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二章 巧舌如簧

第二十二章 巧舌如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巧舌如簧

    乔府老家主的书房,乔青是第一次来。

    甫一进门,一股尊贵之气便扑面而来,这偌大的书房足有一个偏厅那么大,最前方一张檀木宽案长达丈余,宽案之上,一方龙飞凤舞的匾额肃然悬挂,其下盖着开国先皇的赤红玉玺。四面墙上陈列着数不尽的御赐之物,桩桩件件来自于历朝历代,嚣张地彰显着这御医世家在大燕的地位,开国元老,不败家族!

    乔青简直怀疑,便是御书房也不过如此了。

    这些东西原本应是放在陈列室内妥善保管的,据说几十年前有一位家主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全数搬到了书房内没日没夜欣赏着。这也能看出,乔家在大燕数百年,越是近些年,越是嚣张的没了谱。

    不由得,她脑中浮现出了宫琳琅和宫无绝的身影。

    那样的两个人,一个看上去放荡不羁实则锋芒暗藏,一个直接就霸道桀骜没的说,岂会容得下这越发不知分寸的乔家?

    乔青心下冷笑,面上不露分毫:“爷爷。”

    “嗯。”乔延荣从宽案后抬起眼:“这是兰老将军和兰家公子。”

    乔青这才转向书房内另外两个人,年过六旬的老者面容刚正,坐姿岿然。和乔延荣的阴沉不同,兰震庭双目熠熠清明而锐利,就连脸上生出的皱纹都一条条笔直,带着军人的硬朗和刚直!而他的身边,清秀白净的少年小媳妇一样的坐着,垂头敛目,恨“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得把脑袋缩进衣领子里。乔青眸子一闪,瞬间认出了这少年的身份,没想到他竟是振国大将军的儿子!

    兰震庭一生戎马,雷厉风行,年近五十才老来得子,这十几年来却从未听说过兰家小公子的任何消息。世人只以为那兰萧韬光养晦只待合适时机一飞冲天,再续兰老将军沙场雄风。

    谁会想得到,竟是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小子?

    就是不知这兰萧今日穿的,可是大红裤衩?

    忍不住把目光朝他下身飘去……

    少年一抖,使劲儿夹紧了腿。

    看他哆嗦的筛子一样,估计又要哭了,乔青立马把视线收回来:“兰老将军有礼,兰公子有礼。”

    回应她的,是兰震庭一声撇头冷哼。

    “乔九公子……”兰萧红唇微张,一声弱弱的问候还没说完,兰震庭瞬间回头瞪他一眼。兰萧又是一抖,嗓音带着颤儿,硬是把后面俩字给憋了出来:“有礼。”

    乔青噗的笑出声,在兰震庭的虎目瞪视中,又憋了回去。

    乔延荣亦是一副无法理解的模样,一双浑浊的眸子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兰萧,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兰震庭为人迂腐又执着,在朝时便和乔家作对,到了他卸甲之后,大把的门生武将又死死咬着乔家,整一群疯狗!

    这会儿见着威武的藏獒生了个吉娃娃,别提有多爽了!

    “小九,今日兰老将军来此,专程询问昨夜烟雨楼之事,听说你也在场,就给老将军一个解释吧。”乔延荣清了清嗓子,眼中闪过抹鄙夷,假惺惺道:“兰公子的贴身衣物,是如何到了别人手中的,你必要给老将军一个说法。”

    看着脸色难看的兰震庭,乔青心下明了,这是为了红裤衩兴师问罪来了!

    “是。”她点头道:“兰老将军,昨夜烟雨楼中,小侄在后台为无紫姑娘伴奏一曲,得公子相问,有过一面之缘。后无紫姑娘拍卖一夜,玄王爷以十万两高价相得,没成想玄王竟是一个爱琴之人,这十万两银子却是为了小侄而掷。小侄本非琴师,如此之下难免伤及乔府脸面,遂出言婉拒。后来,小侄与王爷打了个赌,若输了便去为王爷抚琴一夜,若是赢了,此事则一笔勾销……最后,小侄便忽然想起了有过一“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面之缘的兰公子,随口提议赌兰公子贴身衣物的颜色。本想着兰公子亲自告知便罢,倒是没料到当时已值“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午夜,整个烟雨楼中气氛已是热烈非常,众人竟一哄而上将公子的贴身衣物取了下来验明真伪。”

    乔青三言两语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明白,口口声声不忘加上王爷二字。感受着兰震庭一眼一眼瞪过来的目光,她从容淡定,满目真诚:“我不伤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此事却是小侄疏忽了……”

    兰震庭只想用拐杖敲死眼前这不要脸的小子!

    “放屁!”

    他不但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手中拐杖一扬,照着乔青的肩膀就打了下去!

    站在门口的乔福一惊,袖袍暗动,正要阻止的手被乔延荣一眼定了下来。他瞬间明白,这正是一个试探的好时机,既然一直怀疑这乔九可能是在韬光养晦,就看看她到底会不会出手,人在突发状况下的下意识反应最是无法伪装。

    这时间说来长,实际也只有一刹那。

    拐杖在半空划过凌厉的弧度,眼看着就要敲上乔青肩膀,书房中兰萧一声尖叫,吓得乔青一个哆嗦,看那兰萧脸色惨白惨白竟然吓晕了过去,这等节骨眼上还有功夫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拐杖敲的是老子,你晕个屁!

    同一时间,一股劲风从巨大的宽案后射出,正正在那拐杖上一拦!

    只这么一拦的功夫,兰震庭冷哼一声,便见眼前少年双目微闭,高高的昂着头,绝美的面容上淡定如初竟是分毫惧意都没有!他双目一闪,心下赞赏浮上,这气魄……

    好小子!

    好一个视死如归的小子!

    兰震庭收回手里的拐杖。

    乔青猛地睁开眼,一双黑眸清亮乍现,如夜色中最为璀璨的星子一枚,让人不敢逼视:“兰老将军,昨夜之事小侄已说得清清楚楚,一个巴掌拍不响,打赌的并非我一人,动手的也不是我!你不去找当朝玄王爷说理,却偏偏揪住我这个废物不放……呵,从来听闻兰老将军刚正不阿,不惧权贵,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倒是让小侄见识了一朝振国大将军的风骨!”

    言语铮铮,铿锵如铁。

    轻缓的嗓音在书房内流动,带着无与伦比的犀利,让房内四人俱是一怔,神色各异。

    乔延荣和乔福对视一眼,同时放下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心。如果她一直以来真的在伪装,那么这等时刻应该装下去才是,装颤抖,装懦弱,一装到底。然而她没有,这分明是一个怒极之人的最正常表现,果然兔子急了也咬人么?下意识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他们可不认为这乔青早就料到这是一个试探,更早就料到他们会出手相救,并且将一切都算无遗漏,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对应兰震庭的反应都表现的分毫不差。

    如果真是如此,那眼前的少年……

    也太过可怕!

    和乔延荣乔福的放心相比,兰震庭却是心下更为激赏。

    在军中生活了一辈子的他,这一生欣赏的便是铁血之人。他为人耿直,脾气亦是火爆,大燕之中,盛京之内,朝堂之上,谁敢和他这么说话?便是当今皇上也念他忠心给予几分薄面,只有眼前这个少年,冷笑森森满目凛然!

    即便他是个众所周知的废物,可就单单这份非凡的气度,就让他心下喜欢起来。再一看身边吓晕了的兰萧,兰震庭只如吃了个苍蝇一般,心里别扭的不是滋味。

    老子这是造了什么孽!

    咋就生了这么个熊包!

    他郁闷扭头,明显对兰萧这胆子比猫小的德行习以为常。瞪一眼乔青,冷哼道:“巧舌如簧。”

    这明明是一句讽刺,一般人若是听见必定冷着脸反讥一句,可到了心理无比强大的乔青耳朵里,就硬生生转化成了赞美。她眨眨眼睛,绝美的面容上泛起丝丝红晕,一脸小羞涩:“兰老将军过奖。”

    兰震庭又想打人了!

    乔延荣心下暗笑,这废物虽然没什么用,对付起这种火爆狮子倒是有一套。留得好,留得好,若是当年一狠心杀了她,岂会见到这老东西吃瘪的一面?瞧瞧那张脸铁青铁青的,连皱纹都变扭曲了。

    心里爽的不得了,乔延荣咳嗽一声,正要象征性的劝慰几句。

    忽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乔福打开门,有下人站在书房外禀报:“老爷,名姬无紫姑娘在府外求见,说是……说是……”小心翼翼抬眼看了看立在房中的乔青,才一脸崩溃的闭上眼,一股脑接着道:

    “说是惟愿跟在九公子身边,为奴为婢!”

    兰萧一边晕着,一边碎碎念:“加入书架,加入书架……”

    乃们看这娃子的执着,好意思不收藏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