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嗤啦——

第三十三章 嗤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嗤啦——

    黑夜将去,白昼未至。

    乌漆抹黑的夜幕中,慈宁宫关闭了整整一夜的大门,悄悄开启一线,一条黑影鬼鬼祟祟飘出……

    “啧啧,我说无绝怎么这老半天没出来,原来这男人和那老妖婆在里面春风一夜啊!”

    远远地,宫琳琅望着那鬼鬼祟祟的黑影,一语道破乾坤。

    旁边陆言和陆峰对视一眼,顿时松下一口气。他们三人在这慈宁宫外守了整整一夜,明明自家主子只是进去换个曲谱,以他之能耐该是挥手之事,然而却一直未出。这会儿听了宫琳琅之言总算放了心,这些风花雪月之事还有谁比皇上更权威?

    文质彬彬的面容浮上丝求知欲,陆言好奇道:“皇上,你咋知道?”

    一扬下颔,示意两人观察。

    “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看那男人,通体轻快,明显是一副吃饱喝足之姿。偏偏脚步虚浮……”遥遥一指,那谨慎地飞掠而去的身影,似是响应他一般在半空一个趔趄,险些掉下地面。宫琳琅摇摇头:“还不到两个时辰就蔫吧了,这男人不行。”

    陆言陆峰敬仰地望着他。

    宫琳琅抱拳:“好说好说。”

    “那……那两个呢?”

    &nb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sp;跟着陆峰的目光朝慈宁宫看去,这片刻的功夫,那玄云宗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又有两道身影从宫内飞出。远远地看不清晰,却能感觉到两人身上传来的阴森气息,一个凉薄,一个森冷。那二人于半空一路牵手而来,明明是个友好和睦之态,偏偏空着的另一只手扭打撕缠着,打的是狂风四起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离着老远三人都觉得有点冷。

    这诡异的画面,宫琳琅正思索的功夫,只听后方那人冷笑一声:“自己有问题还不让别人说,有本事你举一个老子看看啊!”

    前方那人霍然停住。

    后面的人一头撞上他的后背:“会不会刹车啊靠!”

    紧跟着,那两人同时落到地面,只那么远远一打量,互相应是距离不过三寸之地,相牵着一只手“含情脉脉”地对视。宫琳琅瞬间悟了:“这一看就是俩欲求不满的!”

    一旁陆言哈哈大笑:“皇上,这个咱也看得出,明显两人正办着好事,那上面的忽然软了……”

    陆峰探着头使劲儿瞅:“今晚的慈宁宫真是热闹啊!”

    “可不是热闹?先是韩太后和那男人春风一度,再是这两个因爱生恨的,无绝那小子可算大饱眼福了!”宫琳琅摸着下巴笑得暧昧,一边觉得这两个从慈宁宫里打出来的未免也太过放肆,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方才那玄云宗男人还知道悄悄溜走……一边又碍不住好奇心,他招手道:“走走走,去看看,这两个倒霉鬼是……”

    宫琳琅傻眼了。

    陆言笑到一半呛着了。

    陆峰探出去的脖子不动了。

    三人走了这么两步,忽然那原本“含情脉脉深情对视”的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很明显,刚才的评论,他们听见了。远远地那方一片漆黑,这两人的面容依旧不明朗,然而其中一双眼睛他们可是认得!

    “无绝?”

    “主子?”

    宫无绝不语,缓缓转过头去睇着乔青,嘴角一勾,满面风雨欲来。

    乔青扬扬眉,面对他的怒意亦是笑着,风流妖异,一派慵懒恣意。

    两人同样在笑,然而这笑,却是寒意深深咬牙切齿,怎么看怎么狰狞。方才在慈宁宫内时,屏风外的人打得火热,他们俩也打得火热,别误会,这个打可是真的打!在那逼仄狭小的空间里你一拳我一脚,逮着机会就是一顿狠揍。硬是一直打到韩太后结束战斗,玄云宗男人离开,他们趁着韩太后内室换衣之际飞速换了锦盒内的曲谱,又一路打了出来到得如今。

    那原本小小的互不顺眼,因着这场升级式的死磕,完全演变恶化为不共戴天之仇!

    而那所谓的牵手,不过因为手中同时捏住了那乐谱一角任谁都不愿先松开!

    所谓的含情脉脉,实则堪比被对方杀了全家挖了祖坟睡了女人的滔天怒火!

    两人捏着乐谱分毫不让,可苦了远远走来的宫琳琅三人。

    天知道,他们现在只想逃跑。

    一想起上次盛京南郊时他们犹如乞丐的惨烈下场,腿肚子就开始打颤。尤其是宫琳琅,放眼打量了一番这座皇宫,已经开始脑补了这里变成废墟的场景,这两尊菩萨对上,苦的只有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啊!陆言死死忍着掉头就跑的冲动,一边僵硬地摇着扇子,一边劝道:“乔公子,这里可是皇宫。”

    言下之意,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宫里有多少的侍卫高手,一个人或许打不过你,若是群殴你也讨不了好。

    紧跟着宫琳琅一挥手,四面无声落下数条黑影,气息沉厚,满面凛然,是专属于皇室的暗卫。

    明显宫无绝这个看似冷酷实则腹黑的男人并不认为以多欺少是什么不耻行径,他大洋洋一挑剑眉,眉梢瞬间传来一股剧痛,该死的,这小子下手真狠!刚才趁他不注意逮着时机连下三拳,还三拳都打一个地方!

    他冷目沉声,陈述一个事实:“你走不了。”

    乔青自然知道。

    即便上次和宫无绝交手之后精进了不少,依然因为心境的缘故卡在紫玄边缘。蓝紫境界听上去只有一阶之差,却难倒了多少英雄汉?有多少人踏在这一边缘上抱憾终生含恨而终?论起玄气来,她使出全力也不过和宫无绝有一拼之力,更遑论此时此刻将杀气锁定住她的数十暗卫?

    不过……

    乔青缓缓笑起来,这邪肆之极的一笑展到一半瞬间变成一声吸气,靠,这男人下手真重!活该你一辈子没女人,别想老子给你治不举!她垂眸一瞥乐谱,懒洋洋的姿态在众人包围中毫不担忧:“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多煞风景?我这人胆子小,若是把我吓着了一不小心干出点什么事……啧啧,不好不好,不如坐下来讲讲道理……”

    砰!

    宫琳琅三人齐齐绝倒。

    他们可算是明白什么叫不要脸的最高境界了,瞪着眼睛一脸匪夷所思,你是文明人?上次是哪个禽兽一动手让他们险些连小命都丢了的?你胆子小?你胆子小一板儿砖敲晕了那个煞星?

    他们就没见过比这少年胆儿更肥的了!

    自然,也没见过比她更不要脸的。

    宫无绝却被她气笑了。

    早就料到这小子不会乖乖放手,却没想到临至绝境她竟敢铤而走险。方才这番话,分明是在告诉他,玄气没他高是事实,却足够让她毁了手里这一方乐谱。一个惹她不爽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一拍两散!

    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子!

    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方乐谱一旦毁去,她绝对出不了这座皇宫!然而即便如此,她依然笑语晏晏一身风流,在四下杀机沉沉的包围里毫不胆怯,就这么扬眉浅笑地望着他,望得他牙根儿直痒痒!宫无绝不得不承认,对面这少年不论哪一点都足以让他放进眼里,尤其是这讨人厌的德行!

    鹰眸缓缓地眯起来,他冷笑一声,一字一顿寒厉如刀:“你可以试试!”

    嗤啦——

    伴随着一声短促的脆响,手中乐谱瞬间裂开一半!是乔青对宫无绝毫不犹豫的回答。

    求收藏啊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