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见你一面就走的(保底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见你一面就走的(保底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一章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见你一面就走的(保底第二更)

    中国的记者们念叨着没好戏看了,就这么散去了。

    随后他们注意到了季冷站在训练场的外面。

    有人啧吧嘴,摇起头:“真是天真!纯粹浪费时间!”

    “哎呀,有些人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嘛……”

    他们无情地嘲笑着季冷。

    在这段时间里,这些常驻瓦伦西亚的中国记者们已经见到太多个季冷这样的新面孔了。他们都自信满满地来到瓦伦西亚,认为自己可以像闫敏那样搞定常胜,得到和闫敏一样单独采访常胜的机会。

    然后每个人最后都灰头土脸的撤了回去。有些女记者走的时候还哭哭啼啼的,也不知道常胜给人家说了些什么,这么不知道怜香惜玉……

    正因为见多了,所以他们早就不抱任何幻想和期待了。

    在大家都想来采访常胜的时候,他们还是老样子。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

    就算闫敏成功了一次,也不代表他们就都能成功。鬼知道常胜和那个女人之间有什么故事呢……说不定是常胜的女朋友也不一定呢。

    本来打算走的中国记者们看到那个生面孔竟然打算主动受辱,抱着看戏的心态,又都不走了,留下来看戏。

    ※※※

    季冷一直在犹豫,最后他选择留了下来。

    又是坐飞机,又是坐火车的,路上人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吃饭吃的都是自己从国内带来的方便面和饼干,一路上就是翻看汉西词典聊作解闷的方式。

    这么辛苦地来到了瓦伦西亚,怎么能够转身就走呢?

    来都来了,哪怕明知道对方的态度不好,怎么说也要试一试,那样就算失败了也才甘心。

    所以他选择了站在场边,等待着常胜出来。

    ※※※

    当常胜从训练场里走下来的时候,他发现了训练场边有和往常不一样的情况。

    往常,他出来之前,这里已经基本上空了,那些中国记者们早就散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接受他们的采访。

    但是今天在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中国记者。

    常胜忍不住多看了此人一眼。

    来人背着个双肩包,腿边放了个有些磨损的行李箱。

    他注意到来人的手里拿着一本……汉西词典,以及一份地图,虽然折叠了起来,但他还是可以看到那是瓦伦西亚的地图。

    他再将目光挪上去,看到了对方的脸。

    头发乱蓬蓬的,胡子拉碴,面容憔悴,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

    常胜在这里一个多赛季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狼狈的记者,以至于他在想这人真的是记者吗?

    哪家报社怎么不靠谱?派了个连西班牙语都不懂的记者来?

    但是他看着眼前这个风尘仆仆的记者,却突然觉得很亲切。

    因为这记者的样子让他想到了自己当初在赫塔费找工作时的样子,也是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就这么直接闯入了赫塔费主席弗洛雷斯的办公室,接受他的面试。

    弗洛雷斯并没有嫌弃自己这不怎么样的扮相,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最终让自己从赫塔费正式踏上了职业足坛的舞台。

    如果当初弗洛雷斯没有给自己这个机会,仅仅是因为自己面容狼狈,风尘仆仆,那么也许这之后的所有故事都会完全不存在……

    看到这位记者,就想到了自己。

    常胜当然知道这位记者来找自己所为何事。

    但当初弗洛雷斯都能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为什么不能够给这个处境和自己当初何其相像的记者一个机会呢?

    于是他在这位记者的面前停了下来。

    ※※※

    “靠!不是吧?”

    “这是什么情况?”

    “喂喂,这不应该啊!”

    “谁告诉我这是不是我看错了?”

    “你没看错,常胜确实在那个生面孔面前停了下来!”

    当看到常胜在季冷面前停了下来,一群记者全都傻眼了,随后他们就像是被戳中了G点一样惊叫起来。

    事情完全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没有按照他们以为的剧本再走,他们被这一幕刺激的不浅。

    “那个生面孔说了什么吗?谁能够看到他的口型?”

    “好像没有啊……”

    “这真他**见鬼了!”

    ※※※

    “你是找我要签名的球迷吗?”常胜明知故问。

    季冷摇头:“不,我不要你的签名,我是希望能够采访你的。”

    “一个记者?”常胜盯着对方,他的表情并不友好,完全看不出来他打算给这个人一个机会。

    但或许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而已……

    “是的,我是《今rì早报》的记者,我希望可以对你进行一个专访,在中国有很多球迷都很关心你……”

    常胜打断了对方的话:“可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接受中国记者采访的。”

    “那么《劲体育》的闫敏……”

    “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我并未接受她的采访,只是和她随便聊了几句。”常胜摇头,态度似乎很坚决。

    ※※※

    “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就是跑去采访的下场!”

    “随便冒出来的阿猫阿狗,竟然也想采访常胜……哈!这才是标准结局!”

    “常胜摇头了,显然他又一次拒绝了一次记者们的采访邀请!”

    “哈哈!大快人心!”

    “我们在这里蹲了这么久,也没有得到专访的机会,国内随便跑个人出来,就想要采访,怎么可能呢?”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还是回国去吧!”

    看到常胜摇头,那些在远处围观的记者们顿时就**了。

    他们就喜欢看那些国内来的记者吃苦头,因为他们在这里守了一个赛季,都没有能够得到常胜的专访,如果让那些国内来的记者就这么摘了桃子,他们怎么可能甘心?

    ※※※

    常胜摇头之后,询问起这位记者来了,他似乎对季冷很感兴趣。

    “我注意到你拿着汉西词典……你不会说西班牙语吗?”他指了指季冷手中的词典。

    季冷低头看了看,自从上飞机开始,这本词典就没离过手。

    “我不会西班牙语,我连英语会的都不多。”季冷苦笑道。

    “那你怎么还要来?”

    季冷当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内部的那些事情,内部矛盾不宜外传。

    所以他只是说:“工作需要。”

    “难道你们报社里就连一个会西班牙语,或者会英语的记者都找不出来吗?”

    季冷不愿多谈,只是表示:“他们都没时间,就我比较有空……”

    常胜觉得季冷有所隐情,不过……那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他想起了闫敏曾经对他说的那些话。

    要占领舆论阵地……

    他一直觉得没什么合适的人选来做这件事情。

    现在这位记者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开始想,这是否是命运的安排。

    那么多记者,他就看这个季冷顺眼。

    或许是因为这位季冷现在的这样子和自己当初的遭遇太像了,让他有了共鸣,或者是对自己过去的缅怀。

    现在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他指着远处那些在看热闹的中国记者们说:“我想你应该听那些人说过了,没有人可以采访到我。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万里迢迢来到瓦伦西亚,不是为了见你一面,然后就转身走人的。”季冷说道。“来都来了,总是要试一试。要不然我觉得亏得慌。”

    常胜听到他的话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很好,那么我们去办公室谈吧。”

    季冷猛地听懂这句话,却愣住了。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是说这位主教练很难接近吗?

    除了一个闫敏之外,完全没有人能够接近他,采访到他……

    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

    常胜走了两步,回头看到季冷没跟上来,便冲他勾勾手:“来啊!”

    季冷这才如梦方醒,连忙提着皮箱跟了上来。

    ※※※

    当记者们看到常胜转身就走,都以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不少人觉得这才是每次记者和常胜相遇的标准结局嘛……

    哪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看到常胜又停下来,然后朝季冷勾手。

    于是季冷也提起皮箱,跟在了常胜的屁股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就这么朝着那幢二层小楼奔去。

    一群记者彻底傻了——这是什么情况?

    那个生面孔竟然跟着常胜走了?

    这是采访成功的意思了吗?

    可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常胜答应了他的要求?

    记者们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这……这不科学啊!”

    ※※※

    在常胜的办公室里,季冷已经恢复了正常。

    在常胜给他泡咖啡的时候,他打量着这间办公室。柜子里堆满了各种资料、文件和录像带,桌上也摆放着这些,显得都有些凌乱。

    在常胜椅子背后是一面大黑板,上面画着球场的俯瞰图。还残留着上一场打马洛卡的战术图。

    桌子上还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开着机,风扇发出嗡嗡嗡的低鸣声。

    从办公室里可以看得出来这位主教练似乎很敬业。

    将冲好的速溶咖啡递给季冷,常胜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坐在斜对面沙发上的记者。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记者先生。”

    “啊,抱歉。季冷。季节的季,冷暖的冷。”季冷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名片递了上去。

    常胜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因为上面写的是:《今rì早报》社会部记者……

    “你不是足球记者?”常胜诧异地问道。

    季冷大为尴尬,早知道就不递名片了。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社会部记者,而不是足球记者的话,会不会就不同意接受采访了?

    他只好尴尬地解释道:“呃,体育部没那么多人手……”

    常胜挥挥手:“好吧,可以开始专访了吧?”

    季冷点头:“可以了。”

    “那好。开始吧。”

    季冷从包中掏出一个本子和录音笔。

    本子上记录的是他的问题,虽然他是赶鸭子上架的,可他还是对这份工作做了很详细细致的准备,此外他也会在采访过程中随时速记。

    录音笔则是否则全程录音,避免有遗漏的东西。

    具体的专访稿子是回去之后听着采访录音整理出来的。虽然他不是体育记者,不过怎么说也是做了七年的牢记着了,做这些轻车熟路。

    “那么……我们可以先从你离开中国,游学欧洲的经历讲起吗?”

    “没问题。”

    “我听到这么一种说法,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功和你早年的游学经历密不可分。人们普遍认为因为你见识了很多不同风格的足球,博取众家之所长。所以才会有如今的成就,你具有改良xìng质的Tiki-taka战术也是源于你的这些经历……你是否同意这个说法?”

    常胜确实是在其他媒体上也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提法。

    他意识到自己的成功总归是让所有人怀疑的。

    因为他窜起来的太快,太猛。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解释他在赫塔费和瓦伦西亚所取得的成功。

    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别人自己有个教练大师系统,所以大家对他的怀疑就会一直存在,除非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现在这种说法倒也算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但实际这段经理也许是自己的“哥哥”成功的原因,绝对不是自己的……

    常胜点点头:“是的,那段经历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受益匪浅……另外,一个团结优秀的团队,也是我之所以可以成功的原因……”

    ※※※

    PS,求双倍月票,求让我们的排名更靠前,更稳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