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二章 面具

第五十二章 面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二章面具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在场的谁没有点眼力价,这道玄气一出,场内便发出了一阵惊呼。再看向乔延荣的目光中带上了深深的忌惮!宫无绝眉峰一皱,这一手,比起他还要高明上许多,乔延荣的实力不容小觑!

    一瞬间,那道玄气的目的地便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玄气如虹,如一道惊雷炸开在广场外一棵极高极远的枝头。轰!那树轰然暴烈,与此同时,天际滚滚阴云悄悄飘散,迷蒙的月光由一线到一面,穿云裂石般铺洒了下来。沉沉黑夜在这一刻仿佛陡然亮起,远远看去,细碎的枝叶漫天飞舞中,五道身影翩然飞起!

    五人皆云遮雾罩面具加身,尤其是最前方那道暗红身影,青丝飞扬,广袖飘飘,面上一张狰狞可怖的修罗面具,唯余一双漆黑瞳眸漾出耀眼光泽。轻轻一转,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跳,像是被什么狠狠的一攥,呼吸险些都要停滞。

    惊为天人……

    这四个字,被每一个人讷讷吐出,完全处于呆愣中的脱口而出。即便看不见她的容貌,可就这惊心动魄的气质,便当得起绝代风华!

    好半天都没有人能回过神。皎洁的月色朦胧而下,洒在他们凌空而立的远影上,背景是如临仙境的落叶飞花,竟让人产生了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恍惚感。

    万籁俱寂,天地无声。

    一片寂静中,来人穿过树荫,掠过高墙,越过人群……一如登萍踏水,又如飞花随风,看着仿佛是极慢极优雅的,那速度却快如闪电,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轻飘飘落于高台正中。

    直到此刻,翩跹的衣摆才悠然垂落地面。

    一时间,众人眼中似有千株红莲肆意绽放,灼灼摄目!

    足落无声,她笑声若狂:“乔老家主玄气高深,真真让在下大开眼界,若非在下还有点能耐,方才恐怕就是浮尸一具了。”

    阵阵吸气声此起彼伏,乔延荣却是郁闷的要吐血。

    她这话说的绝对是大实话,乔延荣不知来人目的,原本那一击也只用了七分力,不过是要逼得来人现形和给予警告。谁知道,这红衣男子竟在飞起的一瞬手臂一扬,那道本应爆开的玄气便仿佛是被她轻描淡写的破开一般……于是这句大实话听在别人的耳里,便生生变成了:“就你这点玄气也敢在老子面前班门弄斧,没看见老子一挥手就给你破了么?”

    一道道目光仿佛看见了前辈高人一般的敬仰,乔老家主的感觉却只有七个字: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是什么人!”

    一声含怒大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她却不语,收了笑淡淡站着,那站姿明明如常却偏生给人个妖邪阴戾之感。然后,在所有人竖起的耳朵中,惊为天人的公子仰天打了个哈欠:“椅子呢,还不搬个椅子,想累死老子!”

    “……”

    即便是这剑拔弩张紧张万分的时刻,众人也不由的哭笑不得。不过眨眼的功夫,她的屁股后面便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把雕花大椅,三层靠背,七层软垫,四个铁面随从无声分居两左两右,蒲扇轻摇。

    姿态行云流水,速度快若闪电,过程身经百战!

    被石化了的众人,一寸一寸龟裂开,被这红衣男子身娇肉贵的牌场劈了个外焦里嫩。喂,这里还是篡位现场呢!靠点谱行不?

    她整个人向后一仰,没骨头一样软软的歪了进去,悠然闲适的大喇喇模样仿佛窝在自家沙发里。眼皮一掀,终于赏赐一般丢出两个字:“你猜。”

    “好大的牌场!”乔延荣狠狠皱起了眉,仔细观察着她在脑中将这一生所见之人飞速掠过。一方面觉得这人的确有几分熟悉,这熟悉极是诡异,让他心头砰砰乱跳,好像如果想不起来将会有极大的麻烦一般。到了他这个层次,这样的预感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对于危险的感应与提醒。二来,既然她这么说,那就必然两人曾经见过……

    自然了,按照常理是如此。

    可这人,从来就不是个按照常理出牌的。她摩挲着半面面具下露出的白玉下颔,惊讶十足:“你还真在猜啊?”

    噗——

    场中齐刷刷一声喷笑。

    甚至顾不得自己的小命还在乔延荣的手上攥着,众人口水连喷笑的无可抑制。这人简直气死人不偿命啊,看看乔延荣那张老脸,赤橙黄绿青蓝紫飞速变换着,堪称五光十色姹紫嫣红!

    解气,太解气了!

    “你耍老夫?!”

    咬牙切齿的嗓音已经带上了杀气。她却只耸耸肩,一声嗤笑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她的意思:自己傻还怪老子不迁就你的智商?

    乔延荣连连喘着气,身为乔家家主的他何时受到过这等屈辱:“你找死!”

    话音还没落地,整个人已经飞身而起!腾空的时间不过眨眼,却在这眨眼间玄气暴涨,杀气冲天,那袖袍在无风自动发出猎猎声响,压迫如排山倒海般释放而出,让所有人都心下一窒呼吸困难,惊呼声脱口而出。

    “乔延荣!你一代宗师对个小辈下杀手是什么意思!”

    姑苏让一起身又跌坐回去,没有人比他们三个更了解那小子的境界,此时的她绝不是乔延荣对手!尤其这一掌下了十成全力,其中的杀气连他都要心惊!从来的温润如风在这一刻全数变成了心焦如焚。宫琳琅也急红了眼,就算这小子把他的酒窖一扫而空,就算每次一碰见她就准没好事,欣赏却是实实在在的。该死的乔青,没事儿惹怒这老东西干嘛!

    唯有宫无绝,他想的又不一样。

    和乔青打了这许多次交道,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小子的心思诡诈,这种自寻死路的事谁干都轮不到她去干。从她一出现他便察觉出了端倪,好像她每一句话都志在激怒乔延荣,她是故意的!宫无绝敢肯定。然而肯定归肯定,她的目的又是什么,乔延荣发起疯来绝不是她能抵抗的,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一对剑眉拧成个疙瘩,膝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再握紧。

    大片大片的惊呼声中。

    乔延荣势若奔雷,一掌凌空劈下!

    乔青不闪不避,竟是硬抗这一掌!

    宫琳琅和姑苏让尽皆绝望的闭上了眼,这样一个让他们佩服的少年天才就要陨落了么?

    然而,预想中惊天动地的声音并未出现。

    激荡的罡风没有,汹涌的玄气没有,只有一声压抑的闷哼,然后便是无声……难道只是受伤了?幸好,幸好。两人惊喜的睁开眼,这一看,顿时呆若木鸡风中石化。

    的确有人受伤了,不过明显不是乔青。

    只见那高台之上,乔青依旧仰在椅子里,和对掌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蜀锦千重的衣摆垂落地面,青丝摇曳,姿态风流,面具下的黑瞳是那么的亮,亮的嚣张,亮的肆意,亮的人不敢逼视。

    而她的对面,那使出雷霆一掌玄气深不可测的乔延荣,一张老脸几乎扭曲的看不出形状,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微微颤抖着,如临大敌。

    宫琳琅和姑苏让的眼珠子险些要掉出眼眶。

    就算是没受伤,也不该是个胜利者的姿态啊?

    就算真的赢了,也不该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啊?

    两人风中凌乱,并不知晓,方才两掌一对,电光火石间只方方接触到一起的一瞬,乔延荣那蓄积了满满力道的一掌,就忽然……歇菜了。月色朦胧中乔青又是从下而上出掌,掌风被乔延荣一挡,满场观众都没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见的只有乔延荣的退后三步,手掌颤抖。而另一边的红衣人,那悠然程度和他形成了鲜明对比。

    高下立判!

    韩太后霍然起身,宫玉向前两步,两人对视一眼掩不住心中的急切,乔延荣竟然输了?!和这么个年轻人对掌,他竟输了?!

    宫无绝勾了勾嘴角,他眼力过人,方才有察觉到一点凛冽的白光一闪即逝。照他推断,恐怕她手中藏了类似牛毛针一样的东西,一直激怒乔延荣便是为了这一刻,趁着对掌以玄气逼入对方的掌心。

    而乔延荣这会儿不再动手,必然是那针中有毒了。

    他这么一解释,宫琳琅瞬间乐了,白给那小子担心了!看着此刻满场朝乔青投去的敬仰目光,再看着面色苍白的乔延荣止不住的心里舒坦。老东西,养了十年的波斯猫,没想到竟是一只非洲狮吧!

    这也是乔青拿住了乔延荣的心态,论玄气,她不是对手,论医术,乔延荣更没什么好担忧,整个大燕除了那修罗鬼医之外,任谁在毒术上都要给他弯腰。这才是他毫不设防拍出这一掌的“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原因。可是此时此刻,那根细如牛毛的针正带着不知是什么毒的毒素在他体内疯狂乱窜,连他也压不下来!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你是……你是修罗鬼医!”

    哗!

    修罗鬼医!

    你无法想象这四个字在场内造成的风暴。

    修罗鬼医是什么人?

    如果说整个大燕乔家是当之无愧的医术魁首,那么她就是唯一一个能站在乔家脑袋上的人——甚至有资格踩上两踩。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来历,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修罗鬼医就应该是个如乔延荣一般的古怪老叟。而如今……这年纪轻轻的风流男子就是修罗鬼医?

    就是那个三年前第一次出现在翼州舞台上的修罗鬼医?

    就是不论什么样的势力都无法查出她身份的修罗鬼医?

    就是那凭借枯骨生肉的医术名扬整个大陆的修罗鬼医?

    就是“没她不能解之毒没她不能医之人”的修罗鬼医?

    就是仇敌遍地多如过江鲫却依旧活蹦乱跳的修罗鬼医?

    天啊,让他们一头撞死吧,她才多大的年纪,只听这声音应该还不足弱冠吧?可是三年前呢,修罗鬼医名震天下之时,她又是多大?一众目光朝着乔青望过去,正对上她笑眯眯扫来的视线,顿时观众席上全部缩起了脖子。

    听她挑着眉梢悠然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这等机会各位可莫要错过了。”

    靠!一串一串的脏话飙到了嗓子眼儿,却不敢吐出一个字。谁不知道你修罗鬼医正邪不分,张狂诡秘,医人还是杀人全凭心情。尤其是一手毒术诡异的紧,哪怕在场的人商讨个三日三夜的作战计划组着团儿去,恐怕都近不得你三步之内!没看那乔延荣已经面色青乌了么?不论有仇没仇的都在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盼她这会儿的心情一定要好啊,否则一个发疯,这里的人全部玩完!

    所以此时,整个广场上在轰然的抽气声之后,便恢复了死一般的静默。

    无声无息,针落可闻。

    只有乔延荣咬牙切齿的质问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你使诈!”

    乔青淡淡一笑:“兵不厌诈。”

    乔延荣还欲再说,乔青已经悠然起身:“乔老家主,这毒不过是个小小的见面礼,想必以你的医术解起来,也只是一时半刻的事儿。若非你的待客之道太过独特,在下也不会礼尚往来。不过你如果再咄咄逼人下去,未免……笑掉老子大牙!”

    她离着乔延荣不过一步之遥,却不动作。杀他?不,乔延荣暂时中毒,自保之力还是有的。怕他?更不需要,她的毒她绝对有信心,此时的乔延荣最多能和她持平。一番话下来,乔延荣被堵的哑口无言,却也知道,奈何不了她。所以这句话在旁人的眼里,便如同:“老子放你一马你还在那唧唧歪歪,赶紧的滚回你的首席上坐着吧,别给老子丢人现眼。”

    “好!”

    一声抚掌大赞,来自于首席上坐着的戚长老:“堂堂乔老家主就这么点气量,恐怕要让在场的诸位看笑话了!”

    这一日来他越发的看这老东西不顺眼,仗着自己玄气高便倚老卖老。先不管这修罗鬼医到底是要干什么,最起码给他出了一口恶气。他也不是傻子,刚才乔延荣出手正好借着试探试探这修罗鬼医的深浅,现在探出来了,结论便是不可正面为敌。他看向高台正中的目光极是和气:“在下乃是玄云宗长老戚为平,愿与阁下交个朋友。”

    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一勾:“原来是戚长老,失敬。”

    这等温和的态度,简直让戚为平受宠若惊。看一眼乔延荣,他更是得意:“好说,不知鬼医兄弟来此究竟意欲为何?”

    鬼医兄弟……

    一边宫无绝三人的嘴角齐刷刷抽了抽,暗叹这小子果然骗死人不偿命。如果戚长老知道他和乔延荣之间根本就是那小子挑拨的,不知道还笑不笑的出来。乔青瞥过去一眼,掠过宫无绝,将目光落在了姑苏让的身上:“不瞒长老,在下今日主要是为了一个好友,姑苏公子。”

    “哦?鬼医兄弟请说。”

    “姑苏公子和在下有些交情,一时路过盛京听闻故人在此,便来探访一二。没想到……”

    乔青耸耸肩,后面的很清楚了,没想到正好撞见了他们篡位,眼见着姑苏让中毒,便现出了身形。韩太后宫玉戚长老三人齐齐吐出一口气,原来如此,还奇怪这行踪神秘的修罗鬼医怎会在此,他们刚才不是没有怀疑,生怕这人是宫琳琅那一伙的。这会儿听见了这个解释,一切合情合理,便放下了一半的心。既然是为了姑苏让,那一切好说:“原来是为了姑苏公子,若本长老承诺你带走姑苏公子,今日之事……”

    “在下自然不会插手。”

    “好!鬼医兄弟一诺千金,本长老信的过你!从此以后,玄云宗就是鬼医兄弟的朋友!姑苏公子鬼医兄弟便带走……”

    “不行!”乔延荣立即阻道。他可不相信这人满口胡言,今天的事太过蹊跷,怎能平白无故放走姑苏让?再说,如果她真是碰巧撞上,为何开始不说?乔延荣越想越不对,总觉得这人另有目的,且心怀不轨:“戚长老,今日事关重大,可要三思而后行!”

    “乔老家主的意思,是本长老行事莽撞了?”

    “非也,姑苏让乃是宫琳琅的好友,这样的一个人怎可轻易放走?”连皇帝都不唤了,直接喊出宫琳琅的名字,引起场内一阵阵气恨的哼声。乔延荣只看向一意孤行的戚长老:“再说,姑苏家族的报复……你可承担的起?”

    “乔老家主此话太过可笑!”戚长老怒拂衣袖:“那你倒是说说,若是姑苏公子出了什么事,姑苏家族的报复你又承受的起?”

    事情到了这里,已是左右为难,姑苏让是走是留都是个麻烦。乔延荣心下大骂,该死的姑苏让,闲着没事来什么大燕,又不请自来什么医术大考!其实这倒是他冤枉姑苏让了,乔家并没有给姑苏请帖,姑苏本也也对这什么大考不感兴趣。一则,是为了两个好友而来,二则,便是因为乔青身边的侍卫亲自给他传话,让他一定要到。

    这会儿,他虽然不知道乔青的用意,却也配合着:“鬼医兄,你有这份心思前来搭救,姑苏铭感于心。若是今日姑苏出不去这乔府大门,便请鬼医兄给家父带个话,姑苏不孝,养育之恩,只当来世再报了。”

    “自然。”乔青嘴上说着,悄悄对他飞了个眼儿——上道儿!

    “多谢鬼医兄。”姑苏让回——承蒙夸奖。

    两人你来我往,乔延荣等人是看不懂的,他们还沉浸在姑苏让这一番话中。一旦让这修罗鬼医回去报信,乔家和玄云宗都将吃不了兜着走!虽说不至于定会覆灭,但是得罪一个强大的敌人,明显没有必要。而这修罗鬼医,若是她想走,谁能拦?

    韩太后和宫玉也急眼了,这下好了,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戚长老皱皱眉:“姑苏公子,如果你肯立下誓言,绝不让姑苏家族找玄云宗的麻烦,本长老便放你离去。”

    “还有乔家!”乔延荣赶紧跟上。

    翼州大陆以武为尊,武者的精神便是说一不二,承诺守信为首要。如果立下誓言反而反悔的话,则会令天下人鄙夷耻笑。尤其冥冥中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天地法则,一旦有人反悔,必将受到誓言的制裁。姑苏让条件反射的看向乔青,回忆起之前挑拨二人的举动,意会道:“对于玄云宗,姑苏家族自然不会寻麻烦。不过……”

    他冷哼一声,翼州四大公子的气势即便中了毒依旧不减分毫:“乔家,不可能!”

    本来乔延荣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姑苏让和宫琳琅宫无绝乃是好友,两个好友都在乔家出事,若是为了自己活命则立下这等誓言,今后还如何在天下人面前立足。可是他如此坚决的说了出来,乔延荣也不由沉下了心,一咬牙:“那就抱歉了,姑苏公子,今日你走不得!”

    “乔延荣!你要为了一个乔家,害了玉王爷,韩太后,和我玄云宗么!”

    “姑苏家族也不见得会为了一个姑苏让而对付咱们!”

    “说的倒是好听,你根本就是私心作祟!”

    “可笑,你又不是私心作祟?”

    戚长老怒气冲冲,乔延荣分毫不让。两人一人一句冷嘲热讽针尖麦芒,宫无绝剑眉挑了挑,总觉得乔青还有后着,不然以这两人的身份和年岁,绝不会真的为了这么点意见不合就动手,如今这样也算是极致了。而她又是刺杀又是挑拨,定然不会只这么简单,让他们吵个两句就结束。

    正这么想着,一声不耐烦的催促终于从看戏的乔青口中说出。

    她袖子一挥,大步走下高台朝姑苏让而来:“两位,在下可没那么多功夫听你们辩论,姑苏公子就由在下带走了。”

    她速度极快,开始还在下着台阶,待到最后一个字时已经如离弦之箭跃至首席之上。宫玉一惊,抬手就要拦,乔青猛一挥袖,一股玄气劲风划过宫无绝三人最终击向宫玉,宫玉连连倒退三步,撞到了身后的椅子才算稳住了身形。心下骇然,这年轻人好高的修为!这时乔延荣也反应过来了,丢下正和他冷语相对的戚长老,倏然跃下高台紧跟而来,他的毒已经压制下来,修为恢复了大半。

    乔延荣倏然出掌:“不行!”

    乔青一避,这一掌便落在了姑苏让的肩头,他捂着肩极速后退……

    咣当——

    一声脆响,一个香囊从衣袖中掉出,并未封好的香囊口露出半截白玉簪。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乔延荣不顾这香囊正要继续阻拦,身后一声惊诧的大呼,却让他动作一顿,转头看去。

    “这……这是……”

    戚长老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地上的半截玉簪,脸上的惊诧毫不作假。乔延荣狐疑的扫过一眼,并未看出这香囊或者簪子有何不同,苍老的眉微皱了皱,便见戚长老向前两步,一直走到香囊之前,俯身捡起了里面的玉簪。他拿着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随即拇指沿着玉簪细微的抚摸,场内一时无言,这情形实在太过古怪。

    韩太后和宫玉也怔住,戚为平身为玄云宗之人,其父戚云城又是玄云宗的股肱,这样的背景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怎会看见个白玉簪子……戚长老抚摸玉簪的拇指一顿,捏住玉簪尾端反复摩挲了两下,霍然抬头:“姑苏公子,恐怕你还走不了!”

    “戚长老何意?”

    “这只玉簪,如何会在你的身上,还请姑苏公子解释一二!”

    这话用字尚且和气,语调却低低沉沉已经带上了杀气。姑苏让瞬间看向乔青,好像明白了她一直以来的用意,虽然不知道这玉簪究竟有什么名堂,不过还是照实道:“这只簪子,是乔家五小姐午膳时相赠。”

    一句过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到高台上乔云双的身上。

    她开始还为着姑苏让将那只簪子随手携带而羞涩着,自然了,姑苏让只是还没来得及扔,被送了这香囊后出于从小培养的良好休养,便收下了。后来也早将这些不相干的东西忘到了脑后。这会儿才会被乔青的劲气悄悄一扫掉了出来。而乔云双原本的羞涩在看到戚长老的异色后,便转变成了不安。此时面对这一双双看过来的眼睛,尤其是戚长老眼中的杀意,她心头惊惧,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这只簪子……”

    “簪子是哪里来的!”

    “是……是天……天衣坊的掌柜相赠。”

    乔青噗嗤一声笑出来,这乔云双简直是不知死活,即便到了这等时刻,也要隐瞒住自己强取豪夺的真相,保持那温婉才女的名声:“乔五小姐,据在下所知天衣坊的掌柜今年已经五十多岁。”

    “那……那又怎么样?”

    “呵,男子赠女子玉簪,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就不必在下解释了吧,但凡在场有点常识的都知晓,玉簪借指美人,更含爱慕之意。乔五小姐倒是心善,不论何人赠了定情信物都来者不拒,一概收下。啧啧啧……乔家的家教真真让在下佩服!”

    说着,极是真诚的朝乔延荣拱了拱手,引起笑声一片。

    “你胡说!”瞧着这些鄙夷的目光,乔云双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此时更紧要的却是戚长老的杀气,在这一番解释之后,已经汹涌到了让她呼吸困难的地步。戚长老完全没了耐心,一股玄气猛然射向乔云双,却被乔延荣一把截住,若是让他当众杀了乔家之人,那乔家以后还怎么做人:“到底这玉簪是怎么来的,还不快说!”

    “回……回爷爷,这玉簪是我……”乔云双咬住唇,也不敢再编了,偷偷瞧着姑苏让:“是云双……抢来的。”

    “哼!”戚长老怒道:“抢来的,你倒是会抢!”

    “这真是我抢来的。那日天衣坊的掌柜卖了我一件衣裳,没成想竟和那大燕名姬一模一样,我不忿之下便去找他的麻烦。正巧看见他将这玉簪收起来,便觉得……觉得这簪子极是适合姑苏公子。谁知那天衣坊的掌柜说,这是他家传之物,不肯卖于我,我便……我便……”

    “你便砸了他的铺子,硬生生抢走了这只簪子嘛!”指尖纤纤摩挲着下巴,乔青悠然接上。

    “你怎么知道?”乔云双脱口而出。

    随即,满场便想起一阵阵鄙夷的嗤声,什么乔家千金,什么温婉才女,没想到竟是这种人。乔延荣也有些挂不住面子,不过此时明显不是追究的时候:“戚长老,这玉簪到底有何名堂?”

    看着他一脸的疑惑,戚长老更是怒从心起:“有何名堂,你会不知道么?抢来的?天衣坊?家传之宝?简直一派胡言!乔延荣,做的出来还不敢承认么?”

    语罢,霍然冲了上来。

    眼见他来者不善,乔延荣赶忙一挡:“戚为平,你莫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很好,这也是本长老要说的,你乔家太过狂妄!”戚长老一击不成,再来一击,这玉簪乃是玄云宗之物,旁人自然不知道,每一个玄云宗长老都有这么一只簪子,而簪尾上所刻的名字平时根本看不出来,只有细细摩挲才能发现。这只簪子,刻的正是失踪近半月的马长老的名字!马长老于半月前忽然失踪,他就觉得此事有疑,然而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他的踪迹,没想到,今日竟在乔家的手里看见了马长老的贴身之物。乔延荣定是想不到他会来盛京,为了跟“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玄云宗争这从龙之臣,竟然将盛京分长老杀害!

    最为歹毒的则是,杀害之后还要将这簪子送给姑苏让!

    怪不得他刚才不让姑苏让离开,怪不得他一阻拦这簪子这么巧就掉了出来,根本就是乔延荣想挑拨玄云宗和姑苏家族的关系,让乔家在这大燕一心独大!若不是他早已认出了昨夜刺杀之人是乔延荣,看清了他道貌岸然之下藏着的卑鄙心思,今日很有可能便会一时冲动和姑苏让对上。到时候……戚长老不敢再想,出手越来越凌厉,招招死手!

    自然,这些乔延荣是不知道的。

    他即便认为这簪子定然有问题,此时却不想再问,身为乔家家主数十年,何时受过这样的怨气?整整一天一退再退这人始终咄咄逼人。那么今天,就给这戚为平一个教训,他乔家也不是好惹的!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难分难舍。

    乔延荣原本的修为高出戚长老甚多,此刻却中毒未愈,玄气没完全恢复,再者这一打教训居多,还不愿彻底得罪玄云宗。所以对上只有蓝玄的戚长老,一时三刻也没分出个胜负。

    韩太后急眼了,这两个篡位的最大助力,莫名其妙开始了内讧,简直荒唐:“住手!”

    一声令下,乔延荣和戚长老都是一顿。

    就是这一分神的功夫——

    轰!

    两人的后心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下一掌,这掌之狠,力道之重,出手之突然,让毫无准备的二人结结实实的受了,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朝着相反的地方飞了出去,口中喷出的鲜血漫天喷洒。

    砰!

    戚长老撞上了后方的柱子,整根大理石柱被撞的粉碎,轰然坍塌。

    乔延荣砸落到高台上,偌大的石台被砸出了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一口血再次喷出,碎屑漫天的石台落下赤色点点,极是可怖。乔云双已经懵了,连连退后跌坐在石台一角,呜呜的哭着。剩下那些旁系子弟们挤在一起,生怕殃及池鱼。而原本台子上的四个贴面随从,自然是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四人兔子一样的跳开,给乔延荣留出舞台让他喷个够本。

    乔延荣摇晃着撑起身子,浓稠的鲜血一股一股从嘴角涌出,这一掌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这一变故让场内鸦雀无声,宫玉和韩太后都处于巨大的震惊中。其他人则是同时骇然的看向方才出手的两个人。

    那首席之上,正有一黑一红两道身影。

    黑衣男子高大挺拔,身上的毒早在先前乔青击开宫玉那一拂中便解了,英俊的眉目冷冷望着远方奄奄一息的戚长老,月色为他镀上了一层银辉,望之仿若神祗。

    红衣人则颀长纤细,面上一张修罗面具反射着冰冷的寒光,一双黑眸幽深流转像是要将人吸进去,衣摆荡啊荡,发丝飘啊飘,整个人呈现着一股邪魅诡谲之感。

    在所有人屏息凝目之下,她淡淡站着,那寒玉明珠一般的风姿摄人心魄,连天地间奔袭的狂风,都似被这容光所慑,静了一静。众人的心头升起一阵说不清的感觉,如果说宫无绝是神,那么她便是魔,让人惊惧却不由被吸引沉沦的魔!

    “啧啧啧,这落地的姿态,好一招五体投地屁股朝天平沙落雁式!在下佩服,佩服!”

    刚刚才止住了喷血的乔延荣,瞬间又喷出一大口血。

    无紫非杏和洛四项七对视一眼,齐齐飘去个怜悯的眼风,跟主子比无耻,这不是找虐么?他们主子卑鄙阴损一个顶俩,想死才招惹她!

    很明显,有人不怕死。

    “是你!”乔延荣想发出一声怒吼,声音却极其虚弱,只有死死瞪着乔青:“是你们!宫无绝,你没中毒?修罗鬼医,你根本就另有目的?”

    她看一眼宫无绝,正对上他深沉的眸子,一挑眉,这男人倒是和她默契,之前也没商量过没打过眼色,他竟知道自己的目的。乔青耸耸肩:“可惜啊,乔老家主,你明白的太晚了。”

    “那玉簪也是你搞出来的?”

    扫一眼瑟瑟缩缩的乔云双,乔青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当日那宗撞衫事件根本就是个引子,天衣坊也是她的,她早就料到乔云双这样的跋扈千金绝不会咽下那口气,定然会去大闹一番,便吩咐天衣坊的掌柜演了那一场戏。即便当日乔云双不抢,那个簪子也会以其他的方式送到她的手上。而那只簪子……盛京南郊和宫无绝比武的那夜,趁所有人走了之后留下来的人,便是那失踪的马长老。

    只看她神色,戚长老便明白了三分:“马长老的失踪跟你有关?他……他怎么了?”

    “死了。”

    “你杀了他!修罗鬼医和我玄云宗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你为何这么做!”

    “无仇?好一个无仇!”乔青仰首大笑,笑声轰轰震荡在广场上空,久久不散:“戚长老,十年前你玄云宗干了什么,忘了么?是谁闯入乔家干下丧尽天良之事!想必乔老家主也忘了吧,乔伯渊夫妇死于非命,明明在自己最为信任的家族,却被你这亲生父亲一手出卖!自然,韩太后应该也不记得的,玄云宗能进入盛京多亏你暗地里一手促成!好一个三方鼎立,好一个守望相助!堂堂大燕国的三方巨擘,联起手来逼死了那对可怜的夫妻,甚至最后连无辜稚儿也不放过!”

    她那么笑着,字字句句掷地有声,却无端从身上散发出淡淡悲哀,也许是为那可怜的两夫妻,也许是为这肮脏的乔家。宫无绝眉峰拧起,有些不适应一个这样的乔青,这小子在他的眼里就应该是邪气的,无赖的,狂妄的,嚣张的,阴狠的,张牙舞爪的,而不是这个让人心里一沉的感觉。宫无绝不自知的拍了拍她肩头,拍上的一瞬那手被烫了一样又收回来。

    乔青转头——干嘛?

    宫无绝扭头,不搭理。

    乔青瞪了瞪眼,靠,老子酝酿了半天的感情让你这一拍全他妈散了,你丫的还跟老子装深沉!

    狠狠瞪这男人一眼,继续酝酿感情。然而身上那悲哀的气息也跟着消散了。宫无绝回过来头,淡淡勾了勾嘴角,看她负手而立,修罗鬼面中露出一双黑瞳,其内金光犀利一闪,如世间最利的宝剑:“这就是你们的近日无怨往日无仇?”

    韩太后霍然起身。

    戚长老满脸震惊。

    乔延荣目光涣散:“你……你到底是谁?”

    满堂之人窃窃私语,在座的皆是手眼通天,当年的事也或多或少听闻过那么一二,此时由着乔青说出来,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乔家惊才绝艳的四公子竟是被自己的亲生父出卖,韩太后协助,玄云宗绞杀!

    那么,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么,她到底是谁?

    心中有一个猜测不由自主的升了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往那上面想,那个猜测也未免太胆大,怎么可能!他们盯着这修罗鬼医,却是又越看越觉得和心中那人甚是相似。可是……可是她是个废物!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好奇,思索,打量,古怪,诧异,震惊……

    各种各样的视线汇聚在乔青的身上,鬼面下的红唇缓缓勾起。清冷的银辉打在面具之上,让人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素手一抬,在无数目光的盯视下,缓缓捏住了鬼面的一角。

    将这具隐藏了十年的面具和秘密,一同揭开……

    潇湘上个月改版了大家应该都知道,可以看的出有没有订阅,看的是正版还是盗版。我万更一次大概要9——12个小时,这还不算写完之后的修改。

    感谢所有支持正版的读者,我的劳动因为有了你们,而有了价值。

    再一次感谢。

    然后,剩下这段话是说给看盗版的读者的:你可以无视我的劳动成果,但是请不要再在潇湘留言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一肚子抱怨一肚子委屈。你不喜欢这个你不喜欢那个,你就直接不要看了,把别人的劳动踩在脚底下还要来找不痛快,好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