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九章 和睦友善

第十九章 和睦友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九章和睦友善

    &nb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盛京有八景。

    竹心湖碧波荡漾,翠薇山绿荫葱茏,春晖园百花竞放,灵隐寺香火鼎盛……而盛京南郊,亦是其中之一,偏僻,却不荒凉。秀林流水,鸟语花香,到了春夏两季,大片不知名的小花迎风摇曳着,书写着不同于其他七景的静谧风光。

    当然了,这是以前。

    此时,所有闻声赶来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

    是的,废墟!眼前整整方圆百丈的地面凹陷下一寸多许,一切的植被都消失殆尽,完全被夷为了平地!树木坍塌,草叶碎散,粉尘飞扬,仿佛置身于沙尘暴中,稍一呼吸,便是大片大片的咳嗽声。视野的范围也被这极低的能见度缩小,只能大概看到一个轮廓,更远处那貌似是交锋地点之处,更是完全笼罩在烟雾中。

    众人满面骇然的对视一眼,这恐怖的破坏力,简直可比世界末日!有人脚软地靠到身边树干上,这几棵树离着那交锋处较远,勉强保住了一条小命。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光秃秃地伫立着,颤颤巍巍仿佛随时都能倒下。

    “嗷——”

    下方一声尖叫。

    在这灾难一般的盛京南郊,一片静谧中唯有此声尖叫撕心裂肺,仿若厉鬼夜啼让人连连退后。终于,露出了树下的一片方圆两米的位置,看到了发出尖叫的那只“厉鬼”。

    哦不,是四只。

    四只仿佛贫民区里走出来的叫花子,正四仰八叉狼狈地躺在树下。衣衫看不出了原来的颜色,统一变成了灰扑扑破烂烂的样子,发髻散乱插着几片幸免于难的碎叶子,面容脏污分不出哪里是鼻子哪里是眼。

    他们收回方才的想法,叫花子都没这么寒碜!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啊。”

    有人这么一呢喃,其他有此想法的皆都思索着辨认地上四张黑不溜丢的脸。其中一人哼哼唧唧动了动被踩到的手指,压着另一个人的身子动作缓慢地爬了起来。乌漆抹黑的脸上两片白眼球,在这天色渐亮尚且昏暗的废墟里,吓得所有人一哆嗦。

    一人跳着脚怪叫一声,因为惊吓尾音都变了调:“皇上?”

    那人擦了擦脸,一张潇洒倜傥的俊面恢复如初,看清了这叫花子的身份,众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宫琳琅却没心思管他们,他倚上树干用散了架的脚踢踢身边的人,吐出一段虚弱气音:“一千两银子都不足以抚平我的创伤。”

    “伤着哪了?”旁边人回以气音。

    “……心灵。”

    宫琳琅可没夸张,他这会儿悔的肠子都青了,果真被他乌鸦嘴说中,那两人一对上,片瓦无存!连带着自己都险些给搭进去。刚才若非姑苏反应快,指不定大燕今天就要易了主,历史上第一个看好戏看死的皇帝?靠!宫玉那小子不得乐死!

    宫琳琅悟了,姑苏让也悟了。

    温润如风的优雅男人,周身落魄的比之宫琳琅好不了多少。他算是明白了,这辈子唯二的两个能让他吃亏的人对上,结果……吃亏的还是他!然而这郁闷升上心头还没持续多久,便看到了从烟尘漫天的交锋处走出的宫无绝和乔青两人。一瞬间,名扬大陆的翼州四大公子竟然产生了以头抢地的冲动。

    身边某皇帝一声郁闷的叹息,说出了他的心声:“太欺负人了……”

    只见那完全还处于一片沙尘中的远处,缓缓走出了两道身影。左边男子黑袍翻飞,英如神祗,右边少年红衣飘然,美若谪仙。两人并肩而出,一黑,一红,一挺拔,一纤细,极端又和谐的两种气质。黑的浓重,红的妖异,如苍茫中徐徐展开的一副画卷,将周遭的枯朽瞬间点亮!

    即便此地的众人先前被宫琳琅吓了个不轻,依然不由自已发出了赞叹的吸气声。

    先不说这二人气度非凡,只说一点:

    干净!

    到这里来的皆是被那巨大的气浪吸引而来,事态紧急状况突发,谁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路狂奔,此时都是大汗淋漓一身狼狈。更不用说地上那疑似皇上的四个叫花子,满身脏污和对面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衣衫鲜亮,一身整洁,双双步履悠然如漫步云端。

    端的是泰然悠哉,风姿无双!

    宫琳琅白眼一翻险些气晕过去。他忍了几忍才没冲上去掐着这两个罪魁祸首的脖子问一问,这么禽兽不如的事,你们到底是怎么干出来的!

    姑苏让却在想着另一件事,这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谐?

    没有火拼?

    没有掐架?

    并肩而行哥俩好一样的和睦友善?

    他却不知道,这只是表象。两人远远的一路走来,就没停止过视线交战。

    乔青斜睨了身侧某人一眼——宫无绝,你属狗的?不然怎么疯狗一样咬着她不放!

    宫无绝板着张冰山脸——鼠辈。

    乔青冷笑一声——爷用你狗拿耗子?

    顿住步子,身侧男人转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眨眼的功夫,一扯唇角扬长而去。

    瞪着前面早已走远的背影,一口白牙细齿恶狠狠地磨了起来。刚才那一眼意味深长悠远无限,她却见鬼地读出了里面的内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己长了个肉包子样,就别怪狗追着。

    靠!这可恨的男人。

    看上去深沉霸道,冷酷桀骜,尤其狂妄的仿佛天王老子一般,实则是小气又记仇,卑鄙又无耻,腹黑又毒舌!

    “玄王爷?”

    某男走近了,人群中顿时有人惊呼起来。

    紧接着众人朝着后看去,这两人从那烟尘最为弥漫之处走出,难道刚才盛京天空上的巨大气浪,就是他们造成的?从来只知玄王爷身手高超,然而为何有这个认知,从何时开始还真说不清楚,仿佛这个神秘的王爷出现在大燕之后便给了众人一个这样的印象。而刚才那股气浪的强悍绝对是由紫玄高手造成!尤其亲眼看见这废墟一样的景况,眼前地面上凹陷下去的痕迹,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由得,再看向眼前两人的目光,尽皆变的凝重而敬畏。

    翼州大陆,以武为尊,对于高手的尊崇是永恒不变的定理!

    他们却不知道,只猜对了一半。乔青走上前来,迎上一众敬畏的目光,笑吟吟道:“诸位有礼,在下乔家小九。”

    众人的脸上齐刷刷扬起个热情的笑容,弯腰行礼格外恭敬:“乔公子有……”话语又齐刷刷顿住。弯到一半的腰硬生生僵在半空,乔家小九,岂不是那盛京有名的废物?

    “阁下是……”掏掏耳朵,不可置信地确认道:“乔家?御医世家的乔家?九公子?亲生的九公子?”

    &nb“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乔青严肃点头:“亲生的。”

    腰杆儿立马弹了起来。看也不看这个骗子,转向心目中真正的高手宫无绝:“参见王爷,在下斗胆相问,方才和您交手的高手,可是离去了?”

    宫无绝淡淡瞥了眼那边笑得像只狐狸的乔青,乔青朝他挑衅地眨眨眼,没办法,只怪她废物之名深入人心,逮着盛京随便一个人问问,哪怕三岁的孩童谁人不知废物乔九?宫无绝扯扯唇角,三分嘲讽七分愉悦,不仔细看几乎难察。这小子鬼的很,一招自报名号就把退路全部封死,只怕他说乔九并非废物,都没人会相信。

    不及说话,那让人恨的牙痒痒的狐狸摇着大尾巴走上来,轻笑着搭上他肩头。火红的衣袖下手臂白皙如玉,在这晦暗的天色里如一抹月光,盈盈流动。晃得宫无绝眯起了眼,这小子,太妖气。

    “诸位恐怕误会了,在下与王爷和皇上一见如故,特意选了此地欣赏美景,联络感情。至于那什么高手,咱们可不知道,方才那边一阵轰响,随即在下与王爷前去查探……”乔青耸耸肩,一脸惋惜:“可惜,并未发现任何问题。”

    众人瞠目结舌,茫然四顾,触目所及这盛京八景之一完全变成了鸟不拉屎的荒地。随即便是一阵便秘的神色,当真以为咱是傻子呢?这小子红口白牙亏她敢说,还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天花乱坠。

    欣赏美景?

    好雅兴!

    宫琳琅方才没被气晕,这次是真的快要晕倒。

    放屁的一见如故!

    偏偏他只能顺着说,不然要承认是被这小子一出手给震飞了,摔成这灰头土脸的德行不成?大燕皇帝吞下涌上喉头的一口血,咬牙道:“没错!此地风景秀丽,鸟语花香……”吧嗒一声,光秃秃的树枝上掉下只被震晕的死鸟,好死不死砸他脑袋上。宫琳琅一把抓下僵硬的鸟尸,像是把乔青捏在手里一般,心中升起股扭曲的暗爽:“鸟语花香,朕与这乔家小九极是投缘,便选了这赏景的好地方,畅快一聚。”

    这番话比之乔青,有过之而无不及。

    果然皇帝不是一般人能当的,就这说瞎话的本事,谁人能及?然而腹诽归腹诽,即便心里存有疑虑也明知这里定然发生了什么事,都只能憋在了肚子里,在他们的心里,今日之事定然是玄王爷和某个高手交战,而待到他们赶来之时那高手早已离去。至于乔青,一众人完全的忽略了,一切事宜待到回去和自家主子商议过再说。

    而现在……

    “啊,此处风景宜人,空气清新……咳咳咳……”从来官字两个口,更不用说一国之尊,他说现在艳阳高照,他们就得接万里无云。某官员吐掉嘴里灌进的漫天灰尘,接着道:“空气清新,当真是赏景的好去处!微臣等冒昧前来,打扰了皇上雅兴,求皇上恕罪。”

    众人齐跪:“求皇上恕罪。”

    宫琳琅赞赏地看那说话之人一眼,这官儿上道。

    “散了吧,畅谈了一整宿,朕也累了。摆驾回宫!无绝,你走不走?”

    远处一脸悠哉的红衣少年立即笑开,妖魅的容颜明媚似火,却是怎么看怎么让在场的人拳头发痒。抱拳,挑眉:“恭送王爷!”

    宫无绝意味不明地看她一眼,倒是没再追究,一拂衣袖,大步离开。后面跟着衣衫褴褛叫花子一样还非要摆出皇帝谱的宫琳琅等人,只片刻的功夫,这盛京南郊便再次回复了静寂。

    只剩下了乔青,和另一个没走的人。

    那人四十余岁,一身仙风道骨,发髻上一支白玉簪子,在众人离开后悄悄留了下来。

    乔青看着他,见他犀利的目光中含着疑惑、试探、警惕等复杂的情绪,一眨不眨地回视着自己。漆黑如夜的瞳孔深处,一抹金芒幽然乍现,她轻笑一声,说不出的森然邪佞:

    “阁下是……”

    又是一个通宵,满地打滚求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