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人需要,有人爱(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人需要,有人爱(求月票!)

    当国际米兰被淘汰出局的时候,他们回到意大利米兰,迎接他们的是国际米兰球迷们的抗议和媒体上的骂声.

    媒体们讥讽他们是输球又输人。

    球迷们则大骂伊布拉希莫维奇拿高薪不干正事,打一个赛季的欧冠一球不进。

    还有人讥笑他们连打架都打不赢,活该被淘汰。

    而同样是被淘汰出局,当拉齐奥回到罗马的时候,来机场迎接他们的球迷们则送上了掌声。

    还有拉齐奥的球迷举起了“我为你们骄傲!”“你们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明年让我们再来过!”这样的标语横幅来给球队加油。

    意大利媒体这次也口下留德。没有批评和责怪拉齐奥。

    因为拉齐奥的表现确实很好,没什么好黑的。

    作为一支如此年轻的球队,能够杀入欧冠八强本身就很了不起。在第一回合被拜仁慕尼黑打了个2:2的情况下,去客场还能够还拜仁慕尼黑一个2:2,也已经很了不得了。

    在点球决战中,年轻缺乏经验的拉齐奥更是一直和拜仁慕尼黑打满了五轮的。要知道德国人一向是以精神坚韧著称的。

    结果拉齐奥把他们逼到了最后一步,如果不是草皮太滑,最后是谁进四强,还真不好说。

    当时安联球场气氛压抑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拜仁慕尼黑的主场。

    按理说,当敌对球队球员要开始罚点球的时候,主队球迷们都会尽力发出噪音和嘘声,以此来影响他们的发挥。

    但是昨天的比赛,拜仁慕尼黑的球迷们没有这么做。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而导致忘了呢,还是出于对拉齐奥的尊重。

    赛后。《罗马体育报》也很难得地表扬了拉齐奥的表现。

    甚至规格还挺高。

    在头版,《罗马体育报》登出了常胜搀扶着何塞.帕萨雷拉在庆祝的拜仁慕尼黑球员当中穿行的照片。

    上面配标题:“这是一场光荣的失败。”

    这是非常高的待遇了。

    以往常胜输了球,全意大利媒体都恨不得常胜和他的拉齐奥去死的。

    但是这一次,拉齐奥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赢了所有人的尊重。

    平时黑归黑,那都是内战。在欧冠上,拉齐奥就是代表着意大利足球形象的球队,所以大家都是很客气的。

    意大利球队在欧冠中的成绩直接关系到以后每个赛季意大利球队在欧冠中的参赛名额,是四个还是三个,这是非常重要的。

    拉齐奥的出色表现。其实也是在为其他的意大利球队谋福利。

    ※※※

    媒体上的称赞会让不少人感到高兴。

    但实际上常胜的内心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虽然他还没去看媒体们的说法,不过就算他看了,也是一样的。

    不管外界说的再漂亮,什么“光荣的失败”,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如果可以。他宁肯做一个卑劣的胜利者。

    但可惜……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为这场“光荣的失败”感到得意。

    而是何塞.帕萨雷拉的伤。

    实际上,常胜都没有跟随球队一起等到第二天再返回罗马。所以那辆被球迷们欢迎的大巴车里并没有常胜。当然也没有何塞.帕萨雷拉。

    常胜和何塞.帕萨雷拉在比赛结束的当晚就称作洛蒂托的私人飞机紧急赶回了罗马,然后被连夜送进了医院。

    何塞.帕萨雷拉的脚踝将在这里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不过看着他那肿大的脚踝,常胜就算不是个医生,也觉得何塞.帕萨雷拉伤得不轻。

    现在是四月十二日,四月中旬了。

    看何塞.帕萨雷拉的样子,常胜已经做好了他将缺席本赛季剩下所有比赛的准备了。

    虽然对球队接下来的比赛这有些艰难。但是他是不会冒险再让何塞.帕萨雷拉上场比赛的。

    实际上,当时草皮太滑,但何塞.帕萨雷拉也不至于伤成这样。崴脚而已,球员们的脚踝都有非常强健的韧带保护。

    所以何塞.帕萨雷拉的脚踝能够肿成这样。应该是韧带出问题了。

    当时何塞.帕萨雷拉在发现自己脚下打滑的时候,强行要保持身体平衡,这让他的脚踝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如果他不是要维持身体平衡的话,他可以直接顺势摔倒在地。那么无非就是摔一跤而已。

    踢点球的时候脚下打滑的球员很多,也没见几个人像何塞.帕萨雷拉伤的这么重的。

    不过摔倒在地的话。这球也就踢不好了。

    何塞.帕萨雷拉坚持着没摔,是因为他不想把足球踢飞,他想要把足球踢进球门去。就算是脚下打滑,他也坚持着要进球。他知道这个点球意味着什么。

    只可惜,老天爷和他开了个玩笑,他没有摔倒在地,但也没有把足球踢进球门。

    那一刻,真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了。

    所以他才会在之后那么痛苦。

    他尽了全部努力,保持平衡,拼着脚踝受伤的风险,想要把足球踢进去,却事与愿违。

    现在球队被淘汰出局,他也受了严重的伤。

    从昨天到今天他的脚甚至都不能触地,一触地就痛。

    现在的他躺在病床上,他受伤的左脚被调了起来,打上了保护的石膏。

    医院已经检查过,并且为他采取了治疗措施。

    好消息是帕萨雷拉的韧带并没有断裂,所以不用做手术,只需要静养就可以了。

    坏消息是如果想要让何塞.帕萨雷拉恢复的比较彻底,最好多静养一段时间。原来说是三个月,现在估计要一直敬仰到新赛季开始了。季前集训什么的,何塞.帕萨雷拉估计是赶不上了……

    这样的话,会对他新赛季的发挥,以及球队新赛季的备战带来一定影响。

    何塞.帕萨雷拉已经从失败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了。

    对于受伤。他倒是并不悲伤了。

    面对伤病,他表现得比面对失败坚强的多。

    他躺在医院中,旁边是闻讯赶来的队友们,他还一脸微笑地和自己的队友们打招呼。

    完全看不出来就在昨天晚上,他在电视直播中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哭的稀里哗啦,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接下来的联赛我是打不了了,所以只有拜托你们了,别让冠军变成别人的……”

    ※※※

    当队友们都在病房里看望帕萨雷拉的时候。常胜没有呆在病房里,尽管他昨天在病房里守了一个晚上。

    何塞.帕萨雷拉在西班牙的父母要今天才赶得过来,所以当时他身边也就有自己了。

    至于女友这种生物,何塞.帕萨雷拉一直就没有过。

    他和常胜有点像,也是一个足球的宅男。

    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出了足球。他找不出其他的了。

    他的所有心思都在足球上。他甚至连睡觉都要保持着足球一起睡,似乎那样才有安全感一样。

    当队友们出去泡妞玩乐的时候,他选择和足球呆在一起。他研究对手的比赛录像,来到拉齐奥之后,他把所有意甲球队的前锋的比赛录像都看了一个遍。现在他开始看第二遍了。

    他自己说,第一遍只是大致了解一下对方,第二遍才是真正开始研究对手。

    这股钻研劲儿。让常胜都感到吃惊。

    他觉得何塞.帕萨雷拉退役了之后或许可以朝着主教练这个方向发展一下。

    队友们从机场直接来到了医院,要有不少球迷们也都跟着过来了。

    医院外面人很多,显得有些吵闹。

    常胜则钻进了球队的大巴车里,他需要睡一觉了。

    一晚上他和何塞.帕萨雷拉都没怎么谁过。两个人聊了很多东西。

    聊足球,聊他们当初在赫塔费的岁月,聊各自的理想,当然也是在安慰何塞.帕萨雷拉。分散他的注意力,不要让他过多地去想失败和受伤。

    现在何塞.帕萨雷拉看起来没什么问题。那都是常胜一晚上没睡的结果。

    在大巴车里睡着的常胜被反复响起的电话铃声闹醒了。

    他以为是何塞.帕萨雷拉的父母来了,匆忙接起电话。

    但这是艾薇儿打来的。

    艾薇儿前两个月去了美国,因为她的第三张专辑要正式发布了,她也需要开始工作了。

    “我看了那场比赛,大叔。”

    就算结婚了,艾薇儿也依然称呼常胜为大叔。

    “我为你感到骄傲。媒体上全都是赞扬你和你的球队的报道,大叔。”

    常胜的睡意消散了,他一边活动着有些麻木的手臂,一边对艾薇儿说:“哦,是吗?媒体们都说了什么?”

    常胜是真不知道媒体对这场比赛讲了什么。

    从慕尼黑回到罗马,他一直没空下来,好不容易有空闲时间了就是抓紧时间睡觉。

    所以并不知道媒体上是怎么报道他的。

    不过他猜自己输掉了比赛,媒体上一定少不了冷嘲热讽的声音。

    就像之前一样。

    但是艾薇儿的话,让他有些意外。

    “《罗马体育报》说这是一场‘光荣的失败’。”

    常胜愣了一下:“你确定他们不是在讽刺我?”

    “当然不是,大叔。整个意大利,甚至是欧洲媒体都在称赞你球队的表现。赛前可没人想到你们能够在客场还拜仁慕尼黑一个2:2。”

    常胜呵呵笑了起来:“最后还不是被淘汰了?而且我还伤了一个队长。”

    “但我知道你是打不倒的,嘲笑了冷眼都打不倒你,失败自然也打不倒你。对不对,大叔?”

    常胜这次大笑起来:“这话我爱听!你家大叔是宇宙无敌超级厉害的超人!”

    电话那头的艾薇儿娇笑起来,然后说:“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大叔。我的第三张专辑四月下旬发行。还记得那年在圣诞节拉齐奥的聚餐上我唱给你听的那首《d》吗?这是新专辑的主打,是写给你的,大叔!我爱你,大叔!”

    挂了电话的常胜掂了掂沉甸甸的手机。

    他安慰了帕萨雷拉一个晚上,然后他也被自己的妻子安慰了。

    虽然其实他不要别人安慰,但是他的心里依然暖暖的。

    被人需要,有人爱的日子真好啊……

    ※※※

    ps,我也渴望被人需要,有人爱啊!

    请大家用月票来让我感觉到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