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孙子,你们死定了,孙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 孙子,你们死定了,孙子!

    当李玉华说这番话的时候,梅迪亚诺就举着开了免提的手机,凑在她的嘴边。[

    所以远在万里之遥的常胜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妈妈的话。

    于是他攥紧了拳头。

    亲耳听到来自母亲的支持,让常胜充满了力量。

    电话里传来了梅迪亚诺的声音:“听到了吗,常?你有一个好妈妈!”

    常胜嗯了一声:“我妈当然是最好的!”

    ※※※

    记者们看着李玉华举起来的照片,其实见过国际A级教练证的人也没几个,所以他们也不能确认这是不是就是国际A级教练证。不过梅迪亚诺这个外国人说是……那十有**就是了。

    这个常胜竟然真的是拥有国际A级教练证的人?

    可不是中国没有一个人有的吗?

    不少人都将视线投向了《体育周报》的记者,当初他给别人科普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现在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他是这些记者钟唯一一个知道国际A级教练证是什么样子的人。

    毕竟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体育专业报纸,优势专门报道足球的,这么点专业素质还是有的。

    所以在看到这张照片的同时

    倒是马宁宁还没搞清楚状况,她跳出来说道:“一张合影就能够证明了吗?谁知道那个东西是不是?而且照片还很不清楚……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问题……”她还没继续说下去,就被一声大吼给打断了。

    “马宁宁你闭嘴!”

    马宁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吓住了。

    然后她以为是自己的大舅。

    可是大舅却只是用悲哀的眼神看着她。看的她有些心虚……

    他没张嘴,声音却还在继续。

    “马宁宁和你你妈做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能耐了啊?会带记者来我家堵门了啊?别以为我不会打女人,你他妈要是在我面前。[]我扇死你你信不信!?”

    马宁宁一时间没找到人,产生了一种声音是从天上来的错觉。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梅迪亚诺正举着手机,面朝她。

    “我告诉你,还有你那个妈!你们他妈的就等着接法院传票吧!别以为老子在开玩笑,老子说到做到!”

    马宁宁被骂傻了。常萍却又反应了过来,她愤怒地高呼:“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是你姑姑……”

    “姑你妈逼!”常胜用脏话直接打断了她的怒喝。“老子没这么贱的亲戚!你们回家等着吧,你们家不是做生意的嘛?不是有钱吗?等着赔钱吧,贱人!”

    常胜真是出离愤怒了。当他在手机里听到马宁宁的声音,他马上就猜到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记者跑到他家门口去赌父母了,原来是家里出了这么一个吃里扒外的贱人啊!

    前一世他对这家人的印象就非常恶劣,只不过那个时候对方除了贪点小便宜。背后说他们家坏话之外,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他就算想动怒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这一世对方却如此过分……

    那他绝对不能忍了。

    亲情?

    对他来说,只有他和他父母才算是一家人,其他人都统统是外人。他对自己的父母有亲情。但他对其他人可绝无亲情可言。他信奉的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更好,你对我不好。那我就对你更不好的原则。

    所以他真的不是开玩笑,他确实会告这一家子。就告她们诽谤污蔑自己,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

    他知道自己二姨夫是律师。到时候就请他打官司,反正也要给律师费的,干脆就肥水不流外人田好了。

    姨妈那边对自己都很好,虽然隔得远,不过感情保持得不错。常胜自然就把对方当自己人了。

    狭窄的楼道里本身就有放大音量的效果,所以常胜的怒吼,在场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常向阳和李玉华在常胜说要告姑姑一家的时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也没出声。[~]

    尽管这将意味着和姑姑一家彻底决裂翻脸,可能最后干脆老死不相往来。

    但在常萍和马宁宁两个人带着记者来他们家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两家已经彻底决裂了……

    常向阳是不打算认自己这个妹妹了,李玉华自然也不会再给对方好脸色看。

    ※※※

    被一个小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了,常萍今天可谓是把脸都丢尽了。

    至于官司什么的,其实她道不担心,她认为常胜顶多就是嘴巴上叫的凶,真要起诉自己的亲戚,有几个人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那可是要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的啊!

    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外扬。

    所以常萍觉得可能以后自己将没办法再来常胜家蹭饭,找便宜什么得了……不过对于自己来说,这也没损失。

    就是面子上难看几天而已。过短时间,大家逐渐忘了这事儿,不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吗?

    所以她现在就是为常胜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地辱骂自己而生气。

    ※※※

    常胜在教训完了马宁宁和常萍之后,又说道:“在场有不少媒体是吧?我知道还有很多媒体没来是吧?我都知道你们在报纸上说我什么……没关系。我这人一向很讲道理的……所以,孙子们,你们死定了!都等着收法院传票吧!别以为我是吓唬你们的!你们就算你现在回去登道歉声明都不管用了!”

    在场的记者们愣了一下,但却没有几个人真的被吓住的。

    很简单,他们不相信常胜真的会和他们打官司的。

    打官司是非常费心费力的事情。那是说说就行的?

    所以顶多也就是威胁一下,希望他们服软,发个道歉公告什么的。

    别看常胜现在叫的凶,估计就是在气头上。等他冷静下来,他就会知道这事儿不可谓了。

    尽管如此,此时被人当众痛骂,媒体们也觉得面子上很挂不住。

    要知道在中国,能够骂他们的只有宣传部……

    ※※※

    骂完了人之后,常胜就将电话挂了,现在他要收拾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了。

    他盯着坐在沙发上的石滨,那眼神很冷。

    石滨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常胜的话他都听到了。有一个念头一直在他脑海中盘旋——难道这小子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国际A级教练证所有者?

    但他是一个中国人啊!这怎么可能呢?

    中国教练里没有一个有这个证的!

    常胜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也死定了,孙子!等着上法庭吧!希望你这些年赚的钱够赔我的!”

    说完,他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俱乐部主席弗洛雷斯的电话。

    当电话通了之后,常胜说:“主席先生,莫斯科多经理有些问题,想要向你求证。”

    说完,他就把电话递给了莫斯科多。

    莫斯科多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看常胜刚才那样子,尽管他听不懂他说的话,不过也猜得到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也不能不接这个电话,只好硬着头皮接过电话。然后把石滨反应的情况说了一遍,接着就是“是是是。好的好的,我知道我知道……”

    就像是一个唯唯是诺的可怜虫。

    常胜则在一边冷眼旁观。

    莫斯科多很快打完了电话。脸上表情很难看。

    常胜问他:“清楚了?”

    莫斯科多也只剩下点头了:“清楚了。”

    “我的资格没问题吧?”

    “没问题……”

    “那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下午球队还要训练呢。”

    “好的好的……”

    莫斯科多从未这么礼貌过。

    他实在是太尴尬了,这个时候恨不得常胜马上消失在他面前。

    常胜走之前又指了指那个呆坐在沙发上的石滨:“孙子,我再说一遍,你真他妈的死定了!《体育周报》是吧?以后就算你们全体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接受你们的采访,后悔去吧,孙子!”

    说完,他摔门而出。

    ※※※

    看到常胜走出去,莫斯科多那张脸马上就阴的能够拧出水来了,他冲着石滨大吼:“你这个该死的中国佬!你还有脸坐在这里?给我滚!滚!赫塔费俱乐部不欢迎你!不要让我在俱乐部里看到你!否则你就等着被打出去吧!妈的,你们这群中国佬,每一个好东西!”

    石滨落荒而逃。

    当然了,在他逃离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的时候,怎么也想不明白他究竟错在了哪儿,才导致了这么一个结果……

    他很认真地收集和研究了情报,都是从西班牙的媒体上得来的,其中不乏《马卡》报和《阿斯》报这样有印象里有公信力的大报,西班牙媒体会骗自己吗?

    而且据他所知,中国足坛确实没有一个人有国际A级教练证啊……

    这个常胜为什么会有?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石滨突然对常胜很好奇,但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来了解对方了。

    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因为他的大意,常胜已经和《体育周报》彻底结下了梁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都无法化解。

    不过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此而后悔呢?

    《体育周报》不报道他,不采访他,会有什么后悔的?

    他以为自己是谁?

    一个西班牙第二级别联赛球队的主教练,竟然如此猖狂!

    他究竟凭什么?!

    走出阿方索。佩雷斯球场,石滨恨恨地回头看了一眼。

    后悔?

    好呀,我们走着瞧!