想起那只巨蛋郁闷的苦下了脸,早知道是个蛋就不白费功夫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好在还有几十颗完整的鸟胆,算是补足了她受伤的心。无紫非杏齐齐翻白眼,得了便宜又卖乖说的就是自家公子了!

    “那第二个原因呢?”

    嘴角微勾,再一次显出了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邪笑:“秘密。”

    果然,两人望了望天,卖关子什么的公子最喜欢了。既然她不愿意说,哪怕心里好奇的猫抓一样两个丫头都不问,反正到时候总会知道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群玄云宗的人悲剧还没结束啊!可怜的方展,拜入哪个师门不好,要拜入得罪了咱家公子的玄云宗……

    兰萧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一路有说有笑的走着。

    这山虽凶,却并不大,如无意外直行穿山也不过是一日的路程。再加上路上没有凶兽的肆扰,四人脚程快,赶在了天黑之前下了万厄山。山脚处不远便见到了农家猎户,不小的一个村子,村民却是朴实的很。

    一夜无话。

    翌日出发之际,给了村民一点儿银子,又买了这村子里的一辆牛车,便晃晃悠悠的启了程。

    无紫非杏在前面驾车,两人还是第一次驾牛车,新奇的很。乔青双臂枕着头,在牛车后方的车板子上露天躺着,一路晒着初秋的阳光,自在惬意。兰萧坐在她旁边,却是恨不得找个什么把头给包起来。这人,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修罗鬼医和乔家家主就不提了吧,你伪装堂堂一字并肩王竟然就这么大喇喇躺在牛车上。

    这……要是让玄王爷知道了,还不一刀劈了你!

    什么英明神武王爷的面子全扫地了。

    兰萧自小在将军府被宠大,还从没这么丢脸过,一张白皙的脸红了个彻底。偏偏这主仆三人两个新奇一个惬意,都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儿。倒是唯有一只肥猫和他产生了共鸣,将头埋在稻草里,只露出个屁股见人。每次旁边儿有人或乘马车或者骑马极端鄙夷的扫她们一眼经过,兰萧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大白的屁股上。

    乔青掀起眼皮,又懒得搭理的闭上:“老子自逍遥,管旁人怎么想干嘛。”

    话音方落,乔青耳尖动了动:“听见声音没?”

    兰萧被转移了注意力,侧着头使劲儿听,半响摇了摇头:“我只有绿玄,听不到,人的声音?从哪个方向来的?”

    乔青翘着二郎腿,朝身后的方向扬了扬下颔,她听见的是一个队伍的声音,凌乱的马蹄声,还有车辙划过地面的吱呀声,想必人数不少。这些人行进的速度也不慢,最起码比她们这牛车要快的多,想必一会儿就能碰上。她没再说话,却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也许会是昨日万厄山上那队人。

    果然,大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声越来越近。

    睁开眼,便见到了远远行来的一个队伍。

    最显目的是一辆低调的马车,这马车极大,用料亦好,不由让乔青想到了宫无绝的那个房间,外看并无寻常,细细赏来可见华贵之处。前后方分别有十几匹高头大马,身着武士服的男子高坐其上,是车内人的护卫。马车队伍很快超越了她的牛车,在过去的一瞬,乔青分明看见了这十几个武士眼里的惊讶,果然如此。

    “哥,你看,是玄王爷!”

    一声清脆如百灵的女子声音,从已经越过去的马车中传来。乔青倒仰起头瞄过去,那车帘掀开一点,露出俏皮可人的姑娘半面,兴奋的对着旁边人说着什么,对上她看过去的目光,那女子的半边面颊瞬间红了,刷一下放下了车帘。

    乔青挑眉笑笑,倒是直率可爱。

    马车很快在前方停下,像是在等她,无紫非杏也适时地停下了牛车。

    一前一后,乔青从车板儿上坐起来,见那帘子被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给掀开,袖口呈清爽的墨绿色,隐有云纹刺绣。紧接着,一男子缓缓从其上走下。乔青眼前一亮,好一个俊朗如风的男子。

    这男子着一身墨绿锦衣,和马车是同样的风格,面料绝好,样式却低调的很。五官极其端正,并不是多么精致的美男子,却给人一个甚是舒服的感觉。下车的一瞬灿然一笑,露出灿白的牙齿,一举手一投足中透着股爽朗的气质。

    “玄王爷,久仰大名。”

    声音醇厚如酒。

    乔青不由拿他和姑苏让比较了一番,尽都是风一般的男子,姑苏让是夏日的微风,温润细致。这男子却像是麦田间奔走的秋风,自由,洒脱。伸手不打笑脸人,乔青亦是点了点头。

    他走下马车,朝乔青拱了拱手:“在下祈风。”

    在脑中将祈这个姓氏过了一遍,并未有能衬得起这人风采的家族,心知恐怕也是化名。她没报上名字,既然对方唤出玄王爷,那定然就是昨日万厄山上看热闹的那伙人。而看着这男人眼中掠过的一丝了然笑意,恐怕早就看出了她的身份:“久仰大名。”

    祈风笑意更浓,身后哗啦一声,帘子掀开探出个俏皮的小脑袋。

    十四五岁的女子,肤白如雪,明眸皓齿,一手转着胸前的麻花辫儿,笑吟吟让人心喜:“我叫祈灵。”

    一句话之后,立即又缩了回去,流淌出清脆的笑声。祈风叹了口气,像是对这妹妹极端的无奈,眼中却流露出淡淡的宠溺之色:“玄王爷莫怪,家妹被宠坏了。”

    “无妨,祈大哥有何指教。”

    乔青对这对兄妹算是有好感,不过大白天的忽然停下车跟她自报家门,未免奇怪了点儿。她本身并非爱交朋友的人,萍水相逢一点头就好,直接下车攀谈,也太自来熟了些。

    她这一问,祈风反倒先愣了一下,一愣过后便低头笑了起来。

    他本是个极为随性的人,朋友遍天下。偶然游历到大燕,听闻了玄云宗六十大寿的事儿,便好奇过去看看。又这么巧昨日碰上了那凶鸟守宝,自然也要瞧瞧的。他去的晚,到的时候在场的人已和那群凶鸟打到了一起。正觉无趣要离开之际,便看见了这少年利用众人引开凶鸟攀上山壁的一幕,那身手,那风姿,当下便得他一声赞!随后一直看着乐子看到结束,便对这少年大生好感。又这么巧,今天再一次碰上了这少年。

    昨日见这少年,嘴角噙笑,黑眸清亮,该是极好相处的人。这会儿近了看,才发觉她眼中少有温度,笑语晏晏的表面之下,恐怕那隐藏的是一个凉薄的性子。

    祈风也不尴尬,当下便寻了个理由:“在下也是往玄云宗而去,邀请玄王爷同乘马车。”

    说着,对着乔青身边的牛车眨眨眼。

    乔青往牛车上一扫,兰萧和大白已经整个钻进稻草堆里装睡了。她翻个大大的白眼,这俩二货:“多谢祈大哥好意,在下还要在这路上多耽搁几天,并不急着赶路。”

    这便是婉拒了。

    祈风点点头,很明显地听着马车里灵儿的一声失望叹息。和乔青再寒暄了两句,告了别,便钻进了马车。

    马车一路行走,祈灵掀开车帘偷偷瞧着后面的人。牛车之上,那红衣男子随性的躺着,好像全然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不过也实在不需在意,有的人便是躺在那破破烂烂的车板儿上,也掩饰不住周身的风华:“哥,这玄王爷真好看。”

    脑袋上被拍了一记,她吐着舌头回过头,便见大哥神秘一笑:“玄王爷好不好看大哥是不知道,不过这少年自然是好看的。”

    祈灵眨眨眼,听不出他话中的深意,只道:“灵儿想嫁给她!”

    祈风的脸色骤然郑重了下来,她一愣,大哥从来随性极少有生气的时候,这样的神色便是有正事要说了。随即便听祈风一字一顿说道:“灵儿,那不是你能想的人。”

    祈灵难免失望。

    她苦下脸鼓着腮帮子,提起这等事并不羞涩,直率又纯真:“可是灵儿喜欢她,又是王爷,又是紫玄,人也有意思的紧。”

    祈风半天没说话,祈灵扯着麻花辫扁着嘴咕哝了几句。毕竟年纪轻,黯然只是一瞬,随即又兴奋了起来,抱着祈风的手臂摇晃道:“大哥,你也觉得玄王爷好吧,她昨天可帅呢,那群人被耍的团团转就差找根绳子吊死在万厄山了!玄王爷下山的时候,根本没人敢拦,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脑袋上又挨了一记。

    祈风笑着摇摇头:“真不该带你出来,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祈灵趴在桌子上,白皙的指尖玩着发梢,红着脸笑嘻嘻道:“不嫁玄王爷就不嫁好了,大哥不喜欢灵儿嫁,那灵儿就嫁给别人!不过要让灵儿选,以后就照着玄王爷这样的男人来找!”

    “哦?哪样的人?”

    “纯爷们!”

    “噗——”乔青一口口水喷出去老远。

    他们的马车走的并不快,一直处于牛车的前方百米左右。两人说话并不顾忌,也不知道这番话被她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本来么,哪怕是紫玄高手谁会没事儿伸长了耳朵听人墙角?偏偏乔青这人没啥道义,她这次去玄云宗可是送死的大事儿,这一队人只那祈风就是紫玄高手,玄气应该跟她差不多,初入紫玄。而另外的那群武士,也尽皆有着无紫非杏的水准。这样一群突然出现的高手,又是往玄云宗而去,有什么目的,会不会引起什么变故,她都要打算好。

    这一听,先是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脸,随后听那祈风语气,果然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

    最后便听到了纯爷们三个字。

    乔青呆滞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虽然她一向以爷们自居,但是归根究底是个女人好么。乔青很郁闷,这样爷以后还嫁不嫁的出去了?她敲敲前面两个丫头:“老子很爷们?”

    无紫非杏眨眨眼,看着自家公子一身男装打扮,吊儿郎当的斜在牛车板子上,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根儿草,问出的五个字里四个都透着股纯爷们的气息……

    两人一脸苦逼的默默扭过了头。

    答案很明显,乔青自暴自弃地仰回稻草上,便见把头埋在草堆儿里的大白呼哧呼哧的像是在笑。她捏着大白的尾巴尖儿提溜出来,果然这肥猫圆溜溜的猫眼里尽是幸灾乐祸。

    沉默。

    带着杀气的沉默。

    大白屁颠屁颠一抬头,正正对上一张阴恻恻的笑脸,立即感觉到大事不妙,猫命危矣!两只肥爪子刷一下捂上脸,露出一个“我没说话我没看见我也没听见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滑稽模样来。

    乔青眯起眼,在满清十大酷刑中搜索着折磨这肥猫的刑罚,忽而感觉牛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

    “公子,前面好像有点问题,有一群人堵住了路,那祈公子的马车也被拦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