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板请吃饭(保底第一更)

第一百四十五章 老板请吃饭(保底第一更)

    常胜是晚饭前到主席弗洛雷斯家的。

    弗洛雷斯虽然是赫塔费的俱乐部主席,不过他的家可不在这个穷人区。

    不管怎么说弗洛雷斯也算是一个富人,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成为赫塔费的老板呢?

    以前西班牙足球俱乐部都是会员制的,不过大多数足球俱乐部如今都是股份制的经济实体了。

    中国球迷对此了解不多,只知道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是会员制的俱乐部,就以为西班牙足球俱乐部都是会员制了,实际上很多西班牙足球俱乐部,现在都是股份有限公司了。

    但这之间的转变就说来话长了。

    在会员制的时代,西班牙足球俱乐部大多数财政情况十分糟糕。会员制的特点就是根本不用负责盈利,因为法律规定了他们不许盈利,如果他们盈利那就犯法了……这听起来挺匪夷所思的,还有强制要求不许赚钱的,但这就是事实。会员制俱乐部只管花钱,不管赚钱,以向会员募集会费的手段筹集维持俱乐部生存及发展的所需资金。募集到的资金必须全部花出去,否则就会被认为是进了私人的腰包……

    这就导致了这么一个现象——由于会员制俱乐部具有“球队花钱,会员埋单”这样的天然特点,俱乐部领导很难在财政问题上绷紧“量入为出”这根弦。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负债累累成为了众多西班牙俱乐部的共同的特征。而在其中,西甲俱乐部的负债额更是到了动辄就数亿。甚至数十亿比塞塔的可怕地步。

    为了解救职业足球俱乐部经济即将崩盘的命运,也为了让它们rì后可以更加健康地发展,西班牙zhèngfǔ于1990年颁布特别法令。依据该法令,国家先替俱乐部结清债务。而后者将在十二年内将这笔钱偿还给财政部。与此同时,俱乐部必须要改组成为责任有限体育公司,变成有一定注册资本的经济实体。此前俱乐部所欠的债务越多,其需要的注册资本额也就越高。改组工作必须要在1992年六月三十rì时完成,否则等待俱乐部的将是立即被强行降入丙级或干脆解散的惩罚。西班牙zhèngfǔ出台这样的法令,就是希望足球俱乐部在成为公司后可以实现在财政层面上真正的自我约束,让俱乐部的管理运作更显透明。

    为了筹集到注册资本,俱乐部纷纷选择了出售未来股份的方式开始融资。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采取了“三步走”的策略,即在1992年四月和五月时,向会员兜售未来股份,六月时面向球迷销售股份。

    这一环节的完成。让此前古典的会员制俱乐部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购买股份后,俱乐部会员和普通球迷的身份由此上升为股东——尽管只是小股东。而在购股过程中,由于俱乐部负债金额普遍巨大,小股东贡献资金又十分有限的缘故,自然会出现某位大亨斥巨资吃进众多股份。[

    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这个做橄榄油生意的商人自然就借此机会成为了赫塔费俱乐部的老板。

    当然,他自己本身也是赫塔费俱乐部的老会员。他对球队的爱,倒不会因为金钱而发生什么改变。只不过让他掌控球队。他就更有信心将赫塔费带向更广阔的舞台了。

    而赫塔费也确实是从他执掌球队开始腾飞的。

    从最开始一支只在地区联赛厮混度rì的小球队,一点点往上爬。

    最终爬到了西班牙乙级联赛。距离顶级联赛仅一步之遥。

    这都有弗洛雷斯的功劳,或者换句话来说,有弗洛雷斯投入的比塞塔的功劳……

    虽然很多球迷和球员都为必须换俱乐部的经理莫斯科多,但是对于俱乐部的主席弗洛雷斯,他们还是挺敬重的。

    毕竟是这个人带给了赫塔费新生。

    ※※※

    弗洛雷斯的家在马德里市区里的一座别墅内。

    他的橄榄树庄园却在西班牙南部阳光明媚的安达卢西亚大区,那里是西班牙最好的橄榄油出品地。

    他在那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园。

    在西班牙数量众多的橄榄油商人中,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只是普通的一个。

    也亏得赫塔费是小球队,否则以他的财力还能否支撑八年之久,真的很难说。

    ※※※

    常胜到达弗洛雷斯的家中之后,首先送上了自己从中国带来的礼物——一个中间镶了快陶瓷装饰物的火红色中国结。

    这当然不是他专门为弗洛雷斯买的礼物。

    实际上这是常胜临走之时,去他家所在城市的批发市场批发的……有大有小,大的十五块钱一个,小的两块钱一个,要多少有多少。

    常胜就是批发来送人的。

    那次回来之后,他给每一个同事都送了个,当然,球员们呢也没有被落下。

    对于2000年的普通欧洲人来说,中国依然是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常胜送给他们的这些东西在他们看来足够新奇有趣,能够得到一份从中国而来的礼物,这倒是一个很让人羡慕的事情。

    不过常胜并没有给弗洛雷斯送,因为似乎没什么好理由和机会。[]

    没想到如今终于还是送了出去。

    这是他带回来最大的,也是制作最精美的一个,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十几块钱的东西。

    弗洛雷斯在看到这个礼物之后,显得非常高兴。

    “这真是太漂亮了!”老爷子有些爱不释手,随后宣布让佣人将这个中国结挂在客厅的醒目位置。

    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礼物。

    但是这个挂在客厅最醒目位置上的举动。可就不只是对礼物很喜欢了。

    这意味着他对送礼物之人的重视。

    常胜不是傻瓜,自然也看得出来其中的深意。

    其实他一直不是很明白弗洛雷斯为什么对自己就这么看好和支持。

    如果说这是因为自己的带队成绩的话,那他之前就表现出来这样的趋势。而且自己如今的成绩和他之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如果没有俱乐部主席的支持,常胜恐怕根本坚持不到新赛季开始……

    收下礼物之后。弗洛雷斯挨个向常胜介绍了他的家庭成员,他的妻子,他的大儿子、大儿媳,小儿子和小儿媳,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小女儿,当然还有小孙子和小孙女。

    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每个人都对常胜笑脸相迎,很热情。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种有钱人就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别人的样子。

    这或许和常胜在赫塔费的成绩有关系。

    常胜在和赫塔费的执教成绩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有实力的话,总是不会被轻视的。

    常胜和每一个人打招呼,寒暄。

    ※※※

    弗洛雷斯家的家宴。还是挺丰盛的。

    一家人一边吃一边喝,然后聊着天。

    大家对于神秘的东方都很感兴趣。

    尤其是小孩子,东方似乎只能够出现在神话中一样。

    如今家里多了一个东方来客,他们自然不会放过常胜了。

    缠着常胜讲了很多有关中国的事情。

    能够这么直接宣传自己的祖国,常胜也显得谈兴很浓。

    常胜俨然成了这顿饭的主角。所有人都将饶有兴趣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餐厅中时不时响起大家的笑声。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皆欢。

    不过常胜心中还是难免疑惑。

    难道自己的老板就只是请自己来吃这么一顿饭的吗?

    而且在晚饭上,弗洛雷斯显得很沉默,并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候都是看着常胜侃侃而谈。时不时露出微笑。

    常胜总觉得老板请自己来吃一顿饭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

    吃完晚饭,弗洛雷斯邀请常胜去他的书房里喝茶聊天。

    常胜心说。或许这才是正题……

    不过常胜想错了,进了书房之后。弗洛雷斯只是和自己聊天,当然,主要问的都是有关于球队的状况。

    也说到了莫斯科多这个让常胜讨厌的经理。

    “维森特可以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告你状了,哈!”弗洛雷斯笑着说道。

    常胜耸耸肩:“我想他也不会说我好话的。”

    “其实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会和他的关系这么糟糕……”

    “他把手伸得太长了,直接伸到了我的球队里。”常胜说道。

    常胜一直认为这是莫斯科多先针对他的。他和戈尔卡的事情算是C队内部的事情。他是C队的主教练,难道连收拾一个C队球员的权力都没有吗?

    还要让莫斯科多来兴师问罪。

    常胜本来也就算不是那种能够忍气吞声的人,既然莫斯科多找他麻烦,那么他自然也就不爽莫斯科多了。

    双方从最开始谁也说不清楚的敌意变成了刻意针对。

    弗洛雷斯笑了笑,没有说常胜和维森特两个人谁对谁错。

    对于常胜和莫斯科多之间的矛盾,他倒是并不吃惊。莫斯科多是一个颇有控制玉望的人,而常胜呢,性格也非常桀骜,这两个人凑在一起没矛盾那才怪了。

    要是放在以前,他可能会居中调解一下,或者是让让其中一方走人。

    但是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思了。

    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留在这个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上。

    “我在赫塔费做主席八年了,今年是我看到球队最有希望的一年。我听说了,本赛季你的目标是带领球队升级?”主席先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常胜。

    常胜点点头,他觉得在这个一直都很挺自己的主席先生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而且这事情本身也不丢人,没必要支支吾吾,遮遮掩掩。

    “是的。本赛季我想要带领赫塔费升上甲级联赛。”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目标的?要知道我们上赛季还在为保级而挣扎……”

    “因为我想去更大的舞台看看风光。”常胜答道。

    听到常胜的这番回答,赫塔费俱乐部的主席弗洛雷斯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他的眼神重新聚焦,看着常胜:“你就没想过万一失败了呢?”

    “万一失败了,我想我们最起码也不用再为保级而烦恼了。所以就算失败了,对球队来说其实也没损失。把目标定高一点,然后开始努力,就算失败,我觉得也会比把目标定得很低,然后就是去了斗志好吧?足够高的目标可以让所有人都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忘却一切。如果目标定的太轻松了,所有人都会失去斗志和动力的。”常胜将他的想法和盘托出。

    听得弗洛雷斯连连点头,觉得常胜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看来,你的目的达到了。最起码我们不用为保级而烦恼了。说老实话,常。你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最开始我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让你担任一线队临时主教练的……但是没想到你比我们所有人所预计的做的都要好。联赛第一啊……”弗洛雷斯轻轻拍着大腿喃喃道。

    常胜咧开嘴笑了笑,不过没接话。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弗洛雷斯便起身送客了。

    在将常胜送出别墅大门的时候,弗洛雷斯对他说:“希望我能够看到我的球队升上甲级的那一幕,一定相当的美妙。”

    常胜很肯定地说:“如果是半个赛季前,你问我,我还不敢肯定地告诉你答案。但是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主席先生。你一定可以看到赫塔费升级的!”

    他确实有这样的信心。

    目前球队可是联赛第一啊,就算到下半赛季有点什么波折,他也有信心将球队所遇到的问题控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就算拿不到联赛冠军,但最起码前三是可以的。

    只要是前三就可以升级了。

    弗洛雷斯冲他笑了笑,没说话。

    送走了常胜,他转身回屋。

    他想常胜应该是不知道的,自己刚才那句话指的究竟是什么。

    他当然可以看到赫塔费升上甲级联赛的那一幕,因为他对常胜有信心。但却未必会以现在的身份了。

    当赫塔费升上甲级联赛的时候,主席台上坐着的人应该不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