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一章 乔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一章乔爷

    夜黑风高,万籁俱寂。

    一阵军用装甲的轰鸣声打破了山顶的幽静。

    沉重的车门急促打开,防爆装置灯在夜空中闪着阴冷的红光。数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男人率先跨下,面容冷沉,气息阴暗。车底自动升起滑梯,一辆医用担架车被推了下来,其上躺着的老人已经昏迷,满头鲜血,气若游丝。

    咔嚓!

    一声轻响,眼前漆黑的别墅光亮如昼!

    强灯束束,刺激的几人眼睛一眯,随即屋顶不知何时升起的巨大枪支映入眼帘,通过高精度红外感应,黑黝黝的枪口自动而精确的对准了他们的脑袋,一旦妄动,这些强劲的火力就会崩的他们渣都不剩!

    一瞬间,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尼古拉?”幽寂的山顶夜幕下,懒洋洋的女音突兀响起。

    男人们赶紧收了满身煞气,他们毫不怀疑,别墅内的女人早已透过监控笃定了他们的身份——JK,全球黑道组织第二把交椅,担架上的老人正是JK的老大尼古拉。

    对着别墅深鞠一躬,几人毕恭毕敬:“求乔爷救救我们老大!”

    若有别人在这,定要为这一幕惊掉了眼珠子。

    能混到全球第二的黑道组织,这几个处于政治权利中心的男人,哪一个不是满手鲜血呼风唤雨?而别墅里的人竟然连面都没露,就让这些黑道煞星变成了老实乖巧的小绵羊……

    究竟是什么人?

    偏偏受此殊荣的人,半分受宠若惊的自觉都没有。

    &n“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一阵沉默后,透过声音传输设备,传来声不耐烦的叹气:“麻烦的一腿!”

    屋顶上强大的火力自动收缩回去,几人稍稍放松,知道这算是变相的答应了,否则按照里面那女人的行事作风,早就不客气的赶人滚蛋了,一个说不准,他们的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进门,上楼梯,沿着宽阔的长廊向内走去。

    几人目不斜视,推着担架谨言慎行,就是这一座别墅内,住着两个令所有的黑道闻风丧胆的女人。

    第一个,杀手之王,佣兵霸主——KING。

    一个杀手界从无败绩的神话,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率,奠定了她遥不可及的巅峰地位。不论是什么人,只要被她盯上了,就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第二个,KING的搭档——乔爷。

    她是世界顶级黑客,窃入敌人高端的保安系统,就像拿钥匙开门回家一样容易;随手做出一个扰乱系统,对方没有二三十个专家日夜研究,基本破解不了;KING的每一个任务都由她接手,每一次行动都由她策划。

    而真正让黑道之人奉她若神明的,还是她的另一个身份:

    ——国际外科权威!

    她的医术登峰造极,只有不想救的,没有救不活的,甚至可以说,当今医学界没有任何人能凌驾于她之上!

    对于把性命别在裤腰带上的黑道中人,绝不会愿意得罪一个世界顶尖的医生,尤其这个医生还是个杀手。所以,当他们走到了长廊尽头处,看见工作室内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女人时,即便心下惊疑,也丝毫不敢怠慢。

    “乔爷。”

    几人略微躬身,恭谨的打量电脑前绝美的女人……

    五官柔美明丽,海藻样的波浪长发流泻铺展,呈现着一个漫不经心的姿态。昏黄的灯光下,她大喇喇的翘着二郎腿,坐姿爷们儿毫不优雅,身上穿着的睡衣皱皱巴巴,脚下踢着的拖鞋一红一绿不是一双,红色的那只略小一些,挂在脚趾上摇摇晃晃……

    可是即便如此,也丝毫不掩她的美。

    一种无需雕琢的美,毫不做作,洒脱随意!

    然后,他们见这女人打了个哈欠,扫了眼担架上流血不止的尼古拉,毫不做作的将目光转换成鄙视,洒脱随意的说了句:“还没死?”

    “……”

    自动忽视了这句话,几人眼观鼻鼻观心,老半天才憋出一句:“托乔爷洪福。”

    嗒嗒嗒嗒……

    回复他们的,只有清脆的键盘敲击声。

    几人皱了皱眉,努力压下心底担心老大的急躁,一抬头,忽然呆若木鸡!

    随着女子十指如飞在键盘上飞速的舞动,墙上悬挂的巨大屏幕上条条线线构成了一副楼宇结构图,“我切入截取了他们的信号频道,可以看到楼内监控系统,我说你记……”

    懒洋洋的嗓音在空气中流动,男人的额头却冒出了汗,他们认出来了,屏幕上的楼宇结构正是全球最大的黑道组织——YS,准确点说,是防御严密堪称铜墙铁壁的YS总部防卫图!

    &nbsp“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差距,这别墅内两个神一样的女人,一个正横行在YS的总部执行任务,一个把YS当成她们家的后花园一样监控……

    和屹立在黑道之首的YS相比,JK又算得了什么?即便已经急的发抖,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他们站在原地默默等待,生怕一个不好惹毛了这祖宗,JK就要在她的怒火下覆灭!

    有的人的实力,注定了支撑她嚣张的砝码。

    *

    啪!

    随着一下响亮的敲击,嫣红的唇角斜斜的勾起来,笑的嚣张而肆意,乔青终于有功夫赏了等待的人一眼,担架上的尼古拉已经离死不远了。

    “推过来。”

    巨大的柜子向两侧分开,露出里面设备齐全的手术室,乔青踢着一大一小的红绿拖鞋,晃晃悠悠的飘到手术室内,随手抓了把手术刀把玩着,锃光瓦亮的寒光飞旋缭绕,配上她唇角勾着的邪笑,让战战兢兢的几人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想到了这个女人的种种传闻——关于医德。

    据说,她的医德和性子一般无常。

    据说,她的脾气喜怒难测,对于人命完全漠视。

    据说,她做手术从不戴手套,一手持手术刀,一手干别的事。

    据说,这个别的事,有时候是忙着电脑,直接无视网络对于仪器电波的干扰;有时候是喝着咖啡,也不管会不会沾上细菌灰尘;甚至有时候一个抽风,扔下一半的手术自己甩手走人;更有甚者,心情不好了,一刀解决了手术台上的病人……

    据说,她不是善医,隶属她治疗过的人全混黑道,面对家属怒气冲冲的指责,她嗤之以鼻,一脸嚣张:“反正也不是什么好鸟,死了就当为民除害!”

    想到这里,远远的那座手术台,在他们眼里已经变成了断头台!

    而那把玩的天花乱坠的手术刀,就是切他们老大脑袋的铡刀啊!

    看着神色挣扎一脸便秘的几人,乔青无比轻松的倚着墙壁,浑身好像没半两骨头,揉了揉散在腰际的乱蓬蓬的,更添几分妖娆:“老东西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再磨磨蹭蹭的,就直接推他去太平间……”

    咻!

    话落的一瞬,尼古拉已经被平放在手术台上。

    “乔爷大量,请。”

    乔青看也不看,右手一扬,手术刀在半空旋转着划过个弧度——铎,一声干巴巴的脆响,戳进了尼古拉光溜溜的脑壳上。

    在一旁几个软脚虾白着脸的注视下,她晃过去利落的开了瓢。一手摩挲着下巴,兴致勃勃的观赏着新鲜出炉的脑壳,一手飞快的翻转着,手术刀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刀接着一刀,不思考,不犹豫,寒光翻飞,眼花缭乱……

    间隙处,还能听见那红艳艳的唇瓣相碰,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点评。

    “怪不得JK一直是千年老二,就这老东西单细胞生物一样的大脑结构,啧啧……你们不老二谁老二?”

    “估计智商也就二十五,活到这么大岁数还没死,真是祖上冒了青烟了!”

    “诶?你——就是你,脸怎么紫了,别抖了,晃的心烦!”

    “老东西要是死了,就是被你抖死的……”

    “……”

    咣当!

    金属相碰,染血的弹头远远的抛进托盘,乔青站起来伸个懒腰,看着对面几个脸呈猪肝色的男人,无趣的撇撇嘴。

    慵懒的眼眸在大屏幕上一转,忽然……定格了。

    早在拦截了YS的监控之后,她就放心的将屏幕切换到了直升机内的卫星摄像,她的搭档冷夏完成任务,会驾驶着直升机逍遥的回返别墅。至于冷夏完不成任务这一说,她却连想都没想过。

    就算是在保安最为严密的YS大楼内,被无数的特种人员堵截包围,也没为冷夏担忧上一星半点。反而还有闲工夫为YS默哀了半分钟,招惹了那么一个杀神,好自为之……

    可是此时。

    屏幕显现的影像却不在乔青的预料中。

    只见小小的飞机舱室内,画面不断的旋转动荡,片刻后,一声巨响,屏幕上雪花闪动。

    乔青呆呆的站在原地,眸子空洞的望着灰白交错的画面,六岁相识,二十年相依为命,她的搭档、朋友、亲人,那个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女人,永无败绩的杀手之王,竟然在漂亮的结束了任务后……

    死在了直升机的故障上?

    一滴眼泪悄然滑落。

    几个男人不能接受的变成了石雕,一代杀手界的传奇,就这么死了?更不能接受的是,面前这从来嚣张的乔爷,竟然哭了?

    睫毛微颤,乔青缓缓的仰起一张柔美幽丽的脸,眼中水雾迷蒙:“亲爱的,你的瑞士银行密码,还没告诉老娘啊啊啊啊啊!”

    寂静的房间内,回荡着这不要脸的回音……

    男人嘴角疯狂的抽搐,这女人,简直就是个奇葩!

    奇葩嚎够了,睫毛簇簇遮住眼底的殇,心情不爽的一把将滴着血的手术刀摔地上,坚决贯彻着身为一枝奇葩的准则,直接丢下尼古拉那大开的脑壳,甩手走人。

    几个男人惊住:“乔爷,我们老大……”

    “让他去死!”

    女人目不斜视,吐出冷漠到让人心颤的话语。

    脚尖踢踏着拖鞋,睡衣皱皱巴巴,头发乱蓬蓬,怎么看怎么无害,然而森白的灯光打在柔美的脸上,瞳孔漆黑不时幽光一闪,任谁也不敢小觑。

    看着已经走出拐角下楼梯的女人背影,再看看脑壳还半开着没有缝合的尼古拉,几人有苦说不出,关于这个别墅里的两个女人,所有的黑道中人都有一个共识:

    ——得罪了杀手之王,那是自寻死路,可要得罪了乔爷,绝对是生不如死!

    有人迅速拨通电话:“赶紧派个医生过来,缝合!”

    有人握拳低低咒骂:“那个女人,她怎么不去死!”

    砰!

    一声巨响。

    紧接着是嘈嘈切切的滚动声,女子嗷嗷嚎叫的呼痛声,硬物亲吻地板的碰撞声……

    然后,无声。

    楼梯口静静的躺着一只红色的拖鞋,另一只绿色的正在半空自由落体,而一楼的地板上,一个纤细修长的女人横在血泊中,四仰八叉五体投地,辉煌的一生最后吐出的一句感叹,便是——

    “坑爹啊……”

    仰天一声吼:我长夜三又回来鸟~

    碎碎念也肥来鸟,阔别两月的时间,新文终于出炉了,亲爱的们久等了哈~和狂妃一样的基调,轻松搞笑,感情向上,信任无虐,女主强,男主更强。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嗯,你们懂的,新文求支持~

    喜欢的亲,放入书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