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四章 变态

第五十四章 变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四章变态

    场内响起阵阵不自已的呼声。

    经过这整整一日,在座诸人对这乔家小九已经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震惊?有的,如此年纪如此天赋如此心机,堪称当世奇才!惧怕?也有,先不说修罗鬼医本身的名号,就看她这行事的风格,谁若是惹上她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期待?必须的,这乔家大考便是她的一块踏板,今日之后,这少年究竟能成长到一个怎样的高度?

    这个没人知晓。

    敢肯定的,便是此人绝非池中物!

    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她能在这数十个蓝玄巅峰不死不休的强攻下活下来!

    众人屏息凝目,几乎要飞出嗓子眼儿的心在耳畔一下一下的剧烈跳动着,紧紧盯着高台上那红衣少年一眨都不敢眨。数十个药人无声无息的朝她汹涌而去,他们不会嘶吼,他们没有表情,他们甚至连杀气都无,这副安静到了极致又恐怖到了极致的场景让人背脊发凉。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

    眨眼的功夫药人们已经跃上高台,手下飞速聚集起一股湛蓝的玄气,而乔青还坐在琴案之前,垂顺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表情,一动不动。她甚至连琴都不弹上一下。

    众人惋惜之极又担忧之极,难道这乔青是放弃了?

    电光石火间,眼见着玄气将出,始终不动的乔青终于抬起了头,红艳艳的嘴角斜斜一勾。这表情一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咯噔一下,心里一颤。随即,乔青霍然而起,暗红的衣摆似大片曼陀罗怒放在半空。

    弹琴的戚长老动作一顿,顾不得细究调子一转,药人手中的玄气便朝着乔青落脚的方向而去!

    “啊!”

    “跑啊!快跑啊,我不想死!”

    “王八蛋,这个王八蛋,她是要杀了我们!”

    随着一片惊恐的尖叫,整个高台变的极是混乱,观众席上的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轰——”一声巨大的玄气炸响,如一道惊雷轰然爆开在高台的一角。烟雾弥漫,碎石漫天,那道玄气的余波依然在场内轰鸣着。半空中升起大片灰色的蘑菇云,少许模糊的血肉从其中飞出,遮盖了那高台上的一切情形。

    静谧,满场静谧。

    众人捂着胸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太可怕了,这一击实在是太可怕了!

    宫琳琅和姑苏让霍然起身:“她……”

    韩太后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兴奋的难以自抑。戚长老松开琴弦靠在椅子上满意的大口喘气。宫玉怔怔望着一会儿喜一会儿忧一张神经质的脸飞速变换着神色,终于变成了无与伦比的激动:“死了,死了!哈哈哈哈,她死了……”

    死了?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那在今夜创造了无数个神话的少年,真的就这么……死了么?

    宫无绝皱紧了剑眉,眉峰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望着高台上那一片烟雾,忽然嘴角一勾,又缓缓的松开,笑骂了句:“祸害遗千年。”

    “呦,还是你了解老子!”

    一声招人恨的轻笑,在宫无绝的笑骂后倏然接上。

    众人霍然抬头,没死!她没死!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广场南面的墙头上,乔青环胸而立,衣摆和发丝在夜风中微微浮动,绝美妖异的脸上嘴角斜斜的勾着,一身邪肆猖狂的气质。

    何止是没死,连伤都没受上一星半点!

    那刚才烟雾中飞出的血肉……

    烟雾终于散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方完全坍塌的高台一角,像是方方经历过硝烟的战场,那偌大的高台上血肉模糊残肢断臂铺的满满。血腥味在空气中四散,四座惊呼不已,这些锦衣玉食的大老爷哪怕想要人死,也自有手下去办,何时亲眼看见过这等可怕的场面?不少人一捂胸口哗啦哗啦吐了起来,脸色惨白如纸,连中午的午膳都一下子吐了个干净。

    “这是乔家的人!”

    有人尖叫一声,随即看向乔青的目光惊惧难当。

    方才她落脚的地方正是乔家子弟的聚集处,她竟是借着玄云宗的药人将这些曾经欺侮过谩骂过甚至谋害过她的乔家子弟给一锅端了!望着一众人投来的目光,乔青微微一笑,像是在说,这可不是老子干的。在场所有人都是齐刷刷一抖,再不敢看她。

    谁能想的到,这不过十六岁的红衣少年,竟会有如此手段如此狠辣!

    这一整夜的嬉笑怒骂,竟让他们忘了这才是真正的修罗鬼医,真正让人闻风丧胆的修罗鬼医!

    “魔鬼……你是魔鬼!”

    高台下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是乔云双。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什么温婉才女的模样,披头散发满身狼狈。

    她的身边或瘫坐或跪倒十几个乔家的幸存子弟,尽是刚才眼疾腿快在玄气爆炸之前逃脱了开的,这会儿看着满台的断肢残臂,皆惨白着脸呜呜哭着,有的人一屁股瘫倒在地上,有的甚至吓尿了。

    “哎……”

    旁边的乔伯庸叹了口气,这小九啊,他不愿她背上嗜血狠毒的名声,她则利用了玄云宗来达成目的。不知该为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之高而欣慰,还是该为她杀人不眨眼的手段而心颤。

    乔青在墙头悄悄朝他瞄去,带着点心虚的神色。

    这一瞄,正对上乔伯庸看上来的目光,立即转开眼一副“虽然没做错事但是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举动让大人伤心”的幼稚模样。乔伯庸让她给气笑了,摇摇头,乔青耳朵尖儿悄悄竖起来,听他咕哝了句:“臭小子。”

    众人瞬间接受不能的闭上了眼。

    这无辜又无邪的少年,还是刚才那个一计借刀杀人灭掉满场乔家子弟的嗜血修罗么?

    不由得将目光转向首席上的戚长老,他正伏在琴案上连连喘着气,听着乔青笑眯眯送来一句“多谢多谢”,一口血喷了出来。同时喷血的,还有另一边柱子底下的乔延荣,看着那地狱一般的高台一角,乔延荣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那个畜生!他猛的攥起了拳,苍老颓败的脸隐在阴影里浮上破釜沉舟之色,哪怕是死,他也要拽着这畜生一起下地狱!

    “啧啧啧,姜果然是老的辣,喷了一晚上血,还没把自己给喷干。”

    宫琳琅的一句调侃,让在座众人皆喷笑了起来,朝这俩老姜遥遥施以了最崇高的敬意。

    戚长老已经要疯了!

    他现在的感觉和乔延荣一样,哪怕是死,也要拉着乔青一起死!顾不得身体的内伤,他猛然一压琴案,急切又杀气十足的曲子疯狂的在场内轰响着。

    紧跟着,原地不动的药人也如发了疯,飞快的朝着墙头的乔青而去。

    再跟着,众人便见到了这么一幕又好笑又骇然的场景。

    只见那红衣身影在一群黑衣药人的追杀之下,嗷嗷叫着满场乱蹿,每一个落脚点,就有一个她的血海深仇被药人的玄气射成了渣子。远远一见她跑到哪里,那边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四散奔逃的乔家人只恨自己没生成蜈蚣,长上个几百几十条腿……

    戚长老已经疯了,他完全不管那些乔家人的死活,心里唯一想的就是杀了她!

    杀了她!

    乔青觑准了每一张仇人的脸,漆黑的双眸迸射出凌厉的寒光,她说过的,当年谁欠了乔伯渊夫妇的,一个都别想逃!

    乔伯封,当日你设计陷害她和二伯通奸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这魂飞魄散的报应一日?

    乔伯华,那夫妻俩惨死的一夜,你一杯让他们玄气尽失的毒酒是如何骗得自己亲兄长饮下?

    乔伯义,在房外惨叫哀嚎求你们救一救那孩子之时,是谁冷笑声声说不知是哪来的小野种?

    乔伯跃,第二日你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将他们血淋淋的尸体以一张破草席裹着丢上了牛车?

    ……

    一个一个的仇人在她眼前死无全尸,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众人纷纷张着嘴巴感慨着,这修罗鬼医太阴险了,太奸诈了!完全是在把玄云宗当枪使,今天这件事过后,哪怕他们心里都明明白白,但是能说什么呢?他杀兄弑父干掉了自家亲人么?还真没有,人家明明就是在躲避的时候一不小心让周围遭了秧,杀人的就是玄云宗,干她屁事!

    哦,你是问,咋就这么巧遭殃的都是她仇人呢?

    那还真就这么巧,你觉得事情有异,那你去问问修罗鬼医啊?靠,你敢么。

    答案很明显。

    不敢,必须不敢。先不说她的名号本就已经让人惊惧,单单说过了今天,所有目睹了今天之事的人,谁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怕她再嘴角一勾,干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么?那简直就是个披着绵羊皮的大尾巴狼!

    一道道目光跟着那道红衣身影游移着,直到她飞到了最后一个乔云双的面前,乔云双惊恐骇然的被一道玄气轰的四分五裂,连死也没明白那一根玉簪到底为何引起了今日这一场祸事,便已经一头问号的荣归西天了。

    乔大尾巴狼终于停了下来。

    这一停,便停在了非杏四人解救出的琴案前。

    她笑眯眯地摸着下巴,众人仿佛看见那屁股后面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摇来摇去……乔青在观众席上轻轻一扫,换来一个个缩起的脖子,才满意的望向了对面执着冲来的药人。耳边戚长老的琴声越来越急切,一声跟着一声没有丝毫的停顿,那其中透出的浓浓杀气让药人们都跟着疯狂了起来。她却如一开始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镇定如常的看着他们挟着雷霆玄气冲来。

    到了如今,谁也不会认为她是在束手无策。

    看了这一晚上,仿佛已经没有什么能难倒这修罗鬼医。众人探着脑袋瞧着,即便心里是这么认为,也不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捏紧了拳头,动啊,快动啊!

    嗡——

    一声清亮的箫声,在这如箭在弦的一刻是那么突兀,那么清晰,仿若冲云破雾般的犀利,让人蓦地一怔。这一声过后,那些汹涌而至马上就要落到乔青身上的玄气,竟都突然的顿了下来。药人们站在乔青前方咫尺,掌中残余着的玄气一点点消散,就那么站着,僵直不动。

    乔青翻个大大的白眼:“早吹个一刻会死啊!”

    宫无绝持箫而立,闻言剑眉一挑:“那倒不会,不过能欣赏到修罗鬼医上蹿下跳,本王也舒坦的很。”

    乔青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呸!”

    直到她话音落了,旁人才从这变故中反应了过来。好家伙,原来不止乔青能控制药人,玄王爷也可以!可是,这两人的默契也太好了些吧,这乔青竟然就敢相信玄王爷会在最后关头吹这一声,哪怕是差了一星半点她的小命都得玩完!再看那玄王爷,竟然也绷得住就等到这最后一刻,那红衣少年的鼻子都快贴上药人的衣裳了……

    啧啧啧,这得是怎样的默契啊!

    想起上午时候宫无绝对乔青的另眼相待,那一把专门赠送的椅子,众人瞬间——悟了。

    瞧瞧这两个人打情骂俏的感觉,微妙啊微妙!

    乔青退后一小步,远离这些药人,即便不害怕也受不得浑身升起的鸡皮疙瘩。懒得看宫无绝那张腹黑的脸,一手轻轻抚上了琴案。就在这时,从宫无绝竟能控制药人的巨大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戚长老,再一次狠狠弹上了琴弦。药人一动,乔青便是一下,药人再停,戚长老弹,乔青也弹,一时这群在乔青身前的药人仿佛拉了丝儿的影片一样,一动,一停,极是滑稽。

    然而渐渐的,众人却明显感觉到,随着戚长老飞快且熟练的弹着,药人动起来的时间比停顿要长要快。也就是说,比起控制药人来,戚长老明显略胜一筹。那手越来越快,那曲越来越疾,那音越来越高,不由让在场之人心头堵塞呼吸困难。药人是出自玄云宗,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哪怕宫无绝和乔青两人也会,毕竟是初学,如何能跟他一较高下!

    戚长老的眼中呈现出疯狂的神色。

    今天就要让这两个小辈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乔青亦是十指连弹,脸上的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眼见着有些绷不住了的时候,“嗡——”宫无绝的箫声忽然合上,这箫声像是突然响起,又仿佛本应在这个时候响起,从从容容的便合进了乔青的曲子里,竟是丁点的突兀都无。

    从这箫声一入,乔青的神色便蓦地一松,专注于指下的琴弦来。

    乔青的曲,便如同她这个人,狂放,随意,那音色是极美极亮的,一拨一捻透着股独特的韵味,和翼州大陆上的传统弹法极为迥异,却不免带着点尖锐之感。独奏绝对没的说,绝妙入耳,回味无穷。可若是合奏,就如当日烟雨楼中姑苏让所评:这般肆意,若是相和反倒坏了琴中意境。

    可是此时此刻,宫无绝的箫便如专门为她打造。

    低沉悠扬中同有一股狂放之感,却又恰到好处的补足了乔青的那股子尖锐。一方犀利,犹若出鞘利剑直指苍穹,一方深沉,如同苍茫滔滔有容乃大。一高一低,一扬一顿,默契天成。

    那原本因为戚长老的琴音而生出的窒闷之感,便在这抑扬顿挫中渐渐缓了下来。哪怕如今是在厮杀拼斗之地,众人也不由闭上眼睛倾听起来,脑中唯余四个字悄悄浮现。

    ——天作之合。

    而另一边,自从这箫声合进来,乔青和宫无绝联手对敌之后,戚长老的额头便呼呼冒着汗,渐生力不从心之感。他的脸色越憋越紫,眼中却是越来越疯狂。

    乔青默默观察着戚长老的神色,忽然唇角一勾,紧跟着,琴音迅速一转!

    这一转,乔青先愣了。

    不是转错了,而是不论转的调子和时间,那宫无绝口下的箫声竟是分秒不差,就好像一早已经打过了商量般的默契。她呆呆的和宫无绝对视一眼,这副虎不拉几的模样让某个腹黑男人好心情的眉毛一扬——唔,你能想得到的,本王自然也想的到!

    乔青微微勾唇,这人是讨厌了点,脑子还不错。

    随着这调子的同时一转,乔青和宫无绝竟是同时放弃了一半的药人,专注于控制另一半攻击了起来。两人同时下达的命令是:必杀!

    何为必杀?

    ——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哪怕胳膊断了玄气空了,用腿也要冲过去一脚一脚踹死丫的!

    嗯,于是在这个命令下,那一半的药人就仿佛疯了一样,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的同伴。戚长老大惊失色,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什么玄云宗多少年的心血了,他唯一的目的只剩下了一个,今日不杀乔青,他势不甘心!

    两方药人就在这广场之上对了起来,撕缠扭打,不死不休!

    湛蓝的玄气交锋着,汹涌的拳脚对抗着,力量的交汇之地爆发出让人心惊的压迫。在场的众人简直要看掉了下巴,这修罗鬼医的腹黑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可玄王爷从来一张冰山脸,没想到也是个腹黑的货啊!他们不像戚长老已经疯魔,旁观者清,到了此时已经看出了乔青和宫无绝的用意,想必玄云宗肯把药人借出,也绝不会在曲谱上留下毁灭药人的方法。而这群不怕死不怕毒不怕疼的药人如果不能毁去,玄云宗必有将他们召回的方法。那么如今,两人就用这个办法,以戚长老和他们的对抗,让这些药人自相残杀。

    你不是不怕死么,你不是不怕疼么,你不是不怕毒么?

    那你们就打个够去吧。小样,整不残你们。

    正想到这里,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仿若山洪倾泻凶兽觉醒,连大地都颤了几颤。

    乌泱泱的夜空中,湛蓝色的玄气直冲天际,由那能量交锋处带起一股柱状风暴!蓝的刺眼,蓝的渗人,紧跟着一股说不清的古怪味道便弥漫了整个广场,令人作呕。所有人都眯起眼睛捂住口鼻,这一切只是一瞬,眨眼间,风暴又毫无征兆的消散,露出了地面上咕嘟咕嘟冒着泡的黑色血水。

    戚长老直到此刻才讷讷回过了神,指着那滩血水张了几次嘴,喉间发出“咯咯”声响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乔青轻笑着朝他拱了拱手,一脸的情真意切:“戚长老深明大义,知道这等东西不该存留于世,主动且亲手将其毁去,实乃大燕乃至翼州的无上功臣!”说着,还作势抹了抹眼眶:“在下感动不已!”

    噗嗤……

    众人忍不住连连喷笑,这修罗鬼医,得了便宜还卖乖,无耻啊无耻!

    于是,可怜的戚长老,一生辉煌,一世英雄,就在这死不要脸的无耻中,脖子一歪,活生生气死了。

    乔青仰起脸:“以身殉职,伟大啊。”

    宫琳琅扑在姑苏让的肩头笑到打跌。这小子,一直说她气死人不偿命,还真把人给生生气死,杀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活生生不见血。高!真正是高!姑苏让嫌弃巴拉的把他推开,看着自己肩头处一块笑出的眼泪旮旯,掏出块干净手帕认真擦了擦。随即亦是忍俊不禁,和宫无绝对视一眼,双双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宫玉和韩太后已经完全没了倚仗。

    两人默不作声跌坐在地上,母子俩的神色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没有神色。眼睛直勾勾盯着地面,整个人仿佛在极大的刺激之下疯了一般。

    宫琳琅一挥手,立即有侍卫冲了进来,两人却直到被侍卫缚住都六神无主傻不愣登的。手脚加上了镣铐,拖拖拉拉在侍卫的推搡下被押了出去。然而刚刚路过高台,便被一只纤细的素手给拦住。

    那侍卫不知就里,张嘴便喝:“哪里来的小子,押解重犯也敢阻拦,找死不成?”

    砰!

    台上众人齐齐绝倒。

    &n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bsp;修罗鬼医都敢骂,有种啊!

    乔青也不动气,笑眯眯转头看向宫琳琅,后者缩缩脖子吓得扭头不看她。宫无绝嫌弃一撇嘴,这什么欺软怕硬的皇帝:“你先在一边候着。”

    “是,王爷。”

    那侍卫哼哼唧唧的退到一边,嘴里还在小声嘀咕着:“没规矩的小子连皇上的命令都敢违抗……”

    宫琳琅简直想钻地下去。

    乔青走到韩太后身前,见她依旧浑浑噩噩猛然一挥手,“啪!”一声脆响,韩太后被她一巴掌扇在脸上,趔趔趄趄霍然清醒了过来,随即惊恐的望着乔青。她道:“我要当年事情的真相。”

    “什……什么真相?”

    “玄云宗为何剿杀乔伯渊,当夜所去的共有两个组织和一个人,分别属于哪里?”

    “哀家……哀家不知道。”

    啪!

    又是一巴掌,乔青手下不留情,什么怜香惜玉对她来说就是狗屁,能达到目的她会不择手段。别说只是打了两巴掌,哪怕把她送到烟雨楼去接客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韩太后脑袋上的发髻都被打了下来,披头散发的倒在了地上。

    乔青只淡淡看着她,一双黑眸灼灼逼人:“属于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韩太后怕了,真的怕了,她尖叫着:“当年的事我不过是个中间人,我在皇宫里的一切都靠着玄云宗扶持,老宗主让我干什么我就要干什么!我只知道,他们的目的不是乔伯渊,而是你娘叶落雪,你娘不知招惹到了什么大人物,那个大人物便是你说的那个人,他是谁我的确不知道啊!”

    这番话乔青相信。

    乔伯渊为人正直乐善,又一直在乔家生活,只有当年出去大陆上游历了两年,并未听说有过任何仇敌。而那次游历之后,便带回来了叶落雪,还是已经怀了孕的她。叶落雪的身份却从未有人说起过,根本就是个来历不明之人,这也是她从来被乔家人称之为野种畜生的原因。哪怕乔伯渊口口声声她是乔家的孩子,这等并不正统的婚姻难免招人话柄。

    “那么另一个势力呢。”

    “我只知道,那一定是一个比玄云宗还要庞大的宗门,你可曾见过玄云宗高人一等的宗主对人点头哈腰?哈哈哈哈……我见到过,哀家见到过,他简直要去舔那些人的脚趾……哈哈哈哈……”

    韩太后忽然就疯癫大笑了起来,边笑边神神经经的玩起了手上的锁铐。

    乔青冷笑一声:“带走。”

    这会儿那侍卫也不敢造次了,再是阶下囚这也是当朝太后,这少年也不知是个什么人物,这一巴掌一巴掌打的生脆生脆的。待疯疯癫癫的韩太后和浑浑噩噩的宫玉被押了出去,今日的事可说已经落下了帷幕。

    一切尘埃落定,只剩下解毒这一件事。

    在场的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乔青。

    乔青笑眯眯,也不推辞:“项七,洛四,无紫,非杏。”

    “是,主子。”

    四人对视一眼,走上观众席给每一个望眼欲穿的人都喂了解药。主子真真是好手段,这一下子,除去惧怕之外,更是把整个盛京的达官贵人给一锅端了。大燕国所有贵族的救命恩人,啧啧啧……单看这会儿感恩戴德的众人,四人就忍不住暗笑,等着吧,这人情总有还的时候,到时候你们估计就该哭爹喊娘了。

    很明显,宫琳琅也想到了这一点。

    对自己这一帮傻了吧唧的臣子狠狠唾弃了一番:“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银子。”

    姑苏让摇摇头:“这小子,鬼精鬼精的。”

    乔青嗤一声,不搭理这两个羡慕嫉妒恨的,谁让你们不会医术呢。她看向场中依旧回不过神的乔伯岚,所有的叔伯中,只有三个人还活着,一个是乔伯庸,一个是从来唯唯诺诺不问世事的乔伯儒,这人没什么大志,也没什么本事,不过心地尚可。当年虽没帮什么忙,却也没做出丧尽天良之事。最后一个,便是大伯乔伯岚。

    乔伯岚的神色极是复杂:“你为何不杀我?”

    乔青负手而立,神色有些悠远:“事发当日,所有人都默不作声进了房间,有人唯唯诺诺,有人冷血旁观,有人幸灾乐祸……你是除去二伯之外,唯一一个出言反对之人。第二天,我奄奄一息,二伯为我一命跪在雪地里三日三夜,你也曾帮忙求情。再过三日,那方破落小院中,你是唯一一个带着酒水前去祭拜之人。我至今记得你说的话……”

    乔伯岚一怔,乔青笑笑:“本是同根生,何以至此?”

    乔伯岚整个人处于巨大的震撼中,非但是因为这些事她竟都知晓,那时候,这还不过是一个六岁孩子。更多的,还是为她的心性,经过今日一天一夜,经过之前所有人对修罗鬼医的风评,他已经认定这是一个嗜血修罗。可是现在,这想法完全被推翻!嗜血修罗么?不,她恩怨分明,对待仇敌她自是心狠手辣。

    可是自己这一时小小的善举……

    他从没想过,她竟记到如今,更是成为了今天他一家老小活下来的原因!

    说她狠毒么?

    乔伯岚叹了一口气,怪只怪乔家咎由自取啊:“伯渊有子如此,该当瞑目了——父亲!——不要!”

    乔伯岚一声惊恐大喝,让乔青浑身上下的汗毛陡然立了起来!一股腥风从后逼来,含着无可匹敌让她心惊的尖锐玄气。电光石火眼见着这一掌就要落下,乔青甚至来不及去想奄奄一息只剩下半口气的乔延荣内伤怎会忽然好了,更来不及想这一掌比起之前对掌时的玄气更要深厚。这争分夺秒千钧一发之际,她唯一能做的便是使出全力避开要害!

    轰——

    一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她的肩头。

    剧痛!乔青的脑中刚划过“他的玄气果然更加深厚了”这一念头,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公子!”

    “小九!”

    “乔青!”

    各种各样的嘶吼在耳边震荡,清晰却模糊,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混身上下的骨头都仿佛断成了几截,五脏六腑挤压着变了位。乔青在半空飞着,直到耳边一声巨响:“砰!”整个人碰到什么垂直下落,头顶一块一块的巨石滚落下来轰然砸到她身上。

    一口血不可抑制的喷了出来,她的脑中才方方回复了少许清明,原来是落到广场尽头的高墙下了。

    看见她还活着,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无紫非杏洛四项七瞬间红了眼眶。

    乔伯庸浑身的汗毛全都炸了起来。

    宫琳琅姑苏让震在当地说不出话。

    全场高呼尖叫惊恐声声此起彼伏。

    宫无绝心头一跳终于又沉了下去。

    所有人,在看到乔青没事后,才算放下了一颗心。随即便是莫名其妙,这修罗鬼医也不是什么好鸟,为她担心个什么劲!这么想着,简直想扇自己一大耳刮子,刚才那一瞬以为她要死了的时候,心里那种急迫和惋惜真真切切。靠,这不是找虐么!

    目光转向出掌之人……

    高台之下乔延荣负手站着,一身华贵又低调的袍子上沾满了鲜血,披头散发狼狈不堪。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此刻的状态,让人只看一眼便毛骨悚然起来——眼圈乌青,瞳孔放大,双唇酱紫,直勾勾盯着倒地不起的乔青,脸上的神色兴奋又疯狂。

    极端危险!这就是他给人的感觉。

    “他……好像是用了什么秘法,那种透支生命的秘法让自己不仅回到了全盛状态,还又上了一个台阶……”姑苏让见多识广,此时皱着眉头分析道。宫无绝点点头:“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秘法,他本身玄气就不容小觑,如果能让他再上一台阶的话……”

    众人尽都明白,那就是说,乔延荣根本就是把命都豁上了。

    只看他这会儿极端的状态,这秘法的时间过去,他不死也残!但是前提是,能撑到时间过去……

    众人神色凝重,眼见乔延荣飞冲向乔青,齐齐飞身去拦。

    洛四项七无紫非杏,四人率先而出满面急切。乔伯庸跛了一条腿落后四人一步,已经急红了眼睛。姑苏让手持玉笛,湛蓝的光芒萦绕周身。宫琳琅一身龙袍,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浪子形象,整个人爆发出初入蓝玄的玄气境界。宫无绝重剑锋芒,远远一挥,一道紫色的玄气骤然而出!就连只有绿玄的兰萧都跟着冲了上去,一边冲一边弱弱喊着:“上上上天有好生之德!”

    飞到一半的众人齐刷刷一个趔趄。

    就这一顿的功夫,疯了的乔延荣一挥衣袖,宫无绝凌厉的玄气便被他随手化为无形!众人心头大骇,宫无绝可是紫玄!而这轻飘飘的一下,他全力而出的一击竟就……这骇然还没结束,就见他远远拍出一掌,汹涌的劲风带着股邪气逼面而来!

    这一击看似轻松,实则对众人来说却如临大敌!

    宫琳琅不敢怠慢,拧身一转堪堪避开。姑苏让手中玉笛赫然崩断。乔伯庸躲闪不及瞬间被击飞,洛四项七一咬牙双双接住他。无紫非杏连喷一口浓血。兰萧直接自己倒地晕了。

    数个人,数个在这大燕堪称魁首之人。

    甚至其中有两个在整个翼州大陆都可称天才。

    然而已经疯魔了的乔延荣,只一掌,他们竟都天女散花一般轰然飞了出去。

    观众席上已经连大气儿都不敢喘,哪怕宫无绝是紫玄这样的惊天消息之下,也没有人敢出一声。每个人都面色苍白盯着朝乔青飞去的乔延荣,太可怕了,这……这老东西完全就是疯了!

    唯一一个还能与之一搏的只有宫无绝。

    这一切只在刹那间,他剑眉紧拧速若奔雷,用出全力的他已在半空留下了一道道黑色残影!宫无绝后发先至,此时乔延荣正对乔青拍出一掌,如果这会儿本已受伤极重的乔青再受他一掌,必死无疑!他一咬牙,做出了一个让他都莫名其妙的举动——挨了这一掌。

    宫无绝猛然飞去护住了乔青,在乔青睁大的黑眸中,一头问号的迎接了后背这一下。

    宫无绝闷哼一声。

    紧抿的嘴角一丝鲜血溢出,望着身下某个白眼狼莫名其妙一脸“你傻了吧”的神色,宫无绝那被乔延荣击中时没喷出的血,终于喷了出来。

    身后的乔延荣正在仰首大笑,疯癫的大笑,披头散发的疯狂模样非但没让人笑出声,反倒心头更是惶恐。一个高手并不可怕,怕的是这人完全失去了理智:“老夫天下无敌,老夫是从龙之臣,老夫将带领乔家走向无上荣耀!哈哈哈哈……修罗鬼医,死吧,死吧!”

    最后两个字落下,乔延荣猛然看向乔青,那放大的瞳孔放射着灼灼亮光。

    乔青和宫无绝瞬间对视一眼。

    这一刻,除了他们俩没有任何人能阻止疯了的乔延荣。二人都不是临阵退缩之人,或者说,他们都是狂妄的没了边儿的人,事到如此,没有最好的办法,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办法。脑中这个念头一转而过,便迅速做出了决定。

    坚决,果断!

    这一击,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两人同时一点头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咬牙调动满身的玄气飞身迎上!

    三人四掌相对。

    掌风相交的一瞬,一股风暴沿着三人向四周席卷而去,观众席上发出一阵惊恐大呼。

    “跑啊,快跑!救命啊……”

    那风暴蔓延的速度之快,空间仿佛产生了扭曲,地面瞬间凹陷下去,所有人的心脏都是狠狠一跳,转头就是惊骇欲绝的撒腿狂奔!有的却连逃都没来得及便遭了秧,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还有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捡回了一条命,直到逃离了风暴的肆虐区,才癞皮狗一样趴在地上连连喘气。对视一眼,皆露出了一种劫后余生的神情。

    他们回头朝着那交锋中心望去。

    这一望,齐刷刷的惊掉了眼珠子!

    只见那中心之处,狂风咆哮,三人四掌死死的抵在一起。离着极远极远,他们看不清那三人的表情和神色,只有左侧的那一人——一身红衣,衣摆狂飞,发丝凌空,一股炫目的紫色光柱以她为中心倏然跃上天空!

    那绚烂又精纯的颜色,将漫天云霓都染成了一片紫霞。

    之亮,之夺目,之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众人死死瞪着那直冲天际的紫色光柱,死死瞪着那萦绕着一身紫色光晕的红衣少年,一时怔怔然回不过神。唯有宫琳琅一声跳着脚的惊恐大叫,喊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我靠我靠!这个变态,进阶了!”

    下一章,这个高潮就过去鸟,开始新的内容。

    哇咔咔~咱乔爷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