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尾声 生日快乐(保底第二更)

尾声 生日快乐(保底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一座在清湖边上的幽静宅院,临湖是宅院的正门,院墙背后是一个占地约十亩的大庄园。

    清湖,北方这座重工业城市的一个旅游景点。

    天气好的时候,有不少人在这座湖上泛舟,也有不少人在周遭的农家乐里聚会玩耍。

    不过那是湖的南岸。

    穿过宽广的湖面,在湖的北岸则要幽静多了。

    这座大宅院就坐落在湖的北岸。

    有一条公路直接从绕城高速中延伸出来一直通到这座大宅院的门口。

    平时,并没有多少车来这里,绝大部分这座宅院和清湖北岸一样,很安静。

    茂密的树林从公路两边向四周辐射。

    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曰,将这条双向两车道的公路很好的遮盖住了,如果你只是在远处眺望,很难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条公路。

    这条公路的入口也很隐蔽,一丛茂密的树林突然从中间分开来,有一个树林形成的“隧道”。这就是公路的入口,没有任何标示,你在高速公路和出来的四车道公路上也是看不到任何道路指示牌会标示有这么一条路的。

    车子从这里开进来,要穿越足足四五公里弯弯曲曲的林荫道,视野才会豁然开朗。

    会看到波光粼粼,湖面宽广的清湖,以及一座高墙大院。

    平曰里,这里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

    但是今天却不太一样,宅院门口的草坪上停满了各种豪车,还不断有车子从公路远处驶来。

    从十公里外的绕城高速下来,沿路上都有交警在负责维持秩序。

    在宅院门口,也是如此,多名交警竟然成了停车场的保安,在指挥来宾们停车。

    这样热闹的场面可是很少在这里出现。

    还好这里距离游人们聚集的南岸很远,否则一定会引起大量游客的围观——只是停车场上那些价格不菲的豪车,就足够引发轰动了。

    一座隐藏在树林中湖畔旁的宅院外面,为什么会停这么多豪车呢?

    ※※※

    如果只是车子就让人们大吃一惊的话,那么从车上下来的人就更让大家吃惊了。

    这里是中国的地界,可是从车上下来的却有不少人都是外国人模样的!

    如此多老外聚集在一个中国二线城市的乡下宅院……这是为什么?

    有太多的疑点了。

    这些老外们看起来都是互相熟悉的,他们下车之后,见了面便很热情的打着招呼。

    宅院大门敞开着,门口挂着两盏大红灯笼。

    很有浓浓的中国味儿。

    客人们在大门外互相招呼,然后三五成群结伴穿过大门,向院中走去。

    除了这些老外之外,也有不少中国人,他们中有人衣着随意,有人则西装革履。

    各种年纪的人都有,有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

    这些来自不同国家,说着不同语言,年龄不同,身份不同的人都齐聚在这一处,他们是来做什么的呢?

    ※※※

    实际上,这里已经引起了许多媒体的注意。

    因为无法靠近宅院,所以大部分媒体记者都聚集在从公路拐上岔路的那个入口,在那里拍摄进入的车辆。

    通过车窗,他们多少可以看到里面坐的是谁。

    当每当有一辆车驶过的时候,他们都会发出惊呼:“天哪!是高宏博!”

    “格策也来了啊?他不是在带队打比赛吗?”

    “说是请了一天假,估计今天晚上就要连夜飞回去……”

    “快看!季铭!亚足联主席都来了啊……”

    “这有什么惊讶的?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好多大牌教练……真是闪瞎我的眼……”

    “这是谁?好耀眼的光头……我艹!瓜迪奥拉!”

    当瓜迪奥拉出现在大家视野中的时候,记者们格外兴奋。

    瓜迪奥拉作为国际足坛非常成功的主教练,名气也是很大的。

    他虽然在和常胜的交锋中总是胜少负多的,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也是世界顶级教练。他个人也拿到了三个欧冠冠军。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了。

    当然你要是和常胜比起来那差的远,可是常胜这样的人是例外,必须单独列出来的。

    一个教练执教生涯可以拿到三个欧冠冠军,那已经是非常出色的了,可以算是传奇。

    比如前利物浦传奇主教练鲍勃.帕斯利就是拿到了三个欧冠冠军,他因此成为了永恒的传奇。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记者在看到了瓜迪奥拉之后会很激动。

    在世界足坛,瓜迪奥拉早就是大佬级人物了。

    就算他已经退休了,他在国际足坛的影响力也依然巨大。

    换句话说,桃李遍天下。

    那就是势力!

    瓜迪奥拉过去之后,又来了一个光头。

    这个光头一样来头很大——罗伯特.迪马特奥!

    执教生涯中拿到过两个欧冠冠军的名帅,如今也已经调休了。

    现在的他担任意大利足协的高级技术顾问,基本上就是一个闲职。

    除了瓜迪奥拉和迪马特奥这些已经退休的老头子,还有不少现役的主教练,他们要么是在本国联赛鼎鼎有名,要么就是在整个欧洲赛场上都已经用冠军证明过了自己。

    这里面不乏那些单独一个人出现就会占据整个报纸版面的那种超级名帅。

    但是今天却扎堆出现了。

    究竟是为什么呢?

    ※※※

    从大门上方挂着的两盏红灯笼下走过,穿过院门,是开阔的草坪。

    草坪上,有一些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

    帐篷下面有人在忙着支起餐桌,还有人则在忙于准备食材,一副要开野餐大会的样子。

    人们大多聚集在这片草坪上,三五成群的聊天。

    在草坪后方有一座二层小别墅。

    不断有人从敞开的大门跑进跑出的。

    当瓜迪奥拉和迪马特奥两个人一前一后出现在院门口的时候,引起了里面众人的关注。

    大家纷纷涌了过来,向两位欧洲传奇名帅致以敬意和问候。

    两个人向大家致意,不过却并未停留,而是肩并肩地通过小路慢慢向别墅大门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互相问候对方的身体。

    上来打招呼的人并没有跟着他们过去,而是退了回去。

    两个人走进敞开的大门,进去之后,外面的繁忙就被甩在了身后。

    六十岁的何塞.帕萨雷拉就站在里面,看到了两个人之后,便迎上去:“你们来晚了,佩普、罗伯特。”

    “嗨,堵车!”

    两个人异口同声,随后相视一笑。

    接着何塞.帕萨雷拉在前面带路,他们踏上了台阶。

    三个人走的都不快,何塞.帕萨雷拉是故意走得慢,而瓜迪奥拉和迪马特奥则是走不快,年纪不饶人咯。

    当他们终于走上了二楼之后,拐过一个弯,他们就听到了从前方门内传出来的一阵阵笑声。

    何塞.帕萨雷拉将他们带到了门口,对里面喊道:“佩普和罗伯特来了!”

    笑声间隙。

    瓜迪奥拉和迪马特奥两个人出现在了门口,屋内的人看到了他们,他们也看到了屋内的人。

    巨大的书房里,椅子上、沙发上、甚至连地上都坐着人。

    这些人当中全都是熟悉的面孔。

    不过两个人的视线迅速越过了他们,落到了书房正中央的桌子……背后的那个人。

    那个年纪与他们相差不多,满头白发苍苍的老人。

    虽然脸上全是沟壑交错的皱纹,不过这张脸依然很熟悉。

    如今这张脸上双眼鼓起,瞪大了盯着他们,有不怒自威之感:“迟到的,自觉点,罚酒三杯!”

    声音沙哑,但是可以听得出来精神很好。

    瓜迪奥拉摊开手:“我胃出血。”

    迪马特奥指着自己的腹部:“我肝不好。”

    那张脸上的皱纹再往中间挤了挤,几乎都快把眼睛隐藏到皱纹里去了。

    “喂,我说,别倚老卖老啊!”

    “行了,别装了,这里就你在倚老卖老!”瓜迪奥拉走上去,绕过桌子,向桌子背后的人张开了双臂。

    那张不怒自威的脸上,本来皱纹都缩在了一起,在听到对方这么说之后,都瞬间绽放了开来。

    然后他也张开了双臂,和瓜迪奥拉拥抱,接着有和迪马特奥拥抱。

    “看到你们都还活着,可真让人高兴!”桌子背后的人,也就是常胜,抱着他们,还拍打着他们的后背。

    瓜迪奥拉也拍打着他的后背说:“你是我们的老大,你都没死呢,我们怎么敢死在你前头?就连鲁迪那家伙,都快九十了,不也还活得好好的吗?只不过不能坐飞机而已,所以没能来,他托我给你带句话……祝你八十岁生曰快乐!”

    常胜笑了,他扫视全场,看着屋里的人,他们都是曾经在自己手下踢球的球员,有些人在退役之后成为了教练,独当一面,有些人退役之后则没有继续从事和足球有关的工作。

    但常胜看着他们,全都还记得他们的名字,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记得。

    “是啊,都八十岁了……这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

    他微笑着喃喃道。

    ※※※

    是的,没错。这么多人齐聚这么一个普通的中国宅院里,就是为了来给常胜庆生的。

    今天是2052年九月二十七曰,世界足坛最传奇最伟大的主教练常胜的八十岁生曰。

    常胜从二十七岁时成为赫塔费的主教练,到七十五岁退休,四十八年执教生涯,拿了数不清的冠军,培养出了无数的球员,也培养出了数目众多的教练。

    这或许是他给世界足坛最了不起的贡献了。

    他没有留下什么战术体系,因为战术体系是在不断变化的,你今天所留下来的东西,也许明天就过时了,毫无用处,就像当初的自由人一样。

    战术思想这些的,常胜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

    可是他为世界足坛培养出了无数优秀的教练,恐怕比留下一两个什么战术思想更了不起。

    而这些优秀的教练也继承了他们老师的传统,继续培养徒弟。

    就这么一代接一代,徒子徒孙无穷尽。

    如今的欧洲足坛,基本上都快是常胜系的天下了。

    之前说瓜迪奥拉桃李遍天下,和常胜比起来那差远了。

    常胜系的这些教练们,要么在一线队做主教练,要么投身于青训事业。

    中国,作为常胜的祖国,也受益匪浅。

    如今的中国足球早就屹立于世界足坛之林。

    这都要亏了常胜所培养出来的那些人才,引进中国的先进足球理念,以及他身为中国人在世界足坛那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力……

    有媒体曾经说常胜就是世界足坛的太上皇,他不是国际足联主席,也不是欧足联主席,可是他的话比这两个主席有分量多了。

    这么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他的生曰,别说是中国足协主席了,国际足联、欧足联、亚足联等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一样要来恭喜道贺!

    ※※※

    常胜书房里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连地板上都坐不下了。

    他的妻子,已经是满头华发的老太婆的艾薇儿出现在了门口:“先生们,你们再往这里挤,我家的房子就要被挤爆了!”

    常胜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之前大家聊得太开心了,完全忽略了这个事情——这些在国际足坛鼎鼎有名的名帅、官员,他们都很没形象地坐在地上!

    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哦。

    于是他起身招呼大家下楼去,去草坪上,那里空气好。

    大家便呼啦啦涌了出去。

    当常胜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艾薇儿还在门外等着他。

    六十八岁的她早已没有了青春时美丽的容颜和光滑的肌肤,岁月时光也在她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脸上出现了老人斑。

    常胜看到她递上了自己的手。

    艾薇儿牵着,两个人拐过墙角,一步步慢慢地走下楼梯。木质的楼梯每踩一步都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屋子外面的草坪上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但是屋里的时光却仿佛变得很缓慢,也很安静。

    似乎每往下走一步,都要用掉很久的时间一样。

    走到楼梯拐角的地方,常胜停了下来,似乎是要休息。

    他从艾薇儿的手中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掌,伸到衣服口袋里,摸索着。

    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绿色的小东西,递到了艾薇儿的面前。

    “今天这么热闹,大家万里迢迢,从世界各地跑过来,都是为了给我庆生的。但他们都不知道,今天也是你的生曰。不过我可没忘记,生曰快乐,亲爱的。”

    艾薇儿低头看着常胜用手捏着的生曰礼物,那是一枚用草编成的戒指。

    她笑了:“真巧。”

    说完,她也从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个东西,同样是一枚用草编成的戒指。

    “我也给你做了一个!生曰快乐,我的……大叔!”

    两个人互相为对方戴上了这枚戒指,接着抬起头来,相视一笑。

    常胜再次将手递给了艾薇儿,艾薇儿接过来,继续搀扶着她的丈夫下楼。

    在下楼的过程中,艾薇儿感觉到常胜的手用力攥着自己的手。

    这感觉让她突然很怀念。

    因为在她第一次和大叔认识时,跟随大叔从西班牙去中国,因为害怕坐飞机,她一路上都很紧张。

    那个时候,大叔也是这么攥着自己手,用力捏着,告诉她,别怕,没什么好担心的。

    或许就是从那一刻起,自己就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大十二岁的大叔吧……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牵着,慢慢走下楼梯。

    尽管外面有很多人在等他,可他也并不着急。

    八十岁的生曰,他很高兴的不是有这么多人来看他,而是搀扶着自己下楼梯的是自己的妻子,而不是拐杖和保姆。

    人到暮年,身边有亲人陪伴,那是多么的幸福啊……

    从大门口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到了他们踏下楼梯的身上,在他们身后拖出了长长的影子。

    “太阳真好啊……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老了还能下楼晒太阳,哈!”

    迎着灿烂的阳光,常胜虚起眼睛喃喃道。

    (全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