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们都是神经病吧?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们都是神经病吧?

    “……你这样为了完成任务就随意捏造采访稿,是很危险的行为。

    王主编还在“痛心疾首”的教育,或者说教训着季冷。

    但是季冷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于是他上前两步,将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专访稿子,从主编的桌上拿了起来。

    王主编没料到季冷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他被吓了一跳。

    “你、你这是做什么?”

    “我直接给朱总。”季冷平静地说。

    朱总是整个报社的总编辑,副社长。是王主编这样的头儿。

    “你别胡闹了,你要把这么一个假东西给朱总?”

    “是不是胡闹,给了就知道。”

    王主编哼了一声:“你也别去了,我打电话给朱总!”说完,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机,然后拨通了总编办公室的电话。

    “喂,是朱总吗?诶诶,我是小王……”在季冷面前趾高气扬的王主编这个,在面对朱总的时候,却显得非常谦卑。连自称都变成了“小王”。

    季冷在旁边撇了撇嘴。

    王主编将事情在电话里简单说了说,当然也没少添油加醋说季冷的坏话。

    季冷倒也不阻拦,他有恃无恐。

    其实就算不是这篇稿子的事情,他也要去找朱总。因为他肩负着另外一个任务呢。

    ※※※

    很快朱总就推开了办公室门走了进来。当门被推开的时候,季冷看到了外面围着一群自己的同事,他们都在向里张望着。

    显然这房间中的争吵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在朱总来了之后,有些人甚至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还有人则是幸灾乐祸的眼神。

    看着后者的那些眼神,季冷就想到了常胜对自己的话。

    为什么要坚持让自己来做联络员,而不相信他的同事?

    看来那个常胜对自己的同事,比自己都还了解……

    其实季冷都不知道自己如此低调,为什么还会有人讨厌自己。

    也许低调也是一种罪。因为在高调的人看来。低调的人会显得他们太轻浮,他们甚至会脑补低调的人在冷眼看着他们表演,心中鄙夷他们。

    总之,如果有人要讨厌你,不管你做了什么,他都是会讨厌你的。

    只和记者的职业操守无关。和人性有关。

    办公室的门很快被关上。隔绝了外面那些复杂的眼神。

    现在办公室里只有季冷、王主编、朱总,以及随朱总一起来的体育部主编。

    朱总看着季冷,体育部主编看着季冷,王主编也看着季冷。而季冷则看着朱总。

    王主编的眼神里透着一股“你死定了”的意思。

    季冷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朱总:“这是我从瓦伦西亚带回来的,对常胜的专访,请朱总您过目。”

    朱总拿起来,扫了一眼,然后递给了一边的体育部主编,体育部主编接到了稿子。就低下头很认真地看了起来。

    朱总则扭头问季冷:“王主编反应的情况,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旁边的王主编无声地冷笑了一下。

    季冷摇头:“他在撒谎。我这篇专访毫无问题。”

    “证据,拿出证据来。我先给你说啊,拿张和常胜的合影出来可不算证据!”王主编在旁边叫道。

    朱总只是看着季冷。

    季冷说道:“我带回来了另外一个消息,朱总。常胜有意和我们媒体进行合作,他希望我们可以成为他在中国国内的媒体代表。”

    听到季冷这话。毫无表情的朱总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而冷笑的王主编脸上的笑容则凝固了。就连体育部主编也从稿件中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季冷。

    啥?

    常胜要和我们合作?

    我没听错?

    “他说只要我们合作,他可以给我们在瓦伦西亚的有限采访权,我们的报纸也许还能够获得进入球队内部拍摄、采访的权力……还可以商量其他的合作模式。他的要求就是在别人试图抹黑他的时候,我们要为他说话,并且不能做损害他声誉的事情……”

    王主编突然高声叫了起来。打断了季冷的话。

    “证据!拿出证据来!”

    他不能不这么做,因为他看到朱总都为季冷的话动容了,体育部的李主编也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他很清楚季冷抛出的这枚重磅炸弹威力有多大……

    季冷就知道王主编会这么喊,于是他掏出了手机。然后又看看手腕上的表,在心里默算了一下现在的时差,确定这个时候常胜那边的时间合适,于是他拨通了常胜的电话。

    看着他一言不发地掏出手机拨号,办公室里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这种沉寂的空气让人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略显漫长的等待之后,季冷突然开口道:“喂?喂?常胜吗?”

    死死盯着他打电话的另外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了变化。

    ※※※

    “哈,老季。你怎么突然又给我打电话了,关于合作的事情你想通了?”北京时间的下午四点,是西班牙马德里时间上午九点,夏令时的情况下,两地之间有七个小时的时差。

    这个时候的常胜才刚刚起床没多久,正在家中吃着早餐。

    在和季冷通话的时候,他嘴巴里还包着一团煎蛋。

    “呃,是这样的,常胜……我把你的提议告诉了我们社里的领导。但是他们现在又一个意味,他们想证明你身份的真实性……”电话那头季冷的声音不是很清楚,不过常胜还是听出了季冷的意思。

    “小事儿一桩,这没问题。你把电话给你们领导,我证明给他看。”常胜笑着说。

    ※※※

    季冷把电话递给了朱总。

    递之前还对常胜说:“我让你和我们的朱总通电话,他是我们报社的副总编、副社长……”

    朱总拿过电话,放在了耳边,然后用沉稳的声音说道:“你好。”

    接着他听到了常胜的声音:“我觉得你们就是神经病!要核实的我的身份就来瓦伦西亚俱乐部找我,是不是我自己,一目了然。在这里打越洋电话浪费话费玩吗?好了,我时间很紧,没时间陪你们玩这种‘猜猜我是谁’的游戏。再见!”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朱总完全傻了——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对方就连珠炮一样说了那么多,然后把电话挂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一时间有些不能理解。

    旁边的王主编是最关心这个“常胜”真假的。

    见朱总放下了手机。他连忙问:“怎么样?”

    “呃……挂了……”朱总还有些发呆。

    “挂了?”王主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是的,骂我们是神经病后就挂了……”朱总脑子还是懵懵的。

    “哈,那一定是假的!不敢接受对质!”王主编抚掌大笑,这下没问题了。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体育部主编却突然大叫一声:“不对!”

    大家都看着他:“什么不对?”

    “那就是他了,是常胜了。”体育部的主编是这里关于常胜最权威的人。见他这么笃定,大家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就连季冷也是如此。

    李主编笑了起来:“以常胜的脾气,当你质疑他的时候。他一定就是这个反应。他才不会耐心地向你解释,他为什么是他,他也不会配合你的调查回答你的问题。他只会对你的这种质疑感到愤怒,然后……挂你电话。”

    这位不愧是体育部的主编,对常胜的性格分析的还挺到位的……

    “那这么说就是真的了?”朱总问李主编。

    李主编点头:“如果实在不放心,可以和老季一起去一趟瓦伦西亚。见到了真人,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朱总想到常胜在电话里说的话,于是点了点头。

    他对季冷说:“明天,不……还是后天,放你一天假,你好好休息休息。然后后天我们一起去瓦伦西亚,找常胜商谈合作的事情。”

    旁边的王主编则彻底看傻眼了——这短短几分钟里。就风云突变。

    敢情季冷的稿子不是编出来的……他是真的遇到了常胜?

    这……

    可这怎么可能呢?

    常胜不是号称根本不接受中国记者采访的吗?

    季冷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常胜接受他的采访?

    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季冷。

    季冷对他笑了笑,跟在朱总和李主编的身后走出了办公室。

    进入报社三年了,他的感觉从未像现在这么愉快过。

    ※※※

    回到家中的季冷将他的决定告诉了自己的老婆和从老家到上海来照顾两岁儿子的母亲。

    他的妻子有些不情愿,因为丈夫去西班牙。就意味着长久的分离,没有哪个女人喜欢和自己的丈夫长期分离的,除非她已经有外遇了……

    可如果不去的话,就凭季冷现在的那么点死工资,在上海这座城市,要想活得好,真的很难……

    妻子有工作,但收入不是很高,家里有个两岁的小孩子,还有一个母亲。一家人的开销每个月都不是小数目。

    这是一个典型的双职工家庭。

    经济压力很大。

    在现实面前,再多的不舍不愿最终也只能化为一声叹息,然后向生活低头。

    两岁的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的动画片出神,嘴巴里不时发出呜呜啦啦的声音。

    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去了西班牙要注意的事情,注意保暖,注意按时吃饭,有胃病尤其是要注意。注意规律作息,注意锻炼身体,注意不要太累了,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

    而季冷的妻子则一言不发地开始给他收拾东西。

    季冷坐在沙发上,左边是看电视看得入迷的儿子,右边是絮絮叨叨的母亲,他的妻子在卧室和客厅之间来回穿梭,将手里的东西叠好放进皮箱中。

    然后她看着鼓囊囊的皮箱,皱着眉头说:“明天得再去买个大的。”

    季冷起身,走进了卧室,然后将双手叉腰的妻子从背后环住。

    被从背后抱住的妻子身体僵了一下,然后才说:“国际长途太贵的话,半个月打一次。”

    季冷把头埋在妻子的后颈窝中,闷声闷气的嗯了一声。

    男人,为了生计,为了家庭,有些时候就得跋山涉水,远赴重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