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九章 再见,赫塔费(4050月票加更)

第九章 再见,赫塔费(4050月票加更)

    开庭当天并没有做出任何宣判,估计还要开几次庭才有结果。《体育周报》也不是什么可以让人随便捏的柿子,肯定还得挣扎一阵子的。

    常胜没必要留在这里等结果了。

    第二天他哪儿都没去,好好陪了陪自己的父母,然后就启程离开了。

    这次他可没去什么南美洲北美洲的,他直接飞回了西班牙。

    西班牙马德里。

    既然他要离开了,有些东西自然是要处理的。

    比如在赫塔菲租住的房子,还有……那瓶雪利酒。

    ※※※

    莱蒙正在自己的房间中,履行着身为一个门房的职责。

    他的桌上放了一瓶未开启的雪利酒。

    大部分时候他履行着身为一个门房的职责,但是当他眼睛不小心瞥到了雪利酒的时候,他的思绪就会重新活跃起来。

    他想到了那个承诺。

    等球队真的升级,一定要请常胜好好喝上一杯!

    他还没忘记呢。

    但好像另外一个人忘记了……

    常胜自从那次离开了赫塔费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从瓦伦西亚直接回了中国。

    他已经和瓦伦西亚签约,不会再继续留在赫塔费了。

    那么这杯酒,还能请他喝吗?

    莱蒙正在那里伤感的时候,突然大门被人推开来,他连忙抬起头来,透过窗户看去。想要看看谁进来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常胜那种带着微笑的脸:“莱蒙!你没有偷偷把我的酒喝掉吧?”

    莱蒙惊呆了,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但是下一秒他就反应了过来,他跳起来:“常!见鬼,你这个该死的……你怎么回来了?”

    “我还没向你们告别啊,当然要回来……”

    常胜话未说完,就被莱蒙一把抱住了,黑人身上浓烈的体味刺激着常胜的鼻子。但常胜现在觉得鼻头酸却绝对不是因为这个。

    就算自己已经决定了离去。这里的人……似乎也没有怨恨自己啊。

    “是的,你一定要回来向我们好好告别!”莱蒙在他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说。

    接着他松开了常胜,转身走回自己的屋里。再出来的时候拿了一瓶酒出来。

    “这是我珍藏的最好的雪利酒,我说过的,这次一定要和你喝一杯。你可不能再找借口了……”

    莱蒙说着就要开酒瓶子。

    常胜被他拦下来了:“等晚上好吗,晚上我请大家吃饭,我们在天井里开个派对,那时候我再和你好好喝一杯!”

    随后他拍拍莱蒙的肩膀:“现在,我得去通知其他人了。”

    说完,他开始上楼,挨家挨户敲门。

    莱蒙看着楼梯拐角,低头看了看手中那瓶他珍藏了七年的雪利酒。

    他摸索着玻璃瓶身,轻轻叹了口气。

    ※※※

    当天晚上,一个简单的告别派对在公寓楼的天井里开了起来。

    因为常胜是临时通知的。所以其实就是一次简单的聚餐而已。玛利亚大婶贡献了她最拿手的海鲜饭,然后常胜从餐厅里叫了些厨师来烹饪其他美食。

    但似乎每个人都有默契一样,在派对上却并没有说离开的事情。不管是常胜的邻居们还是常胜自己,谁都没有提。

    他们只是在一起聊天,说些往事。说说当初常胜第一次来到这间公寓中时的事情。

    说说常胜的第一场一线队比赛胜利之后,大家为他举办的庆功派对。

    说说常胜是如何在天台上用三寸不烂之舌救下要轻生的凯特.格雷西。

    说说圣诞派对。

    说说球队是如何主客场双杀马德里竞技的。

    说说在俱乐部陷入经济危机的时候,常胜是怎么带领球队重新回到正轨,并且提前四轮升级,提前一轮夺冠的。

    ……

    他们说了很多往事,常胜与他们一起回忆过去的一个赛季。点点滴滴都在心头了。

    常胜和他们一起笑,一起唏嘘,一起沉默。

    然后,终于到了真正说再见的时候。

    在派对结束的时候,哈维尔.卡莫纳上来给了常胜一个拥抱:“不管在哪儿,好好干,常!真可惜我们赫塔费没有能够留下你……那个该死的莫斯科多已经滚蛋了,他为此付出了代价,可惜……再多的代价也不能让你回来……”

    然后他说不下去了,喝了些酒的他眼眶有些发红。

    他是真舍不得常胜走啊……可惜,造化弄人。

    “我也没想过就这么离开赫塔费的,哈维尔……”

    哈维尔.卡莫纳点了点头,用力抱了抱常胜,然后离开了。

    接下来站在常胜面前的是那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丹尼尔,他推了推镜架,并没有拥抱,只是伸出手,握住了常胜的手:“我祝你好运,常。你的选择没有问题……不,别笑,我可不是在借机讽刺你。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留在赫塔费固然可以让你继续巩固你在我们心目中的位置,但对于你的事业来说,没什么好处。赫塔费就这么大点,你在的时候,已经充分挖掘出了球队和城市的潜力……我从没见过阿方索.佩雷斯球场在能坐满得情况下,外面还有那么多人想进来的……但这就仅限于此了。赫塔费是小城市,这里的城市人口和经济基础决定了,赫塔费这支球队是没办法取得大发展的……而你,常,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也有能力,所以你不能留在这个小地方,你应该去更大更好的舞台展示你的才华。瓦伦西亚真的很不错,他们的阵容已经很强了。你所要做的工作不多,可以保持一个延续性……”

    丹尼尔拿出了他在大学里讲课是的风采,滔滔不绝分析起常胜的职业生涯规划了。

    常胜脸上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表情,而是频频点头,表示丹尼尔说得对。

    最后,丹尼尔拍了拍常胜的肩膀:“越来越好,舞台越来越大。别走回头路。我可不想日后看到你又回到赫塔费来执教了啊!”

    因为这最后一句话,玛利亚大婶瞪了丹尼尔一眼,然后走到常胜的跟前。看着常胜,突然表情有些纠结起来,嘴嗫嚅着。

    常胜看她这样。主动上前抱住了胖胖的玛利亚大婶。

    “哈,看到你还是这么漂亮我真高兴,玛利亚大婶。以后不能在你家蹭饭了,我会想念你的……”

    说道蹭饭,玛利亚大婶终于想起来她应该说什么了。“你说的没错,常。我给你说,离开赫塔费对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你知道吗,因为你吃不到玛利亚大婶我做的海鲜饭了!虽然瓦伦西亚那里是海鲜饭的发源地,但我敢保证我一定是最好的!”

    常胜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没错没错。我知道我知道,玛利亚大婶。我已经吃过了,瓦伦西亚的海鲜饭确实不如玛利亚大婶的秘制家庭什锦海鲜饭好吃!”

    玛利亚大婶被常胜这番话逗乐了:“就会瞎说!不过说的不错!好了,我就不说让你为难的话了,常。祝你好运。常。希望你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名……”

    说到最后,玛利亚大婶的眼眶已经开始泛红,声音也哽咽了。

    “谢谢你,玛利亚大婶,谢谢。”常胜也被玛利亚大婶这副样子搞的悲伤了。

    这就是为他什么不想和球员们道别的原因。说老实话……告别这种事情,还真是让人讨厌。

    在这些邻居们面前,常胜或许还能真情流露不觉丢人。可是在球员们面前,他一向是是以强硬者的形象出现的,怎么能够在自己的球员面前表现出软弱呢?

    这是常胜的信条,身为主教练,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作为球员的支柱,要让他们感觉到你是可以依靠的,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不能够让他们看到你软弱的一面,不能让他们觉得你其实是一个和他们一样有弱点会受伤会流血会失败,甚至会死亡的普通人。

    你得让球员们认为你就是一个不可战胜的神,那才行。

    既然是神,自然不能够在球员们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情感咯。

    最后一个站在常胜面前的人是门房莱蒙,他的手里捧着一瓶酒。

    “我本来想要和你喝一杯的,但是我想了又想,这瓶酒还是送给你好了。”

    常胜有些惊讶:“我们晚上喝的不是吗?”

    莱蒙摇头:“是另外一瓶,不是这瓶。”

    常胜笑了:“你有多少珍藏啊,莱蒙?”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这瓶酒我送给你了!不过也别放太久了,快成熟了,赶紧喝了吧。”

    “那为什么不今天就喝了它?”

    “那不行,这是我个人送给你的礼物,常。”莱蒙坚持道。

    常胜听他都这么说了,只好接过他的珍藏,然后感谢道:“谢谢你,莱蒙。谢谢。”

    莱蒙却连连摆手:“感谢说谢谢的是我。”

    旁边的玛利亚大婶也说:“是的,该说谢谢的是我……”

    “是我们。”丹尼尔推了一下镜架,补充说道。

    其他的人邻居们也纷纷点点头,都站在了众人身后,常胜身前。

    玛利亚大婶回头看着他们,又扭过来对常胜说:“是的,我今天唯一同意了丹尼尔一次。”

    听到玛利亚大婶这么说,丹尼尔无奈地笑了笑。

    玛利亚大婶继续说:“我说谢谢的确实是我们。去了瓦伦西亚好好干,别想着赫塔费怎么怎么样了,如果我们在甲级联赛中相遇,也千万别胡思乱想的,常。”

    常胜很感动,他摇头说:“我不会的,玛利亚大婶。我这个人可是很职业的!”

    大家都笑了。

    然后在笑声中,常胜彻底告别了自己的赫塔费时光。

    在这个马德里西南边的卫星小城,常胜完成了从一个普通球迷到真正主教练的蜕变。

    而在西班牙东边的瓦伦西亚,他将为了自己的梦想而继续努力。

    成为世界顶级的主教练,成就无比辉煌,让每一个人见证了自己成长的人都可以为之骄傲!(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