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章 强买强卖

第三章 强买强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章强买强卖

    直到此刻,众人才看清了来人样貌。

    顿时,一片不由自主的暗暗吸气,从仅剩的十几个黑衣人中传来,即便是担忧主子胜过一切的陆峰二人,也不由得瞳孔缩了缩,染上一抹惊艳。

    好一个绝美妖异的少年!

    身姿颀长,眉目精致,裸露在外的肌肤如琼脂美玉,滴着水的发丝缠绕在蜀锦千重的暗红绣纹之外,潋滟妖娆。柳叶眉峰下一双黑如夜空的眸子,眼波流转间一点诡丽金芒幽幽闪现,带起无尽的妖异。

    风流无双,惊为天人!

    “你……你是谁?”

    少年眼眸轻挑,不理会黑衣首领的诘问,看向自始至终唯一一个淡定如初的人,只这片刻功夫,宫无绝的双唇已经泛上黑气,脸色苍白,配上满身的狰狞伤口鲜血横流,极是可怖狼狈。

    然而那气势依旧凌人。

    他微抬下颔,刀削斧刻的深邃面容在夜色下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双目凌厉的巡梭在她身上。

    她不闪不避,噙笑迎上。

    四目相对,空气中似乎有炫目的火光一闪……

    “你是宫无绝?”

    “正是!”

    嗓音沉沉,丝毫不显虚弱,很好,普天之下,还是第一次有人身中七绝散之毒,还能坚持这么久的时间。望着宫无绝投射来的探寻目光,她双臂环胸,慵懒的嗓音自报家门:“乔青。”

    他皱了皱眉,这面容隐隐有些熟悉,可这名字却是陌生的很……

    两人间的交流极为自然,仿佛老友重逢,又似倾盖如故,谁都没觉得有任何问题,却让周遭人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陆峰两人见鬼的看看乔青,再瞅瞅自家主子,最后再一次将探究的目光落到乔青的身上,从上到下,从下回到上,从左到右,从右回到左……

    他们家主子什么时候对人摆出过好脸色?

    虽然这面无表情着实称不上是好脸色,不过相比于平时的僵尸脸,也已经是破天荒的待遇了,尤其这人还是个来历不明身份不晓看样子武力值也不低的少年。

    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方才她“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湖底这许久的时间,即便是刻意敛藏了气息若是没有个两把刷子他们也定会发现,然而非但他们没有,连主子也没有。

    这说明了什么?

    此少年的身手不下于主子,最次也绝对在他们两人之上!

    对视一眼,书生样的侍卫抱拳走出一步,文质彬彬的面容掠上谨慎的笑容:“不知阁下……”

    “你现在该关心的,可不应该是我!”不待他问完,乔青斜眼扫过眉心泛黑的宫无绝,慢悠悠地勾起红唇:“唔……七绝散,果然名不虚传,再有个一时半刻,就算你家主子是大罗金仙转世,也回天乏术了。”

    轻轻缓缓的一句话,让两人脸色遽变。

    七绝散,天下十大奇毒之一!

    就在这时,咻——

    两人尚没从十大奇毒中回神,惊变骤起!

    “主子!”

    惊声大吼,嘶吼声中透出丝丝绝望,一把利器划破气流,闪烁着狰狞的寒芒直逼宫无绝而去,速度之快两人已然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刺入全身无力的宫无绝心口。

    铿——

    千钧一发之际,漆黑的暗夜中白光一闪,一声金属交击听在两人的耳中犹如天籁,让他们的脸上迸发出无匹的惊喜,紧跟着那暗器迸裂成数片,尖锐的碎片四射而出,几声惨叫,周遭的黑衣人尽数倒下。

    无一例外,咽喉处一抹猩红血线。

    一击毙命!

    直到“吧嗒”一声落地,他们才看清那凌厉一现的白光,竟是一片薄如蝉翼的小巧飞刀。

    即便早就猜到这少年功夫不弱,但挥手间将这十几人毙命的手段,依然惊住了陆峰二人,再看向乔青的目光即便感激非常,也不免带上了浓浓的审视和警惕。

    乔青恍若未察,转身直视着宫无绝,这个男人倒是有意思,命在旦夕依旧沉稳,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并非故作高深的淡定,而是一种自骨子里生长的倨傲、俾睨、无所畏惧!

    头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兴趣:“做个交易如何?”

    宫无绝也在打量着她,从破水而出到挥手杀人,这少年自始至终随性自我,透着丝丝凉薄的邪气,悠然的仿佛那十几条性命对她来说,根本轻如蝼蚁,没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有任何人任何事能令她放在心上……

    “那要看你给出的筹码,是否合本王的意。”

    “解药。”

    两个字,换来陆峰二人惊喜的注视和宫无绝愈发谨慎的探“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究目光,乔青唇角一弯:“如何?”

    良久的沉默。

    就在书生忍不住应承之际,宫无绝冷沉开口:“条件?”

    乔青懒懒耸肩:“没想好,先欠着吧。”

    一声沉沉的冷嗤,将整个湖畔的温度蔓延到极点,盛夏时节冰冷的仿佛寒冬,宫无绝斜眼觑着一脸戏谑的妖异少年,语气狂妄如天王老子:“要本王一个承诺简单,也要看是何人来要!”

    “你可知道,这毒素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从这里到盛京……”

    “本王死不了!”

    真是个固执又孤傲的男人啊!

    有意思!

    乔青眉梢一挑,如妖面容浮上丝丝玩味,她缓慢地踱步到宫无绝身前,仿佛黄泉路上妖冶摇曳的曼殊沙华,意态逍遥,风姿无双,偏偏含着说不出的危险感觉。

    陆峰二人瞬间绷紧了神经,将要上前的脚被宫无绝一眼定住。

    这动作落入乔青眼里,仰头一阵大笑,为这男人狂妄的自傲。

    狷狂笑意回荡在湖畔上空,道不尽的嚣张邪佞。

    “唔,你不会死,不过……”她蹲下身,黑色的发丝和火红的衣角逶迤一地,温热的呼吸吐在宫无绝耳侧,语调长长含着丝丝醉人的慵懒:“会不会晕呢?”

    剑一般的眉毛一皱,宫无绝尚未明白,忽然脑后一痛。

    “砰”的一声闷响,从来高高在上受世人膜拜敬畏的大燕一字并肩王……白眼一翻,生生晕了过去。

    一把丢掉方才随手从地上摸来的砖石,乔青拍拍手心情极好地吹了声口哨,板砖果然是杀人越货作奸犯科居家旅行的必备之物啊!

    悠然转头,对上四只呆若木鸡的惊恐眸子。

    陆峰二人吞了吞口水,竟然难得的没顾及上这是自家的主子晕倒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英明神武的玄王爷被一个板砖儿给砸了脑袋,被一个少年一板砖砸了脑袋?

    他们接受不能的呆立原地,机械麻木的转动脖子,将便秘的目光对准了乔青。

    有魄力!

    白皙的素手一转,一个精致的白瓷瓶出现于修长五指:“解药。”

    话落,随手丢了过去,看都没看地上躺着的明明应该面色苍白此时却漆黑如锅底的昏迷男,火红的衣角在夜风中悠然一浮,转身,走人。

    两只木鸡回过神来,瞪着手中的白瓷瓶,嘴角迎风疯狂抽搐。

    “陆言,你说,这少年是啥意思?”

    “……强买强卖呗!”

    亲爱的们,元旦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